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观测组][刀剑神域][ME22][Augmented Magic]

1

2026年8月21日。
高中二年级的暑假还剩十天,我在ALO内的新生艾恩葛朗特第二十二层自己的原木屋里,被几个漂浮在空中的窗口所包围。
窗口所展示的,并不是守卫精灵剑士桐人的属性值,也不是新任务的攻略情报,而是国语数学英语之类的课题——亦即是《暑假作业》。
我到目前为止的人生,基本上是不会把作业留在最后才写的(鸡霸:重度网瘾少年的学习之道)。小学生时代开始,七月中……最晚不过八月中旬就会全部完成了。暑假最后帮妹妹直叶做堆积下来的暑假作业已经成为了生活中的一部分。
只不过今年并不一样。至于为什么,那是因为我在暑假的六月末遭到了原《微笑棺木》犯罪集团,死枪事件犯人组中的Black Johnny,本名金本敦的家伙的袭击,我被注射了一种叫做Succinylcholine(琥珀胆碱)的药物,陷入了心肺机能停止的险境,虽然最后得救了,但是直到八月一日才从昏迷中醒来,在那之后直到康复回家已经是五天前的十六日了。
也就是说,我在四十天的暑假中有百分之六十五的时间是在毫无自由的状态下度过的,而且我也没有办法阻止作业的堆积。哪怕只免除我一半作业也好啊……我这么想着。我陷入昏睡的理由细节也不能向学校说明。被路上的疯子袭击入院,如果这么简单就好了。从医院被伪装的救护车绑架,再被直升机拉倒遥远的南海上的海洋研究院母船,灵魂被迷之机械加速并扔进了异世界,砍了一棵树然后去剑术学校上学,之后还和这个世界的支配者大战之后在那个世界又昏睡了一遍……这种话谁会信啊。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在消失之前就预先安排好免除作业了……」
在昏暗的房间里咒骂着一个人,不过当然回答的人并不在。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一点——也就是说已经是二十二日了——朋友们也早已经都Log out了。说到底我想抱怨的那个人,也已经很久没有在Alfheim出现过了。
水精灵族的魔术师克里斯海特,他《里面的人》是总务省假想课的菊冈诚二郎,不过这人已经从不论是假想世界还是现实世界都消失了一周以上。
代替菊冈接手拉斯指挥的是神代凛子博士,开发现场的比嘉健主任技师也比以前更加地有精神,Under World的未来也多少有了些希望——不过尽管如此,那个男人失踪还是带来了的奇妙的丧失感。
被迫做着各种各样危险的事情的我都有着这样的感觉,拉斯的职员们内心也一定是十分消沉的。直到最后都在不断骚扰着别人的男人……仔细思考之后,应该是还没死。
伪装成总务省的公务员,实际上是陆上自卫队二等陆佐的菊冈由于几个袭击了海龟的美国军事企业勾结了几个防卫省干部的原因而失踪了,恐怕现在人已经不在日本了吧。
今后,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与那个男人再见面的机会,在与Under World相隔甚远的另外一个自己的家里写着学校的作业时,就连说起关于曾深感束手无策的菊冈带来的恶心食物的话题,怀念之情也会涌上心头……
也许是因为正在思考事情,所以错过了在室内响起的登录音,在咔滋咔滋的脚步接近之后才注意到,我一边推开桌子中央的对数函数图像一边回头。
「还没有睡吗亚……」
丝娜,我在最后停止了本想说下去的话。
站在背后的女性玩家并不是有着蓝色头发的水精灵,而是除了头上有着三角形的耳朵以外完全感觉不到猫妖族特有魅力的猫妖妹子。
