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翻][刀剑神域][ME5][鼠尾草与MTB](电击文库62期生日短篇)

鼠尾草与MTB

(注:MTB,Mountain bike,山地自行车的缩写。)

作者:川原砾

插画:abec

图源:Oberon

翻译:结城明日奈

 

译者前言:

本短篇是刊登于《电击Magazine》第62期(2018年7月号)上的以“生日”为主题的短篇故事。

内容为ME5《鼠尾草》的改写内容,时间为妖精之舞篇之后。划线部分为新增和修改内容。

请勿转载。


角色:

桐谷和人/桐人:带领众人打通了宛如噩梦的死亡游戏《Sword Art Online》的少年。在《ALfheim Online(ALO)》里与妹妹直叶相遇,一起冒险。

桐谷直叶/莉珐:和人的妹妹,作为《ALO》中的风精灵族的魔法战士,与和人一起展开了拯救亚丝娜的冒险。不知道桐人和哥哥和人是同一个人,对他怀有好感。[自翻][刀剑神域][ME5][鼠尾草与MTB](电击文库62期生日短篇)


“不行了。到极限了。”

斜视着发出丢人的哭诉声的哥哥,桐谷直叶憋住笑,提高了音量:

“坚持住!还有二十下!”

在刺骨得让人打哆嗦的冷空气中,两人站在一起,不断地挥动竹刀。对于和人来说,每天早上空挥三百下似乎还是很吃力,每过几分钟就会大喊“不行了”、“要死了”。尽管如此,他也绝对会坚持到最后,这种气魄让直叶很是敬佩。

“二百九十八、……二百九十九、……好,结束了——”

“手腕……手腕要断了……”

今天早上也努力挥完了三百下的和人,把竹刀递给直叶之后,步履蹒跚地走到了走廊,然后横躺在地板上。看着他这幅样子,直叶露出微笑,用毛巾擦拭完两把竹刀后,将其靠在黑松的树干上。从运动服的口袋里掏出毛织手帕擦掉汗水,她舒了一口气。

前几天还覆盖着庭院的薄薄一层雪,因为最近持续晴朗的天气而完全消融。从庭院到玄关有一条蜿蜒的砂石小路,闻到陈列在道旁的花盆泥土的干燥气味,直叶无情地向如同濒死之人一般倒在走廊上的和人喊道:

“哥哥,把那边的洒水壶装满水拿过来--”

几秒后,和人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好~”,同时站了起来,从走廊下方拉出用了很久的洒水壶,在庭院角落的洗手池装满水后,提到了直叶所在的地方。她接过洒水壶,将其在花盆的上方倾斜,细小的水滴便散发着光芒倾注而下,奏出了轻快的声音。

二〇二五年,一月二十六日,星期天。

距离持续长达两年睡眠的和人醒来那天已经过去了两个半月,距离直叶与和人以VRMMO-RPG《ALfheim Online》为舞台展开大冒险也已经过了四天。

在精灵的国度中,直叶以风精灵族的魔法剑士莉珐的身份,遇见了影精灵族的剑士桐人。虽然第一印象算不上好,但是他偶尔露出的阴郁表情和战斗时的气魄,以及卓越的剑技,让直叶觉得他与其他玩家不同,与他一同从风精灵领地首都司伊鲁班前往亚尔芙海姆的央都阿伦。

直叶知道桐人就是与自己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哥哥和人,是在两天之后。一开始因为过于震惊,将一直压制在心中的对和人的感情全盘托出,但是过了四天之后,终于在一定程度上平复了心情,现在只有些许疼痛残留在心底。

和人/桐人之所以以阿伦……准确说是以耸立在阿伦中央的世界树伊戈德拉希尔(Yggdrasill)为目的地,是为了救出同样身为SAO生还者的、被卷入新的阴谋囚禁在ALO里的恋人结城明日奈。和人达成了这一目标,明日奈在所泽市的医院中醒来,昨天已经开始了复健。

和人在Sword Art Online中与明日奈相遇,两人互相扶持,在一次死亡都不允许的死亡游戏中活了下去。那份羁绊之强让直叶都无法想象,而且她认为和人的感情不会动摇。

当然,直叶与和人也有羁绊。小时候关系很好,几乎没有吵过架。自从和人上了中学开始,两人之间产生了距离,但是从SAO生还的和人还是用和以前一样的态度对待直叶。其实和人并不是亲哥哥,而是表哥,但正因如此,直叶觉得心中萌生的感情可能无法轻易地消除。

然而,这份情感不能继续灌溉下去。狠狠地抑制住,直到某一天变成结晶化的回忆,在那之前必须继续将它藏在心底……。

就在直叶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继续倾斜着洒水壶的时候,蹲在花盆前的和人说出了以往的哥哥绝对不会说出的话:

“……这是什么花?”

