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译】[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6]

第八章 战斗的理由是

今天第二次被传送到待机地方的莲,「好呀!」总之先感谢自己「死得去」。在谁都不在的漆黑空间中,不禁举高双手喊叫。

既然对方不肯杀死自己,那就自杀──这也是全凭脚力。不愧是自己专心锻练的速度,虽然是第一次挑战,也漂亮地成功了。

当然,自己撞过去的恐怖心,跟自己在枪林弹雨下扑出去的恐怖是不一样的,但不会这样就畏足不前。

利用死而复生来脱出危机,没有比这更像游戏了。

「啊~还好是游戏。现实里绝对做不来这种事。」莲在无人空间里,轻声说出非常非常理所当然的事。

而脚下面,「啊啊,你们也没事吗?好孩子好孩子。」被取走的小P跟小奈也平安回来了。

这时候在那城里,雅各会睁大眼看着莲形式上残留三分钟的尸体吧?还是忽然失去兴趣,跑去加入同伴把守南边城墙呢?

「嘛……管它的。」

NPC在想甚么,莲完全不知道。他们是人类所造,想法也跟人类不同,但举止却很像人。搞不好比人类还聪明。

比起这个,莲想向现在应该也正在努力的Pitohui他们,传达敌方NPC聪明得诡异、还有南门的守备会变得坚固,但因为在这黑暗空间没办法。

莲看看手表,刚过了21时54分。

目前的复活倒数还在继续,秒数从150、149、148……一直在减。

呜……好久!

莲咬牙切齿。

自己回到版图时,将是21时57分。到时,游戏时间仅余三分钟。

问题是重生线会去到哪儿。重生线的圆又会有多大?

因为负责炮击的不可次郎应该是在城的西北外面,如果在那附近就最好不过了。再次从北边城门突入,绕到防守南门的敌人背后。

可是,就算只有一人,要是有任何一个玩家身处比那更后的地方,那就可能要花时间从那回去了。SHINC的安娜和冬马,因为是担任支援狙击,可能会在城外数百公尺的地方也说不定。

