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川原砾][刀剑神域]黄金律的卡农(SAOP5)(1118更新)

1

尽管走出了传送门,空气依然冷得刺骨。

与以二次利用古代遗迹为构思的第五层主街区“卡尔路因”不同,艾因格朗特第六层主街区“斯塔奇翁”是一个连街角都十分整齐洁净的街道。主要的建材是一种有着像花岗岩一般的光泽的灰色石头,而且所有的建筑物上,都不留缝隙地贴着正好二十厘米的砖块,以纵横都是直线的样式堆砌而成。因此,在封闭测试期间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城镇的时候——

“呜哇……感觉好像游戏里的城镇啊……”

我和亚丝娜的这番感想完全相同。

“嘛,虽然本来就是在游戏里。”

我用斯塔奇翁城镇的惯例的冷笑话回答之后,亚丝娜用冷淡的眼神狠狠瞪了我一下,体感温度越发下降。我不由自主地拉紧了长外套的衣襟,然而这一举动并不能驱赶寒冷。虽说与现实世界的隆冬相比要好多了,但是一旦在意起了冷热之后,想要消除这种感觉就必须采取系统上的手段,这也是虚拟世界的麻烦之处。

二〇二三年一月一日,下午三点。

似乎是因为随着烟花活动的结束,最前线的正月氛围也所剩无几,因此斯塔奇翁的转移门广场上人影稀疏。长宽50米的空间里,只有干燥的北风呼啸而过。虽然我觉得身穿短裙的亚丝娜应该也很冷,但是她穿上了有皮毛的毛呢斗篷和白色连裤袜,已经具备了足够的耐寒装备。

――不,或者说,我感到寒冷的原因或许只是NerveGear产生的虚拟的冷感。

为了和亚丝娜两个人单独看烟花,我们来到了坐落于卡尔鲁因城镇东边的古城遗迹。在我一个人前往购买食物的时候,我被身份不明的“黑雨披男”袭击了。虽然古城在犯罪防止代码圈内,但是我听信了那个男人的花言巧语,以为那是圈外,被他骗到了真正属于圈外的某个地下楼层里。

就连提升了索敌技能的我也完全就没有发现他,黑雨披男迅速地绕到我的身后,一边将小刀捅进我的后背,一边小声地说着“It’s show time”。那个冰冷的声音……明明像是歌曲一样抑扬顿挫,却冷漠得让人读不到任何感情,直到现在还回荡在耳边。

在千钧一发之际,我发现了那个男人是在虚张声势,打算用圈内剑技连续攻击使他陷入眩晕,但是他用了我没见过的烟雾道具逃走了。我用尽全力返回亚丝娜所在的房间,在得知暂定搭档平安无事之后松了一口气,一下子抱了上去。虽然右侧腹吃了一记重重的勾拳,但是问题完全没有解决。

恐怕,黑雨披男是想要通过对决PK杀掉我的斧战士莫尔提的上级一样的存在吧。教唆小型公会“Legend Braves”进行装备强化欺诈、煽动攻略公会“Dragon Knights Brigade”和“艾因格朗特解放队”之间进行斗争的PK集团的首领。

无论是强化欺诈事件,还是两大公会冲突,通过我和亚丝娜介入,这两件事都没有发展成大事。我想正是因为如此,那个黑雨披男才会想要亲自排除我的存在吧。但是那帮家伙并非只因一次失败就会彻底放弃的家伙,今后也不得不对身边提高警戒。

接着,还有更大的一个问题。

那些家伙很有可能会像对我下手一样,紧盯着亚丝娜。只有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必须防范的。但是,我到现在都还没把被黑雨披男袭击的事情告诉亚丝娜。

当然,我也不打算一直保密。最迟在今晚入住旅馆之前,有必要详细地告诉她那个男人所有的言行举止,并再次提示她对人战的要点。但是登上第五层之后发生的那件事,直到现在都深深地映在我脑海。

对人战——也被称为对战和PvP,总之就是与玩家进行战斗,说想要听关于这种战斗的讲座的是亚丝娜。经过第四层与莫尔提的战斗之后,我也觉得这十分有必要,所以当场就答应了,然后在野外遗迹的一角,试着跟她进行了真正的对战。

