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Sword Art Online][ME04][冰冷的手,温暖的心]

 

[Wordgear][九里史生][Sword Art Online][ME04][Cold hand,Warm heart]
≡≡≡≡≡≡≡≡≡≡≡≡≡≡≡≡≡≡≡≡
作者:九里史生(川原 礫)
翻译:SDNagi(LKID:sd_nagi)
顾问:roxas(LKID:rockroxas)
hirondelle(LKID:hirondelle)
图源:hkryusei(Baidu ID)
监督:SDNagi(LKID:sd_nagi)
封面嵌字:SDNagi(LKID:sd_nagi)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
请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在线版如需转载请PM本人
下载版转载随意,但请保留译者信息
≡≡≡≡≡≡≡≡≡≡≡≡≡≡≡≡≡≡≡≡

[Web][Sword Art Online][ME04][冰冷的手,温暖的心]

Cold hand,Warm heart
冰冷的手,温暖的心

2008年11月

从《4》开始,Material Edition将转换为小说本的形式。
虽然想再写一些理由(笑),不过对于我来说写作是“给大家的脑海中传达视觉印象”的工作,作为传达的工具,我想文字或者图画在本质上都不会有所差异的。
当然绘画(漫画)在表达视觉情景时一般来说要更为给力一些,不过偶尔会出现无法用图画来表达的情景……怎么说也是小说家并以这个头衔工作的我,如今的目标就是写出这些“让大家光凭阅读便能看见图像”的文章。但果然还是很困难啊。
*
啊,关于本文内容什么都没写啊……那个,还是和往常一样,描写的是桐人与亚丝娜的故事。

