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外传][Sword Art Online][EX03][心之温度]

[Web][外传][Sword Art Online][EX03][心之温度]
==========================================
Sword Art Online
EX03 心之温度
Web版
==========================================
作者:川原 礫
==========================================
校对/润色:rkl(LKID: reekilyn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
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
请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

更新信息板:
121103 占坑并更新完毕

译者注释:
(1)这是web版,所以没有插图。Web版EX02和EX06的翻译也会陆续更新。
(2)本外传的翻译基于台版文库本第2卷修改而成。与文库本不同的部分会以红色标出。
(3)吐槽:各位阅读时请保持冷静,不要砸坏鼠标键盘或其他东西……
==========================================

巨大水车平稳地转动着,那让人心情平静的声音充满了整间商店。
虽然只是间不大的职人等级用的玩家专属房屋,但就因为这个水车,价值也跟着水涨船高。当我在第48层主要街道区「琳达司」的街道上发现这间屋子的时候,脑中瞬间浮现「就是这里了!」的念头,接着则是因为它的价格而惊讶不已。
从那之后,我就开始拼命工作,甚至从各方管道借钱,最后只花了两个月就存满目标金额的三百万珂尔。若这里是现实世界,我挥动铁锤的次数应该足以让自己全身长满肌肉,右手布满厚重的茧了。
这么做总算有了结果,我比几名劲敌稍早一步拿到了证书,在这间附有水车的房子开了「莉兹贝特·海涅曼武器店」。这是在三个月前,还带有凉意的春天发生的事情。

1

在水车匡啷匡啷的震动声背景音乐下,我慌张地喝完早晨的咖啡——艾因葛朗特里有这个,实在是太好了——换上冶炼商店的制服,并面对墙上的大镜子整理仪容。
虽然说是锻冶师,但服装的设计却不是工作服,真要说的话,应该比较接近服务生的制服。暗赭红色的泡泡袖上衣、同色的伞裙,上面再套着纯白的围裙,胸口别上红色蝴蝶结。
这套服装的设计师不是我,是身兼朋友与重要客人、跟我同龄的女孩子。她是这么说的:「因为莉兹贝特有张娃娃脸,太正式的服装一点都不适合你啦。」我原本还觉得这根本是多管闲事!可是换了这套制服后,店铺的营业额就上升了一倍——所以虽然并非我的本意,但从那之后就一直延用这套制服。
她建议的不只服装,就连发型也斤斤计较。我现在这头淡粉红色的轻柔短发也是在她几近威胁下订制出来的。但是就周围的反应看来,似乎也不是完全不适合我。
我——锻冶师莉兹贝特,刚登入SAO时是十五岁。在现实世界就常让人觉得比实际年龄小,而在来到这个世界后,这种倾向又变得更加强烈。映照在镜中的我,有着粉红色头发、深蓝色的大眼睛和小巧的口鼻,配上古典的连身围裙后,更酝酿出如同洋娃娃般的气息。
因为在另一边的我是个跟流行绝缘的性格认真的初中生——经常戴着眼镜,扎着麻花辫——所以总感觉有点不适应。直至最近我才好不容易习惯了这个外表,但个性就是改不过来,对客人怒吼、使客人惊慌失措更是家常便饭。

