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Sword Art Online][ME07][无星夜的咏叹调]

源文件名:

Sword Art Online WEB ME版(素材版)

Sword Art Online ME07 无星夜的咏叹调

Sword Art Online ME07 续-无星夜的咏叹调

 

[WEB版][川原 礫][Sword Art Online][无星夜的咏叹调]
≡≡≡≡≡≡≡≡≡≡≡≡≡≡≡≡≡≡≡≡≡≡≡≡≡≡≡≡≡≡
作者:川原 礫
翻译:J.C.T.G=SDNagi
校对:J.C.T.G=3000TK ,rockroxas @ lightnovel
修校:J.C.T.G=SDNagi
顾问:rockroxas @ lightnovel
监督:J.C.T.G=SDNagi
LOGO制作:速水伊织 @ sosg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
请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在线版如需转载请PM本人
下载版转载随意,但请保留译者信息
≡≡≡≡≡≡≡≡≡≡≡≡≡≡≡≡≡≡≡≡≡≡≡≡≡≡≡≡≡≡
本作品是由J.C.T.G翻译、川原 礫的作品,
请不要对作品翻译质量有过多的期待。
阅读J.C的翻译作品时,
请适度远离电脑,并保持房间明亮。
长时间的阅读有害身体健康,请适度休息。
如果在阅读过程中出现想吐槽,想呕吐的症状,
为了您的身体着想,请立即停止阅读。
而不要挑战自己身体的极限!!
J.C.T.G ALL STAFF
≡≡≡≡≡≡≡≡≡≡≡≡≡≡≡≡≡≡≡≡≡≡≡≡≡≡≡≡≡≡

