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域][ME12][Sugary Days 3](第16.8章)

来源:rkl的格子间

作者:九里史生(川原 礫)

正文翻译:rkl & KCMasaki

图源:ciasoMs

————————————

Sugary Days 3

1

初代消费者向完全潜行机器《Nerve Gear》,通过向使用者的大脑发送极为微弱的电磁波信号,可以令使用者在虚拟现实环境内体会到全部五种感觉——也就是视觉、听觉、味觉、嗅觉和触觉。

然而,根据在这虚拟现实——或是电子牢笼中度过了两年的我的印象,各类感觉的再现程度存在着些许的不一致。

视觉和听觉的再现堪称完美。虽然发送到大脑中的信息只不过是人工制造的3D对象或是合成音,并不能做到和现实完全一致,但视听这一行为本身则基本不会有什么违和感。

味觉和嗅觉也做得相当不错。一开始就放弃了将《吃东西的感觉》——也就是把食物的味道和气味以及口感复合然后实时计算生成,而是根据预先设置的数据经过《味觉呈现引擎》组合呈现,不过习惯了的话,也就可以很自然地觉得是美味了。尤其是完全习得【Complete】了烹饪技能的某位细剑使【Fencer】大人制作的菜肴,就算是最简单的煎蛋,也能给人以足以忘记这是虚拟世界中的产物的满足感——嘛,也许有一些精神上的补正在其中就是。

最后是触觉——也就是包括温度感在内的皮肤感觉。

遗憾的是,这方面的违和感时至今日仍未消失。

主动接触的时候倒还好。握着卷有皮革的剑柄时的可靠质感,或是触摸爱人长发时的光滑质感,这些都具有超乎现实的分辨度,令我的触觉得以满足。

然而在被动获取的信息——也就是全身皮肤获得的各种常驻感觉,不得不说和现实中的感觉有着相当大的差距。

内部的布料和皮肤摩擦的感觉。外部的重量和裤子的弹性。空气的温度和流动。站在地面时来自脚心,或是坐在椅子上时来自腿部内侧的压迫感。大多数类似这些《常驻全身的复合感觉》,在SAO中实际上都被简略化到了最低限度。理由恐怕是信息量太大了吧。虽然有自己穿着什么东西的感觉,但还是会觉得有种像是低码率影片一样的粗糙感。

虽然这么说,这也不是不能适应。纵使在现实世界,也不可能一直意识到穿着的衣服和皮肤之间有所接触。只要不去在意就不会造成影响,因此在日常生活(虽然在艾恩葛朗特里用这个词也有违和感)里也不会有什么不方便。

然而,也有着无法抗拒地感受到触觉的低质量的情况存在。

那就是解除全部装备,全身沉入有着温度的某种液体的时候。

也就是洗澡。

2024年10月25日上午10点。

从浴室门扉的另一侧,可以听到微弱的声音。那是「哼哼哼哼ー呼呼ー呼呼ー哼?」的哼唱。此外,还有轻快的水声。

【rkl:怎么又是这一句啊!】

这似乎让我回想起在遥远的过去,黑精灵的野营地里睡醒的时候,不过我现在有着当时没有的一样东西。那就是,打开这扇门的权利。

我深呼吸了一下,轻轻敲了敲木质门板。

随后哼唱停了下来,短暂的沉默过后,传来了小声的应答:

「请进。」

「失、失礼了……」

我轻声说着,打开了门。透过深处的窗户射入的晨光,让弥漫浴室的蒸汽特效也变得发白,使我眯起了眼睛。

位于艾恩葛朗特第22层森林中的这个木屋并不算大,但浴室的面积却相当游刃有余,大约有2米×4米。现实世界标准的单元浴室大概是1618型号,也就是1.6米×1.8米,达到其2.8倍面积的浴室就和温泉旅馆一样……不对,说的有点过了。

根据传言,公会《圣龙联合》在第56层建造的城寨型公会总部里似乎有一个十米级别的巨大大理石浴缸,不过到那里去的话恐怕就冷静不下来了。对于玩家住宅而言,这样的程度也略显多余。而且这个浴缸是桧木制成,热水也是从源头流出来的……

「喂,你要在那边站到什么时候啊?」

从浓密的蒸气对面传来的这句话打断了我的思考。我慌忙缓过神来回答:

「啊,现在,这就进去。」

迷迷糊糊地走向浴缸的时候,又传来了质问:

「就这个样子?」

我看向自己的身体,才发现还穿着习惯了的黑衣服。我一边回答着「啊,我脱,现在就脱」一边呼出窗口,连续按下解除装备的按钮。将一件件布装备收入装备栏,暴露在外的虚拟体的皮肤,被温热的蒸汽裹住了。

虽然不知道在这里想那个事情好不好,但在这一状况下还能保持平常心的十六岁男生都可以去当单机RPG的男主角了。身为VRMMO中的一名玩家的我,只能背负着思考力下降九成的Debuff,迷迷糊糊地往前走。

不断分开浓密的蒸汽,走到距离浴缸约三米距离处的我的视野中,出现了晃动的宽阔水面,以及在其一侧露出肩部以上部位的,有着栗色头发的细剑使小姐。

让抬起眼睛看向我的亚丝娜的脸发红的,是热水的温度呢,还是说……我这样想着,一边赶快钻到热水里。在现实世界里泡温泉,有着要先把身体洗干净的习俗,不过在艾恩葛朗特里,不论泥点、燃料还是怪物的黏液,身体只要不被淋到就不会脏。我再次小声说出「失礼了……」之后,就一口气从亚丝娜的对面滑进了热水中。浴缸的长度足有两米,就算两个人泡在里面也不会觉得挤。

