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刀剑神域Progressive][006]黄金律的卡农(下)(更新68)

我脑海中被唤醒的,是划破黑暗的银色流星。

那并不是真正的流星,而是在第一层迷宫区深处,打倒强敌“废墟狗头人骑兵(Ruin Kobold Trooper)”的剑技发出的光芒。细剑(Rapier)的基本技能“线性攻击(Linear)”……使用者是,当时我连名字、甚至连她的存在都未曾知晓的细剑使(Fencer)。

细剑使打倒身穿重装备的狗头人后,倚靠着墙壁坐了下来。而我向细剑使搭的第一句话是“……刚才那个OVERKILL过度了吧”,毫无诗情画意。对方似乎没能理解我的意思,正当我要解释OVERKILL这个词的意思时,细剑使则无比冷淡地回答:“过剩又有什么问题吗?”

那就是我与如今的临时搭档亚丝娜的相遇。

那时候的亚丝娜,就连吃饭时都把兜帽得低低的,将与人的对话控制在最低限度之内,几乎从不展露笑容。我第一次见到她露出类似笑容的表情,是在……对,在打倒了第一层的楼层头目“狗头人领主伊尔方(Illfang the Kobold-Lord)”后,我为了激活(Activate)第二层的转移门,独自离开头目房间,她追上来的时候。

她对我说:“我在这个世界第一次找到了想要追求的东西。”当我询问她那是什么的时候,她只是微笑着回答了一句“秘密”。那天应该是十二月四日……现在则是一月四日。即使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我依然能够清晰地回忆起她的笑容。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忘记了汉堡肉的声音和香味……不,我甚至忘记了自己正在修炼“觉醒”技能,开始仔细地回想我与亚丝娜共同走过的旅程。

我们在第二层被卷入强化欺诈事件,为取回亚丝娜的风之花剑(Wind Fleuret)而四处奔波;在第三层与基兹梅尔相遇,展开了围绕着秘键的冒险;在第四层乘着命名为提尔涅尔号的凤尾船进行水上战斗;在第五层为了避免ALS与DKB的对抗,与寥寥数人一同攻略头目……我想,在这样的日常中,我和亚丝娜欢笑的次数都增加了不少。

我们被困在一旦死亡就宣告终结的死亡游戏中,这样的状况并没有任何改变。高达百层的艾因格朗特如今好不容易才攻略到第六层,未来依然希望渺茫。但即便如此,我们二人,有时加上基兹梅尔变成三人,也拼命地活到了现在。

我曾无数次濒临死亡,也曾因愤怒而发抖、因绝望而丧失信心……即便如此也依然能够向前迈进,这一定是因为亚丝娜在我身边。

我明白,这样的日子——我们的搭档关系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正因为我们在极限状况下相遇,我们才从彼此身上感受到了什么,选择了并肩作战。如果没有被卷入SAO事件的话,即使我和亚丝娜在现实中的哪条街道擦肩而过,恐怕我们两人也都不会停下脚步吧。

如今,我还不知道这种临时搭档关系会怎样结束。但是,即使我们不解散组队,那个时刻也迟早会到来。是我们的HP变成零后大脑被NerveGear破坏呢,还是通关死亡游戏后返回现实世界呢……只要我们还在最前线继续战斗下去, 就必然会迎来其中的一种结局。

因此,我并不想为自己对亚丝娜这名玩家抱有的感情下定义。我的任务是作为原封测玩家尽可能地对她倾囊相授,在必要的情况下一直守护在她身边。与我相比,亚丝娜蕴藏着更多才能和可能性。她一定能够超过DKB的林德和ALS的牙王、甚至是“骑士”迪亚贝尔,成为真正的领导者。我想,或许我被困在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守护她直到那时。

尽管如此,但我也并不是单纯地把自己当做盾或是弃子。我同样从亚丝娜那里得到了很多。像这样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浮现出了各种各样的情景。就连亚丝娜嘟着嘴、轻撞我侧腹的感觉,都变成了丰富多彩的记忆的一部分,给予了我活下去的力量。

直到被囚禁在这个世界……直到与亚丝娜相遇为止,我一直认为和其他人扯上关系只会带来麻烦。我在学校也不交朋友,甚至在自己与双亲、妹妹之间筑起一道墙,只通过网络寻求一时的安慰。

但是实际上,正是将我养育到十四岁的双亲、被我冷漠对待却一直倾慕着我的妹妹,还有至今为止遇到的所有人造就了我。不管什么人,都会给予他人一些东西,再从他人那里得到。连试图杀掉我和亚丝娜的摩尔提等人,一定也不例外。

