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刀剑神域 Progressive][006]黄金律的卡农(下)

11

 

我从沙发上跳起,一路猛冲横穿大食堂,然后推开了大门。这些动作基本都是在自动操作状态下完成的。

走廊中的凉爽空气吹散了残余的睡意,我冲到正前方的窗户边,透过玻璃俯瞰着中庭。

最先映入视野的是大开的城门,而在门前断断续续闪烁的白色闪光,无疑是剑戟的光效。我下意识地推开窗户,听到锐利的金属音和叫喊声突然增大。侍者们聚集在我身后的门旁,发出了低声的悲鸣。

城门内侧交战的双方,一方是熟悉的黑精灵卫兵,另一方则是蒙着脸的黑衣战士,打扮跟卫兵有几分相似。我将视线集中在一点,鲜红的颜色指针上立即浮现出一行文字——“Fallen Elven Warrior(堕落精灵战士)”。

——堕落精灵!

虽然看到他们的身影时我就有所预感,但看到系统的判定后,我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冲击。迄今为止,他们虽然会在野外或迷宫中进行小规模的奇袭,但绝不会发动大型攻击,而是一直隐藏在黑精灵与森林精灵的争斗背后暗中作祟。那现在究竟为何会正面进攻在黑精灵据点中也算是最大级别的加雷城?又是如何让卫兵为他们打开城门的呢?再说了,精灵族不是应该无法突破外面的涸谷吗——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接一个的疑问,不过就这么看着也不会得出答案。究竟该如何行动,我必须立即做出判断。

就目前看来,堕落精灵们入侵在城门和灵树之泉中间的位置就能被挡下,但敞开的城门处还有堕落精灵的生力军在不断涌入。眼下总数已经超过了二十……不,三十人。当然,也有卫兵从城墙附近赶来加入防御,但以个体能力来说,堕精灵战士似乎更强一些。我有预感,这样发展下去很难靠卫兵击退敌人。

我最优先的事项是……保护亚丝娜,以及基兹梅尔和米娅的性命。

如果遵循这一大原则的话,就应该趁卫兵挡住堕精灵的时候想办法逃出加雷城。但基兹梅尔是一位自尊心很强的骑士,很难想象她会舍弃同族一人逃走。那样的话,恐怕亚丝娜也会决定跟基兹梅尔并肩作战。

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先跟图书室里的亚丝娜等人汇合。

就在我准备跑步离开窗户的瞬间——

“啊……!”

我听到了自己口中漏出的低声呼喊。

在中庭的防卫线上持续战斗的黑精灵卫兵中,有三人同时被打倒了。明明指针旁的HP栏还有一半以上,为什么……我错愕了一阵,然后立即注意到了HP栏上不详的绿色边框。麻痹状态——。

我移动视线,看到背靠城门两侧墙壁的数名名为“Fallen Elven Scout(堕落精灵侦察兵)”的堕精灵朝卫兵扔了什么东西。在这个距离下无法看清,不过直觉告诉我,那应该就是之前的毒针。

黑精灵卫兵虽然身披金属铠甲,但那并不是能够称得上板甲(Full Plate Armor)的重装备。手臂和腿部有很多部分暴露在外,恐怕就是这些地方被针刺中了。防线的空缺立即由新的卫兵填上了,倒地的卫兵也被拖到了后方。但如果麻痹者继续增加,显然用不了多久防线就会崩溃。

是应该先和亚丝娜她们汇合,还是应该先去支援卫兵们?

我犹豫了片刻,猛地吸了一口气,做出了决定。

我一边打开窗口,一边坐到了走廊的地板上。首先,虽然可能已经晚了,但我还是飞速给亚丝娜发了条简短的消息,内容是“停止修行”。然后,我盘起双腿,调整为坐禅中所谓的“降魔坐”的姿势。如果是正规的坐禅的话,双手应该摆成椭圆形。但在这个世界中,需要伸指立掌,置于朝上的双脚之上。这是发动“冥想”技能的姿势。

封测时期,必须保持这个姿势一分钟才能加上增益效果(Buff)。然而战斗开始之后明显没有这个空闲,因此冥想技能早早地就被打上了垃圾技能的烙印。但我现在的冥想技能熟练度达到了500,发动时间大概也有所缩短。

——但愿如此,拜托了!

虽然我的祈祷不可能传达给系统,但就在我焦躁地默数到二十的时候,视野左上角的HP栏处终于出现了一个图标。图标上画的是一个打坐的人的轮廓,这毫无疑问是冥想技能的效果(Buff)。

如果布夫鲁姆老人的话是真的,那么这个效果可以使2级的麻痹毒无效化。如果不是的话,那么结果估计会相当糟糕。然而,如果就这么眼巴巴地看着,城内也迟早会被堕精灵淹没,最终的结果是相同的。现在只能相信那个老爷爷了。

我解开降魔坐的姿势,站起身来,转身朝背后的侍者们喊道:

“尽可能地把补给所的恢复药剂和解毒药剂搬到中庭去!”

接着,大多数侍者都一脸怯相地退回了食堂,但看起来最年长的一个人毅然应声道:

“明白了。你们,赶快!”

朝同僚大喝一声后,她提起长裙的裙摆,朝东翼的方向跑去。年轻的侍者们也互看了一眼,然后追随着她的脚步。

没等他们全部离开,我就先一步跑了起来。虽然我很想从窗户直接跃入中庭,但如果那样做,就会被后方的堕精灵侦察兵发现。至少也要靠先手优势打倒第一个人。

我全力冲向西翼的尽头,途中飞速向亚丝娜发了第二条消息——“进入中庭前,你们三人必须都加上冥想BUFF”。这条消息里我至少打错了三个地方,但仍然直接点了发送。确认了下时间,现在距离亚丝娜等人开始冥想技能的修行已过了五十五分钟。

如果她们在听到警钟的时候就中断了修行的话,那这条指示就毫无意义了。但是她没有回复第一条信息,也就是说应该还在继续修行。恐怕决定这场战斗成败的最大要素,就是亚丝娜她们能否习得冥想技能,以及习得之后能否赶上战斗了。

我从主馆进入西翼,然后一步十阶地奔下楼梯,耳边不禁响起了搭档的声音。

——从今以后,不许什么都不跟我说就一个人消失不见!二十四小时,都要待在我能看见的地方,明白了吗?