在和人的视线前方,绽放着一簇淡橘色的小花,像是互相依偎在一起似的紧挨着。直叶深呼吸了一下,将胸口的堵塞感呼了出去,然后回答道:

“是福寿草哦。一种叫做秩父红的品种。”

“嗯……。在这种季节绽放啊。”

和人若有所思,感慨颇深地戳著福寿草的花瓣。

“在我们家的花里是最早绽放的呢。……但是,哥哥,你对花有兴趣吗?”

“不,因为SAO里也有类似的花。……这边的花盆呢?看起来似乎是空的。”

“等春天到了会在里面撒下鼠尾草(Salvia)的种子。开花要等到夏天了呢。”

“鼠尾草……是什么样的花来着?”

直叶浇完水,将壶中剩下的水洒向庭院,以无奈的语气回答道:

“不是每年都会开吗?红色的,像是小金鱼一样的花。小时候,每当鼠尾草一开花,哥哥马上就会摘下来吸花蜜,所以经常惹妈妈生气。”

紧接着,和人一脸惊讶地站了起来。

“吸、吸花蜜!?我做过那种野孩子一样的行为……?”

“啊──,你忘了啊。我还因为我自己的那份一下就没了而感到难过来着。”

“……我自己的那份?”

“哎呀……”

不小心说漏嘴的直叶耸了耸肩,吐了一下舌头。

“等一下……我想起来咯……”

和人的嘴角浮现出了笑意。

“经常让妈妈生气的不是我,而是小直吧。我记得妈妈规定‘一天只能摘三朵’的。”

“啊哈哈,露馅了啊。你还记得呢……虽然现在回想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是那个鼠尾草的花蜜感觉比任何点心都甜……”

“唔——嗯,味道我还没回想起来了……”

像是在记忆的深处搜索着一般,和人的视线在空中停留了一阵──。

“啊……”

和人突然睁大了眼睛,呆呆站着。

“……?怎么了,哥哥?”

“没事……对了……说起来……”

和人小声嘟囔着不得要领的话,直叶担心地抬起了头,和人突然在咫尺之间盯着直叶的眼睛。直叶的心脏“扑通”地跳了一下,为了掩饰一下子发烫的脸颊,直叶慌慌张张地向后跳了一步。

“怎、怎么了,吓我一跳。”

“……小直,现在有时间吗?”

“诶?……今天的社团活动在下午,所以没关系……?”

“好。稍微陪我一下。”

没搞清状况的直叶瞪大了眼睛,和人拉住她的手腕,快步向主屋的屋簷走去。

“等、等一下,要去哪里啊?”

“好啦好啦。坐在后座上。”

和人推出自己的登山自行车,解开密码锁,然后跨上了车座。

“诶--我还穿着这身衣服……”

低头看着学校统一的深红色运动服,直叶抱怨道。和人笑嘻嘻地说:

“你在跑步的时候不也穿成这样嘛。”

“跑步的时候会穿更好看的运动服!……真是拿你没办法。”

直叶嘟起嘴,在登山车的置物架上坐了下来。用手腕环住和人的腰,直叶担心起再次加速的心跳会不会传过去。

“要抓紧哦!”

一点也没有注意到直叶内心的样子,和人用力地踩下了踏板。后轮发出“锵”的声音,扬起砂砾。登山车穿过门,充满气势地跑了起来。

已经过了早上八点,虽然是周日,但是通向车站的道路上也有不少人。两人骑着的自行车向着与人流相反的方向疾驰。感觉到擦肩而过的人们似乎都在笑,直叶把脸埋在和人背后,小声叫道:

“好、好难为情啊,哥哥!你到底要去哪里啊!”

