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原 砾][Sword Art Online][18][Alicization Lasting]

第二十二章 决战 公历二〇二六年七月七日/人界历三八〇年十一月八日
1

「Damn!!」
身为《海龟》袭击小队中负责信息战队员的克里特,紧盯着控制台正面的大型显示屏,发出了短短的咒骂声。
最大达到了三万的红点群,从中心向外被急速消灭。
也就是说,基于瓦沙克的策略而投入Under World的中国和韩国VRMMO玩家们,被通过某个手段歼灭并自动注销了。
黑色圆环的中央部位,用蓝色表示的人界军和用白色表示的日本人部队大概还剩余一千人左右。就算想无视他们这个数量也太多了,而且如果这一千人有着击破三万中韩联合军的力量就更加危险。
「……瓦沙克那个笨蛋到底干了什么啊……」
吐着舌头的克里特又看向显示屏。
在日本人部队的近处,还残存着一个闪着强光的红点。是从旁边的STL室使用自己的帐号转换进去的瓦沙克。明明敌人就在身旁,可别说战斗了,连移动都没有。
是因为被捕获或是别的情况而动不了了吗?还是说,他还有单独一人能够对抗上千敌军的什么手段呢?
克里特忍住自己跑到隔壁STL室把摇着瓦沙克的衣领把他叫起来的冲动。
在对Under World的管理员权限被锁定的现状下,无法将帐号重置。也就是说,如果瓦沙克被强制注销,现在这个帐号就无法再次使用了。唯一可能做到的,就是进行与The SEED程序分离的时间加速倍率操作,但就算采取这个措施,也需要慎重考虑时机。
克里特深深呼吸了一下,看向显示屏上地图的下方。
在Under World的最南端,还有一个红点正在高速移动。是袭击部队的队长加百列·米勒。
现在需要考虑的,是人界军追上并阻止目前正打算捕获或是正在追踪爱丽丝的米勒队长的可能性是否依然存在。
将美国、中国、韩国的大量玩家转换进去的结果,大大阻碍了人界军向南前进的步伐。如今米勒中尉已经在内部离他们有数百英里了。虽然这是喷气机一瞬间就能飞过去的距离,但很难想象Under World有这样的工具。恐怕最多就是有翼生物Unit的级别而已。
——他们不会追上去。
克里特思考了三秒后作出了这样的判断。
他看向左手手腕上的表。七月七日上午九时四十分。
护卫舰预定在下午六时派遣自卫队员突入,目前还有八小时二十分钟。虽然米勒队长指示在剩余八小时的时候——也就是上午十时再次启动加速,但在从外部投入的玩家集团几乎全灭的现在,维持等倍速率的意义已经没有了。
那么,就应该再次让内部进入一千倍的加速模式,为米勒队长捕获爱丽丝的任务提供充足的时间。
「没办法……瓦沙克,就让我们看看你的胆量好了……」
对着如今在主战场上仍然一动不动的红点低语后,克里特将手伸向了FLA操作的操纵杆。
抬头看向和操纵杆联动的主显示器上的滑块窗口时,他的视线突然停在了水平刻度上。
现在滑块的指针位于最下方×1的位置。在那上面跨过×100的刻度,在×1000的位置出现了第一个红色的分隔线。
其实再将视线向上看去,可以看到×1200的位置又有一个分隔线。这似乎是人类通过STL潜入Under World的场合时的安全上限。
然后,滑块窗口继续延伸到了×5000的位置。如果没有人类潜入——也就是世界中只有人工Fluct Light的话,可以将内部时间加速到这个倍率。
时间加速倍率是通过操作控制杆,然后按下旁边的开闭式保护盖下的按钮加以确定的。克里特尽量让自己不要碰到按钮,轻轻将控制杆向上推去。
随着显示器上滑块的上升,他同时将视线切换到旁边的数字。
在×1000的位置,感觉到了一点抵抗感。
加上力后,控制杆再次动了起来,在×1200的位置停下了。之后不管怎么用力,都没有一点动起来的迹象。
「呼呒…………」
被好奇心刺激到的克里特,仔细观察者金属制的大型控制杆。
然后他注意到,在确定按钮的旁边,有一个闪着银色光芒的钥匙孔。
「原来如此。」
克里特用一根手指挠着平头轻轻笑了出来。
安全限制是一千两百倍,也就是说实际的危险区域在稍微更高一点的倍率。在以防内部时间所剩无几的场合下,试着解除安全装置也不算坏事。
连同椅子一起转过去的克里特,对刚回到控制室的队员啪地打了个响指:
「喂,你们有没有开锁专家?」