修改之处:将“内测”改为“封测”;调整部分语句顺序。

无星夜的咏叹调

艾因葛朗特 第一层 2022年12月

1

只曾一次,见到过真正的流星。
并不是在旅行中,而是透过自己房间的窗户所看见的。这对于住在空气清新,夜晚能够真正漆黑下来的地区的人来说可能并不稀奇,但对于我所生活了十四年的琦玉县川越市来说,很遗憾以上两个条件都无法达到。即便是晴朗的夜晚,肉眼也只能看到二等星。
不过,在某个隆冬的夜晚,无意的望向窗外的我,却着实的见到了。在几乎看不到繁星,即便是深夜也十分明亮的天空,瞬间一道闪光划破天际。还只是小学四五年级的我,对于许愿的内容想到的只是些孩童般的事……最先浮现到脑海中的则是“希望下次打怪时能够掉落稀有装备”这种不暇思索的愿望。因为,当时的自己正沉浸在MMORPG游戏的公测当中。
和当时相同色泽,相同速度的流星,我已经三年(又或者说是四年)没有见到过了。
不过这次见到的流星,不是用肉眼,背景也不是暗灰色的夜空。
而是在“NervGear”——世界第一台全感官投入型VR interface machine所制作出的,昏暗的迷宫的最底层,所见到的。
*
那是在一场用恐怖逼人形容也不为过的战斗当中。
一名玩家勉勉强强躲过了LV6的亚人型怪兽RuinKobold?trooper挥下的粗犷手斧,看到这一镜头的我不免也脊背发凉。这一连三次成功闪避,让Kobold的体势出现了很大的破绽,那名玩家抓住这个间隙,将一股强力的剑技倾泻而去。
该剑技是细剑【Rapier】类型最初能够学习到的单发突刺攻击“Linear”。将惯用手持的细剑摆在身体中心,之后倾注力道径直向前突刺而出的简易基本技,但速度却十分的快。这明显不是经由动作辅助系统,而是靠玩家自身的运动命令加速得来的。
以前在游戏封测时,曾多次见到队友对怪兽使出过同类招式的我,也无法捕捉刚才刺出的细剑剑身,见到的只有剑技特有的光效所划出的轨迹。在光效不佳迷宫中,划破黑暗的纯白色光芒,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天夜里所见的那颗流星。
细剑使,按照三连回避Kobold的斧头斩击→Linear的反击的这种方式,进行了三次攻防转换,以无伤的状态解决了迷宫中相当强力的武装兽人。虽说如此,但这肯定也不是一场很轻松的战斗。将用致命一击刺入兽人胸口正中的细剑拔出,怪兽仰倒并四散开来,就像是被没有实体的多边形碎片推着似的,细剑使靠在了通路的墙壁上。就这样坐了下来,不断喘着粗气。
细剑使像是完全没有觉察到距其十五米开外,站在交叉路口的我似的。
什么话都不说就这样离开,去寻找自己的猎物,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行动方式。就在一个月前的某天,决定成为只为自己的SOLO玩家那刻以来,我就再也没有主动靠近过其他人。唯一的例外就是看到其他玩家明显处于危机时,不过那个细剑使的HP槽几乎是全满的状态。完全看不出需要其他人多事去帮助的样子。
既便如此——
我还是烦恼了五秒钟,从十字路口的阴影当中走了出来,朝着坐在地上的细剑使走去。
瘦小的身形。上身的装备是暗红色的皮制束腰上衣,以及套在其外的胸部护甲,下身则是贴身的皮短裤以及过膝长靴。一件带有帽子的羽制斗篷盖着头部直到腰际,正因如此无法看到其面貌。除了斗篷之外诚然一副突刺剑士【Fencer】的装备,和单手剑士【Sword man】的我的打扮极其相似。通过高难度任务得到的我现在的这把爱剑“Anneal Blade”十分的重,为了技能的敏锐度,于是极力减少了金属防具,用深灰色的皮制外套外加胸部护板进行替代。
觉察到了向自己靠近的我的脚步声,细剑使肩头微微颤动了一下,但之后就没有任何的动作了。我也不是怪兽什么的,那人应该也通过视野中的绿色指示器得知了吧。将脸深深埋进立起的膝盖当中的这个姿势,强烈散发出一种就这样从我面前通过,随便去哪里的意思,但我却在离细剑使两米处的位置停了下来,开口说道:
“……刚才的那个,OVERKILL过头了吧。”
披着厚厚布制斗篷的纤细肩膀,再次微微颤抖了一下。帽子微微向上抬起了五公分,两只深藏在暗处的眼睛向我投来了犀利的目光。我能看到的只有那亮棕色的瞳孔,面貌什么的还是完全看不到。
细剑使用之前突刺时的那种锐利的目光持续盯了我数秒钟,之后微微向右偏去。那种姿势,可能是没有听懂我所说的含义吧。
看到对方做出这一举动,“果然是这样啊”我在内心这么想到。
让决心贯彻SOLO的我没对其过而不理的,是某种强烈的违和感。细剑使施展出的“Linear”,有着让人惊异的完成度。准备动作【premotion】与技后硬直【postmotion】的时间之短,还有那无论如何也无法辨识的速度。这种华丽的剑技,至今为止恐怕我都没有见到过。
正因为如此,一开始我认为此人恐怕和我一样,是游戏测试时期的玩家。在成为死亡游戏之前的这个世界当中,长时间的积攒了战斗经验,才会练就出如此般的速度。
不过就在我第二次看到“Linear”时,却对自己的推测产生了疑问。与技能的完美相对,其战斗的方法未免也太危险了。的确,“最小限度动作的侧移防御”,比起闪避与格挡,反击的初速会提升许多,武器防具的耐久度也不会减少。不过相对的是,防御失败时的风险是最大的。如果被击中的话,依据counter-damage,会出现一时间无法行动【stun,眩晕】的状态。单独战斗时的stun,那可是十分致命的。
不过那人就像是不知道这个众所周知的网络游戏用语似的。也就是说,眼前这个细剑使,并不是原来测试时期的玩家。也就是说,在玩这个游戏前,此人并没有任何MMO玩家的经验。
我微微吸了口气,再次说明起来。
“OVERKILL的意思就是……给怪兽造成的伤害要大于其剩余HP量的意思。刚才的那个Kobold,在吃下第二记‘Linear’时已经NEAR Death……啊,不,是濒死了。HP也只剩下两三点。最后一击不用剑技,轻微的普通技就够了。”
在这个世界,说如此长的话,已经是多少天……多少周都没有过了啊,想着这些的我闭上了嘴。
语文很差的我好不容易才组织起这样一段话,细剑使在听到后足足有十秒钟都么没有做任何反应。就当我想着“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的时候,一微弱的声音,从往下耷拉着的帽内传了出来。
“…………过剩,又有,什么问题吗?”
在这个瞬间,多少也有些太晚了,我终于察觉到了眼前说话的细剑使,是这个世界——特别是在迷宫最深处——十分稀少的“女性玩家”。