“没那么远……大概……”

“大概!?”

自行车朝着川越市东部快速前进。或许是因为置物架是铝制的,很坚固,又或许是和人的登山车车胎宽,而且附有避震器,所以坐上去的感觉并不坏。所幸没有被精彩追究骑车带人这件事,和人最终在小型神社的背面踩下了刹车。这里是安静的住宅街的一角,路上没有人,周围静悄悄的。

“……到了吗?”

大概……”

对直叶的问题作出了模棱两可的回答,和人从自行车上下来。直叶也轻巧地跳下置物架,用手叉着腰伸展后背。

“……我说,差不多该说明了吧。这个神社里有什么吗?”

“…………”

还以为和人的目的地就是眼前这座冷清的神社,但出乎了直叶的意料,和人站在一所建在对面、与神社隔着一条道路的宅邸门前。

“……?是认识的人的家吗?”

直叶也站在他旁边,眺望着用红砖风格的瓷砖铺满外墙的宅邸。广阔的庭院被涂上白漆的木栅栏圈了起来,里面被枯草色的草坪所覆盖,似乎是因为家里有小孩,庭院中静静地停着一辆红色的三轮车。

打算再次发问,直叶抬起头,和人这才缓缓地摇了摇头。

“不是……我没见过这座房子。这里,以前有一大片空地,长着很多草。”

和人“呼”地一声,大大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又轻轻地露出微笑。

“……说来也是……。毕竟都是七八年前的事了……”

“空地……?那里有什么吗……?”

“不……。没什么。来吧,回去了。”

说完,和人就仿佛自己宣告终结一般大步向自行车走去。望着他的背影,直叶发出了“诶诶!?”的不满的声音。

“真是的,莫名其妙。就为了找空地才到这种地方来的吗?”

直叶叹了一口气,就在她准备追赶哥哥的时候——。

“啊……”

直叶的视野中闪过了一抹鲜艳的蓝色。

宅邸庭院的一角被砖围了起来,变成了一个小花坛。在那中央,像是被耐寒性植物广阔且浓绿的叶子藏起来一样──茂密地生长着低矮的草,上面开着铃铛般的蓝色小花。

“……是鼠尾草。”

“……诶?”

听到直叶的话,和人跑了过来,站在她的旁边窥视着花坛。

“鼠尾草……在哪?”

“这个啦,这个蓝色的花。”

“可是……小直不是说是红色的花吗?”

“鼠尾草有几百个品种哦。这个是蓝色鼠尾草的同伴吧。但是,好奇怪啊……”

就在直叶皱起眉毛的时候,大房子的后门突然打开,从中走出了一位穿着围裙的年轻女性。她的长发束成了马尾,手中拿着发亮的马口铁洒水壶。

看见直叶他们的时候,女性虽然稍微歪起了头,但马上露出笑容,就这样走了过来。毫无戒备之意的白皙脸颊上绽放出了笑容,她轻轻地打了声招呼:

“早上好。”

“啊,早、早上好。”

直叶他们也急忙问候道。

“你们是住在附近的人吗?”

“嗯、嗯,算是吧。”

“请问到我们家有什么事吗?”

“那、那个……这个……”

和人吞吞吐吐说不出话,直叶探出身,慌慌张张地回答道:

“那个,是因为鼠尾草,我们觉得很好看!”

“哎呀,谢谢你。”

女性嫣然一笑。直叶松了口气,继续说道:

“但是……鼠尾草一般再怎么晚也不会开到十二月吧?这是特别的品种吗?”

“嗯……我也觉得很神奇。这是宿根的种类,但每年十一月花就凋谢了,今年却不知道为什么,过完年也还开着花……。我觉得……这应该是普通的蓝色鼠尾草吧,但我也不太清楚。”

(注:宿根指个体寿命超过两年,可持续生长,多次开花、结果,且地下根系或地下茎形态正常,不发生变态的一类多年生草本花卉。)

“不清楚……?”

“这些鼠尾草,在盖房子之前就开在这块土地的角落里了。因为实在太漂亮了,就在平整土地前移了过来。从那之后每年都健康地绽放着。”

“此、此话当真!”

和人突然大叫道,直叶和女性都惊讶地抬起了头。

“怎、怎么了啊哥哥?”

