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
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小说作者:川原 礫/九里史生
漫画作者:ぽん酢
===================================
图源:hkryusei(Baidu ID)
小说翻译:乱光崩华(BaiduID)
漫画翻译:SDNagi(LKID:sd_nagi)
漫画顾问:roxas(LKID:rockroxas)
嵌字:dq(LKID:dqdqe)
===================================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以上信息,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https://www.lightnovel.cn/thread-445942-1-1.html

 

《水之音,捶之音》
——艾因葛朗特48层,2024年八月——

“强化,拜托了。”
我死死地盯着面前把白鞘的长剑搁在柜台上的顾客的脸,足足盯了有两秒钟。
“………………怎,怎么了?”
看到对方把稍稍上身向后缩了缩,我才终于回过神来,清了清喉咙。
“没,没什么……只是在想,你想要带着那把剑到什么时候啊?”
本来是为了掩饰害羞而说出来的台词——
“没,没什么不好吧。因为我很喜欢这家伙啊。”
——但是却被这样回答,让我又说不出话来了。如果再这样面对面地说话的话,脸颊已经开始泛红的事情就要暴露了,所以我呼地一下转过脸去说道:
“嘛,要不要更新装备是你的自由呢。那么,就跟我到工房去吧。”
我把双手伸向柜台,“嘿咻”地鼓起劲来握起了长剑。
脸变红的理由极其的单纯。
因为现在被我抱在手里的长剑【逐暗者】,是在三个月前由我——锻造师莉兹贝特挥动工匠锤锻造出的玩家制造型武器。并且,刚刚评价道“很喜欢这把剑”的桐人,是我喜欢的人。从邂逅那一天起,一直以来。
***在艾因葛朗特第四十八层主街区“林达斯”的南区,坐落着我的店铺【莉兹贝特武具店】。店的大小在生产职业玩家的店铺里算是平均水准,由一层的店面和工房,以及二层的厨房和寝室,一共四个房间构成。
相对于其大小来说,店铺的价钱显得比较高的原因,是在店后跟水道相接的地方有着大型的水车。水车的动力轴穿过墙壁伸到了工房内,上面可以连接各种各样的大型装置。如果在面包房的话就是水磨,裁缝店的话就是机织机,至于锻造铺的话就是风箱和旋转磨刀石了。想到能够让本来不得不由玩家的手来推动的道具自动化运行,不分昼夜回响着的咕咚咕咚的水车音也显得悦耳了。
桐人在店里出现是在艾因葛朗特第二个夏天的一个午后。这个时间,勤奋的玩家们都在猎场或者迷宫区里埋头苦干,不勤奋的玩家则是在酒场或者餐厅啜饮着餐后的冰饮,所以店里并没有其他的客人。
我让NPC的汉娜(女孩子,推定十五岁,姓是海尼曼)看着店面,抱起重剑向着工房移动。自来熟地跟过来的桐人关上工房的门后,水车回转的声音显得更大了。
“……艾因葛朗特的夏天不是很热真是太好了呢,真的是太好了。”
是看到了在房间的角落赤红燃烧着的炉子的感想吧,背后传来了这样的声音。我一边往椅子上坐下去,一边不禁发出了苦笑。
“你如果真的怕热的话,起码在圈内把你那件脱掉不好么?”
拥有者【黑之剑士】这帅气别名的桐人,其注册商标就是这一直盖到膝盖的黑皮长大衣,如果在现实世界的吧友这么打扮的话只消片刻就会中暑吧。我把仍在鞘中的【逐暗者】搁在铁砧上,扭转视线看向倚在墙壁上的桐人,对方也一边挠着头发一边苦笑着。
“不知怎么,除了睡觉的时候,不穿着这个就安不下心来呢……”
“就算这样,该不会你从一层开始就一直装备着同一件外套吧?”