======================
======================

2

世界第一个VRMMORPG,“Sword Art Online”正式开始运营已经经过了一个月。按照MMO的平均速度,此时应该有等级达到上限【cap】的玩家出现了,世界地图也应该从这一侧探到了另一侧。不过,在SAO中,现在的最高等级也只有十级左右——此游戏的等级上限究竟是多少也还不清楚。作为游戏舞台的艾因格朗特也是,探开的地域也只有全部区域的百分之几而已。
因为,现如今的SAO,虽说是游戏,但也不是一般的游戏了,某种程度来说已经变成了“牢狱”。自行登出无法实现,虚拟体死亡即宣判玩家的肉身也会死去。在这种状况下,要潜入充满危险至极的怪兽以及陷阱的迷宫中的人几乎是没有。
而且经由GM,玩家与虚拟体的性别强行统一化的这个世界中,女性玩家可以说是少之又少。即使经过了一个月,我想几乎所有人也都应该呆在“初始之街”处,事实上也是在这个巨大的迷宫——“第一层迷宫区”中我所见过的女性玩家也就两三次,而且她们几乎都是大型团队的成员。
所以,在这个迷宫还未探索开来的周边区域,遇到单独行动的细剑使,我根本不会想到她会是个女性。
*
一时间,我想着还是对她道声歉,然后离开这里。但看见女性玩家时必定上去搭讪才是男性玩家的生存方式——虽然没打算把这种话当成口头禅,但很遗憾的是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假如对方说出“这是我的自由”“别管我”这类台词的话,我就回答“这样啊”然后离开这里。因此,我停留在这微妙的距离上,再次调用自身的语文能力很努力地回答道。
“……Overkill,系统也没有设定任何的不利之处,以及惩罚措施……不过,那样做效率是很低的。SwordSkill需要集中力,连发过度的话对于精神的消耗是很大的。还有归路要走,所以尽可能的不要采取这种疲劳的作战方式。”
“…………归路?”
从深深盖在头上的帽檐中,再次传出了带有疑问语气的声音。虽说疲劳让声音变得沙哑,起伏也不很强烈,但在我听来,这依旧是十分的动听。当然我嘴上是不会说出这话的。
相对的,我继续解释道。
“是啊。从这里到迷宫的出口有几乎一小时的路程,出口到最近的街区最快也要三十分钟,不是吗?疲劳增加的话失误也会增多。我看你好像也是SOLO玩家,单独行动的话无论多小的失误也是致命的。”
虽然嘴上不停的说,但内心却在自问道,为什么要如此拼命地对她说这些话呢。对方是女性所以这样——应该不是这样的,在解答出这个问题前我便说出了这样一长溜的话。
如果是处在相反的立场,面对一个对我说教的高级玩家,我应该也只会说出“你不随我,少管我”这样的话来吧。就在我对自己的性格与行动不一致差不多快冒出汗来时,细剑使终于做出了反应。
“……如果是这样,那就没问题了。我,不打算回去。”
“啊?……不回,街区?我说……药瓶的补给,装备的修理什么的……还有休息……”
我惊讶的答道,细剑使听着我的话,肩头微微动了动。
“如果不受伤的话就不需要药品,剑的话我也买了五把一样的。……休息吗,就在附近的安全地带。”
听到她沙哑的回答声,我无语了一段时间。
安全地带是在迷宫内部的,怪物不会出没的房间。墙壁四角装饰着很有特征的色泽标示,很容易辨别。是在狩猎,刷地图的休息场所,虽说如此但也只能让人休息一小时左右的程度。地板冰凉根本无法当做床铺来使用,而且可以听到频繁出没于附近通路处的怪兽的脚步声。不管是多么有胆魄的玩家,在这里想要熟睡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过,根据之前的话来看,这个细剑使真的有可能将安全地带当做街道处的旅馆进行休息,并一直呆在迷宫里面……可能是这样吧?
“…………你待在这里面,多长时间了?”
我战战兢兢的询问道——
细剑使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回答道:
“三,四天。……这样,可以了吧?附近的怪兽马上就要复活了,我,要走了。”
戴着单薄皮手套的纤细左手扶着墙壁,细剑使缓缓站了起来。
出鞘的细剑,其重量仿佛跟双手剑【Twinhand Sword】似的,剑头向下垂着,细剑使就这样朝着我的身后走去。
一步,两步,细剑使逐渐远去,从各部位耐久力的损耗便可得知装备都已破败不堪了。不,像这种脆弱的布质装备能够连续四天在这里狩猎并还保持着原状,已经是奇迹了。先前所说的“只要不受伤就好”这句话,绝对不是随便说出的……
想到这些的我,面朝着细剑使那瘦弱的背影,不禁脱口道:
“…………以你这种战斗方式,会死的。”
细剑使停下脚步,肩靠着右侧墙壁,慢慢回过头来。帽子深处,刚才看到的那双榛色的眼瞳,由内变成了浅红,就这样盯着我,投来的视线仿佛要将我射穿一样。
“…………反正,大家都会死的。”
沙哑,破裂的声音让本来就寒冷的迷宫内的空气,变得更加刺骨。
“只过了一个月,就死了两千人。而现在,第一层都还没有突破。想要打通这个游戏是不可能的。如今的区别就只有在哪里,怎么死,早死……还是晚死…………”
细剑使至今为止说出的最长,最有情感的话却在途中颤抖起来,并中断了。
下意识踏出一步的我的眼前,细剑使就像是遭受了什么不可视的麻痹攻击一样,倒在了地上。

