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原 砾][Sword Art Online][18][Alicization Lasting]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觉醒(承前) 公历二〇二六年七月七日/人界历三八〇年十一月八日
6

「只有你……这混蛋……!!不能……原谅……」
咔!!
一声钝重的金属声响起,第二柄刀刃贯穿了克莱因。
亚丝娜脸上一直流个不停的眼泪,不可思议地直到现在还完全没有枯竭的迹象。
即使被深深地钉在地上,克莱因仍以右手抓挠着地面。穿着黑雨披的煽动者——前杀人工会《Laughing Coffin》的首领PoH露出一副厌烦的表情俯视着他。
「啊——真是碍眼。杂鱼就该像杂鱼一样缩着,非要这么跳,这下遭罪了吧。」
他摊开双手,摇了摇头,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随后对站在克莱因背后的红色骑士装玩家们下达了亚丝娜听不清的指示。其中一名玩家点了点头,准备再次将剑挥下。
正当第三把剑闪着光芒,意图剥夺克莱因仅存的HP时——
「住手【하지마】——!」
怒吼着大概是韩语的内容,从后方人群中跑出来的一名红色骑士,用自己的剑挡住了向克莱因挥下的剑。

* * *

——扯淡的吧……怎么这么疼。
倒在地上的赵月生/Moonphase,忍受着背部被黑雨披男砍中的伤口传来的疼痛。
月生使用的AmuSphere,只能模拟相当弱的痛觉。他一直玩的《Silla Empire》内,就算巨龙一瞬间咬碎虚拟体的头部,也只会产生如同麻痹一样的感觉。
然而如今,月生后背伤口的疼痛,剧烈到如同被火焰喷射器炙烤一般。
不对,就算在现实世界里,同样的伤口都不会产生如此严重的痛觉。黑雨披男以自认熟练玩家的月生都无法做出反应的速度,挥动了那把像是厚重的中式菜刀的凶恶武器。现实之中遭受这一攻击的话,就算不是当场死亡,剧烈的痛觉也足以让人昏迷,因此如今的痛觉也不过是虚拟的模拟感觉而已。
可就算知道这一点,这份痛楚仍然让人难以忍受到了还不如彻底放弃,立刻注销的程度。
然而,月生仍然缩在黑色的土地上,忍受着身体传来的痛楚。
这是因为,他怎样都无法接受眼前的状况。
日本黑客们『攻击』了美国、中国和韩国志愿者们共同开发的新VRMMO测试服务器,正在屠杀游戏的开发人员。希望大家能够为了阻止日本人的暴行而战。
月生等韩国玩家和中国玩家,看到了SNS上的这条消息后,进入了这个VRMMO。而且他们亲眼看到日本玩家们攻击大概是美国人的集团,并将他们歼灭了。
然而——这真的是发出这条公告的人所说的情况吗?
在月生眼里,拼命攻击的是日本人,而被攻击的美国人倒更像是玩游戏的那一方。而且这个印象,就算因为数万中韩玩家的『救援』而逆转了战局,也没有丝毫改变。纵使他们的装备被破坏,HP濒临耗尽,仍然让人觉得他们似乎在拼命的……没错,不是想要破坏,而是想要守护什么东西。
月生在被黑雨披男砍中之前,听到了日本玩家集团中的一名女性用流利的韩语说出的话。
——你们被骗了。这个服务器是日本架设的,而我们也是正规的连接者。那个人用虚假的情报欺骗你们,想要阻止我们的开发进程。
那个自称修奈的女玩家的声音和表情中,有着想要向月生倾诉的某些内容。他努力在混战中接近修奈,问她「你有什么证明自己的话的方法吗」,正当她想用日语向同伴说什么的时候,月生就被黑雨披男砍中,再也站不起来了。
随后的展开变成了一边倒。日本玩家们被深红军团碾压,大半因为HP归零而强制注销,剩余的不到两百人,也被收缴武器后强制集中到了一个地方。
而再次出现在最前线的黑雨披男,并没有发表胜利宣言,而是做出了诡异的举动。
他从大概是日本玩家们的支援部队中扯出了一个坐在轮椅上抱着两把剑的黑衣玩家,用日语对他喊话。
从这里开始,月生再次觉得非常奇怪。
虚拟世界——VRMMO里居然有轮椅,这是怎么一回事?
就算在月生玩的《Silla Empire》里,不论是腿部遭受损伤,还是因封锁行动的Debuff导致无法自由行走,都可以靠魔法和药水,或是经过一段时间后完全恢复。而严重到无法长时间行走,必须依赖轮椅的话,就绝不可能是游戏内的惩罚。
