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翻][刀剑神域][ME27][Sugary Days 14]

Sword Art Online

Material Edition 27

《Sugary Days 14》  

作者:九里史生(川原砾)

图源/翻译:@结城明日奈 

协力:北柯

首发:世界树攻略组 http://alfheim.cc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禁止转载


译者信息:

(科普:SAO小说番外16.5-16.9及其后续合并为《sugary days》系列。 忘记了之前内容的读者,可以-点击这里-查看sugary days1-13的内容。)

Sugary Days系列终于完结了……不知不觉ME也翻了这么久了。总集篇如果结尾追加新内容了,大概会只翻那一部分。

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陪伴。


 

三十分钟后。

在木屋的庭院里,我和亚丝娜目送前往主街区的大国离开,不知不觉间我们望向彼此。

亚丝娜突然向前跳了两步,用双臂环着我的身体,逐渐注入力气。因为身高差不多,这样紧贴之后,额头自然会撞在一起。

“突……突然怎么啦?”

“嗯——,总觉得,考虑了很多。桐人果然还是战斗的时候看上去比较开心啊,什么的……尽管如此也还是会担心决斗啊,之类的……”

“…………这样啊。”

我将纤细的身子抱了过来,注视着近在眼前的榛子色眼眸。

“抱歉,在接受对战前应该跟你商量一下的。总觉得,好像被那个人牵着鼻子走了……”

“呵呵,是个各种地方都很厉害的人呢。我在现实世界还没听过那么重的鹿儿岛口音呢。”

“我也没。嘛,不过他本人也说了是不正宗的。”

小声地笑了一阵,轻吻之后,我们分开了身体。

听了大国的说明,这三天内积攒下来的各种疑惑基本上都解开了。但是,还有一个未解之谜。

马赫克尔离开了自己率领的名为“会心道”的真暴击追求集团,消失不见。造成她退出公会的直接原因就是弩弓(Balista),她又为何决定要制造弩弓呢。

身为外部人员的我和亚丝娜,或许不该再继续插手这件事了。就算我们没告诉大国,恐怕他总有一天也会找到位于第三层主街区的马赫克尔的工房吧,我不认为他会在那里陷入危险。

但是,马赫克尔打算制造的——或许已经制造出来的弩炮的材料,是我们收集来的。而且,大国也说了,身为首领的马赫克尔消失不见的理由,一个是她发现了弩炮的制作方法,还有一个——是专有技能(Unique Skill)“二刀流”的出现传得沸沸扬扬。

和出去的时候不同,这次我们老老实实地从玄关回到了自己家。我们一起准备了茶点,在客厅的大桌边面对面地坐了下来。亚丝娜喝了一口散发着香气的奶茶,轻轻地呼了一口气,然后仿佛自言自语般地说:

“……真没想到,马赫克尔小姐的出走,会与桐人的二刀流技能有关呢……”

“嗯……大国的确是这么说的……”

我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将手伸向桌上的盘子。亚丝娜亲手制作的饼干口感酥脆,甜度适宜,有着浓郁的黄油香味,很合我的口,但我想要再吃一个的心情仍然没有消失。

“……我完全想不到,二刀流技能和马赫克尔事件之间有什么联系。大国似乎也不知情……。他做出这种判断的理由,也只是在二刀流的传闻散播开来的时候马赫克尔的样子变得很奇怪而已吧……?”

