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原 砾][Sword Art Online][18][Alicization Lasting]

4

我一下子睁开双眼。
和平常一样,我感到有点困惑。这是哪里,现在是什么时候。
但是,这种不协调的感觉已经日渐淡了下去。这也就意味着,无可挽留的过去已经成为了过去。不禁为此感到有点悲伤,有点落寞。
我瞥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钟。
下午四点。午饭后的复健治疗后,我冲了个澡,然后貌似睡了一个半小时。
病房里,夕阳透过白色的窗帘,形成了鲜明的光与影的对比。静心聆听,还可以听见远处微弱的蝉鸣。还有,由各种机械和无数的人群所产生的都市的喧嚣。
我深吸一口夹杂了暖阳和消毒药水的空气,过了一会又呼气,起身从床上下来。
横跨过不怎么宽敞的单人房,打开朝南的窗户。两手一起唰地打开了窗帘。
被强烈的阳光照着,我眯缝着眼睛,无意识的眺望着大都市的风光。消费无数的资源,复杂而活跃的Real World。我所诞生的世界。
回来了啊。——虽然有这种感慨,但同样程度的,我还想回去。什么时候,这种哀切的思乡之情就这么消失了呢?
沉思中,耳边传来了门铃声。我回过头,说了句「请进」。门被拉开,出现了来访者的身影。
长长的栗色头发扎成两束。白色的针织衫,夏日风情的冰蓝色喇叭裙,白色的拖鞋。
就像是留有太阳的粒子的装束,让我不禁多看了几眼。
就在三天之前比我早一步出院的亚丝娜,晃了晃握在右手的小花束,冲我笑了一下。
「对不起,我稍微来晚了。」
「没事,我也刚刚起床。」
我也冲她微笑,轻轻地抱住了刚进来的亚丝娜。
亚丝娜的左手也轻轻地抚摸我的手腕和背后。
「嗯,还是只有标准桐人君的九成啊。你有没有好好吃饭?」
「在吃,不停地吃。没办法啊,连续睡了两个月。」
我笑了笑,松开亚丝娜,耸了耸肩。
「话说,我出院的日子确定了。是大后天。」
「真的吗!?」
亚丝娜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走近已经插满鲜花的花瓶旁。
「那么,我们要好好庆祝一下才行。首先是ALO,其次就是这边了呵。」
她轻巧地换掉花瓶里的水,扔掉已经枯萎的花朵。换上带来的深紫色重瓣蔷薇,然后将花瓶放到装饰柜上。
我看着这颜色极度接近纯蓝的的花朵,「是这样吗……」,我如此想到。
我坐到床上,亚丝娜也轻轻坐在我的旁边。
再次涌上心头的乡愁。但是,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刺痛心底了。
我抱着倚靠过来的亚丝娜,思想飘向了记忆的远方。
那一天——我和亚丝娜被留在了突入极限加速阶段的Under World,从繁花似锦的《终结之祭坛》起飞,穿过漆黑的沙漠,奇怪的红色岩石林,首先和留在古代遗迹战场的人界守备军汇合。
那里已经没有了克莱因、艾基尔和莉兹等从现实世界来的援军的身影。时间再次加速的同时,他们便已自动注销了。
在安慰完不停哭泣的缇卓和萝涅后,我被索尔缇莉娜前辈介绍了年轻的整合骑士雷恩利,和他一起重新整编了军队,一路北上返回《东之大门》。
结束和还在那里的骑士团副团长法娜提欧、骑士迪索鲁巴特和见习骑士菲杰尔和莉涅尔紧张的再会之后,我从初次见面的整合骑士谢塔那里,收到了了时任暗黑界军临时司令官伊修凯恩的信息。
暗黑界军队挥师回到遥远的东之帝城,由战争中幸存下来的将军重整编制,希望在一个月之后,和人界军队的议和中拥有一席之地。我目送毛遂自荐担任大使的谢塔,乘飞龙飞向了东方后,便和人界守备军全员踏上了返回央都圣托利亚的归途。
路边街道和村里的居民,不知从何得知战争结束,和平来临的消息,高声欢送守备军的离开。
来到圣托利亚之后,每天都过得忙忙碌碌。
自从贝尔库利阵亡之后,成为骑士长的是法娜提欧。我一直帮助她致力于公理教会的重建,补偿战争中牺牲的战士家庭,和压制战后想要扩大权力的四皇帝家和大贵族们。在忙碌中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在再次打开的东之大门召开的人界与暗黑界交涉会议上,我和亚丝娜见到了如今正式成为了暗黑界军司令官的伊修凯恩。
比我还年轻的,有着似乎燃烧起来的的红头发的战士,在会场对我说道:
——你就是那个『绿之剑士莉珐』的兄长么。听说你杀了皇帝啊。
——我不是怀疑你啊。让我试一下吧。
然后我和伊修凯恩,不知为什么在和平会议上互相交谈起来……他好像很赞同似的点点头,对我说:
……确实啊,你比皇帝,比我都要强大。所以,虽然不甘心,我也会承认的……你啊,最初…………的…………
从这里开始,我的记忆似乎就中断了。
接下来的画面,已经是在STL中恢复意识的我听到拉斯的比嘉对我说『记忆的删除已经平安完成了。』
