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桐亚】花火

作者:森凛moririn已授权

 

——今天是七夕节。

虽然只是个挺普通的节日,但像绝大部分节日一样在这一天中所有的VRMMO游戏都会有大型的限定活动以及平日不容易得到的游戏奖励。稀有道具也会在这一天提高掉率,并且是双人份。种种诸如此类的诱惑,让我理所当然地戴上Amusphere在床上躺一整天。不过,这个美好的愿望实现的几率微乎其微。当临近夜晚七夕祭开始的时间时,直叶就会简单粗暴地关掉我房间的电闸,然后一脚踢开我房间的门,将正在为游戏中断而伤心发呆的我拉到七夕祭的地点,沿着大声吆喝的路边摊一路大吃大喝。而我通常会发出【七夕祭跟我有什么关系啊】这样的可悲叹息之后,嘴上继续不自觉地咬着直叶刚买给我的鲷鱼烧。直叶每次拉我来这里的目的,原来就只是为了吃吗。

……但是,这次的理由却有所不同。最显而易见的原因就是我眼前的那位有着栗色头发,并对我露出明亮笑容的少女——

「——太慢啦桐人君!」

「……等、等等啊亚丝娜……唔嗯……!!」

最后的尾音之所以变得奇怪,则是因为我突然被来来往往的人群挤过来,而直接撞到了停下来等我的亚丝娜身上。在我一边暗暗祈祷着【非常抱歉,这是由于不可抗力啊】这样无理的自我原谅时,目光却无意识地落到了亚丝娜的和服上。反过来仔细想了一下自己,由于自己一直选择穿黑色系的衣服,所以对于颜色搭配之类的东西并没有什么讲究。

但是,今天的亚丝娜穿的并不是以往一贯的红白色调,而是一件以粉色为底色的和服。可以看到其中点缀着类似樱花等一系列的银白色花纹以及延伸而上的白色蔓藤,而衣袖则是有着钴蓝色的底边。腰带的装饰好像更为繁琐,看得出来这是特地花了一番心思而准备的吗……

「……不、不要一直盯着我啊桐人君……难道,我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好像是要为了阻止想要继续往下看的我,亚丝娜像是很生气似的将头扭向一边。大概也是因为是在夜里的关系,我完全无法看清她此刻脸上的表情。

而就在此刻,我才发现我的细致观察进行得有点过头了。在让亚丝娜朝着与我刚才相反的糟糕想法的方向误解下去之前,我连忙晃着双手笑着解释道:

「……不是……完、完全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我想说……」

「……什么?」

【真的很适合你】,我是想这样说的。但是,对于从来没有说出这种话来的经验的我,想到做到多少需要一点勇气……不,应该说很难为情吧。我一边紧握住双手拼命想着【努力说出来啊我】这种虚有其表的自我鼓励,一边却挤出不自然的笑容说出了与内心截然不同的话语。

「……只是我想说……刚才撞到你了很抱歉……没事吧?」

……啊,我这个不争气的家伙。

「没有啦……啊那边好像很有趣的样子!我们走吧!」

「是是亚丝娜小姐……」

当和亚丝娜在拥挤的人群中并肩走着的时候,仔细想想,自己还是第一次如此积极主动地去七夕祭。而且,之前和直叶去的时候自己也没有像想要去尝试去享受七夕祭这样的想法,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小吃上。不过自从经历了SAO时期与遇到了亚丝娜之后,现在竟然发现自己对七夕的看法发生了改变。以至于刚才准备出门的时候小直跟我说【真是难得啊,竟然那么主动】,而当时的我只是答非所问地用一句【回去带吃的给你好了】堵住了直叶的坏笑。

但是,这次是和亚丝娜一起去的呢。

我这样想着,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对亚丝娜说出【很适合你】这句话。突然间,一直走在我右边的亚丝娜停下了脚步,眼睛直直地盯着某样东西。看样子,她很想去她面前的这家店。