但是,即使我们剑锋相指,亚丝娜也一动不动。她露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放下了剑,接着说道“我讨厌这样”。

我完全不认为亚丝娜没有PvP的才能。在第五层的遗迹迷宫里,她的爱剑Chivalric Rapier被PK集团的一位成员夺走的时候,利用沿路Mob将其拿回来的策略也非常巧妙。那种想象力,再加上知识和经验,在对人战中也能将她本来就出类拔萃的才能彻底地发挥出来吧。

但是,在SAO里——在现在这个死了就一切都结束了的死亡游戏化的艾因格朗特里,对人战在本质上就是相互厮杀。如果双方实力不分伯仲的话,能够毫不犹豫地夺走对方性命的那一方就会胜出。反过来说,只要能保持这种冷酷,就算局面危急也有可能逆转形势。

如果要给亚丝娜开展对人战小课堂的话,在传授我的小聪明之前,必须先告诉她要保持冷酷。当然,我也没有真的杀过玩家,但是如果为了保护自己的搭档不得不这么做的话,我觉得我也是能够做到的。不,我不是会对此产生犹豫的善良的人,应该这么说才对。

但是亚丝娜不一样。她比我温柔得多,有着远比我正直的灵魂。我不想对那样的人,说出要保持能够杀人的冷酷这样的话……。

“……呐,桐人。”

抬起不经意间低下的头,搭档一脸惊讶的表情浮现在我的面前。

“怎么突然一声不吭了?你该不会已经饿了吧。”

“不、不,没那回事……”

“那么,我要问第六层的第一个问题了,可以吗?”

“好,好的,请讲。”

虽然我马上就点了头,但是作为封测玩家,我能回答亚丝娜的问题的也只有进入这一层之后的四层半了。是吗,虽然发生了很多事,但是已经来到第六层了啊……对着事到如今才产生这般感概的我,细剑使提出了一个极其简单的问题。

“这是,什么?”

“啥?”

亚丝娜指着的,是面对面站着的我们俩的脚下。顺着纤细的手指向下看,铺在转移门广场上的灰色瓷砖映入我的眼帘。和建筑物上使用的石块一样,长度为二十厘米的矩形瓷砖也是平淡无奇的普通石材,但是上面以四比一的比例刻着1至9的阿拉伯数字。

“啊……啊啊,这个啊……”

我向后退了两步,像亚丝娜一样指着脚下。

“你看,这里的线是不是比较粗?”

“真的……”

“这个粗粗的线,把瓷砖按照九九八十一块分隔开。你那边没看到这样的线吗?”

“九乘九……”

亚丝娜小声嘀咕着,眨了三下眼之后,抬起了头,开心地笑了一下。

“啊——这样啊。这个,是数独游戏呢。我很擅长这个哦。诶——,广场的瓷砖变成谜题……了呢……”

(注:Number Place,数独游戏。源自18世纪瑞士的一种数学游戏。玩家需要根据9×9盘面上的已知数字,推理出所有剩余空格的数字,并满足每一行、每一列、每一个粗线宫(3*3)内的数字均含1-9,不重复。)

她的话语之所以逐渐减速,大概是因为她又环顾了一遍转移门广场。

这个宽阔的平面,长为精确的五十米,除了转移门所在的中央部分以外,地上紧密地贴满了二十厘米的矩形瓷砖。正因如此,数独游戏填空,也就是数独的提示数字,也无边无际地蔓延着。

“……这个,有多少个谜题呢?”

“如果和封测时一样的话,八十一块瓷砖一组,纵横各有二十七个。因为正中央的转移门那边没有,所以是二十七的平方减一,七百二十八个。”

“七百……”

 小声地重复了一遍,亚丝娜猛地将视线从脚下的数字上移开。

“虽然我有一瞬间想全部填完,但是现在不想这么做了。”

“回头是岸……”

不知为何,我用老年人NPC的口吻回答道。

“封测的时候,那些在这里沉迷数独、放弃楼层攻略的家伙,我们充满敬意地称呼他们为‘数独者’……”

“……比在第五层沉迷捡遗物的‘拾荒者’们更可悲的称号呢。——但是啊,把这么大规模的数独谜题全部解开了,不是应该有什么厉害的奖励才对吗?”