被她这么说,大概是三天前的事了……我记得是在斯塔奇翁的旅店,与DKB的干部们商谈后。从那之后,除了在温泉的更衣室这种无可奈何的场所,我一直遵守着这一指示。但我过于相信加雷城是个安全区,警戒心或许有所放松了。尽管亚丝娜不让我看到她修行时的样子,但图书室里有那么多书架,待在某个死角里等不就好了。

还不到一个小时……堕落精灵就像是算好了时间一样攻了过来。这当然是偶然,但同时也不禁让人感觉是在暗示什么。我抛开不好的预感,再次提速,飞奔向西翼一楼尽头的便门。

忍住想要直接踹门而出的冲动,我一个急刹车停在了便门前,然后拉开了几厘米的缝隙,确认没有敌人。便门离内墙很近,因此这样出去沿着墙壁前进,就能到达正在投掷毒针的侦察兵所在的位置。但现在还是下午三点半左右,没有阴影可以隐藏身形。但我当然不可能等到日落,于是我下定决心,拔出背后的爱剑走了出去。

剑戟声和呐喊声如潮水般涌来,而我像是要钻入声浪一样,弯着腰沿着右手侧的岩壁奔跑。

将加雷城整个吞入的正圆形洼地直径约二百米,中央的灵树之泉口径大概有三十米。那么,从正门到泉眼的距离约有八十五米。卫兵们的防线已经被削减了一半。堕精灵的目标大概就是被保管在主馆四楼的宝物库里的三把密钥。一旦城内被突破的话,想要阻止他们入侵宝物库就很困难了。

果然,无论如何都要将敌人挡在中庭,为此就必须消灭投掷毒针的堕精灵侦察兵。

我尽可能地压低姿势,沿着墙奔跑,同时努力不发出脚步声。看到侦察兵的身影出现在眼前的一瞬间,我竭尽全力冲了上去。

察觉到气息的侦察兵,将蒙得严严实实、只有眼睛露出的脸转向了我。他沉默地从腰带上拔出黑色的短锥,高高举起。

 

看到黑色的投针反射出光芒,我的记忆一瞬间回溯到了三天前的那个夜晚。身处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的状态,我在地上翻滚,仰视着正在靠近的摩尔提,那个时候产生的战栗,就像比冰还要冷冽的液体一样,在血管里来回流动。

但我却咬紧牙关,忍受着恐惧,将黄昏之剑(Sword of Eventide)举过头顶。

堕精灵侦察兵的右手突然变得模糊不清。伴随着微弱的风声,带有2级麻痹毒的“修玛尔格亚之刺”冲着我的胸口飞了过来。此刻已经来不及回避和防御了。如果冥想BUFF不能抵抗麻痹的毒素,那么我就会在这个混乱的战场上毫无防备地趴在地上。

左边的锁骨下方受到了轻微的冲击。扎进我身体的投针让我的视野左下方泛起乌黑色。但是我隔绝了触觉和视觉,只把注意力集中在右手的剑上。

剑身迸发出蓝色的闪光。系统辅助用看不见的手推动着我的身体。麻痹————

没生效!

“上啊……!”

我大喊着,发动了垂直四方斩(Vertical Square)。

堕精灵侦察兵注意到我没有被麻痹,面具下方的双眼微微睁大。他的右手伸向挂在腰部后面的短剑,但为时已晚。我的第一击狠狠地打在了侦察兵的左肩上,在空中垂直地描绘出了打击光效。

瞬间弹回的爱剑,一气呵成地放出了由上至下的斩击和由下至上的挑击,侦察兵的头顶和脚下亮起了平行的光效。这三下攻击,让侦察兵的HP栏减少了将近六成。

我再次举起爱剑,大大地挥了起来,剑尖快要碰到后背,然后使出浑身解数,放出了第四击。这时,我再次感受到黄昏之剑(Sword of Eventide)的剑柄在手中震动。但是这一次,我没有违背剑的意志,而是在补正轨道上提高威力。

噗呲!伴随着十分有分量的音效,由精灵锻造过的剑刃深深地切开了堕精灵侦察兵的左胸。弱点暴击发动了,侦察兵只剩四成的HP也瞬间见底。完成第四次攻击后,正方形的光效散发出格外亮丽的蓝色,向四周扩散。侦察兵的身体就像是在追赶光效似的,化作无数的碎片,喷散开来。

自从精灵战争阵营任务开始以来,我已经杀了十个以上的堕落精灵。因为如果不这么做就无法完成任务,所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行为——至今以来我一直是这么想的,但这或许也算是某种杀人行为吧。

即使如此,也不能就此止步。我在协助黑精灵,还必须保护亚丝娜、基兹梅尔和米娅。亚丝娜比我更把NPC当作人类来对待,正因为如此,她才能勇往直前地与堕精灵战斗吧。

透过在空气中渐渐消失的多边形碎片,可以看到剩下两名堕精灵侦察兵正不停地用投针攻击着城门对面的卫兵们。虽然他们已经注意到了我的奇袭,但似乎是打算优先掩护在前线战斗的同伴。

我向左侧瞥了一眼,与仍在战斗的黑精灵卫兵的黄色指针相比,堕精灵战士的红色光标变得更多了。

“…………!?”

把视线移回到两名侦察兵身上时,我注意到了某个东西,于是眯起了眼睛。

背对着我正在战斗的黑衣堕精灵战士们的剑带后侧好像夹着什么奇怪的东西。细长的棒子上面系着几个鲜绿色薄片……不,那不是人造的东西,只是纯粹的树枝而已。

我想应该是从附近的树上折下来的,长四十厘米左右的长着叶子的树枝。如果是玩家拿着同样的东西,我大概也不会想些什么。

但是,如果是堕落精灵拿着的话,那就不一样了。要说为什么的话,是因为包括他们在内的所有精灵族,都是无法伤害正处于生长中的树的。在第四层的水下迷宫时,为了造船而从向人族购买木材的堕精灵将军诺尔扎曾说过……“在遥远的过去,我们被断绝了圣大树的恩泽,现在也仍然被这种精灵族禁忌所束缚着”。

恐怕,不,毋庸置疑,堕精灵等人能够突破涸谷的秘密就在那棵树枝上。虽然不知道他们如何回避了禁忌,但他们就像被类似个人屏障的东西所保护着一样。这样一来,接下来他们会采取的策略是……

“呜啊啊!”

中庭响起的悲鸣声打断了我的思考。在最前线战斗的黑精灵卫兵被堕精灵战士的弯刀砍倒在地。他伸向伙伴的手停在空中,尸体化为蓝色碎片消散了。

“唔……!”

咬牙切齿的我将树枝之谜抛在了脑后。现在必须尽快重新分析战况。冥想BUFF的效果也迟早会消失,在那之前,有必要至少排除剩下的那两名侦察兵。

我将爱剑换到左手,拔出插在锁骨下方的麻痹针。这个东西应该还能用,我瞄准右侧城门塔附近的其中一个侦察兵,将麻痹针投掷了过去。

虽然我把投剑技能从第五个技能槽拿了下来,放上了冥想技能,但多亏了目标是静止的,针总算还是刺中了侦察兵的左脚。幸好他们没有采取什么麻痹对策,侦察兵的指针上出现了绿框,他一声不吭地倒下了。另一个侦察兵神色慌张,想要让他喝下药水,但在那时我已经以全速向着他们突进。

侦察兵放弃了为同伴的解毒,架起短剑。我毫不费劲地就让他中了我的上段斩。虽然敌人没有防御,而是以踏步后退来回避,但这在我的意料之中。在放出攻击之后,我陷入了一瞬间的硬直,但侦察兵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再次前进,用短剑向我砍来。

虽然他使出的是与至今战斗过的堕精灵们完全不同的猛攻,但我已经向前踏了一步,使出与摩尔提战斗时用的体术技能的基本技“闪打”。

敌人的短剑掠过我的右肩,我用左拳重重地打在敌人的侧腹。不知道是不是在NPC和怪物的战斗算法中被设计好的,它们应对不同种类的攻击技能会有些许延迟。

闪打造成的伤害并不大,但是,

“咕唔……”

侦察兵身体发出呻吟,他的身体陷入僵直。是发动剑技的机会……但我并没有攻击,而是把左手伸向了侦察兵的背部。和我猜测的一样,我的指尖碰到了树枝一样的东西。我抓住它,从剑带中抽了出来。

我认为,仅仅这样是不会让堕精灵们倒下的。因为这整个中庭都被灵树庇护着,不从门离开中庭的话是不需要树枝的。

然而,侦察兵瞪大面具下的双眼,用嘶哑的声音喊道:

“还给我……!”