=============================
完成了一天的狩猎,我回到了位于第五十层家乡,也就是主街区“阿尔盖特”中,不过身体依旧有种奇妙的不适感。
身体动作变得迟缓起来。无法站稳。全身就像是背上了那种没有达到力量要求的道具一样,感到十分沉重,调出主菜单窗口来看,却发现并没有出现红字的地方。
摇摇晃晃地走出广场进入小道,我不断的进行思考。
如果这种不适感,是某种系统负面状态的话,应该会在视野中闪现出警告文字啊。而且在进入街区圈内后,所有的毒,麻痹都会消灭的啊。
难道是中了未知怪兽的新型负面效果了吗。即便进入圈内也不会消失,同时也不会出现警告——就像“诅咒”那样。
想到这里,一股恶寒从脚尖袭向全身,让我不由得哆嗦起来。
艾恩葛朗特依然是九月,冬天到访还早啊。不过穿过我的薄外套,深入筋骨的这股寒气,就像是冬天的寒风一般。
在这种状态下,我是无法回到自己的房间了。想着这些,我拼命加快步伐,钻进了一个最先发现的旅馆内。在前台租借了一间空闲的房间,接过钥匙之后连滚带爬的来到了最里面的门前。
我坐在狭窄房间中的朴素小床上,把全部的武具解除让身体变得轻盈,并把手头的所有种类的解毒剂全部实体化,一个一个的服用下去。随后又使用了一个能够解除所有负面效果的结晶,这样就应该会消失了吧,我等待着这个瞬间的到来。
=============================
——不过。
“……这……真的……糟糕了……”
恶寒没有消去,视野反倒是开始模糊起来。
无法忍受的我倒在了床上,用运转速度降至很低了的头脑拼命思考,寻找着对策。如果是“诅咒”的话,大概找教会中的NPC就能完成了吧?不过混乱【Chaos】至极的阿尔盖特街真的会有教会吗?
就在我调出街区地图的期间,意识开始远去,只得去求助他人的帮助了,我不得不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也就是说,靠自己来解决的念头,我已经放弃了。
调出目录,打开朋友列表。看着模糊视野中的,并不算是很长的列表,从中找寻着克莱因的名字,并点击,随后按下发送信息的按键。在浮现出的虚拟键盘上敲击起来。
“已经不行了 我快死了 救我”
输入了这番富有危机,同时不失诗意的短文,按下发送键,最后把房间改成了“朋友可开锁”的模式,就在这时,意识中断了。
*[Web][Sword Art Online][ME04][冰冷的手,温暖的心]
凉凉的让人很舒服的触感,抚摸着我的额头。
稍微清醒了的我,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盖上了厚实的被子。刺骨的恶寒也转变为了出汗般的热气。
在这让人不适的热感中,只有额头处有冰凉的物体在手的控制下,不断动着,就在这时——
“啊,起来了?”
清爽甜美的声音从枕旁传出。在脑内反复了数次,完全不像是克莱因那粗犷的“哦,起来了啊”的声音。
拼命睁开厚重的眼睑,晃动的视线前方所见的是,
=============================
公会“血盟骑士团”副团长,最强的细剑使,“闪光”亚丝娜居然会露出温柔的笑脸。
“………………!!?!?”
惊讶得想从地上弹起来,亚丝娜则是马上用左手按住了我的身体。
“不行哟,不睡下的话。可是不会马上治好的哟。”
面,她用食指戳了戳我的脸颊。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因为这个谜样的负面状态让我把克莱因看成亚丝娜了吗。既然如此要把艾基尔叫来吗。
这些蠢爆了的问题在我的脑海中打转,我终于想起了事情的真相。
按照等级顺序进行排序了的朋友列表中,在克莱因上面的是,最近经常登录于此的亚丝娜的名字。出于半昏迷状态的我只想着随便点一个,结果手指的瞄准出现了偏差。也就是说,是我向亚丝娜——艾恩葛朗特最大的偶像,同时也是攻略组的女主角,发出了一封难为情的信息。
该怎么办啊。该如何是好啊。
脑内不断运转的我的额头上,亚丝娜将折好的毛巾去了下来,放到了旁边的盆中。噗通,发出了微微的水声。
很快又把毛巾拿了出来,待把水挤干后,再次放在了我的脑门上。让人感觉很舒服的冷气,微微驱散开了聚集在全身的热气。
“光是水的冰凉效果无法持续多久,但这附近也只有这个了。总比没有好吧。”
看着微笑的亚丝娜,我道出了这番——唯一能够说出的话来。
=============================
“谢……谢谢。帮了大忙了。”
随后,脸颊微微泛出了粉红色,像是觉察到了这些似地,我慌忙把头转到一旁,只见亚丝娜再次微笑起来。
“没什么的。这种时候就应该相互帮忙才对。一个人肯定会觉得不安吧,我懂的。”
这种时候。
话说回来,亚丝娜应该有过这种谜样的负面状态的经验吧。
“这个负面状态究竟是什么啊……?解毒药剂,结晶都不起作用啊……”
我询问道,亚丝娜眨了眨那榛色的眼瞳。
不由得笑了出来。
“啊哈哈哈……抱,抱歉……但是……呵呵……这样啊,第一次吧,你是?”
“当……当然是第一次咯。没听说过啊,这种状态。”
稍微有些受伤的我这么回答道,随后亚丝娜再次说出抱歉抱歉的话来,同时隔着毛巾抚摸起我的额头。
“我说啊,这个负面装态,既不是中毒也不是麻痹……是生病。也就是感冒。”
“感……感冒?”
“嗯。并不是虚拟体的你,而是现实世界中的,真正的身体感冒了哟。现在,那边应该到了换季的时候了吧。去年的这个时候,可是有很多人倒下了哟。”
“啊……啊啊……”
我不由得叹了口气。
完全是盲点啊。不够,的确也是可能的。虽然在平时现实身体的五感都被切断了,不过NERvGear还是无法隔绝发烧等身体不适的情况。也就是说,和亚丝娜所说的一样,是真正的身体不适让我变得如此辛苦。
=============================
“所以说啊,额头凉爽可以让你舒服些啊。”