那个黑衣年轻人看样子连意识都遭受到了严重损害。他对黑雨披男的喊话和摇晃身体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让人怀疑他是不是NPC或是没有玩家连接的空壳虚拟体。
随后,一脸嫌弃的黑雨披男毫不留情地踢翻了轮椅。在那个瞬间,月生倒吸了一口气,忘记了后背传来的痛苦。周围的韩国玩家们中间也产生了一些困惑的声音。
倒在地上的年轻人,终于做出了自发性的反应。
他的左手向之前紧紧抱着的两把剑中的白剑伸了过去。月生过了一会才发现年轻人的右臂从肩膀往下都已丧失。
然而他的手没有够到。抢先一步捡起剑的黑雨披男,如同逗小孩一样把剑举到了高一点的地方。只能在地上爬行的年轻人仍然拼命地想要夺回那把剑,可他的左臂却被黑雨披男一下抓住,身体被粗暴地拉起。黑雨披男喊着什么,右手打了年轻人两三个耳光。
这时,突然有人喊了出来。
被围困的日本玩家中,一个像是武士一样穿着铠甲,头上绑着头带的男子,想要抓住黑雨披男。
然而随后,武士就被背后的韩国玩家用剑刺穿了身体。他忍受着比月生更为剧烈的疼痛,想要继续前进,却被第二把剑刺穿了。
黑雨披男对着被穿刺的武士露出了扭曲的笑容,随后用韩语向红色骑士们下令:
「杀掉那个碍事的家伙。」
一名红色骑士点了点头,举起了第三把剑。
已经没法再冷眼旁观了。虽然不足以证明修奈的话正确,但黑雨披男踢翻轮椅的那个做法还是让人厌恶,反倒是武士的动作,让人觉得他想拼命守护同伴。
月生对日本这个国家的印象也说不上好。姑且不论过去的历史问题和领土争端,日本也是一个在各方面对外封闭和蔑视,仿佛自己才是东亚的一等国家一样的存在。The Seed连接体明明对欧美开放,却禁止来自中韩的访问请求。
——然而。
作为一个整体的日本,并不等于每一个日本人。在VRMMO之前的电脑游戏中,为数不少的国际服务器内,虽然有的日本玩家让人不快,但也有能够一起愉快享受游戏的玩家。
如今,月生对黑雨披男产生了厌恶感,想要相信修奈和那个武士玩家。这和那些人是日本人还是韩国人没有丝毫关系,只是听到了自己应该这么做的呼唤。
身体一动,后背的剧痛再次传到了脑海里,但月生咬紧牙关站了起来。他拔出剑,深吸了一口气——
「…………住手【하지마】————!!」
月生怒吼着跑了起来。
红色骑士的各项参数较为平均,相比他在《Silla Empire》内使用的速度型《Moonphase》动作要缓慢一些。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各种力量的作用,让月生如同疾风一样穿越荒野,好不容易用自己的剑挡住了那把想要杀死武士的剑。
「你……这是要干什么!」
面前的红色骑士用韩语怒吼着,声音里带着惊讶和更在其上的愤怒。若是中国人的话就无法对他表达自己的思路了。月生带着不愿浪费这微小的运气的想法,拼命想要说服他:
「你难道不觉得这很怪吗!?战斗已经结束了!那为什么还要做这种近乎私刑的行为!?」
听到这句话的同胞一瞬间陷入沉默,看向脚边的武士和倒在月生后面的那个瘫痪的年轻人。面罩后面的双眼包含着动摇的目光,不停地眨来眨去。果然这个玩家也已经从战斗的狂热中冷静下来,开始陷入困惑之中。
然而,在月生想继续说些什么之前,包围了这里的人群里又传来了尖锐的声音:
「叛徒【배신자】!」
「把那个人也杀了!」
面前的红色骑士在同胞们的怒火压迫下,再次握紧了剑。
然而接下来他听到的,却是出乎意料的话。
「等等!先听那个人说完!」
「确实,那个雨披男干的太过头了!」
一眼看去,人群中的韩国人们开始议论起来。火种瞬间就被点燃,主张杀死所有日本人的强硬派和等待详细说明的稳健派之间开始争吵。中国玩家们内部也产生了同样的对立情绪,双方用听不懂的语言在荒野上争执,声音刺耳。
这个情况下,指挥者会怎样收拾局面?
月生转过头去——
站在倒在地上的独臂年轻人身旁的黑雨披男,手指晃着厚重的菜刀型短刀,风帽下的嘴角歪了起来。
那个表情不是愤怒,而是在忍耐不要大笑起来——过了一会月生才注意到这一点,整个身体感觉到的,是足以让自己忘却痛苦的颤栗。
黑雨披男绝对不是中美韩开发的游戏的相关人员。更何况,那样一个游戏的蹲在本来就很奇怪。虽然真相还不清楚,但这只不过是在这个有着真正的鲜血和痛觉的战场之上,让各国玩家交战……不,是互相残杀。他的目的就只有这一点。
「…………恶魔【악마】…………」
月生听到了自己说出的嘶哑声音。

