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原 砾][Sword Art Online][18][Alicization Lasting]

5

「爸爸——!!」
一登录上,小小的身影就兴冲冲的跑了过来,我伸出两手抱住她。
因为我高高地托起她,直到胸口,她的声音像猫咪似地从喉咙发出,用脸颊不断地蹭着我的脸。
自从被许可使用AmuSphere一周以来,我们每天和都会和身为Top-Down型《强AI》的女儿——唯见面。但是,每次见都觉得这孩子越来越会撒娇了。
当然,尽管如此,我也完全没有要呵斥她的想法。无论如何,唯不停寻找失踪的我,预测到袭击《海龟》的那些人会利用别囯的VRMNMO玩家并谋划对抗手段,可以说异常活跃。
大概是暂时撒娇撒够了,白色的连衣裙化成光粒,与此同时,出现了手掌差不多大小的妖精。它鼓动透明的翅膀飞舞向上,轻巧地停留在我的左肩上。
我,再一次注视着「我的家」——位于ALO内新艾恩葛朗特第22层的,林中木屋。
虽然我每晚都会来到这里,但是,悸动于内心深处的怀念从来没有少过。
说不准是因为,在Under World我曾和爱丽丝一起度过了半年,这个房子和露莉德近郊的小屋有些相似。当时,我的精神活动几乎停止,记忆也变得不太清晰,但每天曾有过的亲切触感,直到现在我仍然清晰地感觉得到。
那个时候,每天都会拿来食物的爱丽丝的妹妹赛尔卡,为了和爱丽丝重逢选择了将自己完全冻结。我在记忆被删除之前,好像曾将此事告知了她。
从那以后,爱丽丝虽未曾言语,但是每天都期盼着能够回到Under World吧。我,也希望早点帮她实现愿望。但现在,连接到被封锁在伊豆群岛近海的《海龟》的线路还不存在。只能等待菊冈的计划有所成就了。
我吐了口气,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将唯放在肩上回过头去。
好像看穿了我所有的感慨似的,水色头发的亚丝娜满面微笑,牵着我的手离开了家。
Alfheim的夜色渐渐消散。借着从外部射进来的晨光,我们展开布满阳光的翅膀,一下子飞了起来。