敌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伸手抓了过来。我用黄昏之剑(Sword of Eventide)锐利的刀锋指着他的喉咙,用有些低沉的声音逼问:

“你是怎么得到这根树枝的!?”

“……人族的家伙没有必要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让他冷静下来了,堕精灵恶狠狠地说道。他的瞳孔里燃起憎恨的火焰,反问道:

“你们这群家伙才是,为什么要投身于这场战斗?精灵族之间的孽缘,人族不知道的吧!!”

“你们这群家伙……?”

侦察兵的话引起了我的好奇,我迅速环顾周围。但是附近只有被麻痹的第三个侦察兵,亚丝娜和米娅并没有参战。

像是感觉自己说多了一样,侦察兵咋了一下舌,踏步后撤躲开了我的剑尖,然后重新架起了短剑。

 

 

我领悟到无法再问出更多的情报,高举起左手中的树枝。侦察兵的视线随着我的手上升的一瞬间,我将树枝扔开,并向前迈出一大步。

尽管侦察兵立即转回视线,但反应还是迟了一步。我看准他露出的破绽,发动了近距离内也能使用的三连击剑技“锐爪(Sharp Nail)”。三根酷似野兽抓痕的红色光效闪闪发光,侦察兵被仰面击飞,猛地撞上了城墙。在他正要跳跃回来时,我再次发动了单发技能“水平斩(Horizontal)”。

侦察兵的身体遭到横扫,他保持着沉默在半空中不自然地停滞,随后四散开来。我沐浴在散开的碎片中,转身奔跑。

倒下的侦察兵三号的后腰上,果然别着刚折下的树枝。麻痹Debuff应该还没有消失,但他的右眼投来了比投针更加锐利的视线。

麻痹状态迟早会结束,因此不能将这个堕精灵侦察兵置之不顾。趁他不能动弹的时候贯穿他的心脏的话,仅凭穿透持续伤害就能杀了他。

但是,我举起爱剑,停在空中。或许这只是毫无意义的拘泥,甚至是带来危害的感伤,但我不愿将因麻痹而无法动弹的敌人像虫子或其他什么一样处理掉。

侦察兵装备的皮带两侧附有存放投针的口袋,口袋中还剩下十根左右的“修玛尔格亚之刺”。我把它们全部拔出后放进自己的口袋里,夺走插在他后腰上的树枝和黑色短剑,放进储物栏。我拿走落在稍远处的树枝,然后确认了一下主战场的情况。

尽管麻痹针带来的干扰已经得到遏制,但防线仍被压制到离泉水边仅十五米左右的地带。卫兵们一旦掉进泉中,就会阵势大乱,从而被敌人顺利突破。那里离主馆的正门仅有咫尺之遥。

战斗中的堕精灵战士约有二十五人,相比之下黑精灵卫兵还不到二十人。后方约有十人因麻痹状态倒下,已经没有其他卫兵从城中跑出了。也就是说,这就是加雷城的全部兵力。很遗憾,无法期待城主加雷伊欧恩伯爵亲自出阵的这种故事展开。

花费数秒把握了情况之后,我为了有效利用刚入手的道具,从旅行包中取出了麻痹针。现在我拥有夺来的九根,再加上储物栏中的从摩尔提那里得来的两根,以及袭击米娅家的堕精灵们留下的两根麻痹针。如果能用这十三根针麻痹至少十人的话,就能有效地扭转劣势。我一边在心中计算,一边瞄准一个离我最近的战士的后背,投出了针。

针准确地刺进了他铠甲的缝隙中。战士一瞬间停止了动作……却仿佛无事发生般继续挥舞着弯刀。

“什…………”

我吓了一跳,视野中突然捕捉到了战士的HP栏旁显示的陌生图标。上面画着一个黑色树叶的形状,有可能是麻痹耐性Buff。仔细想想,侦察兵们是从后方投掷麻痹针的,因此肯定有那么几根会误伤同伴。采取相应的对策也并不奇怪……但我觉得,这是不符合NPC风格的巧妙战术。

说起来,我连堕落精灵突破城门的方法都还没明白。

在食堂打盹的我被钟声唤醒。但记忆中,我最初听到的确实是与平时相同的开门钟声,中途才变成了通知紧急状况的警钟。也就是说,卫兵们为可以进入的人打开城门,然后遭到了堕精灵的奇袭?不,城外的涸谷地根本无处可藏。如果数十名敌人从谷地入口袭来,发现敌人后也应该有充足的时间关闭城门。

只剩下一种可能。

让他们开门的玩家,是与堕精灵串通好的……如今,除我和亚丝娜外,在精灵战争任务中选择了这边并且进度相同的玩家只有一组,那就是丘扎克的四人。如果他们进城之后,占领了城门塔中的开关室的话,就可以让门一直开到堕落精灵们到来为止。

“……是这样吗……?”

我无法相信自己的推测,用嘶哑的声音如此低语,随后猛地转身而去。我一路跑到不远处的城门塔,拉开了用金属加固过的门。我立即向前刺出右手中的剑,然而狭小的开关室中空无一人。即使是本来在这里的黑精灵被杀害,也无法找到留下的痕迹。

向上望去,塔的上半部分紧密地排列着巨大的齿轮和铅坠。我收回视线,用力拉动安装在正面墙壁上的木制拉杆。

咔咔咔……头顶的齿轮发出沉重的声音,开始转动。这样一来城门就暂且关上了,万一堕落精灵安排了援军,也无法进来。虽然我十分在意丘扎克四人的去向,但在此之前必想办法应对中庭的战斗。

我跑出城门塔,就这样一路冲进战斗队伍中。如果麻痹针无法奏效的话,就只能用剑歼灭战士们了。

“呜噢噢噢噢!!”

我大胆地舍弃背后进攻的益处,从腹部深处迸发出吼叫。附近的三名敌人立刻转过身来,缩短了与我的距离。我冲进他们中央,尽可能地靠近他们,然后发动了剑技“水平方阵斩(Horizontal Square)”。尽管它对单体造成的伤害要低于垂直四方斩(Vertical Square),但命中率和有效范围却更胜一筹。

我发出的水平四连击波及到了三名战士,夺走了他们的七成HP后,把他们远远吹飞。如果能连续使用这个好不容易才习得的大招的话,或许独自一人就能歼灭敌人。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它的冷却时间与威力相符,因此暂时无法使用。从现在开始,必须有效活用已经习得的全部剑技,不停战斗下去。敌人的数量超过二十人,一旦被包围就完了。

又有两名新的敌人注意到了从后方闯入的我。我瞄准其中一人,使出了跳跃突进技“音速冲击(Sonic Leap)”。这次被对方挡下了,但堕精灵战士的弯刀却比我的黄昏之剑(Sword of Eventide)更加纤薄,没能止住冲刺的势头,让他大大地向后仰去。

在可恶的技后硬直解除的一瞬间,我发动了体术技能中的单发踢击“水月”,踢飞了后仰(Knock Back)中的敌人。我凭借直觉估计着从后方逼近的敌人与自己的距离,一转身就用右手中的剑发动了二连击技能“水平弧形斩(Horizontal Arc)”。被横向的V字斩击线击中身体的战士,也在发出呻吟声后被击飞了。

虽然无法继续追击被打倒的敌人让我有些遗憾,但独自穷追不舍的话可能会被包围。我注意到之前被水平方阵斩(Horizontal Square)打倒的三人正试图起身,于是向着距离最近的一人放出了低空突进技“急咬(Rage Spike)”。

我以贴近地面的姿态笔直地猛冲过去,战士则使出弯刀的基本技能“掠夺者(Reaver)”来迎击。如果被击中的话,不仅技能会被打断,还会陷入微弱的眩晕状态吧。我一边冲刺一边扭转身体,试图躲过“掠夺者”的攻击轨道。但是动作幅度一旦过大,我发动的剑技就会偏离轨道。环绕着剑身的淡蓝色光芒微微地颤抖着,提示我技能马上就要中断。

“哈啊啊!”

