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Sword Art Online][ME06][阿尔格特的决斗]

[Web][Sword Art Online][ME06][阿尔格特的决斗]*************************************
作品名:Sword Art Online 短篇 『阿尔格特的决斗』
作者:川原礫
翻译:hirondelle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勿无授权转载,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

阿尔格特的决斗

那是在艾恩格朗特第二十二层的外围附近,深深的森林中的小木屋里,我和亚丝娜的新婚生活开始几天后后的一个晚上的事情。
坐在暖炉前的沙发上,交换着关于今天白天到访的地方啦吃到的料理啦的各种各样的感想的时候,亚丝娜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
「呐,桐人君。我啊突然觉得啊……说不定,那个人不是NPC而是玩家啊。」
「…………哈?」
一下子没明白她话的意思,我长大了嘴。
并排坐在沙发上的亚丝娜,一边把茶送到嘴边一边重复道。
「所以说,那间店的老板。我一直觉得他当然是NPC从来没怀疑过……不过今天,不知怎的看着老板的脸,突然,这个人是不是其实是玩家呢,有种这样的感觉。」
我们谈论的话题是关于,在五十层主街区《阿尔格特》平民区里面的里面的再里面,没有地图绝对找不到也出不来的地方的一家餐厅的事情。不,《餐厅》这个单词和那间店并不相称。是《饭馆》。名字是《阿尔格特轩》。
建筑是看起来稍微被大风一吹就会啪嗒倒了的板房。入口是拉门和门帘。店内的地板是石板——不如说是直接露出混凝土,两张能坐四个人的桌子,柜台座四个。全部的配置看上去都很便宜,甚至便宜到了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有意在彰显便宜的地步。
菜品只有三个。《阿尔格特面》、《阿尔格特烧》、《阿尔格特煮》,这些顶着完全没有干劲的名字的菜肴依次是,看起来是拉面但不是拉面的东西、看起来是御好烧(杂菜煎饼)但不是御好烧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然后,供应这些菜的店主,就是亚丝娜口中的《那间店的老板》。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矮小的老板的白色罩衫和白色厨师帽、遮住年龄不详的圆脸的长长刘海,总算回了一句话。
「……说、说是玩家……可是那个人又完全不说话……」
「姑且还是会说『欢迎』和『慢走』的哟。」
「那不是更像NPC了吗。……话说回来,能看见指针的话一下子……」
说到这里,我注意到了。
明确的区分开玩家和NPC的东西。那是把视线集中到对象身上是出现的《彩色指针》。颜色上两者都是绿色,不过NPC在HP条下面干净利落的显示着【NPC】。但是,这个判别方法,在店铺分类的建筑中无法使用。大概是因为系统上对看着谁都一个个出现指针没法好好吃饭有所顾虑吧,不过因为这个,看着店内的老板也不会出现指针。
不过,一般是不会在意到这种程度去看NPC的。因为根本就一目了然。和活着的人类通过Nerve Gear中介使其活动的玩家体不同,由系统操作的NPC带有一种气息。被关在SAO里都过了两年了,对方是玩家还是NPC不用想也知道——想到这里,我再次在脑海里检查阿尔格特轩老板阴沉的站姿。
然后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果然,终觉得,我也不能确信了。」
「…………对吧?」
亚丝娜开心的嫣然一笑。
那个笑容,从认识开始毫无改变的夺去了我的内心,平常的时候已经摇摇晃晃的伸出手去了,不过今天浮在脑子里的老板的脸妨碍了我的行动。
只好压下讨厌的想法,我挠着头。
「不,但是,怎么会有分不清玩家和NPC这种事?!绝对应该有什么可以简单确认方法……」
「这个嘛,比方说砍他一刀看看反应啦,乱来的办法倒是有很多。不过要是做了那种事情,又真的是玩家的话,以后可就再也没法去那家店了哟。……嘛,我倒是不太在意。」
「不,我会困扰的。非常困扰。」
我马上摇头,于是亚丝娜哈的叹了口气。
「……桐人君到底中意那家店的哪一点啊,从最初带我去已经过了半年可还是完全不明白……」
「那是当然了,因为我也不太明白。态度冷淡菜也不好吃……但是总觉得……有时会突然很想去嗖嗖的吸那个谜拉面……」
「虽然不是拉面呢。…………那,干脆,问问看如何?您是NPC还是玩家,这样。」
对亚丝娜的那个点子,我检讨了几秒钟后,摇了头。
「不,不行吧。那个店主可是有希斯克利夫十倍的冷淡啊。我保证肯定会被无视的。嘛,虽然这也是那间店的好处。」
「是、是吗。……那么,就保持这个谜吧。抱歉说了奇怪的话。要吃饼干吗?」
亚丝娜说着站起身来,但我紧紧拉回了她的左手。
「……不,很在意。」
「哎?」
「不知怎的在意得不得了。要是不弄清那位店主是人类还是NPC,我就回不了前线了。」
到了这个地步,亚丝娜如实的浮现出「怎么会这样!」的表情,不过还是发挥了超强的忍耐力坐下来了。
「……但是,那,要怎么办?我们没法弄清,问又没有用啊?」
「不,有一个办法。重点是,那位老板走出到店外的的时候看指针就行了。玩家的话为了买食材道具应该会出来,就算是NPC也应该有打扫店铺一类的行动模式。」
「………………难、难道说。」
按住表情抽筋、想要再次从沙发里逃跑的亚丝娜的双肩,我说。
「好,明天早上六点开始埋伏。记得路对面应该有条空中通路。在那上面就能不被注意的监视了。」
「………………很冷啊,一定超级冷。」
「需要耐寒装备呢!记得储藏室里放着两人份的。然后便当也用耐寒补正plus的食材来做就完美了。加油亚丝娜!」
对我滔滔不绝的话,亚丝娜做出非常复杂的表情,然后用有气无力的声音「哦」了一声答应了。

