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刀剑神域 Progressive][006]黄金律的卡农(下)

9

目送丘扎克的四人踏上了密钥回收任务的旅途,我和亚丝娜面面相觑,无言地对视了五秒以上。

“…………塞隆先生之所以消失……是因为他被摩尔提他们杀了,对吧……?”

“…………他们说是一号的晚上吧。跟摩尔提和短刀使偷袭的日期时间都对得上……但是,这可能吗……?”

就在我们小声交换着意见的时候,坐在亚丝娜旁边的基兹梅尔微微地歪起了脑袋。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啊,就是我们在斯塔奇翁城接的Quest……那个,Quest是人族的词语,是‘委托’、‘任务’的意思……”

以此为开场白,我将“斯塔奇翁的诅咒”大致说明了一下。

十年前发生的杀人事件、消失的黄金魔方。我们接到领主塞隆的委托,前往邻镇斯里巴斯的废屋里搜索。然后在那里被突然现身的领主麻痹,在我们被扔进马车带走的途中,塞隆被杀了——。

基兹梅尔听罢,皱着细长的眉毛,缓缓地点了点头。

“——在你们来到这座城之前,发生了那样的事啊……。杀死人族领主的人,就是袭击你们的贼人吧?就是那个拿着堕精灵毒针的……”

“对,没错。”

“既然如此,就不能坐视不管了。——亚丝娜。”

骑士将身体转向右侧,对细剑使说道:

“虽然我很期待亚丝娜规划的休假方案,但在那之前,我们一起稍微调查点东西吧。就是你们拿到的那两把钥匙的使用方法。”

“诶……诶?”

亚丝娜一瞬间发出了惊讶的叫声,我也瞪大了双眼。

本来之前诅咒任务半途而废,就让我十分在意,要是现在能推进一点,我也没什么不情愿的。但是如果基兹梅尔要同行的话,那她就必须踏入主街区斯塔奇翁。我的嘴张了又闭,最终才向骑士问道:

“那个……基兹梅尔肯帮忙的话,那当然以一抵百,但是要进入人族的城市,你不要紧吗……?”

“没事,也不是说精灵进去就没法呼吸吧?我虽然没有进过人族的城市,但听说不少同族都因为好奇心或执行任务偷偷潜入过。原本‘大地断裂’之前,人族和亚人族也都是在各自的城镇间相互往来的。戴上兜帽的话,也不会被人注意到耳朵吧。“

“嘛、嘛,或许吧……”

——即使看不到耳朵,也能看到写着“黑精灵皇家守卫(Dark Elf Royal Guard)”的NPC颜色的指针啊……。

我如此想着,将视线投向搭档。然而亚丝娜不知为何露出一脸微笑,然后朝基兹梅尔点了点头。

“嗯,一起去吧!其实我今天也打算带基兹梅尔到斯塔奇翁逛逛的。”

“诶……诶诶诶!?”

这么叫的人当然是我。

“你的计划就是这个……?”

“不过,准确来说是斯塔奇翁的传送门啦。你看,精灵族的灵树只有三层以上才有吧?所以我想基兹梅尔和其他黑精灵,应该都没见过艾因格朗特的第一层和第二层吧。”

亚丝娜看向左侧,基兹梅尔重重点了点头。

“嗯,是这样的。虽然精灵族中也有人探索过连接上下层的天柱之塔,但也仅限于第三层以上……据我所知,自古以来应该从未有人踏入过第二层和第一层。要是能通过人族的门前往第一层的话,足以向身处第九层的亲人、同辈们炫耀一番了。还有总有一天能再见到的的提尔涅尔……”

听到基兹梅尔的话,亚丝娜维持着脸上的微笑,伸出左手,摸了摸骑士的后背。

虽然我也为这忧郁的气氛所感染,但同时却不由自主地东想西想。

关于指针的事,斯塔奇翁城内也有数百名NPC,对于一个个擦肩而过的NPC,玩家们不可能一一检查他们用英语显示的名字吧。不过也有需要担心的地方,那就是基兹梅尔作为NPC,究竟能否穿过传送门呢——迄今为止,我一次都没见过NPC使用各层主街区的传送门。

假如,我们三人同时走进传送门,却只有基兹梅尔一人无法传送、留在原地……不,那样的话,我和亚丝娜只要立即返回就行了。但还有更严重的事……例如系统出错,基兹梅尔一个人,或者我们三个全都被扔到了随机的坐标上,最坏的情况下,连基兹梅尔整个存在都会消失。这种可能性也不能说绝对没有。

“不……等等。”

考虑到突发状况的可能性,我在桌子下面打开了窗口。消息栏的收件记录中,仍残留着昨天在第四区域的洞窟前收到的信息。我点了一下这条消息,然后用回信功能发送了新的疑问。

 

“NPC在组队状态下通过传送门会怎么样?”

按照惯例,我干脆地省去了背景铺垫,提问了疑问。只用了三十秒,情报商阿尔戈便发来了回信。

“如果是任务NPC的话就会被踢出队伍。如果是花钱雇佣的护卫NPC的话就会跟过去。100c——附赠情报,FR的头阵现在正在第三区域的中央地带。”

虽然消息末尾再次标明了价格,但我也获得了想要的情报。大型城市里会有卫兵值班室,或是类似的设施,花费一定的金额就能在那里雇佣护卫NPC。我至今为止一次都没用过,也基本上没见到过正在利用护卫NPC的队伍。因此,也不知道带着护卫穿过传送门会发生什么事情。

基兹梅尔并不是因为我和亚丝娜向她付了钱才跟我门同行的,而且第六层的秘钥任务也已经结束了。也就是说,现在的基兹梅尔是出于本人意愿而与我们一起行动的,这属于阿尔戈的回信中提到的两种模式里的哪一种呢,我无法立刻做出判断。

但是,我们至少确定了,系统有考虑到NPC进入传送门的情况,被扔到随机坐标、基兹梅尔消失不见之类的事故应该不会发生。亚丝娜和基兹梅尔似乎正在谈论有关第九层的事,我抬起头,对她俩说道:

“我觉得,基兹梅尔大概是可以使用传送门的。既然决定了,就赶快出发吧。毕竟从这里到斯塔奇翁还挺远的……”

“嗯,没错。我随时都可以出发。”

“我也是!”

