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SAO联合企划小说【Part.2 川原砾】

【下载链接】

此处为隐藏的内容!
发表评论并刷新,才能查看

=========================================

刀剑神域×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 VSⅡ

电击文库

作者:川原砾

==========================================

翻译:Chinyu°(@结城明日奈

图源:@传说の自由(@L0_自由

协力:@wangyitong1996 @咲Yura 

 

首发于SAO资讯网站alfheim.cc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

转载时,请注明以上信息,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

译者信息:

听川原讲量子,司波达也乱入。

物理不好,渣翻。第一次翻小说,有错误欢迎指正。

==========================================


 

 1.

  “呐,哥哥,量子计算机是什么?”

  ——高中一年级,并不擅长数学和物理,就连对诺依曼型计算机的结构都没有大致了解的妹妹向我提出了这样的问题。立刻就能流利地说出准确答案的哥哥,这世界上真的存在吗?

  至少我可不是那种超级兄长大人(吐槽:在说司波大爷吧233),一边让刚才用叉子插进的蚕豆停在桌子上,支支吾吾了一会。

  “唔——————嗯。”

  接着,妹妹就露出了一副从心底感到抱歉的表情,稍微缩了缩脖子。

  “啊,抱歉,就算是哥哥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呢。不能总是问这问那,偶尔也要自己去查一下呢。”

  被那么说了的话,就不能坦率地撤离了,这就是所谓“哥哥”一职的难处。让蚕豆继续悬空着,我清了清喉咙。

  “那个,嘛,那么就大致给你说明一下吧。”

  “嗯!”

  重重地点了点头,我的妹妹桐之谷直叶浮现出了纯真的笑容。

  因为身为电子系列资讯杂志编辑的母亲基本上不会准时起床,在周末由我和直叶两个人吃掉三人分的早餐已经成为了惯例。今天的菜单是,淋上罐装白酱的简易意式烩饭、罗曼莴苣花椰菜蚕豆沙拉、含有鲜蓝莓的酸奶,还有加了很多牛奶的奶咖。

【注:Risotto,意大利式肉汁烩饭,源于米兰。大米里放入切碎的洋葱,和肉汤、葡萄酒一起煮,并加入番红花和干酪、鱼贝类等调制而成。

ロメインレタス,萝蔓莴苣,又名长叶莴苣、萝蔓、萝美生菜,是一种莴苣属蔬菜。萝蔓莴苣是凯撒沙拉的主要材料之一。】

  大口吞下右手中的蚕豆之后,我尽量先从基础开始说起。

  “那个……首先,关于量子是什么的问题……”

  “那种程度我还是知道的啦——。是基本粒子对吧?像是原子啊、电子之类的。”

  对于马上一脸自豪地回话的直叶,我毫不犹豫地指出了她的错误。

  “哔哔——。你犯了两处错。”

  “诶,哪里啊?”

  “首先,原子不是基本粒子哦。原子是由质子、中子和电子构成的。”

  “那么,这三个是基本粒子?”

  “哔哔哔——。虽然以前的课本上似乎是这样写的,但是那三个当中,现在还留在基本粒子的位置上的只有电子。现在知道了质子和中子是由更小的、叫作‘夸克’的粒子构成的。也就是说,夸克才是基本粒子。”

  仅限于现在就是了,我在内心加了一句后,指出了第二个错误。

  “还有,基本粒子不等于量子哦。”

  “哈啊……?”

  “可以说基本粒子是指向‘存在’的词语,而量子是指向‘状态’的词语吧……”

  “哈啊啊……?”

  因为此时直叶的头顶上早已浮出了小型的问号,我赶紧解释道。

  “就、就是说,基本粒子是‘物质’的最小单位,量子是‘物理量’的最小单位……”

  直叶心中的疑惑变成了中型问号。在这种地方受阻的话,就没法达到量子计算机的话题了。

  “我、我知道了,打个比方来说明吧。这个意式烩饭,大概有200……不,300千卡吧。”

  听到我这么说,直叶露出有些不悦的神情,点了点头。

  “那么,如果这个烩饭的大米中的一粒当做是绝对不能再分解的基本粒子,从这里只取出0.001千卡……也就是1卡路呢?”