“嘛,的确会让人这么认为呢。”

 回到正常的语气,我重重地点头。

“我在封测时夜是这么想的,数独者们也深信如此呢。但是,这其实是一种十分讨厌的设定……每到凌晨零点,提示数字就会全部改变。”

“诶诶诶!?也就是说……要想全部解开的话,就必须在二十四小时里解完七百二十八个谜题吗?”

 亚丝娜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她扳着手指计算着。

“那个……这个光是看上去就让人感觉是最高难度了,不管怎么熟练的人都要花上二十分钟才能解开一个谜题。也就是说要解开七百二十八个,需要一万四千五百六十分钟……再除以六十,二百四十二小时四十分……”

心算的速度如此之快,已经不只是能说出“我很擅长”这番豪言的程度了。我在内心暗自佩服道,但是亚丝娜脸上的惊讶变成了错愕的神情,她大叫道:

“那不是要花上十天的时间吗!绝对做不到啊,这种东西,我可不会去解的哦!”

“也、也没人说让你去解啊……。——姑且不提这个,当时的数独者们最终选择通过分工来进行挑战,然而这样也没能赶上零点,听说在封闭测试的最后一天终于用上了禁忌的手段。”

“禁忌的手段……?”

“嗯。因为封测的时候是可以随便登进登出的,所以他们把提示数字的位置记下来,然后登出,用外界程序来解开……”

“啊——原来如此……”

亚丝娜露出苦笑,我向她宣告出了勇者们的故事的结局。

“于是,在测试结束的一小时前全部解开了。你看,在每八十一块瓷砖当中,是不是有一块的颜色比较浓?”

“啊,真的呢。”

“这个地方的数字,大概是什么线索。在战斗结束的时候,数独者们得到了七百二十八个关键数字……”

“嗯嗯。”

“结束了。”

“诶?”

“谁都不知道那些数字是干什么用的。据说在测试结束前的一小时里,还有在这个广场上拿着一条裤子,一边喊着数字一边手舞足蹈的数独者们的可怜身影。”

“…………”

错愕的神情变成了同情的表情,亚丝娜望着孤零零的石块和写有数字的地面。除此以外她什么也没说,而是在闭上眼睛一瞬间之后,挥动右手呼出了窗口。

“哇啊,已经三点多了呢。差不多该去旅店了,虽然DKB和ALS今天都睡过头了,但是我想在十点的时候出发去攻略呢。”

“这样啊……”

我点点头,我再次陷入之前的纠结。亚丝娜向我投来一个爽朗的笑容。

“那,我要提第二个问题了哦。你推荐的斯塔奇翁的旅店,在哪里?”

 

沿着和广场上的瓷砖大小相同的砖块铺成的路,向东走三分钟。

我带亚丝娜来的,是一家外表并没有什么特点的中型旅馆。在无论何处都是同一尺寸的砖头搭砌起来的斯塔奇翁,建筑的个性什么的本来就是似有似无的。

推开中规中矩的木门,我们在柜台分别登记入住。定了相邻的两个房间,我们走上了二楼。铺着八片二十厘米长的瓷砖的、长为一米六的走廊空无一人,没有看似能够藏身的地方。

从转移到六层的那一瞬间开始,直到来到这个房间,我一直都在警戒着周围的情况,并没有人尾随和监视——应该如此。之所以无法确定,是因为我推测在第五层袭击我的黑雨披男有着足以与我的索敌技能相匹敌的隐蔽技能。因此,今后不能太过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

一边隐隐感受着被紧盯的麻烦,我一边朝着走廊的尽头走去。亚丝娜的二〇一号房间是里面的拐角房间,我的二〇二号房间就在她房间的旁边。

在门口优雅地打了个哈欠,亚丝娜瞥了我一眼,然后说道:

“那个……早上八,不,九点,在楼下的餐厅集合可以吗?”

“可以。”

“那么,晚安,桐人”

轻轻挥了挥右手之后,亚丝娜握住了门把。但是,门把像是被按下一样,发出了沉重的声音,无视了亚丝娜的手。

“奇……奇怪?我的房间,是那边的吗……”

我两手抓住不停地眨着困倦的眼睛、打算往那边走的亚丝娜,让她停了下来。

“不,刚刚那边是对的。”

“诶……那为什么,打不开门?”