堕精灵战士发出狰狞的咆哮,挥下手中被橙色磷光包裹的刀刃。锐利的刀尖浅浅地掠过我的右胸,削去了百分之五左右的HP。紧接着,我的剑将敌人的左脚从脚踝斩断。残余的HP迅速消失,战士瘦削的身体如玻璃一般虚幻地破碎四散。

这美丽而又不祥的音效,似乎吸引了在广阔的中庭战斗的所有堕精灵战士们的注意。一个像是指挥官的大个子在中央战斗得分外激烈,他向我挥出弯刀——不,挥出长柄佩刀,喊道:

“先把那个碍事的解决掉!四人包围后击溃他!”

随即,战斗队伍中几乎无伤的四名战士离开了队伍,同时朝我而来。这样一来,队伍的确露出了破绽,但堕精灵的人数仍占上风。卫兵中的一人说:

“保护剑士阁下!”

这句话让我感到心安,然而要想突破堕精灵的队伍很困难。我必须想办法解决这四个人……反过来说,只要在这里突出重围,就能扭转人数劣势,看到胜利的曙光。

 

 

堕精灵战士们迅速移动,打算从左右两侧把我包围起来。我唯一的大范围技能“水平方阵斩(Horizontal Square)”还在冷却中。我一边后退,一边打算观察最先攻击的对手,但是所有人都穿着统一的黑衣服加黑蒙面,HP的余量也几乎相同,很难特定一个目标。

在四人的后方,好不容易将他们的HP削减到一半的战士们退到墙边,正打算喝下像是恢复药水的东西。如果他们恢复了的话,瞄准我的对手就会从四人变成八人,别说歼灭了,就连逃跑也变得困难了。

在这种状况下,最忌讳因为急于减少敌人数量而停下脚步,即使对手是怪物也是一样。理论上应该一边频繁移动,防止被敌人包围,一边一点一点地削减敌人的HP。在有其他玩家在场的迷宫中,这种做法会造成“Mob火车”的下场,引起他人的不满,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什么见鬼的游戏礼节。

“…………!!”

我猛地吸了一口气,用力蹬了一下石板。凭借直觉选中了一个目标,全力冲向他。我瞄准的敌人则斜着架起了刀,摆出了防御姿势,剩下的三个人已经快速转移到我的后方。虽然我预想到了这一点,但他们的反应和合作都远远超过怪物。

仅有的利好因素,是堕精灵战士中没有持重的重装战士。如果那种家伙专心防御的话,要想击败他们是极其困难的,但如果装备只有轻金属铠甲和弯刀的话,就能找到突破口。

我右手提着爱剑,笔直地向前冲。战士的瞳孔深处闪过了一丝犹豫。虽然他打算防御我的初次冲击,但是我没有要攻击的迹象,只是冲了过来,使AI的算法陷入了类似疑惑的状态。

在我们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两米时,战士这才进入了战斗状态。我一边拼命加速,一边将手指完成C字形的左手推了出去。让敌人的弯刀滑进我左手的狭窄空隙,我赶走手指会被割掉的恐惧,竭尽全力握紧弯刀。

一瞬间,手中发出了银色的光,我的手和战士的剑产生了结结实实地融为一体的感觉。我立刻从敌人的右手中拔出了弯刀,用银光熄灭的手握住刀柄。在这场战斗中,我的熟练度达到了100,所以能够使用体术技能的武器抓举技——“空轮”了。当然,这是第一次使用,要不是花大价钱从阿尔戈那里买了体术情报,直到战斗结束我都不会注意到这个技能的存在吧。

“你小子……!”

被我夺走弯刀的战士用空了的右手抓了过来。我用黄昏之剑(Sword of Eventide)斩断了他的手之后,他发生了部位残缺。我踢开了抱着右臂呻吟的战士,快速回头。

剩下的三名堕精灵战士,即使目睹了我的抓取技能,也毫不畏惧地向我冲来。

“唰!”

我用左手握着的弯刀挡下了划着黑色轨迹的斜斩。飞溅的火花迎面而来,我用右手中的直剑猛烈地攻击着敌人的侧腹。感觉到右边有敌人的气息,这一次我用直剑防下了对方的水平斩。用弯刀切开没站稳的战士的后颈,从两人的空隙间穿了过去。

在右手握着黄昏之剑(Sword of Eventide)、左手握着弯刀的这段时间里,我完全处于异常装备状态,所有剑技都不能发动。不过,本来在一对四的混战中使用会产生技后硬直的大招就很危险。既然如此,左手也拿着武器的话,防御的时候也能多一个选择。

与其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在快速切换里放上左手盾……毫无疑问,如果是轻装堕精灵的快速斩击的话,勉强还是可以用剑防御的。而且,手持两把剑的话,无论左手右手都能“防御并反击”,我觉得还是这样更符合我的个性。

如果能战胜这场战斗的话,就试着正式练习拿两把剑吧,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转过身子。以无伤的第四名战士为首,虽然受到伤害也留有充足HP的两名战士追了过来。被我夺走弯刀的战士,似乎打算借一把武器来,他跑向了正在回复的同伴那里。

我查看了一下他们的指针,发现他们的HP早就恢复了近七成。离满血还有一分钟左右吧……必须在那之前打倒面前的三个人。但是,在没有剑技的情况下能做到吗?我的招数已经被他们看光了。

不是能不能做到的问题,而是只能硬着头皮上。

如果停下来,就只有被包围这一种可能。于是,我以右边的一名堕精灵战士为目标,开始奔跑。但是,似乎在之前的战斗中掌握了我从一端开始消灭敌人的战术,敌人也改变了前进方向,打算从正面撞上我。这样一来,如果继续向右拐,就会被逼到墙边、走投无路了。

暂时撤退吗?不,已经没有那个时间了。只有向前冲,在混战中寻找出路——……

正当我准备孤注一掷的时候。

 

“桐人,快躲开!!”

 

一瞬间,我还认为是我幻听了。但身体自动做出了反应,我全力向左跳开了。

紧接着,鲜红色的光芒划过我的视野。

这是我到目前为止看到的最大的光效,它正以惊人的速度从堕精灵战士们的背后接近。虽然在光芒深处能看到模糊的轮廓,但因为太过耀眼而无法辨认。风剧烈地呼啸,脚下的石头“嘎啦啦”地颤动起来。

追着我打算拐弯的三名战士也发现了异常,他们转头看了过来。然而此时,红色的光已近在眼前。

“呜啊!”