* * *

瓦沙克·卡扎尔斯出生在旧金山田德隆区的贫民窟,母亲是拉丁裔,父亲则是日裔。
美国办理出生证明的机构,拒绝批准给孩子带来不利影响的名字。因此他的母亲并没有使用恶魔【Devil】或是撒旦【Satan】,而是用了瓦沙克这个名字。办事人员并不知道这是被称为「地狱王子」的小众恶魔,批准了这个名字。
母亲为孩子取恶魔的名字的理由只有一个。因为是他的诞生本就不符合她的期望——更甚者,就是她憎恨这个孩子。
瓦沙克并不知道双亲是怎样认识的——或者说他也不想知道详情。但简而言之大概就是「花钱买的」。意外怀孕之后,母亲打算堕胎,但在父亲的命令之下生下了他。然而他的父亲也并不爱这个婴儿,只是偶尔检查他的健康状况,从未给他带过什么土特产或是玩具。他留给瓦沙克的,只有日语而已。
父亲没有让母亲堕胎,而且只给了最低限度的抚养费的原因,瓦沙克直到十五岁才知道。
父亲家里有一个先天肾功能不全的孩子,需要为他提供一个器官捐赠者。瓦沙克无法拒绝,但他也提出了一个条件——希望能住在父亲的祖国,日本。捐献器官之后,瓦沙克在父亲眼里就会失去利用价值,也不知道抚养费能给到什么时候,未来只可能在这个贫民窟里贩卖毒品。若是如此,还不如离开美国,重新开始人生。
父亲接受了这个条件。瓦沙克用左肾换来了护照和机票,他没和母亲打招呼,直接到了日本。然而等待着他的,却是更为残酷的命运。
日本法律针对跨国收养,设立了复杂的手续和严格的审查制度,就算收养关系成立,六岁以上的孩子也无法获得居留资格。因此瓦沙克从一开始,就只有黑道一条路可走。
瓦沙克被韩裔犯罪组织收留,组织发给精通英语、西班牙语和日语的瓦沙克伪造的ID,将其教育为一名暗杀者。
二十岁前的五年内成功完成了九次『工作』的瓦沙克接到的第十个任务,和过去的完全不同。
那是在虚拟世界里,杀死现实世界内无法接近的暗杀对象。
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瓦沙克还一头雾水,直到他听到对几天前『SAO事件』的概述才好不容易理解。卷入事件的暗杀目标在戒备森严的自家内接受监护,绝不可能外出。就算深陷死亡游戏,也不知他何时会死亡,甚至还有幸存的可能性。但只要同样进入这个游戏,将暗杀目标的HP清空,就可以用现实世界的Nerve Gear杀死了。
但就算如此,仍有三个严重的问题。
首先,身为暗杀者的瓦沙克在游戏通关为止无法注销。其次,由于游戏内的死亡等同于现实世界的死亡,瓦沙克自己不能成为被暗杀的对象。第三,若是玩家攻击玩家的行为被日志记录,就会留下暗杀的证据。
任务极为困难,组织也提供了巨量赏金作为报酬。虽然瓦沙克觉得就算自己完成任务,也极难获得这笔报酬,但他并没有拒绝的权利。
未使用的Nerve Gear基本都被警察没收,然而组织不知从哪处弄来了一台。之后只要有SAO软件和自己进入这个死亡游戏的意志的话,警察和开发公司都没有阻止他登录的手段。最后一个意料之外的难关是角色名。从未玩过主机游戏的瓦沙克花了一番功夫,最后根据母亲给自己取的名字的缘由,用了PoH这个名字。
初次体验的虚拟世界,让瓦沙克的人格变化——或者说是解放了。周围的日本玩家们,让他想起了忘却数年之久的父亲和他的家人,终于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憎恨他们——所有的东亚人。
既然是工作,就要杀死暗杀目标。然而在这之外,还要尽可能的杀死更多玩家。
下定决心的瓦沙克组建了SAO内规模最大的杀人公会《Laughing Coffin》,除了暗杀目标之外,还夺去了大量玩家的生命。后来,组织的规模过于庞大,瓦沙克自己也厌倦了当这个组织的头目,就让其与攻略组产生冲突最终溃灭。正当他打算将最高级的猎物《闪光》和《黑之剑士》杀害而亲自行动的时候,游戏被通关了。
从死亡游戏回归现实的瓦沙克首先感觉到的,不是愉悦,而是空虚和失望。他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回到那个梦幻般的世界,打算回到美国追寻同样的体验。瓦沙克杀死了按照约定前来支付酬金的组织头目,带着钱回到美国,加入了据点设在圣迭戈的民间军事公司的网络行动部门。
在以国民警卫队和海军陆战队为对手的VR战斗训练中,发挥了SAO中锻炼的技术的瓦沙克被提升为教官,但安定到过去无法比拟生活,仍无法满足他的内心。
他想再去一次那个世界——哪怕一次就好——去那个一切都是数字构造,暴露人类的本性的,遍布谎言的真实世界。
在瓦沙克的愿望之下,在名为Under World的真实到令人震惊的虚拟世界里,再次遇到《闪光》和《黑衣剑士》已经不是奇迹,而可以称为命运了。
虽然黑衣剑士因为尚不清楚的理由精神处于异常状态,但只要将周围的玩家逐个杀害的话,他一定会苏醒过来。正因为他是这样一个人,瓦沙克——PoH对他才比过去认识的任何人都要着迷——着迷到若是亲手杀死他,随后自己便被杀死就好的程度。
首先让被伪造消息拉入Under World的中国人和韩国人在自相残杀中陷入血海。一开始他就没觉得自己仓促制造的这个谎言能持续多久。如今已经有不少人觉得状况不对,开始和仍带着爱国情绪的人之间争执起来。只要他们的紧张感达到极限,一个火星就能将其引燃。
稍远处的地方,之前被自己一击倒地的韩国玩家正在拼命试图说服他的同胞。只要自己喊出杀了那个男人,将胆怯的家伙全杀了的口号,那么血气方刚的爱国者们拔出剑来实在再容易不过了。
「等会……马上就醒了吧……?」
瓦沙克对着一脸空虚地倒在地上的黑之剑士自言自语。这时他才注意到,年轻人的侧脸和肾移植手术前见过一次的异母哥哥有点相似之处,心中传来一阵疼痛。
若是首先在这个世界里将《黑之剑士》和《闪光》杀死,让他们被强制注销,自己也要脱离这个世界。然后再找到躲在《海龟》内某个地方的二人,再次饱含爱意地杀死他们。
光是想到这个瞬间,十五岁时被夺走肾脏以来左腹从未消失过的痛觉,就稍微缓和了一些。
在风帽下露出微笑的瓦沙克对倒在脚边的年轻人轻声说道:
「你再睡下去的话大家都要死了哟。拜托你早点醒吧。」
他玩弄着右手上的爱剑《友切包丁》,慢慢走开了。

