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heim汉化组][刀剑神域][BD特典][Cordial Chords]

4

看向这边的后泽锐二——Eiji的眼中游走着锐利的敌意,我想着“就知道是这样啊”。

换位思考一下的话我也会如此警觉。对他而言,我不仅阻挠了重村悠那重生计划,还是可恶的攻略组玩家的代表。

事件结束之后,我让百事通艾基尔调查了很多,所以现在我在一定程度上也对Eiji憎恨风林火山和攻略组的理由,以及悠那在艾因格朗特中丧命的经过有所了解。

会憎恨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并不这么认为。至少,不至于一定要把克莱因他们送进医院。

但是另一方面,锐二的心情——或许是我自认为如此——我在一定程度上也能理解。在“月夜的黑猫团”公会溃灭之后,我也试图寻找自身以外的理由,也曾对顾虑我的心情的克莱因和亚丝娜采取冷漠的态度。如果在幸和铁雄逝去的时候,有其他玩家在场的话,我说不定也会狠狠地憎恨他们。

一边在脑内进行着这番推测,我一边考虑着该如何搭话。

但是我说出什么之前,Eiji开口了。

“……你有什么事。”

虽然语气尖锐,但是总比一开口就是“给我消失”要好得多。我清了清嗓子,看了看右侧。

“在这之前,还是先换个地方吧。我刚才被那个巡警问来这干什么了。”

“…………”

虽然Eiji一脸怀疑,但他还是沉默着改变了身体的方向。我匆匆忙忙地赶上已经开始快步离开的他。

“那个……前面不远处有个能用OS点数支付的家庭餐厅。我攒了很多点数,我请你吧。”

我在旁边向他这样搭话之后,就听到了平生以来最明显的咂舌声。

“就算你不请,我的点数也……”

没好气地丢下这样一句狠话之后,他露出了一副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的表情。虽然我的Augma放在包里,但是Eiji的头上并没有戴着Augma。恐怕是作为事件的证据被扣留了吧。所以,没有Augma的话也就理所应当地没法使用使用《序列之争》的点数了。

虽然Eiji就这样一言不发了,但是我们一起走到了目的地的家庭餐厅,也没有拒绝想要劝说他的我。还好店里很空,我们坐在了餐厅里侧的四人座。坐在这里的话,其他客人应该听不到我们说话吧。

坐在我对面的Eiji,再一次低声说了句“你有什么事”。我从架子里抽出菜单,放在了他的面前。

“点完菜再说吧。随便点吧。”

然后,他再次咂舌。但是Eiji还是哗啦哗啦地翻起了菜单,只看了短短十秒,然后按下了呼叫按钮。还没点好菜的我,慌慌张张地打开了自己的菜单。

出现在眼前的女服务员戴着Augma,以替代无线终端。

“牛胸肉牛排C套餐。”

Eiji毫不犹豫地下了单,女服务员在只有她能看到的悬浮窗口上将内容输入进去。虽然想说我也要一份一样的,但是我和直叶约好了要一起做晚饭,所以我只点了芝士蛋糕和饮料。

女服务员离开之后,Eiji死死地瞪着我。“你有什么事”——还以为要听到第三次这句话了,但是这回却是不同的问题。

“……那是归还者学校的校服吗?”

“诶?”

低头看了一眼带有略微醒目的包边的外套,我点点头。

“啊,嗯……是这样没错。”

“哼。”

他哼了一声,并不打算多说什么。搞什么嘛真是的……虽然我这么想,但是我今天不是来讨论关于学校的话题的,我将平板电脑从斜挎包里拿出来。

我点开做好标记的页面,递给他看。

“这个,你知道吗?”

“…………”

沉默地接过平板电脑,Eiji瞥了一眼屏幕,脸上浮现出了格外严肃的表情。

“尤娜的……桌面精灵?”

快速地点开了链接,他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充值给她换衣服……让她为用户唱歌?不……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教授会允许开发这种应用吗……?”

“黑尤娜……不,偶像尤娜的管理权,据说已经不在重村教授手上了。”

我说出了让结衣帮忙调查的情报之后,Eiji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现在是一家名为‘亚里欧鲁姆’的演艺事务所和卡姆拉公司在积极地利用尤娜。”

(原文为アリオルーム。找不到词源,姑且音译。)

“……教授把尤娜的管理业务委托给了亚里欧鲁姆这家公司。但是,尤娜的活动日程实际上是教授和我来决定的。因为她……就是你所说的黑尤娜,是为了召集SAO生还者才被制作出来的……”

Eiji小声地说道,他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同情。但是那副神情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豁达的表情。

“……既然教授决定这么做了,也没办法了。他想怎么使用黑尤娜,我也没有权利说什么。”