正中间的那名战士大喊着举起弯刀。另外两人也摆出了同样的防御姿势。

嘶嘎——!巨响伴随着爆炸,正中间的战士在空中飞舞着。另外两人被刮倒在地上,一个滚到了我的脚边。我下意识地用右手中的剑补了一刀,将他变红的HP栏削减干净。

在飞散的蓝色碎片中,我抬起头,只见像失控的列车一样气势汹汹经过我面前的乱入者,在离我六、七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卷起了沙尘。

深红色的连帽斗篷,带有同色系护甲的裙子,飘扬的栗色长发。即使不看指针,我也能确定这就是我的临时搭档——亚丝娜。

但是,刚才的剑技能究竟是……?细剑的目录里,应该没有那么华丽的突进技能。与亚丝娜喜欢使用的“流星(Shooting Star)”相比,技能的威力和范围也完全不同——

“诶……!?“”

一个东西在渐渐散去的沙尘中显现出来……在辨认出那个东西的一瞬间,我发出了小声的尖叫。

亚丝娜双手握着的武器,并不是她的爱剑“骑士轻剑(Chivalric Rapier)”,而是两米多长的突击长矛(Lance)。把手部分缠着深绿色的皮革,矛头是亮银色,根部附近有着精致的装饰。一看就知道是一把好矛,但比起这支矛的出处,问题是亚丝娜为什么会拿着它。

就目前而言,装备矛类武器才能使用的技能有四个。单手矛、双手矛、单手突击矛、双手突击矛……其中最普通的大概就是双手矛了。虽然矛战士不多,但是Legend Braves的长枪使(Spear)库夫林、ALS的斧战士(Halberd)奥克坦和三叉戟(Trident)战士北海咸鲑鱼子*,以及丘扎克的剑枪使(Glaive)海斯顿,他们应该全都学习了双手矛技能。用单手矛的人更少,在攻略集团中,除了ALS的火腿培根*以外,只有一两个人。

(注:原文为“北海いくら”。ikra,俄语,鱼子酱。

原文为“シンケンシュペック”。Schinken Speck,德语,Schinken意为火腿,Speck意为培根。两人都是在SAOP4中登场过的人物。)

但是,这些都比不上突击矛技能的稀有程度。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我从来没在最前线见过有人使用突击矛。

理由是因为适合的武器少,而且很难操作。突击矛的分类当中,只有长枪(Lance)和加大了柄部的防御长枪(Guard Lance)两种,二者都是只能进行纯粹的突刺攻击。独行玩家自不必说,就连组队和团战也难以应付。而且,也没有必须要有长枪使(Lancer)在场的情况,在现在的SAO里也没有当做兴趣技能玩玩看的空闲,所以没什么用……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然而。

 

“为……哪……技……”

为什么你会拿着这样的东西?哪里得到的?技能学的怎么样了?

想问的问题有一连串,但从口中蹦出的只有几个谜之音节。但亚丝娜似乎还是听明白了,在漫长的技后硬直解除的一瞬间就冲我叫道:

“之后再解释!我的背后就交给你了!”

确实,那柄沉重的双手长枪(Lance)远比她自己都高,抱着它的话恐怕转身都很费劲。我本想立即朝亚丝娜跑去,但突然想起被突进技能直击的三人中有两个还没死。

然而,我已经没必要出手了。

背后响起两声几乎重叠在一起的结晶破碎的声音,我朝左斜后方看去,只见四散的多边形碎片中,手持佩剑的基兹梅尔和握着细剑的米娅正站在那里。

“抱歉桐人,来晚了!”

基兹梅尔喊道。与此同时,依旧戴着面具的米娅也迅速低下了头。她们的后方就是东翼的便门,她们大概就是从那里出来的。技能的修行看起来很顺利,冥想BUFF的图标正在她们HP栏下方闪烁着。

虽然疯狂投掷麻痹针的三个堕精灵侦察兵已经被我解决了,但也很难说现在用剑作战的战士之中就没有持有毒针的家伙。在这个战场上——或许今后跟堕落精灵战斗的时候,都必须将抗麻痹对策贯彻到底。

无论如何,由于我方的强力增援,双方战力恐怕会被拉回到势均力敌的程度。之后只要在敌人聚集的地方让亚丝娜用刚才的重突进技能冲上一两回,就能决定胜负。我的工作就是在那之前保护搭档的后背。

“亚丝娜,CT还有几秒?”

我双手架起剑叫道,接着背后传来有力的回应声:

“一百秒!”

“明白!”

刚才施放突进之后已经过了大约二十秒,也就是说冷却时间(Cool Time)是一百二十秒吧。真是与大招相称的长冷却,不过这点时间的话卫兵们应该还撑得住。而且,主馆正面的玄关处已经跑来了五、六个女侍者,她们正在给因麻痹或负伤而后退的十几个卫兵喂药水。遗憾的是,她们似乎没有能够立即治疗2级麻痹毒的药剂,但只要防线能维持在现在的位置,迟早可以自然恢复。

“桐人,南面有敌人来了!”

听到基兹梅尔的声音,我快速转头,发现之前在城墙边恢复的四个堕精灵战士正朝这边冲来,而他们的HP只恢复了七成。而且,被我夺走弯刀的那名战士也握着一柄似乎是借来的短剑跟在最后。

“基兹梅尔、米娅,左右夹击!桐人对付北面的敌人!”

听到亚丝娜迅速的指示,精灵骑士和少女剑士立即冲了出去。我目送她们离开,然后转过身,正好看到又有两名战士离开了泉水前的主战场,朝我们猛冲过来。看起来是呼应南面来的五个人,打算夹击我们。

虽然是七对四,但我不觉得我们会输。而且因为敌兵数量减少,己方的卫兵们正在渐渐扳回防线。

“别碍事,人族!!”

随着一声充满怒火的吼叫,两名战士朝我砍来。面对完美同步的两记斩击,我同时用右手和左手的剑挡下。灼目的黄色火花迸裂开来,冲击从手肘一直贯穿到肩部,但我还是用尽浑身力气拼命挡了下来。既然承诺要保护亚丝娜的后背,我就一步都不能退。

挡住了——就在接收到这一感觉的瞬间,我立即使出了即使在手持两把单手剑的状态下也可以使用的体术技能——足技“水月”。两人的腹部被狠狠击中,其中一人踉跄了一下就站住了,另一人却直接被踢飞跌倒。

我反射性地做出判断,将左手的弯刀插在地上,在异常状态解除的同时,用右手的爱剑发动了刚刚结束冷却的“垂直四方斩(Vertical Square)”。挨了一整套四连击完的战士马上被击倒在地,然后炸裂开来。等到硬直刚一结束,我立即拔起弯刀,起身时顺势用左右双刀放出模拟连击,将另一人笼罩在其中。

在封测时期,挑战“双持单手武器”的玩家也不是完全没有。因为属性效果*可以叠加,这一优点足以抵消无法发动剑技的巨大缺陷——大概。例如,如果可以装备两把“黄昏之剑(Sword of Eventide)”,就可以享受AGI+14这一超强提升,进而可能获得迅猛的高速机动性。

(注:原文为“マジック効果”。)