* * *

怎么这么软……味道好香……
这无疑是几个月来睡的最舒服的一觉了,所以比嘉健拼命地抵抗着摇着他想要让他醒来的外部刺激。
「……喂,比嘉君!稍微睁开眼睛啊,喂!!」
——但这么做也太过分了吧。简直不就是像我快死了一样吗。
——不管怎么说也太夸张了。我怎么可能被人刺中或是开枪击中……
「——呜哦!?」
随着意识醒来,记忆也一口气复苏。比嘉睁开眼睛叫了出来。
在他面前的,是黑框眼镜反着强光的三十多岁的男人的脸。
「呜哇!!!」
比嘉又喊了出来。
虽然想要条件反射地退后,但身体却动不了。代替这个动作的,是比嘉因右肩感到一阵剧痛而第三次发出的怪声。
——对了。
我在电缆管道里被那个男人开枪打中了。
不把大量出血当一回事,只以STL操作为优先事项。虽然将三个女孩子的Fluct Light输出和桐之谷君的STL直接连接但他还是没醒……然后,发生了什么来着……
「……桐,桐人君怎么样了?」
比嘉避开近处看着他的眼镜男的脸问道。
回答他的女性,用带着清凉感的声音说着:
「桐之谷君的Fluct Light活性已经完全恢复了。不如说精神的过头了。」
「这……这样,吗……」
比嘉呼地叹息了一下低声说着。
从那种状态恢复过来简直可以说是奇迹。而且自己在大量失血的状态下活着也算是奇迹般的——
这时他才想到确认自己所处的状况。
自己睡在副控制室的地面上。上半身一丝不挂,右肩缠着绷带。左臂连接着输血导管。
然后,醒来时见到的戴眼镜的菊冈二佐和脱下白大褂的神代博士各自坐在自己身体的左右位置。导管的另一端,持有护士资格的安岐夏树二等陆曹正在更换输血包。无疑是她对伤口进行了处理。
【rkl:卧槽川原隔了差不多8本书终于想起这位护士了。】
比嘉转回视线,一直沉默着的菊冈叹了口气说道:
「真是的……居然这么乱来……不,没能发现在技术人员里有间谍的我也有过错……」
一直仔细梳好的刘海如今一片凌乱,眼镜的镜片里也可以看到汗珠。仔细看去,神代博士似乎也满头大汗。看样子是两人对比嘉做了急救措施吧。那么,如同梦中一般感觉到的那种感触,那时候是……
——嗯?
是谁做了心脏按摩,谁做了人工呼吸呢?
虽然比嘉不禁想要发问,但还是把话停在了嘴边。在世上还有着不该去知晓的真相。
他问出的,是更重要的问题:
「Under World……爱丽丝怎么样了?」
菊冈轻碰着比嘉的左肩回答道:
「来自美国、中国和韩国的连接者已经全部注销了。——而且,虽然中韩玩家接近三万人,但将他们……」
「诶……还有从中国和韩国来的人吗!?不是作为援军……而是作为敌人!?」
比嘉不禁想要坐起身体,但却因为从右肩到指尖传来的剧痛而开始喘气。耳边传来安岐二曹的叱责声:
「喂,别这么乱来!就算是贯通伤,也好不容易才止住血。」
凛子对失去力气的比嘉说明了情况:
「——关于中国和韩国的玩家,似乎是因为入侵者使用SNS轻而易举地煽动网游玩家的不满和对立才会被诱导过来。」
「是……这样吗……」
比嘉轻轻叹了口气。原本在他参加这个《Alicization计划》的原因中,为了回报在服兵役期间死在伊拉克的炸弹袭击的韩国朋友这一点就占了相当的部分。然而,袭击者们的做法却加强了日本和韩国玩家间的对立情绪,实在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他无意识间摇了摇头,收起沉痛的表情继续问道:
「从中国和韩国……来了多少人?」
「似乎超过了三万人。从日本本土前来支援的两千名玩家几乎全灭……」
菊冈用苦涩的声音低声回答。
「当时中国和韩国的玩家大概还有两万多人,幸好桐人君觉醒后,将他们一瞬间……」
「诶,你说什么?」
比嘉不禁打断了指挥官的话。
「桐人君一个人把两万大军……而且是一瞬间将其无力化!?……这不可能。Under World里根本就没有能发动如此大规模和高威力攻击的武器或是命令。应该是……不存在,的……」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比嘉才彻底想起,在电缆管道里被柳井开枪打中前后时的对话。
原本是须乡伸之部下的柳井似乎在成为袭击者们间谍的同时,就被那个名叫『最高祭司Administrator』的Under World人彻底控制了。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事情,才会变成那样的事态呢。
而且还有那个和桐之谷和人的STL连接的『第四个人』——Main Visualizer内的异常Fluct Light。虽然它——不,是他或她成为了桐人复活的关键,但没有自我意识的对象,却有着模拟人类意识的功能,之前根本就没有设想过这种情况。
「……那个……菊先生…………」
比嘉感觉到有别于大量失血的寒气袭向身体,向指挥官低声说道:
「莫非……我们……做出了,什么不得了的……」
这时,从控制台传来的尖锐的警报声响彻房间。
那无疑是比嘉设置的时间加速倍率变动警报。