  “诶,那样不行的吧。我记得,一个茶杯的米大概有3000粒,就算有这么多,把一粒米,300除以3000是0.1千卡……100卡路里,对吧?想要取出1卡路里的话,就要把大米分成100份呢。”

  “但是,因为是基本粒子,所以不能那么做。就是说,这道烩饭的一粒大米的卡路里、不,能量……只能用每隔100卡的数值来表示。这个能量的最小值,就可以考虑成量子的概念。”

  “唔嗯……好像明白了,又好像没懂……”

  直叶依然一脸迷茫,因为不知道她要在这里纠结多久,我打算说下去。

  “嘛,实际上米粒之类的东西无论多少都可以分割,但是如果是电能的话,因为最小的单位是电子,所以不能再继续分割,这种情况下的电子就是量子。

  光能也有最小单位,叫作光子,这也是量子。也就是说,所谓的量子,就是注重基本粒子的‘无法继续分割’这一性质的叫法……可以这么说吧。”

  “唔唔”

  这次总算明白了一样,直叶用勺子舀起烩饭的一颗米粒,小口咽下。

  “那么,量子不是物质,而是单位吗?”

  虽然感觉被这么问的话,不能就那样作肯定的回答。但是细节就放在一边吧!于是我点点头。

  “嗯,嘛,现在就那么认为就可以了。这下总算回到最初的话题了……所谓的量子计算机,直接来说,就是使用量子的计算机!”

锵锵,我一边在脑内响起夸张的音效,一边说完。想着总算顺利地结束了,用牛奶咖啡润了一下喉咙。但是。

  “我——说——啊!那种事谁都知道吧!就好像被人问‘切返五则’是什么,回答说‘就是反击时的五条规定哦’一样嘛!”

【注:切り返し五则,剑道术语,进行反击时需要遵守的五条规定。①幅度要大,动作要正确②保持正确的距离③左拳总是保持在身体中心线上,不要用右手打击④不要弯曲身体借力、猛打⑤打左右面时要利用竹刀的反弹力】

  被小直大人这样回了话,参加剑道部的妹妹一副认真的表情。我记得“切返五则”是剑道术语吧……但更深层次的东西就不知道了。

  “……对、对不起。那么,我们继续……”

  “好吧,饶恕你了。”

【注:直叶这里说的是「苦しゅうない」,一般是身份高贵的人对下面人说的】

  “…………”

  为了补充能量,被一大勺加了奶酪的奶油烩饭塞得脸颊鼓起之后,就要向着更大的难题探讨了。首先,果然还是从这里开始吧。

  “那——个,直叶小姐。关于我们平常使用的,也就是诺依曼型计算机,有必要进行说明吗……?”

  “那是什么?”

  “看起来有必要呢。”

  做好了会花很长时间的觉悟,我又清了一下喉咙。

  “嗯……嘛,简单地说,诺依曼型计算机只有0和1两个数字……也就是通过二进制来运行的。一组用0和1来表示的情报是1比特,八组这样的就是8比特。最先进的128位CPU一次可以处理128组二进制数据。”

  “嗯……。那很厉害吗?”

  “很厉害啊!1比特表示的数字只有0和1两种。2比特的话就是00、01、10、11四种,换算成十进制就是1、2、3、4。那么,4比特的话有几种呢?”

  “8……不对!那个……2比特是四种,3比特是八种,那么4比特是十六种?”

  “噢噢,回答正确,也就是说,4位CPU能够处理的数据是0到15。”

  “呼嗯。那个比特,如果很大的话会有什么好事吗?”

  被她严肃地那么问,我一时答不上来。那当然是有很多好处,但是要举出能让直叶理解的例子的话……。

  “那个,比如说,过去的32位操作系统,最大只能使用4GB的存储器。如果是64位操作系统的话,理论上可以使用16EB……顺便一提,16EB大约是172亿GB……”

  “诶——过去的笔记本电脑的内存只有4GB吗?AmuSphere是它的好几倍呢。”

  “看、看吧,比特增加的话就会有好事吧?”