在世界树的根部,大大的圆丘周围,众多的玩家已经聚在了一起。
在其中一角,我看到了平日熟悉的容颜,缓缓降下。
「好慢啊,桐人!」
克莱因的拳头在我着地的同时击出,我也轻轻出拳还击。
还是跟原来一成不变的,没品位的头巾下浮现出来的是不怀好意的笑容,用一直不变的嘲笑的口调说道。
「在这里可用不了《瞬间移动》,你该在多预备点时间早点过来啊,勇者大人哟。」
「那个不是瞬间移动,是超高速飞行术。」
「一样啦一样!!」
他冲着我背部一阵猛击。
旁边,挽着胳膊站立的艾基尔,也向我伸出巨大的拳头。啪的一下打完招呼后,这家伙胡子拉碴的脸孔也露出了一副奸笑。
「在那边用惯了那么牛的账号,回到这边会不会变得很弱了呢?会议之后,用比较轻的东西也可以啊。」
「嗯……」
听到这句话的我不禁一震。现在如果展开战斗的话,似乎确实很可能会忘了在这边不能用心意进行攻击和防御,而光在那边凭借气势挥剑的样子呢。
「……这……这边才是,等下让你们见识一下我在Under World掌握的绝技,好好期待吧。」
总之先逞强一下,转头发现在那里的是摇晃着黄绿色马尾辫的莉珐,以及在肩上背负着长弓的诗浓的笑容。我一个一个的,和他们击掌打招呼。
和他们两个人,则当然从苏醒后就见了几次面。
我从莉珐……直叶那里听说了她帮助半兽人的族长利尔皮林一起战斗的始末。我实在没有办法将那个边摸着头边说「加油啊」以及哇哇大哭的形象和给Dark Territory将士留下强烈印象的『绿之剑士』那充满鬼魅气息的战斗身影联系起来。但是,同时我也深深地明白。无论怎么说,直叶在我放弃修行之后倾全力于剑道上,是真正的剑士。
半兽人一族在和议上说,他们将永远等待首次将他们称为人类的绿之剑士的再临。这个意志,在经过二百年之后,也会毫不变质的传递下去吧。
诗浓轻描淡写地对我说了和加百列·米勒单独战斗的情形。那个男人就是在GGO个人战中打败诗浓的沙多拉撒本人。在加百列的心意攻击下陷入麻痹状态,意识都要被吸收的时候,是『护身符』保护了她。
至于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她怎么也不对我说,我也告诉了诗浓我和加百列战斗的结果,以及在现实世界中的他的末路。
在袭击者们撤退之后,第一STL室里,加百列和另一个敌人——『微笑棺木』的首领PoH虽然已无踪迹,但是从STL的日志可以了解到很多情况。
首先,加百列·米勒在和我战斗之后,Fluct Light大部分似乎因受到了大量信息的冲击而消失,之后心脏也停止跳动,可以说确定死亡了。
PoH的情况有点复杂。那个家伙在极限加速阶段开始以后,以内部时间计算的话大概保持了十多年的精神活动。在这之后,Fluct Light的活性逐渐降低,又经过三十年之后理性活动就消失了。
这是很恐怖的想象,我和PoH战斗的时候,为了防止他因死亡而注销并再登录,将他的肉体转化成了树木,就把他搁在那里。也就是说,那个家伙在皮肤感觉以外所有的外界感受方式都被截断的情况下,在黑暗中度过了几十年。姑且不论理所当然的Fluct Light崩坏,就算肉体还或者,也不可避免的会变成废人——这就是比嘉所说的话。
虽然是间接性的,但我无疑夺去了他的姓名。然而,就算这是罪孽,我也不想后悔——那样做,是对同样被我杀死的Administrator,以及带着信仰殉难的众多Under World人的巨大亵渎。
我将与两人深切对视的视线移开,和站立在旁边的莉兹贝特以及西莉卡挨个握手。
「那个时候,说服援军诸位的是莉兹吧?你的演说,我没有听到啊。」
这么一说,莉兹贝特抓住粉红的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演说什么的,也没那么大架势啦。那个时候已经上头了……」
「很厉害啊。很是鼓舞人心啊!」
莉兹贝特一下子抓住了擦进来的西莉卡的三角耳朵。
「西莉卡,也谢谢你啊。」
见我这么说,小个子的驯兽师腼腆的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
「那个,那么,给我奖励吧。」
话音刚落地,她一下子抱紧了我。在她右肩上的水色小龙毕娜,唧唧叫着扑腾着翅膀,飞到我的脑袋上来。
「啊,喂!你做什么呢!」
莉兹贝特抓住了西莉卡的尾巴。呀!奇怪的叫声让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
看了一下,不知什么时候,周围的人群已经好几层了。
朔夜的周围,是Sylph的玩家们。艾丽莎·露的背后是Cait Sith玩家。尤金率领的则是Salamander玩家。我还看到了修奈,约翰等瞌睡骑士的身影。
——回来了。
在这一瞬间,从在六本木分部醒来后,最强烈地这样感觉到我回来了。
但无论如何,这都谈不上是皆大欢喜的结局。Under World的未来不甚明了,另外如何改善与中美韩三国VRMMO玩家不断恶化的关系等,这些不得不解决的问题堆积如山。
莉兹贝特一边和西莉卡玩闹,一边空下右手,小声对我问道:
「……Under World内丧失的道具能否复原,有消息了吗?」
「啊……嗯。」
一直生机勃勃的脸上,有点阴沉。
从ALO和GGO等诸多The SEED世界转换到Under World前来救援的玩家们,虽然不少都丧身战斗之中,但幸而没有失去账号,重新转换回了原本的VRMMO中。
然而遗憾的是,战场上被破坏或是夺去的武器和防具并没有恢复。这些都是无法轻易入手的稀有道具,如今莉兹贝特等人正在向各个VRMMO运营公司询问是否能够复原数据。
「……几乎所有的运营都表示伴随转换的道具丢失责任自负。不过,如果Under World服务器内留有数据的话就有复原的可能性,如今我正在向比嘉先生进行确认。但那也要等到线路再次能够连接……」
「是吗……。不过,既然是比嘉先生的话也许能做点什么。然后……中国和韩国玩家的情况呢……?」
「相当困难。」
莉兹贝特的表情又黯淡了下去。
「相当残酷的战斗啊……但是……那个引发他们憎恨的原因,有说法认为我们也有责任。因为日本这边将《The SEED连接体》切断了一切与外部的联系。所以这次,有人认为应以重开对话为契机,开放国外对ALO的访问。今天,主要是针对这个进行讨论的。」
莉兹贝特用淡淡的微笑结束了谈话,我点了点头。
「嗯……隔阂,虽然使关系恶化了,但反过来却不是这样……」
脑子里面,不禁浮现出那阻隔了Under World人界和暗黑界界数百年的《终结山脉》。
我眺望着Alfheim模糊的地平线,又将视线移回到根部。连接到内部圆丘的大理石拱门处,已经聚集了很多玩家。
「快,我们也去吧。」
在催促周围的朋友,跨出一步的时候——
突然,提示ALO外有人呼叫的铃声在脑内响了起来。
「啊,电话来了。抱歉,你们先走好了。」
我走向点点头开始移动的亚丝娜等人的反方向,点击通话图标。
「你好?」
传来的,是让人怀念的声音。
『……桐人。是我,爱丽丝。』
「爱丽丝!啊……好久不见。确实,我听说今天你也会来参加会议……」
『关于那个……抱歉。我现在出席的聚会,还没有结束……。请帮我对大家说一句对不起。』
「……是吗?」
我不由得叹息了一下。
作为世界上第一位真正通用AI的爱丽丝,为了给现实世界的人们留有存在的印象,连日出席各种招待会和聚会。虽然神代博士为此向她道歉,她本人也明白这是迫不得已,但是每天都像展览品似的展示给别人看,对高傲的骑士来讲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明白,我会对大家好好解释的。爱丽丝,不要太勉强自己了,不喜欢的话直说就可以了。」
『……我是骑士啊。不管任务是什么我都会完成的。』
虽然是如此毅然的话语,但我总感觉她不像过去那样充满斗志了。然而,如今的我能为她做的事情也不多。
『那么桐人……再见。』
「嗯。那么,拜拜。」
我这么说着,准备挂断电话。
在我的手指碰到按钮之前——
『桐人……我……似乎枯萎了。』
传来她的轻声细语,不等我作出回应,语音通话就从她那一侧挂断了。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Heathcliff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19   其中:访客  19   博主  0