======================
======================

3

“在虚拟空间会失去意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倒在迷宫地面上的一瞬间做出了此种平淡的思考。
失去知觉是由于脑部血流暂时出现延迟,导致身体机能一时出现停止的现象。血虚的原因是心脏以及血管机能异常,贫血或者低血压,过度换气等等多种因素导致,潜行在VR世界的期间,现实中的肉体则是完全静止的躺在床上或者自动调节椅上。如今,被囚困在这个死亡游戏“SAO”中的玩家的肉体应该跟自己预想的一样,已被各大医院所收容,想当然的应该会进行那个健康检查,持续监视,并根据情况使用相应的药物。很难想象会因为肉体的异常导致失去意识啊——
在逐渐变得淡薄的意识中思索了这些,算了这些就随它去吧,最后自己这样想到。
是啊,事到如今想什么都无所谓了。
因为,自己会死在这里。在凶暴的怪兽四处徘徊的迷宫中昏倒,想要平安无事是不可能的。虽然可能会有其他玩家就在附近,不过考虑到救助昏倒的他人会把他们自身也牵扯到危险之中,所以自己完全没有奢望过别人的救援。
而且,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助倒在地上的玩家啊。在这个世界中,每名玩家可运送的总重量,系统都是有严密的规定的。在迷宫的最底层,不管是谁应该都带着达到了最大重量限制的药品和预备装备,而且应该还那住战斗掉落的金钱以及道具,想要将其他玩家整个背负起来是绝对不可能的。
——想到这儿的时候,自己终于觉察到了。
强烈的眩晕感涌了上来。作为摔到地上之前的那一瞬间做出的思考,未免也太长,太过于舒服了吧。而且身体下方原本应该是坚硬的石板路面,但背部所传来的却是种微妙的柔软触感。慢慢地身体开始暖和起来,同时又感到祥和的微风拂过脸颊……
吧唧,就像是发出声音似地,睁开了双眼。
此处已经不是被厚实的石壁所隔离的的迷宫区了。而是在一森林中的空地处,四周全是长有金色苔藓的古木,以及带有荆棘的小花。在这差不多有七八米的圆形空间的中央处,自己正昏倒在这如同地毯般的草丛上……不,是睡在上面。
不过——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为什么应该是倒在在迷宫区最低层的自己,会移动到这个遥远的区域来的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在右转九十度的视线前方。
空地一侧,一灰色的身影正蹲坐在巨大的树木根系上。双手抱着一把巨大的单手剑,脑袋抵在剑鞘上处于俯视的状态。容貌被被修长的黑发遮挡无法辨识,不过从装备以及体格来看,毫无疑问就是那位在迷宫处朝昏倒前的自己搭话的男性玩家。
恐怕这名男子,是用了某种方法将倒下的自己移动到了这个迷宫外的森林处吧。远眺了下四周林立的景色,离左侧百余米处的地方,有一座直通天际的巨塔——艾因格朗特第一层漆黑的迷宫区就在那里。
再次将视线转到右侧。不知是不是觉察到了自己的动作,身着深灰色皮外套的男子肩膀颤动了一下,脸慢慢抬了起来。在这个明亮的午间森林当中,男子的双眼,就像是无星的夜空一样漆黑。
与暗色的眼瞳投来的视线交汇的瞬间,脑海中冒出了细微的火花。
从紧咬牙关间,亚丝娜——结城明日奈,用低沉沙哑的声音挤出了这样一句话。
“不要多管……闲事。”
*
被囚困到这个世界以来,亚丝娜曾经上百上千次问过自己这样这番话。
为什么那时要去碰这个原本不属于自己的新兴游戏机械呢?为什么要戴在头上,躺在网孔长椅上,念出启动命令呢?
购买这个被诅咒的梦幻VR interface杀人机器“NervGear”,以及广阔无际的魂之牢狱“SwordArt Online”游戏disk的,也不是亚丝娜而是年龄比她大很多的兄长浩一郎。不过对于浩一郎来说,从小开始就是过着与游戏,以及MMORPG这些名字的东西无缘的人生。作为一大型电子机械制造厂“雷克特”的代表管理社长的长男,为了成为父亲的继承人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教育,同时将许多东西都排除在外的兄长,为什么会对NervGEAR……不,是对SAO抱有兴趣呢,这点理由至今为止明日奈都没弄清。
不过讽刺的是,浩一郎对于这个打出生以来首次购买的游戏却并没有玩过。正式开服的那些日子,他出差去了海外。出发的前一天,在与明日奈一同吃晚饭的时候,还说出了些开玩笑似的抱怨言语,看来他是真的感到很遗憾。
虽然不及浩一郎,但明日奈到初中三年级的今天,也只接触到了些移动终端上的免费游戏。虽然知道网络游戏,但却因为高校测试迫在眉睫,对网游的兴趣以及游玩的动机应该是没有的。