据神代凛子博士讲,我和亚丝娜在那次达成和议之后,在Under World里持续活动了将近两百年的时间。但是,在那漫长的岁月里,我到底做了什么,又是怎样避免了Fluct Light崩坏,竟然完全想不起来。更恐怖的是,在《拉斯》六本木分部里醒来后,我对比嘉和菊冈诚二郎两位说了什么也完全忘记了。
亚丝娜应该也一样。
但是她像平常那样,对我笑容满面地说道:
——既然是桐人君的话,那一定是陷入很多麻烦事,从各种各样的女孩子身边逃走。
被这么一说我完全没有要勉强自己想起来的意思了,但那份哀切的寂寂寥感却迟迟没有离我而去。
要说为什么的话,现在这个瞬间,Under World应该也是以等倍比率运转着吧。大概法娜提欧和雷恩利等整合骑士们、伊修凯恩等暗黑界诸侯、还有缇卓和萝涅、索尔缇莉娜前辈和亚兹利卡老师,都已经不在那个世界了吧……
突然,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亚丝娜小声说道:
「没关系的。就算记忆消失了,思念还在啊。」
——是啊,桐人。不要哭……stay cool。
记忆深处,令人怀念的声音回响着。
是的。思念不仅仅只是保存在脑部的记忆部分。它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了遍布全身细胞的Fluct Light网络的深处。
我任由渗出的泪水滑落,轻轻地抚摸着亚丝娜的头发回答:
「是啊。一定……总有一天还会相见的。」
充满了安宁和静谧的时间又持续了几分钟。
缓缓西下的落日,慢慢赋予白色的墙壁更深的色彩。某一瞬间,归巢鸟儿的影子在其上划过。
再次响起的门铃声打破了沉默。
我轻轻地歪头,这个时间里应该没什么来访的预定。没办法,我把手从亚丝娜肩膀上拿开,问道。
「请进。」
哗,轻轻打开拉门的同时,传来那令人怀念并且有点讨厌的声音。
「哎呀呀,终于要出院了啊,桐人君。我们不庆祝下不行啊。……哎呀,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啊?」
【rkl:妈的人家小两口正开心呢你跑来当电灯泡,还有自知之明嘛……】
我叹着气开口回答:
「……菊冈先生,我决定不追究你为什么知道安岐小姐刚刚对我讲的出院通知了。」
前总务省虚拟课职员以及前二等陆佐,伪装企业拉斯的前指挥官·菊冈诚二郎的装束和前两天恶趣味的装扮天差地别,轻快地进入了病房。
明明是大夏天却上下身均是高级西装,连领带都一本正经的系好。短头发整整齐齐地拢到后面,脸上架着无框的细眼镜,却无一丝汗滴。
不管怎么看,都是一副在外企任职的精英商务人士的模样,然而那令人不愉快的笑容和右手提着的看起来很便宜的纸袋泄露了他的秘密。
菊冈拿起手中的纸袋对我说道:
「这个,算慰问品啦。我都不知道拿什么东西给你补充体力,很迷茫呵。最后害得凛子博士都说,我求求你好啦,你随便买点什么市面上的东西算了。但是,要是恢复身体健康的话,没有比发酵食品更好的啦。我找了很多东西来的哦。先是琵琶湖的鲫鱼寿司,现在啊这种鳆鱼都捕获不到了,就算想买也买不到啊。还有冲绳的豆腐乳啦,跟老冲绳烧酒一块喝最好了。最好的,就是这种干酪啦。这可不是普通的干酪啊。是从法国进口的,让哭着的小孩都能沉默下来的水洗软质奶酪,那个埃波瓦斯奶酪哦。每天都是用酒泡过以此让它成熟,然后表皮上就会繁殖出最好的微生物,那种香味,可是会让你吃惊的哦……」
「冰箱。」
我打断菊冈带着如梦似幻的表情进行的滔滔大论,指了一下病房的一角。
「哎?什么?」
「礼物,谢谢了。冰箱,在那边。」
「呃,还是打开吧。」
「这个房间的窗户,是封死的!你把那种东西打开到底要怎样啊。」
嗅到了从纸袋里散发出来的那些味道,亚丝娜捂住嘴巴一步步后退。菊冈一副可惜的表情,将礼物放入冰箱,坐在了来客专用椅子上。
他眼镜后面的脸上浮现和往常一样的笑容,两手交叉于并拢的双膝上。
「哎呀,真是好啊。仔细想一下,桐人君,自从在上上个月你被『死枪事件』的共犯袭击负伤以来,身体就陷入了沉睡状态啊。总共一周时间的复健,可以恢复到这种程度,真厉害啊。」
「啊……算了……我应该说一句,承蒙照顾了。」
我抱着胳膊说了一句。
因为袭击事件,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之所以能够恢复,是因为通过STL进行了Fluct Light恢复治疗。但是,这个男人,单单为了这个,就把我从入治的医院用冒牌救护车偷偷运走,并且用直升机将我送到了位于伊豆群岛近海的《海龟》。
我明白这一切根本没有经过正规手续。既是因为针对我的STL治疗需要争分夺秒,也是因为《拉斯》和STL这种为了极度秘密的实验而存在的组织和设备不能曝光。所以,我当然感激为救我而出险招的菊冈。
——但是。
「……呐,菊冈君。我第二次进入Under World的时候,记忆屏蔽失效了,像现在的我一样在森林里醒来,真的是计划外的事情吗?」
「当然。」
菊冈收起脸上的笑容点了点头。
