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原 砾][Sword Art Online][18][Alicization Lasting]

8

一只包裹着赤红装甲的靴子踩在了亚丝娜伸向桐人的右手上。
抬头看去,面罩深处的双眼被惊人的憎恶充满的深红骑士,双手将反持的长剑高高挥起。
随后,长剑随着刺耳的怒骂刺下。
虽然已经没有力气战斗,但还不愿闭上眼睛的亚丝娜,凝视着即将刺穿身体的剑。
咔。
伴随橙色的火花,响起了沉重的金属声音。
骑士的剑宛如被无色透明的刀刃挡住了一般,在空中被弹回。
「唔……?」
发出困惑声音的骑士再次挥下长剑。然而橙色的火花再次出现,剑并没有刺中亚丝娜。
第三次,第四次。结果都是一样。
第五次攻击并没有发生。跑到亚丝娜身边的索尔缇莉娜,用大剑剑柄发动的反击用剑技《Torrent》打飞了深红骑士。
索尔缇莉娜一边帮亚丝娜站起,一边用难以掩饰的惊愕口气问道:
「刚才那个《心意之太刀》……是亚丝娜使用的吗?」
「xinyi……?」
这个从未听闻的单词让亚丝娜摇了摇头。
「不,不是我。」
「那……是雷恩利殿下吗……」
索尔缇莉娜一边说着一边转过头去,亚丝娜的视线也随她一起转动。但身受重伤的少年骑士正为了迎击逐渐接近的深红军团而跑去向部队下达指示,不可能有守护亚丝娜的空闲。
然而如今,相比推测那一现象的理由,必须尽可能多的守护Under World的人们。
在索尔缇莉娜的帮助下站起来的亚丝娜竭尽全力确认周围的情况。
随后,她便感觉到新的绝望正如漆黑冰冷的水流,涌入自己的心脏。
两万中韩玩家中超过八成的人已经开始与自己的同胞发生了战斗。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士气上的差别,让主战派的气势压倒了另一边。各处都出现了虚拟体消失的蓝色光柱特效,其间夹杂着凶猛的喊声。
不仅如此,主战派的其中一部分——大约超过两千人的部队,正不断向聚集在一处的日本玩家和人界守卫军接近。日本玩家们的战斗力所剩无几,整合骑士雷恩利以下的Under World人们也是满身疮痍。就算在神圣术和剑技方面占有优势,也不可能击退对面的部队。
在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只能倚靠着索尔缇莉娜的手臂的亚丝娜耳边——
传来的,是伴随数重回响的,PoH的哄笑。
倒在地上的桐人身旁,死神的胸口仍然开着一个大洞,但他握着巨大化的友切包丁的右手和五指张开的左手却高高扬起,扭着上半身大笑着。上空不知何时出现的黑云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散落于战场各处的生命资源化为一道龙卷风垂下,被PoH的身体吸收了。
正确来讲,吸收资源的乃是右手的魔剑。若是将其破坏,就可以断绝持有者的能量供给,失去心脏的死神便会当场死亡。
然而如今已经不是杀死敌方指挥官就能解决的事态了。被PoH煽动性的话语和邪恶的光环驱动的主战派,就算指挥官退场,也会将其化为更甚一层的愤怒食粮继续战斗,直到将日本人和Under World人全部杀死为止。
要怎么办。
要怎么办——
因焦躁和绝望而垂下头的亚丝娜,突然注意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
直到不久前还被一片漆黑沙砾覆盖的地面上,出现了纯白的雾气。
雾气如同薄绢制作的丝带一般摇曳着穿过亚丝娜的脚边,向后方不断伸展。与此同时,可以闻到清爽而甜美的香气。
这是……蔷薇的花香…………?
亚丝娜和索尔缇莉娜的视线追逐着雾气产生的丝带。
当她们看到其来源时,两人一瞬间都发出了微弱的吐息:
「啊……」
然后,再一次的:
「啊。」
白雾的来源,是倒在几十米外的,一个瘦弱的青年。
准确的说,是他左手握着的,染成近乎青色的白剑。虽然剑身被折断了一半,但如今却缠绕着雾气,宛如正在发出淡淡的光一样。
「桐人……君。」
当亚丝娜用颤抖的声音呼唤比他人更加爱着的这个名字的同时。
「那是……桐人的心意……」
索尔缇莉娜也百感交集地自言自语着。
白雾不知何时已蔓延到了包围着她们的中韩联军脚下,而且还在继续扩张。虽然还在战斗的他们尚未察觉,但已蔓延到膝盖下方的纯白丝带正将他们不断吞没。
仍在哄笑着的PoH,这时才注意到了这个异常情况。
他先是俯视脚边,随后如同被弹过去一般看向背后的桐人。高大的身体一瞬间剧烈颤抖,右手将握着的友切包丁转了一圈后紧紧握住,大步走了过去。
一步,两步。
然而,他却没有走出第三步。
如同轻语,如同咏唱……但却清晰无比的声音,响彻整个战场。

Enhance Armament.

