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刀剑神域Progressive][006]黄金律的卡农(下)(更新68)

[Web][刀剑神域Progressive][006]黄金律的卡农(下)(更新68)

第六层被等分成了五个扇形区域,因此越接近中心的湖泊,横向的长度就越窄。离左侧五百米的地方耸立着无法攀登的岩山。凝目远望,可以看到昨天刚刚突破的地下通道入口。

虽然右侧也耸立着岩山,但这一侧的地下通道靠近外周,从这里看不到。向南方逐渐收窄的山脉中央,正是星形的塔尔法湖。

“呼……总算走出那个涸谷了。”

基兹梅尔一边说道,一边把绿色的兜帽摘了下来,我慌忙问道:

“喂、喂,现在脱没问题么?”

“嗯,这附近生长着少许植物,还零星分布着一些小型泉眼。”

虽然基兹梅尔这么说,不过周围仍然是一片红褐色的裸地铺成的荒野,植物也只能看到长满尖刺的仙人球和一些不讨人喜欢的多肉植物,很难让人联想到“森林和水的恩宠”。但骑士已经麻利地脱下了披风。

虽然减益效果(Debuff)的标志已经消失,不过闷了两个小时才露出脸来,基兹梅尔的气色看起来不怎么好。亚丝娜似乎也这么觉得,于是用担心的声音说道:

“呐,等到了湖边再脱比较好吧?”

“不用……正如先前所说,这个‘碧叶障壁披风’是非常贵重的东西。如果在不必要的场合下穿着战斗,万一弄坏了的话可就太对不起先祖了。”

基兹梅尔一边如此回答,一边小心地叠好披风,放进了旅行包中。接着,又从包中取出隐身斗篷,披在身上,然后长舒了一口气。

我慌忙打开仓库,将水瓶实体化后递给她。骑士微笑着说了声“谢谢”,然后接了过去。之后又取出我和亚丝娜的份,三人就这么并排咕咚咕咚地喝水。我虽然有种想要用左手扶腰的冲动,但两位女士看起来不会让我这么做,只好作罢。

我收好半空的瓶子,再次放入了仓库。只要负重上限允许,无论多少食物和水,玩家都可以收入窗口中。不过无法使用“幻书之术”的精灵们,只能把所有行李都实体化来搬运。

人类NPC也是这样,因此被摩尔提杀害的塞隆才在长袍下面藏了那么多金币银币。

不愧是领主,钱包真大啊……我正漫无边际想着这些无所谓的事,突然灵光一闪。按照这个逻辑,那么在从我们这里夺走的黄金钥匙的时候,掉落的那把铁钥匙……塞隆是一直随身携带这把钥匙,还是因为有必要才从官邸中带出的呢?如果是后者的话,就可以推测塞隆本打算将我和亚丝娜麻痹之后,带到需要用这把铁钥匙的地方。

封测时期我一个人解决麻痹事件的时候,身为帕伊萨古鲁斯的仆人兼秘密弟子的女性赛雅诺在斯塔奇翁的小巷里救了我,所以我并不知道马车的目的地。之后,直到连续任务的最后,那把铁钥匙都没有登场过。恐怕这次如果摩尔提没有杀死塞隆的话,我们也不会有机会见到那把铁钥匙。

也就是说,现在躺在我的仓库里的那把钥匙,是只有在任务途中塞隆死亡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的道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斯塔奇翁的诅咒”这个任务,可能,原本就设定了塞隆死亡的任务线。

我不经意地翻动着仍未关闭的仓库窗口,握紧了想要找寻那把铁钥匙的右手。现在不能再想诅咒任务了,必须集中精力完成“玛瑙的秘钥”。斯塔奇翁随时都可以返回,而且如果基兹梅尔真的知道渡过塔尔法湖的方法,那么就有很大机会追上只能逆时针穿过区域的攻略集团。

“……好,那差不多可以……”

……出发了。话刚说了一半,我就注意到亚丝娜和基兹梅尔正站在一颗巨大的仙人掌前,背对着我在偷偷搞些什么。走过去一看,发现两人正在从仙人掌尖刺的间隙里摘下红色的小东西,然后塞进嘴里。

“啊!你们在吃什么!”

亚丝娜看了一眼大喊大叫的我,然后什么也没说,继续她的采食行动。不仅如此,现在左右手同时开工,用两倍的速度摘着红色的东西。

不服输的我绕到了仙人球的对面,注视着长近十厘米的尖刺根部,看到了一些零星的红色。避开尖刺,我小心地将手指插入,捏出了一个东西,是直径两厘米左右的圆形果实。我战战兢兢地将果实放入口中,咬碎的一瞬间,冰凉甘甜又略带酸味的果汁像碳酸一样在口中迸发,顿时让我陶醉不已。

这个味道已经超越了B级食材的人鱼红薯了!我如此确信,想要再摘一个果实。不过似乎因为我的手比亚丝娜她们大一些,采摘的速度比不上她们。我费劲地摘下第三颗时,亚丝娜已经从仙人球侧面绕了过来。

这样下去我的份也会被吃掉!就在我惊恐的时候,正要摘第四颗的手抖了一下,指尖猛地碰到了尖刺。

“好痛!!”