亚丝娜问到了点子上。艾因格朗特的旅馆基本上是没有房间钥匙这种东西的,而是把可玩性放在首位、规定只有租住房间的人(和他的同伴或队友)才能开关门。我和亚丝娜一直是组队状态,所以就算搞错了也应该能打开房间门才对。

亚丝娜露出一副半分惊讶半分睡意的表情,我向她走近,然后指着装在门上的房间号码牌。仔细一看,刻着“201”的正方形金属板被分成了四四一十六块,其他的小格也浅浅地刻着其他数字,只有右下角的一格是空白的。

“你看,你在那边也见过这个吧?”

听到我的话,亚丝娜眨了五次眼,然后回答道:

“啊……这个,是十五谜题……?”

(注:fifteen puzzle,十五谜题。是外国的益智游戏,从1开始在4*4的格子里面翻动,就会蹦出下一个数字,直至出来15还留一个空则为胜利)

“没错。但是数字不一样了,这个房间上的数字是零到十四。”

“…………难道说,只有拼完这个拼图,才能打开门吗?”

“Yes.”

“………………”

亚丝娜露出一副带着两分困意、两分惊讶、六分兴味索然的表情,我急忙接着解释。

“没,没事的没事的,这个是有攻略方法的……”

我向金属板伸出手,噼噼啪啪地一个个滑动着除了写有201字样以外的随机排列的小木块。

“你看,上面两排是从零到七这样简单的排列吧?接下来,把左下角的八和十二竖着依次摆好,再把旁边的九和十三摆好,剩下的就自然而然地……”

将写着十四的木块移动到规定的位置,门立刻发出了开锁的声音。这一次,在转动门把之后,门总算能推开了。

亚丝娜看到这番景象,

“……谢谢”

虽然嘴上如此说道,但是脸上却完全没有感谢的表情。毕竟是我把她带到这个旅馆来的,所以这也是情有可原的。尽管如此,斯塔奇翁也还真是那种太过较真的城市啊。

但是现在,比起这个城镇,不,比起这层楼的真相,还有更应该事先向她说明的事情。虽然亚丝娜看起来很困,我也快精疲力尽了,但是我绝对不想让自己事后后悔做出了“明天再说吧”这种判断。

“那,晚安……”

好不容易才能顺利进入房间的亚丝娜,我将音量提高了百分之五左右,叫住了她。

“……亚丝娜!”

“怎么了——?”

看着她睡意朦胧的眼神,我的罪恶感油然而生,但事到如今已经不能退缩了。

“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能稍微去你房间聊一下吗?”

“嗯……请进……”

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之后,亚丝娜脚步飘忽地走进了房间。在门自动锁上之前,我急急忙忙地赶了上去。

拐角处的201号房间里,东边和南边的墙壁上有很大的窗子,但是这个时间看不到平常那样的夜景。房间的面积大概有十六平方米*,里面摆放着一张小双人床、一套沙发和一张带台灯的写字台,配备了这些基本的家具。就连地上也将二十厘米加矩形的模式贯彻到底,纵横交错*地铺着深茶色的木质复合地板。

(*原文为“十畳”,意为十个榻榻米那么大。“畳”为日本量词,指榻榻米。一畳=1.6562平方米)

(*原文为“市松貼り”,是一种铺地板的方法。不按相同方向铺地板,而是将地板横向和纵向交叉着铺设。)

像是摆脱了地心引力一样,亚丝娜轻飘飘地走向床,然后“啪”地一声坐在床边,看起来仿佛一瞬间就要倒在床上一样,但她还是努力地保持着平衡,然后看向我。

“那么,你说的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啊…………。——重要的,事情?”

重复了一遍这个字眼,亚丝娜快速地眨了几下眼。

她突然睁大了眼睛,迅速环顾了一下房间之后,再一次注视着我。不知为何,她伸出左手拿了一个大枕头,然后紧紧抱在胸前,断断续续地说道:

“诶……等……重要的,事……等、等一下,我,那个,还没,准备好。”

不明白亚丝娜现在正在想象着什么,但是幸好她稍微清醒一点了,我向前走近了一步。

“可以吗,亚丝娜。”

“不,等,等等,稍微等一下。”

“不,等不了了。”

“诶诶。”

我进一步靠近快要把枕头扯破的亚丝娜,对她说道:

“亚丝娜……和我一起,做对人战的训练吧。”

“……………………哈?”