  看起来总算是让她明白了,我喝了一口奶咖,继续回到刚才的话题。

  “……那么再问一次,128比特能够处理的数据有几种呢?”

  “嗯嗯……因、因为是次方倍,5比特是三十二种,6比特是六十四种,7比特是128种,8比特是256种……这种心算根本算不到128嘛!”

  “嗯,我也讨厌。也就是说2的128次方,那——个”

  毕竟还是没法心算出那么大的数字,所以我试着用一直放在桌上的携带终端检索了起来。

  “那个……340282366920938211456种。39位数吗……这个,如果换成汉字数字的最大单位是多少……?个十百千万……”

  “谁知道啦,天文数字就好了吧!说起来……如果现在的计算机就能够计算那么不得了的数字,就不需要什么量子计算机了吧!”

  全世界的科学家们正在拼命研究的梦幻机器,就这样被妹妹痛快地否决了,我慌慌张张地补充道。

  “等、等一下等一下。就算是那么厉害的128位CPU,也有无法解决的问题啊。”

  “……是什么?”

  “比如说,分解质因数。”

  听到这话的直叶,露出了在说“什么嘛”一样的表情。

  “那种东西在初中就学过了。把整数用质数的积来表示对吧?我不记得这很费劲啊。”

  “哦,真敢说呢。那么,试着分解一下33?”(吐槽:原文是「33を素因数分解してみ?」,川原又漏字了)

  “那个……没法用2除、用3除是11……也是质数,这就结束了呢。答案是3×11。”

  “回答正确。那么……”

  我快速地敲击着手边的终端,出了题目。

  “如果把7663分解质因数呢?”

  “诶!?”

  直叶发出了微妙的声音,皱眉思考了一会之后,开始摆弄自己的携带终端。

  “3……没法除尽,5当然也不行,7……也不行吗,11也不行,13也不行,那个,下一个质数是几来着……”

  “你看,不容易吧?顺便一提这个问题的答案是79×97。出题倒是很轻松呢,把两个大一点的质数乘起来就行了。”

  “呜——还是想不通啊……。啊,但是,如果用计算机的话,刚才的计算什么的就只需要一瞬间吧?把7663,依次用质数相除,只要轮到79就能算出来了。”

  “嗯,是啊。那种程度的数字的话零点几秒都用不上哦。但是,质数是无穷的。随着数字的位数越来越大,分解花费的时间也呈指数函数增长。我们平时在网络上用的 ‘RSA算法’也利用了质因数分解,但是现在使用的2048比特……也就是617位数的加密键的质因素分解,如果想要用诺依曼型计算机来计算的话,即使用世界最快级别的电脑,也要花上十几年呢。”

  “十、十几年!?……那么说,小结衣也要用那么久吗?”

  一听到直叶这么说,虽然这里是现实世界,我也还是立刻环顾了一下四周。

  幸好,像是没有被爱女——经验累积型AI结衣听到一样,我轻抚胸口,松了一口气。

【注:积累经验AI,Top-down AI,以自上而下为思想架构出的AI,学习主要靠资料灌输和模仿回应。与之对应的是自律学习型AI(Bottom-Up AI),就是A.L.I.C.E。】

  “我说啊,那个可不能对结衣说!那家伙的话肯定会说出‘我要试试看!’之类的话,说不定十几年都回不来了啊。”

  “啊哈哈,有可能。”

  看着大笑的直叶,我叹了口气。把量子化奶油烩饭送进口中,在咀嚼的过程中整理思绪。

  “所以说,嘛,现在的计算机也有不足之处。——但是,量子计算机的话,说不定……能够在瞬间内对很大的数字进行质因数分解。那意味着,现在全世界使用的、被认为是绝对安全的密码也能被迅速破解。”

  “呼嗯……那么,为什么量子计算机能够迅速地分解呢?”