我含糊不清地说道,亚丝娜也露出一副像是陷入沉思的表情。

在对战中输给我的短棍使大国,他……不,“他们”寻找马赫克尔的理由有以下几点:

第一,单纯出于担心。我和亚丝娜对精雕木匠马赫克尔纯粹的工匠玩家身份深信不疑,但她其实是在艾因格朗特存在已久的、自称“会心道”的暴击原理主义者集团的首领。虽说她是自己主动消失不见的,但也不排除遭遇危险的可能性。尽管PK集团“微笑棺木(Laguhing Coffin)”已经在三个月前被剿灭了,但是除了前几天打算杀了我的双手剑使克拉帝尔以外,似乎仍有残党潜伏在某处,而头目PoH依旧下落不明。暴原者们不是实战集团,说到底也只是一群追寻真正的暴击(Critical Hit)技术和系统的人,大国担心首领安全的心情我们也能理解。

接下来,第二个理由,就是马赫克尔在失踪前发现的弩弓的制作方法。

据说,不管大国和其他干部们怎么劝说,或者说恳求,她都固执己见,不打算做出弩弓的实物。马赫克尔说追求暴击不需要投掷道具,但尽管如此,大国他们也没有彻底放弃。如果弩弓能够正常发挥作用,那么缺乏实战经验的暴原者们也能在最前线的狩猎场进行高效练级,数值也会得到大幅提升。基本上可以确定AGI的数值与暴击发生率之间存在联系,他们的心情我们也十分理解。

也就是说,大国和其他暴原者们,出于祈求首领安全的好心和想要享受弩弓恩惠的贪心两个方面,而寻找着马赫克尔。坦率地跟我们说到这种地步的大国也决不是坏人,但是这么听来,我们果然还是不能把马赫克尔的所在之处告诉他。

“……大国先生,为什么不仅想知道马赫克尔小姐的所在地,还想要求我们提供二刀流技能的解锁条件呢?”

听到亚丝娜的话,我中断了思考,抬起头来。

“诶……?不是因为二刀流的情报传开时,马赫克尔的样子很奇怪吗?他们认为她的失踪与二刀流技能有关吧。”

“但是,向我们打听出马赫克尔的所在地,之后再问她失踪的理由不就行了吗?”

“嗯——,嘛,的确……”

我点点头,把第三块饼干送入口中。在饼干和奶茶的和谐中沉浸了一会,我向搭档提出了一个建议。

“……明天,再去一次兹姆弗特吧……?”

接着,亚丝娜盯着我的脸,眨了眨眼,然后微微一笑:

“嗯,就这么决定了。”

“那么,今天要早点睡啊。”

或许是因为久违地进行了真格的战斗,我刚这么说完,就感到眼睑沉重,我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在这个世界里,连打哈欠之后会流眼泪的行为都完美再现了,我眨了眨眼,然后坐在对面的亚丝娜也用手捂着嘴,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呼啊……”的声音。她的那副模样着实可爱,我将睡意一扫而光,站起身来,绕开了桌子。

亚丝娜轻轻歪头,问了一句“怎么了”,我伸出手臂放在她的后背和双腿里侧,用力把她抱了起来。年轻的太太发出了“等、等一下……”的声音,我将她搬到卧室,轻轻地平放在床上,然后就这样紧紧地抱住了她。

亚丝娜一开始还是一副困惑的样子,但她很快用双臂搂住了我的头。用纤细又柔软的手,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

刚搬到这个木屋来的时候——像这样紧贴在一起的话,马上就会被难以抗拒的冲动击垮,做出一些失礼的行为,但是现在却不可思议地只能感觉到平静。从内心深处涌上来的情感,就这样化为了语句:

“亚丝娜……我喜欢你。”

这句对我来说少见地不加修饰的话语,让亚丝娜抚摸头发的手停了下来,她同样用轻柔的声音回答道:

“我也喜欢你哦,桐人。”

“……要是早一点……那个时候就这么说了的话,我时不时地会有这种想法……”

把脸埋在亚丝娜的脖颈,我小声嘟哝着。接着,亚丝娜的手再一次在我的头上动了起来。

“你在后悔,没能说出口吗……?”

她轻声询问,我稍作思考,然后回答说:

“和后悔不一样吧。我们一起走过的路……共同度过的时间,我不认为这些是错误的。仅仅只是,想着如果在低层组成临时小组的时候就向亚丝娜告白了会怎么样呢……”

“嗯——……”

亚丝娜发出了一阵似乎是在思考的鼻哼,然后带着微微的笑意说:

“……那个的我相当固执,不一定会回答OK哦?”