「那时候,我们完全没有将现实世界的你投入到Under World的想法。是因为模拟出现了歪曲的缘故吧。实际上,与其说是歪曲,不如说是你修正了已被柳井污染的世界的行进轨道……」
「不过你们也没想到那个须乡的部下会潜伏到《拉斯》内部吧。」
我稍微看了一下站在旁边的亚丝娜。
亚丝娜的语气里透出和刚才不同的憎恶之情,手掌覆上裸露的手腕低语道:
「我一想到有好几个小时在那个鼻涕虫男所在房间的隔壁完全潜入就很害怕。而且他还袭击了比嘉先生……我真的希望将他逮捕,让他坦白一切后加以惩罚……」
「但是,那个人最后死掉了,对我们来讲反而是幸运的吧。」
菊冈静静地接下了亚丝娜的话语。
「如果那个男人……柳井顺利和袭击者会合,逃到美国,就无法指望他遵守和客户方,也就是NSA和格罗金DS之间的口头约定。而且,一旦他吐露出STL和人工Fluct Light相关的知识和手法就会被处理掉吧。美国军工企业的黑暗面,不是一个人就可以搞的定的。」
「你是为了这个,才策划了自己的死亡吗?」
「嗯,算是吧。」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说的,以一己之身单挑强敌的男人,摊开了双手笑了笑。
面对这种淡然的态度,亚丝娜不禁问道:
「……从今以后,您要怎么做呢?拉斯的正式负责者,应该是换成凛子博士,您从此也不怎么会在六本木分部露面了吧?」
「不用担心。我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眼下要倾尽全力做好《海龟》和Under World的保护工作。」
我突然想到了想要询问的话题,不禁探出身去。
「嗯,对了。Under World今后会怎么样……?」
「……情况,很不乐观。」
菊冈君修长的双脚交叉了一下,稍稍闭住眼睛。
「《海龟》现在,还是继续被停泊和封锁在遭受袭击时的伊豆群岛近海。船里只留下了监控核反应堆的几位职员。那片海域被严格警戒起来,谁都无法靠近……这么说的话倒是有传闻,打算暂时将它搁置起来。国家也很难决断啊。」
「搁置……?」
「说实在的,政府应该是希望立刻将《拉斯》,不,海洋资源勘探研究机构解体,把人工Fluct Light的相关技术置于他们直接掌控下的。因为,如果能量产Fluct Light的话,就可以获得大量的低成本劳动力,这可是就连中囯的大规模工厂都无法与之抗衡的那种程度呢。但是,如果这么做的话,那次袭击占领事情的真相也就浮出水面了吧。事件的背后黑手是美囯的NSA和军事企业,而且收受贿赂冻结了宙斯盾舰行动的是现任防卫事务副官,这可是巨大的丑闻呐。资金甚至流向了一部分执政党的议员,他们和囯内的大规模武器制造商们也有互相勾结。如此全部曝光的话,政府的骨架也会动摇啊。」
随着他谈到严峻的形势,菊冈的表情也渐渐充满疑虑。
「只是动摇……吗?」
「是,就是这样。这种动摇,应该不会发展到彻底覆灭吧……不管是政府还是执政党,总会割舍得下防卫事务副官和几名议员的。但同时,《拉斯》也会被解散,相关技术也会被所有财阀旗下的大企业拿走吧。爱丽丝会被接收,《海龟》的Light-Cube集群也会不可避免的被格式化……」
「怎……怎么会!」
亚丝娜不禁喊出声音。榛色的瞳孔里,愤怒的火星在闪动着。
我伸出手,搭在了她的手腕上,催促菊冈君说下去。
「如何避免这种事情发生,你应该心中有数了吧?」
「与其说是计策……不如说是希望吧。」
菊冈的嘴角,少见地露出坦诚的笑容。
「希望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与政府周旋的时间里,形成对我们有利的舆论。也就是说,承认人工Fluct Light的人权。为了这个目标,就要让现实世界的人们,尽可能的和人工Fluct Light多多交流。《The SEED》连接体的存在意义,就在这里。」
「……这样……啊。」
「但是,连接Under World人和The SEED连接体的大容量连线的存在是大前提啊。现在,《海龟》使用的卫星线路被国家切断了。我今后会努力恢复线路。记者见面会就是先行确定的一项。现在应该还有一段时间。」
「线路啊……」
我抬头看着窗外橘红色的天空。
在那片火烧云的远方,有无数的卫星在各自的轨道上行进。但是说到能和Under World进行通信的大容量线路,其数量恐怕相当有限。菊冈的计划有多渺茫也不言自明。
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区区高中生的我已经无能为力。只能去相信,去拜托了。
我收回了视线,抬步向前,低头说道。
「菊冈先生……拜托了。请保护Under World。」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的。」
菊冈君站了起来,轻轻笑了下。
「对我而言,Under World,现在已经是我赌上人生的梦想了。」
(插图sao18_317)

