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外传][Sword Art Online][EX05][圈内事件]

外传5-圈内事件

翻译:S.pipi

可以自由转载 但请保留翻译者ID


 

【没找到插图,下图是亚丝娜WEB人设】

[Web][外传][Sword Art Online][EX05][圈内事件]
01.
到底是要干嘛呀,这女的。
刚刚说了, 『天气真好呀所以来睡午觉正刚好』 这句话的,的确是我,而为了演示实例,再躺回草地上的也是我,接着不小心睡着的当然还是我。

不过...没想到约睡了30分钟后,眼睛一张开,就还真的在我旁边熟睡起来,要超乎别人的预期也要有个限度呀。 不知道该说是大胆还是赌气,或者―― 只是单纯睡眠不够的人吗?

实在是呀...一边左右摇着头,表现出没办法的样子,我仍旧一直盯着正在发出安稳寝息的细剑使―― 工会《血盟骑士团》 副会长,《闪光》 亚丝娜――的侧脸。

原本因为今天天气太好让我懒的去迷宫区,打算一整天龟在主街区转移门附近的小丘上数着蝴蝶。实际上也真的是非常棒的天气,假想浮游城爱恩葛朗特的四季是跟现实同调,但是天气的再现度实在是太过认真了,夏天超热冬天超冷。
除了气温外,雨跟风,湿气与尘埃,再加上小虫群,这类的天候参数多到不行,通常有一个参数很好,其他的就很差。

但是今天不一样。 气温很暖和,空气中充满着温柔的阳光,微风既不黏人也不干燥,也没有奇怪的虫子。就算是春天,像这样所有的天候参数都是好条件的情况,一整年也大概不超过5天。

这也许是数字之神对我们说,今天就好好的治愈攻略的疲倦,好好的睡个午觉吧――我擅自这样解释,并且打算率直的服从――本来是这么想。

在柔软的草地斜面上躺着的时候,我睡的迷迷糊糊的头旁边,突然出现一双白色的皮靴。同时有个记得听过的严厉的声音对着我,说

―― 在攻略组的大家正努力挑战迷宫区的时候,为什么你在这边悠哉的睡午觉?

保持着几乎完全闭上的眼皮,我这么回答,
――今天的天气可是一年中最棒的,不好好享受还能干嘛呢。

严厉的声音这样的反驳,
―― 天气什么的每天都是一样。

我又再度的回复,
――您只要在我旁边躺一下就知道了。

当然实际上的问答是更口语化啦,反正最后,这个女的不知道在想啥,真的在我旁边躺下来睡,甚至还完全熟睡了起来。

好吧。

时间还在正午前,玩家们还不顾虑的看着在草皮上并躺着的我跟《闪光》。有的人吃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有人在窃笑,连拿出纪录结晶拍照的没礼貌家伙都有。

不过这也是当然的。只要提到KoB副会长的亚丝娜, 可是拥有连哭泣的小孩子都会被吓到停的攻略之鬼,在前线有如怒涛般的涡轮引擎,这类的称号,至于说到单独玩家的桐人――虽然不是我的本意――是懒散又笨成天在玩的攻略组中的不良学生。

这种奇怪的组合,就算是身为其中一个当事人的我也都会想笑了。话说回来,如果把她叫醒大概又会生气,就这样放着不管,我自己先闪人也是一个办法。

虽然是很想这么做,不过实际上却不行。
为什么呢,则是因为《闪光》像这样熟睡的情况,不只是可能成为各种骚扰的对象―― 最严重的话,连被PK的可能性都不能说没有。

确实,现在这里是第59层主街区的中央广场的《圏内》 。
更正确的说,是《防范犯罪(Anti-Criminal) 有效圈内》
在这范围内,玩家与玩家间是绝对不可能会互相给予伤害的 。就算拿剑去砍,只会出现紫色的系统光效果,HP连一滴都不会扣,各种毒道具也会失效 。当然,道具被偷走这类是另当别论 。