听到女性阵营的回答,我充满气势地站了起来。抢走亚丝娜吃剩的吐司碎片,将其送入口中,我走了起来。身后传来“太没礼貌了啊真是的!”的责骂声,我缩了缩脖子,不仅基兹梅尔,就连坐在沿路的餐桌旁的黑精灵女官们也轻轻地笑了起来。

 

据我估计,从加雷城到主街区斯塔奇翁,就算再怎么赶路,大概也要花上四个小时。就算尽力回避了野外的战斗,在隔断第二区域和第一区域的隧道迷宫里,也不得不与怪物一战,而且第一区域的中部是一片茂密的森林,那里还是未知地带,因此只能向西走,绕开这里,必须途经斯巴里斯镇。

虽然基兹梅尔花了十分钟才办好再次借出“碧叶披风”的手续,但我预测的四小时的路程已经缩短了一半。

第一个原因,是基兹梅尔这次也用了“维露莉(Virely)的水滴”,我们没有经过耗时长的隧道,而是在塔尔法湖水上漫步地移动到了第一区域。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基兹梅尔一到第一区域的大森林附近,就变得精神了1.5倍,她主张不从城镇走,而是横穿森林,不带一丝迷惘地带领着我们。而且,我们还绕了个远路,前往在森林深处发现的小型遗迹,打倒了头目(Boss)、获得了宝箱。要不是这样,估计只需要一个半小时就够了。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基兹梅尔那精湛纯熟的剑技。

前方的树木逐渐稀疏,远处纯白色的斯塔奇翁市区隐约可见。就在这时,亚丝娜以发自肺腑的赞叹声,询问着黑精灵:

“哇啊,城市近在眼前……。基兹梅尔,为什么你不看地图也能知道路呢?”

“你要是小看我了就不好了,亚丝娜。我们精灵,是绝不会在森林中迷路的。”

“诶诶诶,好厉害!”

亚丝娜的钦佩溢于言表,而我则想着“是和地图数据关联了吗……”这种不解风情的想法。就在这时,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昨天的冒险中的一个场景。

当我们为了获得玛瑙的秘钥而走进第四区域的迷宫时,基兹梅尔没有一丝犹豫,就用最短步骤解开了木格数量多达35个的十五拼图(Fifteen Puzzle)。

这不是用一句“因为是AI啊”就能解决的问题。包括寻找n×n谜题的最短步骤在内的NP困难问题,如果使用以往的计算机进行排列组合计算的话,必须要有强大的CPU性能。但是仔细一想,在迷宫的门上设置那个谜题的也是SAO的系统,所以系统应该知道最快的解法。如果那个时候,基兹梅尔并不是自己明白了步骤,而是关联到了系统内的解法……就像在森林中不会迷路的精灵们与地图数据关联一样。

我摇了摇头,跟在亚丝娜她们后面,走出了森林。前方是一片广阔的草原,时值隆冬,草原染上了些许褐色,草原尽头是斯塔奇翁阶梯状的的街道。

沐浴着柔和的日光,基兹梅尔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披上了深紫色的连帽斗篷——贵重的碧叶披风早已被收进旅行包里。她将斗篷在身前交叉,用槐树骑士团的徽章别起来,从外表上已经看不出是黑精灵了。

亚丝娜也披上了深红色的斗篷,我也想模仿她们,但是如果三个人都遮着脸,反而更引人注意。攻略集团现在正在遥远的第三区域——湿地地带,与巨大青蛙、巨大田鳖战斗吧,所以应该不会在斯塔奇翁遇到熟人。

我们笔直地穿过草原,在半路汇入了街道,从南门进入了圈内——在这之前,基兹梅尔停下脚步,仰望着以白色为基调的街区,喃喃道:

“好美……多么奇妙的城市啊……”

虽然我和亚丝娜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到处都是用二十厘米见方的石块搭建而成的斯塔奇翁的街区,看上去的确有些怪异。

“人族生活的大城市,全都是这样的吗?”

“没、没这回事!只有这座城市比较特别啦。”

亚丝娜连忙摇了摇头,试着解说:

“对了,之前说过黄金魔方从领主宅邸里消失了的故事吧?据说这座城市,全都是用和那个魔方一样大的木材和石头建造而成的。”

“哦……”

“来,别站在这种地方聊了,赶快进去吧。我已经饿了。”

多亏了基兹梅尔,我们抄了不少近路,现在的时间还不到十点,但是我感觉肚子已经空空如也了。在着手诅咒任务的调查前,让基兹梅尔尝试一下人族风味的蛋糕好像也不错……我这么想着,向着门走去。

虽然有些紧张,但是在跨过圈内和圈外的分界线、视野中出现 “INNER AREA”的标记时,基兹梅尔也毫无异样。看来她似乎看不到圈内标记。

广阔的大街上有不少玩家的身影,但看起来基本上都是从下层上来的观光客。和预想的一样,没有人把目光停留在基兹梅尔的黄色指针上。

我放松了几分,向两人提议道:

“先去附近的店里喝杯茶吧?然后用一早上调查领主的事,到了下午就用传送门到下面去。”

“赞成!”

“嗯,这样就好。”

征得了二人的同意,我们向着离南门不远的有着许多甜品的餐厅出发。从大路向西拐,我们并排走在有些狭窄的小道上。

基兹梅尔停下来了一会,一边用指尖抚摸着焦褐色的木块,一边说:

“……专门把木头切成这么大,堆积起来啊……。人族在思考一些奇怪的事呢……”

一瞬间,我和亚丝娜对视了一下。

精灵族是绝对不会去伐木的,不论是黑精灵还是森林精灵,就连堕落精灵也是如此。虽然建筑物和家具也有用到木材,但是他们只使用寿命耗尽的树木。

仔细想想,斯塔奇翁南部的住宅区,是一个在人族的城区中也让人感觉严重浪费木材的区域。一开始就带她到这里来,是不是不太好呢……我有些后悔,但是基兹梅尔看到我们的表情时,她眨了几下眼,然后露出了微笑。

 

“不,我不会抱怨什么的。精灵和人类,都有各自的生活方式。以前的我……不,所有的黑精灵从很久之前开始,就将精灵以外的种族蔑视为愚蠢的下等人。但是,至少我在与你们相遇、共同行动之后,知道了原来人族也有许多优点。说到底,在最初我即将输给森林精灵骑士的时候,帮助了我的桐人和亚丝娜也是人族……说不定也有这个原因呢……”

听到基兹梅尔温暖的话语后,我和亚丝娜再次对视了一眼,同时缩了缩脖子。

在发现拔剑对峙的两位精灵骑士的时候,我们选择了帮助基兹梅尔而不是森林精灵圣骑士(Forest Elven Hallowed Knight)。这其中最大的理由,是因为我在封闭测试时就是这样选择的。我们只不过是选择了比较熟悉流程的一方罢了。

然而,我在封测时期又为何选择了她呢。当时我并不是独行(Solo)玩家,而是与路人组成了四人小队,按理说不应由我一个人决定。但是在我的记忆中,他们并没有对我的提案提出反对意见,只用几秒就达成了一致。

因为剩下的三人也是男性,而基兹梅尔又是漂亮的大姐姐……或许是这样。但是在SAO以外的游戏和小说中,黑精灵常常是反派,选择帮助一看就像是正义骑士的森林精灵的可能性更大。

那时候,除了基兹梅尔是女性这个理由之外,我感受到了其他的什么吗?