垂在背上的长发是炫目的金色,白皙的肌肤十分剔透。瞳孔则是像蓝宝石一样(鸡霸:桐人你还记得设定已经是午夜了吗?难道你选夜视能力强的守卫精灵作为种族背后不可告人的秘密难道是??)分外澄澈的美貌,和现实世界……不,和Under World的她的本体十分相似。
「……啊,啊啊,爱丽丝,晚上好。」
我稍微举起右手向她打招呼,整合骑士爱丽丝·Synthesis·Thirty那细长型的猫耳「呼」的轻轻一抖(鸡霸:对不起这是什么样的一抖我真的翻译不出来 F:抱歉川原的神奇语法我也只能硬着头皮音译处理了,包括上面那个こつこつ的脚步声,副词也能当拟声词用真不愧是川原)。
「不是亚丝娜还真是抱歉啊桐人。」
「不不,那样的事完全不,诶诶,是!」
骑士看着呼啦呼啦动着头的我(鸡霸:马丹这又是怎么个动法?? F:放弃思考,音译大法好)的视线越发地冰冷。
经受不住那样视线的我低下了头,同时注意到了蓝色的礼服上穿着黄金的铠甲,同时也注意到了腰间金色的长剑武装。
「那个……现在要去狩猎?」
我这样发问,爱丽丝那颦蹙的双眉只稍稍变了一下。
「《狩猎》那个词我果然还是习惯不了。」
爱丽丝搬出了隔壁的椅子,卡沙的一声坐下了(鸡霸:mmp,啥jb词语 F:你需要去习惯这种神奇拟声词用法)。反射性站起来的我留下了「我,我去倒茶」的话语之后便小跑进了厨房。取出亚丝娜在不知道在哪个任务获得的能够随机涌出九十九种口味的茶的魔法马克杯,再把共通道具栏里存放的味道不明的蛋糕放到盘子里之后回到了客厅(鸡霸:随机的茶和味道不明的蛋糕?桐人你这招待客人的方法真的是让人无话可说 F:你忘了这个吃货在19卷里一直是让别人给他做吃的了么,而且多难吃都能接受)。
爱丽丝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桌子上未完成的作业,发现我回来之后抬起头问道。
「这是不是你的学校作业?」
「诶……啊啊,是的。」
「是吗……我在大教堂上学的时候,在学习神圣术的课堂上也有着很多类似的东西。」(鸡霸:桐人你不是工科男吗?那数学应该很好才对啊,为什么同样基础的神圣术你却一窍不通? F:神圣术设定上不都是英语么,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 )
如此喃喃着的她的脸上,露出了怀念的表情,在微笑中却又透出一分悲伤。
比这个爱丽丝的命运还要悲惨的人,在我的认知里是没有的。
在Under World人界北方的露莉德村出生,在那边度过了十一年的人生,却因为触犯了《不能跨入黑暗界》的禁忌目录条例而被整合骑士带回了公里教会的中央大教堂。
被最高祭司Administrator施加了《整合之秘仪》而失去了之前的记忆,当我和优吉欧为了夺回她而攻入大教堂的时候,作为最强的整合骑士挡在了我们的面前。然而在战斗的最高潮时知道了公理教会的欺瞒以及最高祭司残酷行为的她,打破了右眼的封印,与我们共同讨伐了Administrator 。
在那之后搬到了远离教会的露莉德村附近的林中居住,照顾了半年丧失心神状态的我(鸡霸:照顾了半年石乐志的我)。最后在被通知了与黑暗界的最终战争开始之后参战。在《东之大门》如鬼神般活跃战斗的她,被袭击海龟的小队领队的男人所绑架。在骑士长贝尔库利的舍命奋斗下被解救出来,通过亚丝娜得知从系统中央控制台里登出,现在是在现实世界使用比嘉健所开发的人形机械身体作为肉体而生活着。