“诶……是这样吗?”

“那么,桐人才是,如果被我表白了,要怎么办呢?”

“那,当然是……”

说到这里,我模拟了一下当时中二满满的我的心境,不由地露出了苦笑。

“不,我也不能确定啊。可能会惊慌失措然后逃走,或者逞强吧。”

“你看,没错吧?”

不知道为什么,亚丝娜摆出了姐姐的姿态,我再一次抱紧了她,然后将两人的身体分开一小段距离,在咫尺之间注视着她美丽的面容。

“……这么一想,虽然花了两年,但是能和亚丝娜像现在这样,感觉就像是奇迹一样啊。”

“嗯,我也觉……”

打算这么说的亚丝娜的嘴唇,被我用自己的嘴唇堵上了。交换了绵长的亲吻之后,她浑身脱力,这次换我抚摸亚丝娜的头了。

这就么待了三分钟左右吧,等我注意到的时候,搭档已经在我的胸前发出了微弱的鼻息。用脚尖拉过毯子,盖住两人的肩头,我也在祥和的气氛中闭上了眼睛。

 

十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

加入芝士的沙拉,烤得香脆的薄吐司,培根煎蛋,配上一杯咖啡。在享用了这正统又令人满足的早餐菜单之后,我和亚丝娜走出了小木屋。

我们悠闲地走在湖边的小路上,从高拉尔村的传送门转移到了第三层主街区兹姆弗特。走进东南部的巨大猴面包树大楼,顺着楼梯上了三楼。在圆形的道路上走了一会,我们在记忆中的狭窄小门前停了下来。然而——。

“…………诶……”

亚丝娜发出了这样的声音,站在她旁边的我也眨巴了好几下眼睛。

本应该挂在门旁、写着“Mahokl’s atelier(马赫克尔工作室)”的招牌不见了。我赶忙握住了门把,但是把手上只传来了坚硬的手感,拒绝转动。亚丝娜从圆窗窥探着工房内部,但很快她也摇了摇头。

“完全空了。那么多的材料和工具,全都消失了……”

“不会吧……”

我灵光一现,用食指触摸了一下门的表面。浮现出来的窗口上显示的是这个房间的售价,也就是从系统上来说,这里已经不是马赫克尔的工房了。

“不会吧。”

我再一次自言自语道,然后和亚丝娜对望了三秒。

我们把估计是用来制作弩弓的一大堆材料道具送到马赫克尔的工房,以此作为报酬,让她为我们制作摇椅,这些事情应该是昨天下午六点左右发生的。从那之后明明只过了十五个小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带着迟疑,我将最坏的可能性说出口:

“应该不是被谁……比如微笑棺木的残党之类的人袭击……了吧?”

“我觉得不是。店里收拾得这么干净,只有本人才能做到吧。”

“……的确。既然如此,那就是马赫克尔在昨晚到今早的这段时间里,自己决定消失不见的……”

我呆呆地望着房门,亚丝娜稍微降低声音说道:

“……我觉得,有个问题有点奇怪。”

“什么……?”

“马赫克尔小姐是为了躲避会心道的那些人,才来到了第三层吧?既然这样,那还专门建起工房,把招牌摆在外面,不就矛盾了吗?虽然这个阶段来第三层的玩家很少,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而且这里可是主街区哦。如果有人偶然发现了这家店,情报也有可能传入了大国先生他们耳中吧。”

“原来如此……的确。实际上,阿尔戈就知道这家店呢……”

脑海中浮现出脸颊上画着三根胡子的情报商的面孔,我一瞬间想到了某种可能性,深吸了一口气。

“啊……等等,说不定……”

“怎么了?”