也就是说,只要在圈内,正如其 Anti-Criminal之名,一切的直接犯罪行为都会失效。这和名叫SAO的死亡游戏《HP归零就等于死亡》,是一样绝对的规则。

但是非常遗憾的,还是有小手段可以用。
比如说玩家在熟睡的时候。经过长时间战斗的消耗,接近失神状态的熟睡玩家,有时候就算小小的刺激也不会醒来的情形。

等着这个机会,使用《完全决斗模式》提出决斗邀请,再把对手的手给移动到OK钮上按下,接着就任人宰割。

或是更大胆的,直接把对手的身体整个给运出圈外的方法。用双脚直立的玩家,会受到《程序(code)》 的保护而不能强制移动,但如果使用《担架》 这个道具,就可以自由的搬来搬去了。

上述的两种方法,在过去都实际发生过。《红人(Red)》们的腐朽热情还真是不知道有多高。以这些悲剧为教训,现在所有的玩家都一定会在可以上锁的宿屋里睡觉。连我都会在草地上睡觉前,用《索敌技能》设定接近警报,更何况根本不会熟睡。

不过呢,
现在此刻,在旁边狂睡的《闪光》,怎么看都觉得是处于γ波大量放射的状态。就算拿化妆道具在脸上涂鸦也醒不来。真是的,该说是大胆还是赌气呀,即使这样――

『好像...很累呢』

我小小的自言自语着。

SAO在设计上,如果只是要以提升等级为目的的话,一个人打怪是最有效率的。但是这个女的,除了要注意公会成员的等级上升,也同时持续着逼近我这样的等级上升速度。大概是削减睡眠时间,一直奋战到深夜吧。

这种痛苦,我仍记忆犹新。四,五个月前,我也同样的用这种方式在疯狂的赚取经验值,那时候只要一睡着就像陷入濒死一样,好几个小时是绝对起不来的。
深深的把叹息给压了下去,我从储存空间里拿出饮料,作好长期抗战的准备便又在草地上坐下。

说出睡吧的话的人是我,那么,就有责任陪她到最后。
等到外围的开口部照射进橙色的夕阳时,伴随着小小的喷嚏,《闪光》 亚丝娜总算是醒来了。算一算,竟然整整狂睡了八小时。根本已经不是睡午觉的程度了。没吃午饭一直陪到最后的我,兴致昂昂的凝视着冷酷的副团长大人,发现这个状况后会露出什么样有趣的表情呢。

『...恩喵...』

亚丝娜用谜般的话自言自语后,眼睛眨了几下,抬起头看着我。
漂亮的眉毛,稍微的皱了起来。接着用右手往草地上放,把上半身称起来,摇曳着栗色的头发,左右观察着环境。

最后又再一次,往盘坐的我身上看来――。
带着透明感的雪白肌肤,一瞬间染上了红晕(应该是害羞吧),接着又逐渐转青(猜测是苦恼),最后又突然变红(大概是激怒)。

『什..你..为什.......』

对着再度说出谜一般的语言的《闪光》,我用最高等级的笑容说了

『早安。有睡好吗?』

被白革的手套包住的右手,大大的震了一下
不过,该说是不愧是最强公会的副会长吗,亚丝娜的自制心很好的发挥了作用,不仅没有拔出细剑(反正也是圈内啦),也没有突然狂奔逃走。

从紧紧咬住的牙关里,挤出短短的一句话。

『........请你吃一顿饭』
『阿?』
『吃饭,不管吃什么多少钱都请你一次。这样就算扯平。如何』

我并不讨厌这女的这种直来直往的个性。用刚睡醒的脑子,马上理解为什么我花这么长的时间陪她。

不只是帮她防范圈内PK行为,连我是为了让她好好回复平日的精神疲劳,而让她尽情的睡觉这件事情也想到了。

我用一边的脸颊―― 这次是发自内心―― 勾起了微笑 “OK” 这么回答她。

虽说想要得寸进尺的说 『那干脆在你的房子,吃你亲手作的料理』,不过还是忍住了。
伸出两脚用力往上一弹,站了起来的我,伸出右手说

『57层的主街区,有个还不错的NPC料理,我们去那边吃吧』
『.....没问题』

作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抓住我的手,站起来的亚丝娜,突然把脸转向一旁,仿佛要把夕阳一起吸进胸中一样,大大的伸个懒腰。