然而,直到封测最后一天,至少就我所知,并没有出现能够正常战斗的双持玩家。我自己也试过,但每当同时操纵右手剑和左手剑的时候,就会被异样的感觉侵袭,就像是身体左右完全被分开了一样。

能够做到的只是用一只手中的剑防御,用另一只手攻击。但这样的话还不如直接拿盾,这就是封测玩家的最终意见。正式运营开始后,我也没在最前线见过双持玩家——阿尔戈用的“利爪(Claw)”那样两只一组的武器除外。而且即使是“利爪(Claw)”,也仅限于发动剑技的时候才能同时使用两只手。

然而现在,我在忘我的状态下,已经让对手已经挨了五、六下连击。我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在施展禁断的左右同时攻击。就在这时,之前的那种分离感袭来,左手的弯刀也随之脱手了。

万幸的是,最后一击刚好将战士的HP清零。面对飞散的蓝色碎片,我下意识地别开了脸。

至此,我在这场战斗中杀死的堕落精灵已达到六人。如果是怪物的话,不……即使是哥布林或人鱼(Ichthyoid)这种亚人种的话,再杀十倍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想法。但现在我却感受到了某种压力。我用力摇了摇头,将分离感和微小的罪恶感压下心头,朝南边看去。

正在此时,亚丝娜也发动了新的剑技。

在基兹梅尔和米娅的夹击中,有五个堕精灵聚集在了一处。亚丝娜瞄准他们,双手长枪(Lance)带起一片绿色的光辉骤然突入。虽然迫力比不上之前的突进技,但长枪靠着压倒性的射程和锋锐的枪尖,贯穿了堕精灵们的身体。接着,长枪瞬间回撤,再次突击。然后再一次……竟然是三连击技。

随着金属的冲击音扩散,五个堕精灵中的三个倒在地上,化为碎片了。真是可怕的歼灭力。一对一的话,恐怕会被敏捷的堕精灵战士玩弄于股掌之间,但在多对多的情况下,只要限制了敌人的行动,就没有比这更有效的武器了……我不禁如此想道。

但是,亚丝娜不可能是在这场战斗开始之后才获得双手突击矛技能的。单从剑技威力和连击数来看,熟练度至少达到了100。说起来,我记得前几天聊到各自获得的技能时,亚丝娜好像说了些奇怪的话——。

我瞬间想到了什么,却被新的破碎音打断了。基兹梅尔和米娅以让人目不暇接的连续攻击解决了剩下的两人。被我夺走弯刀的战士也是,好不容易从同伴处借了短剑,却连挥舞的机会都没有,就化作了数据碎片。

这样一来,企图夹击我们的七人全部都被反杀了。我正要转身计算一下剩余敌人的数量,却听到一声勇猛的吼声响彻中庭。

“噢啊啊啊啊啊!!”

我瞬间慌了一下神,却发现这既非敌方增援出现,也非我方卫兵登场。这是拼死顶在泉水前的十几名黑精灵卫兵一齐发出的呐喊。仔细看去,防线上的人数差不多势均力敌——如果加上在后方进行治疗的卫兵的话已经明显反超。堕精灵的指挥官仍在顽强抵抗,大声鼓舞着士兵,但应和声却没什么气势了。

“好的,把那个指挥官打倒,一口气……”

我面向亚丝娜她们低声说着,突然发现视野中有什么东西轻飘飘地划了过去。然后又一个……又一个。

“什……”

基兹梅尔发出沙哑的声音,指向上空。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也瞬间失语。

上层底部的蓝色已经染上了些许金色。以此为背景,无数的薄片正在空中飞舞。那是……落叶。矗立在泉水中央的灵树,它的叶子正一片片枯萎飘零。

 

像是感受到了吸引,我伸出左手,抓住了一片落叶。干枯了的淡棕色叶子在我的手中发出细小的声音,破裂开来,然后像是融化在空气中一样,消失不见了。

我再次抬起头,注视着几十米处的灵树。虽然粗壮的树干还没有产生变化,但是在伸向四面八方的树枝上,叶子正纷纷落下。自然现象……应该不会吧。时值一月,说是落叶的季节也太迟了,而且这棵灵树是从地下的温泉获得生命力的,因此几百年都不会枯萎……。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睁大了双眼。

在堕落精灵们进攻的时刻,灵树同时开始落叶,这肯定不是偶然。恐怕,等到全部的叶子落下,基兹梅尔所说的“灵树的加護”就会消失,加雷城占地内也会变得和外面的涸谷一样。城内的所有黑精灵都会被施上衰弱Debuff,当然,卫兵们也会变得无法战斗。而堕落精灵们的皮带里插着树枝,因此他们不会衰弱。

他们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而且,他们给灵树造成伤害的方法恐怕是——。

“基兹梅尔,你带了‘碧叶披风’吗!?”

听到我的提问,惊愕地仰望着天空的骑士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

“不……还给宝物库了。是啊,如果灵树枯萎了,那我们就……”

“嗯,这就是他们的目的。总之,基兹梅尔,先拿着这个。”

我一边抢先说道,一边打开窗口,拿出了从被麻痹的堕精灵侦察兵那里得到的活木树枝。基兹梅尔似乎注意到了堕精灵们也带着同样的东西,露出了有些忌讳的表情。

“――他们是从生长中的树木折下那根树枝的吗……怎么做到的……?”

“不知道。但是现在只能用这个了……如果灵树的叶子掉光了,卫兵们大概就没法战斗了。”

把长着叶子的树枝塞进骑士的手中,我面向握着大型长矛的亚丝娜和戴着面具的米娅。

把亚丝娜留在这里让我不禁感到了强烈的不安。但是,基兹梅尔应该不会对同伴见死不救,那么亚丝娜也肯定不会逃走。

“坚持一会……我很快就回来!”

“桐人你要去哪……!?”

我一边奔跑,一边低声喊道:

“地下!”

紧接着,我在纷飞的枯叶中全速猛冲。泉水前的卫兵们因为刚才的异常事态而暂时收手,但此刻已经再次开始战斗了,然而距离灵树的叶子掉光大概只有三分钟。包括指挥官在内,堕精灵战士还有十五人健在,就算有亚丝娜她们支援,也很难在三分钟之间消灭全部敌人。在那之前,必须想办法阻止灵树枯萎。

至少助她们一臂之力,我把右手中的剑架在肩上。一边听着剑技的驱动音效,一边瞄准目标,然后发动了跳跃技能“音速冲击(Sonic Leap)”。给掉队的战士后背一记快打,他摔倒在地,我从他的皮带里抽出了树枝。

“瞄准插在堕精灵背后的树枝!”

我向着卫兵们――用一半的堕精灵都能听到的声音大叫道,穿过战斗队伍,前往城堡正门。在战斗中瞄准敌人背后的树枝应该很困难吧,但是听到我刚才的指示的堕精灵也应该感受到了一定压力。如果失去了树枝,堕落精灵也会在灵树枯死的同时就会陷入衰弱状态。

我用了几秒来到正门,把刚刚抢来的树枝递给正在门旁为伤员和被麻醉的士兵们进行治疗的女侍者们。

“如果灵树枯萎了,就在那根树枝边上围成小圈!”