“啊,不……”

不知为何,和人害羞地挠了挠头,最终战战兢兢地开了口:

“……种下这片鼠尾草的,就是我。……在七年前的时候……”

“诶、诶诶!?”

“哎呀,这可真是!”

听了过于意想不到的话,直叶大吃一惊,女性则是将洒水壶抱在胸前微微一笑。

“原来如此。那么,说不定这些话是在等着你呢。啊啊……稍等一下。”

女性将洒水壶放在砖上,一路小跑进了房子。很快,她再次出现的时候,右手拿着小铲子,左手提着白色的塑料桶。

在直叶与和人的注视下,女性将铲子插入蓝色鼠尾草群的一角,以谨慎的手法挖起三株,放入桶中。然后从围裙的口袋中拿出带提手的塑料袋,把桶放了进去,微笑着双手捧向和人。

“这些,你们拿着吧。”

“啊……不,我,没打算这样……”

“没关系的。花儿们肯定也会高兴的。”

“……谢谢您。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和人低下头,然后接过袋子。鼠尾草的花朵轻轻摇曳,散发出柔和的芳香,让直叶鼻子发痒。

“那么,随时欢迎你们再来赏花。春天的时候开得可多啦。”

“好的,肯定。──我们告辞了。”

再一次向拿着洒水壶开始浇水的女性低头道谢后,和人拍了拍直叶的后背

“好了,回去吧,小直。”

“啊,嗯、嗯。……再见。”

直叶虽然还没将来龙去脉消化干净,但还是向女性鞠了一躬打了个招呼,然后追在和人身后。

和人没有骑上自行车,而是单手扶着车把向前走着。站在他旁边的直叶抑制不住好奇心,快速地询问着:

“等一下哥哥,到底怎么回事啊,播种什么的是真的吗?”

“啊——这个嘛……”

和人绕着神社周围走了半圈,然后在石阶前停下自行车。不知为何,他的脸有点红,发出了“啊——”、”唔——”、“咳咳——”的声音清了清嗓子,然后一下子把右手的袋子伸到了直叶面前。

“小直,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哈啊!?……我的生日,还早着呢?”

(注:直叶的生日是4月19日。)

“是七年前的那份。”

越来越不明所以了。直叶歪起头,用视线提出疑问。接着,和人将视线移向神社,开始说了起来:

 “……七年前的时候……。我想着要让小直能在生日那天尽情地吸鼠尾草的花蜜,所以用零花钱买了种子,在那片空地上拔掉了一些草,种了下来。但后来怎么也找不到通往这座神社的路。虽然找了很久,但还是到不了,就放弃了。当时我可难过了……。结果现在一下就找到了,毕竟小孩子的记忆不可靠啊。”

“哥哥……”

直叶瞪大了眼睛,注视着因为害羞而移开视线的和人的脸。各种各样的情感满溢而出,仿佛像心脏牢牢攥紧一般,心中感慨万千。

轻轻伸出右手,摘下一朵从袋子开口处能看到鼠尾草的花蕊。用舌头接住积攒在尾端的小水滴,紧接着,细微而又鲜明的甘甜充斥着口中——。

这一瞬间,直叶感到与和人度过的数十年岁月都化为微风,轻抚着肌肤。不知不觉间,脸庞划过一滴眼泪,落在了脚边。

内心深处,仍然微微作痛。已经决定要扼杀掉的感情轻轻颤动,宛如在寒风中也要绽放的、紧闭的花蕾一样。

“喂、喂,也不至于哭出来……”

直叶一头扑进了惊慌失措、含糊其辞的和人怀里。用双手环住他的后背,紧紧地抱住。随后,直叶感觉到和人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直叶将脸颊安心地靠着他的身体,将残留在口中的甜蜜化作竭尽全力的话语:

“哥哥……最喜欢你了!”

 

weinxin
网站微博@ALfheimOL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博,第一时间获取资讯,与同好互动!
结城明日奈
刀剑神域 磁铁夹/冰箱贴
刀剑神域 x Movic 概念主题第六弹 婚礼主题立牌-亚丝娜
Chara-ani 再版 刀剑神域盒蛋
刀剑神域 序列之争 桐人AnimeJapan2018立牌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