* * *

灰色的云朵正以惊人的速度在我和亚丝娜周围向后流去。头上的血红天空与眼下的漆黑荒野向远方无限延伸。
整个人界内能使用空中飞行术的人,只有最高祭司大人一人——整合骑士爱丽丝曾这样说。而这位最高祭司Administrator如今已和与她『相对』的贤者Cardinal一样离开了Under World,因而根本不知道飞行术实际上是怎样的术式。我如今在Dark Territory上空飞行,并非依靠术式,而是基于想象力对事象的直接操作……也就是整合骑士们所说的《心意》的力量。
自从离开露莉德村后一直注视着我的Cardinal的使魔——大蜘蛛夏洛特的话在耳旁复苏了。
——一切术式,都不过是在引导心意……或者说是想象力的道具而已。式句和媒介都并非必需。
——来,擦干眼泪,站起来吧。然后,去感觉花儿们的祈祷。
——感觉世界的运行之理。
自从在公理教会中央大教堂顶层与Administrator战斗后陷入自闭状态,到几十分钟前恢复为止,看样子我和这个世界的『原理』建立了相当紧密的关系。
既能明确地感觉到漂浮在周围空间中的神圣力,也能轻易将其不经术式便变换为元素。虽然之前在恢复克莱因和莉兹贝特他们的天命时咏唱了术式,但说不准光靠想象力就能达成同样的效果。
【rkl:嗯,这个补丁……虽说都合了点,好歹算是解释了。】
如今,在包围了我和亚丝娜的风元素克服空气阻力的同时,我在后方让风元素如喷气发动机般连续炸裂,推动两人飞行。虽然这比飞龙快上数倍,但要追上乘着雨缘在遥远的南方飞行的爱丽丝,至少也要花上五分钟。
想要在这段时间里,向亚丝娜说出的、道歉的、感谢的话已经多到数不清了。然而,我却不论怎样都无法直视牵着我的手在右侧飞翔的亚丝娜的身影。
而其理由——
在觉醒后那如同全身的血液都变为光的万能感慢慢平静下来后,近期的记忆开始一点一点经过整理而鲜明地显现出来。
问题是在昨天的深夜。
亚丝娜、爱丽丝、萝涅和索尔缇莉娜前辈围坐在睡在帐篷中央的我的旁边,一个一个将我的回忆……正确的说是恶行——揭露出来的那一幕,不称其为地狱又该称为什么好呢。
——桐人前辈经常从学院里跑出去,去跳鹿亭买蜂蜜派,去向日葵店买树果饼干然后送给我和缇卓呢。
——这么说来我毕业的时候那家伙还把只有在西帝国才会绽放的赛菲莉亚花送给我不少呢。他说只花了一年就发芽了。
萝涅和莉娜前辈透露了这样的事情。
——沿着大教堂外墙爬上去的时候,桐人从口袋里掏出了蒸包子分给了我一半。他想一下子用热元素烤一下,可那样不就烤焦了么。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给我吃了沾着奶油的黑面包。之后还有蓝莓馅饼和超级大的年轮蛋糕,一起吃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爱丽丝和亚丝娜不知道为什么也用食物捏他加以对抗。之后我做了什么,我说了什么,这种事情一个一个地暴露出来……
【rkl:我忍不住要吐个槽,就算亚丝娜再想展示正宫地位,和桐人以多少种姿势啪了多少次(参见川原的Sugary Days)系列也是哈子卡西到说不出口的吧……真要说了谁知道对其他三位会造成多少伤害。】