正因为如此,为什么在一个月前的某天,二〇二二年十一月六日午后时分,会去造访哥哥的空房间,将摆在桌上一切都设定准备就绪的NervGear戴在头上呢,这些原因至今为止也不知道。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说的话,在那一天,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不,是全都结束了。
躲在初始之街的旅馆一间房内,一味等待着事件终结的亚丝娜,在过了两周后也没有收到现实世界的任何消息,此时的她放弃了外部会将自己救出的念头。而且那时虽然玩家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一千人,但最初的迷宫却依旧没有攻破,得知这一消息的亚丝娜又明白了等着从内部打通游戏的这个念头也是徒劳的。
剩下的选项,就只有“怎样去死”这唯一一个了。
这样下去不知道待在这个安全的街道内多少月,不,是多少年啊。而且,“怪物不会入侵街道”的这个规则,谁也不敢保证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比起担心未来持续抱膝躲在昏暗的小屋内,还不如走出这个街道。竭尽所能的学习,锻炼,战斗。如果最终还是耗尽精力倒下的话,至少也不会为过去的意气用事而感到后悔,为失去的未来感到惋惜。
行动起来。奋勇直前。然后消失。就像在大气内燃烧殆尽的,那一瞬的流星一样。
怀着这个念头,亚丝娜走出了旅馆,踏上了这样一个自己完全不懂术语的MMORPG世界的荒野上。仅仅依靠着自己选择的武器,以及习得唯一一项技能,来到了这样一个人迹罕至的迷宫最底层。
现在,是十二月二日星期五的上午四点过后。恐怕是因为这种乱来的连战导致的疲劳从而引起的神经反射性失神吧,亚丝娜的道路应该是就此终结了。坐落于初始之街“黑铁宫”的“生命之碑”的左侧附近,Asuna的名字上会被画上一条横线,所有的一切就此终结——本应如此的。本该如此的。
*
“不要多管…………”
亚丝娜再次说出这样一番话,蹲坐在四米外的黑发单手剑使,夜空般的眼瞳俯视下来。虽然给人一种比自己年龄稍大的感觉,但这意想不到的纯真的举动,却让亚丝娜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但过了数秒,男子的嘴角上,却浮现出了足以改写以上印象的笑容。
“我才不是想去帮助你呢。”
传来这样一低沉而冷静的声音。虽然少年只说了这些,但其中所蕴含的内容再次给其年龄披上了一层谜样的色彩。
“…………那么,你又为何要把我移到这里来呢?”
“我之所以帮你,是为了你的地图资料。在最前线附近待了四天,未触及的区域应该也被探开了许多。如果和你一同消失的话那就太浪费了。”
像是要将这番论理效率并存的话直截了当的说出似的,单手剑使猛地吸了口气。如果此时说出,生命很宝贵什么的,要和其他玩家一同协力的这些类似于其他人对自己说的这些言辞的话,对方应该会就此离开的吧——当然是什么话也不说——自己这么想到,虽然合乎道理但还是没有说出。
“…………这样的话,就给你吧、”
亚丝娜低声说道,同时打开窗口。用最近好不容易才习惯的动作切换子页,进入MapData页面,将所有的资料复制到羊皮纸道具上。随后拿起这个实体化的小型卷轴,扔到了男子的脚旁。
“这样一来,你的目的就达成了吧。那我就走了。”
用手撑着草地站了起来,虽然腿好有些摇摆。看了下窗口所示的时间,亚丝娜计算出了自己从倒下的那一刻开始至少睡了有七小时的时间,不过耗损却还未完全恢复过来。但,预备的细剑还有三把。不到最后一把的耐久度只剩下一半,自己是绝对不会离开那座塔的。
亚丝娜的脑海中依旧有几个没有解决的疑问。灰色外套的单手剑士,是用何种方法把自己从迷宫最底层运送到这里来的呢?即便要移动,为何不在迷宫内的安全地带,而要大费周章的把自己带到迷宫外来呢?
虽说如此,但亚丝娜却不想回头去问。就在亚丝娜,打算返回树林左前方漆黑的迷宫区,正向前踏出一步时——
“等等,Fencer【Fencer:剑士的意思】小姐。”
“…………”
虽然无视对方继续向前迈出了数步,但男子后来说的话,却让她不禁停了下来。
“你基本上也是为了打穿游戏而这样努力的吧?而不是为了死在迷宫内。如果是这样的话,何不去参加‘会议’呢?”
“…………会议?”
背对着男子低声嘟囔道,随后单手剑士那改变了语调的声音,乘着森林中的微风再度传到了亚丝娜的耳中。
“今天傍晚,在离迷宫区最近的‘托尔巴纳【トールバーナ】’街区,好像要召开首次‘第一层楼层BOSS攻略会议’似的。”