“虽然只不过是猜想,但是告诉阿尔戈这家店的位置的人,说不定就是马赫克尔本人……”

“诶……?”

亚丝娜一脸诧异,我也同样放低了音量,进行说明。

“我觉得,大国他们特地来到我住的地方,也是她提前拜托阿尔戈的。如果要找人,问情报商是最快的手段……但是,阿尔戈没有把这家店的情报卖给大国。那大概是因为,被马赫克尔委托了吧。”

“那阿尔戈小姐为什么要把这家店的位置告诉我们呢?”

“如果马赫克尔提条件,限定了可以出售店铺情报的对象的条件呢?比如……没有加入公会、战斗能力还过得去的玩家之类的。”

一瞬间,亚丝娜瞪大了眼睛。但是惊讶的神色转瞬即逝,换回了曾经让人想到“攻略之鬼”的严肃表情。

“……如果是这样,那么马赫克尔小姐一开始就是打算制作弩弓的吧。而且,之所以要制作的理由,不是用来装饰,而是投入使用……马赫克尔小姐可能不单单是消失了,而是去尝试将弩弓用于实战了……”

“那……么,会在哪……?”

“那种事情我也不清楚啦。”

她无奈地说道,这也难怪,我点了点头。

“嗯——艾因格朗特很广阔啊……。——但是,既然弩弓是固定式的,能使用的地方应该十分有限。像是不会被怪物接近、能够单方面攻击的……悬崖或是走廊上面之类的,深谷的隙间之类的……”

“还有就是,待在一个地方不动的怪物之类的。”

“诶诶?不管怎么说,那种方便的家伙……”

话还没说完,我小声地“啊”了一下。以往将近两年的记忆像微小的气泡一样,慢慢地浮了上来,在意识的表面“啪”地裂开。

“……有的。”

“是存在的呢。”

亚丝娜似乎比我先一秒想到,我和她对视了一下,同时点了点头。

紧接着,我们猛地转身,开始向着楼梯跑去。

字面意义上的,扎根于地面一动不动的怪物,的确是存在的。而且,就在这个第三层里。这应该不是偶然……马赫克尔从一开始,就打算对那家伙使用弩弓。

我们飞奔到主街区,无视街道,冲进了深林之中。当然也无视了不断出现的盯上我们的昆虫类、野兽类、植物类怪物,一路冲刺。那些实在无法避开的怪物就只有迎击了,但我和亚丝娜已经超过了90级,这里是调整等级只有10级而已的第三层。只要用右手中的爱剑阐释者(Elucidator)+45碰一下,怪物们就会不费吹灰之力地变成碎片。

我们以最短路线穿过了无法正常使用地图的“迷雾森林”,到达了南北走向的山脉。这时距离我们从兹姆弗特出发只过了十五分钟。当时进行攻略的时候我们花了一天才到达,真是恍如隔世,但是现在不是怀旧的时刻。

耸立在山脉西侧的山谷裂开了一条缝隙,只有通过这里才能到达楼层北部。不远处有座小村庄,在那里能吃到美味的鱼肉,但是现在没有时间绕远路。

我们在山谷的入口停下了脚步,亚丝娜“呼”地吐了一口气,然后说:

“虽然在意料之中,但是这里真的一个人都没有呢……”

“嘛,最近以圈外为目标的玩家也在减少,这么一来从一开始就获得凑合的装备,也能从第七层左右开始了。正因为如此,马赫克尔才选择了这一层吧……”

“……抓紧时间吧。”

听到亚丝娜的话,我点点头,踏入了幽暗的山谷中。

出没在此处的蝙蝠系怪物也不是我们的对手,但是以防万一,我们一边提防着PK玩家的出现,一边小跑着前进,就这么过了几分钟。前方变得明亮起来……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伴随着系统错误,耳边响起了没听过的音效。“嘭”,空气呼啸的声音。以及“嗞嘎——”,有力的冲击声。我们提高了奔跑的速度,在蜿蜒的山谷间继续前行了二十米左右——。