  没想到这个也要说明,我闭上了眼睛。老实说,关于所谓的量子计算机到底是啥,我也没有正确理解了的自信。

【注:原文是「量子コンピューターとは何ぞや」,ぞや是关西方言(大阪话),在相当于标准语中的だ。】

  但是如果在这里放弃的话,至今的奋斗就白费了,所以我打算尝试无谋的挑战。

  “那个,关于量子,一开始就说明过了。”

  “嗯。就是无法继续分割的粒子吧。”

  “……嘛,嘛,是的。因为量子极其微小,所以可以引起很多奇妙的现象。其中之一就是‘叠加状态’……比如,想要把一个原子关进小箱子,但是那个原子不知道是在左转还是右转地旋转着,直到观测都没法确定。不是没法知道,而是没法确定。因为是左转和右转两个方向的自旋叠加的状态。”

【注:スピン,自旋,量子力学上的基本粒子或系,与其做轨道运动所成的角动量有别的固有的角动量。】

  “哈?”

  眼神似乎在说“这个人在说什么啊”,直叶开口了。

  “那不是明摆着是哪个方向吗!打开箱子看看的话一下子就知道了吧!”

  “且慢,因为原子非常小,打开箱子的话,因为振动之类的原因,有时会改变它的旋转。直接地说,现在无法造出纯理论研究的量子计算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难以准确地测定原子……也就是量子的状态。”

  “呼嗯……”

  虽然还是一副难以理解的神情,直叶点了点头。

  “……那,原子的旋转重叠的话,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会。比如,如果说右旋转的状态是0,左旋转的状态是1,一个原子带有1比特的信息……自旋叠加就产生了既不是0也不是1的状态。这些虽然叫作量子比特啊库比特什么的,重要的是,相对于现有计算机基本上一次只能计算一个数字,使用量子比特的量子计算机一次可以计算很多数字。因为是叠加着的。”

  “哈啊啊——?”

  “我很理解想这样说的小直的心情。但是现在就先把那种疑问给我吞下去!”

  嘴里正好塞满蚕豆的直叶,好几次用难以形容的表情停下咀嚼,但是最终还是咕嘟咕嘟地把蚕豆咽了下去。

  “好,从你理解的地方继续了哦。……那么,把那个向左向右旋转着的原子,当成2048台并排的量子计算机。然后,输入刚才说的2048比特……也就是617位数的天文数字,进行质因数分解。接着计算机以除法叠加状态,把所有可能的质数都试一遍,一下就解决了现有的计算机需要花费几十年的计算。怎么样,厉害吧!”

  我想靠体力设法挺过去,直叶用向上看的目光盯着我看,说了一句毫不留情的话。

(原文是「力技」,大概手滑打错字了,应该是「力業」,指体力劳动、借助强大的力量。)

  “哥哥,抱歉。我完全没听懂你后半部分在说什么。”

 


2.

  “……就是这样了。你不觉得很过分吗,比嘉先生。”

  听着我冗长的抱怨,留着刺猬头发型、戴着无框眼镜、身穿印有老款游戏logo的T恤的研究者,不知为何露出一副怨恨的神色,回答道。

  “你在说什么啊桐之谷君。被高一的妹妹问什么是量子计算机什么的可是超稀有的事件,平常不会发生的啊!如果竖起好事的flag,妹妹就会在量子力学上产生觉悟,还会有将来进入RATH就职的展开……”

  “绝对不会的。”

  我一边迅速地回答,一边环视起了这间宽敞的房间。

  地处六本木的东京中城,也就是离原防卫厅的桧町驻屯地旧址很近的大楼的一间房间,不知道为什么堆满了奇怪的机械,无数台冷却风扇正在发出轰鸣声。

  我坐在连接着一台巨大机器的凝胶床垫上。加工过的铝制外壳发出暗淡的光芒,算得上这间房子主体的大型机器叫作“STL(Soul Translator)”。灵魂的翻译器,这样夸张的命名决不是虚有其表。

  要说为什么的话,这台装置,使与构成人类意识的光子网络和量子纠缠——即灵魂本身之间交换信息成为可能,就是第四代完全潜机。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世界最先进的量子计算机。

  一边准备潜行,我突然回想起什么,向刺猬头研究员比嘉键发问。

  “说起来比嘉先生,这台STL,能进行2048比特的质因数分解吗?”

  “怎、怎么突然问这个。做不到啊,因为控制部分的量子寄存器远远不够。”

  “那么,如果增加寄存器的话就有可能了吗?”