亚丝娜脑海中响起的,确实是桐人的声音,但却又让她觉得还有另一个从未听过的声音与其重叠。
随后——
规模无比巨大——巨大到足以与丝提西亚的第性操作相匹敌的超规模现象,覆盖了整个战场。
蓝色的透明藤蔓从白雾中伸出,缠住了两万多中韩玩家和PoH的身体。藤蔓看上去纤细到一碰即折,但仍在激战中的玩家们,却宛如中了时间停止的魔法一般瞬间停下了动作。
短暂的静寂后,响起了夹杂着惊讶和愤怒的声音,但这些声音的速度也不断下降。被冰藤缠住的玩家们被白霜逐渐覆盖,几秒钟内便被冻结。
亚丝娜看向背后救了克莱因的深红骑士,他也化作了一尊冰雕。然而他面罩后的双眼安详地闭着,看不出一丝痛苦。那是毫不让人觉得痛苦,只是让人不能活动的技能——
她再次回头,PoH也被冻成了一片纯白。随后,亚丝娜对索尔缇莉娜点了点头:
「谢谢你,莉娜小姐……我已经没关系了。」
她轻轻放开女卫士长的手,脚踏覆盖地面的寒霜,拼命跑向桐人。索尔缇莉娜和从人界军中跑出来的少女卫士萝涅也追了过去。
左手握着断剑的桐人仍然俯倒在地面上。然而亚丝娜知道,他的心如今正在苏醒。只要碰到他的手,将他紧紧抱住,拼命呼唤的话,一定就能恢复过来。一定可以。
不过十几米的距离宛如地平线一般遥远,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宛如永恒一般漫长。然而,每当亚丝娜拼命动起疲惫至极的双脚,爱人的身影就一点点变得清晰起来。没错,只差一点,手就能碰到了——
亚丝娜拼命伸出的右手,想要触碰怀念的黑发的那个瞬间——
宛如震动鼓膜般刺耳的破碎声音突然轰响。
亚丝娜大惊之下将脸转向右边,看到的是——
粉碎了白霜与冰藤,踏出一大步的死神的身影。
黑色雨披宛如恶魔之翼般飞舞的PoH用破钟一样的声音喊道:
「真让我好等啊……来啊,要不要起舞啊……桐人!!」
在亚丝娜的记忆中,自SAO时代以来第一次喊出这个名字的PoH,右手将友切包丁挥向空中,宛如怪鸟一般跳起。
厚重到可怕的巨刃带着深红与漆黑的死亡之气落下,瞄准的目标不是桐人,而是亚丝娜她们。
「糟了……!」
索尔缇莉娜抢到前面,将伤痕累累的长剑举到头顶,意图挡下死神的一击。
然而,变为原本三倍大小的魔剑,无需双刃相交,只靠缠绕其上的气场就将索尔缇莉娜的剑拦腰斩断。
冲击波将卫士长向后打去,亚丝娜和萝涅拼命接住了她。
随后,致命的斩击向聚在一处的三人袭来——
咔——!!
惊人的冲击让三人跌坐在地。
然而菜刀并没有砍过来,而是像在空中与透明的屏障碰撞一般颤抖着。那是和之前从深红骑士的攻击下保护了亚丝娜时一样的现象。
这次连亚丝娜也感觉到了——那被温暖、可靠而怀念的双臂守护着的感觉。
屏障前方不远,有什么东西正在发光。金色的光之粒子在空中描绘出的,是伸开五指的右手。
传来了「咔嚓」的声音。亚丝娜宛如被吸引了一样,向左看去。
俯卧在地上的桐人,将折断了一半的白剑用左手撑在地上。
在剑的支撑之下,瘦弱的身体一点点开始抬起。
黑衬衫上,空无一物的右袖在风中摇曳。不,并非如此,袖子正逐渐膨胀,向前——向着支撑屏障的幻之右手逐渐接近。
当袖口碰到幻之右手的瞬间。
炸裂开来的金色光辉透过屏障,赤红与漆黑的漩涡瞬间四散开来。随后,PoH的身体也被屏障一口气卷向了后面。
金光消散之时,亚丝娜看到的,是完全取回了实体的右臂。亚丝娜的视线沿着略显瘦弱的右臂,转过肩膀,随后看到的——
是在微风中摇晃的长刘海,露出沉稳笑容的双唇,和从同样高度注视着自己的漆黑双眼。
他的双唇中,传来了呼唤名字的声音:
「我回来了,亚丝娜。」
亚丝娜已无法抑制从双眼中零落的泪水和嗓子里漏出的尖锐声音。她将双手紧握胸前,拼命地将心中满溢而出的感情化为话语:
「…………欢迎回来,桐人君。」
随后,索尔缇莉娜和萝涅也一起喊了出来。
「桐人……」「桐人前辈。」
桐人微笑着向二人点头,随后看向正面。他的侧脸上一脸严肃。
在那边,被打出十米开外的PoH再次以让人感觉不到重力的动作摇晃着站了起来。
即将全面进入自相残杀状态的中韩玩家们如今被冰藤缠住,全部冻结,因此不会产生新的空间资源,但上空的黑云仍如活物一般卷起漩涡,不断被吸入PoH的菜刀之中。果然,若不破坏那把魔剑,死神的动作就不会停下。
比PoH晚了一步站起的桐人的身体晃了一下。亚丝娜拼命忍耐自己想要跑过去支撑他的冲动。在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的情况下,莽撞地冲进去,只会形成对桐人的阻碍。如今她相信桐人,这种信任本身就能成为力量。
桐人抬起再生的右臂,随后落在远处的漆黑长剑一下子脱离剑鞘,无声地落入右手手掌。
虽然形状和过去的爱剑《Elucidator》略有差异,左手的白剑也折断了一半,但手持黑白双剑的那个样子,无疑是自相遇以来守护、引导、给予亚丝娜战斗的力量的那个《黑之剑士》。
他左手握着的白色长剑如今仍在放出如同碎钻一般发光的冷气。虽然桐人还在维持着将两万多玩家瞬间冻结的超强技能,但他平静的侧脸上却并没有这样的感觉。就像是有人陪伴在他的身旁,给了他力量一样。
风帽下的双眼露出红光的PoH盯着桐人垂下双剑缓缓走近的样子。他一副欢迎的样子摊开双手,露出胸口的大洞说道:
「……终于醒了啊。上次像这样面对面说话是啥时候来着……」
对着发出锈蚀金属般声音的死神,桐人用宛如艾恩葛朗特时代一样,飘然中夹杂着冷酷的尖锐声音回答:
「谁知道,我早忘了。不过我可以确定,这是最后一次了。」
PoH「咻」地吹了个口哨。
「不错嘛……果然你才是最棒的啊,桐人。来吧……要不要继续在艾恩葛朗特被打断的Show Time啊?」
他的右手轻轻将膨胀到原本的三倍大小,已然化为巨锲的友切包丁抬起。上空的黑色漩涡剧烈旋转,厚重的铁块上不断有暗红色的火花游走。
【rkl:这里用于形容菜刀的字原本是“铊”,也就是寒蝉里礼奈用的柴刀……不过铊这个词现在在中文里用来当元素名了,所以这里换了个字。】
与他对峙着的桐人,也用右手将黑剑笔直架起。
然而,桐人刚把剑举到头顶,瘦弱的身体就如同承受不住武器的重量一般再次摇晃了一下。
这个名为Under World的世界,并非单纯基于《The SEED》规格的VRMMO世界——这一点亚丝娜早已明白。所有的对象都是《助记图像》——换而言之就是记忆,可以通过想象力加以干涉。
根据整合骑士爱丽丝所说,在时间加速的这个世界里,桐人有半年时间处于精神丧失的状态。虽然不知道他有没有这段时间的记忆,但应该知道自己一直处于瘫痪状态。恐怕是身体衰弱的想象力让现实中的桐人的身体也弱化了吧。
不,恐怕还不止这么简单。
《拉斯》的比嘉健曾这样解释桐人的主体——自我形象被破坏的理由:
——估计他是得到了一些人,当然是人工Fluct Light……也就是同伴的协助。在与教会的战斗中,那些同伴几乎都死了,其结果,在成功打开这边的线路时,他感到深深的自责。可以说,是他自己攻击了自己的Fluct Light。而就在这时,因为黑衣人切断电源线而产生了浪涌,STL的输出瞬间上升。结果,桐人君的自我破坏冲动被强化为现实,使他的『自我』丧失了活性。
【rkl:翻15卷的时候我还没感觉,不过这里的黑衣人原文用的是黒ずくめ……看过名侦探柯南的都知道这个词代表的是哪些人吧。】
虽然是难以瞬间接受的话,但总而言之,桐人在这个世界失去了重要的人。由于这份悲伤太过强烈,最终让他的心坏掉了。亚丝娜已经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在帐篷中和爱丽丝、萝涅、索尔缇莉娜谈话的那个晚上,无数次提到的名字:上级修剑士优吉欧。
纵使桐人通过某个奇迹取回了自己的心的现在,还是无法接受和优吉欧的死别。难以治愈的悲伤,在他的心中……也在他的身体上,投下了阴影。
——桐人君。
亚丝娜一边注视着架起黑剑的身影,一边在心中呼唤着。
——你到底有着怎样痛苦,怎样悲伤的想法……如今的我也难以想象出来。但是,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一句话。
——你最重要的朋友,如今仍然活在你的心中,正如优纪活在我的心中一样。这份思念,一定能给你力量,为了能够让你重新拿起剑,再一次战斗下去。
宛如亚丝娜的思念化为声音传达过去一般——
右手架着黑剑的桐人,抬起了握着折断的白剑的左手,按在自己的胸前。
发现了破绽的PoH动了起来。
高大的身体前倾,随后宛如在遍布瓦砾的地面上滑行一般穿过了十米的距离,PoH以看不出重量的动作,将厚重的巨锲挥下。
桐人没有后退回避,而是想要用右手的剑迎击过去。然而亚丝娜一眼就看出,他放出的斩击失去了往日的锐气。
与巨锲相交的长剑好不容易才没被弹开,但却没能做到互角,而陷入了被从正上方压下的状况。桐人弯下膝盖,上半身宛如弓一样向后仰去。踩在地面上的鞋子向后滑动了三十多厘米。
「……喂喂,这可一点劲都没有啊。我为了这一天可是等了快两年啊……?」
身着黑色雨披的死神阴恻恻地说着,将左手放在与刀身一样膨胀的友切包丁的柄上。
双刃相交之处嘎嘎作响,桐人的膝盖不断下沉。如果和PoH一样变成双手持剑的话……然而,桐人的左手还握着白剑。而且白剑已经从中折断,无法用其进行攻击。
死神的兜帽深处,厚重的嘴唇施虐性地扭曲了。不断一点一点下降的巨锲之刃,接近了桐人的脖颈。
「……桐人……!」
沙哑地喊出声的索尔缇莉娜,手握折断的长剑想要站起。
亚丝娜按住了她的左肩:
「没事的,莉娜小姐。」
她强压心中的恐慌,对在人界的剑术学校中指导过桐人的女卫士长轻声说道:
「桐人没关系的。绝对……不会输给那样的家伙。」
桐人曾在学校中指导过的萝涅,也眼含泪水点了点头:
「对,桐人前辈不会输的。」
「……没错。」
索尔缇莉娜回答着,握紧了仍放在肩膀上的亚丝娜的手。
然而紧接着,宛如嘲笑着三人祈祷般的确信一样,PoH的友切包丁砸了下去。桐人的左膝盖碰到了地面,支撑黑剑的右臂不断颤抖,让人预感到他已经濒临极限。
PoH将脸靠近咬紧牙关的桐人脸边嗤笑着:
「……还不把那把破剑扔了用左手吗。被你冻住的那帮中国和韩国的家伙们会把你的同伴全傻了哦?那帮人陷入厮杀的话,你知道会怎么样吧?」
对着恶魔的低语——身抗重压的桐人冰冷地回答:
「我很清楚你的手段。让人们陷入争斗,种下憎恨的种子,然后引发下一次争斗。虽然SAO时代你这么搞了好几次,但在这个Under World里,绝对……不会让你如愿以偿。」
「哦……那你要怎么做呢?一旦寒冰融化,那帮人就会把幸存的日本人和你重要的Under World人们全都杀掉了哟?要避免这种情况的话只能把他们杀掉了,趁着他们还被冻着的时候单方面的屠杀掉。如果是你的同伴们的话做得到吧。来吧,下命令啊……把中国和韩国的那帮人都杀了。」
「…………」
桐人没有对这毒辣的挑拨做出回应。
就算是亚丝娜,也能察觉PoH邪恶的企图。
被冰藤缠住的中韩玩家,虽然现在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但杀死他们的话必然会感觉到剧痛。随着痛苦而来的愤怒,会让他们对日本玩家们的敌意变得难以挽回。
与此同时,PoH也可以用友切包丁吸收中韩玩家死亡后散发到空间中的大量资源——这份力量强大到他可以赢过桐人,之后再将剩余的日本玩家和Under World人独自屠杀的程度。
明白这一点的桐人不可能被PoH煽动。然而为了避免这一决定性的破局,必须维持左手的剑放出的大规模冻结术式,这样一来与宿敌间的战斗就会变得更加困难。
每当挡住巨锲的右手颤抖一下,双刃的接点就会迸出火花。巨锲的利刃不断下降,距离桐人的左肩已经只有两个拳头的距离。
「……嘛,你这么强撑着挂了也行。」
PoH咔咔大笑着说道:
「安心吧。杀了你之后,我会把《闪光》和其他的家伙一个不剩的塞到棺材里的。」
兜帽深处的死神双眼闪着鬼火般的红光。咧到脸颊骨的大口里露出了尖牙。
「来啊……让我尝尝你的鲜血和生命的味道吧,桐人。」
PoH如同爬行动物一般尖锐的舌头舔着嘴唇,向握着友切包丁的双手继续施力。黑剑发出了悲鸣,致死之刃以每秒一厘米的速度不断接近——
突然,从亚丝娜的身后,传来了微弱的祈祷声音。
「拜托了,优吉欧前辈。帮一帮桐人前辈吧。」
回过头的三人看到的,是双手握在胸前的红发少女——缇卓。
瞬间,亚丝娜感觉到了。缇卓的头发突然飞扬起来,宛如清风一般摇曳着。
她再次向前看去。
化为巨锲的友切包丁,眼看就要命中桐人的左肩。
光是这样,黑衬衫的布料就被波及到而裂开了。亚丝娜在预感到紧接着桐人就要流血的光景之下,屏住了呼吸。
然而——
友切包丁的下降停住了。
不仅如此,它还被一点一点的压回去。纤细瘦弱,疲惫不堪的桐人的右臂到底是哪来的力量……
「啊……」
发出微弱声音的,不知是萝涅,还是索尔缇莉娜。
与此同时,亚丝娜也看到了。黑剑的剑柄,被另一条金色透明的手臂握住了。
随后桐人似乎也注意到了这条手臂。他睁大双眼,随后表情扭曲了起来。他的眼角渗出泪水,化为光之粒子飞散开来。
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可却听不清声音。
然而紧接着——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桐人发出裂帛般的怒吼,将友切包丁一下子弹回。双臂被打向上方的PoH怒骂着向后踉跄了几步。
单膝跪地的桐人一下子站起,左手高举断剑,大声喊道:

「Release Recollection!!」

令人目眩的闪光将世界染成一片雪白。PoH也仿佛厌恶着光芒一样,单手遮住双眼继续后退。
眯起眼睛的亚丝娜看到的——
是被从中间凄惨地折断的白剑剑身,宛如光在上面凝结成晶体一样不断再生。
不过数秒间便恢复原状的白剑上放出强光——
随后,闪光啪的一声扩散开来。
一瞬间的静寂后,整个战场上响起了宛如成千上万个铃铛震动一般清丽而宏大的声音。亚丝娜等四人转动视线,惊呆地睁大了眼睛。
被冻成白色的中韩VRMMO玩家们的身体上绽放了无数花朵,那是宛如琉璃雕刻出来一般,闪着清亮蓝光的蔷薇。
盛放的蔷薇花心,开始释放银色的粒子。亚丝娜的直觉明白,那是纯粹的生命资源——也就是玩家们的HP。
十几分钟前还被愤怒席卷,正准备互相厮杀的玩家们,宛如沉睡了一般闭上眼睛,随后一个一个被光柱包围消失。这是没有任何痛苦的,能够想到的最为平稳的强制注销。
PoH在中韩玩家中植入的憎恶之种,这样一来便无法发芽了。
「混账……居然干了这么扯淡的事……!」
被破坏了计划的死神怒骂着,但随后就露出了毫无畏惧的笑容,右手扬起了巨锲。
亚丝娜一看到那个动作,就明白PoH的目的了。
如今在这个战场上,无数青蔷薇放出的生命资源——按照Under World中的说法,就是神圣力——正在不断聚集。PoH想要用资源吸收能力,将其据为己有。
「桐人君……!」
颤栗着的亚丝娜忘我地呼唤着爱人的名字。
光是吸收了之前被杀的近两千日本玩家的生命,PoH的菜刀就已经膨胀到了原本的三倍,发挥出了等同——甚至超过了丝提西亚的GM装备的威力。那么若是吸收了两万个生命的话,PoH将会化为真正的恶魔……不,是魔王。桐人正因行使大规模术式而无法行动的话,亚丝娜必须上去帮助他——
然而,正当她想拼命站起来的时候。