菊冈和来的时候一样,如风一般匆匆离去,只留下了漂亮的纸袋。
亚丝娜短短呼了口气说道:
「无论态度还是说话,看起来都很正派很可靠……但为什么我总感觉菊冈先生的品性内隐瞒着什么呢。」
「当然了,有好几层呢。」
我轻轻笑了下,坐在了床上。
「虽然那么说,菊冈先生还是没有放弃的。他想让自卫队配备搭载人工Fluct Light的囯产战斗机。」
「嗯……啊!?」
「当然,强行搭配AI的事情已经不会再做了吧。但是,让Under World人主动就职又如何呢?整合骑士和暗黑骑士,本来就是天生的战士吧。」
「啊……是吗……嗯。」
亚丝娜陷入了沉思,我也开始了推测。
菊冈诚二郎真正的动机,这大概是如今的我完全无法想象的东西吧。不仅限于政治和国防,说不准还有和茅场晶彦一样远大的什么目标……
「啊,糟糕!已经这种时候了!」
「嗯?会面时间,不是还没过吗……」
「不是这个,今天开始的。ALO的,九种族联合会议!」
「啊……这样啊。」
我打了一个响指。
在上个月的,《海龟》袭击事件的时候。
敌人不停出现,为了对抗敌方指挥官PoH从囯外大量投入的VRMMO玩家,日本囯内的VRMMO玩家大约两千人,将角色转换到Under World进行殊死的救援。结果他们只剩下几百人,几乎遭到灭顶之灾,在精神上也受到了很深的创伤。
今天将要隆重召开的大会,是要对加入义勇军的这些人进行事实报告。作为当事人中的当事人,我和亚丝娜当然一定要参加。
「嗯,没时间回家了——」
有意无意的嘟囔了一声,亚丝娜从随身的大手提袋里里抽出AmuSphere。
「没办法了,我就在这里登录吧。」
「…………」
我眨眨眼,忍不住说道。
「……那个——亚丝娜小姐,我怎么感觉你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打算呢……」
「哪有,我这是为了以防万一,不要这么斤斤计较嘛!」
亚丝娜噘起嘴巴啧啧的笑着。突然就像打算把我闷住一般扑倒在床上。
希望安岐小姐不要来测体温啊,这么想着的我将双手绕到亚丝娜细细的腰肢后面,把她抱紧。
一瞬间,寂静中只有互相的呼吸声。
被丢弃在Under World里的我和亚丝娜,用怎样的手段度过了大大超越Fluct Light极限的二百年时光,我已无从得知。
大概或是像Administrator那样沉睡了相当长的时间,或是依靠内部的STL操作不断清理自己的记忆吧。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正是因为有亚丝娜在身边,我才可以在保持自我的状态下回到这个世界。
通过紧贴的肌肤,我好像听到了亚丝娜的声音。
——不管去哪个世界。无论经过多少时间。
——永远,在一起……
「……啊,是啊。」
我小声说着,带着轻笑抚摸着亚丝娜的头发,轻轻戴上了AmuSphere。
系上安全扣之后,我也同样着装。
互看一眼,轻微的点下头,我们同时唱出指令。
「Link Start.」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Heathcliff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19   其中:访客  19   博主  0