以前和好友亚丝娜在这工房里闲聊时,曾经谈到桐人万年不变的打扮。据她所说,桐人的装扮居然似乎从在第一层的楼层BOSS那里得到了特别的稀有装备【Coat of Midnight】以来就一直没有变过。
听到我的提问,桐人又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
“再怎么说,防具还是常常在换的。这件【Black Wyrm Coat】是——嗯,第四代了吧?”(※译注:指的大概是胧幻剑里提到的回炉再造)
“嘿…………那件是掉落物吗?”
“唔呐(※译:原文是うにゃ,很多时候会翻译成呜喵……考虑到大众阅读习惯我把它换了一下,喜欢可爱的男孩子的请自行脑补……),是,是制造物…………”
这样回答着的桐人的表情瞬间变得微妙,我没有看漏这一点。保持着笑容立刻继续问道。
“嘿——在哪家店啊?”
“哎呀,那个……是,是【Ashley's】……”
“嘿——。嚯——。哼————。”
我用力把尾音拖得长长的,桐人的视线就因为非常好懂的理由开始游移不定。
艾什莉是被称艾因葛朗特NO.1的名裁缝。跟锻造师的我并非是生意对手,但是她也同样地把店开在这林达斯的北区,面积则是我这里的三倍(水车有两座),而且店名还叫做【Ashley's】,这让我不得不单方面的感到压力。并且,艾什莉本人还是二十出头的美人。
应该是知道我莉兹贝特武具店的防具区也有着单手剑士用的轻装铠吧,桐人带着马上就要发生"冷汗"效果的表情吐出了话语。
“不是,那个,我的成长路线是以皮革防具为前提,而我认识的裁缝师里能打理黑龙的皮的也就只有艾什莉了,所以说,这是没办法……”
“我什么都没有说哦——。不过,艾什莉小姐好像是只会接手中意的订单吧?”
“是,是吗?啊,你看,因为我是她的老主顾亚丝娜带去的嘛……说起来最初到莉兹的店里来的时候也是那样呢。那时候可真是头大了呢,本来是想试试商品的剑的,结果啪地就折成两段了……”
说到这里,桐人突然露出“糟糕踩到地雷了”的表情僵硬了,我不禁爆笑了出来。
“啊哈哈……不用摆出那种表情也可以啦,那也是宝贵的经验呢。当时我一直只在打造优先强化了命中率或是速度之类的剑,把耐久度放到了次要的地位呢。系统辅助效果强劲的剑的确是受欢迎,但是到了紧要关头时,能够守护客人的生命的却是坚固的剑,那件事让我明白了这一点呢……”
我收敛起笑容,重新面向铁砧,又一次把【逐暗者】握了起来。我把带着以我的STR(力量值),即使可以搬运,但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挥起它去战斗的重量的剑缓缓地从剑鞘中抽出。
作为单手长剑显得略有些细瘦的剑身,显露着微微透出青蓝的银色。跟亚丝娜的爱剑【闪烁之光】那带着水晶般透明感的银相对,这边用幻想系作品里经常出现的“秘银”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
“这把剑现在好像是+39吧?”
“嗯。也就是说,今天想要挑战下+40呢。”
虽然桐人轻松地回答了我的提问,但是强化等级+40可是个非同寻常的数字。
在这艾因葛朗特中存在的所有武器防具都有着【强化试行回数】这一数值。正如其名,这是可以尝试去强化的回数,每次强化后不论成败都会减少一点。
【逐暗者】的试行回数在我所锻造的剑中是鹤立鸡群的50。而现在剩余的回数是8。也就是说,至今为止的强化结果,是39次的成功,和仅仅3次的失败。换算成百分比的话,成功率大概是……嗯……93%左右。这是个被称作奇迹也不过分的数字,如果情报商打探到了的话会立刻跑过来采访吧。话虽如此,就算来采访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做到这样就是了。
不管怎样,桐人能够在最前线(现在是七十层)挥舞着这把早在三个月前锻造的剑,都是拜这个高得可怕的强化等级所赐。不怎么爱强化武器的玩家大多每到一层就会更换新的主武器,桐人却把我打造的剑装备了这么长时间,高兴的同时,我也觉得有些疑惑。
因为如果要把强化的成功率提升到最大的话,需要的素材道具的质与量都会变成非同小可的数字。就算桐人作为独行玩家,可以独占所有的掉落物,也不难想象收集材料要花上不得了的时间。
——差不多该放弃这把剑,换成在最前线掉落的稀有武器了吧?
