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外传][Sword Art Online][EX06][红鼻子麋鹿]

[Web][外传][Sword Art Online][EX06][红鼻子麋鹿]

【没找到插图】(也许川原根本没画过幸QAQ)

==========================================
Sword Art Online
EX06 红鼻子麋鹿
Web版
==========================================
作者:川原 礫
==========================================
校对/润色:rkl(LKID: reekilyn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
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
请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
译者注释:
(1)这是web版,所以没有插图。Web版EX02的翻译之后会陆续更新。
(2)本外传的翻译基于台版文库本第2卷修改而成。与文库本不同的部分会以红色标出(不过EX06相对修改的地方并不多)。
(3)译者的一点话:Web版桐人最大的缺陷,大概就是『认为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因为自己的错才会发生』,而他只想用自己的生命去补偿。认为那些死去的人有多恨他,其实憎恨他的大概只有他自己一个吧……SAO里独来独往的时候是这样,到了四年后有了老婆有了孩子有了后宫的时候,居然还是这样……一点进步都没有……从文库本来看,桐人的性格倒是冷静理性了很多,就看后面会不会有所改进了……
(4)追加的一点吐槽:其实Web版里,有幸和启太是幼驯染而且有朋友以上关系的描述(桐人语),但不论是Ex06还是后来的文库本第一卷,这个设定都消失了……我有点不太理解原因。

==========================================

1

《Vorpal Strike》的血色闪光贯穿了黑暗,并同时将两只大型昆虫怪物的生命值降为零。
一边用眼角余光确认多边型的碎片四散,并在硬直时间解除的同时收回剑,转身弹开往背后逼近的尖锐大颚攻击。接着,我再次发出相同技能,将发出哪哪唧哪这种刺耳叫声,身体往后仰的巨大蚂蚁解决。
这个单发重攻击技在约三天前,单手直剑技能的熟练度到达950时,出现在剑技列表中,连我自己都很惊讶用起来是如此方便。虽然放出技能后的硬直时间稍长,但比刀身大一倍以上的攻击范围,以及匹敌双手用重枪的威力却足以彻底弥补缺点。当然,如果是在与人对战时使用,应该立刻就会被读出时间空档。但若与只依照单纯AI动作的怪物对战则无妨。毫不客气地连发,以大红色的效果光将冲上前来的敌群全都击飞。
——话说回来,我自觉在微弱的火把光线下,持续战斗约一小时后,集中力果然还是会耗尽。从稍早之前开始,即使只是面对以大颚啃咬,然后喷出酸性黏液这种单纯的攻击模式,都无法立刻做出反应。这群大蚂蚁数量虽多,但绝不是小兵。栖息地在只距离现在最前线第47层两层的下方,是非常强力的怪物。虽然以等级来说,是在安全范围内,但如果遭到多数围攻,HP条应该很快就会降到黄色区域。
会冒着这样的危险只身跑来已攻略完毕的楼层战斗,理由只有一个。这里是现在所知的练功区中,最能有效率地赚取经验值的最受欢迎地点。这些从周围的山崖上开着数个洞的巢穴,接二连三涌出的巨大蚂蚁拥有高攻击力,但HP和防御力却很低,只要能持续避开攻击,就能在短时间内打倒大量的怪物。但就如同刚才所说的,一旦遭到围攻,就有可能连稳住阵脚的机会都没有,而直接被连段至死,因此不能算是适合独行玩家的练功区。也因为这里是很受欢迎的地点,所以有一个队伍每次只能使用一个小时的协议。而在等待的队伍中,只有我是独自一人。现在也一样,熟面孔的公会成员们正在山谷的入口等待我练完。但并排的他们脸上,应该都露出了像用印章盖出来的厌烦表情。不对,如果只是让他们不耐烦倒还好,但团队意识强烈的大公会成员们,似乎都以「最强笨蛋」、「离群封弊者」取笑我——不过,当然我并不知道这件事。