确认没有忘记装备后,我走到店门口,将写着CLOSED的木牌翻过来。露出最灿烂的笑容面对在店外等着的几名玩家,并大声说出「早安,欢迎光临!」招呼他们。能自然地招呼客人其实也是最近才习惯的事情。
经营一家店是我从小就抱持的梦想。就算是在游戏中,梦想与现实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招呼客人等服务业的难处,在以旅馆为据点摆摊贩售时,就已经尝到讨厌的地步了。
我自觉不擅长摆出笑脸,所以决定以商品质量来决胜负。所以很早就开始专心致力于提升武器制作技能的等级,就结果而言,这是个正确的选择。自从在这里开店后,就有很多固定的客人非常爱用我制作的武器。
大概都打过招呼后,就把接待客人的任务丢给NPC店员,我则是躲进与卖场相邻的工房当中。因为一定要在今天完成的特制订单,还有十件左右堆积在那里。
拉起装设在墙上的控制杆,以水车为动力的风箱开始往火炉送入空气,旋转磨刀石也跟着发出声响。从道具窗口中取出高价的金属素材,放入火红燃烧的炉内,等温度充分上升后再用钳子夹起,放到铁砧上。单膝跪在地上,拿起惯用的铁锤,在自动菜单上指定要制作的道具后,接下来就只剩下在金属上敲下固定的次数,制作出武器道具。这个作业并没有什么特殊技巧之类的,虽然完成的武器质量完全是由随机数决定,但相信敲击时的气势会影响结果的我,还是一边集中精神,一边缓缓地举起铁锤。就在准备向金属素材敲下第一击的瞬间——
「早安啊!莉兹!」
「哇啊!」
因为工作室的门突然打开,让我的手整个偏掉。铁锤敲到的不是金属,而是铁砧的边角,伴随着丢脸的效果音蹦出火花。
抬起头来,就看到闯入者搔着头、吐出舌头笑着。
「抱歉,我下次会多加注意。」
「你这句台词我已经听腻了……算了,不是在开始敲击后才这样已经很好了。」
叹了口气起身,并重新把金属放回火炉中后,我双手叉腰转过身去,看着那位身高稍微比我高的少女。
「……亚丝娜,早安。」
身为我的挚友,同时也是重要客人的细剑使亚丝娜非常任性地走在工作室里,往白木制的圆椅坐了下去,接着用指尖梳开长及腰间的栗子色秀发。她的每个动作都像在拍电影一样,就连认识她很久的我也不禁看得入迷。
我也往铁砧前的椅子上坐了下去,并把铁锤靠在墙壁上。
「……所以,这么早就跑过来,究竟是有什么事?」
「啊,要麻烦你处理这个。」
亚丝娜解开拍在腰间的剑鞘,把细剑连鞘一起轻轻丢了过来。我用单手接下,并稍微把刀身拔出。虽然因为不断使用使得光芒变弱,但锐利度应该没有降低。
「还不到不能使用的程度,要拿来打磨还太早了一点吧?」
「是没错啦,但是我希望可以保持闪闪发亮的样子。」
「嗯?」
我重新审视亚丝娜。白布上印着红色十字架的骑士服配上迷你裙,这打扮与平常没有两样,但靴子像全新的一样闪闪发亮,耳朵上甚至还戴着小小的银制耳环。
「实在是很可疑啊。仔细一想,今天可是平日耶,公会的攻略预定怎么样啦?」
我这么一说,亚丝娜便浮现出害羞的笑容。
「嗯——我今天请假,因为等一下跟人有约……」
「咦咦咦——?」
我不管椅子,直往亚丝娜逼近几步。
「给我从实招来!你要跟谁见面!」
「秘、秘密!」
脸颊越来越红的亚丝娜撇过头去。我交抱双臂,深深地点头说道:
「原来如此,才觉得你最近莫名地开朗,原来是交到男朋友了啊。」
「才、才不是那么回事啊!」
亚丝娜脸颊上的红晕又更明显了。她清了清喉咙,然后余光看着我说:
「……我跟之前真的差很多吗……?」
「这个嘛,我们刚认识时,你不管睡着还是醒着,满脑子都是攻略迷宫。我还在想你会不会绷太紧了,可是从春天开始你就稍微变得不一样了。至少我实在无法想象之前的你会翘掉平日的攻略活动。」