这家店从整体来看和其他的并没有什么不同。同样拥挤的人群排成了长龙在店前涌动着,而店面的招牌用过于夸张的字体写着【为了兔子!射击】的标题。类比一下,以兔子为主题的店在七夕祭倒是很多,这个店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嘛。

「什么啊……」

我嘟囔着走近亚丝娜,一瞬间明白了什么——没错,刚才我站在原来的位置时从我的角度的确不可能看到,但来到亚丝娜的位置时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了。

单看一下店面的标题,会让人理解成【为了保卫兔子去射击敌人而获得奖品】,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亚丝娜开始不停地眨着她棕色的眼睛,眼中有什么在闪闪发光——在她的眼中所映出的,是被挂在五个射击靶上的十几只摇摇欲坠的、抱着虾的毛绒兔子。

抱着虾……等等这种设定不应该是萝卜吗?!

这时,眼中闪闪发光的亚丝娜突然抱住我的手臂,发出近乎哀求的可爱声音。

「兔——子——!!!」

还没弄明白那种兔子有什么可爱之处,但现在像兔子般紧紧抱住我的亚丝娜已经足够可爱了——我忍住了将要溢出嘴边满足的笑容,被亚丝娜拉着手直接来到了长队末尾。

没错。这个招牌的真正意思,不就是【为了得到兔子而射击】的游戏嘛。

在想着这种无聊事情的同时,我注意到亚丝娜的眼中还在闪闪发光。在她的视野范围之内挥了挥我的手之后,发觉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不知为何,我的恶作剧心理涌上心头——我直接用手盖住了亚丝娜的眼睛,惹得她哇哇大叫。

我努力压制住从心中将要浮现到脸上的坏笑,与此相反,我压沉声音想要去假装大叔的样子,同时提出了这样貌似很严肃的提问:

「——嘘,我是神明大人。我要问你一个问题……刚才你一直看着的那种兔子真的很可爱吗?请如实回答!」

「——可爱!!」

「……咳咳。那么,那只不幸被挂在靶上的兔子与桐谷和人相比……你更喜欢哪个呢?」

「兔子!!!」

——毫不犹豫。

「……亚丝娜小姐,我可要生气了哦。」

我恢复了原来的声音,随即露出了尴尬的苦笑。

亚丝娜好像现在才发现自己回答问题的失误,脸红着慌忙解释道:

「……不、不不不不是的!!我说的是短期地喜欢兔子,对桐人君喜欢的性质是属于长期的!长期的!!」

我如释重负地笑了笑,然后否定了亚丝娜的解释。

「——不,这样说也不对哟,亚丝娜。」

「……诶? 」

虽然亚丝娜对我表示了疑惑,但她仍然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那些兔子,诚实地出卖了她的内心。我为这番光景无奈地偷笑了一下。今晚是七夕祭,周围的人群熙熙攘攘,非常嘈杂。我不确定亚丝娜是否能够听的到,但我还是想把这句话传达到她的心中。

 

「……对我的【喜欢】的性质,应该是【永远】哦。」

 

我停顿了一下,说出了最初的,也是最重要的话语。

 

「——我对你也一样。」

 

我和亚丝娜很快就排到了队伍前面。店内的枪声渐渐清晰,甚至可以听到店员在喧闹的人群中大声喊着:

「……加油!!一定要中哦!」

……真是热情高涨啊,连店员也禁不住嚷起来了。

——等等。

……这个声音是?!!

——没错。刚才在黑压压的人群中确实没有注意到,但再一次听见这样熟悉的喊声时马上就可以辨识出来了。

队伍在前进着,离前台越来越靠近,可以看见店员是三个年轻的少女。正要确定我心中的推测时,身前的亚丝娜抢先一步开了口。

「——莉兹酱和西莉卡!小诗诗!」

西莉卡腼腆地微笑着向我们招手。在西莉卡身后忙碌的莉兹贝特察觉到我们之后,跑过来向已经排到前台的我们招呼着:

「哦,原来是桐人和亚丝娜啊。你们也是来玩的吗?」

「不是玩不玩的问题……话说那个奖品……那个抱着虾的兔子绝对是你想的吧!!连亚丝娜都被你们轻易地诱惑了!」

「……不是我的点子哦。那个兔子是西莉卡的idea,至于射击游戏,则是诗乃的创意哦。」

莉兹贝特忍住笑,瞥了一眼在靶子旁用湿布细细擦拭着玩具枪的诗乃。而诗乃本人也仍然无动于衷,若无其事地抬头问了一句:

「要试一试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个混乱的场面。我叹了一口气,右手无意识地拿起了前台的玩具枪。

 

五分钟后。

「太棒了桐人君!好——可——爱——啊——!!!」

「……等等亚丝娜你到底是在夸我可爱还是夸兔子可爱……」

「 兔子!……开玩笑啦。」

我和背过身来的亚丝娜交换了一下视线,随即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亚丝娜现在满足地抱着兔子们,明明刚才还向着负责射击的我喊着【再要一只!】,自己却是幸福得快抱不下了。

踏着脚下长长的阶梯向上前进,自己的脚步声也不知不觉已被欢闹的人们淹没。因为来到了比较高的地方,所以目光所及的星空也渐渐宽阔起来,而不禁抬头眺望远方星辰闪烁着的微光。星空下的七夕祭全被灯盏温暖的光芒包裹着,享受着这一切的人们在其中流淌。在自己的意识将要在眼前的景色中沉没的时候,走在前面的亚丝娜忽然再次停下了脚步,抬起头望向了繁星的夜空。

在踏上最后一级阶梯之后,我也停下来追随着亚丝娜的目光所及之处。

那是——

 

「噼啪——」

一簇烟花拖得长长的光之尾,瞬间将所绽放的金色光芒照亮了整个夜空。

我看到了在亚丝娜的眼中,映射出五彩缤纷的颜色。

在最初的光芒隐落之后,无数的光点在地平线上徐徐上升,进而绽放出更为绚烂的光芒。群起的星屑如海浪般涌上夜空,在黑夜中划出繁多细小而又华丽的光之轨迹。光的弧线相互错穿交串,一束一束地编织着网,然后如同有规律的潮汐般静静散去,随着划破夜空的低沉长音融化在一片起起落落的璀璨中。

 

——无比耀眼。

 

我只能以这个词来形容。

这里真的不是虚拟世界,脑海中突然有这样的确信。

「……没想到会是这样美丽的景色呢。」

沉浸在烟景中的亚丝娜如此感叹着,转过头来对呆呆望着夜空的我,笑着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谢谢,桐人君。」

亚丝娜突如其来的道谢,让我想到同样的场景、同样的笑容、同样的话语我曾在以前某个世界多次看到过。在踏上SAO第二层的阶梯时、在SAO二十二层的森林小屋一起生活的时候、在ALO救出亚丝娜的时候、在帮助亚丝娜找到现实中的优纪时,亚丝娜她也像现在这样,直率又害羞地向我认真道谢着。

……为什么要跟我说【谢谢】呢。

……真的,稍微有点温柔过头了啊。

「——那个,亚丝娜!!」

正要好好检查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时,发觉自己的脑中已经被【绝对说不出来】【我说不出口】这种负面的丧气话塞满了。但是晚了一步。此时的亚丝娜已经歪着头注视着我问道:

「……什么?」

下一个瞬间,我鼓起勇气说出了在心中筹划了很久的那句话。

「真的很适合你。」

「……你说什么?」

「……这件和服,真的很适合你。」

「……」

「……还要我说第三遍吗很难为情的啊!」

我清楚自己本来就不是很直率的人,也不会很好地表达自己的感情,迟钝,笨拙,与战斗时的我完全无法相比。换作自己突然被倾诉了那么莫名其妙的话,也一定会不知所措的吧。

——亚丝娜对此又是怎么想的呢。

此时的我,正想要以一句【没什么】来虚伪地掩盖住刚才自己好不容易说出口的话时——

「……真是的桐人君,这种话从一开始就应该说嘛!」

「……咦?」

亚丝娜再次转过身对我露出了和之前一样的笑容。即使在夜里也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她的栗色头发在橘黄色的灯光下也染上了些许温暖的颜色。