看到显示在视野左端的定时器转到五十七分后,我决定在解决下一波怪物的时间点撤退,为了挤出最后的集中力而大大地吸了口气憋住。
先对从左右同时接近的两只蚂蚁中右边的那只,投出匕首牵制它的动作,接着以间距较短的三连击技《Sharp Nail(锐爪)》解决左边的家伙。在转过身的同时,用《Vorpal Strike》往大大张开的大颚中央砍了下去。在硬直时间当中,我用左臂的手套挥落从稍远处发射过来的绿色酸液。对随着效果音稍微减少的HP条咋舌,同时踢向地面跳起,从空中往蚂蚁最柔软的腹部砍下,给予致命一击。接着用完全习得中最强的六连击技,各三刀解决对面的最后两只后,在下一波怪物涌出前猛然跑了起来。
在五秒之内跑完全长三十米左右的蚂蚁谷,直到从狭窄出口连滚带爬地逃出之后,我才首次吐了口气。一边剧烈喘息渴求新鲜空气,一边思考着这痛苦究竟只存在于意识中,还是现实的肉体也一起停止了呼吸呢?还没想出答案,就先感到胃部一阵痉挛,忍耐不住的我数度作呕之后,像块破布般扑倒在严冬结冰的路面。
倒地的我耳边,传来往这里靠近的复数脚步声。虽然是认识的人,但我现在实在懒得打招呼。有气无力地挥了挥右手要他们快走之后,就听见粗犷的声音随着大大的叹气声传了过来:
「我的等级已经跟你们拉开,所以今天就不下场了。听好啦,不要让圆阵崩溃,随时注意掩护身边的人。碰到危险千万别客气,给我大声呼救。还有,女王出现就立刻逃跑啊。」
会长老练地下了指示,六、七人「是!」「喔!」地回话之后,踏得杂草沙沙作响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我反复着深呼吸,好不容易调整好气息,同时用右手撑起上半身,虚弱地往一旁的树干靠了过去。
「接着!」
满怀感激地接住飞过来的小瓶回复药水,用大拇指弹开瓶盖后,贪婪地喝了起来。虽然味道是带着苦味的柠檬汁,我却觉得非常好喝。将空掉的瓶子往地面一放,看着它发出小小的光芒消失后,我才抬起头来。
大约三个月前在最前线迷宫区认识的公会《风林火山》会长克莱因,依然绑着印有低俗图案的头巾,扬起在那之下被杂乱胡须包围的嘴角说道:
「桐人,不管怎么说,这样也未免太乱来了。你今天是几点来这里的?」
「呃……晚上八点左右吧。」
我用沙哑的声音回答后,克莱因就夸张地摆出不满的表情。
「喂喂,现在是凌晨三点,你已经关在这里七个小时了耶。这么危险的练功区,要是气力用尽可是会瞬间死亡的。」
「没事啦,等待的时候可以休息一、两个小时。」
「没人来的话你打算一直打下去吧!」
「我就是想这样才特地挑这个时间来。要是白天来可要等上五、六个小时耶。」
克莱因混着咋舌声丢下「你这笨蛋」这句话,解下腰间的稀有武器日本刀,重重坐到我的面前。
「……嗯,关于你有多强,我从和你一起攻略起就清楚得不得了……现在等级到哪里了?」
包含等级在内的能力数值情报是玩家的生命线,不轻易询问、提起,是这个SAO不成文的规定。不过事到如今并不需要隐瞒克莱因。我缩着肩膀,老实回答:
「今天提升到69了。」
随意摸着下巴的手停了下来,克莱因那双被头巾遮住一半的眼睛瞪得老大。
「……喂,真的假的?你什么时候已经比我高10级以上啦——不过,这么一来我就更不懂了。最近你等级上升的速度实在太不寻常了,肯定是连白天都把自己关在人烟稀少的练功区吧?为何要做到这种地步?我可不想听你说什么……为了完全攻略游戏啊。就算你自己变得再强,攻略头目的进度还是由KoB这种强大的公会来下决定啊。」
「别管我啦,身为一个练功狂,光是赚取经验值都觉得很爽快。」
对于我露出自虐笑容吐出来的话语,克莱因摆出认真的表情反驳:
「别开玩笑了……连我都知道,持续狩猎到变得如此憔悴有多辛苦。独行太耗费精神气力了……就算等级接近70,单枪匹马在这个练功区也绝不安全。你要冒险也要有个限度啊,像这样一直在随时可能从死亡钢丝上掉下去的地方提升等级,有什么意义啊?」