“……那个啊,基兹梅尔。”

亚丝娜凑近骑士,低语道:

“我们在第三层帮助了基兹梅尔,是因为……”

她准备说什么呢,我有些慌乱,但是这个话题不得不暂时搁置了。基兹梅尔突然把亚丝娜的肩膀拉向自己,瞥了一眼我的身后,低声喊:

“来者何人!”

我立即回头,看向那个身手矫健的身影。

三米左右宽的小巷里,没有一个人影。因为这一带不是商业区,道路两旁都是紧闭着房门的民居。不管怎样聚精会神地观察,看到的都是绿色和黄色的指针,并没有不该出现的橙色指针……。

正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个娇小的身影仿佛从建筑物的影子里渗出一般,出现在眼前。他穿着灰色的连帽斗篷,无法判明真身,浮在头顶的颜色指针是代表着NPC身份的黄色。

基兹梅尔快速地握住了佩剑的剑柄,因此我也打算将右手伸向背后的爱剑。但是人影很快摇了摇头,用能让我们勉强听到的音量说:

“我没有加害于你们的意思。”

这是相当年幼的女性的声音——而且,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是在哪里呢……?我试着回溯记忆,却一时间想不起来。指针显示的名字是“Myia”,这名字似曾相识,又好像没见过……。

我陷入苦恼,旁边的基兹梅尔再次发问:

“你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们?”

基兹梅尔也戴着黑色斗篷的兜帽,因此对峙中的二人外表十分相似,只有身高完全不同。仔细一看,与比我还高一点的基兹梅尔相比,身穿灰色斗篷的女性的体格就像是小孩一般。

“我只是想和那位剑士大人说话而已。”

NPC如此回答,抬起左手,用纤细的手指直直地指向我的脸。

“诶……我?”

“剑士大人,您有和这个一样的东西吧?”

说着,一把拴着细绳的小钥匙从她的左手中垂了下来。这一次,我的印象总算清晰起来。

“桐人,那个是……”

听到亚丝娜的耳语后,我点了点头,打开储物栏,将三天前刚刚入手的道具实体化。那是被摩尔提杀害的塞隆掉落的两把钥匙之一——铁钥匙。

这上面果然也系着细绳,我拿起它,关掉窗口,学着NPC那样用右手拎起它。

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看似平平无奇的灰色钥匙“叮铃、叮铃……”地响起了微弱的声音,开始缓缓摇动。我移动视线,发现NPC手中垂下的钥匙也有着同样的反应。

“……你是谁?那把钥匙到底是……?”

这次换我提问,身穿灰色斗篷的NPC将钥匙放回怀中,走近了几步。虽然基兹梅尔还握着佩剑的剑柄,但她并没有要拔剑的意思。

“只要还拿着这把钥匙,在街上也不能保证安全。我们换个地方说吧。”

头顶着“Myia”字样的指针的NPC如此回答。我与亚丝娜、基兹梅尔交换了一下眼神。现在还没法排除这是陷阱的可能性,但是我们来到这个城市,正是为了调查塞隆留下的两把钥匙之谜,既然已经出现了线索就不可能视若无睹。

“我明白了。那应该去哪呢?”

做出判断的人是亚丝娜。NPC点了点头,环顾了一下四周之后,小声说:“请跟我来。”

身穿灰色斗篷的女性将我们带到了位于斯塔奇翁南城区西部的、地形最复杂的区域,那里有间小小的屋子。她没有用铁制钥匙,而是用另一把青铜色的钥匙打开了房门。我们进去之后,她再次窥视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小心地锁上门。

短短的走廊连接着客厅,明明才过十点,室内却相当昏暗。巨大的窗户被百叶窗遮住,阳光只能从仅有的几扇小窗照入。NPC点亮墙上的煤油灯,转过身来向我们道歉:

“对不起,我不能打开窗户。——我现在去泡茶。”

她这么说着,正要走向厨房,却被亚丝娜揪住了灰色的斗篷。

“没关系,请不要在意。比起这个,我希望能早点开始谈话。”

“……这样啊。”

NPC停下脚步,以手势示意我们坐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于是我们并排坐了下来。NPC坐在对面的扶手椅上,慢慢地摘下斗篷。

接着,亚丝娜轻轻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实际上我也同样吃惊。虽然从她的身高来看就觉得她应该相当年轻,但是看到相貌后才发现,这哪里是年轻,根本就是一个小孩子——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而已。以防万一,我还确认了一下她那从剪得短短的金发齐发中露出的耳朵,但她并不是精灵。

“我叫米娅。”

NPC突然自报姓名,我再次看向她的颜色指针。她的名字写作“Myia”,读作“米娅”。虽然简单,但是发音稍微有些不可思议。

“我是基兹梅尔,是一名骑士。”

仍然戴着兜帽的基兹梅尔报上姓名,我和亚丝娜也照做:

“我是桐人……是剑士,吧。”

“我是亚丝娜。也是剑士。”

“基兹梅尔小姐、桐人先生……还有亚丝娜小姐。这样称呼可以吗?”

只有这时候,米娅进行了一下NPC式的姓名发音确认,用带有少许灰色的绿色眼眸注视着我。

“桐人先生,您持有的那把铁钥匙,是从斯塔奇翁的领主——塞隆那里得到的吧。”

“是……是的。”

我表示肯定,然后突然注意到这种说法容易引起危险的误解。

“啊,但、但是绝对不是用武力强夺来的……那个,正确地说是捡到的……”

我慌张地补充了一句,而我身边的亚丝娜则冷静地反问道:

“米娅小姐。你……知道领主塞隆先生发生什么事了吗?”

“…………是的。”

米娅垂下长长的睫毛,轻轻点头。

“我是从领主馆的园丁特洛那里听说的。塞隆……我的父亲,在三天前的晚上被盗贼袭击,死在了城外……”

 

――――园丁?

――――父亲?

这两个词在我脑海里碰撞在一起,我花了一段时间才冷静下来。

知道塞隆领主去世了这件事的人,只有我、亚丝娜和基兹梅尔,还有摩尔提和短刀使,以及跟在塞隆身边的那个壮汉NPC。驾着马车离开的那位壮汉,应该就是名为特洛的园丁了吧。

这个先放在一边……面前的这位少女,刚才的确将塞隆称为“父亲”。如果她的话属实,那也就是说,她是已故领主的女儿。

在遭到摩尔提他们袭击的第二天早晨,亚丝娜问我“塞隆先生有亲人吗”,我回答说“我不记得那座宅邸里有他的妻子和孩子啊”。无论是封测时期还是这一次,我的确没有在领主宅邸见到塞隆的家人,但是那并不足以证明塞隆没有亲人。

“米娅小姐……是塞隆先生的女儿吗?”

