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heim汉化组][刀剑神域][BD特典][Cordial Chords]

6

奔跑着。一味地奔跑着。

从起始城镇商业区的旅馆里飞奔而出,朝着黑铁宫前的广场,快速穿过只有NPC的街道。跳进摇曳着蓝色光芒的传送门,传送到了主街区《杰伊雷乌姆》。

再一次在没有玩家的街道上奔跑起来,抵达了西门广场。

本来是想就那样从门朝着野外区域跑去的,但面向广场的一家露天咖啡厅引起了他的注意。

理所当然地,店里没有一位客人的。但是锐二的目光被一张桌子所吸引,他停下了脚步。

在一张椅子上坐着的,是一位身着红色图案白底斗篷,佩戴银制胸甲的少年。在他对面坐着一位披着白色兜帽的少女。两人吃着松饼和热烤三明治,有说有笑地聊着天。

(注:原文为“クロックムッシュ”,少了长音,推测是作者手误。クロックムッシュー,croque-monsieur,放在烤网上轻烤的热三明治。)

咖啡店窗户上的玻璃,倒映着自己的虚拟体。和刚刚见到的幻影中的少年如出一辙。比起现实世界的锐二要矮上十公分,相貌也更显年幼。

不想再一次见到的,另一个自己……诺奇拉斯。

锐二咬紧了牙关,然后调转身体,再次奔跑起来。

这一次,他走出西门来到了圈外。在仿佛是由陡峭的岩壁组成的、宛如迷宫一般的野外区域,锐二不停地向着西边跑去。偶尔会有怪物的红色指针出现,但锐二绕开怪物、回避了战斗,继续奔跑。

这是只在两年多前走过一次的路,但却不可思议地没有迷路。

如果尤娜会在这个世界发出求救讯号的话,那么锐二只能想到一个她所在的地方。那就是座落于第40层西边的野外迷宫,尤娜逝世的地方。

对于阻挠了悠那重生计划的桐人所说的话,锐二并非完全相信。但是那个男的,专程来见了本来应该不想再见到的锐二。仅仅只是因为,YUNA的桌面精灵说了“救救我”而已。

如果在同一个地方出现的话,锐二也许会带着桐人来到尤娜逝世的地方。但是桐人并不在。而且现在的锐二,也没法从容到能等到与他汇合。

跑着。跑着。

终于,前方出现了像是遗迹的残垣断壁似的建筑物。尽管一路上他都是绕开怪物的,但是要在道路狭窄的野外迷宫这么做太困难了。锐二一边奔跑,一边拔出了左腰上的单手剑。

自从尤娜去世的那天起,诺奇拉斯的等级就再也没有提升。也就意味着他的数值只有勉勉强强能在40层战斗的水平。尽管如此,他也没有因此停下脚步。

闯进迷宫的一瞬间,前方就出现了三个指针。固有名是“拷问狱卒”。虽然是第40层具有代表性的小怪,但它们总是成群结队,所以不能大意。

但是,锐二举着剑喊道:

“给我让开!”

 

十五分钟后。

前方出现了一扇似曾相识的巨大的门扉。在高高的门柱上方,看上去相当结实的铁栅栏门保持着卷起的状态。

锐二停下脚步,倚靠着墙壁,不停地喘着粗气。打开窗口,将最后一瓶恢复药水实体化。虽然药水已经见底,但要完全恢复至今未止在战斗中被消耗到红色区域的HP,还是远远不够。

锐二扔掉空瓶,接近了大门。

门的背后,竖向的大厅渐渐出现在眼前。一个巨大的影子盘踞在深处的墙壁下,那正是这个野外迷宫的BOSS。如果穿过大门走到某条线的话,BOSS就会扳下背后的操作杆,放下铁栅栏。

如果想让铁栅栏再次卷起,就只有打倒BOSS或是让他移动,然后再一次扳下操作杆这一种方式。但是想要一个人打败那个BOSS,实在是强人所难。而且这个房间里,还会有很多前来包围的喽啰。

“尤娜…………”

用沙哑的声音唤着青梅竹马的名字,锐二凝视着房间的某处。

那是成为了诱饵的尤娜用“吟唱”技能将包围的小怪们全部引走,从而逝世的地方。相信着如果尤娜在的话,那她肯定就在这里,锐二想尽办法来到了这里。

但是。

这个由灰色石块堆砌而成的大厅里,只有干燥的风穿堂而过,并没有尤娜会现身的气息。

必须走进里面,站在悠那死去的地方才行吗。

那一瞬间的画面,现在也烙印在锐二的脑海里。尤娜被无数的怪物重重围住、化为碎片消散而去的地方,是比房间的中间还要更靠前的位置。如果是到那里的话,就算进到房间里,BOSS应该也不会动的。