前方出现了一片宛如人工体育场一般的研钵形洼地。

底面直径约有一百米左右。阳光从空中照射到地面上。和光秃秃地露出岩石的谷底不同,那里生长着茂密的青草,到处都是细小的泉眼,乍一眼看上去是一副悠闲宁静的景象,但是洼地中央矗立着一颗巨大的树,让野餐的想法化为了泡影。

粗壮的树干,纤长的树枝。树叶没几片,树皮是令人感到不适的青灰色。此外,树干中央还有由三个空洞构成的一张脸。这当然不是普通的树,而是怪物——第三层最开始的野外头目“The Indolent Treent(怠惰树精)”。

虽然我对indolent这个英语单词毫无印象,但是据博学的亚丝娜小姐所说,这个单词的意识是“无精打采的”、“怠惰的”。这个名字的由来,恐怕就是因为头目在洼地正中一动不动吧。毕竟是树,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我本来是这么想的,但是SAO的树精型怪物会在进入战斗的时候从地上连根拔起,来回移动。一动不动的恐怕只有这个怠惰树精了。

马赫克尔应该也知道这一点吧。

洼地入口处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娇小背影,一个构造复杂的木制装置固定在她旁边的地面上。我们躲进附近岩石的阴影中观察情况,只见马赫克尔从地上拿起了一根超粗的箭……不,应该是短矛,然后把它安在了装置的中央。上下摆动从后端伸出去的、近似于棘轮构造的杠杆,弓弦便渐渐卷了起来。她调整准星,拉了一下垂悬在杠杆下方的绳子。“嘭”!随着一声我们在路上也听到过好几次的震动声,短矛飞了出去,扎在洼地中央的树精的树干上。

“呣咯咯噢噢噢噢噢!!”

怠惰树精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同时挥动起长长的手臂,口中不断发射出紫色的球体。球体落到地上,引起了小型的爆炸,但是够不到马赫克尔所在的地方。这的确是完全的超范围攻击——然而,这就是马赫克尔想尝试的吗?对以往一同钻研的同伴们只字不提就消失不见,不惜被人怀疑、怨恨,她想要做的事情只是这样而已吗……?

和亚丝娜进行了眼神交流之后,我从岩石的阴影处走了出来,故意发出脚步声,走到了马赫克尔的身边。

右手握着下一根箭,精雕木匠快速地转过头,看到我们的面孔之后,她旋涡眼镜下的眼睛眨了好几下,露出了微笑。

“……果然,还是被你们找到了呢。”

“毕竟以前在那个‘怠惰树精’上费了不少力气。”

我如此回答道,马赫克尔再一次眨了眨双眼。

“原来如此……桐人和亚丝娜,以前是攻略组的啊。那也就能理解你们为什么能轻松收集到制作这家伙的材料了。”

精雕木匠一边用左手抚摸着木制装置——弩弓,一边说道。我陷入了片刻的犹豫,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好。她正在进行的不是什么犯罪性质的事情,虽说是野外头目,但也只是第三层级别的,对身为暴原者首领的马赫克尔而言不存在危险性。非要说的话,就是一旦弩弓的存在被公开,会引来攻略组的大公会和“军队”,以及PK玩家的注意吧。不过,正因如此,马赫克尔才选择了这个无人问津的地方。

代替说不出话的我,亚丝娜用冷静的声音询问道:

“马赫克尔小姐……你的目的,不是打倒那个头目吧?当然,也不是尝试用弩弓攻击……你应该还有其他的、我们想不到的目的吧……?”

“诶——为什么会那样想?”

马赫克尔一边把右手中的矛装在弓床上,一边反问道。亚丝娜流利地解释说:

“昨晚,你的朋友大国先生来我们家了。你卖给我们的桌子上似乎被施加了‘物品追踪’。”

“哎呀,这个是咱给你们添麻烦了。那个人很压抑吧?”