* * *

咔嚓。
灵魂即将丧失动力的亚丝娜的耳边,传来了鞋底踩踏干枯地面的声音。
咔嚓,咔嚓。无机质的声音宛如机器,但却带着宛如跳舞的节奏感。那是过去在早已不复存在的浮游城内数次听到过的,死神的脚步声。
她抬起头,看到黑雨披男的身影从倒在二十多米外的桐人身边走来。
不对,他的目标不是亚丝娜,而是右边被两把剑贯穿的克莱因。他是打算将拼命赶走死神的武士亲自杀死吗?
一瞬间思考着这些的亚丝娜,立刻感觉到并非如此。
倒在克莱因身旁的两个红色骑士,正在用亚丝娜听不懂的韩语争执着。当她注意到的时候,包围幸存的日本玩家和Under World人部队的规模上玩的军团,各处都产生了激烈的对立情绪。
仍然相信PoH的话的玩家和发现这是谎言的玩家之间大概产生了纠纷。这样下去的话,稍微一点契机就会让前者对后者拔剑,一旦这样,憎恨的连锁会传到中韩联军的玩家之间。PoH大概是想要阻止……
——不对。
不对。不对。
那个男人打算亲自向弥漫整个战场的对立情绪投下火种。
正如他将自己建立的杀人公会《Laughing Coffin》的据点所在之处密告给攻略组,导演了一场血腥的讨伐战的时候一样。
亚丝娜不知道PoH意图将自己的力量减半是什么用意,只知道他将会做出令人发指的恶行。
PoH悠然走着,用韩语指示了什么。
刚才拖住克莱因的二人,一瞬间全无迷惘,抓住了另一个人的双臂,剥夺了他的自由。
身穿黑色雨披的死神,啪的一声将厚重的菜刀重新握紧。
他准备亲自处决『叛徒』,举起他的头颅,煽动如今仍相信自己的话的中韩玩家攻击同胞。
这种行为不可原谅。也许为了保护Under World人这一最终目的应该放任红色骑士们自相残杀,但就算他们军力减半,仍还有一万多人。而且他们会被更为可怕的敌意支配,将其发泄到日本人和Under World人神傻姑娘。
更何况被PoH煽动杀死的半数中韩玩家,正在逐渐意识到这个世界的真相……换而言之,是相信日本玩家所说的话的人。绝不能眼看着他们被杀死。
动起来。站起来,拿起剑,阻止PoH的处刑。必须这么做了。
然而,双手和双腿却使不上力气。连呼吸的时候都会感觉到全身无数伤口的疼痛,不断削减自己的力量。