翌日。
我和亚丝娜穿着厚厚的皮毛套装,天色尚暗就在横穿阿尔格特轩前的人行桥上进入了监视态势。
六小时后。
我和亚丝娜痛苦的认识到我们的预想是多么天真,只得暂时撤退。

「……不是根本不出来嘛!」
在大路边上的露天咖啡馆里,咕嘟咕嘟的喝干热牛奶,亚丝娜把杯子啪嗒地放回桌子上叫道。
「话说回来在这之前,那家店晚上也根本不放下门帘,打扫屋子的感觉也为零,太没有干劲了啊!」
「…………真的对不起。」
我总之先代店主道歉。
阿尔格特轩的死气沉沉程度,看来是达到了远远超出我想象的级别。店主不为采购或扫除出门,只在早上十点把挂在拉门内侧的【准备中】的牌子翻成【营业中】而已。当然从这个行动中无法判别他是玩家还是NPC。
「…………那个,但是,应该总有一天食材会耗尽才对……那样的话应该就不得不出门去买才对……」
我嘟嘟囔囔地一说,亚丝娜就用锐利的目光瞥了回来。
「……然后,就为了等这个一直埋伏着?想想看那个店根本没什么人去,能食材耗尽要过上几天、几周都不奇怪啊!我可不奉陪啊!」
「对,对不起……」
再次道歉,一边拼命的思考。
有什么——,有什么方法没有。即便那位店主一步也不迈出店面,也能查清他是不是玩家的方法。
本人不行的话从店入手如何。有查出那个店铺是NPC shop还是player shop的方法吗?那间店,如果是建在セルムブルグ的潇洒小路上的话就能断言是玩家的产业,但是这里是艾恩格朗特最混沌的城市阿尔格特。走进里街的话,奇怪的店到处都是。
——不行吗。在这个艾恩格朗特持续两年作为攻略组战斗,顶着《黑之剑士》这个夸张的通称,却连某个人物是玩家还是NPC都无法区分吗。真是笑话。
正要露出自嘲的微笑,那个时候——。我的脑海里,闪出一个点子。
「对……对了!」
「…………什么?」
不理会亚丝娜投来的怀疑的视线,我继续说。
「食材不会耗尽的话,让它耗尽不就好了吗!听好了,NPC餐厅从一开始就从系统上不会断货。料理可以从厨房不断涌出。但是玩家的店就不同。店主买进、储存起来的道具用完了的话就做不出料理了。也就是说…………」
这时亚丝娜从桌边站起来,准备冲刺逃亡。
但是我最大限度发挥出锻炼出来的敏捷度,拉住了她的手。
「——吃光就好了啊!把那间店的菜单上的其中之一!」
「不要啊!万一是NPC餐厅的话要怎么办啊!可是无限做出来吧!」
「那样的话,不就能知道是NPC了嘛!这招可行!问题是——要选菜单的哪一样。《阿尔格特面》和《阿尔格特烧》和《阿尔格特煮》……。——亚丝娜觉得那个好?」
公会血盟骑士团副团长,得到《闪光》之异名的细剑使,用想要在我眉间开个小洞似的眼神瞪着我——
啪嗒,坐回椅子上,说。
「《煮》绝对不要。……《烧》也是,有时候会放进奇怪的东西,不要。」
「那就剩《面》了。嗯,很合适这个胜负嘛。要说为什么,那是我和亚丝娜在那个店吃的第一样啊。」
「…………确实呢。难得的机会,不如把那时也一起去的团长也叫上?」
【译注:此段见外传5圈内事件。】
我正要认真地考虑一下,亚丝娜立刻摇了摇头。
「开玩笑啦。——那,什么时候去?」
我一笑站起来,说。
「没在这儿吃午饭真是太好了。」