树枝带来的保护效果的范围或许非常小,但是应该不会毫无作用。女侍者们一脸错愕地点点头,我离开她们,奔入城内。

一楼的大厅空无一人。恐怕,城主加雷伊恩伯爵和高位的神官们正躲在顶层吧。我完全不觉得他们会像约菲利斯子爵一样,听取我这么一个人族流浪汉的劝说。而且如果灵树枯萎了,黑精灵们谁也动不了,伯爵也不例外。

通往地下温泉的楼梯,应该是在西翼的走廊再往前走一点。我向左拐弯,正要再次加速的时候,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喂,小子,等一下!”

“……!?”

我急忙刹住脚,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接着,在大厅二层的楼梯井上,有一个挥舞着双手的身穿黑袍的身影。

“老……老爷爷!?怎么了啊,我在赶时……”

我话还没说完,自称大贤者的布夫鲁姆老人用前所未有的认真的声音打断了我。

“老朽知道,你是要去下面对吧!恐怕堕精灵他们已经在温泉里投毒了。你一个人去也无济于事吧!”

“那、那应该怎么办……”

“把这玩意倒进温泉!”

老人干脆地说道,从楼上扔下了一个玻璃质感的东西。

如果这是那种有梗概的任务的话,那么在没能接住、东西摔在地上的一瞬间就会无法完成。我深信不疑,丢开右手中的剑,用双手接住了玻璃器皿。短短的瓶颈上塞着软木塞,瓶中盛着满满的深绿色液体。只看颜色就觉得是剧毒。

真的用这个就行了吗,我很想这么问问,但是现在争分夺秒。我决定相信让亚丝娜她们顺利习得冥想技能的贤者所说的话,然后捡起了地板上的剑。

“知道了,交给我吧!”

“拜托咯小子!”

我把背影留给老人,再次冲刺。走廊右侧已经能看到下行楼梯了,我飞奔过去,像是滚落一样冲向了地下一楼。我怀着几分警戒,走在被红色灯光映照着的通道上。有堕精灵出现在这里也一点都不奇怪。

终于,在蜿蜒的道路前方,出现了地下温泉的入口大门。敞开的门中,漂浮着淡淡的白色雾气――。

“唔……”

我下意识的用拿着剑的右手捂住了嘴。以前明明只有热水的香味,但现在在那股香味中,掺杂了些许难闻的味道。就像是半干的泥巴一样,带着一股霉味。

我在入口处停了下来,窥探了情况之后,走了进去。宽敞的休息室里一个人也没有,但是臭味更加浓郁了。如果这股气味的源头是浸润灵树树根的温泉的话,就刻不容缓了。推开里墙上的门,穿过空无一人的更衣室,我来到了广阔的地下圆顶浴场――。

“…………!!”

看到浴场的一瞬间,我咬紧了牙关。

原本清澈的乳白色温泉水,现在变得污浊不堪。大大的气泡发出“咕嘟、咕嘟”的粘稠声音,不断浮在水面上,气泡破裂之后里面会放出灰色的瘴气。从圆形屋顶垂下来的灵树树根,八成都染上了黑色,大概是因为吸收了被污染的泉水吧。必须赶快净化泉水,再过不到一分钟,百年古木将永远枯朽。

但是,我没能向前迈出脚步。

在铺满天然石砖的道路前方,温泉的边上,站着一名男性。

他全身套着金属铠甲,右手装备着短矛(Short Spear),左手装备着塔盾(Tower Shield)。长着一副略显成熟的面容,留着短短的胡子。

是“丘扎克”公会的会长——金德。

 

 

短矛使露出一脸紧张的表情盯着我,我简短地对他说道:

“从那里让开。”

但是,金德却把巨大的塔盾向我这边移了移,用嘶哑的声音回答:

“不……在树根完全腐烂之前我是不会移动的。”

这样的话,可以确定在温泉里扔毒的就是金德了——大概。但是,他头上的指针是绿色的。也就是说,杀了或赶走城门塔的控制室里的精灵,使城门无法关闭的,至少不是金德。那么,应该是不在这里的三个同伴当中的一个。

不管怎么说,我完全被丘扎克一伙人骗了。苦涩的心情和强烈的焦躁让我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们在协助堕落精灵吗?还是PK集团的同伙……?”

面对这个问题,金德的反应出乎了我的意料。

“怎么会……哪边都不是!我……我们连艾因格朗特有PK这种东西都不知道。所以……不要怀疑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那……”

是谁,我把想继续说的话咽了回去。目前的情况下一刻也不能犹豫。在正上方的中庭里,亚丝娜、基兹梅尔、米娅和卫兵们都正在拼命地继续战斗着。虽然显示在视野中的三个人HP栏并未大幅减少,但如果灵树枯死,卫兵全都动弹不得的话,亚丝娜她们的性命就有危险了。

“……我已经没有时间和你聊天了。如果你还不让开的话……”

我举起右手中的剑,面向在我前方五米处的金德,说道:

“那就用武力来解决吧。”

如果我攻击了绿色指针的金德,那我的指针就会变成橙色了。但是为了保护亚丝娜,我无论多少次校准恢复任务我都肯做。

看到我的动作后,金德重新架起拿着一米多长的塔盾。他似乎打算在灵树枯死之前都一动不动。虽然他的防守不容易突破,但是一旦有个万一,就算靠乱丢剑技破坏它也——……

我突然有了个主意,看了看右手中的剑。

一言不发地把它放回背上的剑鞘里,打开窗口,然后把左手的烧瓶放进储物栏。看到赤手空拳的我,还在逞强的金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

一瞬间,我使劲蹬地。金德慌慌张张地拿出短矛摆好架势,但我还是向右前方跳了出去,进入巨大塔盾所形成的一个死角。我再次前进,把两手按在了盾上,用尽全力地向前推。

在犯罪防止代码圈内,不管力量值多高的玩家,都不能随意移动其他玩家或NPC。因为对于外力而言,叉腿站立这一动作形成的坐标是固定的,相当于不可动物体。

但是在圈外这个系统是无效的。我也不太清楚推动他人的行为是否会被认为是犯罪行为。如果要从高处推下去,给对方造成了下落伤害的话,肯定会变成橙色吧,恐怕这样的话——。

“哦哦哦!”

从腹中挤出声音,我以直线推动着装备重量近我两倍的重装战士。不知是双方力量值的差距,还是这种行为让金德出乎意料,他无法改变后仰的姿势,呲溜呲溜地向后退。虽然他在道路边缘的时候抵抗了一下,但还是就这么背朝下掉进了漆黑的热水里。

巨大的水柱迸溅上来,片刻之后,金德从水中露出脸来。

“噗哇!”