没事的……你看。

原本以为已然消失的优纪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如清风般吹过。
与此同时,亚丝娜也注意到了。在空中聚集成数道丝带的银光完全无视了PoH的友切包丁,不论死神怎样挥动魔剑,丝带都没有接近的迹象。
微弱的声音再次响起。

亚丝娜也说过吧。生命可以传达自己的心声。
聚集在这个世界的各国人,不会真的期望杀戮的。
大家的愿望都一样。想要去令人怦然心动的世界……就像是在我和亚丝娜相遇的妖精之国一样的,美丽,愉悦,开心的世界……就是这样而已。

「……嗯,是啊,优纪。」
宛如回应了亚丝娜的自言自语一样——
桐人将右手的黑剑,和左手的白剑一样笔直指向天空。
PoH召唤而来的漆黑漩涡逆时针旋转着扩散了。从中央略可窥视的蓝天中洒下一道金色阳光,让黑剑的剑身宛如黑水晶一样闪耀。
「Release Recollection.」
桐人像是紧咬着一样,再一次说出了和刚才一样的命令。
随后——
在战场上空不断流动的银色丝带缠绕起来,被黑剑不断吸收。
「Suck!!」
用英语怒吼着的PoH挥动友切包丁,想要与之对抗。然而丝带却像是有着自我意识一样避开了魔剑,不断和桐人的剑融合。
「优吉欧前辈曾经说过。桐人前辈的黑剑,原本是生长在人界北方边境的一株巨大黑杉。」
亚丝娜身后的缇卓颤抖着说道。随后,索尔缇莉娜也像是领悟了什么一样点了点头。
「这样啊……所以才拥有吸收神圣力的力量……」
这些话语和之前优纪的话在脑海中融合后,亚丝娜才明白,面前的景象到底有着怎样的意义。
纵然桐人的黑剑拥有吸收资源的能力,但为何原本拥有同样力量的PoH的友切包丁却完全无法吸收青蔷薇放出的资源呢?那是因为菜刀的力量,并非『吸收生命』而是『吸收死亡』。
PoH自己也说过。友切包丁越是杀死玩家……杀死人类,力量就会越强。如果说持有者将这一想象力加诸魔剑,使其拥有了资源吸收能力的话,就算能够吞噬凄惨的厮杀放出的『死亡资源』,也无法吸收在白剑的力量下不经死亡直接放出的『生命资源』。
然而桐人的黑剑则完全不同。若说它原本是大地和太阳之力培育的树木的话,那么不论是剑还是剑的持有者,其想象力中都有着吸收生命的力量。
左手的白剑,将广范围内的对象冻结,将其生命释放到空中。
右手的黑剑,从周围空间内吸收生命力,将其转换为能量。
相当简单,但却强力无比的叠加效果【Synergy】。完美的一对。最强的复合体。
吸收了巨量丝带的黑剑中心开始放出金光。资源通过剑柄,流入桐人的手臂。
如同棍棒一样瘦弱纤细的身体,快速恢复成原本的强壮模样。而且复活现象不仅限于肉体,连激战中创伤不断的黑衬衫也瞬间复原,手上出现了露指手套,脚也穿上了带有钉子的皮靴。
不仅如此,从双肩到双臂和背后,随着金色光线的流下,黑色的反光皮革也一并实体化了。最终出现的,是SAO时代商标一般的黑色大衣。翻飞的衣角落下后,落在远处的两个剑鞘也飞了过来,交叉装备在了背后。
【rkl:卧槽真是全自动的。】
「……桐人君……」
百感交集的亚丝娜透过满溢而出的泪水,注视着双手持剑的《黑之剑士》桐人完全复活的样子。她右边的索尔缇莉娜和左边的萝涅的脸上,泪水反射着光芒。背后的缇卓也发出了轻微的呜咽声。
几秒钟后,将生命之丝全部吸收的桐人慢慢垂下了两把剑。
将整个战场覆盖的中韩玩家们似乎大半都已注销了。亚丝娜转过头,向救下克莱因的深红骑士以视线致谢。紧接着,他的身影也消失无踪,寸草不生的荒野一片寂静,仿佛之前的一场场激战都是幻觉一样。
【rkl:嗯,总结一下,桐人大概也搞不清一大堆穿红盔甲的骑士谁是稳健派谁是激进派,干脆aoe全冻了,反正也没啥痛苦……】
耳边响起的,只有干枯的风声,和如同高温金属轧过的咔咔声。声音的来源,是积蓄了庞大能量的,被黄金光辉缠绕的黑剑。
这时才放弃吸收资源的PoH沉默着垂下了友切包丁。
他胸口处被亚丝娜的OSS《Mother’s Rosario》开出的大洞还在。当魔剑的资源耗尽之时,他的生命也将终止。
理应领悟了这一点的死神却没有发出怒骂,就这样静静站着。但他却并不打算承认自己的失败,全身放射出极寒之气一般的气息。亚丝娜光是在远处看着,就感觉到刺骨的寒冷。
兜帽深处,一端歪起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
「果然你才是最屌的啊,桐人。让我想在自己的意志下这样杀掉的,不论过去还是未来都只有你一个啊。虽然感觉有点可惜,但比这更好的舞台大概也没有第二个了……」
他用右手架起巨锲,左手向前突出。细长的手指垂下,就像是故意要露出刻在手背上的《微笑棺木》图案一样。
「……来啊,让我开心点么,黑之剑士。」
对这将恶意压缩到极限的引诱言语,桐人只回答了一句话:
「是啊,结束掉吧。」
他张开双腿,沉下腰,白剑在前,黑剑在后。
对峙着的双方的斗气迅速膨胀,在两人间冒出激烈的火花。
正如两人所说,下一击便是终结了。预感到这一点的亚丝娜睁大双眼,屏住了呼吸。
干枯的风再次吹过,当其停下之时,黑之剑士与黑之死神同时动了起来。