已经来到了这里,就没有逃跑回去的选择。现在的锐二,就算在这里死去,也不会真的被夺去性命。

“尤娜。”

他再一次小声唤道,踏入了门的里面。

怪物BOSS“野蛮的狱吏长”,正坐在正面最深处的墙壁边上由石头堆砌而成的宝座上,一动不动。锐二朝着尤娜丧命的地方,一步一步地前进。

那里并没有什么痕迹和记号,但锐二还是能看到那个地方闪烁些许光。能感觉到那里有着清亮无暇的白色光芒,就连从房间外部正上方照射进来的似血残阳血色也无法沾染一分。

还有五米。三米……。

“嘟噜噜噜…………”

异样的呻吟声响起,锐二马上将视线投向那边。

大厅的深处,逆光潜伏的黑影慢悠悠地正打算站起来。它的左手举起了原本被竖放在宝座上的、让人联想到断头台的刀刃的双手斧——。

它的右手则扳下了从墙上伸出来的操作杆。

“…………!!”

锐二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背后的铁栅栏发出骇人的冲击声落了下来。这样一来,如果不打倒BOSS、扳起操作杆的话,就无法逃出这个房间了。

因为锐二现在用的是AmuSphere,所以就算是死了,大脑也不会被烧坏。虽然这是事实——但是诺奇拉斯会怎么样呢?原版的SAO里不存在复活的设定,所以最坏的情况下,可能会被删除所有的玩家角色数据吧。

虽然并不害怕被消去数据,但是,如果被BOSS杀掉,从而被删除角色数据的话,就再也不能以诺奇拉斯的身份与尤娜再会了。

狱吏长发出“咚咚”的震动,走下了楼梯。

将巨大无比的斧头扛在肩上,BOSS一步又一步地逐渐靠近。虽然目前还没有喽啰要出现的迹象,但是只要战斗开始,不知道什么时候总该会蜂拥而至的。

既然已经被切断了退路,那么除了战斗以外别无他法。但是现在的锐二凭一己之力战胜这个BOSS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就算是那一天的锐二——诺奇拉斯,如果没有同行的风林火山的成员们在场,也没法像样地战斗吧。

是的……这样回想起来,至今为止,锐二有一次只靠自己的实力来打倒强敌吗?

自从被困在SAO里,锐二只是一个劲地在起始城镇的修炼场中重复练习剑技,只狩猎有把握的怪物来提升等级。加入血盟骑士团以后,也一直只是在团队中战斗。

在Ordinal Scale里也是如此。登上了第二名,不是凭借锐二的实力,而是多亏了在Augma中搭载的战斗辅助工具和人工肌肉装备。所以在那套装备被破坏以后,再也无计可施,被桐人所打败。

但是,现在。只有现在。

“悠那…………”

小声低语道,锐二举起了剑。

这个世界的记忆,本来已经被埋到了连自己都找不到的地方,但身体却自己动了起来,做出了剑技“Sonic Leap(音爆跳跃)”的动作。

刀身闪耀着水蓝色的光芒。用右脚使劲蹬了一下地板之后,系统辅助就会让虚拟体飞快加速。

狱吏长用双手斧将锐二的突进技横档下来。发出金属声和火花的刀身强烈地抖动着,就在快要切到斧头的手柄时——光效消失了。

剑技结束,锐二在空中进入了技能硬直时间。BOSS用斧头的金属箍击中了他的身体。

“咕啊……!”

在被打倒地上的那一瞬间,锐二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在数次翻滚和撞击之后,身体总算停了下来,HP疾速下降。恐惧侵袭了全身,就像浑身的血液都逐渐陷入冰冻一般。

HP槽,在即将进入红色区域的地方停住了。

已经没有恢复药水了,然而BOSS的两条HP槽依然是满血状态。

即便如此,也不能在这里放弃。

锐二踉跄着站起来,再一次挥起了剑,想要往前走。

但是,右脚仿佛能听到“咔嚓”的声音一般,被牢牢地固定在地板上。

锐二想着是不是踩中了陷阱,但往下看也没发现足部有什么异常。然后,他终于察觉到了。

这是和那个时候一样的……导致诺奇拉斯被调离血盟骑士团的一军,造成悠那死亡的原因——虚拟体的硬直现象。

从SAO解放出来以后,锐二总算知道了那个现象的原因。

FNC——不适合完全潜行(Full-drive No Conforming)。大脑和EF矩阵板元器件之间的通讯状态发生异常而导致的、在虚拟世界中的活动受到限制的症状。

——快动!快给我动!!