「是、是吗……果然被影响了啊……」
「所以,是谁?我认识吗?」
「你应该……不认识吧……应该。」
「下次把人带来让我瞧瞧吧。」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根本就还只是……单相思……」
「啥——!」
我这次可是打从心底吓了一跳。亚丝娜不但是最强公会KoB的副会长,同时也是艾因葛朗特前五名的美女,想追她的男人多如繁星,我作梦都没想过会有她反过来倒追男人的一天。
「怎么说呢,他可是个怪人啊。」
喃喃述说的亚丝娜陶醉地看着半空中,嘴角还露出微笑。这要是少女漫画,用来衬托她的背景肯定是大量的花朵四处飞舞。
「该说是捉摸不定吗……还是我行我素……而且还强得乱七八糟。」
「哎呀,比你还强吗?」
「强太多了,单挑对决的话,我只能撑十几秒钟。」
「哦哦——这样就可以把名单缩减到一定程度了。」
当我开始翻起脑中的攻略组名册的瞬间,亚丝娜慌张地挥舞双手。
「哇啊!不用想象啦!」
「好啦,我就衷心期待你带他来见我的那一天。不过要是有机会,就多帮我宣传一下吧,拜托啰。」
「莉兹真的很努力推销啊。我会帮你介绍的——啊!糟糕,快点帮我研磨啦!」
「啊,是是,我立刻动手,你就稍等一下吧。」
我拿着亚丝娜的细剑站了起来,往装置在工作室角落的旋转磨刀石移动。
从红色剑鞘中拔出细剑。武器类别《细剑》,专有名《Lambent Light(闪烁之光)》,是我至今冶炼出来的剑当中最高级的逸品之一。即使使用现在能取得的最高级材料,配合最高级的铁锤与铁砧,因为数值完全随机,做出来的武器质量也参差不齐,每个月能打出一把这种剑就该偷笑了。
用双手支撑住刀身,往缓缓旋转的磨刀石送过去。研磨武器并不需要特殊的技术,只要抵着磨刀石一段时间就能完成。即使如此,我还是不想随便做做了事。
从刀柄开始往前端仔细地滑动刀身。橘色火花伴随着尖锐的金属音飞散开来,同时银色的光芒也逐渐苏醒过来。当研磨完成时,细剑也回复成被朝阳照射时会闪亮反射,甚至还有种穿透感的纯银色。
将剑完全收回鞘中,往亚丝娜丢了过去。同时用指头接住她弹过来的一百珂尔银币。
「谢谢惠顾!」
「下次再请你帮忙修理铠甲——我还要赶时间,先走啰。」
亚丝娜起身,把细剑吊上腰间的剑带。
「实在让人很在意啊——我也跟你一起去好了。」
「咦!不、不行啦!」
「哈哈哈,开玩笑啦,不过你下次要带他来喔。」
「有、有机会再说。」
挥了挥手,亚丝娜便逃跑般飞也似地奔出工作室。我叹了口大气,重新坐回椅子上。
「……真好。」
这突然脱口而出的台词,让我不禁露出苦笑。
来到这个世界一年半,个性生来就是直来直往的我,把热情全投注在让生意兴荣上并一路走到现在。冶炼技能几乎都已经完全习得,还开设了自己的店铺。最近似乎是因为找不到目标,有时也想要谈谈恋爱。
因为女性在艾因葛朗特占压倒性少数,至今我也不是没被人追过,但就是提不起劲来。果然还是由自己主动喜欢上的人比较好——我是这样想的。所以就这层意义来说,我真的很羡慕亚丝娜。
「我也能触发『华丽的邂逅』这种事件吗?」
我边说边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将这奇怪的想法甩开后站了起来。从火炉中取出烧得通红的铸块重新放到铁砧上。脑中想着这暂时就是我的恋人,同时高举铁锤用力敲下。
响彻工作室的有规律的敲击音总是能让我的脑中变得一片空白。但只有今天,某种令我焦躁的东西怎么样也挥之不去。