真的只是这样就行了吗,我将这句话咽进肚子里。重村教授将黑尤娜的管理权让渡出去,似乎是因为他要对九天前尤娜首次演唱会上造成的大混乱负责。然后阻止了将教授和Eiji堵上一切的悠那重生计划的就是我……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就会出现众多的死者。

Eiji的视线离开了平板电脑,他抬起头,再次以严肃的表情看向我。

“……所以呢?你就是为了让我知道这件事才来见我的吗?说起来……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被释放了……”

但是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女服务员过来了,Eiji闭上了嘴。

桌上摆着发出滋滋声的牛排和套餐里的圆面包,以及盛着芝士蛋糕的盘子。在进行了“您点的菜上齐了吗”和“是的”的问答之后,女服务员留下仍采用纸质形式的小票,然后离开了。Eiji盯着我看。

“啊,请吧,你先吃吧。我去拿点饮料,你要……”

接着,Eiji一副像在说“为什么这么紧张”的样子,粗鲁地对我说了句“乌龙茶,少冰”。

在饮料区接了冰镇乌龙茶和给我自己的热咖啡之后,我回到了座位上,Eiji已经将牛排和面包消灭了一半。是因为饿了呢,还是因为想要快点结束呢——恐怕二者皆有吧。

放弃了在吃饭时进行交谈,我用叉子切下小份芝士蛋糕,将其送入口中。

虽然ALO的味觉再现引擎也在不断更新,但是果然没法达到将真正的食物——尤其是甜点——直接在脑内而不是在舌尖产生的满足感再现出来。换句话说,就是虚拟的甜点中不存在糖分和卡路里带来的罪恶的味道。

最终,Augma并非卡姆拉公司和重村教授零基础独立开发的,而只是照搬了茅场晶彦的完全潜行技术,并限制了完全潜行功能的替代品而已——当然,能让机身如此小型化也是十分令人佩服的,所以如果真的想做的话,在AR环境下再现味觉应该也能够做到。没有这么做是出于营销战略的考虑呢,还是对茅场的客气呢。

我一边进行着这样的思考,一边活动着叉子,蛋糕转眼间就被消灭得干干净净了。Eiji那边也差不多在同时吃完了牛排,将乌龙茶一饮而尽。

虽然我真的很好奇在警察的拘留室里会提供什么样的饭菜,但是现在实在不是问这个问题的场合,即使是察言观色等级不高的我也明白这一点。在Eiji“呼”地叹了一口气的瞬间,我突然进入了正题。

“昨天,我试着在Augma里下载了那个桌面精灵。”

Eiji立刻又回到了严肃的表情,只说了一句“然后呢?”。

“……然后,桌面精灵尤娜,一开始只有一些正常的举动……但是在我告诉她名字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做出了受到异常负荷的行动……”

在说明的过程中,我越来越对那件事是否真的发生过感到怀疑,但是如果在这里说了“果然还是没事”的话,就只会以我特意在放学后来到和我家相反方向的代代木、请Eiji吃了牛排而告终了。我下定决心,决定在事情变成那样之前说出口。

“……她说了,‘桐人,救救我’。”

“…………”

Eiji沉默不语,他向我投来的视线里,“这家伙没事吧”和“是不是上当了”的意思各占一半。

……不,不仅如此。“怎么可能”和“难道说”的成分在逐渐增大,超过了一开始的怀疑——。

“……只说了‘救救我’吗?”

听到他小声投来的提问,我赶忙点点头。

“嗯。只说了这个,还有动作像是卡住了一样……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不像桌面精灵的地方了。”

 

“……就为了这点事情,你就调查了我被释放的时间,来见我了吗?”

这一次,不是能够简单地回答的问题。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我自己也不是没想过。

但是。

“大概,就算说了其他的话,我也会当做听错了或是程序异常,然后很快就忘掉了吧。……但是,我被人求救了啊……”

将杯底尚未冷却的咖啡一饮而尽,苦味让我皱起了眉头,我说出了昨天想到的推测。

“如果这是谁通过桌面精灵发送信息,那我只能想到两个人。一个是应该在体育场消失了的白衣尤娜……重村教授的女儿的电子幽灵,另一个是由亚里欧鲁姆运作的黑尤娜。但是,黑尤娜大概不会有那么复杂的性格设定吧?”

对于我的问题,Eiji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在几秒之后小声低语道。

“两个人,吗。”

“诶……?”