说着和那个时候如出一辙的话,锐二拼命地尝试移动他的右脚。

就锐二的情况而言,导致FNC发生的是他对死亡的恐惧。想要避开危险的本能压制了理性,从而让虚拟体陷入硬直。重村教授向他解释了这一逻辑,并告诉他这是设备异常的问题,不是通过锐二的想法和思考就能解决的问题。

但是,那个男人——桐人,将不可能化为可能了。

打倒了有软件和硬件辅助的锐二,还击破了就算是在Cardinal System上也是具有压倒性实力的最终BOSS。他的身上,肯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力量吧。硬要说的话,就是内心的强大……那份不管在怎样绝望的状况下都不言放弃、迎面而上的内心的强大,和锐二是不一样的。

锐二之所以会因为FNC而动不了,是因为心中有想要逃避的想法。虽然教授将其解释为本能,但人应该是能舍弃本能的生物。

面前,狱吏长正笨重地转动着巨大的身体,打算朝着锐二的方向而来。在它的周围,三道蓝色的光芒宛如热流般摇动着。这是喽啰涌现的特效。

害怕。

会觉得害怕也是没办法的。但是就算不去在意这份恐惧、装作无视的样子,也无济于事。不是这样的,应该接受害怕的自己……接受自己的弱小,然后更加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够动起来。相信自己能够跨越胆怯,继续向前。

“————给我动啊啊啊啊啊啊!!”

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喊道。

“啪”地一声,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样,右脚向前移动了。

蹬了一下地板,锐二跑了起来。狱吏长高高地抡起双手斧,刚才出现的小怪“托梅塔”也举起了狼牙棒。

就算连万分之一的胜率也没有,至少锐二也能活下来。既然如此,就要战斗到最后的最后。

就在那时——。

“Eiji!用这个!!”

伴随着这样的一声呐喊,上空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发光。

那个物体在空中旋转着飞来。那是一把,在夕阳的映照下发出金色光辉的巨大无比的剑。与其说是武器,它看起来更像是什么装置一样,有着不可思议的形状。

锐二下意识地将右手的剑收回剑鞘,同时将左手伸向了黄金大剑。在握住透明材质的剑柄的一瞬间,HP条下方亮起了无数个BUFF图标,HP也在快速地回复着。

“嘟噜哆啦啊啊啊啊!!”

狱吏长发出咆哮,将双手斧猛然劈下。

同时,锐二也用双手握紧黄金大剑,笔直地砍了下去。

在双方的武器接触到的一瞬间,几乎没有什么触感,狱吏长的斧头就化为无数碎片,消散开来。大剑顺势从中劈开了BOSS的身体,两段HP条瞬间清零。

狱吏长化作蓝色的碎片消散以后,三只托梅塔的动作也一瞬间停止了。没有放过这一时机,大剑向旁边一挥。三只托梅塔的身体被拦腰斩断,连一声悲鸣都没有,就这样消失了 。

锐二吃惊地看着这把短短三秒就将BOSS和小喽啰全部消灭的黄金之剑。宝座附近响起扳手被扳动的声音,入口的铁栅栏缓缓升起。

跑进来的,是穿着黑色长袍、背上装备着两把长剑的桐人,和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幼小少女。

“…………桐人……你,为什么在这……。——这把剑是……那孩子又是………………?”

没有回答锐二的三个提问,桐人反问道。

“比起这个悠那呢!?她在这里吗!?”

这时,锐二才想起自己必须要做的事。将大剑塞给桐人,他朝着房间的东南角——尤娜丧命的地方跑去。

“尤娜…………尤娜!”

一边喊着,一边踏入那个还残留着淡淡光芒的地方,就在那一瞬间。

光芒轻轻地聚集起来,映出了一个人影。

白色的长发。黑色的连衣裙和长袜。仍闭着眼睛。

悠那——不是白尤娜。而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YUNA——黑尤娜。

“尤娜……!?”

如此喊道,锐二伸出了双手。实体化后的黑尤娜连站立都无法做到,就这样倒在了锐二的怀中。

锐二跪坐在地来支撑着她的身体,但却完全感受不到重量。不仅如此,虚拟体的各个地方都呈现出块效应,好像马上就要崩溃一样。

“尤娜……你怎么了,尤娜!!”

拼尽全力地呼唤着,怀中的少女的睫毛微微颤动,半睁着红色的眼睛。

“E……Ei……ji。”

那是从悠那的声音中提取样本、但是却和悠那有一丝不同的声音。少女用这样的声音呼唤着锐二的名字。

“你……为我赶来……了啊……”

只说了这短短一句,就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锐二抬头看着站在旁边的桐人,拼命地呐喊。

“桐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尤娜她……尤娜发生了什么……!”

回答他的不是桐人,而是站在桐人旁边的黑发少女。

“尤娜小姐的AI模板正在发生崩坏。”

“那……那是怎么回事!?尤娜她,现在也在现实世界作为偶像而……”

“现在作为AR偶像活动的,是目前躺在那里的原版黑尤娜小姐的复制。我认为,最少可以有五个同时运行。”

少女的语气十分平静,但脸上却露出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桐人惊讶地叫道:

“你……你说是复制!?但,但是,如果那么做的话……”

“……是的。我们这些从SAO诞生的AI,每一个都被设计为以自我的唯一性为基础。无法接受自己的复制存在,会不停地堆积错误。”

“那……现在当着偶像的复制YUNA们……也迟早会……?”