我还不知道他们盯上我们的理由。摩尔提和被我们怀疑是ALS的乔的短剑使,以及他们的头领黑雨披男……或许那些家伙们有着他们的动机、情况,甚至是正义。

然而,我在对摩尔提使用“急咬(Rage Spike)”时,为了保护亚丝娜而选择了杀掉那家伙。准确地说,是黄昏之剑(Sword of Eventide)发动了命中(Accuracy)补正效果,正中了他的心脏。可是,尽管我知道他会因为穿透持续伤害在几秒之内死亡,也并没有拔出剑。

只有两只手的我,无法拯救所有人(玩家)。不管他们有什么理由,只要摩尔提他们还试图杀掉亚丝娜,不管多少次我都会拔剑相向。为了守护脑海深处那个向我展露的温柔微笑,无论什么我都会做……

“……很好,到此为止吧。”

即使听到了这句话,我也没能立刻睁开眼睛。

在辨识出声音的主人、又想起现在的情况之后,我抬起了低下的头。明明毫无已经过去了三小时的感觉,沙漏中的沙子却已经全部落进了底部。

“修行……结束了吗?”

我望向站在桌子对面的黑袍老人,用嘶哑的声音问。

“哼……嘛,算你捡了个便宜,我就认可你达成了觉醒术的修炼吧。原来如此,对人族小子来说,只有那个比刚出炉的肉饼更重要啊。”

老人的话像是完全看穿了我的想法一般。我抑制住了向他求证的打算,如果他详细地说出我的思考内容的话,就不仅仅是难为情的问题了。

之后我才意识到,当我再次确认自己要与摩尔提他们战斗的意志时,精神状态应该多少有些不稳定。但是老人那时候却没有“嘎啊啊——!”地大叫,或许是因为他真的监控着我的思考吧。

但是此时此刻,因为连续三小时考虑同一件事的反作用,我的思维已经无法运转了。我呆呆地望着浮在老人头上的金色“!”符号消失,准备从椅子上起身时,突然注意到铁盘里的汉堡肉依然保有温度。

“那个……修行也结束了,这个,吃了也……”

没问题吧。我正想这么问的时候,布夫鲁姆老人迅速地把铁盘拉到手边,断然拒绝道:

“不行!现在吃的话修行就白费了!”

“咦咦咦……?真的吗……?”

虽然我认为习得额外技能不过是系统上的问题,技能一旦出现在技能树上之后,就不可能因为吃了汉堡肉而消失。但是既然大贤者大人都如此断言的话,我也无法反驳。

有朝一日,我要和亚丝娜再度造访这个房间,然后绝对要吃上汉堡肉……我在心中如此发誓,站起身来。布夫鲁姆老人与我交换位置后坐下,立即将刀子伸向从我那里夺走的汉堡肉,冷淡地说:

“好了,快回去吧回去吧!还有,要是还打算来的话,别再从通风口进来了,要从正确入口进!”

“知道了知道了。”

我点点头,望着老人所说的“正确入口”,也就是左侧墙壁上的门扉。

这扇门应该通向加雷城的图书室。虽然从距离上来看从那边走比较近,但我还有事要在岩山上完成。

“那,我会再来的。这次受您照顾了,布夫鲁姆先生”

大贤者听完我的道谢,温和地回复说:“下次要拿三个红薯,不,拿四个红薯来啊。”

 

我离开了小房间,费劲地爬上位于南边道路中途的狭窄楼梯——不,是换气口,然后再次回到了岩山上。

窗口中显示的时间是早上六点十五分。外围开口的对面的广阔天空染上了深紫色,一缕鲜红的曙光正从东方升起。我深吸一口冰冷的空气,让有些呆滞的大脑再度运转起来。

 

weinxin
网站微博@ALfheimOL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博,第一时间获取资讯,与同好互动!
Heathcliff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12   其中:访客  12   博主  0

    • RootMenter 2

      新开一帖吗233

      • 三十山篱山 1

        大佬不带这么勤勉的

        • DuskScherzo 2

          年三十更新……大佬辛苦了[跪了]

          • Kob-Asuna 0

            直接把亚吃剩的面包塞到嘴里[允悲]

            • 恶魔与天使的刀锋 1

              大年三十,大佬辛苦,这真是最好的新年礼物~

              • stars stars 1

                这觉醒技能不会是打团长时延时死亡的伏笔吧

                • 天运 天运 2

                  辛苦了!!! 新年也更了

                  • 木木 2

                    辛苦了,表白翻译组大佬!
                    希望可以赶上川原,川原都到71啦 |・ω・`)

                    • 木木 2

                      突然想来催更๑乛◡乛๑

                      • 梦影寒雨 梦影寒雨 0

                        老哥帅,特别注册登录上来给你一个赞

                        • Floydxu 0

                          这个修马尔格亚之刺就是摩尔提用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