「呜…………」
高速飞行中的我不由得双手抱头,发出了喊声。
「呀————」
紧接着意识不再集中,风元素的生成和释放也停止了。强烈的风压敲打全身,我一下子陷入了绕着圈子下落的状态。
虽然低声说了一句糟糕,但总之还是将大衣下摆变成翅膀形状,从而控制身体的平衡,然而——
「……呀啊啊啊啊啊啊!!」
亚丝娜从上空笔直落了下来,我慌忙伸出双手。
好不容易将她接住的一瞬间,亚丝娜那大大睁开的榛色眼睛,一下子盯住了我。只能在这里谢罪了。
「亚丝娜……不是这样的!!」
这根本不是谢罪而是借口吧。然而已经没法回头了。
「我和莉娜前辈以及爱丽丝和萝涅之间真的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我向丝提西亚神发誓,绝对什~~~么都没发生过!!」
【rkl:这句话的吐槽点,就是在神的面前乱发誓……你真的不怕被天罚么……】
听着我拼命辩解的话的亚丝娜的脸——
慢慢缓和了下来。她那小巧的双手揪住我的脸颊,像是被惊呆了一般说道:
「……桐人君你真是一点都没变呢。明明以为你在这里努力了两年,好歹也成熟了……一点……呢…………」
亚丝娜的双眼突然溢出了透明的泪珠。她的嘴唇如同发抖一般颤动着,挤出了沙哑的声音:
「太好了……桐人君……一点都,没变啊……我的,桐人君……」
这句话刺中了我的心底,一股热流汹涌而上,我好不容易将其压在喉咙中回答:
「……我就是我啊。怎么可能会变啊。」
「因为……那简直就像神一样啊。将那么多人的军队,一瞬间就解决掉了……又把两百人一下子回复过来……而且,还飞在天上……」
听她说到这里,我不禁苦笑着回答道:
「只是比别人稍微熟悉一点这个世界的机制罢了。像飞行这种程度的,亚丝娜只要习惯了很快就能做到了。」
「……就算做不到也没什么。」
「诶?」
「能这样抱着我飞就好了。」
笑脸上带着泪光的亚丝娜这样说着,将双手从我的脸移到背后,紧紧抱住了我。脸颊被她松开的我也紧紧抱住她,重新开口说道:
「真的……谢谢你,亚丝娜。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还保护了Under World的人们……明明那么痛……」
这个世界内痛苦的现实程度,我在两年前的终结山脉里被哥布林队长砍到的时候就了解了。那时,只不过是左肩被划到而已,就已经痛到让我一段时间内站不起来了。
明明如此,在被PoH拉入的大军包围之下,亚丝娜带着全身那凄惨的伤口仍然战斗到了最后。如果亚丝娜没有这么努力的话,缇卓和萝涅她们所在的人界部队,大概早就被歼灭了吧。
「嗯……不光是我哦。」
听到我的话的亚丝娜,将紧靠着的脸颊稍微转动了一下。
「诗诺诺、莉珐、莉兹、西莉卡、克莱因先生、艾基尔先生……还有,瞌睡骑士团和ALO的各位,都已经非常努力了。而且还有整合骑士雷恩利先生、人界军的卫士们、索尔缇莉娜小姐,萝涅小姐和缇卓小姐也……」
说到这里,亚丝娜像是吃惊了一般,突然伸直了身体。
我在听到她的下一句话前,就明白她这样做的理由了。