======================
======================

4

浮游城艾因葛朗特由于是越往上越细构造,所以想当然处于最下部的第一层是最为广阔的。几乎正圆形的楼层直径近乎有十公里,面积可达八十平方公里。要加上个参考的话,居住了三十多万人的琦玉县川越市的面积有一百一十平方公里。
由于地域十分广阔,所以第一层的地形种类也是十分多样。
最南端,是个被城墙所包围的直径一公里的半圆形的“初始之街”。街道周围是,主要以野猪或者野狼的动物型,以及蠕虫,甲壳虫,黄蜂一类的昆虫型怪兽出没的草原地域。
朝着西北方前行,走过草原进入的是深邃的森林,继续向东北方向走变回进入湖沼地带。穿过湖沼,前方便是山谷以及遗迹地域,不同的地区都栖息着相对应的怪兽群等待着玩家的到来,最后,在该层的最北端,耸立着一直径三百米,高百米的巨塔——第一层的迷宫区。
该层各个区域,都有除了初始之街以外的中小规模的街区以及村落散布。其中最大——虽说如此但其两侧的距离也只有二百米的程度——的街区,就是坐落于离迷宫区最近的山谷中的街区“托尔巴纳”。
最早一名玩家抵达此并排建造有巨大风车台的恬静街区,也是在SAO正式开服的第三周过后。
那时,死亡者的总数,已经达到了一千八百人。
*
我与谜样的女性Fencer结伴而行——虽说如此但也保持着微妙的距离,就这样穿过了森林,走进了托尔巴纳的北门。
视野中浮现出的紫色“Inner Area”字样,告知我们进入了安全的街区圈内。顿时,感到疲劳的我耸了耸肩,无意识的叹了口气。
能够让今早刚从街区出发的我消耗得如此之大,全都是走在我身后的细剑使所致,我转过身,发现穿着过膝长靴的细剑使的步伐依旧没有放缓。我不认为数小时的睡眠,就能将超过三天的连续狩猎带来的疲劳感完全恢复,大概她还是绷着一根紧张的弦吧。回到街区,身体和精神(在虚拟世界两者几乎同义)应该会放松许多,虽然这么认为,但现在这种氛围完全无法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啊。
所以,我对着细剑使,说了这样一番极具事务性质的话。
“会议在街道的中央广场处,下午四点开始。”
“…………”
隐藏在编织帽下的脸,上下微微动了动。不过脚步依然没有停下,纤细的身体从我身旁走了过去。
山谷间的街道拂过的轻风,让远去的斗篷摆动起来。我虽然张开了口,但却没有找到能够搭话的语言,所以只得又闭了起来。仔细想想,下定决心做SOLO玩家的我,在这三周也像是如此和他人擦肩而过,自己也没有资格和他人进行交流。一直以来,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我都是这样日复一日的过下来的啊……“真是个奇怪的女性啊。”
突然间听到身后有人这么说道,我的视线从细剑使身上移开,再次背过身去。
“……本以为她很快就会死的,没想到却没有。不管怎么看都是个网游新手,但技能却十分的娴熟。究竟是何许人也啊。”
句尾带有特征般的鼻音,并且用十分尖锐的声音持续说着这话的人,是一位比在这个世界中绝对算不上高大的我还要矮一个头,看上去十分敏捷的玩家。防具和我一样,都是布料和皮革。武器是别在左腰上的小型钩爪,以及右腰上的投掷刺针。用这样的装备是无论如何也到不了最前线的,但,这个人还有其他更可靠的武器。
“你知道吗,那个fencer小姐的事情?”
我无意识的这么问道,就像揣测出了对方的回答似地,我皱起了眉头。不出所料,钩爪使竖起五根手指,说:
“很便宜哟,只要五百元【货币单位为コル,但本人译作“元”】。”
微笑的面容,是她的一大特征。两个脸蛋上,用化妆类道具,分别画上了三根如同动物胡须似地东西。与其金褐色的短卷发结合在一起,那样子总让人能够联想到某种啮齿类动物。
以前,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要打扮成这个样子。不过,得到的却是“不要问女生化妆的理由哟”,被怒斥后不久又被告知“如果给十万元就告诉你”这样一番话,我只得灰溜溜地离开了,最终也没知道原因。
总有一天,我会得到一件超级稀有道具,并会在第二天将十万コル支付给她——我在内心咬牙发誓道,并严肃的回答了他。
“要买女生的情报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啊,算了吧。”
“呢嘻嘻,你心底还真善良啊。”
毫不客气的说出这番把握了尺度的台词,恐怕其就是艾因格朗特最初的情报商,通称“鼠之阿尔戈”,嘻嘻的笑道。