……不行了……站不起来。
跪在地上的亚丝娜漏出软弱的气息。
她慢慢缩起身体。染上污垢,破碎不堪的头发从肩膀上滑落,遮住了视线。
她听着逐渐接近的死神的脚步声,想要闭上渗出泪水的双眼——
这时。

没事的。
你能站起来的,亚丝娜。

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微弱,但却清晰地响起。
一双手温柔而有力地抱住了她的双肩。
温暖的光流入她的身体——流入她的内心。和风将全身的痛苦一扫而空。

来,站起来吧,亚丝娜。
为了守护重要的东西。

亚丝娜的右手动了起来,在地面上划动,抓住了掉在那里的东西。
创世神的细剑《Radiant Light》的剑柄。
她抬起头,身穿黑色雨披的死神,将闪着鲜血般红光的菜刀挥向高空。被剥夺了自由的红色骑士如同被恐怖支配一样全身颤抖。周围的喧嚣也平静下来,大家的视线集中在毫无慈悲的刀刃上。
屏住呼吸,咬紧牙关,将剩余的全部力量集中——
亚丝娜猛地踩在了地面上。
「嘿……啊——!!」
随着如同吐血一般的怒吼,右手拉动细剑,锐利的剑锋上出现了白色闪光。那是自己曾使用过成千上万次的基本剑技《Linear》。
PoH以惊人的反应力注意到了亚丝娜的奇袭。
「哟……」
嘟哝着转过了上半身。亚丝娜拼命将右手向不断远去的风帽深处的黑暗刺去。
微弱的感觉。一撮黑色的卷发飞到空中,浅黑色的肌肤上飞散出数滴鲜血。
——被躲开了!
发动剑技后产生的巨大破绽,在艾恩葛朗特和Under World里都会出现。PoH的菜刀嘶吼着,向陷入只会持续一瞬但足以致命的硬直的亚丝娜身体袭来。
然而同时,亚丝娜将想象力集中在了PoH的脚边。
虹光从地面放射出来,一瞬间后便消散了。亚丝娜用创世之神丝提西亚的力量在PoH的中枢脚下生成了几厘米宽的障碍。
虽然地形操作的规模有限,但脑海里仍然传来雷光一般的疼痛。在这样的代价下,黑色死神的身体失去平衡,菜刀在亚丝娜的连衣裙上留下一道裂痕。
「诶……嘿!」
从硬直中解放出来的亚丝娜再次将细剑拉回。
「哟!」
雨披剧烈晃动的PoH将菜刀再次挥起。
神速的突击技和猛烈的斩击技冲撞,迸散出纯白和深红的火花。
亚丝娜一边竭尽全力将交叉的双刃向前压去,一边用嘶哑的声音质问:
「你……到底期望着什么?」
从风帽下窥视她的PoH嘴角歪了一下,用粗野的声音回答: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那个《黑》家伙啊……从在艾恩葛朗特第五层第一次想杀又没杀掉他的那个时候开始,我的期望就是干掉那家伙啊。」
「……为什么你这么憎恨桐人君?他对你到底做了什么?」
「憎恨……?」
一脸意外地重复着这个词的PoH突然将脸接近,低声说道:
「我还以为若是你的话肯定能明白我有多么爱着那个家伙呢。那家伙可是在这个混账透顶的世界里,我唯一能无条件信任的男人啊。他不论怎样痛苦都没有坏掉,不论怎样被诱惑都没有被污染,随时都能给我希望和愉悦啊。所以……他在我不在的地方变成这个鬼样子我可接受不了啊。我绝对要让那家伙醒过来,为此可以杀死任何人……成千上万的人。」
【rkl:第三句的主语原本是“我”但是我想了想感觉语法不对……所以改掉了。】
死神口中说出的恐怖言语化为黑色瘴气包围了亚丝娜,试图夺去她的斗志。
「居然说希望……?还有,愉悦……?因为你做的事情,桐人遭受了怎样的……怎样的……!!」