说着话,我将视线从再度把毛巾打湿的亚丝娜身上移开,确认了一下时间。晚上十一时三十分。
我连滚带爬进了旅馆好像是六点左右吧,亚丝娜已经连续五小时持续这样的作业了啊。“可以浸湿的布制装备”所产生的冷感,最大只能持续五分钟。虽然让人很舒服,只不过实在是费工夫啊。
突然间,胸口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在半朦胧的意识中,这个感觉究竟意味着什么,我无法理解。
替代的,我把手从被褥中伸出,握住了把毛巾放在我额头上,准备收回的亚丝娜的手。
“怎……怎么了?”
虽然话语变得含糊,但亚丝娜还是保持着微笑,而我却找不出回答的话语。我也是,自己在做些什么,自己完全不明白。
明明是这样,但嘴却擅自说出以下沙哑的话来。
“毛巾就算了。取代毛巾……用你的手来触摸吧。”
——别蹬鼻子上脸啊!!
对方应该会劈头盖脸的说出这话来吧,不过与我预料的相反,“…………恩”亚丝娜用细细的语调做出了应答。
紧紧握住我的手作为回应,同时凉爽的另一只手,缓缓的抚摸我的额头。全身变得疲惫,意识逐渐远去。疾病的不安感,逐渐融入到了安稳的舒心感中。
进入浅睡眠朦朦胧胧的我的耳旁,传来了摇篮曲的声音。
“我说,你……桐人……君。你的感冒……传染给我,也行哟。这样一来的话,你可能会好的快一点哟。”
随后,闭上眼睛的我的脸颊,传来了某种柔软的感触。
想要睁开眼睛确认——当然,这都是无法做到了。
*
* * *
*
“…………唔…………”
亚丝娜哼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进入眼帘的并不是自宅白色的天花板,而是老旧的黑色木板。床也很硬,被褥也很薄。至少也要换一间更为上等的客房啊,虽然有着这些牢骚,不过以这种身体状况根本无法起床走动。
难道说——真的被感冒传染了。
不,实际上不可能会被病毒感染的。现实世界中应该和那个人完全没有接点才对。不过,这也太巧了吧。
最强的独行玩家,“黑衣剑士”桐人,可能是因为那突出的身体状态吧,经过亚丝娜一晚的照看很快身体就恢复了。这就好。这样就行了。
不过,像是交换似地,自己倒下了,这点倒是没有想过。到刚才为止亚丝娜都还坐在桐人的床边,哼着摇篮曲,在不知不觉中她也睡着了。从窗口射进的阳光来看,现已是午后傍晚时分了。
转移视线——床旁的椅子上空空如也。
亚丝娜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直到下午,额头上的湿毛巾都总在不断被更换的记忆。不过,在看到亚丝娜睡着后,桐人大概外出完成每日的狩猎了吧。
=============================
“嘛啊……这也是没办法的啊。”
低声嘟囔道。
与隶属公会的亚丝娜不同,独行的桐人没有一同练级的伙伴。如果荒废一日的话,就必须花费很大的努力来补回。这点她都明白,只不过。
被依赖,喜悦,温暖的心情,依旧无法阻挡埋藏于心底的孤寂冰冷的感情。明明身体很热很痛苦,但胸口却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寒意,不由得眼角渗出了泪水。
“……啊啊……不行啊……果然。”
紧紧闭上双眼,把头蒙在被褥之中,正当这时——
突然间,房间中央处,出现了青色光泽的漩涡。发出呜呜的声音,瞬间出现了一个高两米的几近椭圆的门。
“……回廊结晶。”
头离开枕头,说出这话,同一时刻黑色的人影从门内跃出。
当然,此人正是黑衣剑士桐人。除此以外别无他人。只不过——
“我,我说啊……你不能好好的从大门那里进来么……”
说到这里,亚丝娜终于觉察到了,桐人抱在怀中的东西。
是个巨大的木桶。不,应该说是一个盆子。
盆内满载着些泛着白色颗粒的东西,在午后的阳光照耀下发出闪闪的光芒。
仔细看了几秒,终于觉察到了该物的正体。[Web][Sword Art Online][ME04][冰冷的手,温暖的心]
“那……那是,雪……?不过……在这个季节,从哪里弄到的呢?”
询问过去,桐人把盆子小心翼翼的摆在桌上,看着亚丝娜,低下头来。
=============================
“抱歉,回来晚了!我本打算更早一些回来的……都是因为那条龙太难缠了……”
桐人的话让亚丝娜想到了那座满是冰雪的山野。那是位于五十八层一端的某座山顶。不过要登山那座山必须攀爬那条能够遇到许多怪兽的长长山路,而且路的尽头还有区域boss冰龙守候在那。仅仅两小时就能返回说是奇迹也不为过。
“……为什么,要做这些……”
桐人没有回答惊呆了的亚丝娜所提出的问题,只是拿起桌上的毛巾,放入盆内的冰雪中。数秒后取出,毛巾被完美的冻住了。
“躺下吧。”
被这么一说,亚丝娜的头又躺倒了枕头上,随后额头上被放上了冰冰凉的毛巾。“被冻住的布制装备”所产生的冷感,比湿润的布要高出许多。
“啊……好舒服……”
亚丝娜微笑着说出这话,桐人害羞似的也笑了起来。
明明额头感觉十分的冰凉,但同时却感到了丝丝暖意,亚丝娜眨了眨眼,随后伸出手去,握住了露在黑色上衣袖外的手。
收集冰雪的桐人的手已变得冰凉,只要紧紧握住很快便会恢复温度,亚丝娜就这样紧紧的握住。
“我说……这次我把感冒传给你吧。”
听到这话,桐人苦笑着做出了应答。
“这样可会没完没了的哟。”
“不是很好吗。桐人要是再次倒下的话,我会去收集冰雪,做刨冰给你吃的哟。”
“…………这样子啊,倒是挺不错啊。”
保持微笑的面容,亚丝娜合上了眼睛,等候着那个时刻。
=============================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诗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