作为锻造师,我应该这么提出建议吧。
70层等级的稀有武器的话,大概只要+20左右就能媲美这把【逐暗者+39】了吧。并且需要的强化素材要比现在少上许多。
我把视线保持在剑上,咝地吸下一口气,开口了。
然而,从口中飞出的话语却是——
“……强化素材都准备好了吧?挑战+40的话,不把成功率堆到最好我可不想动手哦。”
我压着内心的想法,撅起嘴唇这样说道,桐人便嘻嘻笑着点了点头。
“当然。”
包裹在露指手套(当然是黑色革质)里的右手敏捷地操作着窗口。被实体对象化出来的是尺寸相当大的皮袋。我放下手中的剑,接过皮袋,向里面瞟了一眼,只见里面被看起来就很高级的金属板,怪物的牙,角,还有各种宝石之类的塞得满满的。
如果把这些东西摊在地上数的话可要大费周章,所以我用指尖轻敲了一下袋子,打开了显示着内容物的小窗口。然后又点了点剑,在窗口上显示着的强化值上又敲打了一下,显示着下次强化所需要的素材的子窗口便浮现了出来。
把袋子的窗口用指尖拖动着接触到剑的窗口上,窗口便会自动变成比较模式,显示双方的内容是否相同。物品名和数量全部都变成蓝色的话就是完全一致。
“OK呢。不过啊,真亏你每次都能攒到这么多呢!”
我又说出口不对心的台词,桐人则轻轻耸了耸肩。
“基本上所有素材都会在最前线掉落,只要进行探索就会自然而然地攒起来哦。必须去下层收集的素材只有一小部分啦。”
偶尔我也要亲自拎起权杖去收集素材,所以集齐那“一小部分”要花上多大力气我再清楚不过了。但是,从嘴里漏出的果然还是口不对心的台词。
“攻略组在下层区域开无双的话可是会诶情报商给揪出来哦。被新闻写成‘山大王常去的店’什么的,我可是敬谢不敏哦!”
“哈哈哈,在下层狩猎的时间是限定在深夜的所以没问题的。”
“…………哼——。那样的话,倒是可以啦。”
白天在最前线危险的迷宫去进行探索,然后只花一点点时间打个盹,之后又去进行累死人的素材收集。桐人在这三个月间一直持续这样的生活。不由自主的斜眼看向他去确认他的脸色,但是游戏角色的皮肤像女孩子一般光滑,丝毫没有表现出应该积累着的疲劳。
悄悄扼住内心的纠葛,我一挥右手消去了所有的窗口。
“那,就赶快开始吧。想要强化的数值是什么?”
“就来锋利度吧,拜托了!”