听说风林火山是以攻略组中有着独行想法的玩家们不得已结集而成的公会。每位成员都是讨厌过度干涉的无赖,就连身为会长的克莱因也不例外。
这家伙虽然人很好,但这样的男人特别为我这个离群封弊者设想到这种程度,恐怕是有不得不这么做的苦衷,而我也对那个原因有相当程度的底。抱着帮不擅言词应对的克莱因一把的心情,我面露苦笑开口。
「没关系啦,不需要假装担心了。你想知道我是不是以特殊Mob为目标对吧?」
特殊Mob,是设定为任务攻略关键的怪物。大部分都是以每几天或几小时一次的频率出现,但其中也有攻略机会只有一次,算是非常接近头目怪物的存在。当然强度也不是开玩笑的。因此通常需要组成如同攻略头目的大型队伍。
克莱因老实地露出僵硬的表情,转过头去搓着下巴。
「……我才没有特别想知道呢……」
「不用再隐瞒了。你买下了我从阿尔戈那里买了有关圣诞头目资料的情报……这个情报我也买啰。」
「什么!」
克莱因再次瞪大了眼睛,接着用力咋舌。
「阿尔戈那家伙……老鼠这称号真不是浪得虚名。」
「那家伙只要是能卖的情报,连自己的能力数值都会卖——总之,我们都知道彼此的目标是圣诞头目,而且也已经买下所有现阶段能从NPC得到的情报了。所以,你应该知道我会这样无谋地赚取经验值,以及不管是什么忠告我都不会停止的理由了吧。」
「啊啊……抱歉啦,你也改用劝诱的说法嘛。」
克莱因原本放在下巴上的手抓了抓头,继续说道:
「到二十四日晚上剩不到五天……不管是哪个公会都一样,想在头目出现前或多或少增加一点战力。但在这种冷到不行的半夜,把自己关在练功区的笨蛋还是很少。不过呢……我们的公会成员好歹也接近十个人了,就算以头目为目标也有充分的胜算。你应该知道,既然是『每年一度』的强力特殊Mob,那可不是能单独狩猎的东西啊。」
「…………」
无法反驳的我,低头看着淡褐色的枯野草。
SAO开始后一年。在第二次的圣诞节之前,整个艾因葛朗特开始流传一个传闻。大约一个月前,各层的NPC全都开始说着相同的任务情报。
据说在桂花之月——也就是十二月的二十四日晚上十二点整,传说中的怪物《叛教者尼古拉斯》将出现在某个森林中的巨枞木下。打倒它就能获得怪物背上大袋子中满载的财宝——
就连从来只对攻破迷宫区有兴趣的攻略组强力公会,这次也展现了极大的兴趣。因为财宝不论是巨额的珂尔也好,稀有武器也好,都能大大成为攻略楼层头目的助力。若说这是到目前为止只从玩家手中夺取东西的SAO系统,好心给的圣诞礼物,怎么能不去领取呢?
但是身为独行玩家的我,一开始也对这个传闻毫无兴趣。不用克莱因说,我也觉得这不是能单独狩猎的对手。而且独自攻略至今所赚取的金钱,只要我想,就连房子也买得起。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因为打大家都想攻略的特殊Mob而出名,引来无谓的瞩目。
但是两周前——我这样的心情,因为某个NPC情报而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从那之后,我每天都到这个人气练功区,虽然成为众人的笑柄,依然发了疯似的不断提升等级。
克莱因陪着沉默的我,好一段时间不发一语,之后才低声说道:
「果然是因为那个情报的关系吧——『复活道具』的……」
「……啊啊。」
话说到这里,也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了。我冷淡地承认之后,不知已是第几次了,曲刀使深深叹口气,硬是把话给挤了出来。
「我懂你的心情……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种梦幻道具。『尼古拉斯的大袋子中,隐藏着能将死者的魂魄救回来的神器』……但是啊……就如同大多数人所说,我也觉得那只是骗人的情报而已。与其说骗人,不如说那只是仍将SAO当作普通的VRMMO开发时,写给NPC的台词,就这么留下来罢了……也就是说,应该只是让玩家能在没有死亡惩罚的情况下复活的道具。但是现在的SAO根本不可能有这种事。惩罚只有一个,就是玩家本人的性命。虽然我不愿去回想,但开始当天茅场那家伙就是这么说的。」