金德从口吐出水,双手拼命地来回挥舞着,或许是由于盔甲和塔盾重量的原因,他怎么努力也爬不上来。所幸——不知道这么说对不对,黑色的水只是臭,对玩家并没有毒性,金德的指针上没有出现减益效果(Debuff)框。如果HP减少了的话,我就很有可能会变成罪犯,虽然后知后觉地才注意到这点,但现在看来我的校准没有发生变化。

手指在打开的窗口上移动着,我把刚放进去的烧瓶实体化。弹开软木塞,将绿色的液体倒入水中。

一瞬间,几乎像爆炸一样,白烟滚滚,我转过脸去,连金德的身影也被烟吞没、看不到了。效果迅速蔓延到了整片广阔的温泉,视野里充满了乳白色。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和妹妹直叶一起将大量干冰放进还残留有水的浴缸里的恶作剧,我自言自语地说着:

“……真的没事吧,老爷爷。”

虽然没有回答,但几秒后,不是视觉,而是嗅觉上出现了变化。充斥着圆顶浴场的恶臭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漂浮在空气中的令人联想到雨后树林的木香。最终,白烟散去,视野逐渐清晰了起来。

之前像毒沼一样的温泉,在短时间内就发生了如此剧烈的变化。染上淡绿的温泉水,水底的石头清晰可见,令人厌恶的味道消失得无影无踪。从圆顶的天花板上垂下来的树根上部还染着的黑色,但现在也似乎渐渐开始变淡了。看来成功避免了灵树枯死这一最坏情况的发生。

再一次查看亚丝娜她们的HP栏,确认了每一条都留在七成的分界线上,我轻轻地松了口气。可是,现在还也不能认为局势偏向了黑精灵一方,既然有玩家介入,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也必须立刻回到中庭,加入讨伐堕精灵的战斗之中。

我转过身,又突然静止不动,把视线转向停止挣扎的金德。

在热水中膝盖着地的重装战士,慢慢地将目光投向了我的脸,用能让我听见的最低音量喃喃自语:

“…………这样一来,他们会被杀的。”

“他们……?是谁?”

听到我的提问,他就像是灵魂出窍了一样,脸上浮现出一丝愤怒和绝望。

“还用说吗……是我的伙伴。拉兹丽、提姆欧、海斯通……他们被灌下毒药抓走了。”

 

weinxin
网站微博@ALfheimOL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博,第一时间获取资讯,与同好互动!
Heathcliff
Chara-ani 再版 刀剑神域盒蛋
刀剑神域 x Movic 概念主题第六弹 婚礼主题立牌-亚丝娜
刀剑神域 磁铁夹/冰箱贴
刀剑神域 序列之争 桐人AnimeJapan2018立牌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61   其中:访客  61   博主  0

    • avatar RootMenter 3

      新开一帖吗233

      • avatar 三十山篱山 1

        大佬不带这么勤勉的

        • avatar DuskScherzo 2

          年三十更新……大佬辛苦了[跪了]

          • avatar Kob-Asuna 0

            直接把亚吃剩的面包塞到嘴里[允悲]

            • avatar 恶魔与天使的刀锋 1

              大年三十,大佬辛苦,这真是最好的新年礼物~

              • avatar stars 1

                这觉醒技能不会是打团长时延时死亡的伏笔吧

                • avatar 天运 3

                  辛苦了!!! 新年也更了

                  • avatar 木木 2

                    辛苦了,表白翻译组大佬!
                    希望可以赶上川原,川原都到71啦 |・ω・`)

                    • avatar 木木 2

                      突然想来催更๑乛◡乛๑

                      • avatar 梦影寒雨 1

                        老哥帅,特别注册登录上来给你一个赞

                        • avatar Floydxu 1

                          这个修马尔格亚之刺就是摩尔提用的啊

                          • avatar Floydxu 1

                            越来越看不懂了,节奏好慢一个任务两本书

                            • avatar EYST 1

                              总觉得川原在退步。。。

                              • avatar RootMenter 3

                                这下是福利回吧……一定是这样的吧!

                                • avatar BaymaxQ_Q 2

                                  好像微博短链接又抽风了。我这边这两天从微博进入你们网站老打不开,总显示空白页[允悲]

                                  • avatar a1b2c3d4 2

                                    感谢楼主翻译~~~ 呃……还有那个…我是刚注册的一位新人,有哪位大佬可以跟我说一下@Heathcliff大大發佈的包含小说19卷贴文的访问密码吗??? 我真的挺喜欢这部作品的,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告诉我QQ

                                      • avatar 加速的粒子 1

                                        @a1b2c3d4 那啥……你去刀剑百度贴吧里的置顶贴里去找吧

                                          • avatar a1b2c3d4 2

                                            @加速的粒子 @加速的粒子 呃……我去贴吧翻找了很久,真的没有找到,也有可能我疏忽了没看到,大大如果不方便说的话,可以给我那贴的连结让我再去找一次看看吗…… ? ??

                                            • avatar a1b2c3d4 2

                                              @加速的粒子 啊……为以防误会说一下,那个……其实我很早之前就知道贴吧有各卷翻译,只是最近版权问题满天飞,,所以想确保有另一个可以看的地方,所以才想问一下这里各卷翻译贴的访问密码

                                          • avatar Argonaut 3

                                            人活着就是为了SAOP啊(≧∇≦)/

                                            • avatar crow201700 0

                                              二刀流出現了!!!

                                              • avatar 天运 3

                                                二刀流……

                                                • 夜斗 夜斗 3

                                                  希望大大们能更快些o(≧o≦)o

                                                  • avatar ZRS茶 0

                                                    一直攒着舍不得看…

                                                    • avatar Code-12 3

                                                      这两大本狗粮吃饱了…_(:_」∠)_

                                                      • avatar Code-12 3

                                                        今天居然更了那么多!!勤勉!打call!

                                                        • avatar 江南月cxy 0

                                                          saop的漫画也好久没更新了,是不是考虑一下[二哈]

                                                          • avatar yude 0

                                                            感谢楼主翻译. 辛苦了!

                                                            • avatar Argonaut 3

                                                              哇突然更新美滋滋

                                                                • avatar 追影 0

                                                                  @Argonaut 是啊,每晚一刷看没有没更新,昨晚这突然一下有点措手不及

                                                                • avatar ~~黑の剑士~~ 0

                                                                  连更美滋滋

                                                                  • avatar EYST 1

                                                                    原文的链接爆炸了。。。

                                                                    • avatar BaymaxQ_Q 2

                                                                      试试转发

                                                                      • Wanderer-正 Wanderer-正 2

                                                                        大佬辛苦了

                                                                        • avatar 念旧 0

                                                                          大佬加油

                                                                          • avatar 黑云犬狼 2

                                                                            感谢翻译的五位大大[泪][泪]

                                                                            • avatar 日常卡机的羽毛 0

                                                                              辛苦了!

                                                                              • avatar Code-12 3

                                                                                一觉起来居然更完了!完结撒花!!辛苦了_(:_」∠)_

                                                                                • avatar Shinfa 2

                                                                                  完结撒花!辛苦大佬们~

                                                                                  • avatar 亚丝娜闪光史提西亚 1

                                                                                    完结撒花

                                                                                    • avatar 飞翔吧彩虹海 0

                                                                                      撒花完结!辛苦了

                                                                                      • avatar civilization 1

                                                                                        撒花撒花~各位老大辛苦了!

                                                                                        • avatar 天运 3

                                                                                          完結撒花!大佬辛苦了!

                                                                                          • 随风飘去 随风飘去 1

                                                                                            完结撒花!各位大佬辛苦了!期待下一卷!

                                                                                            • avatar 炎凉HaC 0

                                                                                              翻译辛苦!

                                                                                              • avatar kinaro 1

                                                                                                完结撒花!

                                                                                                • avatar 西莉卡 0

                                                                                                  太好了,等了很长时间了

                                                                                                  • avatar 剣の勇気 0

                                                                                                    SAOP-6完结撒花~静待下一份冒险和甜蜜

                                                                                                    • avatar 梦影寒雨 1

                                                                                                      感谢大佬!

                                                                                                      • avatar 梦影寒雨 1

                                                                                                        真真一点都不怠惰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 avatar Nolyah 1

                                                                                                          这页数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