我沉默地进行着思考,旁边的亚丝娜如此问道。米娅说着“是的”,点了点头。亚丝娜露出了有些犹豫的神色,向少女道歉:

“……对不起,米娅小姐。令尊被盗贼杀害的时候,我们在场。不,准确地说,盗贼的目标是我和桐人。塞隆先生只是被牵连进来的……”

听着她的话,我的脑袋有种要被一分为二的感觉。

米娅是NPC,和她进行对话应该也是“斯塔奇翁的诅咒”这个任务的剧本中的一部分。但是杀了塞隆的摩尔提是玩家,那出惨剧是与任务完全不同的突发事件。为什么只过了短短三天,这件事就被收录到剧本当中了呢?虽然塞隆的确在我和亚丝娜的面前死掉了,但是我原本以为马上就会有其他的塞隆重新出现在斯塔奇翁,不会影响我们以外的玩家继续进行任务的——。

“亚丝娜小姐不用道歉。”

虽然只有十岁,米娅的声音却略显成熟。听到她的声音,我抬起了不知不觉间低下的头。

“我从特洛那里听说了整件事。父亲打算对两位下毒,抓走你们……然后把你们关在领主宅邸的地下迷宫,把本该由他自己完成的使命,不,是赎罪,转移到你们身上……”

“赎罪……”

我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米娅用奇妙的绿色眼睛看着我。我下定决心,向NPC少女提出了问题:

“……你,知道你父亲所做的事吗……?”

“…………是的。”

米娅再次垂下眼帘,慢慢地点了点头。

“那件事情也是,前几天母亲告诉我了一切。”

“母、母亲……?”

我又鹦鹉学舌地反问了一次。米娅的母亲也就是塞隆的妻子……我呆呆地思考着,亚丝娜用手肘轻轻地撞了一下我的右臂,撞击的刺激让我的思路再次顺畅起来。十年前,塞隆有一位恋人。这件事我已经跟亚丝娜说过了吧。

“那个……你的母亲,难道是上任领主的弟……不,佣人吗……”

差点就把封测时期知道的“弟子”身份说漏嘴了,所幸米娅并没有惊讶的样子,她点头承认了。

“是的……。我母亲叫做赛雅诺,据说直到十年前一直侍奉着上任领主帕伊萨库鲁斯大人。”

赛雅诺。

我和她的相遇,是在四个月前的SAO封闭测试中。但是印象还很清晰,闭上眼睛马上就能回想起她凛然的面貌。这么一说,眼前的米娅与她有几分相像。

“斯塔奇翁的诅咒”这个任务,在正确的路线……不,现在已经搞不懂什么是正确答案了——在“封测时期的路线”中,我在斯里巴斯的隐居处被塞隆麻痹,然后被他装在麻袋里运到斯塔奇翁,是赛雅诺在小道里救了我。

她曾是领主宅邸的佣人,也是帕伊萨库鲁斯所认可的解谜高手,还是出色的剑士。在十年前的某个夜晚,她亲眼目睹了情绪激动的塞隆用黄金魔方砸死了帕伊萨库鲁斯。

本来,赛雅诺应该马上通知卫兵的,但是她纠结一番,决定还是缄口不言。因为赛雅诺是塞隆的恋人,而且塞隆之所以会杀死帕伊萨库鲁斯,是因为他没有让塞隆当接班人,而帕伊萨库鲁斯为了让赛雅诺成为下任领主,暗中对她进行指导。她趁塞隆走出房间的时候,带走了沾上血迹的魔方,把它封印在领主宅邸地下的试炼迷宫的最深处,将进入迷宫的钥匙放在斯里巴斯镇的隐居处,辞去了佣人的工作。

赛雅诺期望看到的,是塞隆对自己的罪行进行忏悔,向赛雅诺坦白一切。当初,她打算把钥匙的所在之处告诉塞隆,但是塞隆却把面目全非的尸体当做无名的旅行者,还宣称是帕伊萨库鲁斯杀了旅行者。结果,斯塔奇翁充满了诅咒的谜题,而且开始渐渐地向城外扩散。

在封闭测试时,我和赛雅诺偷偷潜入领主宅邸,与塞隆对峙,并成功说服了他。用金钥匙打开了领主宅邸的地下迷宫。三个人解开了众多谜题,打倒了本不该出现的灵体系怪物群,到达了最深处,与帕伊萨库鲁斯的怨灵进行谜题比赛,取得胜利后拿回了魔方,用圣水清洗之后,供奉在旅行者的(其实是帕伊萨库鲁斯的)墓前,接着亡灵再次出现,宽恕了塞隆……本来是这样一个大团圆的故事。

但是这一次,PK玩家摩尔提杀死了应该忏悔罪行、解开诅咒的塞隆。按照常识来说,这件事情应该只会影响到我和亚丝娜的任务,但现在不知为何波及到了全体玩家,塞隆从斯塔奇翁,不,从艾因格朗特消失了。

现在已经不能用和封测时期完全相同的步骤完成任务了。金钥匙在我这里,说不定可以进入领主宅邸的迷宫,拿回魔方。但是,仅仅只是这样真的能解开帕伊萨库鲁斯的诅咒吗?说到底,为什么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不是身为关键人物的赛雅诺,而是她的女儿米娅呢?

“……赛雅诺小姐……你的母亲,她现在在哪里呢……?”

我谨慎地问道,少女紧紧地抿着小小的嘴唇,轻轻地摇了摇头。把铁钥匙从衬衣领口拉出来,一边注视着钥匙,一边回答:

“……我不知道。母亲她,在知道父亲被杀了的第二天早上,只留了一封书信和这把钥匙就不见了。”

“信上写了什么……?”

“写了向我道歉的话,还有十年前发生在领主宅邸的旅行者事件的真相,以及,如果她回不来的话就拜托帕洛先生了……”

“帕洛先生……?”

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我这么想着,问了一句。回答我的不是米娅,而是亚丝娜。

“是那位和赛雅诺小姐同一时期在领主宅邸担任园丁的大叔。我们三天前向他打听过事情的。”

“啊,啊啊,是哦……”

我小声嘟哝着,米娅点点头,补充道:

“帕洛先生是现在担任园丁的特洛的父亲。十年前,我的父亲杀了前任领主帕伊萨库鲁斯大人……对外声称是帕伊萨库鲁斯大人杀了旅行者,然后消失不见了。那之后,包括母亲和帕洛先生在内,很多佣人离开了宅邸。但是特洛他语言学得很慢,父亲……新领主塞隆,想着他或许很难在城中谋生,就收养了他。”

“……这样啊……”

回想起那个出现在隐居处的壮汉,他的沉默寡言,还有对主人的顺从,塞隆或许并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吧……这么想着,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在令人喘不过气的沉默中,基兹梅尔冷静的声音打破了这番寂静。

“米娅。你之前说过,只要还拿着这把钥匙,在街上也不能保证安全。这是为什么呢?”