    • 黑鸫Ray 0

      rkl大大完坑了啊!

      • 柒冉酱 4

        辛苦了!

        • 4

          久 等 了

          • 多拉A梦wjj 4

            [笑cry]看完rkl大大的后记,挺感动的,我也正是因为UW才喜欢上刀剑的。未来的后续不知道还能不能让我有第一次看UW的震撼就不知道了

            • 4

              因为日版书到的原因我也在看
              包丁在这里应该是庖丁吧

              • 96_Cadam 1

                译者后记最后一句真是吃了一口大大的狗粮

                • avatar ukrn 3

                  完结撒花!!!!!!!

                  • 优桐厨苍人 0

                    有网盘资源吗

                    • avatar 镜花·水月 0

                      完结撒花,辛苦了!我主观来说还是没有看够,I really want that Kirito will return in the future

                      • 李貌的好孩子 0

                        还会有的,失踪的PoH,茅场的行踪, UW的未来和Rw的关系,新的世界和智能间的战争,茅场开发The seed的原因,川原老师肯定要填这个坑的,剧场版序列之战没有爱丽丝,说明川原老师会以其他方式填坑,无论是新的剧场版,还是小说,动漫(个人很期待),漫画,甚至是游戏(满分!),我相信川原老师不可能不去写完,总会有的

                        • Yuki Yuki 3

                          _(:зゝ∠)_完结撒花~

                          • avatar EricLwk 1

                            我能问一下,关于在宇宙中驾驶着机龙的两个是否就是当时服待桐人跟由吉欧的萝涅和缇卓?

                              • avatar takutani 1

                                @EricLwk 經過了兩百年,蘿涅和缇卓如果沒有凍結,天命早耗盡,那兩人是各自的後代(肯定不是跟桐人生的,因為亞絲娜妻管嚴)

                                  • avatar ukrn 3

                                    @takutani 不一定,有可能是私生,都有究极手段黑历史先例~虽然可能性不大

                                • avatar takutani 1

                                  前面的文章都有設密碼,沒辦法看,要到哪裡申請啊???

                                  • 『轻音』 0

                                    密码是什么—都不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