“诶、诶诶,还好……。我们那个时候问了大国先生很多,我就在想,对于马赫克尔小姐来说,完全习得的精雕木工技能和这个弩炮是不是都是手段之一呢。”

“手段,吗?用来干什么的?”

“用来追求真暴击。”

就算被亚丝娜一语道破,马赫克尔也没有马上回答。她操纵着棘轮杠杆,卷起弓弦,瞄准目标,拉动绳子。射出的矛在空中画出平缓的弧形轨道,命中了怠惰树精的根部,迸发出极其剧烈的声音和闪光。

“刚才那下,是第九千四百五十一次的真暴击。”

马赫克尔的声音像是自言自语一般,我用了两秒左右才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我和亚丝娜对视了一下,然后用沙哑的声音问道:

“九千……?你、你在计数吗?至今为止打出暴击的次数……全部记下来了?”

“没错哦,对于数据分析这是必不可少的。”

她干脆地回答道。我呆呆地望着重新装填短矛的马赫克尔的侧脸。

虽然数次数也很不普通,但是问题是那个数字。就算我定点狩猎一整天,除了弱点暴击以外,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出十次真暴击。单纯计算的话,一个月三百次,一年三千六百次……当然也不是每天都在战斗,所以经过了两年,我现在的真暴击次数大概是五六千次吧,而马赫克尔确切地打出了将近这个数字两倍的次数。

在我这么思考着的时候,精雕木匠用用弩弓发射了新的矛,再一次打出了华丽的效果。

“九千四百五十二次……”

马赫克尔喃喃自语,我不由地向她提出了疑问。

“这……这就是你想做的事情吗?只是为了累计真暴击的次数,这就是你制造弩弓的理由吗?”

“怎么会,没那回事哦。”

“…………诶?”

她直截了当地做出了否定,我再一次哑口无言,马赫克尔向我提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提问:

“桐人和亚丝娜知道最近议论纷纷的那个新专有技能吗?”

“诶……知、知道……”

我口齿不清地回答道。这才注意到马赫克尔不知道我就是那个拥有“新专有技能”的人。回过头来想想,情报商发行的报纸上也没有刊登我的玩家名称,记载了我和希兹克利夫决斗过程的报道里虽然有我趴在地上的照片,但也只是背影,能认出是我的也只有相识已久的熟人吧。当然,如果问阿尔戈之类的人,应该能轻松地打听出名字,但是看来马赫克尔没有这么做。

“……咱一直以为,血盟骑士团会长的‘神圣剑’是SAO唯一的专有技能。但是,并不是这样的……只要达到一定的条件就能解锁的专有机能,这个世界当中还藏着很多。”

“……难道,那个条件是……?”

亚丝娜小声询问,马赫克尔坚定地点了点头。

“虽然说不出具体的理由,但是咱坚信,只要以怪物为对手,打出一万下真暴击,就能解锁新的专有技能。但问题是……作为对手的怪物等级越低,就越难打出真暴击。”

“诶,是吗……?”

“是的。但是,只有头目怪是例外。在会心道的修行当中,我们会以已经被攻略的楼层的野外头目作为对手,磨炼真暴击的技术。尽管如此,一天能打出二十次就不错了……但是,如果有‘一动不动的头目’和‘能够远距离攻击的武器’的话……”

“就能不费力气、一个劲地增加暴击次数了……”

“没错。”

马赫克尔点点头,被旋涡眼镜遮住一半的双眼直直地盯着我。

在兹姆弗特的工房交谈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但她的眼里充斥着疯狂与执念,热情远远超过昨晚和我决斗过的大国。原来如此,这个人的确就是暴原者们的首领,我一边在心里作出认可,一边将视线移向在洼地中挥舞双臂的怠惰树精。

令人意外的是,树精的HP条还没减少一半。大概马赫克尔使用了最低级的短矛,有意控制了伤害。就算打倒了,野外头目也会无限刷新,在山谷外侧也能找到很多用于制作矛的木材,就这么在这里野营,不停地用弩弓射击的话,或许不到十天就能打完剩下的五百五十次真暴击。而我也没有理由阻止她。

“原来如此……各种疑问都解开了。抱歉打扰你了。”

我微微俯首,然后打开了储物栏,将大量囤下来的饮料和食物实体化。

“这是慰问品。虽然我们也想陪你一直打到一万次,但是条件实在不允许……”

“诶……我可以收下吗?”