“……没什么。——的确黑尤娜……我和教授将她标注为字母的YUNA,她只被添加了‘想在很多人面前唱歌’这一动机。她连我们的计划内容都不知道。就算运营权从教授手里移交到了亚里欧鲁姆,黑尤娜也是作为AR偶像活跃,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那么,她就不会产生对这个状况感到不满的判断……应该……”

解说的声音逐渐弱了下来,我探头窥视了一眼Eiji的脸。在他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之后,我迅速地扭开了头。

“不……。想要读跟她毫无关系的书,对物体化的记忆数据感兴趣等等,她好几次做出了设定以外的举动。但是,我不认为她的基本性格会发生改变。如果真的是哪个尤娜像你发送了消息的话,那么……”

说到这里,Eiji再次陷入沉默。他凝视着桌上的一点,一动不动。

按照常理而言,发送短信的不是黑尤娜,所以说白尤娜仍存在于某处。他是在犹豫能不能做出这个有些草率的结论吧。在得到希望之后马上将其打碎……这种郁闷,在我想要为了幸获得复活道具的时候也曾感受过。

即便如此,既然分析到了这里,就不得不提出关键的问题。我就是了为了询问这件事,才来见Eiji的。

我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又再次深呼吸——但是停在了这里。在犹豫了两秒以后,我提出了和打算不同的问题。

“那个……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也不能一直叫‘你那边’和‘你’……Eiji?诺奇拉斯?后泽君?”

话音未落,微卷的刘海深处传来了锐利的视线。

“第三个绝对不要。第二个也不行。……叫我Eiji就行了。”

“知、知道了。……那么,你也叫我桐人……”

“哼。”

相信着这个回答是表示肯定,我继续说道:

“那么……我来见Eiji,是想知道让白尤娜运转的那台旧SAO服务器,现在怎么样了呢?”

“你说……旧SAO服务器?”

小声地重复了一遍这个字眼之后,Eiji皱起了眉头。

“那当然是教授把它关闭了,然后再次封存起来……不,等一下。不仅仅是那个桌面精灵,黑尤娜本身也还在活跃,你是这么说的吧?”

“啊……嗯。那个……”

我拿起桌上的平板电脑,点开了某个做好地图标记的官方网站。

“……你看,今天也在秋叶原和大阪举办迷你演唱会呢。而且,月底好像还要发行新歌。”

“那么,SAO服务器就还在运作。”

Eiji这样说道。我花了几秒钟去理解这句话。

“……是吗……。也就是说,黑尤娜也是通过SAO做成的AI吗……?”

“是啊。不管被附加的动机多么单纯,外行的重村教授也不可能开发出说话那么自然的AI。”

做出了这番定论,Eiji将手伸向玻璃杯。但是杯中只剩冰块化成的水了,他注意到了这一点之后,站了起来。

“这次我来帮你接。喝什么?”

这么尖锐的询问别人要喝什么饮料的方式,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一边这样想着,我一边回答说“那我要碳酸饮料”。

“哼。”

因为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反应,所以我老实地等着。Eiji很快就回来了,他在我的面前放下玻璃杯和习惯,然后回到椅子上,喝了一口自己的卡布奇诺,然后继续刚才的解说。

“通过SAO服务器运行的并非只有黑尤娜。《序列之争》本身也是使用了藏在SAO服务器里的另一个系统。”

“另一个……系统?”

“你听说过Cardinal System这个系统吧?”

听到这个问题,我下意识地点点头。

“啊……嗯,听过。控制SAO的不需要维护的自律系统对吧……就说它能够迅速修复漏洞和故障,处理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连任务都能自动生成。”

“哼……没错。Cardinal System的名字是‘基数’,似乎是取自Cardinal Number这个词。需要跟你介绍一下基数的概念吗?”

“那个……是表示事物数量的数字,对吧?像是一个、两个、三个……”

“嘛,算是吧。也就是说Cardinal System是通过基数来控制游戏的系统。玩家和怪物的HP、STR这些数值,武器防具的属性,各种各样的补正值和抵抗值,一切都是通过基数进行管理、处理的……嘛,对于RPG而言这是理所当然吧。”

“原来如此……”

一边设想着话题的走向,我一边将吸管插入碳酸饮料里。Eiji也喝了一口卡布奇诺,视线在半空中游离。

“……但是茅场晶彦基于完全相反的构思,试着做了另一个系统。不是基数,而是‘序数’……通过Ordinal Number来对玩家进行管理。”

“序数……就是表示顺序和号码的数字吧……?”

“没错。与Cardinal System对立统一的Ordinal System……。担任Argus独立董事的重村教授,在调查SAO服务器的时候,发现了茅场未经采用的那个系统。教授将它拷贝下来,改造成了《序列之争》。虽然OS的主服务器放在卡姆拉的子公司,但是它是通过专用线路直接连接到Argus本部的SAO服务器的。这是为了让黑尤娜和白尤娜在OS里动起来……”

“……也就是说,在某种意义上,《序列之争》就是SAO本身……吗。在活动战斗中出现的旧艾因格朗特的BOSS,也不是通过模仿原型制造出来的……”

“而是直接借用了原始数据。BOSS出现的位置也与艾因格朗特迷宫区的位置相重合,你注意到了吗?”