  “那、那个嘛……诶,不行不行,当我没说过!我是不会说以前我增加了寄存器,想要获得RSA算法解读比赛的奖金,但是被菊冈知道了,结果被狠狠骂了一顿的事的!”

  “……我、我知道了。”

  “比起那个,你准备好了吗?差不多要开始测试了。”

  “OK”

  我点点头,躺在凝胶床垫上。戴上从头顶开始包裹着整个头部的的潜行头盔,界面缓缓出现。

  我没有跟直叶说过这台“量子计算机”,是因为如果说了的话,她一定会撒娇说“我也想去——!”。但是难得的周日,却要以这样诡异的人体实验的打工来度过,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无论怎么说,之前进行这个兼职的时候,我其实有过奇妙的体验。

  不是在测试用的VR空间,而是在不知道是哪里的废墟都市中潜行的我,和名为“Silver Crow”的银色假想体战斗过。结果在分出胜负之前连接就中断了,不过那场经历是怎么回事呢,想了很多也得不出答案。

  但是,我有想象过。

  虽然这也是没有对直叶说过的,量子计算机可以同时处理多个计算,是因为利用了平行世界存在无数个量子寄存器这一点——这种玩笑一样的话。

  那个时候,我连接上了存在于平行世界、或者未来世界的同种装置吗?接着,和使用那种装置的“Silver Crow”战斗……?

  简直像做梦一样。不,说不定真的是梦。

  至少已经无法再查明真相了。因为那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一次了吧。(吐槽:一个大写的FLAG)

  “那么,要开始连接了哦!”

  听着比嘉毫无紧张感的声音,我闭上了位于头盔之下的眼睛。

 


3.

  “……谁说不会再发生一次的……”

  我目瞪口呆,使劲地捏了一下右脸,但是眼前的景物并没有消失。

  我预定潜行的测试空间,应该是明媚的春天森林。但是脚下没有土地,周围也没有树木,头顶也没有蓝天。

  相反,我所在的地方是一片白色的圆形空间。纯白球体的内部,这样描述最合适不过了。

  从感觉上来看,这里肯定是VR空间,但是很难把握范围。不过我的假想体的大小和现实世界一样,至少从这一点来看,球体的直径大概有300多米吧……。

  ——我的假想体?

  稍微倒退一下思路,我向下看看了自己的身体。

  在使用STL的完全潜行中,假想体基本上是由连接者的“自我形象”自动生成的。上次的潜行中,我生成了在Sword Art Online中获得“黑之剑士”这个绰号时的自己。

  但是那实在是太难为情了,所以这次我提出要求说要用事先准备好了的默认形象——。

  “……这回是这个啊……”

  我无奈地低语道。

  的确不是SAO时代的我。但是,和那个时候十分相似的黑色大衣,无论怎么看都是在ALfheim Online中获得的那件。连背后都装备着我的爱剑。因为没有镜子,所以没法知道容貌,但是发型的触感来看,就是我在ALO中使用的形象。

  事态发展到这种地步,也只能赶快接受了。和上周一样的“量子装置间干涉”再次发生了。

  如果这样的话,那个银色的战士Silver Crow会出现吗?但是,对世界的感受大有不同。直径300米的球体中,只有纯白外壁上画着奇怪的发光图案,到处都很空旷。存在的物体也只有我所站着的小型圆盘。

  “……为什么又发生这种事……”

  混合着叹息,我抱怨了一句。就在那时,背后响起了平静却充满压迫力的声音。

  “我也想知道呢。”

  我立即回头,反射性地拔出了身后的剑,在关键时刻停住了右手。因为我的确对这名站在圆盘边上的男性有印象。

  能够看到稍长的黑发下,他机敏的双眼盯着这边看。比我高出几公分的身体上,穿着令人联想到校服的白绿配色上衣。胸口没有校徽,但是两肩上八角形的徽章就是校徽了吧。

  虽然没有见过这种制服的记忆,但是对这名男性的既视感并不是错觉。

  的确是“这家伙”。几天前,ALO内的活动任务中,作为任务BOSS“巨人贝利”登场的谜之NPC……或者说是玩家。他没有告诉我名字,所以我是这样称呼他的。

  “……又见面了,‘No Name’先生。”

  即使被我这样搭话了,男人的表情也没有变化。看起来对面也已经注意到了。

  “你是……桐人。”

  叫出我的名字时,双眸的敏锐也没有褪去。从他的下一句话便可得知其中的原因。

  “看来这次是你串线到我的‘现实’了。”(吐槽:写作串线,读作乱入)

  “……你说……现实,这里是你生活的世界吗,No Name先生?不是虚拟世界?”