第57层主街区『马汀』,目前是仅离最前线两层下的大规模街区,自然成为攻略组的基地以及人气观光地。更加上现在已经是将近夕阳时分,从前线归来,或是下层来吃晚餐的玩家们组成了热闹的街景。

我与亚丝娜并肩走在人声鼎沸的大街上,享受着为数不少的擦肩而过的行人,吃惊的眼珠都快掉出来的反应。虽然以亚丝娜的角度来看,应该是很想敏捷力参数全开狂奔进目的地的餐厅才对,但遗憾的是―― 或者说是幸运,那地方只有我才知道。

慢慢感受着这可能到SAO全破之日都再也不会有第二次机会的举动,走了大约10分钟,一家稍大的餐厅出现在道路的右侧。

『这家?』

我对着用怀疑的表情,愣愣的看着店家的亚丝娜点了点头。

『对,比起肉料理,我更推荐鱼哦。』

推开SwingDoor (译注:西部电影 酒吧的那种门) ,档住之后,先让一副装模作样的细剑使进入店内。马上NPC服务生就出声接待我们,在混杂的店内移动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几个视线往这边集中的样子。这时愉快的感觉已经被略微犹豫的感情给压了下去,这么受注目的程度,说实话不太有趣了。

但是亚丝娜,仍然保持凛凛的步调穿越楼层的中央,往最里面靠窗的桌子走去。我用不熟练的动作拉开椅子,亚丝娜便用流畅的动作自然的坐下。
抱着明明应该是被请的一方,但怎么好像变成保镳一样的心情,我也在对面坐下。毫无顾忌的从餐前酒到前菜,主菜,甜点都点完后,呼,的吐了一口气。

把唇轻触到迅速送来的奢华酒杯上,亚丝娜也跟我一样,长长的吐了一息。
用那稍微卸下戒心的淡褐色眼瞳看着我,并用勉强可听到的小音量对我细声说

『阿...该怎么说呢,今天...谢谢』
『咦!?』

亚丝娜盯着惊愕的我,再度说了

『我刚说的是,谢谢。在旁边护卫着我』
『阿..这,那个,不,不客气』

因为平日在攻略组的会议上,常常都激烈的跟我意见冲突着,现在突然这样,害我不小心讲话都结巴了。接着,随着小小的窃笑,亚丝娜把背往椅子上一靠。

『怎觉得...像那样好好的睡上一觉,搞不好是来到这里以后的头一遭』
『这..再怎么说也太夸张了吧』
『恩恩,真的。平常,就算最长也顶多睡三个小时就会醒了。』
用酸甜的液体润了润喉后,我再问了

『不是用闹钟叫醒床吗?』
『恩。虽然还不到失眠的程度....是看见恐怖的噩梦,吓醒的。』
『...这样呀』

不经意的,我胸口的内部产生了一阵锐利的疼痛。脑中突然浮现出,以前跟我说过同样话的人的面容。

《闪光》 ,也只是个活生生的玩家。直到现在才发现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我寻找着接下去该讲的话。

『恩..阿..那个...如果还想在外面睡个午觉的话,就再跟我说吧』

虽说是我自己都觉得很白痴的台词,就算这样,亚丝娜还是对我微笑,点头。

『说的也是呢。如果还有出现同样这么好的天候设定的日子,就拜托你瞜』

这个笑容,又让我察觉到这女的是美丽到简直不可能出现程度的美人,虽然不甘心,还是让我看到都说不出话来。
幸好,这时周遭微妙的空气,被端着色拉的NPC给打破了。很快的,把桌上谜般的香料洒在五颜六色谜般的生菜上,拿起叉子开动。
在狼吞虎咽的同时,我东扯西扯的拉开话题。