几分钟后。
我和亚丝娜飒爽的站在作为单方面的决斗之所的潦倒饭馆前。
「…………上吧。」
看到搭档用力地——正确的说是艰难地一点头,我左手掀起脏脏的门帘,右手颇有气势的打开拉门。
「欢迎。」
柜台里面,老板用一成不变的有气无力的声音说。我没有去平时坐的桌子而是坐到柜台前。不等旁边亚丝娜做好,立刻开始点餐。
「阿尔格特面两碗。」
店主无言的准备好海碗,往锅里放了两团谜之面。从这个动作中,没法判断出他是不是玩家。接下来等着煮好过了一些时间,店主用长筷子从开水里咻咻的转移到海碗里。现实世界必须的沥干水什么的好像并不必要。往海碗里放进肉一薄片,煮好的蔬菜一块,煮鸡蛋半个,再注入淡颜色的汤。
咕咚咕咚,两个海碗摆在了柜台上,从我的储存中扣掉面钱的声效响了。
我和亚丝娜拿起筷子,同时说「我开动了」,开始挑战作为拉开战斗序幕的第一碗。
艾恩格朗特的料理,在基础上只是再现储存起来的味觉数据而已。但是,由于调味料充足,可以自由调节方向性。比方说亚丝娜得意的炖煮,是在现成的酱汁的味道里,加入微妙调和的调味料组合做出来的。也就是说,玩家改进料理的话,在大抵的场合下味道都会更浓、更丰富。
——但是,这个阿尔格特面的《缺了点味道》感,如果是玩家的手做出来的的话,简直就可以说是奇迹了。当然咸味是有的,汤头的美味虽然也有,但味道的强度简直不是一个次元的淡。打个比方,就像是明明背景画得很好却没有主题的画那样。
可能,这种不满足感,是把我不停引向这间店的原因也说不定。也许有一天这道料理《完成》的时候会到来,这样朦胧的期待——但是当然,我也理解着,那个时刻永远不会到来……。
这样感慨着不知不觉干掉第一碗的我旁边,亚丝娜把「为什么我要干这种事情」写在脸上,咝噜咝噜地吸着面,和我同时吃完。
我飞快地把空了的海碗还回柜台里——说。
「……阿尔格特面,再来两碗!」
店主的动作虽然看起来好像停止了一瞬间,但也可能是错觉。长长的刘海下,看起来三四十岁的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店主在锅里投下了追加的两团面。
这之后,我和亚丝娜VS老板的无止境的战斗开始了。
当然,不论在艾恩格朗特吃了什么,也不会有任何东西进入现实世界的胃里。但是由于味觉再生引擎骗过了大脑,满腹感还是会有的。
说实话,吃完第二碗时就已经很撑了。不过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阿尔格特面,再来两碗。」
这种什么也吃不下了的感觉是错觉。这碗面只是电子数据。所以我可以无限的吃下去。
这么骗着自己,我又干掉了第三碗、第四碗。而且亚丝娜也,发挥出她一旦战斗就能成为很大助力的方面,以完全相同的速度跟进。
——但是,喝干第五碗的汤,紧接着。
「…………桐人君,抱歉啊。」
轻声的呢喃,在空掉的海碗里响起。
「我,已经不行了。后面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找到啊。你的……真实……」
然后《闪光》,扬起栗色的头发,扑通一声倒在了柜台上。
——亚丝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极其想这样大叫,但那样做了的话从幻想的胃里好像就会反涌上幻想的某种东西,于是我只简短的「好」的说了一声。