“我知道你讨厌PVP。但是,之后也会有由不得你的情况。在参加这一层的攻略之前,就算只有半天也好,来训练……”

“停。”

亚丝娜闪电般飞快地伸出右手,打断了我的话,然后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最终,她抱着枕头站了起来,点了点头。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是没法一直逃避下去的。关于特训的事我明白了。我才是,请你多多指教了。”

“啊……嗯,嗯。”

“但是,在那之前,先让我说一句。”

细剑使露出温柔的微笑,将枕头从左手换到右手,然后使劲的向我扔来——

“让人误解的话……太多了啊!!!!”

亚丝娜一边发出呐喊,一边像棒球联赛选手一样投出了一个利于侧旋的肩上投球。伴随着“嗖嗖”的声音,柔软的枕头对着我的脸强烈一击,然后发出了紫色的障碍光效。

亚丝娜喝了一口冰水,重新恢复理智。我向她简单说明了一下我在卡尔鲁因古城遗迹的遭遇。尽管亚丝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惊讶和愤怒,但是她考虑到我的心情,最终还是保持冷静,大体上接受了这个状况,再一次接受了对人战的训练。

因为这时已经三点四十分了,所以我们把早上的集合改成了九点半,然后我便离开了二〇一号房间。

走出门的那一刻,一直用意志力阻挡的瞌睡虫瞬间让我抬不起眼皮。但是,在打开自己的房间门之前,我还有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和二〇一号房间不同,二〇二的十五拼图有两个2,最后的木格就变成了13。拜它所赐,我出错了好多次,最后总算想办法用三十几秒解开了,我打开了门走进室内。一边摇摇晃晃地走着,一边卸下武器和防具,我脸朝着床倒了下去。

在离进入梦乡还有三秒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地想起。

——说起来,忘记和亚丝娜说这一层的主题是“解谜”了。

——话说,是什么让人误解啊。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Heathcliff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21   其中:访客  21   博主  0

    • ZRS红茶 0

      辛苦啦!

      • 芸叔 0

        所以第七层泳装福利预定?[吃瓜][吃瓜][吃瓜]abec岳父加油[二哈][二哈]

        • 渊赜 0

          感谢翻译[good]

          • 桜满祈 2

            翻译辛苦啦!太高兴了!

            • D丶成 1

              感谢大佬!翻译辛苦啦!

              • avatar 天运 1

                辛苦了!

                • 茶暖 茶暖 1

                  加油加油

                  • 七殺天凌 七殺天凌 4

                    听起来好可怜,那些数字应该是什么重大伏笔吧
                    PS.那个骑士团还是建议翻成医院骑士团吧,毕竟比较惯常的翻译。。。。善堂骑士团我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哪个年代的称呼啊 :!:

                    • avatar blackhawkfalled 1

                      总觉得香菜这一段以前看过。。但是忘记是哪里看到的了。。

                      • Kirito 1

                        dalao加油!(๑•॒̀ ູ॒•́๑)快翻快翻

                        • 苦口八礻 1

                          感觉这次节奏挺慢的,截止到现在出到9了……但还在商量旗子的事情…

                            • 苦口八礻 1

                              @苦口八礻 终于跟上作者进度啦!!丫的川原星期三更新后一直到星期六才更新,好慢啊!

                                • 苦口八礻 1

                                  @苦口八礻 作者网站今天晚上更新了13………
                                  仍然是节奏慢的不行……我都快怀疑saop5是否要写两本书了………
                                  别到时候又来个什么领主帮忙攻略boss→_→

                              • OBJ907 0

                                有一种水章节的感觉

                                • avatar 天运 1

                                  加油!加油!

                                  • Core' 1

                                    为汉化组疯狂打电话~

                                    • 桐ヶ谷和人 桐ヶ谷和人 2

                                      谢谢大佬!辛苦啦!

                                      • q3386943945 0

                                        有些流水账呀

                                        • 玛格特罗依德 0

                                          原来亚丝娜是现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