对着无论何时何地都乐天的委托人轻轻点了点头,把手伸向工房之主般的大型加热炉,打开菜单把模式从【作成】改为【强化】,将内容设定为【锋利度】(sharpness),然后把皮袋里装着的东西哗啦哗啦地倒进了炉子。
本来的话,到炉子烧成赤红色为止都要不停地用风箱鼓风的,但是拜水车所赐,这些手续都变得自动化了。露天小摊用的小型携带炉是使用燃料的所以不需要风箱,但相对的也无法容纳这么多的材料。
把数量过百的素材轻松地吞下的炉子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增强了火力,数秒间就把素材堆给熔化了。火焰的颜色从带着橙色的赤红变为了表示锋利度的银色。
间不容发地把出鞘的【逐暗者】伸向了炉火,银色的光芒包裹住了剑身,发出耀眼的光辉时,我把剑移动到了铁砧上。
之后只要用工匠锤敲打规定的回数就行了。
把铸块打造成这把剑时,实际上敲打了将近二百五十下,但是强化的话,无论是+1还是+40都是固定的十下。
我从腰带上取下了爱用的【索林根之锤+22】(※译注:索林根是德国西部城市,从中世纪开始就以生产刃物闻名,如今也在大量生产手术刀等等),紧紧握住了红色皮革包裹着的柄。
工匠锤是生产道具的同时也同样是打击属性武器,当然可以加以强化。不过也不可能用自己来敲打自己,所以我还有一把【索林根之锤】的强化专用锤。
虽然不像桐人那么有毅力,但是这也是花了两个月强化上来的。我和着呼吸挥起并非爱剑的爱锤,一口气砸了下去。
铿!清澈的锤音响起。这是我最喜欢的声音。银橙两色的火花相互交混着飞散开来,在瓦制的地面上溅起消散。
两下。三下。打造商品的时候,或者强化其他客人的武器时,在最初的一回就能够达到无心——不如说是痴迷在声与光之中,但敲打桐人的剑时却不管怎样都会注入感情。
守护着那个人吧,再和那个人一起回到工房来吧。一边如此说着一边挥动锤子。
四下。五下。只要这把剑还背在桐人的背上,他与我之间就还存在着独一无二的牵绊。虽然我不能亚丝娜那样在BOSS攻略战中守护他的背后,但是只要恢复剑的耐久度,提升剑的强化值,就能够帮上他。
六下。七下。
………………但是。
这份牵绊,并不能持续到永远。【逐暗者】的强化试行回数,在今天又会减少1,变成7。按照现在的步调来进行强化的话,再过两个月……在冬天来临前就会用完。那样的话,为了继续在最前线奋战,无论如何都要换成新的剑。
到了那个时候,桐人并不一定会再次拜托我来打造新的剑。不,应该说这个可能性很低。要锻造高等级的剑需要极其稀有的……换句话说就是极其高价的原材料,但如果怪物掉落品的话连1g的花费都不需要。对于一直在最前线奋战,参加所有的BOSS攻略战,并且以相当高的几率取得Last Attack Bonus的桐人来说,入手稀有的单手剑的机会并不少有才对。
八下。然后,敲响了第九下的锤音的我的右手——在空中,定格了。
左颊感受到了仿佛在迷惑着的桐人的视线,但是我没有办法看向那边。
我没能挥下锤子,而是把它轻轻抱在了胸口。在铁砧上,包裹着银色光辉的【逐暗者】静静等待着最后一回的敲打。进行强化的待机时间是三分钟。超过了这个时间的话,包裹着剑身的光芒就会消失,强化会被自动判定为失败。
“…………我…………”
从口中零落而出的,是与平日里精神的锻造师莉兹贝特不相称的颤音。
“……我,已经打不动了……。因为……因为,如果把试行回数用完了的话,这把剑的使命……也就到此……”
为止了。
本来——真的为桐人着想的话,不如说那一天早点来到才好。更换成新的剑的话,强化又会从+1开始,收集素材也会变得轻松得多。脑子里虽然理解这一点,我的手却动弹不得,只是把锤子抱在胸前,不住地轻轻颤抖。
然后,传来了桐人离开墙壁的气息。咯哧,咯哧,安静的脚步声在旁边停了下来,轻轻展开黑色大衣的衣摆,桐人在我边上跪坐了下来。
“……那个,莉兹。我……有预感。”
作为委托人,明明是可以“快给我敲啊!”地发火的场面,桐人的声音却很安稳。和邂逅那一天的夜里,在飞龙的巢底向我诉说着各种各样的事情的那个声音一模一样。
“…………预感?”
在畏畏缩缩地扭过视线的我的眼前,黑色的瞳仁仿佛害羞般地轻轻眨了一下。
“嗯。最前线还只是七十层,在那上面还留着三十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呢?我有着在跟这浮游城的最终BOSS交战时,手中握着的是这逐暗者的预感,不,是确信。”
“……为什么,你会明白这样的事……?”