在这样的状况之下,最先感觉到的,果然是洗澡的好心情。

「哈呜……」

这样的声音从口中自然地流泻而出。虽然我对入浴行为的执着度只有亚丝娜的三十分之一,但也绝不讨厌这么做。绝妙的温度、适当的压迫感、宛如将细胞一个个浸染般的热水的触感……

「哈——噗噗噗噗噗噗……」

嘴唇沉入了水下,伴随叹息吐出了长长的泡泡,我这才注意到了《那个》。

「噗噗噗噗……诶?」

我抬起上身,先让双手在热水里重复握紧和松开的动作,然后看向蒸气对面的亚丝娜。

「诶……是错觉吧。总觉得,热水的感觉好像和以前不一样……」

「嗯,是不一样呢。」

完全习得了洗澡技能的年轻妻子露出水面的头点了一下,向我回答。

「早上洗的时候也思考过,总觉得这种感觉太自然了。以前洗澡的时候,感觉与其说是热水,不如说像是有一点被温暖的膜覆盖全身的感觉……但这个浴室里,却能感觉到有真正的湿润感。」

「这样呢……水压也好,身体浮起来的感觉也好,无数水滴流过皮肤的感觉都真的有呢……——啊,洗澡居然能让心情这么舒畅啊……这样的话我也每天都洗澡就真好了啊……」

「桐人君你等一下,不是『真好了』而是每天都得洗吧。……不对,问题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吧?」

「呜噗?啪……啪,确实……」

我再次抬起身体,注视着轻轻晃动的水面。

这时我才注意到一个重大的事实。这个浴缸里满载的热水,并不是完全透明——

「啊,啊啊啊啊!?里面好像有像是浴盐的东西!!」

我喊出声来,右手在水中不断浮沉,但白色的浑浊热水的透明度也只有大约三十厘米。转过脸,在蒸汽另一边面对着我的细剑使小姐呵地笑了出来:

「我把前不久好不容易搞到的草药入浴剂放进去了哦。只要在里面泡半个小时,就可以获得长达三个小时的抗毒增强Buff,这可是相当稀有的道具哦。」

「……因为是BUB所以有Buff啊。」

【rkl:バブ这个词我查了一下貌似是花王出的一款入浴剂,这里用的大概是谐音梗……冷笑话?】

「你说什么了吗?」

「我没说什么,Sir—」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Sir—」

我一边向副团长殿下回答,一边继续凝视水面。原本应该在我视线前方的两只纤细玲珑的白色小脚,被隐藏在神秘的白浊成分之下,根本就看不到。

自己也搞不清理由的悲伤充斥脑海,我继续说道:

「那感觉也是因为这个才发生了变化吗?在入浴剂的效果下,洗澡的感觉也有所改善什么的……

「早上洗澡的时候没放这个啊。不过,那时候的感觉也和现在差不多。」

「是,是这样吗。」

好不容易取回了解明沐浴之谜的动力的我,啪啪地在水面上拍着右手,再次开始了思考。

虽然开始的时候吃了一惊,但重新将感觉集中起来后,发现果然真正的沐浴绝不仅仅是这样而已。水面破裂的方式并不自然,而水声也太过固定了。但这也是视觉和听觉方面的问题,只要闭上眼睛的话,全身被热水包围的感觉,已经再也没有过去的不适应感了。

「嗯……——是趁我们不知道的时候,更新了液体环境相关的数据吗……」

说出了第一个想法之后,蒸气对面的亚丝娜啪啪地摇了摇头。

「刚才洗盘子的时候,水的感觉并没有变啊。」

「那……单单是这个木屋里的浴缸具有感觉扩张的选项吗……」

「要是有那种卖点的话,我觉得肯定会写在购入窗口的备注里的。」

第二个想法也一下子被否定了。

「嗯,那个……」

我搜索着第三个想法,身体一点点沉入了热水中,收拢的双腿下意识地伸直了。

随后,脚尖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同时,亚丝娜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产生的波纹沿着一点七米的距离扩散,让我鼻尖附近的水面也摇晃起来。

「那个,那个……」

我嘟哝着轻轻动了下脚趾。与其接触的某种不错的弹力沿着脚趾尖传来,同时产生了新的波纹。

「……等等,桐人君,认真想想啊。」

「我当然在想啊。」

……应该是亚丝娜的脚心……不,距离上不对。应该是小腿……或者是膝盖内侧……

「啊……不,不行……」

小声呻吟着的亚丝娜想把脚缩回去,但我在水中一点点前进,维持着距离。最后,我发现了一个柔软而光滑的地方,继续加以软绵绵的刺激。

「嗯……真是的……明明说了只是一起洗澡的……」

发出微弱抗议的细剑使小姐的脸比几分钟前又红了三成。她那紧闭双眼、微微咬着嘴唇,承受着从触觉传来的刺激的表情实在太可爱了。在这样的状况下停止刺激动作的十六岁男生都可以去当世界系少年小说的主人公了。

注意到的时候,我已经到达了接近长约两米的浴缸中间的位置。从这里往前需要加倍小心,不过偶尔也需要大胆地前进。

我观察着亚丝娜的反应,在呈白色浑浊的热水中伸出手,抓住了位于我预测的位置上的小巧的右脚。

「啊,呀!」

配合她反射性地拉回的动作继续前进。指尖从露出水面的纤细右脚,沿着脚踝滑到小腿上。我温柔地揉捏着平日隐藏于长靴之下的柔软肌肉。

「……!」

亚丝娜靠在浴缸边上的上半身一下子往后仰了过去。比热水更为洁白的膨起穿过不透明的水面露了出来。此时我的理性也已消失无踪,最后七十五厘米的距离一口气变成了零。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Heathcliff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