作为万众期待的,世界第一个真正的泛用型人工智能而存在的爱丽丝,正在为了配合神代博士提倡的赋予AI人权而度过着忙碌的每一天,以喘气一样的频率登录着ALO。比起和Under World差得远的现实世界,和Under World风景更接近的Alfheim更能让她平静下来。这样的理由也是存在的吧。
「神圣术的课题,我在修剑学院被狠狠地强迫着做了哟,我现在也还好好地记着句式呢。」
我一边说着,一边把作业的窗口在桌边缩小,把马克杯和蛋糕一并摆在那里,爱丽丝的猫耳可爱地抖动了一下(鸡霸:原文ぴくぴくpikupiku地动了一下,至于究竟是可爱地,还是震惊地还是无语地,我也不知道)。
「呵,那么用钢素做一个空心球,里面用水素填满,外侧再用热素的火焰包围的术式呢?」
「呜咕……那、那个,因为素因具有从稳定的东西中生成的原则,首先是生成,金属(metallic)……啊、不对,用钢球包裹水的话应该先生成水素吗?」
当爱丽丝故意地大声叹了一口气时,我则是立刻像孩子一样回嘴道。
「有,有什么问题啊,我已经完全不需要用到术式了,那样的东西,用心意一下子就……」
「问题不在那里!」
爱丽丝像老师一样斥责我,同时用手随意地敲了一下马克杯的边缘,然后一口气喝下了涌出来的淡粉色的茶。
「……今天一次就成功了呢。」
她这样说着,我想这个家恐怕已经好几次被用来开女子茶会了。上天保佑上天保佑,我在脑海里祈祷着,坐在了椅子上,用手指触碰了一下茶杯。伴随着噗咕噗咕声音所涌出来的茶是深深的红紫色,被一种讨厌的预感包围,我尝了一下,有一种像把梅干放进搅拌机一样强烈的酸味刺激着舌头。慌乱之中用手抓起了一块蛋糕吃了下去,幸好是非常正经的水果馅饼。
爱丽丝也十分中意的样子,无言地一口两口——用叉子吃着。
用特浓的咸梅干茶中和了嘴中的甜味之后,我重新问道。
「那个……《狩猎》这种词,你说不出口吗?」
「啊啊……是那样。」
爱丽丝点了点头,蓝色的瞳孔看向了窗外的黑暗。
「……对于我,不,对于全体Under World的人界居民来说,所谓的狩猎,是要一面对泰拉利亚神的恩惠表示感谢,一面猎取食用的野兽的。但是对于这个Alfheim世界的人,不,玩家来讲,仅仅是为了使自己的权限值上升而杀掉了数量庞大的野兽和魔物。我并不是说这样很坏,我也是在大门前的战斗中,杀死了成百上千的黑暗界亚人们……只是我不想把那样的行为叫做 《狩猎》。」
「……这样啊……」
这次是换成我慢慢地点头。
爱丽丝,已经开始理解这个在现实世界内部所做成的Alfheim。但是,VRMMO-RPG……也就是说《游戏》的概念,对她来讲是非常地难以理解。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说到原因,就假想世界的含义来讲,她的故乡Under World是完全一样的存在。对爱丽丝来说,Alfheim和Under World一样,是《世界之一》,包括我在内的所有VRMMO玩家对于这些游戏世界所持有的《暂时的世界》这种感觉并不是那样简单就能共享的吧。
所以,第一次和爱丽丝从新生艾因格朗特下到Alfheim的时候,在风精灵的领地附近的《古森》碰见风精灵与火精灵的集团PK时引起了很大的骚动。同行的西莉卡由于被突袭而受伤,为此而震怒的爱丽丝宛如恶鬼一般地(鸡霸:桐人形容爱丽丝三句不离恶鬼一般)大骂了火精灵,并且在打垮他们之后还让他们为西莉卡赔罪,并且还支付了一笔赔偿费后才让回去的这样前所未闻的展开(鸡霸:怎么越看越像碰瓷)。
虽然在知道ALO的《爱丽丝》就是那个在直播记者会上出席的人工智能《ALICE》的玩家之间,那件事情被作为「关于被爱丽丝大人PK说教到哭的传说」流传开来,但就我而言,却衷心希望她有朝一日能够将ALO这款游戏当做乐趣来享受。