——与“鼠”闲谈了五分钟左右,不经意间就因疏忽大意了话题而花掉了数百元。以后得注意一下啊。
想起来,以前好像也被这么忠告过。但说起那个阿尔戈,听说她从未卖过免费得来的情报。当她判断这个情报“有价值”的时候,必定会向对方付出相应的情报费,并且要求对方极力保守秘密,然后才把情报作为“商品”卖出去。仔细想想的话,只要卖出一次假情报,她作为情报贩的信用就会一败涂地了,比起从迷宫收集素材然后到街上的NPC处出售来说,这种买卖要危险跟辛苦多了。大概是出于性别差的疑问吧,我望着阿尔戈的脸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这点……女性玩家为什么要从事这种工作。但如果我这么问的话,很大情况下对方会再次说出“十万元”的这番话吧,考虑到这点,我轻咳了一声,将其他的问题说了出来。
“那个?今天也是像之前那样,不是干老本行的生意,而是做为交涉方的代理而来的吗?”
听完这话,阿尔戈再次表情复杂起来,她左右撇了一眼后,用手指推着我的背,来到了附近的胡同内。虽然离“BOSS攻略会议”还有两小时,玩家的身影还十分的稀少,但就好像是不想让其他人听到似地。其理由——大概是关系到情报商的尊严吧。
在狭窄的胡同深处停下脚步的阿尔戈,靠在民家(当然住的NPC)的墙壁上,再次低声说道。
“嘛,这次价格可是提升到了二万九千八百哟。”
“都升到二九八了吗?”
我苦笑道,耸了耸肩。
“……很抱歉,不管加价到多少,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没有想卖的意图哟。”
“我也只是传达委托人的话罢了。”
阿尔戈的本行虽然是情报商,但为了活用其极强的敏捷力带来的机动性,还经营着“信使”这一副业。原本都是些口头上的传话,或者是送来些写有短文的卷轴,不过对于这一周的时间内经由她与我进行接触的那人,我的心情多少有些复杂……真是个麻烦的委托人啊。
他(或者是她)之所以想要与我交涉,就是想要购买我持有的那把单手用直剑,“Anneal Blade +6(3S3D)”而已。