虽然亚丝娜拼命反驳,但互相冲击的菜刀和细剑的交叉点,带着断断续续的火花不断向亚丝娜接近。
不对——让亚丝娜的斗志动摇的不仅是这个。PoH右手握着的魔剑《友切包丁》,正像活物一般颤抖着,它的厚度和体积逐渐膨胀。
PoH大概也察觉到了亚丝娜的惊愕,风帽深处的黑暗中传来一阵狞笑:
「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搞明白了这个世界的运作原理呢。这个地方流出的血和丧失的生命,都会被彻底转化成能量——就像《光之巫女》一口气将其转换成激光扫射Dark Territory军的时候一样。」
亚丝娜在潜入Under World之前,已经听过了关于其系统的相关说明。换而言之,就算是《空间资源》,也必须通过咏唱复杂的术式【Command】或是装备具备吸收资源能力的武器才能加以利用。纵使友切包丁的巨大化是由于空间资源的作用,但PoH并没有咏唱术式,菜刀本身也是基于SAO内的玩家数据转换而来,应该并没有Under World内规定的资源吸收能力。
然而PoH宛如看穿了亚丝娜的想法一样继续说道:
「这把《友切包丁》在艾恩葛朗特里,有着杀死怪物时性能下降,杀死玩家……或者说是人类时性能上升的特性。嘛,要是杀够一定数量Mob的话据说诅咒就会消除,进化成名字类似的长刀,不过我对那没什么兴趣。重点就是,原本吸取人类的性命就能增强的这个性能,在Under World里一样发挥了作用。你们干掉的那群美国玩家,和被中韩联军干掉的日本玩家们的性命,正在这个战场上形成一个漩涡。接下来只要让中韩两国的那帮家伙自相残杀,就会溢出更多的生命。」
友切包丁在死神自言自语的时候仍在发出咔咔的声音不断膨胀,亚丝娜的GM装备《Radiant Light》无法承受压力而出现了声音。一切其他声音都在不断远去,耳边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
魔剑之主的身高似乎也随之不断增长,PoH以近乎压倒亚丝娜的态势说道:
「等到将这些生命一个不剩的彻底吸光,我就要从头开始杀掉这个世界的人工Fluct Light。那可不光是你后边瑟瑟发抖的那帮人哦……?包括暗黑界的怪物,和人界的人类,虽然不知道一共有几万人,不过到了那个时候,那家伙肯定会醒过来吧——如果是我相信的那个《黑之剑士》的话,是吧。」
黑皮兜帽在寒冷的风中摇晃,黑暗深处的双眼有一瞬间露了出来。那是一双发着暗淡光芒的,血红色的眼睛。
恶魔。不是人类,而是真正的恶魔。
这才是这个名为PoH的男人的真面目。过去他在艾恩葛朗特带上的『快活的煽动者』这一面具,和在这个战场上戴上的『严厉的指挥官』这一面具,全都是伪装的。真正的他,是追求让所有人类陷入痛苦、煎熬和杀戮的,冷酷的复仇者……
亚丝娜的膝盖失去了力气。细剑再次发出呻吟,菜刀接近了她的喉咙。
「安心吧,我还没打算杀了你,只需要你别来挡我的道。你就老老实实在那看着吧……看着他醒过来,然后死在我的手上。」
友切包丁的尺寸已经变成了原本的两倍。Radiant Light发出高亢的呻吟,剑身各处出现了裂痕。
右膝跪地的亚丝娜的视线,被兜帽散落的漆黑雾霾覆盖了。一片黑暗之中,只有厚重的钢铁之刃和深红的眼球发出不祥的光芒。
在气力全失之前,亚丝娜的后背——
再一次被一个人纤细的手支撑住了。