由茅场晶彦的面具中发出的在事件开始当天所做说明的声音,也跟着在我的耳边响起——『当HP降为零的时候,玩家的意识将从这个世界消失,而且永远无法返回现实的肉体。』
我不觉得这句话是骗人的,但是……即使如此……
「……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确定,这个世界的死亡等于实际发生的事。」
像是要反抗什么似的,我把这些话说出口。下一瞬间,克莱因皱起了鼻头,丢下这番话:
「死了之后发现自己其实回到现实活得好好的,茅场还会对你说『骗你的』?别闹了,这个问题在一年前就确定了吧。如果只是这种恶劣的玩笑,立刻把全部玩家的NERvGear拔下来,事件就解决了啊。既然没办法,就表示这是真正的死亡游戏。在HP变成零的瞬间,NERvGear也会立刻变成微波炉,把我们的脑给烧了。如果不是这样……至今被那些混蛋怪物干掉,哭喊着『我不想死』并同时消失的家伙们……到底算什么……」
「闭嘴!」
我用连自己都感到惊讶的嘶哑叫声,打断了克莱因的话。
「你如果真的以为我会连这种事都不懂,那我跟你也无话可说了……确实,茅场在那一天是这么说了,不过啊,在前阵子的楼层Boss联合攻略时,KoB的希斯克利夫不也说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机率能救同伴的命,就要全力去追寻那个可能性,办不到的人就没资格组队』吗。虽然我不喜欢那个男人,但他说的话很正确。我正在尝试那个可能性。假设在这个世界死亡的人意识没有回到现实,但也没有消失,而是被转移到类似保留区域的地方,等待着这个游戏最后的结果。如果是这样,复活道具就有成立的理由了。」
我少见地长篇大论,将这个最近支撑着我、不可靠的假设说了出来。克莱因收起怒气,改用类似怜悯的眼神看着我。
「……是吗?」
他终于发出的声音与刚刚完全不同,非常地平静。
「桐人……你还是没有忘记,前一个公会的事情吗……已经过了半年了耶……」
我转过头,吐出辩解般的话:
「应该说,怎么可能才过了半年就忘了……全灭耶,除了我以外……」
「是叫《月夜的黑猫团》对吧?又不是攻略公会,还跑到接近前线的地方,最后是盗贼引发了警铃陷阱吧。那不是你的责任,没有人会责怪你,甚至还要夸你竟然能够活下来。」
「不是这样的……是我的责任。不论是阻止他们上前线,要他们无视宝箱,或是在警铃响起后让全部的人逃走,都是我能做到的事……」
——如果我没有隐瞒同伴们自己的等级跟技能。没有告诉克莱因的这个事实所带来的痛苦,狠咬着我的胸口。在那个不机灵的曲刀使准备说出他不擅长的安慰话语前,我抢先接着把话说下去:
「确实是连百分之一的机率都没有吧。不论是我找出圣诞头目的可能性、独自打倒那家伙的可能性、复活道具确实存在的可能性,还有死者的意识有保存下来的可能性……这些全部合在一起,就好比要从沙漠中找出一粒沙。然而……然而却不是零。既然不是零,我就必须为此付出最大的努力。何况……克莱因,你也绝非为钱在伤脑筋吧。那么,你会以它为目标的理由就跟我一样吧?」
面对我的问题,克莱因哼了一声,握住放在地上的刀鞘回答:
「我跟你这种梦想家不一样。只是……之前,我也有个朋友被干掉了。如果不为了他把所有能做的事情都做了,晚上可是没办法安眠……」
面对站起身来的克莱因,我露出微微的苦笑。
「一样啦。」
「才不一样咧。我们毕竟还是以财宝为主要目标,刚刚说的只是顺便啦……只有那群人在,要是有巨大蚂蚁跑出来就不好了。我稍微去看一下情况。」
「啊啊。」
稍微点了下头,闭上眼睛深深靠在树干上的我,耳边传来渐渐走远的曲刀使小声的话语。
「还有,我会担心你,可不只是为了探听情报啊,你这浑蛋。要是你因为逞强而死在这种地方,我可不会为你使用复活道具啊!」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诗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