PoH挥下的友切包丁被粘液质地的暗红色光包围了。紧接着,以惊人的速度跑动的死神的身体分裂成了三个。这是亚丝娜从未知晓的剑技。
与此相对,桐人垂下右手的剑,左手的白剑上出现了红莲色的光。单手剑剑技《Deadly Sins》。
桐人用连续技迎击PoH从前方和左右不断放出的斩击。每当染成血红色的巨锲和闪着红宝石般光芒的长剑相撞,地面和大气便随之颤抖。
(插图sao18_093)
三个PoH各自进行了两次攻击之后,左右两侧的分身消失了。剩下的本体将厚重的剑刃从上段凶猛地斩下。桐人用左斜斩接住,火花伴随着爆炸,与冲击波一起迸散。
《Deadly Sins》是七连击技。这样一来,桐人必然会陷入硬直状态,一旦PoH还有一击,他完全无法防御。
上段斩被弹开的反作用力让死神的风帽向上反动,露出了里面的脸——自SAO时代以来,这还是第一次。
有点不像是日本人的精雕细琢的脸上露出了粗野的笑容——PoH将仍被暗红光芒缠绕的巨锲再一次向桐人斩下。第八击。
然而,在这个瞬间。
桐人右手握着的黑剑迸出深红色的闪光。那是比《Deadly Sins》的光效更深、更灼热的,近乎火焰的赤红。
黑剑跳过了原本持续一秒以上的硬直时间,神速发动了突进技。这是只有桐人能使用的,左右手连续使用单手剑技的绝招——《Skill Connect》。
轰鸣着如外燃机般金属质声音的单发重攻击《Vorpal Strike》与PoH的分身八连击技的,大概是最后一次的攻击在空中碰撞。
之前从未有过的大规模冲击波让地面出现了放射状的裂痕。尽管被沙尘和带着热气的爆风几乎压倒,亚丝娜还是微微眯起眼睛,想要见证激战的最后一幕。
爆风散去之后,那里只有黑剑与红色巨锲剑尖互相接触之下,两人静止的样子。
战斗还没有结束。两人都将庞大的能量集中在微小的接点上,全力想要将对方的攻击推回去。
若是比较武器中蓄积的资源量,吸收了两万人生命的黑剑无疑胜过PoH的友切包丁,但情况并非如此简单。这个世界里,想象力……也就是骑士们所说的《心意》,有可能覆盖一切数字层面的性能。
PoH的心意十分简单,但却相当强力。那个死神是为了杀戮……为了让世界充满不和与不信任、敌意和恶意而战。
那么桐人又是为何而战呢?
他在这个世界里失去了重要的朋友。再加上外部因素,让他体会到了精神丧失长达半年程度的哀伤。然而就算如此,他还是再次站起来,握住了剑。到底是怎样的心意给了他力量……
亚丝娜无法用语言回答这个问题。不过,她觉得也没有回答的必要。直到现在为止,桐人都一直背负着很多东西战斗。不论旧SAO、ALO还是GGO都是如此。而且,如今这个瞬间也一定是这样。
就算是迷惘、痛苦和哀伤,也都能成为力量。泪水也可以化为光芒。这道光芒,绝不会输给PoH的黑暗。
对吧……桐人君。
没有人知道亚丝娜的祈祷有没有传给桐人。但紧接着,就响起了微弱而决定性的声音。
咔。
PoH的魔剑,为杀人而生的凶器《友切包丁》,闪着红光的裂痕从剑刃到根部如闪电般蔓延。
随后,巨锲化为四散的碎片——
桐人的《Vorpal Strike》将握着菜刀的PoH的右臂粉碎,就这样伸长了五米多。
被再次出现的爆风遮住视线的亚丝娜不由得站了起来。一旁的缇卓等人,和后方摆脱束缚的克莱因、西莉卡、莉兹贝特他们,也都一同站起。
尘埃散去之后,露出了紧贴的原SAO玩家们的身影。
失去武器,垂下双臂的PoH的胸口,被桐人的黑剑深深刺穿。但那里原本就被亚丝娜开了一个大洞,看上去身体并没有遭受新的伤害。
不知是不是失去了友切包丁供给的能源,大洞和口中流出鲜血的PoH仍然露出无所畏惧的笑容说道:
「……果然不这样不行啊。不过……可没完哟。就算从这个世界注销,不管几次我都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在割断你和《闪光》的喉咙,掏出你们的心脏之前,不管多少次……」
宛如诅咒一般的宣告。
桐人以听不出任何感情的声音回答:
「不,这样就结束了。你无法从这个Under World注销。」
随后,黑剑瞬间放出了闪光。
闪光消失之后,桐人将剑从PoH胸口的洞中缓缓拔出,后退了几步。
纵使失去了支撑,PoH的身体仍未倒下。露出凄惨笑容的他还想说些什么。
然而他一张口,就吱呀一下僵住了。
四肢也是一样。以不自然的姿态僵住的四肢,带着吱呀吱呀的声音,质地逐渐改变。艳丽的黑皮革化为布满纤细裂痕的纤维质,金属铆钉也变成了长在上面的瘤。
桐人对即将完成诡异变身的死神再次说道:
「……这把剑原本是露莉德村被称为《恶魔之巨杉》的大树。村民花了两百年都没能把它砍倒。这个《树的记忆》,流入了你的身体。」
正如桐人所说,PoH身体表面已有一半多都变成了木炭般漆黑的树皮。双腿也融合为一,在地面上扎下了根。双臂变为形状扭曲的枝条,头发化为尖锐的树叶……双眼和嘴则变成了三个并排的小洞。
「一旦确认中韩玩家全都注销,你的同伴应该会再次让时间加速吧。虽然不知道到他们把你从STL里拉出来要几年……还是几十年,但你还是祈祷时间短一点吧。说不准有一天开拓者在这建了个村子,就有拿着斧头的孩子们过来把你砍了呢。」