「啊……对了,桐人君!骑士长……贝尔库利先生,为了追赶敌人的皇帝,一个人……」
「…………」
我无言地点点头,然后慢慢摇了摇头。
我已经感觉到,到头来连对话都没能做到的,最古老的整合骑士——贝尔库利·Synthesis·One那宏伟的剑气,已经不存在于这世上了。
我曾和他在这战争开始之前,仅有一次以想象力之刃——《心意之太刀》——互相交手。在徐徐复苏的我的记忆中,贝尔库利在那时已经预感到自己会死去了。
他在三百年人生的终点,选择了为保护爱丽丝而战斗。
领悟到我动作中的含义,亚丝娜的双臂抱的更紧了。她轻轻啜泣着,但很快就停下呜咽,向我问道:
「……爱丽丝……没事吧……?」
「嗯,还没有被抓到。很快她就会到达世界的尽头……第三个系统控制台了。不过,有一股巨大的气息正在追逐她……」
「这样啊……那么,我们一定要保护她。为了贝尔库利先生。」
轻轻和我分开的亚丝娜的脸上,虽然全是泪水,但却充满了强烈的决心。我也慢慢点了点头。然而,亚丝娜的眼睛,却稍微摇动了一下。
「不过,现在……这一会,就这一会,只做我一个人的桐人君吧。」
随着她的轻声细语靠近过来的嘴唇,将我的嘴唇塞住。
异世界的血红天空之下,缓缓拍动着黑翼的我,和亚丝娜交换了一个长长的,长长的吻。
【rkl:abec老师能把这里画一张单独的彩图吗!?敲碗!】
这一瞬间——我终于想起,自己为何会在两年半前落入这个世界了。
现实世界中,六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
在送亚丝娜回家的路上,我们被《死枪事件》的第三名主犯,《微笑棺木》的干部Johnny Black袭击了。由于被枪型高压注射器注射了肌肉松弛药物,记忆完全中断了。恐怕我因为呼吸停止,脑部受到了相当的损伤,为了治疗我才动用了STL和Under World吧。
而不知为何混在《海龟》袭击者中间的《微笑棺木》的首领PoH如今也已被变为像是小型的基加斯西达的小树形态束缚在Dark Territory的地面上。如果时间加速再次启动,他在被外部强制切断连接前都会在感觉被阻断的状态下度过几天或是几周的时间,精神上应该会受到不小损伤。至少也和这半年间的我一样。然而我绝对不会认为这是残酷到做过了头的事情。
因为他想要杀死亚丝娜……杀死对我极为重要的人们。
在经过足以让存在融为一体的令人目眩的时间后,我和亚丝娜的嘴唇分开了。
「想起那时候的事情了呢……」
亚丝娜刚一说出话就突然停了下来。我马上就明白她这么做的理由了。
那个时候——是SAO被攻略后,浮游城崩毁的时候,晚霞下的那个吻。没错,那是别离之吻。
我微笑着,如同要将这不吉利的预感赶走一般坚定地说道:
「那就出发吧。打到敌人,救下爱丽丝,大家一起回到现实世界……」
我的话没能说完。
从我的脑海中响起紧张的大声呼喊:
『桐人君!桐之谷君!!听得到吗!?桐人君!!』
这沙哑的声音是——
「诶……是你吗,菊冈先生?明明没用系统控制台,你是怎么……」
『没时间说明了!出大麻烦了!!时间加速倍率……那帮混蛋,把FLA限制给……!!』