一边吃完蛋糕,一边总算把三成茶喝完的我,对这位充满自信的异世界骑士说道。
「……确实啊,在VRMMO中使用的《狩猎》,或许真的已经偏离了这个词本身的含义,但是在现代日本,包含我在内大部分的人都没有真正的狩猎经验……词语的意思是会随着地点和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的啊,同样的事情,在Under World里也是有的吧……」(鸡霸:比如开车,比如老司机什么的 F:瞎说,星王开的可是飞机,不对,机龙)
「………………」
空气突然安静,爱丽丝在认真地吃完水果馅饼,喝光了茶之后回答道。
「……确实,现在的Under World,相比我那时已经过了两百年,不只是语言,文化想必也有着很大的变化。不过不管是怎样的变化,我都不得不接受……因为那正是你守护着Under World的证明啊……」
面对着微笑注视着我的爱丽丝,我有点慌张的同时,反射性地摇摇头。
「不……我一个人是没有力量的,亚丝娜,小直,诗乃……还有从ALO来的几千名玩家,是大家一起守护了这个Under World。」
「说得对呢……考虑到那件事,区区只言片语,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点着头,爱丽丝再次看向窗外。
可是那个目光,并不是看向夜晚的森林,而是向着远方的异世界。
被自卫队洋上封锁的海龟中,作为Under World的《容器》的光之立方体依然在运转着,但状况还非常的不稳定。
防卫省内的保守派,也就是反拉斯势力,由于菊冈奋不顾身的努力而被排除,所以现阶段还没有形成即时废弃Under World的流向,不过权力斗争这种东西,何时被反将一军也不奇怪。
我和亚丝娜以及爱丽丝,在三天前从六本木的拉斯支部潜行进入了Under World。我们因为出现在了宇宙而不是陆地感到十分的惊慌失措,不过在那里出现的整合骑士,不,整合机士的少女所操纵的飞龙,不,是机龙总算是将我们载到了人界。不过我们突然对是否要进入中央大教堂而感到十分犹豫。
至于原因,是在这二百年间,我和亚丝娜成为了Under World的《星王》和《星王妃》,并且在三十年前好像已经死去了。这样的人一边说着「你好」一边出现,难以想象会给大教堂,不,会给全世界带来怎样的大混乱。
在那里的我们三人,暂且被自称罗兰内伊的少女机士请到了家里。据说已经建成四百年以上的,不知为何觉得有些怀念的家里,我们请两位机士向我们介绍了Under World的现状,顺便吃了一顿饭。
因为在潜行之前,凛子博士跟我们说过五个小时之后就会强制登出(幸好200年后的UW里有表),我们与两位机士做好了再见的约定之后便登出了。
老实说真的很想再去拜访他们,但是被凛子博士和比嘉先生告知,在对我们带回的信息详细研究以及评估影响之前禁止潜入!
大人们变得这样慎重也是可以理解的。给爱丽丝登入Under World的IP地址的人究竟是谁——虽然我有个想法——但并不十分确定,今后Under World的管理权限,光立方体的保全计划,以及AI的人权问题将来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这点是不会错的。
幸好,现在的Under World是和现实世界等速进行着。正因如此,像以前一样登出一次再进去之后已经过去了几年的事情是不会发生了,不过尽管如此依然还是过去了三天。罗兰内伊和斯提嘉想必正焦急地等着我,我也很想再听听两人的声音(鸡霸:亚丝娜: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因为那两人恐怕是——……(F:你这个暧昧的态度,你倒是说出来啊,是你星王权限纳妃的后代,还是什么幸运儿娶了学妹,那说啊我很急的(拔刀 )
「……人。桐人,你在听吗?」
猫耳骑士用胳膊捅了捅我,我噼里啪啦地眨了眨眼。(鸡霸:这大概是日语里瞬间回神的一些俗语?我没见过反正)
「啊,啊啊,抱歉,在考虑Under World的事情……」
我说出了道歉的话,爱丽丝的表情也从生气模式变得柔和起来。
「我也一天会想好几次呢。」
「是啊……可以的话真想早点回去。」
「是呢。」
点头的爱丽丝,遗憾地叹了口气。
爱丽丝的乡愁程度,是我所不能比的。而且她有两个更加具体的目标。
第一个是把在与加百列最终决战前我还给她的爱龙《雨缘》以及她的哥哥《滝刳》再次孵化并养育大。
以及在中央大教堂的第八十层唤醒陷入沉睡的妹妹赛尔卡·青贝尔克——。