没事的。
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亚丝娜的胸口迸发出澄澈的蓝光,撕裂了面前的黑暗。
友切包丁反射出的自己的身体背后,伸出了纯白的双翼。
【rkl:妈的,一对百合一对基,举牌的妹子们笑嘻嘻……还是双份的人鬼情未了,川原你这玩法我是服了。】
她听到了周围的声音。喧嚣的战场上,同伴们正在呼喊着:
「亚丝娜!加油啊,亚丝娜!!」
「亚丝娜姐!亚丝娜姐————!!」
「站起来,亚丝娜!!」
「亚丝娜————!!」
莉兹贝特,西莉卡,艾基尔,克莱因。
不仅是这些同伴。幸存的朔夜和艾丽莎等ALO玩家,修奈等瞌睡骑士,人界守卫军的骑士雷恩利,缇卓、萝涅、索尔缇莉娜等无数卫士和修道士的声音也传到了亚丝娜耳边。
【rkl:等等等等,27不是已经被钉地上了么……】
——谢谢大家。
——谢谢你,优纪。
——我还能战斗。大家的心声,赐予了我力量。
「————我不会输…………我绝对不会,输给你这种,被憎恨填满的人!!」
随着这声呐喊,亚丝娜的全身迸出白光,将PoH推了回去。
【rkl:嗯嗯……全身白光,翅膀都出来了,这是满开了吧,赶紧加点特效……结城明日奈是勇者(弥天大雾)】
她一边站起,一边将右手的细剑一口气拉开,剑身上放出数道光芒,将整个世界染成百里香花朵般的淡紫色。
(插图sao18_042)
「嗯…………!!」
指向试图站稳身体的死神的,毫无防卫的身体。
亚丝娜发动了《绝剑》优纪教给她的原创剑技。
首先是从右上发动的五连击,超高速的突刺技,留下五个斜向的光点。
随后是从左上发动的五连击,与之前的五连击交叉的五道光束穿刺过去。
「呜啊…………」
PoH一边吐出一口血腥的空气,一边让巨大的菜刀发出深红色的光。一旦被他的反击直接命中,剩余不多的HP必然会全部耗尽。
然而,亚丝娜的攻击并没有结束。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
将剩余的全部能量集中在细剑尖端,向十字轨迹的中心,放出最后——也是威力最大的一击。
十一连击OSS,《Mother’s Rosario》。
【rkl:值得注意的是SAO7在欧美发售的版本使用的词是Rosary,本篇仍按日文原版处理。】
宛如流星的紫光,贯穿了PoH的胸口。
身披黑色雨衣的死神被高高抛到空中,随着一声闷响落在了远处的地面上。
耗尽全部精力的亚丝娜再次单膝跪地,心中又呼唤了一次:
——谢谢你,优纪。
已经没有任何人回应了。也许那一开始,就只是从亚丝娜的记忆中产生的幻之手和幻之声吧。纵然如此,全部由记忆构成的这个世界之中,它们也绝非伪造的存在。
没错——原本就不可能出现在这个Under World里使用《Mother’s Rosario》这一OSS的情况。就算旧SAO的剑技是比嘉和菊冈连同The SEED一起导入的,继承Mother’s Rosario的也是ALO中的那个Undine亚丝娜,而没有进行账号转换的,以丝提西亚身份存在的亚丝娜应该没有这部分数据。
然而OSS却伴随着光效正确地发动了。如果这是想象力的力量的话,从亚丝娜的记忆中一度苏醒的优纪对她的鼓励,也一定是真实的——这份思念,永远不会消失。
PoH的虚拟体仍横倒在地面上。然而,被GM装备的十一连击全数命中,不太可能还活着了。他应该和其他的玩家不同,使用了STL潜入这个世界,所以死后大概也不会立刻迸散,而是如同人界人和暗黑界人一样,尸体保留一段时间。
亚丝娜好不容易用细剑撑起身体,转过头确认克莱因的情况。虽然他的腹部仍被利剑贯穿,但将他固定住的三个人已经撤到了一旁,和阻止了处刑的第四名深红骑士一样哑口无言地看着亚丝娜。
虽然她想尽快赶到桐人身边,但还是要先把剑从克莱因的身体里拔出来并进行治疗。于是亚丝娜向那边走去——正在此时。
她发现地面在微微颤动。
亚丝娜屏住呼吸,再一次回头看去。
倒在那边的PoH一动不动。然而,他右手握着的友切包丁,正放出混杂了血红与漆黑的诡异光芒。仔细一看,整个战场的空气,似乎正被吸入以菜刀为中心的漩涡之中。
「糟了……它在吸收神圣力!!」
站在人界部队前方的索尔缇莉娜卫士长喊了出来。
亚丝娜咬紧牙关,准备跑过去破坏那把魔剑。
然而在那之前,黑衣死神以宛如被向空中漂浮的友切包丁拉起一般的动作站了起来。
雨披前半身的部分出现了严重破损,露出了被黑色紧身衣包裹的身体。被OSS最后一击击中的胸骨开了一个大洞,整个胸腔都被贯穿。
Under World人们看着心脏被彻底破坏的PoH站起来的样子,发出了恐慌的声音。将这里当成通常的VRMMO世界的中国和韩国玩家们也在低声嘀咕着。
恐怕是友切包丁吸收了大量的空间资源,并将其转换成了PoH的HP。推测出这一结论的亚丝娜,已经无法抑制全身的颤抖。
【rkl:要你活剩一滴血也能活,要你死十万血也得死。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好,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反过来也是一样,要你五点死,那么五点之前你再想自杀也没什么卵用。卡梅隆在流言终结者里头也说过,既然编剧要杰克死,那他就活不成,就算你们做实验表示两个人能靠那块木板活下来也没有意义……无非是高水平的作者尽可能让这种剧情上的安排不过快被读者或是观众察觉而已,而川原在这方面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PoH使用的潜行用机是STL。
那么,他应该感觉到了和现实世界一样的剧痛。纵使亚丝娜曾在被长枪刺穿侧腹的时候险些因痛觉而丧失意识,也想象不出胸腔被开了一个大洞会有怎样的痛苦。
然而死神滴血的嘴唇上却露出了狞笑——随后以震撼整个战场的气势高声喊道:
「同胞们啊!这就是日本人的本性!将软弱的叛徒们……以及肮脏的日本人,一个不留,全部杀光!!」
他明明说的是韩语,可亚丝娜不知为何却明白他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哦哦哦哦……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占半数的中韩玩家,和他一样举起了剑,发出凶猛的吼声。
他们即将对意图说服自己的稳健派玩家……然后其中的一部分,会向幸存的日本玩家,以及Under World人部队发动攻击。然而亚丝娜已经再无阻止他们的手段了。
她突然被人从后面撞倒,满是伤痕的细剑从右手滑脱,落在干枯的泥土之上。
前方,黑发的年轻人正向亚丝娜拼命地伸出左手。
「…………桐人君。」
亚丝娜低语着,向自己的爱人伸出右手,等待着最后一刻。