* * *

克里特带着些微不安,注视着额头上迸出血管,用两根电线插进钥匙孔里来回转动的布利格留着胡子的脸。
虽然他很有气势地说着「开锁就交给我好了」,但时间加速的安全机关和廉价公寓的旧式转筒锁可不一样。他指尖的动作越来越粗暴,而嘴里吐出的脏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站在布利格后边的汉斯,看着左手上带着的表,像是很开心的说道:
「喂——,过了三分钟了哦。再过两分钟就要给我五十刀了呢~」
「烦死了,给老子闭嘴!给我两分钟……把这货开了之后,去夏威夷一起游泳,然后再回去……」
虽然电线戳动的声音与其说是开锁还不如说是破坏行为,但克里特还是把「果然还是算了吧」的话停在了嘴边。从这两个人打赌开始,到决出结果之前谁都没法阻止他们。
「还剩一分钟了~差不多可以准备钱包了哦~」
「Holy Shit!!」
随着一声大喊,布利格突然站了起来,将电线被切断的一端扔在了地上。
克里特安心下来,想到他果然还是放弃了吗,这时——
脸上一片通红的士兵,无言地从腰间的枪套里拔出巨大的手枪,将枪口指向钥匙孔。
「喂……等等…………」
一声枪响。接着又是一声。
布利格在哑口无言的众人面前将手枪收回腰间。接着他先看向汉斯,接着又看向克里特,耸了耸肩说道:
「开咯。」
克里特张大嘴巴,将视线移向如今变成了直径两英寸的黑洞的钥匙孔。
在黑暗的深处,闪起两三次火花后,停在倾斜状态的操纵杆再次动了起来。操纵杆动了大约五英寸后,带着咔的一声轻响停了下来。克里特看向显示器上的数字,比之前设定的1200倍稍微往上——的位置,被设定为上限的×5000的数字闪着明亮的光芒。
「……五,五千……」
克里特反射性地开始心算现实世界的一秒钟对应Under World的多少分钟的时候——又响起沉闷的金属声音。
本应停在极限值的操纵杆,向更深处倾斜。
「喂……骗人的吧…………」
在自言自语的克里特面前,显示的数字超过了5000——超过了10000……
——不,还没什么。只要不按确定按钮,实际倍率就不会发生变动。还是可以轻轻将操纵杆拉回,当成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
「喂……别碰!!谁都别碰!!」
克里特喊着话,挥手将汉斯和布利格从控制台边赶走。
接着他轻轻走到操纵杆边,伸出右手。
砰。
还没等他的手碰到操纵杆,就响起了轻微的爆炸声。
在黑客面前,红色的确定按钮连同透明的保护盖被一起炸飞。
主控制室正面墙上的大显示器染成一片红色,从扬声器里传来震耳欲聋的警报声。剩余十五分钟的倒计时显示,以令人目眩的速度开始下降。