 

这一点的确很令人在意,但是现在这种两位NPC在没有剧本的情形下对话的事态,也让我十分紧张。他们真的能好好的进行对话吗,我这么想着,咽了一下口水——。

“……母亲留下这把钥匙和信、消失不见的那天晚上,我和母亲一直居住的广场附近的那座房子里,有小偷溜了进来。我听到声音后醒了过来,走向了客厅,看见身穿黑衣的小偷握着这把钥匙,他一看到我就拔出短剑就向我刺了过来……。那时,我想办法击退了盗贼,钥匙也夺了回来,但是就这样呆在那个房子里还是很危险的,所以我们马上就搬到了现在这个房子里。”

“哦?那这里是谁的房子?”

“父亲……塞隆领主被帕伊萨库鲁斯大人收为弟子、搬进领主宅邸之前,就住在这里。父亲一次都没有回到这里过,但母亲偶尔会带我来打扫打扫卫生。”

“原来如此……。那这么说,盗贼还不知道这所房子吧。”

在抱着胳膊的基兹梅尔的旁边,我小声嘟囔了一句“原来如此啊”。这里就是塞隆领主的故居啊。到处调查一下或许会发现什么东西——……等等,在那之前。

刚才米娅好像说了什么奇怪的事?

“等、等一下,米娅小姐。你刚刚说从手持短剑的盗贼那里夺回了钥匙……米娅小姐你是一个人打败了盗贼的吗?”

正当我回想着少女的台词时,亚丝娜探出身来问道。对,让我在意的就是这一点。虽然米娅简单地说她击退了盗贼,但十岁左右的女孩子真的能做得到吗?

我再次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娃娃头的少女。虽然她穿着像羽织一样的灰色斗篷,但纤细的身材一目了然。在膝盖上重叠的双手也像人偶一样小巧,别说剑了,她看起来连小刀都挥不动。

米娅对亚丝娜点点头,表情波澜不惊地说:

“是的,从小时候开始,我就和母亲……”

话还没说完,突然响起了坚硬物体粉碎的声音,在昏暗客厅深处的窗户被打破了。

“怎么了!?”

我一边喊着,一边想要站起来,只见一个黑色球体在地板上弹起,然后滚了过来。当看到这个和棒球差不多大的球体时,基兹梅尔紧张地大叫了一声:

“大家,快屏住呼吸!”

我下意识地吸了了一大口空气,闭上了嘴巴。与此同时,球裂成了两半,滚滚紫烟从中涌出。

——怎么又是毒气啊!

我在脑内咒骂了一句,把背上的黄昏之剑(Sword of Eventide)+3拔了出来。虽然不清楚毒的种类,但在这种任务中,不可能只是烟雾弹而已。

旁边的亚丝娜迅速地操作着窗口,将像是面具一样的道具实体化。这个皮制道具,是塞隆被杀后掉落的防毒面具。我本以为她会自己用上,没想到她越过了圆桌,把面具戴在米娅的小脸上。

紧接着,玻璃再次裂开。这次,巨大的双开窗户全部化为碎片,有两个黑色的人影从窗户冲进了室内。在地板上轻盈地前滚翻后站了起来,二人同时拔出了短小的弯刀。漂浮在头顶上方的指针是显眼的黄色,文本显示的是“Unknown Burglar(身份不明的入侵者)”。他们不是玩家,而是NPC。

当指向我们的、形似剃刀的利刃闪了一下的时候,我才总算回想起这里是在街上。

战斗事件——应该是这样吧,但是这所房子属于犯罪防止代码圈内。怪物无法进入圈内,玩家的HP也是完全被保护的,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减少一丁点。这难道不是SAO的绝对规则吗?

……不对。

玩家对玩家的攻击属于犯罪,但NPC按照剧本攻击玩家也能称作犯罪吗?虽然我目前还没经历过这种情况,但是在圈内作为任务的一环,发生了战斗事件的情况下,代码就不一定会保护我们了。

我很想向着桌子对面的亚丝娜和米娅大喊“后退!”,但是因为屏住了呼吸,所以无法这么做。半透明的紫烟已经达到了我的脸所在的高度,在吸入的一瞬间,就会被施上好几个减益效果(Debuff)吧。就算代码失效,如果只是持续掉血这种程度的话,大口大口地喝下药水也能撑过去,但是要是这次也是麻痹毒,那下场就惨不忍睹了。所以我只能通过手势尽量表达意思,并架起爱剑,走上前去。

接着,右侧的基兹梅尔拔出佩剑站了起来。虽然她应该装备着超稀有的解毒戒指,但在被毒烟笼罩的状态下,这种道具也派不上什么用场。

闯进房间的黑衣人们用布蒙着头,不留一丝空隙。而且,他们装备着与塞隆的道具有着不同设计的防毒面具,以至于完全看不见他们的长相。

两人架起锃亮的漆黑弯刀,但并没有立刻袭击过来。那是当然,因为再等个三、四十秒,我们就无法坚持屏息了。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在那之前把敌人解决掉。我和基兹梅尔进行了片刻的眼神交流,同时蹬了一下地面。下一秒,戴着黑面罩的盗贼也冲了过来。

在弯刀与剑相撞的瞬间,敌人的指针变成了鲜红色。在20级的我的眼里,映出了相当浓重的颜色。这种剑拔弩张的压力,足以与之前在第四层加雷城和强敌森林精灵下位骑士(Forest Elven Inferior Knight)交战时相匹敌。

我咬紧牙关,拼命想要逼退敌人的刀刃,但很快就感到呼吸变得困难起来。旁边的基兹梅尔手中的佩剑也迸发出火花,但即使有着精英骑士的实力,似乎也没法一口气降服敌人。如果不想办法打破这种僵局的话,就要败给毒气了…………

“桐人先生,基兹梅尔小姐,从内侧避开!”