马赫克尔一脸茫然,我向她笑了笑。

“嗯。顺便问一句,如果你习得和暴击有关的专有技能了,能不能带着那个弩弓一起加入攻略组呢?”

于是,小个子的精雕木匠发出了“嗯~~”的声音,然后回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咱考虑一下。”

“那么,附赠一个情报。既然你的目标是获得专有技能,学习一下‘冥想’技能,把熟练度提高到500比较好哦。”

“诶……?你为什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马赫克尔皱起了眉毛,惊讶地瞪大了镜片下方的眼睛。

“啊……桐人,难道说,你……”

等到马赫克尔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挥挥右手,转过身去。踏入昏暗的谷底,我快速地奔跑着,亚丝娜追上我,小声问道:

“我说,冥想技能是怎么回事?我可完全没有听说过啊!”

“哎呀,因为我目前也不是很确定嘛……”

“真是的,这次不会被你糊弄过去了哦!我也对专有技能很有兴趣的!”

简直就像在低层组队的时候一样,亚丝娜弯起手指,钻着我的侧腹。我一边扭动身体躲避着她的物理攻击,一边说:

“知道了,知道了。等回家之后就跟你解释。”

“说好了哦!”

最后钻了一下我的侧腹,亚丝娜冲到我的前面,然后转过头,脸上浮现出了明媚的笑容。

“那么,去哪买个午饭然后回家吧!”

“啊,我想久违地尝尝第四层的海鲜料理。”

我这么回答的时候,后方再次传来了弩弓发射的声音。我回过头,但蜿蜒的岩壁遮住了我的视野,已经看不到精雕木匠的身影了。

我和亚丝娜同时牵起了对方的手,继续向着山谷的出口跑去。

(完)

 

后记

终于……终于结束了……。虽说如此,但感觉还是留下了很多谜团。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在总集篇的结尾部分补充一些。那个总集篇将会在下一次的Comitia上发售。、。总之,一直陪我到十四话结束的各位,谢谢你们!

 

Sword Art Online Material Edition27

发行:WordGear

发行日期:2018年5月5日

责任人:九里史生

印刷:绿阳社

weinxin
网站微博@ALfheimOL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博,第一时间获取资讯,与同好互动!
结城明日奈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6   其中:访客  6   博主  0

    • avatar RootMenter 3

      糖糖糖,新糖!

      • avatar 透明de面具 1

        “冥想”这个事情,,, 跟进击篇006又冲突了… 嘛…

          • avatar Pokemon最爱 1

            @透明de面具 没冲突吧……?冥想技能熟练度500会开放觉醒MOD,这时候的桐人认为自己获得二刀流跟这个觉醒MOD有关应该不奇怪,毕竟SAO里谁没事闲得会去把这个技能的熟练度练到500的……也就桐人触发了任务直接开到了500熟练度吧。

              • avatar 透明de面具 1

                @Pokemon最爱 asuna: “我说,冥想技能是怎么回事?我可完全没有听说过啊!”. 而经历当年一战, asuna当时是学会了”冥想”. 而从对话看, 是不知道冥想的状态, 且我认为kirito战后应该会跟asuna老实交底的. 所以… 我说冲突…

            • avatar 天运 3

              冥想和專有技能會有關係!?……期待補充。

              • avatar 卿本漫迷 2

                这个糖这是太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