* * *

比嘉在听到时间加速机能被再次人为操纵的警报的瞬间,就再次想要坐起来,因剧痛而扭起了脸。
「比……比嘉君!都说了叫你不要乱来……」
神代博士跑过来用手撑住比嘉的身体。紧接着——
副控制室的主显示器被染成一片红色。
「什……什么!?」
喊出声音的是菊冈。越过跑向控制台的指挥官的肩膀,被支撑着站起来的比嘉拼命凝视着屏幕。
显示器上用巨大的字体显示的,是通知对时间加速机能加以限制的三段限制器全被解除,Under World整体将进入《极限加速阶段》的十五分钟倒计时。
「什么…………」
代替无言喘息着的比嘉,神代博士尖锐地问道:
「极限加速是怎么一回事!?FLA的倍率上限不是一千二百倍吗!?」
「那……那个,是有人潜入Under World时候的限制倍率……只有人工Fluct Light的时候,上限是……五千倍……」
听到如同自动回答一般的比嘉的话,神代打了个冷战睁大了眼睛。
「五千!?也就是说……这边的一秒,对应内部的八十分钟……这边的十八秒在那边不就是一天了吗!!」
听到神代的声音,比嘉和菊冈对视了一下——然后一起机械地摇了摇头。
「诶……有什么不对的吗?」
「一千二百倍是考虑到现实世界的人类灵魂寿命设置的安全上限……五千倍是从外部可以观察Under World的上限……哪个都不是硬件层面上的极限倍率……」
比嘉从喀拉喀拉快要干枯的喉咙里拼命挤出了话。支撑着他的神代博士的手臂颤抖了一下。
「那,那么……硬件层面的上限……到底是……」
「就像你已经知道的一样,Under World是用光量子构筑并计算出来的。通信速度事实上没有限制……也就是说上限,是由下位服务器搭载的架构规定的……」
「赶紧说啊!到底是多少倍!?」
比嘉闭上眼睛说道:
「在《极限加速阶段》……FLA的倍率,会稍稍超过#五百万倍#。通过卫星线路连接的位于六本木的两台STL,没法对应那样的速度,所以会自动断线……但对在这里使用STL的桐之谷和人和结城明日奈……」
现实世界的一分钟——对应Under World的十年。
瞬间心算出这个对应关系的神代博士睁大的双眼轻轻地痉挛了一下。
「怎么会……这样……快点……不让明日奈小姐和桐之谷君赶紧从STL出来的话!!」
这次比嘉紧紧按住了打算站起来的博士的手臂。
「不行,凛子小姐!在已经进入初期加速阶段的情况下,随便把他们从机器里拉出来,Fluct Light会受损的!!」
「那就赶紧开始断线处理啊!!」
「我刚才就想过为什么要刻意从电缆管道下去了!STL操作只能在主控制室进行!!」
比嘉反驳着,视线转向控制台前的指挥官。
菊冈立刻察觉到了他想说的话。
「……菊先生。我要再下去一次。」
听到他的这句话,安岐二曹露出一副担心的表情想要说些什么,但马上就闭上了嘴。她走进比嘉,只说了一句「那我把导管拔了」。
指挥官带着一副苦涩的表情点点头回答道:
「明白了,我也去。背着你从梯子上下去的体力我还是有的。」
「不……不能去,二佐!!」
担任护卫队队长的中西一尉喊了出来。面无血色的他踩着靴子向前走了几步。
「太危险了。这个任务就由下官……」
「不,你们必须完成保护楼梯的任务。隔墙还要再开一次……而且市右卫门已经无法使用,仁右卫门又动不了。」
听到他的话,大家一起向副控制室的左边角落看去。
被衣架般的支架支撑的人影,并非真正的人类。比嘉作为Alicization计划的一环研究丙开发的人形身体,Electroactive Muscled Operative Machine二号机,通称《仁右卫门》。相比之前隔墙开放作战中作为诱饵使用并被破坏的一号机【1EMOM】精细得多的外表,是因为这个仁右卫门是用于搭载Light-cube的型号。
当然,如今它的头部插槽中空空如也,就算接上电源也不会有丝毫动作。换而言之,它无法象市右卫门一样成为能够自力行走的盾牌。
从无魂的机器人身上转回视线的菊冈,露出从未有过的锐利表情对中西下达了指示——不,是命令。
「将会与敌人实际作战的你们这边危险度更高。然而必须要完成这个任务。」
听到指挥官的话,中西一下子张大下巴,然后短促地敬礼回应:
「明白了!」
比嘉一边听着自卫官之间的对话,一边战战兢兢地抬起右手,确认还很痛的指尖还能正常活动。
显示屏上显示的,距离进入《极限加速阶段》的倒计时已经不足十分钟了。
然而就算现在再度开放耐压隔墙,从那长长的梯子上降下,通过接口进行STL切断操作不管怎么算也要三十分钟。
在这二十分钟的时间差里,Under World内的时间要经过——二百年。
这是远远超过人类灵魂寿命——一百五十年的岁月。
在此之前,Under World度过了这近乎无限的年月……但现实世界的人,到底还是没法承受……
在Under World的内部……
「对……对了!!」
比嘉喊出了声音,左手向着菊冈挥动。
「菊,菊先生!!刚才操作STL的时候,我保留了和桐人君间的通信频道!请呼叫C12号线路!!」
「可,可是……要说什么……」
「让他们从内部脱离!!在剩余的十分钟内到达系统控制台,或是HP归零的话,STL会自动开始断线!!但是,控制台在进入了《极限加速阶段》之后会无法运转,如果死掉就会变成最糟糕的情况!!在全部感觉都被阻断的状态下度过二百年……只有这个事情要强烈警告他们!!」

