[WEB版][川原 礫][Just in My Eyes][2002]

[WEB][川原 ][Just in My Eyes]

转载 轻之国度

 

==========================================
Just in My Eyes
Web版
==========================================
作者:川原 礫
插图:川原 礫
==========================================
翻译:rkl(LKID: reekilynn)
校对/润色:rkl(LKID: reekilyn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
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
请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

[WEB版][川原 礫][Just in My Eyes][2002]

更新信息板:
130414  占坑并更新第1-2节
130507  更新3-4节
130512  更新5-6节
130513  更新7-8节+人物介绍,埋坑
译者注释:
(1)这部小说的主题是类似BIC的植入芯片,与SAO第一部同期创作(2002年),全8节,然后坑了。
(2)虽然这个“长篇的开头内容”并不长,但从里面可以找到后来创作AW时的一些影子。AW内部分人物的姓氏也来自此小说。

 

 

1

由于从学校回家的路上在图书馆里呆的时间比预想的要长,到达离自己家最近的车站时,一天已经差不多结束了。我从超高架单轨电车上下来,指尖滑过验票机的触摸板快速通过。刚出来走到站前广场,初冬的冷风就将脸颊刺得发痛。
我在上学时搭乘的超高架单轨列车从池袋向西北贯穿东京新层【Layer】,终点在练马区西部接近新层边缘的位置。新层是21世纪初开工建造,如今已经覆盖了除皇居外整个东京中心的巨大多层构造——对旧东京的居民来讲是凌驾于头上280米的令人忌惮的天花板,而对层上面的居民则是经常带着某种不安感以至于无法信赖的人工地面——在最近数年内终于放缓了扩张的速度,我的住所附近的多个建设计划如今都成了空中楼阁。换句话说,就是空中边界。新层上的建筑物很少,尤其在冬天的时候,更是经常会有冷风在高空中吹过。
我将穿在制服外面的橄榄绿大衣的拉链拉到脖子,双手插在口袋里往前走去。由于相比年龄显得更为老成,因此只要藏起制服至少不会被看出是个中学生,我就这样快速从站在站前广场一角岗亭里的警察面前快速走过。讽刺的是,虽然生活节奏越来越倾向于夜间活跃型,可对未成年人在深夜外出的限制却越来越严格。
穿过位于车站附近通宵营业的综合购物中心入口走进大片地域正在施工的住宅区,夜间的黑暗和静寂终于填满了整个空间。我放慢步子,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
『晚上真冷呢。』
妹妹美佐绪在我旁边说道。我的视线往右看了一下,她今天和我一样在学校的制服外面穿着温暖的柠檬绿色羽绒服,还披上了同一色系的围巾。
『早点出来就好了。』
「你说什么啊。」
我小声回答她:
「不都是因为你说『再一会』『再一会』的,才会最后直到闭馆时间才出来的吗?」
『诶嘿嘿。』
美佐绪笑着吐了吐舌头。
『因为那个图书馆有速度超快的无线LAN热点啊——可是家里光缆的40倍哦,40倍!』
「你下了不少东西啊。存储空间没问题吗?」
『这边可是好好备份过了,所以一点都没问题哦。明天也要去啊,哥哥。』
「好好。」
我们就这样在橙色路灯下没人经过的林荫道上毫无防备的慢慢前行。一天内能这样和美佐绪对话的时间相当少。
道路前方出现了一个亮着光的小店,是我们常去的便利店《Breakin'》。我向美佐绪转过头问道:
「要买什么吗?」
『让我想想——』
美佐绪的视线在空中飘了一下,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一般歪起了头。
『——优格乳已经没啦。乌龙茶也没了。洗手间的灯也快用光了……文件服务器【File Server】的副存储好像也只剩一个了。』
「最后那个这里可不卖。」
『是吗。』