已经不知道这段话能不能传到PoH的意识中了。桐人面前的,已经不是人类,而只是一棵高约两米的,形状别扭的杉树。
【rkl:其实我觉得桐人所说的这段话还是web比较合适……不过考虑后面的剧情这里的改法也没啥问题就是了。】
桐人注视了一会杉树,随后转过头,看向了亚丝娜。他微笑着点点头,随后将视线移向伤痕累累的日本玩家和Under World人们。
他将刀身中仍有着金光的黑剑再次扬起。
「System call. Transfer durability, light to area.」
沙沙……
微弱但却无限扩展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战场。
雨开始降下。
从剑中解放的资源在上空实体化,化为发出淡光的水滴倾注而下,治愈着遍体鳞伤,筋疲力尽地倒在地上的日本玩家们,和在连续作战中疲惫不堪的人界守卫军的卫士们。
或者说,是治愈了他们的心——
桐人将耗尽了储藏资源的黑剑与左手的白剑轻轻收起。
亚丝娜只是注视着在治愈着一切的雨中慢慢地、慢慢地踏步走近的黑衣剑士的身姿。
无论是站起来也好、还是向他搭话也好都做不到。因为她觉得只要一动弹,这一切就都会化为幻影。所以,唯有张开着双眼,在唇上浮现出微笑,亚丝娜如此等待着。
代替她走到前面的,是克莱因。
被斩落的左臂和被贯穿的身体上的伤口都已被完全修复。然而刀使宛如仍能感觉到疼痛一般紧紧抓着胸口,蹒跚着向前走去。
「桐人……桐人哟。」
响起了和平常一样快活,可却带了一点苦涩的声音。
「总是……总是这么帅是怎么回事啊,你这家伙哟……」
他的话语已经几乎都是哭泣声了。
高个子的刀使抓住黑衣的二刀剑士的双肩,没了头带的额头向比他稍矮的对方的肩膀压去。他的后背颤抖着,发出粗重的呜咽声。
「呜喔……呜喔喔喔喔呜呜呜…………」
桐人的双臂也绕过了号哭的友人背后。闭上眼睛,用力地紧咬牙齿,桐人的脸颊上也有着发出光亮的东西。
「……前辈。」
萝涅在亚丝娜身旁自言自语着,站起来跑了出去。她的泪滴在空中飞舞,整个人撞在了桐人的右肩膀上。索尔缇莉娜也追在她的后面。
艾基尔的眼睛也湿润了。莉兹贝特和西莉卡相拥而泣。周围的日本玩家们——ALO的朔夜和艾丽莎,尤金,瞌睡骑士团的修奈、约翰等无数人的脸上,都有混杂着光之雨和眼泪的水滴流下。
周围的人界军卫士和修道士们的眼睛也红了。他们一起跪下,右拳放在胸口,深深地低下了头。
「…………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明白了。那个人,和他的两把剑,会拯救大家。」
突然,从背后传来沉稳的声音。
亚丝娜回过头看到的,是少年骑士雷恩利,以及跟随在他身后的飞龙。原本濒死的重伤,如今只能从铠甲上看到痕迹。
亚丝娜只能深深的一下、两下地点点头。雷恩利也点了点头,走向跪倒在不远处的缇卓,在她身旁弯下腰。
她再次环视周围,两万多名中韩VRMMO玩家,已一个不剩的消失了。
确认他们注销的袭击者应该会放弃从现实世界投入战斗力,而再次将时间加速倍率提升到上限吧。用AmuSphere潜行到这里的克莱因他们,到时候也会自动断线。
桐人大概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拍了拍克莱因的肩膀后轻轻抽身离开,向周围的日本玩家们放眼望去。
随后,他深深低下头说道:
「各位……谢谢你们。大家的意志,以及流下的鲜血和泪水,我决不会让其白费。真的是,非常感谢大家。」
没错——
这场战斗还没有真正结束。
虽然排除了强敌PoH,以及来自美国、中国和韩国的攻击者们,但身为敌方头目的皇帝贝库塔仍然活着。绑架了身为Alicization计划精髓的整合骑士爱丽丝的他,如今仍在向遥远南方的《World End Altar》不断飞去。
深吸一口气的亚丝娜终于站了起来。
从被各自的感情支配下呆站着的玩家们中间穿过,慢慢走近桐人。
抬起头的桐人,笔直地看向亚丝娜。
瞬间,极度强烈的冲动让她屏住了呼吸。
现在就想扑到爱人的怀中,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释放压抑已久的感情。
但亚丝娜还是拼尽全力压抑自己满溢而出的感情,说出了目前自己担心的事:
「桐人君……皇帝贝库塔,把爱丽丝给……」
「嗯。这些情况,虽然有点模糊,但是我还记得。」
桐人也收紧了表情,然后伸出右手。
「去助她一臂之力吧。帮个忙,亚丝娜。」
「………」
这已经是极限了。
亚丝娜小跑过去握住了那只手,将它放到脸上。
桐人的左手,紧紧绕过她的后背。
尽管拥抱了不过一瞬间,但是,亚丝娜感觉到用言语无法表达的大量信息在两人的灵魂间快速交错。
桐人一边以近距离的视线相交,一边再一次点头,眼瞳望向南方的天空。
他的右手向那个方向伸去。五根手指像是寻找着什么一样划动着。
「……找到了。」
「哎……?」
亚丝娜眨了眨眼,但是桐人没有回答她,而只是轻轻地微笑了一下。
他再一次环视周围的众人,轻轻拍了拍克莱因的肩膀和萝涅的头,说道:
「那我们就出发了。」
然后——