那个男人光顾店里是第二天下午的事情。
我昨晚勉强把特制武器的订单全部完成,因为睡眠不足而陷在摆设于店头门廊的大摇椅上打瞌睡。
甚至还作了个梦,那是我小学时的梦。我虽然是个认真且文静的孩子(自认如此),但总是在午后第一节课感到爱困,常在半梦半醒间被老师叫醒。
我很崇拜那个大学刚毕业的年轻男教师,所以觉得被他抓到自己打瞌睡是很丢脸的事,但我又很喜欢他叫人起来的方法。轻轻地摇动肩膀,同时用低沉又平稳的声音——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你……」
「是、是!对不起!」
「呜哇?」
在像上了发条般弹跳站起并大叫出声的我面前,有个一脸惊讶且全身僵硬的男性玩家。
「咦咦……?」
我痴呆地环视周围,这里是并排着桌子的小学教室——才怪。有些过剩的行道树、宽广的石板路与环绕四周的水渠,以及铺满草坪的庭院。这里是我的第二故乡,琳达司的城镇。
看来是很久没有过地彻底睡糊涂了。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后,向应该是客人的男子回打招呼。
「欢、欢迎光临。找武器吗?」
「啊,嗯、是的。」
男子点了点头。
就第一印象而言,实在不觉得他是个高等级玩家。年纪应该比我大一些,黑发、同为黑色的朴素短衫及长裤、靴子,武装只有一把背在背上的单手剑。我店里的商品几乎都是要求高能力值的武器,所以我实在很担心这名男子的等级够不够。话虽如此,我还是面不改色地带他走进店里。
「单手剑都在这个柜子上。」
当我指出陈列量产武器展示品的柜子后,男子便露出困扰的微笑说道:
「啊,这个,我想要的是定制武器……」
这让我越来越担心了。使用特殊素材制造的特制武器价格最低也超过十万珂尔,若是在出示价格后让客人发火或是吓到,我自己也会很尴尬,所以怎么样都要避免这种情况。
「那个,现在金属的价格有点贵,所以费用应该也会跟着提高……」
虽然我这样表示,但黑衣男子却摆出一副这没什么的表情,还回了个令人吃惊的回答。
「你不用在意预算,我只要你做出至今最棒的剑就好。」
「……」
我好一阵子只能呆呆地望着男子的脸,最后终于开口:
「……虽然你这么说……但没给我个具体的性能目标值……」
我连语气都变得有点顾不得礼仪了,但男子却完全不在意地点点头。
「说的也是。那……」
他取下用细剑带吊在背后的单手剑,向我递了过来。
「跟这把剑同等以上的性能,这样如何?」
就外表看来,我并不觉得那是多了不起的武器。黑色皮革制的柄、同色的剑鞘。不过,就在我用右手接过来的瞬间——
好重!
差点就要掉到地上了。这个的STR需求值实在高到恐怖。身兼锻冶师与战锤使的我,STR也算相当高,但似乎还是无法挥动这把剑。
战战兢兢地拔出刀身,几近漆黑的厚重刀刃反射着光芒。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相当锐利的剑。用指尖轻点,将自动菜单叫了出来。种类《长剑/单手》、专有名称《Elucidate(阐释者)》,制作者名不存在。由此可知这东西不是由同行打造出来的。
存在于艾因葛朗特的所有武器,大约可分为两个种类。
一种是我们锻冶师制作的「玩家制造型(Player Made)」,另一种则是在冒险中获得的「怪物掉落型(Monster Drop)」。因为锻冶师们自然而然对掉落物的武器不抱好感,无名或杂牌等揶揄名称也就跟着横行起来。
但我觉得这把剑在掉落物中也是非常稀少的道具。一般来说,若将玩家制造型的普通价格物,与怪物掉落型的一般出现物做质量上的比较,前者更胜一筹,但偶尔也会出现这种「魔剑」——大概吧。
总之,这东西大大刺激着我的对抗意识。赌上我身为锻冶师的自尊,怎么样都不可以输给掉落物!
把重剑还给那名男子后,我取下一把挂在店铺正后方墙上的剑。这是半个月前冶炼出来,我目前的最佳作品。从白色皮质剑鞘中拔出的刀身上带有淡蓝的光辉,看起来就像缠绕着冰点以下的冷气一样。
「这是我目前制造出最好的剑,应该不会输给那把剑才对。」
他不发一语地接过我递去的蓝剑,用单手挥了几下后歪着头说:
「稍微轻了点耶?」
「……那是因为使用了速度系的金属……」
「嗯——」
男子摆出一脸适应不来的表情再度挥了几次剑,最后看着我说:
「我可以稍微测试一下吗?」
「测试……?」
「嗯,耐久力。」
他拔出左手上的剑打横放在柜台上,站到前方摆出姿势,右手缓缓举起我的蓝剑——
察觉到男子意图的我慌张地说:
「等、等等,这么做你的剑可是会断掉喔。」
「断了就表示它不够格啦,到时再说吧。」
「太……」
我硬是把到嘴边的「太乱来了」吞回肚子里。把剑高举过头的男子,眼神带着非常锐利的光芒。瞬间,刀身就被淡蓝色的效果光包围住。
「喝啊!」
趁着气势的一击,剑以非常快的速度挥下。下一瞬间剑与剑互相敲击,冲击的声响令店内的空气为之震荡。炸开来的闪光过于炫目,让我瞇起眼睛退了一步,就在这个剎那——
刀身完美地从中问断成两半飞了出去。
——我最佳杰作的刀身。