「…………阿尔格特面……再来一碗。」
我也接近了自己的极限。
也是为了亚丝娜,不能再这里倒下。咝噜咝噜地吸着不是拉面的某种东西的时候,我无法抑制的涌起恐惧。
——难道说,真的是NPC吗?那样的话,我不是挑起了以无限涌出的面和汤为对手,毫无胜算的战斗吗?
——不。即使真的是那样。也要坚持到倒下的最后一刻。就像亚丝娜那样。
第七碗。
第八碗。
我的胃的HP条已经完全变红了,可店主的表情却完全没有变化。我一根根吸着面,思考着接下来有什么可以逆转战况的手段。
如果是真正的拉面馆的话,加点柜台上摆着的胡椒啦鱼粉啦蒜蓉啦什么的,变变味儿的话后面也能痛快的吃下,但是这家店里没有那种好东西。唯一可行的是,再追加点一道《阿尔格特煮》把两个混起来,但做那种事简直是自杀。要说为什么,因为《煮》是,之前曾经带来过一次的克莱因才吃了两口就说出「投降」的传说的菜品。
——不行了吗。到此为止了吗。
慢慢模糊的意识里,我仿佛听到了从遥远记忆中苏醒的声音。
第一次来这个店吃了阿尔格特面的亚丝娜,走出来的时候说的。
『我啊,总有一天要做出酱油来。总觉得,如果不那样的话,这种不满永远都不会消失。』
「…………!」
我啪地睁大眼睛。移动颤抖的手,打开和亚丝娜共通的物品栏。扫过庞大的道具清单,找到了目标物品,实体化。
出现的是,白色的陶器小瓶。从盖子上伸出的细长的嘴。
攥着那个,我把它在海湾上倾斜。流出了一点深色的液体,淡黄色的汤,变成了深茶色。立刻飘起芳香。其他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渗透在我的记忆根基处的这个香味——是酱油。亚丝娜经过长年研究终于完成了的,全艾恩格朗特只有她能做出来的究极的调味料。
放下小瓶,我抱起海碗,哧溜溜的大口喝起汤来。
「…………就是这个。」
颤抖的声音低吟。是这个味道。我追求的东西。阿尔格特面的完成形,在此时此刻出现了。
这样的话就能吃了。之后不论多少碗——不,五碗左右的话都能吃下。我,还可以战斗!
————正是这时。
至今为止从未在这间店内听到的台词,从头上响起。
「…………客人,那个,让我也尝一口……可以吗?」
我发呆的抬起脸,愣愣的点头,递过海碗。
谜之老板抓起那个,一口喝干了剩下的面和汤。咚的放回柜台上,看向上方——。
过了一会儿,长长的刘海下面,流下了两行清泪。
「…………就是这个。是这个味道。是现实世界里,我的店的味道!」
————是玩家啊你!
————那给我再和蔼一点啊!
咽下这样的大叫,我问道。
「…………您的店,在哪里呢?」
「嗯,在荻窪哟。虽然网游玩得太多已经倒闭了。不过,游戏通关回到那边的话,我还想再开拉面馆。这个拉面,还有《烧》和《煮》都会有的,一定要来哟。」
抬头看着流着眼泪、以至今为止的无言个性算什么啊,这种程度的气势喋喋不休的店主,我慢慢倒在柜台上。
然后,在模糊的意识中,最后这样想。
————绝对,不去。

(终)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诗林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