* * *

然后莉兹贝特就目睹着桐人与亚丝娜的身姿,被鲜艳的绿光包围,向南以惊人的速度飞去。
把睁大的双眼用力地眨了几下后,莉兹贝特哈地一声,呼出了长长的叹息。
「真是的……该说他一如既往地乱来好还是该说他放纵好啊……」
旁边的西莉卡噗嗤一声笑了。
克莱因则是啪的一下把双手合起叫道:
「喂喂,真是可恶啊……——那个混球。这不是无敌嘛。可恶,这也太爽了吧,总是这样哟……」
虽然克莱因的话里带着自己推崇并时常加以标榜的,过去的少年战斗漫画中说出主人公名字时的那种毫不留情的口气,但他的脸上却鲜明地带着泪水。估计对他来说,从在SAO中相遇以来就迷上的名为桐人这个存在,简直就是那样的吧。无敌的、绝对的、永远的英雄。
——而且,对于我来说也是。
莉兹贝特也用被无尽的眼泪所湿透的瞳孔,望向遥远南方的天空。
为了把即将强制注销,也许再也无法到访的这个世界,深深地刻在记忆当中。
为了向在剧痛和屈辱之中被强制断线的众多玩家,传达『我们的战斗并没有白费』这一句话。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Heathcliff
avatar
已有 17 条评论 新浪微博
  1. avatar takutani

    前面的文章都有設密碼,沒辦法看,要到哪裡申請啊???

    2016年9月25日 08:10 回复
  2. avatar EricLwk

    我能问一下,关于在宇宙中驾驶着机龙的两个是否就是当时服待桐人跟由吉欧的萝涅和缇卓?

    2016年9月18日 14:21来自移动端 回复
    • avatar takutani

      @EricLwk 經過了兩百年,蘿涅和缇卓如果沒有凍結,天命早耗盡,那兩人是各自的後代(肯定不是跟桐人生的,因為亞絲娜妻管嚴)

      2016年10月9日 14:38 回复
      • avatar ukrn

        @takutani 不一定,有可能是私生,都有究极手段黑历史先例~虽然可能性不大

        2016年10月10日 13:52来自移动端 回复
  3. Yuki Yuki

    _(:зゝ∠)_完结撒花~

    2016年9月17日 11:54 回复
  4. 还会有的,失踪的PoH,茅场的行踪, UW的未来和Rw的关系,新的世界和智能间的战争,茅场开发The seed的原因,川原老师肯定要填这个坑的,剧场版序列之战没有爱丽丝,说明川原老师会以其他方式填坑,无论是新的剧场版,还是小说,动漫(个人很期待),漫画,甚至是游戏(满分!),我相信川原老师不可能不去写完,总会有的

    2016年8月25日 23:01来自移动端10 回复
  5. 完结撒花,辛苦了!我主观来说还是没有看够,I really want that Kirito will return in the future

    2016年8月23日 22:02来自iPad4 回复
  6. 有网盘资源吗

    2016年8月23日 14:44来自新浪微博 回复
  7. avatar ukrn

    完结撒花!!!!!!!

    2016年8月23日 00:521 回复
  8. 译者后记最后一句真是吃了一口大大的狗粮

    2016年8月22日 10:19来自新浪微博8 回复
  9. 因为日版书到的原因我也在看
    包丁在这里应该是庖丁吧

    2016年8月21日 22:44来自移动端 回复
  10. [笑cry]看完rkl大大的后记,挺感动的,我也正是因为UW才喜欢上刀剑的。未来的后续不知道还能不能让我有第一次看UW的震撼就不知道了

    2016年8月21日 22:26来自新浪微博2 回复
  11. 久 等 了

    2016年8月21日 22:20来自移动端1 回复
  12. 柒冉酱

    辛苦了!

    2016年8月21日 22:142 回复
  13. rkl大大完坑了啊!

    2016年8月21日 21:44来自新浪微博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