「呜啊啊啊啊啊!」
我惨叫着往男子的右手飞奔而去,抢过留在他手上的下半截剑,拼命从各个角度观察。
——不可能修复了。
当我下了这个判断,更因此垂头丧气之后没多久,剩下一半的剑也变成多边形碎片四散消失了。在几秒钟的沉默后,我慢慢拾起头来。
「你……你……」
我的嘴唇颤抖着,右手同时用力揪住男子的胸襟。
「你在搞什么鬼啊!竟然把我的剑弄断了!」
男子也表情僵硬地回答:
「抱、抱歉!我没想到会是发动攻击的剑断掉……」
……瞬间,一把火冒上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的剑比你想象中的还要不堪一击?」
「咦——啊——嗯、大概、就是这样吧。」
「啊!竟然还承认了!」
放开男子的衣服,两手叉腰挺胸说道:
「我话先说在前头!如果有材料的话,能简单砍断你那把剑的武器,要几把我都冶炼得出来!」
「——喔喔。」
听了我顺势吼出来的话,男子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那我郑重拜托你,做出一把可以简单砍断这把剑的家伙。」
看着他从柜台拿起黑剑收回鞘中,我的血液也跟着全部往脑袋冲——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陪你玩到底!先去找金属素材吧!」
想到「啊,糟了。」的时候,话已经脱口而出,不过我也没有退路了。男子挑了挑眉,用肆无忌惮的眼神观察我好一阵子。
「……这倒不必,我一个人去会比较好吧。我可不想被你碍手碍脚。」
「唔呀——!」
这男人到底有多惹人厌啊。我不断挥动双臂,像个小孩般抗议。
「不、不要小看我!我好歹也是个熟练的战锤使!」
「喔喔——」
男子阖闻言便吹了声口哨。根本就是把我当笑话看。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瞧瞧你的实力吧——总之,我先付你刚刚那把剑的钱。」
「不必了!相反的,如果我做出比你的剑还强的武器,我可要好好敲你一笔!」
「请便,要多少钱我都会付给你——我的名字是桐人,在你做出剑之前请多指教。」
我交抱手臂,刻意撇过头说:
「请多指教,桐人。」
「哇啊,直接省去称谓了喔。算了,没差啦,莉兹贝特嘛。」
「唔啊!」
——以队友来说,这真是坏到不行的第一印象。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诗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