“嗯……虽然是在战斗了好几次才发现的。”

我点点头,Eiji望了一眼东侧的窗户——那个方向是代代木体育馆所在的位置。

“那是因为BOSS出现的位置无法变更。不过幸好Ordinal System将位置自动调整为附近的公园和广场了……。如果茅场采用的是Ordinal System,而不是Cardinal System,那么SAO的玩家们也会被以排名的形式进行管理了。”

“如果真的变成这样,那么就必须明确显示排名了,PK的牺牲者也会增加……”

“不过,草率地挑战等级以上的怪物的笨蛋们就减少了呢。”

Eiji低声说道,他用双手握住了咖啡杯,手背鼓起了青筋。

但是几秒之后,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放开了杯子,继续进行说明。

“……借用Ordinal System还有一个好处。茅场为SAO设计的语言引擎有三个等级。一般的NPC用的是引擎是功能最低的。第二级是活动NPC和护理支援AI使用的引擎。最高级的就是用于最终BOSS的引擎……。教授理所当然地给白尤娜,不,给悠那的容器选择了最终BOSS的语言引擎。但是这一做法也存在问题。在Cardinal System里,最终BOSS虽然很强,但并非是不死的存在。如果几十名高阶玩家一起进行攻击,也是能够打倒它的。”

“于是,在BOSS被打倒之后,好不容易得到尤娜人格的语言引擎就被初始化了……”

我小声说道,Eiji的嘴角微微弯起。

这不是假设,而是实际发生过的事。我和Eiji在新国立竞技场战斗过后,与亚丝娜和其他同伴们一起打倒了最终BOSS,这些正是九天前发生的事。

但是Eiji只是又叹了一次气,对我的话表示肯定。

“就是这么回事……。但是,在Ordinal System里却不是这样。虽然事到如今已经无法得知其中的原因,但是茅场给予了Ordinal System中的第一名不死的权利。是他自己想成为这样呢……还是……”

话语到此为止,他一口气喝完了卡布奇诺。这次轮到我去接饮料了,但是刚才听到的内容过于令人震惊,我一时无法站起来。

“稍、稍微等一下。不……不死的权利?也就是说,排名第一的人,那个……不就无敌了吗?”

“就是这样。”

下定了结论,Eiji用轻蔑一般的眼神看着我。

“不是,等……等一下。我可没想在OS里开无双啊。”

“谁都没那么说吧。”

“话、话说在前头,我可是打算从OS引退了啊。”

“哼,随你便。”

冷漠地回答了一句,Eiji靠在了软沙发上。夕阳从他身后的百叶窗照射进来,用红色的线条勾勒出他的脸庞。

我也将碳酸饮料一饮而尽,一边搜寻着那天的记忆,一边小声说道:

“……就是因为这个理由,白尤娜才让我们潜入艾因格朗特,按照Cardinal System的规则与最终BOSS交战的吧。反过来……如果把最终BOSS召唤到现实世界,用Ordinal System的规则去打,那肯定赢不了……”

“尤娜……悠那她就是这样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又聪明、又冷静,对谁都那么温柔……”

Eiji以坐在正对面的我都听不到的音量自言自语,他突然睁大了眼睛,接着又将脸沉了下去。

虽然我觉得他应该比我大个一两岁,但是从他的表情来看,又给人成熟之中包含着稚嫩的印象。但那也仅仅是几秒而已,他再次皱起了眉头瞪着我。

“……所以呢?SAO服务器还在运作,那又怎样?”

“那还用说吗?”

看了一眼平板电脑上的时间,我如此说道。

“告诉我连接到SAO服务器上的方法。我想再一次,潜入艾因格朗特。”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结城明日奈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13   其中:访客  13   博主  0

    • IPP_Vmoe 0

      [哆啦A梦吃惊]

      • 永恒之久远 永恒之久远 1

        奈奈酱说的期待就是这个吗,攻略组效率虽然很重要,但也要注意休息啊[爱你],@结城明日奈

        • 黑涩素颜 0

          好甜啊[爱你][爱你]

          • 徐小黑Hei 0

            真好

            • 王家 1

              谢谢结城明日奈大大,不用太劳累哦

              • avatar senin 0

                kirito和学长的互动真有意思hhhh感谢汉化组~~辛苦啦!!

                • avatar qchuser 0

                  辛苦了

                  • avatar 餡こ 0

                    从第6页开始怎么没有了?

                    • 桐ヶ谷和人 桐ヶ谷和人 2

                      这个特典是从哪里来的啊?川原正在写么?还是买BD送的?

                      • 七殺天凌 七殺天凌 4

                        :lol: 话说这学校大的暗杀一个人都可以藏尸N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