======================
======================

5

SAO游戏内的武器强化系统,与如今的MMORPG相比则是比较简单的。强化参数有“锋利度(sharpness)”、“速度(quickness)”、“精准度(accuracy)”、“重量(heaviness)”、“耐久度(durablity)”五种类型,可以委托NPC或者是锻造职人的玩家随意进行强化。届时,需要使用提升参数的专用强化素材,和其他游戏一样也有着一定几率的失败风险。
不管是强化了哪一项参数,装备模型上的道具名都会加上+1,+2的数字字样,那些数字的“含义”不直接点开武器查看属性都是无法得知的。玩家之间进行武器买卖时,都要逐一注明“精准度+1重量+2……”的话,也会很麻烦的,因此就创造了简写法,比如+4的含义如果是精准度1重量2耐久力1的话,就会按照惯例简写成“1A2H1D”。
也就是说,我的“Anneal Blade +6(3S3D)”,就是锋利度,耐久度分别强化了三段。在第一层能够得到这种武器,说实话除了要有毅力以外,幸运值也是很必要的,因为和跟生死直接相关,所以提升锻冶技能的玩家也十分的少,NPC锻造师虽然都是些矮人样貌的人,但其熟练度确实却更是不敢恭维。
强化前的武器也是,通过费了很大的努力才完成的任务中作为报酬得到的,能够在第一层得到现在的这把剑,其参数规格可以说是几乎最大值了。——虽说如此,但这也只是“序盘的装备”。强化最多也只有几次了,第三层或是第四层就必须更换下一把剑了,那时又得从一开始重新打造了。
因为以上理由,我大概推测出了,在此时要用二万九千八コル这种毫无疑问是很大一笔资金购买我手头这把剑的,阿尔戈的委托人的意图。如果是普通的面对面交易的话,就能直接询问其理由了,但现在我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晓。
“……那家伙支付的封口费,只有一千吗?”
面对我的疑问,阿尔戈平和的点了点头,说:
“是啊。你很在意加码到了多少吗。”
“嗯……一千啊……嗯!”
封口费说白了就是,想要购买我这把剑的X氏,为了隐瞒自己的姓名从而提前支付的金额。假使我支付一千一百要求提示的话,阿尔戈应该会立即发信息给委托人的传达这一消息的,并询问对方是否愿意将封口费提高到一千二百。如果对方同意的话,我就要面临着是否支付一千三百了。这个这个累计加码比赛的最终胜者才能得知对手的名字,到头来,恐怕交易这把剑得到的金钱都会大大缩水的。不管怎么想都是愚蠢至极的啊。
“…………真是的,不单单是兜售情报,隐瞒不出售也是一种生意啊……真是让人景仰的商人之魂啊…………”
我牢骚道,阿尔戈画有胡须的脸颊微微动了动,嘻嘻的笑了起来。
“这才是生意的乐趣所在啊!卖给他人情报,在这个瞬间,又会产生出‘谁购买了哪些情报’这种信息啊。”
“……如果有哪位女性玩家购买了我的私人情报就请告诉我吧,届时我会想买对方的情报的。”
听到我话音中混杂叹息声,阿尔戈再次发出了愉快的笑声,随后调整表情,说:
“那个,如果你拒绝的话,委托人还有一句话要带给你。看来这笔生意谈崩了啊,朋友。那就再见了,桐人小弟。”
挥了挥手,转过身,如同“鼠”这一外号一样,阿尔戈用极其敏捷的身手离开了。不一会儿,金褐色的卷毛便混入了人群之中,那家伙一定不会死的,呆呆的我这么想道。
囚禁在这个死亡游戏SAO中的一个月内,我学到了几点相应的知识。
能够知晓玩家生死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我认为这其中有着许多细微的要素——在迷宫中探索时就是恢复药剂的储存数量——在那些细微要素的中心,恐怕存在着能让他人无条件信服的“自身的芯”。换句话来说,就是能够让其生存下来的,值得依靠的“最大武器”。
拿阿尔戈做说明的话,就是“情报”吧。危险怪兽的出没场所,效率高的好猎场,那家伙都知晓。正因为知道所以她才会如此冷静、自信,生存率自然就提高了。
而我桐人的“芯”,不外乎就是挂在背部的那把剑。正确来说,是自己和剑完全一体化的某种境地。完全进入此种状况虽说没有几次,但我总认为那种境地总有一天会成为我的东西,到那之前我是不能死的,怀着这个念头我活到了现在。Anneal Blade也将锋利度与耐久度各强化了三段,之所以无视速度与精准度,是因为前者单纯只是个数字提升,而后者却是系统辅助的强化,挥剑的感觉是完全不会有变化的。
——但,就是因为如此。
今天,我才能在最前线,遇到了那名细剑使。她的“芯”又究竟是什么呢。我将昏倒的她移到了迷宫外(当然那方法我有些不好意思对她说),假使我不在那里,她难道不会在下一个Kobold怪兽接近的瞬间,无意识的站起来,释放出类似流星般的超高速“Linear”,屠杀敌人吗……我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了。
她究竟是如何辗转于惊心动魄的战斗之中,并且生存到今天的呢。恐怕,她有着我所不知的“强大”之处吧。
“……在阿尔戈那里花掉了五百元了啊……”
低声嘟囔道,微微摇了摇头后,抬头仰望天空。
托尔巴纳街区的标志性建筑风车塔,其白色的外墙慢慢被染上了橘红色。时间差不多是午后三点了。是时候,为差不多会耗时很长的攻略会议做些准备了,必须得到某个地方先去把肚子填满啊。
四点开始的会议毫无疑问是很热闹的。
因为,这是第一次,将SAO世界潜在的最大隔阂展示在大多数玩家面前。是的——这就是“新手玩家”与“测试版老玩家”的,必须要填上的一道横沟……
只要是情报就无所不卖的“鼠之阿尔戈”,也有着一项绝对不会出售的信息。那就是,谁是原封测老玩家。不,不止是阿尔戈。原封测老玩家之间,虽然相貌实在是不太可能认出来,但角色名跟语气很多时候都有共通之处,即使有谁察觉到了也绝对不会明着说出来。事实上,刚才也是这样。阿尔戈和我都很确信对方是原封测者,但还是绕了好几光年才进入正题。理由很简单。如果确定谁是原封测者的话,其生命就会受到威胁。
并不是被迷宫的怪兽杀掉。而是在其只身来到圈外时,会被新手玩家们“处刑”掉。因为,新手玩家们确信这一点。这一个月会出现两千名死者的责任,全部都出在原封测者身上。
而我,对于该声讨,也不完全持否定态度。

======================
======================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诗林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takutani 1

      我明白了,我答應你。向神……啊,不,是向Cardinal發誓,不管發生什麽都不會怨恨你

      阿不是遇到YUI才知道系統名字Cardinal的嗎???
      這之前茅場有提到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