两边,尤其是后者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到的。自己是两百年前消失的传说中的整合骑士爱丽丝·Synthesis·Thirty,这件事情必须要让现在的人界政府所接受。
可是,爱丽丝一定要坚持做到,当然我并不吝惜协助。与塞尔卡的再会,本身也是我所期望的。(鸡霸:MD,姐妹丼吗)
爱丽丝的声音把我再一次从那个世界的思考中拉了回来。
「桐人,神代博士有口信要传给你。」
「诶……?口信,发邮件不就行了吗」
「据说是不管怎么样都不想在网络上留下情报的。」
这种发言,让我的表情不由严肃起来。
拉斯所使用的线路,应该都是有着高度的安全确保的。尽管如此,不止邮件,连语音通话都不使用,而是选择在不会留下记录的ALO内传递的,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信息。(鸡霸:网游内谈事关重要的大事,总感觉有那么些奇怪)
爱丽丝向非常紧张的我大声宣告。
「二十二日,十五点。豪华的蛋糕店。」
「…………哈?」
「就这样。」
「……………………」
所谓的二十二日,就是今天吧。十五点是下午三点,到此为止全部都听懂了。
但是豪华的蛋糕店是啥玩意?那种店在东京应该很多吧。即使是我生活的埼玉县川越市,这种店要找的话应该也是能找到一两家的。
一瞬间,我想要给神代博士发邮件确认,不过我放下了举起来的右手,如果我现在这样联系她的话,博士所做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左右扭着头,爱丽丝以一脸说不出的羡慕表情说道。
「因为在日本有数不过来种类的蛋糕存在着啊,有很多在圣托利亚从没有吃过的东西呢,光看着图片都饿了。」(鸡霸:情侣关系最怕什么?最怕有和你对象有共同话题还喜欢他的人。这么看来爱丽丝也是个吃货。。。亚丝娜你。。。)
「啊……啊啊,不过……我很喜欢在央都能买到的点心哦。蜂蜜派一百Sia的硬币一枚就能买好多呢……」
「这边的蛋糕贵吗?」
「嗯,一Sia大概是十日元,一般的点心店的蛋糕……大概是四千Sia一个吧。」(F:你这兑换利率怎么来的??)
「啊,那么贵啊……」
看着那样的爱丽丝,我笑了出来。
「有比那更恐怖的呢,之前在银座吃过的蛋糕,一个要一万六千Sia……」
说到这里,我总算发现了。
神代博士那样的人并不会使用和吃的有关的暗号。也就是说,「豪华的蛋糕店」对于博士来说,也是帮忙传递的话而已。会用那样的信息的人,而且还是拉斯的有关人士,我只知道一个。
看着一边垂下肩一边深深叹气的我,爱丽丝稍稍歪了歪头。
「怎么了桐人?」
「不……没事,只是理解了刚才的暗号,谢谢你带话,爱丽丝。」
「没啥大不了的……本想这么说……」
黄金骑士想起什么一般可爱地抖了抖猫耳,表现出了稍稍恶作剧的笑容。
「既然这样,陪我练习吧。」(鸡霸:这么晚了,怕不是练习寝技? F:已经完全忘了作业还没写的某人……)
「诶?啊啊,提升熟练度啊……」
自傲的骑士爱丽丝,会选择有着猫耳的猫妖作为种族的理由只有一个。是因为这是能成为骑着飞龙的《龙骑士》的最简单的种族。
即便这样,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要骑乘飞龙,剑与枪的技能以及驯服技能没有很高的熟练度都是不行的。同时练习这两者,一味地反复战斗PI触发武器技能提升的同时,赚取SP驯服技能也是非常重要的。
稍微考虑了一下,我把桌上剩下的作业保存之后关闭了窗口。
「好的,那么,同时去寻找高且有效率的狩猎……哦不,战场吧。」
「不要成为累赘哦。」
「……那是找人帮忙的说法吗……」
我们相视一笑,已经起身的爱丽丝向门口走去,我赶忙追上。至于作业……嘛,总会有办法的,大概。(F:很多人都这么认为过,然后没有然后了,嗯)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诗林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4   其中:访客  4   博主  0

    • Hirosifu 3

      前排![二哈]

      • 多拉A梦wjj 4

        [二哈]终于等到了!

        • 多拉A梦wjj 4

          [二哈]希望后续能有更多爱丽丝的故事

          • 平谷沢弘_SAWAHIRO 平谷沢弘_SAWAHIRO 1

            嗯……我自己也来转一下好了[并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