背后突然响起了年幼又凛然的声音。我反射性地将身体向右转,一道鲜艳的朱红色闪光擦过我的左臂。

砰砰!巨大的冲击声接连响起,黑衣盗贼的胸膛上迸发出三道光效,然后消失在空气中。紧接着,与基兹梅尔剑锋相对的盗贼也遭到了一模一样的攻击,撞在了客厅里侧的墙上。

协助了基兹梅尔的是亚丝娜,帮助了我的则是——米娅。她使用的剑技和亚丝娜一样,是细剑三连刺三角连击(Triangular)。

我大吃一惊,俯视着手持稍短的高级西洋剑、脸戴皮革面具的少女,但我马上就把视线移回到前方。绝对不能浪费这个机会。为了给跌倒状态的敌人施加更多攻击,我和基兹梅尔一起跳了起来。

然而,两个盗贼一起把左手放在腰上,从皮带里抽出什么东西扔了过来。虽然我努力用剑弹开了,但在这个空当里,黑衣人们迅速地站了起来,一个熟练的后空翻,从破碎的窗户逃走了。

咻哒哒哒……脚步声渐渐远去。想逃吗!我在脑内大声喊道,越过窗户来到房子的后院。屏气快要到极限了,我一边拼命地向肺里吸入新鲜的空气,一边穿过敞开的木门,快速地环视周围,白天的后街却没有一个人影,也没有看到红色的指针。

“……逃走了啊。”

这句话从背后传来,我回过头去,只见黑精灵骑士表情沉重地站在那里。我点点头,我们回到院子里,紧紧地关上了木门。

“从他们逃跑的速度来看,应该相当熟练……。有基兹梅尔在真是太好了。嘛,把基兹梅尔也牵连进来了啊。”

听到我的话,骑士面不改色地摇了摇头。

“不,看来并非如此。”

“诶……?”

 “斯塔奇翁的诅咒”只不过是由于人族之间的纠葛而引发的事件,与精灵族没有任何关系……正当我打算这么说的时候,基兹梅尔拿出了一个细长的东西,递到我的面前。当我一边想着“是盗贼逃走之前扔出的投针吗”,一边将目光聚焦在这个东西上的一瞬间,我吃惊地张大了嘴。

那是因为,基兹梅尔修长的手指所捏着的,不是其他的东西,正是六角螺旋构造的禁忌的毒针——“修玛尔格亚之刺”。

 

我最先考虑的,就是逃走的黑衣人覆面之下会不会是摩尔提和短刀使,但那不太可能。他们的指针在变红之前是黄色,跟基兹梅尔的一样。而且如果是玩家的话,也不应该变成红色,而是变成橙色。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两个人究竟是——。

“那些家伙们拿的半月形刀我有印象。”

就在我呆立不动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基兹梅尔低沉的声音。

“那是堕精灵的暗杀者使用的剑。”

“……堕精灵,是指堕落精灵(Fallen Elf)?”

听到我这个多余的问题,骑士轻轻皱了皱眉:

“喂喂,振作点桐人。艾因格朗特中可没有堕落哥布林或堕落兽人啊。”

我倒宁可是它们——我在脑中吐槽着,僵硬地点了点头。

“啊……啊啊,嗯,说的是啊。但是……为什么堕落精灵会出现在这里?这个任……事件,明明跟精灵毫无关系啊……”

“嗯,确实。虽然也有可能是从加雷城尾随我而来的,但那样的话不必等到了人族的城镇之后才动手袭击,在我们穿过荒野和森林的时候就有机会。”

面对这番确切的推论,我只能点头。但是,那样的话,他们的目的就是——

我转过头,看到亚丝娜和米娅从破窗右侧的后门走进来。亚丝娜的右手仍提着骑士轻剑(Chivalric Rapier),保持着高度警戒模式,快速地环视了一下四周。另一边,米娅的头上也仍带着防毒面具。刚才放出“三角连击(Triangular)”的细剑,现在正收在灰色斗篷内侧的剑鞘中。

少女迈着碎步走来,虽然刚刚遭受袭击,但她的语气十分平静。她似乎听到了我和基兹梅尔的对话,斩钉截铁地说着。因为面具的关系,声音多少有些模糊,但还不至于听不清。

“刚才那些家伙,与前天潜入我家的小偷打扮相同。我想,他们这次也是瞄准母亲留下的钥匙而来的。”

“…………是、是吗……”

也就是说,米娅这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子,单枪匹马地就击退了对手——那可不是什么毛贼,而是堕落精灵的密侦或暗杀者。不过,看到刚才比起亚丝娜也毫不逊色的高超剑技,姑且也能接受……不,果然还是太困难了。单看年龄的话,她也就跟第一层韧炼之剑(Anneal Blade)的任务中遇见的病弱少女阿加莎相差了一两岁而已。

但是现在,比起消除疑问,还有更要紧的事情。我从腰包中取出铁钥匙,举到跟米娅戴着的皮面具同样的高度。挂在少女脖子上的另一把钥匙立即有了反应,发出了轻微的共鸣声。我盯着钥匙问道:

“米娅,这是什么钥匙?你知道应该在哪里使用吗……?”

“不知道……”

少女摇了摇头,但紧接着说:

“母亲的信里只提到这是跟父亲有关的旧物,要小心保管。要是之前知道会被危险的人盯上的话,我就不会放在身边了。”

“是吗……”

看来,如果不找到失踪的母亲赛亚诺,就什么都搞不清啊。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基兹梅尔俯下身子,向米娅说道:

“米娅,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呢?在后门的路上,从被我察觉前就跟在我们后面了吧?”

“是的……做出这种奇怪的举动,真的很抱歉。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大家是不是小偷的同伴……”

“不,我并不是在责怪你。在你所处的状况下这么做是理所当然的。”

听到基兹梅尔温柔的语气,米娅带着面具的小脸微微点了点,然后用可爱的右手隔着衬衫,轻抚胸口。

“……母亲留下的钥匙,跟桐人先生手里的那把父亲随身携带的钥匙之间会相互吸引。就算相隔一段距离,两把钥匙相向而对的话就会有微弱的震动。”

“诶,真的吗……?”

我稍微调整了一下手中的钥匙的高度和角度,让它跟米娅脖子里垂下的钥匙正对。的确,绳子下端的钥匙立即小幅振动了起来。可能是同样感受到了震动,米娅的身体也微微晃了晃。

看起来两把钥匙之间有相互感知的功能,它们通过震动确定方向,通过共鸣声确定距离。只要明白了这一点,想在熙熙攘攘的斯塔奇翁城中发现我们也不是很困难。然而,即使知道了这个,也仍然无法知道这两把钥匙究竟对应的是哪里的钥匙孔。而且,为何本应毫无关系的堕落精灵也盯上了这把钥匙?

“我说,桐人。”

保持着把手放在米娅左肩上的姿势,亚丝娜盯着作为塞隆遗物的那把钥匙仔细看了看,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说道:

“在斯里巴斯的隐居处发现的金钥匙,跟那把铁钥匙之间没有反应吗?”