『仔细想想,明明就跟营养没有关细,为什么要吃什么生菜呀』
『咦―― ,不是很好吃吗』

亚丝娜一边很有教养的吃着像莴苣的什么东西,对我说出反面的意见。

『还不到会说出很难吃的地步啦...至少,如果有美乃滋之类的就好了呢 ――』
『阿――,有想过。有想过这个。』
『再来个酱汁什么的....西红柿酱啦...还有...』
『『酱油!!』』

两人同时喊出来,也同时笑出来的时候――

就在这个时候。

从遥远的不知何处,传来了毫无疑问是感到恐怖的悲鸣声。

『................呀呀呀呀呀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

凝息起身,手往背后的剑伸去。
跟我一样把右手往细剑的握柄伸去的亚丝娜,用完全不同的锐利声音向我说

『就在店外!』

之后马上就把椅子踢倒,向出口跑去。我也慌忙的追着那白色骑士服的背面。
跑到外面的大街的同时,彷若撕裂丝绢的悲鸣又再度传来。

大概是在,跟建筑物相离一个街区的广场吧。亚丝娜稍微瞥了我一眼,这次完全没保留的全力冲向南边。

拼命的追着那像白色闪电般疾驰的身影,一边连靴子的底部都冒出火花来,一边往东方弯去,飞奔而入就在眼前的圆形广场。

就在那里,我看见了不可置信的东西。

像教会的石造建筑物,耸立在广场的北边。
就在二楼中央的装饰窗,垂下一条绳子,前头的圈环―― 垂挂着一个男人。

不是NPC。他穿着包覆全身的重甲,以及大型的头盔。绳子紧紧的缠在盔甲的颈子部分,但令广场密集的玩家们感到恐惧而不断喘气的,并不是这件事。这个世界并不会死于由绳子类道具所带来的窒息。

恐惧的根源是来自,一支深深贯穿男人的胸部的漆黑长枪。
男人用双手紧抓住枪柄,嘴巴一张一合的动着。这时从胸部的伤口,闪灭着彷若喷出的血液般的红色效果光。

也就是说,在这个瞬间,男人的HP持续的受到伤害。这是只有一部分的枪系武器才有的特性,
《 贯通持续伤害》 。看起来这把漆黑长枪,就是专门特化这方面的武器。枪身上可以看到无数的逆棘。

当我从一瞬间的惊愕里回神的同时,大叫

『赶快拔掉它!!』

男人稍微看了我一下,两手缓慢的移动,虽然想要拔掉长枪,但是刺进体内的武器却没有那么容易可以拔出。死亡的恐怖,更会让手施不上力气。

悬挂在壁面上的男人身体,从地面算起最少也有10公尺。以现在我的能力值来看,根本是摸都摸不到的距离。
那这样只好用飞刀把绳子切断了吗,但是如果丢偏,打中男人的话,。如果刚好把残余的 Hp打掉的话。如果用常识稍微想一想,因为这里是《圈内》,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但如果是这样,那把枪应该是不可能给予伤害的。

此时亚丝娜低沉又锐利的大喊,传入了正犹豫着的我的耳朵。

『你在下面接好!』

之后马上用飞快的速度往教会的入口直奔而去。

看起来是要走楼梯,直接登上二楼把那绳子切断的样子。

『知道了!!』

我对着亚丝娜大叫着回应,便冲往男人的正下方而去。

―― 不过

大约跑到一半的时候,从头盔下窥见的男人双眼,突然凝视着空中的一点。我直觉的知道他在看什么。

自己的HP条。
更正确的说,它归零的瞬间。

在满布广场的悲鸣与惊叫声中,男人好像大叫了什么。

接着。

随着像是无数的玻璃破碎的声音,青色的闪光贯穿了黑夜。

我只能呆呆的望着爆散的多边形之云。

失去了绑着的东西的绳子,无力的撞上壁面。一秒后,掉下来的黑色长枪―― 或是称为凶器,发出重重的金属声,插进了我面前的石板地上。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诗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