她又吐了下舌头。
虽然现在才晚上11点左右,《Breakin'》店内却已经一个客人都没了。虽然我觉得是因为如今还在便利店里雇佣店员这种少见的做法才会没有多少客人,但据说已经在这里经营了30年的店长还在顽固地贯彻自己的方针。
我对已然熟悉了的店员的「欢迎光临」轻轻回应了一下,就登录了一个安置在入口右侧的综合终端,然后在EL面板上浏览今天发售的杂志、书本和软件。
虽然有不少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却因为我在居民登陆上的年龄不够最低限制而无法购买,于是我只好放弃——反正以后从网上都能搞到手——然后离开了终端,从旁边的架子上拿出一本纸质杂志,啪啪地翻阅起来。
这些纸质杂志由于成了「环境破坏的代名词」而被大加挞伐,近几年已经大量减少。过去如果说杂志那么必然指的是纸质杂志,但现在似乎因为主流成了以数字形式保存的电子杂志而被区别开来。对喜欢纸质媒体的我来讲真是令人嫉妒的东西。我选了一本电脑资讯杂志,然后离开了书架。
选好优格乳和乌龙茶,又拿了一个小型LED灯泡(「多少安培?」『120mA哦。』),我趁着美佐绪被终端上的信息吸引注意力的空隙,从小吃架上又拿了一袋《明太奶酪味土豆丸》和《スーパーすっぱ玉米片》,然后走向收银台。
店员面无表情地操作收银机,将篮子里的所有商品逐个扫描标签,一瞬间机器上面的面板上就显示出了总计金额。我扫了一眼,用食指轻轻碰了一下面板一端发出红光的扫描机。
指尖皮肤下数毫米,植入【Implant】了我的居民基本信息芯片,通过联动的接口一瞬间扣除了用于购买这些物品的金额,面板上显示出结算完成的信息。店员确认后向我的芯片发送了一份电子账单,开始讲货物放进印有便利店标志的包装袋。
植入信息芯片并非强制的义务——至少在2026年的现在是这样——在上了年纪的人之中,还有很多人使用陈旧而性能良好的现金和磁卡。然而,只要享受到植入式芯片的便利,就再也无法倒退回去了。能将几乎所有的购物和身份证明信息收入指尖的居民信息芯片,即使在植入类芯片中不是最原始的,也被归到功能较少的一类。相比如今已然泛滥的大脑植入式芯片【Brain Implant Chip】的乱来程度,在指尖埋入ID和在手中用钢笔记录也没有多大差别。
在我看着店员的动作而陷入了这样思考的时候,美佐绪突然从肩膀旁边探出了脸,以愤怒的语气喊道:
『啊——哥哥你又买这种垃圾食品了!』
就算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孩子还叫的这么大声,店员的动作也未曾停止,连视线都没抬起来。
这是理所当然的。他既看不到美佐绪的样子,也听不到她的声音。
三年前的那一天,美佐绪失去了现实世界内的身体。如今,能够认知道她的存在的就只有我了。
植入我的大脑深处的巨大人工神经元【Neuron】集成芯片。这就是我最爱的妹妹,美佐绪物理意义上的全部存在了。

从便利店出来后,我们再次往家走去。美佐绪飘在我右边的空中,慢慢回转着身体,闭着眼睛哼歌。
「你在听什么吗?」
我问了一下,她轻轻睁开眼睛:
『在图书馆音乐库的深处找到的数据。就是爸爸和妈妈喜欢的那个……』
她轻声回答。同时,我的脑海中一点点响起了怀念的旋律。是上世纪的乐团——披头士乐队的《Penny Lane》。父母经常听这首曲子。
我跟着美佐绪的声音哼着,慢慢走在不见人影的路上。那天的车载音响里,也播放了这首曲子——就是三年前,环绕我的世界整个变样的那一天。我那一天的记忆在脑海中缓缓浮沉。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诗林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4   其中:访客  4   博主  0

    • Giraku 2

      以为更新了

      • mintOTL_卡波夫的低語 0

        為啥是gif[哆啦A夢吃驚]

        • 诗林酱 诗林酱 3

          很有可能会文库化的作品哟

          • KnightKauzto 4

            脑中之妹这个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