* * *

「二…………」
二百年!?
我好不容易才将到了嘴边的话收回去。
眼前的亚丝娜带着紧张的表情看着我。她听不到菊冈的声音。
『听好了,桐人君,还剩十分钟!在时间限制前到达控制台,然后自行注销!!如果不管怎样都做不到的话,也有让自己HP全损的方法……但这既无法确定,而且也非常危险,理由……』
因为可能不得不在近乎死亡的状态下度过二百年的时光。
领悟到这一点的我,打断了菊冈的话说道:
「知道了,我会想办法从控制台脱离的!当然,我们会带上爱丽丝,所以请做好准备!」
『……抱歉,但是,现在相比确保爱丽丝的安全,你们两个人的脱离更为重要!听好了,就算在注销后删除记忆,二百年的时间也远超过人类灵魂的寿命了!意识恢复正常的可能性……接近于零……』
我平静地回答声音中带着苦涩的菊冈:
「别担心,一定会回去的。然后,菊冈先生。半年前……不,是昨晚,对你说了很过分的话,抱歉。」
『不……我们早就把被指责当成理所当然的事情了。考虑到会被你打一顿,这边已经准备好药膏了……貌似比嘉君做好准备了,我也要走了。』
「好的。那就十分钟后再见了,菊冈先生。」
之后,通话就切断了。
我拍着将大衣下摆变成的翅膀浮在半空,注视着臂弯里的亚丝娜。
「……桐人君,和菊冈先生取得联系了吗?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慢慢摇了摇头——我回答道:
「不……他只说十分钟后会再次启动时间加速,让我们赶快注销。」
亚丝娜眨了眨眼睛,露出淡淡的微笑点点头说道:
「是呢,要是一直这样子的话就对不起爱丽丝了呢。那就去救她吧!」
「嗯。那就要再飞了呢。」
我紧紧抱住亚丝娜,再次生成大量风元素。闪着绿光的风将我们二人包围。
捕捉到前往遥远南方的爱丽丝,和追逐着她的巨大的异样气息——我们再次飞了起来。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Heathcliff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18   其中:访客  18   博主  0

    • 黑鸫Ray 0

      rkl大大完坑了啊!

      • 柒冉酱 4

        辛苦了!

        • 4

          久 等 了

          • 多拉A梦wjj 4

            [笑cry]看完rkl大大的后记,挺感动的,我也正是因为UW才喜欢上刀剑的。未来的后续不知道还能不能让我有第一次看UW的震撼就不知道了

            • 4

              因为日版书到的原因我也在看
              包丁在这里应该是庖丁吧

              • 96_Cadam 1

                译者后记最后一句真是吃了一口大大的狗粮

                • avatar ukrn 3

                  完结撒花!!!!!!!

                  • 优桐厨苍人 0

                    有网盘资源吗

                    • avatar 镜花·水月 0

                      完结撒花,辛苦了!我主观来说还是没有看够,I really want that Kirito will return in the future

                      • 李貌的好孩子 0

                        还会有的,失踪的PoH,茅场的行踪, UW的未来和Rw的关系,新的世界和智能间的战争,茅场开发The seed的原因,川原老师肯定要填这个坑的,剧场版序列之战没有爱丽丝,说明川原老师会以其他方式填坑,无论是新的剧场版,还是小说,动漫(个人很期待),漫画,甚至是游戏(满分!),我相信川原老师不可能不去写完,总会有的

                        • Yuki Yuki 3

                          _(:зゝ∠)_完结撒花~

                          • avatar EricLwk 1

                            我能问一下,关于在宇宙中驾驶着机龙的两个是否就是当时服待桐人跟由吉欧的萝涅和缇卓?

                              • avatar takutani 1

                                @EricLwk 經過了兩百年,蘿涅和缇卓如果沒有凍結,天命早耗盡,那兩人是各自的後代(肯定不是跟桐人生的,因為亞絲娜妻管嚴)

                                  • avatar ukrn 3

                                    @takutani 不一定,有可能是私生,都有究极手段黑历史先例~虽然可能性不大

                                • avatar takutani 1

                                  前面的文章都有設密碼,沒辦法看,要到哪裡申請啊???

                                  • 『轻音』 0

                                    密码是什么—都不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