“诶?那个,不清楚……”

我歪起头,打开了窗口。从储物栏的重要物品栏中将金钥匙取了出来,还顺便查看了一下任务日志,发现最新的文本仍是“斯塔奇翁的领主塞隆被盗贼所杀。必须找到遗留的两把钥匙的使用之处”,跟之前没有丝毫变化。

说起来这东西到底是谁写的啊……我将这一疑问吞回肚里,然后关闭了窗口。接着,我将右手中的铁钥匙垂下,金钥匙由于没有拴绳只能用左手捏着,然后将两把钥匙相互靠近。但不管靠近还是远离,钥匙都没有丝毫震动发声的迹象。

然而,将它们并排时才发现,两把钥匙除颜色之外十分相似。艾因格朗特中出现的钥匙都是跟幻想世界相衬的那种凸块锁,所以也可以说每把钥匙都很相似,但这两把却连钥匙头的设计和齿部凹凸都有很多相同之处。

(注:Warded Lock,凸块锁。是古代罗马时期制作出来的,现在在挂锁,还有简单的背包上的锁仍然在使用。锁内部有一个叫做凸块的障碍,如果是正确的钥匙,就可以通过钥匙上的空隙形状,不碰到凸块顺利地转动。)

“那个……”

听到细小的声音,我切换了视线的焦点,看到米娅上前一步,正透过皮面具目不转睛地仰视着金钥匙。

“那把金色的钥匙,是十年前母亲从领主宅邸带走的吗?”

“啊……嗯,应该是的。我们在斯里巴斯镇的帕伊萨古鲁斯的隐居处找到的。”

“说不定……”

米娅欲言又止,然后小声接道:

“说不定母亲是去寻找这把钥匙了。”

“诶……”

我不禁哑然,站在米娅背后的亚丝娜则代替我点了点头。

“这样啊,有可能呢。园丁特洛先生虽然对塞隆惟命是从,也知道将我们麻痹之后关入领主宅邸的地下迷宫的命令,但他或许并未被告知目的。这样的话,他可能就无法向赛雅诺小姐说明金钥匙的情况了……”

“嗯,母亲消失前的那个晚上,特洛先生曾来过我家。当时我就在场,但特洛先生并未说起钥匙的事。”

“也就是说……赛雅诺小姐是去了斯里巴斯的隐居处吗?不,没有这把钥匙就无法打开地下迷宫,所以她应该知道钥匙已经被拿走了啊。塞隆被杀后,有可能持有钥匙的只有盗贼和我们……也就是说,赛雅诺小姐这三天一直都在寻找我们……?”

针对我的这番推论,基兹梅尔提出异议:

“不,或许不是。持有金钥匙的人应该也有铁钥匙,赛雅诺阁下知道两把钥匙之间有感应,所以如果要寻找现在拿着钥匙的人的话,她就不会把其中一把铁钥匙放在家里了。”

“啊,啊啊……说的也是……”

确实,把钥匙留下,就相当于不带龙珠雷达去寻找龙珠。这样的话赛雅诺究竟去哪了……

“桐人,再好好想想。”

基兹梅尔再次用姐姐——或者说是老师的语气呼唤着我的名字。而我则一脸茫然地回答:

“诶?想什么?”

“钥匙这种东西,只有它一个是派不上用场的。被带走的钥匙,必然有其可以使用的地方吧?”

 

“啊……原、原来如此。”

我嘟囔着,仰望北方的天空。木块搭成的住宅整齐排列在后街两侧,越过房顶,能够瞥见耸立在斯塔奇翁北端的白色墙体的领主宅邸。

赛雅诺听过园丁特洛的话之后,大概推测出了盗贼们是为了强行夺走金钥匙才袭击塞隆的吧。实际上摩尔提他们的目标不是金钥匙,而是我和亚丝娜的性命,但是没有PK集团相关知识的赛雅诺不可能明白这一点。

如果要寻找夺走金钥匙的盗贼的话,确实不需要铁制钥匙。另一方面,虽然可能性很低,不过万一金钥匙和铁钥匙在不同的人手里的话,就是白跑一趟了。相比起来,像基兹梅尔说的那样,埋伏在盗贼会使用钥匙的地方更可靠一点。

在封测时代与我共同战斗的她,是位聪明且坚忍不拔的剑士。因此在她消失后的三天内,她很有可能一直藏身于领主宅邸的地下迷宫入口附近,等待着盗贼们。但是很遗憾,那不过是白费功夫而已。金钥匙还在我的手中,而且摩尔提他们对钥匙和魔方都没有兴趣。

“……要是赛雅诺小姐在领主宅邸的话,得快点和她汇合之后说明情况才行……”

听到我的话,基兹梅尔和亚丝娜马上点了点头,但米娅依然保持着沉默。几秒之后,她戴着面具的脸稍稍扬起,用勉强才能听到的音量问:

“桐人先生,还有亚丝娜小姐……我的父亲欺骗了你们,甚至下毒绑架你们,还打算强迫你们去完成危险的任务。这是恶有恶报……他在半路上遭到盗贼袭击而丧命,也可以说是天谴吧。即使我的母亲要去为父亲报仇,各位也没有要帮忙的道理。我也只是想警告你们小心危险而已……然而,为什么要为我们做到这种地步呢?”

“这……这个嘛……”

少女言之有理,我一时无法回答。

虽然我曾被赛雅诺帮助过,可那不过是封闭测试时期的事而已。这个世界的她没见过我,也不知道我的名字,况且塞隆还用毒麻痹了我和亚丝娜,把我们装进袋子里,更没有理由让我们帮助她为塞隆复仇。虽说“斯塔奇翁的诅咒”这个任务还在进行,但跟米娅说了她也不会明白,就连我自己也已经觉得任务的正确展开无所谓了。

正在我迷茫着如何解释的时候——。

“跟道理和常理无关哦。”

亚丝娜绕到米娅面前,弯下腰说道。

“米娅小姐是打算来提醒我们有危险的吧。既然这样,你有困难的时候,我们当然也要帮忙。你现在很担心你母亲吧?”

“…………”

米娅再次沉默了几秒,然后重重点头。

“……是的。那个……谢谢你们,亚丝娜小姐、桐人先生、基兹梅尔小姐。”

“不用客气。刚才来偷袭的那群人,和我也孽缘不浅……”

基兹梅尔微笑着如此回答,轻轻歪了歪头。

“说起来,米娅,你要戴着那副面具到什么时候?毒气已经消散了。”

“啊……是呢……”

米娅点点头,将双手举到面具两侧,又把视线转向亚丝娜。

“那个,亚丝娜小姐。这个面具,能再借给我一段时间吗?”

“诶……?当然没关系啦,不过不会觉得闷吗?”

“没关系。戴上这个,总觉得非常安心。”

“是、是吗……”

亚丝娜依然有些疑惑地回答,但是突然停下了动作。我也能明白她此时的想法。米娅戴着的防毒面具是塞隆的遗物。被迫与父亲分离十年,连见面都是奢望。对于这样的十岁少女来说,如果父亲的气息能够给她带来些许安宁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强行要她摘下的……即使这么做让难得的美少女剑士的外表变得有些逊色也没关系。

亚丝娜又点了点头,迅速站起身来,用右手轻抚着米娅的背部说:

“那我们就一起去领主馆吧,你的母亲肯定在那里。”

“好的!”