  想着难道STL与现实世界相连接而感到着急,我反问道。但是男人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不能这么说。这个空间是我试着创造出的‘五感再现型假想模拟装置’。当然,发动这个的装置设立在现实世界。那么……因为已经不用担心会再打扰你们的任务了,我也报上名字吧。我是‘司波达也’。”

  “司波……达也。”

  我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完全不记得有听说过。接着,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反应,名为达也的男人眼中减少了些许的敌意。

  “……原来如此,看来的确是和上次一样的串线事故啊。这么说,想要解决这种状况的话,只要采取和上次一样的方法就行了吧。”

  “……和上次一样的……?”

  再次鹦鹉学舌地嘟哝后,总算想了起来。上次,也就是在ALO内和他相遇的时候,剑和枪的战斗达到了不分胜负的极限状态的瞬间,连接就中断了。而且,和Silver Crow交战的时候也是一样。

  诶,还要和这个看起来超厉害的人,而且还在对方的主场战斗吗……这样考虑之后,我突然想起来了,开口说道。

  “不,等一下。能够切断连接,是不是因为最大速度的战斗带来的负荷,导致联系两个世界的线路无法承载呢……。也就是说,应该可以用其他的方法引发同样的现象。”

  “唔……比如?”

  被达也冷静地催促下文,我拼命地思考着。关键是,让世界承担巨大负荷这样好吗……思考到这里,我回想起上午和直叶的谈话。

  “…………!”

  不经意之间,我将后背的‘妖精翅膀’实体化,飞离了圆盘。我想就这样拉开距离,达也却震惊地眯起了眼,“……飞行魔法吗”这样自言自语道。

(桐人:轮到我装一波了 达也:傻了吧我也会飞)

  下个瞬间,达也也从圆盘上浮起,悬停在和我一样的高度上。向他发出往上拉长距离的信号之后,我通过想象,让庞大的数字序列出现在身后。凭借STL的演算回路生成了——2048比特、617位数的加密键。

  “司波先生,这个数字,是两个质数的乘积。用正在运行模拟装置的设备,试着分解对这个数字进行质因数分解。”

  这么做的话,对设备……进而对连接世界的线路施加巨大的负荷,应该能够解除串线状态。我是这样考虑的。

  然而,不使用翅膀就能在空中漂浮的司波达也,他的双眼发出奇异的蓝色光芒。

  我生成的617个数字也开始闪出白光。所有数字轻微地跳动,尖锐的高频波足以震动世界。

 

  ——难道,这个人。

  ——能心算2048比特的质因数分解!?

  不顾我的震惊,数字的振幅逐渐增加。球体的墙壁染上白色的光芒,让人睁不开眼。

  最终,数字的行列开始渐渐向左右分裂——。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分解成了两个巨大的质数。

  司波达也的身姿在白光中渐渐远去。坠落在无限的空间,我大喊道。

  “怎……怎么可能啊啊啊啊——!?明明连超级计算机都要花上几十年————!!”

(桐人:不得不承认现在是你比较强)

  世界的连接即将中断之前,我似乎听到了达也回答了我的疑问。

  “……我很擅长‘分解’。有机会再见吧,桐人少年。”

(完)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结城明日奈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6   其中:访客  6   博主  0

    • 小五安听歌 1

      龙傲天我只认桐人和司波_(:з」∠)_

      • avatar 箜澀之篍 0

        大爷和本命的对决。。。prpr

        • avatar @豪 0

          dddd

          • avatar 哲學的定心 1

            兩個世界觀的結合啊…真心覺得這兩部是世界觀最完整的兩部了大愛大愛啊!!

            • 王家 1

              两个氪金者之间的比拼

              • Wiz 0

                dd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