“是的。我想现在可能已经存在着崩坏了的复制体。虽然原版的黑尤娜小姐也在不停堆积错误……但还有一点……”

少女闭上眼睛数秒后,仿佛在寻找什么一样,她皱起了眉头继着刚才说了一半的话。

“……还有一点就是,高级的AI模块正在改正错误,才勉强抑制了崩溃的状况。”

“高级的……模块。”

锐二喃喃道。

SAO服务器上的语言引擎模块,分为三个等级。黑尤娜使用的应该是第二级,也就是护理支援AI的引擎。在那之上,只有一个第一级的模块。那就是最终BOSS所使用的语言引擎……。

“虽然高级模块是用自己的数据抑制住了崩坏的发生,但好像是缺了一个……能成为记忆的核心的信息。只要有了那个,应该就能完全修复了……”

“你说的记忆的核心……具体是,什么样的……”

桐人问道,少女抬起小小的双手,像是捧着什么一样。

“对黑尤娜小姐来说,象征着最重要的回忆的数据。具体是什么样的,我也不知道。打算修复黑尤娜小姐的高级AI也失去了人格,现在正处于叫它也没法得到回应的状态。”

——对黑尤娜来说,最重要的回忆。

锐二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黑尤娜,也就是YUNA,是被设定为只追求着唱歌这一件事的。如果要说最重要的回忆,那大概就是最后在体育馆的演唱会吧,但是对那个回忆会化成怎样的形状之类的,锐二毫无头绪。

突然,怀中的黑尤娜,动起了游走着噪点的右手。她的指尖捏着什么,做出了像是遮挡阳光一样的动作。

————就那么中意那个吗,尤娜。

耳朵里,好像微弱地响起了自己的声音。然后,也听到了回答的声音。

————嗯,因为很漂亮啊。

“…………!!”

深吸一口气,锐二着魔一般将仓库打开。仿佛被什么引导一样滑动着列表,然后将一件道具实体化。

那是一个装着五彩缤纷的糖果的、圆圆的玻璃瓶。YUNA——悠那临死之前抛向锐二的,唯一的遗物。

“尤娜…………”

呼唤着她的名字,锐二将瓶子放在黑尤娜的手中。

那一瞬间,瓶中的糖果全都闪耀着七彩的光芒。

瓶子也仿佛消融在那光芒里。但是光芒并未消失,而是靠在黑尤娜的虚拟体的崩坏部分,开始缓缓地闪烁着。

接着,锐二看到了。

跪坐在黑尤娜的旁边的,露出温柔的笑容、抚摸着她的脸颊的,一位穿着白色兜帽的少女。

“…………尤娜。”

轻声呼唤之后,少女抬起了头,直直地看着锐二。一瞬间,那副微笑的脸庞与另一位戴着有羽毛装饰的帽子的少女的脸重合了。

——阿锐,你一直带在身边呢……。

那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少女变化成为无数光粒消失了。

“Eiji…………”

再一次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锐二低下了头。

黑尤娜身上的噪点已经消失,她用宛如红宝石的眼睛注视着锐二。

透明的水滴接二连三地滴落在她胸前。锐二一时间还未意识到,这是自己的眼泪。

“…………高级AI,已经完全消失了。”

黑发的少女小声说道。锐二一边掉着眼泪,一边轻轻地摇了摇头。

白尤娜……悠那没有消失。她仍然作为记忆……作为回忆存在于黑尤娜的心中。她依然活着。

将黑尤娜紧紧抱在怀里,锐二无法抑制地发出了呜咽声。用孩子般的声音哭了好久,好久。

(完)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结城明日奈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12   其中:访客  12   博主  0

    • IPP_Vmoe 0

      [哆啦A梦吃惊]

      • 永恒之久远 永恒之久远 1

        奈奈酱说的期待就是这个吗,攻略组效率虽然很重要,但也要注意休息啊[爱你],@结城明日奈

        • 黑涩素颜 0

          好甜啊[爱你][爱你]

          • 徐小黑Hei 0

            真好

            • 王家 1

              谢谢结城明日奈大大,不用太劳累哦

              • avatar senin 0

                kirito和学长的互动真有意思hhhh感谢汉化组~~辛苦啦!!

                • avatar qchuser 0

                  辛苦了

                  • avatar 餡こ 0

                    从第6页开始怎么没有了?

                    • 桐ヶ谷和人 桐ヶ谷和人 1

                      这个特典是从哪里来的啊?川原正在写么?还是买BD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