实际上与战斗时一样,几乎没有什么痛感,但我还是反射性地收回了手。亚丝娜趁机啪地一下摘下了那颗果实,然后吧唧吞了下去。

结果,在我只吃了十颗左右的时候,仙人掌果实就被摘没了。面对一脸满足的两人,我抱怨道:

“太过分了,吃之前告诉我一声也好啊……”

“哈哈,抱歉,桐人。”

或许仙人掌果实有什么治愈效果吧,基兹梅尔已经完全恢复了精神,她笑着说道:

“这个‘赛尔希安树’的果实虽然是最高级的美味,不过一年只开花结果一次,而且季节不固定,开花后三十分钟所有果实就会弹飞。所以发现已经结果的时候就必须赶快吃掉。”

“三、三十分钟……?”

我重复道,然后看了一圈红褐色的荒野。视野内虽然分布着上百棵仙人掌,但是一年有8760个小时,也就是525600分钟,如果果实只在这当中随机的三十分钟里结成,能发现结果的仙人掌的概率的确是低到令人绝望。不管果实再怎么美味,也不可能为此每日都在荒野中徘徊,或许刚才那次就是最初也是最后的邂逅了……我惊觉道,朝现在还沉浸在饱食余韵中的临时搭挡问道:

“那个,亚丝娜小姐?”

“呼唔…………什么事?”

“仙人掌果实,你吃了几个?”

“四五十个吧。不过完全没吃够呢……我想吃满满一缸。”

“可恶……!”

果然必须找时间再来吃一次,我在心里默默发誓。基兹梅尔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来吧,差不多该出发了。到了这里,已经不会出现麻烦的虫类怪物了。”

正如基兹梅尔所说,丘陵地带刷新的怪物以野狼(Coyote)和蜥蜴

为主,无论哪种都不带毒,毫不费力就能打倒。

因此,在剩下的两公里行程中,基兹梅尔为我们讲起了亚丝娜曾询问过的妹妹提尔涅尔的事。

小时候,她曾在第九层王都近郊的湖泊中,独自一人乘小舟消失了整整一天。她在洗澡水里加了太多杜松精油,结果整整一周身上都是木香。她让基兹梅尔喝下了自己在药师课程中制作的强壮剂,结果头发变成了和树灵(Dryad)*一样的绿色,等等。

(注:原文为“ドライアド”,Dryad。德律阿得斯,是希腊神话中守护森林和树木的女神,宁芙的一种。)

这些故事逗得亚丝娜咯咯直笑,也勾起了我小时候跟妹妹直叶一起生活的回忆。但在脑海的一角,我还是不自觉地产生了一些不解风情的想法。如果基兹梅尔讲述的关于提尔涅尔的回忆全都是“设定”——是被赋予的记忆的话,那这一切都不过是Arugs的员工或者剧本作家构思的桥段而已。

但是,话又说回来,艾因格朗特中存在无数NPC,基兹梅尔不过是其中一人,如此详细的设定真的是被人赋予的么?说起过去的故事,骑士没有说得完的感觉,宛如把和提尔涅尔一起度过的岁月的每一天都记得清清楚楚。万一,不仅是基兹梅尔和约菲利斯子爵这样的特殊NPC,所有的NPC都存在同样的记忆的话……如此庞大的东西由人数有限的剧本作家创作而成终究是不可能的。

左耳听着基兹梅尔的回忆,右耳将高速运转的大脑产生的废热放出,就这么走了不到一个小时。终于,左右两侧的岩壁之间的距离收缩到了一公里左右,中间可以看到一片波光粼粼的水面。

 

weinxin
网站微博@ALfheimOL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博,第一时间获取资讯,与同好互动!
Heathcliff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12   其中:访客  12   博主  0

    • RootMenter 2

      新开一帖吗233

      • 三十山篱山 1

        大佬不带这么勤勉的

        • DuskScherzo 2

          年三十更新……大佬辛苦了[跪了]

          • Kob-Asuna 0

            直接把亚吃剩的面包塞到嘴里[允悲]

            • 恶魔与天使的刀锋 1

              大年三十,大佬辛苦,这真是最好的新年礼物~

              • stars stars 1

                这觉醒技能不会是打团长时延时死亡的伏笔吧

                • 天运 天运 2

                  辛苦了!!! 新年也更了

                  • 木木 2

                    辛苦了,表白翻译组大佬!
                    希望可以赶上川原,川原都到71啦 |・ω・`)

                    • 木木 2

                      突然想来催更๑乛◡乛๑

                      • 梦影寒雨 梦影寒雨 0

                        老哥帅,特别注册登录上来给你一个赞

                        • Floydxu 0

                          这个修马尔格亚之刺就是摩尔提用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