不由自主地开始感觉脸颊有点发烫,我真是最不擅长应付,亚丝娜的这种笑容了。

……真的,太温柔了啊。果然我还不能像亚丝娜一样直率呢。

……只不过,稍微向她又靠近了一点。

没有什么理由,我无意识地伸出手抱住了亚丝娜。胸口上隐约传来了些温暖的感触,而后渐渐往身体之间扩散开来。在右手撩起亚丝娜左侧的垂发之后,我把嘴唇靠近她的耳朵,用我所能做到的最低的声音,轻轻诉说了这样的告白。

「……亚丝娜,我啊——」

 

在这个瞬间,一簇烟花膨胀着升上夜空,骤然随着巨大的爆响释放了最为明亮,而又温暖的光芒。

 

「最喜欢你了。」

 

——啊啊,神明大人啊,愿时间就此停止吧。

 

在七夕祭之后的第二天,是我们ALO玩家小队在Daisy Cafe所举行的暑假线下聚会。

参加的人当然包括有我、亚丝娜、优吉欧、爱丽丝、直叶、莉兹贝特、诗乃、西莉卡、克莱因。啊,还有克里斯海特——也就是菊冈诚一郎。

「哟,桐人。昨晚和副团长……不,亚丝娜小姐一定玩得很开心吧?」

这位边说出这样不自然的问候却同时摆出截然相反的【点名怎么能少了我啊】的表情的彪悍壮汉,正是Daisy Cafe的店主艾基尔。

「这么说的话也是啦……」

我无奈地露出了微妙的苦笑。

坐在我隔壁的克莱因摇晃着刚从吧台上拿起的酒,把手用力拍在我右肩上用一种神秘的语气开始说道:

「桐人大爷你错过了绝妙的盛典咧。昨晚在ALO的七夕活动,只要是两人小队的话就能去那个新开放的湖上迷宫城刷活动装备呢。我和克里斯海特去了那里刷了很多呢超满足……」

「……什、什么?!那里之前明明还是系统保护区域……」

「七夕那天开放了一整天哦。活动装备的等级也打破了一般装备的等级上限,过了昨天就没有了哟。……我说桐人,身为【封弊者】的你不会连这种限度的情报也不知道吧?!」

好像还不太习惯这种聚会气氛的菊冈将手中喝到一半的咖啡杯重新放回木制吧台上,轻叹了一声接过克莱因的话头补充道:

「……是啊。的确昨晚有很大的收获。不过,我很在意的一件事是,在迷宫入口排队等待进入的时候,那个负责审查的NPC小姐似乎一直在看着我们并且盯了好久啊……而且我注意到,进入这个迷宫的两人小队绝大部分都是情侣……」

「那可能是她突然间迷恋上我们了吧?」

「……别开玩笑了!那只是个NPC而已哦?!」

「这个嘛……我相信是有可能的!因为我可是、拿到了那位幽兹海姆的诗寇蒂小姐的联络方式的人呢!」…………

在一旁默默聆听着菊冈和克莱因的恶心对话的我,几乎要把头贴在吧台上,双手抱头低声啜泣着:

「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去啊!!为什么我没……」

下一秒,刚才还在和诗乃开心地聊着天的亚丝娜无声地走了过来,露出和我一开始同样微妙的笑容追问道:

「——桐人君,你刚才说、了、什、么?」

在那个时候,我隐隐感觉到,自己选择和亚丝娜一起去七夕祭,而不是照旧选择和队友们沉浸在各种VRMMO游戏里,可能是最幸运的事了。

我温柔地对亚丝娜回以最灿烂的微笑,并果断地回答道:

「没什么,亚丝娜。」

 

————————E——————————N——————————D——————————

 

 

weinxin
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信,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新闻推送!
Heathcliff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