    • 黑鸫Ray 0

      rkl大大完坑了啊!

      • 柒冉酱 4

        辛苦了!

        • 4

          久 等 了

          • 多拉A梦wjj 4

            [笑cry]看完rkl大大的后记,挺感动的,我也正是因为UW才喜欢上刀剑的。未来的后续不知道还能不能让我有第一次看UW的震撼就不知道了

            • 4

              因为日版书到的原因我也在看
              包丁在这里应该是庖丁吧

              • 96_Cadam 1

                译者后记最后一句真是吃了一口大大的狗粮

                • avatar ukrn 3

                  完结撒花!!!!!!!

                  • 优桐厨苍人 0

                    有网盘资源吗

                    • avatar 镜花·水月 0

                      完结撒花,辛苦了!我主观来说还是没有看够,I really want that Kirito will return in the future

                      • 李貌的好孩子 0

                        还会有的,失踪的PoH,茅场的行踪, UW的未来和Rw的关系,新的世界和智能间的战争,茅场开发The seed的原因,川原老师肯定要填这个坑的,剧场版序列之战没有爱丽丝,说明川原老师会以其他方式填坑,无论是新的剧场版,还是小说,动漫(个人很期待),漫画,甚至是游戏(满分!),我相信川原老师不可能不去写完,总会有的

                        • Yuki Yuki 3

                          _(:зゝ∠)_完结撒花~

                          • avatar EricLwk 1

                            我能问一下,关于在宇宙中驾驶着机龙的两个是否就是当时服待桐人跟由吉欧的萝涅和缇卓?

                              • avatar takutani 1

                                @EricLwk 經過了兩百年,蘿涅和缇卓如果沒有凍結,天命早耗盡,那兩人是各自的後代(肯定不是跟桐人生的,因為亞絲娜妻管嚴)

                                  • avatar ukrn 3

                                    @takutani 不一定,有可能是私生,都有究极手段黑历史先例~虽然可能性不大

                                • avatar takutani 1

                                  前面的文章都有設密碼,沒辦法看,要到哪裡申請啊???

                                  • 『轻音』 0

                                    密码是什么—都不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