“因为啊,决定这把剑的剑铭的是Cardinal System吧?Dark Repulser,驱逐黑暗之人……这种名字,不是‘最终装备’的话不行吧?”
——对着这样说着,恶作剧般的嘻嘻笑开的脸,我一时间只能无言的注视着。
平常的话,这是应该深深地、长长——地叹口气,或者“说什么漂亮话啊”地吐槽的场面。但是,只有在现在,我的嘴唇上渗开了诚实的笑意。我用细小的,但已不再颤抖的声音答道:
“……也许是这样呢。不……一定,会是这样呢……”
“就是这样啊。……所以说,把最后的一下,‘咔锵’地解决掉吧。”
“嗯。我也有预感,这次,也一定会成功。”
把刚才抱在怀里的铁锤,又一次缓缓地扬起。
深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闭上眼睛,对着剑耳语道。
——让你感到不安对不起呢。你,和你的主人,一直在斥退我周身的黑暗呢。我也相信着哦……总有一天,你的光辉会照耀着被囚禁在这浮游城中的所有人。
温柔,而又有力地,我挥下了铁锤。
十下。包裹着黑革手套的右手牢牢握住了我递出去的【逐暗者+40】的柄。
咻咻地,剑刃以仿佛让人感受不到重量的速度反射着闪光,在空中散布着七彩的光芒。最后,发出轻巧的声音,把剑身收进鞘里,持有人好像很满足地笑了。
“嗯,这下子70层BOSS也不在话下了!”
“说着那样的话,可不要又像69层那样不小心在BOSS眼前摔倒了哦。新闻的整整一版都记载着那篇报道,连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是,是……对不起……”
环抱着双手的锻造师莉兹贝特面前,灰溜溜地挠着头发的剑士桐人。完全恢复到了平常的两人。有种松了口气,又有些寂寞的感觉。
压下这样的感情,我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嗯嗯——……哈——,嘛不管怎样能够成功真是太好了。就算把成功率堆到了最高,该失败也还是会失败呢。这么杀神经的强化,暂时我可不想再来了呢。”
这是我随口说出的台词,但是桐人听到后,不知为何现出了一幅尴尬的表情。
“…………怎么了?”
“不,不是,那个……实际上,该怎么说呢,今天是时机刚好撞在一起……”
“…………什么时机?”
于是,剑士打开物品栏,把【逐暗者】收了进去。接着麻利地操作着窗口,然后实体对象化出来的,是被黑色皮革的剑鞘所包裹着的,又一把释放出强烈存在感的长剑。
“……这家伙的+40,也能麻烦您帮忙么——这样……”
我对着与这话语一同被递出来的,桐人的另一把爱剑【阐释者】,几秒间默然地望着。
然后。“哈————————”地深深地、长长——地叹了口气。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官方同人】《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后记

我是九里史生/川原砾。

感谢您阅读这本《SAO:Lisbeth Edition》。
这次的COMITIA终于到了第100回了,所以我想做一本比平时更认真的同人志出来,但是日程表塞得满满满满的,结果别说认真,就快要拿出白纸来了……这样想着的时候,我得知ponz.info的ぽん酢桑预定着给别的活动制作SAO的同人志,于是就相当强势地拜托他(她?)一起来制作了这合作本(※注:这本子的漫画部分就是这位ぽん酢桑的作品)。十分感谢爽快(大概)地答应下来了的ぽん酢桑!来强化一锤吧!铿铿!库嚯嚯嚯……

莉兹贝特这个角色,是在SAO的主要角色群中唯一的纯生产系,恐怕连一次楼层BOSS战都没参加过。
但是那样的她也为了游戏的破关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的!我这样想着,于是便写出了这次的短篇《水之音,锤之音》。

莉兹在预定从7月开始放送的动画版SAO中也是要实打实地登场的(话说已经在先行PV中露过面了),所以如果能支持会动会说话的莉兹贝特的话我会非常开心的。

那么,让我们在下次的同人志里再会吧!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诗林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