=========================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Heathcliff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19   其中:访客  19   博主  0

    • 黑鸫Ray 0

      rkl大大完坑了啊!

      • 柒冉酱 4

        辛苦了!

        • 4

          久 等 了

          • 多拉A梦wjj 4

            [笑cry]看完rkl大大的后记,挺感动的,我也正是因为UW才喜欢上刀剑的。未来的后续不知道还能不能让我有第一次看UW的震撼就不知道了

            • 4

              因为日版书到的原因我也在看
              包丁在这里应该是庖丁吧

              • 96_Cadam 1

                译者后记最后一句真是吃了一口大大的狗粮

                • avatar ukrn 3

                  完结撒花!!!!!!!

                  • 优桐厨苍人 0

                    有网盘资源吗

                    • avatar 镜花·水月 0

                      完结撒花,辛苦了!我主观来说还是没有看够,I really want that Kirito will return in the future

                      • 李貌的好孩子 0

                        还会有的,失踪的PoH,茅场的行踪, UW的未来和Rw的关系,新的世界和智能间的战争,茅场开发The seed的原因,川原老师肯定要填这个坑的,剧场版序列之战没有爱丽丝,说明川原老师会以其他方式填坑,无论是新的剧场版,还是小说,动漫(个人很期待),漫画,甚至是游戏(满分!),我相信川原老师不可能不去写完,总会有的

                        • Yuki Yuki 3

                          _(:зゝ∠)_完结撒花~

                          • avatar EricLwk 1

                            我能问一下,关于在宇宙中驾驶着机龙的两个是否就是当时服待桐人跟由吉欧的萝涅和缇卓?

                              • avatar takutani 1

                                @EricLwk 經過了兩百年,蘿涅和缇卓如果沒有凍結,天命早耗盡,那兩人是各自的後代(肯定不是跟桐人生的,因為亞絲娜妻管嚴)

                                  • avatar ukrn 3

                                    @takutani 不一定,有可能是私生,都有究极手段黑历史先例~虽然可能性不大

                                • avatar takutani 1

                                  前面的文章都有設密碼,沒辦法看,要到哪裡申請啊???

                                  • 『轻音』 0

                                    密码是什么—都不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