就在米娅干脆地答应之后。

浮在我的视野左上方的三个HP栏下方出现了第四个HP栏。我刚一看到Myia这个名字旁边显示的数字时,差点就要忍不住大叫“到怎事”——“到底怎么回事”的简略说法了。

现在,我的等级是20,亚丝娜是19。基兹梅尔在第五层与我们分别之后等级似乎也有所提升,升到了21——然后,米娅的等级是23。

与同等级的NPC和怪物相比,基兹梅尔是拥有强化了基础数值的精英NPC,因此无法单纯地将二人进行比较。但是,米娅的战斗力至少与基兹梅尔相同。

——没被认为是杀死塞隆的犯人真是太好了。

——话说,最近NPC队员越来越多了啊。

我考虑着这些,迈出有些僵硬的脚步,穿过木门来到了后街。

 

weinxin
网站微博@ALfheimOL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博,第一时间获取资讯,与同好互动!
Heathcliff
刀剑神域 磁铁夹/冰箱贴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61   其中:访客  61   博主  0

    • avatar RootMenter 3

      新开一帖吗233

      • avatar 三十山篱山 1

        大佬不带这么勤勉的

        • avatar DuskScherzo 2

          年三十更新……大佬辛苦了[跪了]

          • avatar Kob-Asuna 0

            直接把亚吃剩的面包塞到嘴里[允悲]

            • avatar 恶魔与天使的刀锋 1

              大年三十,大佬辛苦,这真是最好的新年礼物~

              • avatar stars 1

                这觉醒技能不会是打团长时延时死亡的伏笔吧

                • avatar 天运 3

                  辛苦了!!! 新年也更了

                  • avatar 木木 2

                    辛苦了,表白翻译组大佬!
                    希望可以赶上川原,川原都到71啦 |・ω・`)

                    • avatar 木木 2

                      突然想来催更๑乛◡乛๑

                      • avatar 梦影寒雨 1

                        老哥帅,特别注册登录上来给你一个赞

                        • avatar Floydxu 1

                          这个修马尔格亚之刺就是摩尔提用的啊

                          • avatar Floydxu 1

                            越来越看不懂了,节奏好慢一个任务两本书

                            • avatar EYST 1

                              总觉得川原在退步。。。

                              • avatar RootMenter 3

                                这下是福利回吧……一定是这样的吧!

                                • avatar BaymaxQ_Q 2

                                  好像微博短链接又抽风了。我这边这两天从微博进入你们网站老打不开,总显示空白页[允悲]

                                  • avatar a1b2c3d4 2

                                    感谢楼主翻译~~~ 呃……还有那个…我是刚注册的一位新人,有哪位大佬可以跟我说一下@Heathcliff大大發佈的包含小说19卷贴文的访问密码吗??? 我真的挺喜欢这部作品的,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告诉我QQ

                                      • avatar 加速的粒子 1

                                        @a1b2c3d4 那啥……你去刀剑百度贴吧里的置顶贴里去找吧

                                          • avatar a1b2c3d4 2

                                            @加速的粒子 @加速的粒子 呃……我去贴吧翻找了很久,真的没有找到,也有可能我疏忽了没看到,大大如果不方便说的话,可以给我那贴的连结让我再去找一次看看吗…… ? ??

                                            • avatar a1b2c3d4 2

                                              @加速的粒子 啊……为以防误会说一下,那个……其实我很早之前就知道贴吧有各卷翻译,只是最近版权问题满天飞,,所以想确保有另一个可以看的地方,所以才想问一下这里各卷翻译贴的访问密码

                                          • avatar Argonaut 3

                                            人活着就是为了SAOP啊(≧∇≦)/

                                            • avatar crow201700 0

                                              二刀流出現了!!!

                                              • avatar 天运 3

                                                二刀流……

                                                • 夜斗 夜斗 3

                                                  希望大大们能更快些o(≧o≦)o

                                                  • avatar ZRS茶 0

                                                    一直攒着舍不得看…

                                                    • avatar Code-12 3

                                                      这两大本狗粮吃饱了…_(:_」∠)_

                                                      • avatar Code-12 3

                                                        今天居然更了那么多!!勤勉!打call!

                                                        • avatar 江南月cxy 0

                                                          saop的漫画也好久没更新了,是不是考虑一下[二哈]

                                                          • avatar yude 0

                                                            感谢楼主翻译. 辛苦了!

                                                            • avatar Argonaut 3

                                                              哇突然更新美滋滋

                                                                • avatar 追影 0

                                                                  @Argonaut 是啊,每晚一刷看没有没更新,昨晚这突然一下有点措手不及

                                                                • avatar ~~黑の剑士~~ 0

                                                                  连更美滋滋

                                                                  • avatar EYST 1

                                                                    原文的链接爆炸了。。。

                                                                    • avatar BaymaxQ_Q 2

                                                                      试试转发

                                                                      • Wanderer-正 Wanderer-正 2

                                                                        大佬辛苦了

                                                                        • avatar 念旧 0

                                                                          大佬加油

                                                                          • avatar 黑云犬狼 2

                                                                            感谢翻译的五位大大[泪][泪]

                                                                            • avatar 日常卡机的羽毛 0

                                                                              辛苦了!

                                                                              • avatar Code-12 3

                                                                                一觉起来居然更完了!完结撒花!!辛苦了_(:_」∠)_

                                                                                • avatar Shinfa 2

                                                                                  完结撒花!辛苦大佬们~

                                                                                  • avatar 亚丝娜闪光史提西亚 1

                                                                                    完结撒花

                                                                                    • avatar 飞翔吧彩虹海 0

                                                                                      撒花完结!辛苦了

                                                                                      • avatar civilization 1

                                                                                        撒花撒花~各位老大辛苦了!

                                                                                        • avatar 天运 3

                                                                                          完結撒花!大佬辛苦了!

                                                                                          • 随风飘去 随风飘去 1

                                                                                            完结撒花!各位大佬辛苦了!期待下一卷!

                                                                                            • avatar 炎凉HaC 0

                                                                                              翻译辛苦!

                                                                                              • avatar kinaro 1

                                                                                                完结撒花!

                                                                                                • avatar 西莉卡 0

                                                                                                  太好了,等了很长时间了

                                                                                                  • avatar 剣の勇気 0

                                                                                                    SAOP-6完结撒花~静待下一份冒险和甜蜜

                                                                                                    • avatar 梦影寒雨 1

                                                                                                      感谢大佬!

                                                                                                      • avatar 梦影寒雨 1

                                                                                                        真真一点都不怠惰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 avatar Nolyah 1

                                                                                                          这页数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