咕……。

莲甚么也做不到,

145、144、143、142──

只能盯着秒数减少。

「小莲,真有你的!」得悉其中一位同伴HP全损的Pitohui,绽开她刻着刺青的脸。Pitohui这种时候的脸,显得非常率真爽朗。

而走在前面当防护墙的M,「自裁了吗。太出色了。」也察觉到事情始末而说。

「哼,那家伙可是个能干的女人啊……。」不可次郎从森林边送出这发言。可以想像到她自豪的脸。

Pitohui跟M、还有MMTM、ZEMAL、T-S 及SHINC等人,亦即安娜和冬马以外的生存成员,都已迫近城墙了。

之前那么遥远的南侧城门,现在清晰可见。连在洞内堆积如山、高近两公尺的瓦砾也是。

之后要如何攻略这道「窄门」,就是现在南侧玩家的课题了。

剩余时间约六分钟。是要全灭城内剩下的五个敌人,还是寻找不知在哪的「毒瓦斯弹头」。

不管是哪个,都不能在城墙里磨磨蹭蹭。

可是在那之前,Pitohui没忘记重要的事。复活地点,是离城最远的存活玩家的距离。

「伊娃。麻烦将支援的两人尽可能向前推。我想让小莲的复活地点近一点。」传达给还接上通讯道具的老大。

「明白了。」老大应允了。

然后,跟安娜和冬马两人指示迅速前进。

都到了这时候,果断判断把反坦克步枪本体留下也不要紧。收到命令的两人,只将子弹收入仓库,背上各自的德拉古诺夫跑起来。

率先抵达南边城门的,「好!」,是包括大卫在内的MMTM四人。

他们之前在北门已吃过苦头,这次绝不会大意。

在对着门右侧的大卫和勒克斯,跟另一侧的萨门和杰克分两边,在门的稍前停步。

「萨门,镜!」

「好的。」

高个子的萨门,从仓库取出来的,是一根可以伸缩的金属棒,前端装了一块单行本那么大的镜子。

背靠城墙稳好身子,然后慢慢的,伸向南门的高处。当企图从两公尺高的瓦砾山上窥探城内时──

砰、啪。

只飞来一发子弹,就把镜子粉碎了。

「啧!」

大卫会咂嘴也是理所当然了。敌人的检索能力和射击能力都是个威胁。

从沉重而有威力的子弹可以想得到,是固守城门的哈珊,用SCAR-H狙击的吧。

从城墙到城本体虽约有一百公尺,但这种距离的话该可以精确射击打中吧。如果伸出的不是镜子而是头的话,恐怕已被打中眼睛死掉了。

「别站在门外,会死的!」

虽然不是同伴,但大卫挥动手臂,指示陆续到达城墙的T-S和ZEMAL等人,他们都慌张左右分开。而Pitohui和M本来就不会那么蠢,所以没问题。

「我们上了!」

这么说着走上去的,是包括涂了002编号的艾尔宾在内的T-S各人。

大卫说:「拜托了!」如果是借助其他队伍的力量,可完全不会犹豫。

如果是他们的话,就算中了7.62毫米子弹也不会即死。可以站在瓦砾上面、又或爬过去,向城里开火。

又或者──

大卫看着躲在瓦砾山后,往城里匍匐前进的T-S,「……。」大卫不发一言,向对面的萨门他们打出手号。先是张开左手,然后伸出四只手指指向城里。萨门他们点一点头。

意思是──

当T-S被地雷炸飞之后,我们就冲上去。亦即是说,将T-S当炮灰。

在城墙左前方约三十公尺蹲着的Pitohui,看到大卫的手势后,「……。」

甚么也没说。

T-S的六人,在城门瓦砾前准备好后,「上!」,在001的指示下,一齐站起来,爬上瓦砾。

在他们露出丁点儿额头的瞬间,

飒!当!

子弹飞开出,打中头盔擦出火花。

「呜!」头摇晃一下的001,不理会继续爬上去,在能拿枪出来的地方开始开火了。其余五人也模仿他一齐射击。

周围突然变得吵闹起来。向城内四人毫不留情的攻击、以及从城里来的反击。

打中T-S弹开的子弹,打中城门侧壁再反弹一次,猛地「唯噢!」以尖锐的角度打到杰克脚下,溅起泥土。

不愧是唯独只有防御力最强的T-S。就算全身吃下了几十发被射被殴打一样的冲击,

「咕!」「喝啊!」

即使不时失去平衡,还是穿过了瓦砾山的山顶,开始往下走了。

其中几人的枪中了枪受损,不能再射了。他们当场丢下爱枪,毫不理会继续前进。架上惯用手另一侧装着的盾牌在前,弯腰前行。

在城门斜后面离十公尺远的地方,「那真牛啊。」看着全身迸发火花还一边前进的六人,ZEMAL的汤姆汤姆率直地赞佩道。

抬高M60E3,姑且防范城墙敌台的志乃原也说:「虽然想要,但这会超重吧。」泄漏出率直的感想。

拿着大量的机关枪弹药,应该没法穿那护甲吧。在重量惩罚下,走得只能像乌龟一样慢。

「那不用机关枪呢?」

「你是要我去死吗?」

这是这样的家伙。

将有如雹霰一样的子弹全数弹开,T-S领头的其中一人,终于钻过城门,来到城内了。

这里,理应会跟北门一样装下地雷。

当然明白了这点,而为此做好准备──不,也做好觉悟,

「我上!」艾尔宾跨过瓦砾后直接走出去。虽然会变成单身一人突出了进城,但这就是觉悟。

如果装置的地雷爆炸的话,那只死一人就好、只死自己就好。为了守护五位同伴,而当牺牲品的作战。

然后,艾尔宾化作了星星。

地底的爆炸正正从他脚底开始,那道压力,将沉重的他举上半空,抛到数公尺外,然后啪嚓的掉在石板上。

即使穿上护甲,里头的人也受不住这样的冲击。艾尔宾全身所受的损伤被认定超出他的HP,

哔哐。

亮起了【Dead】标记。

「趁现在!」在剩下五人,正要排开走出城内之时。

一个圆筒形物体飞过来了。

前面就像宝特瓶一样缓变尖,后面还有一根长筒,以及像三个像箭羽一样的金属板。

那东西一边喷出火焰,一边发出喷射声飞来──

命中了T-S。

腹部直接被打中的005,因为爆炸而发出的喷射流贯穿了护甲、身体还有背后的护甲,肚子开了一个小洞而即死。

第二发飞来,打中004和006的脚下爆炸。两人被炸到左右两边,头和身体撞上了城门的墙角,头骨折断而死。

「诶?」「啊?」

看到同伴在眼前忽然被炸开的001和003,在下一次爆炸被炸到后方,「呀呼!」「咚哇!」,失去四肢被送到城门外侧,在那死掉。

如果只是一发,还预想到是地雷爆炸,但目睹之后连续三次爆炸,将四分五裂的尸体炸飞,

「甚!」「啊哇!」

还打算利用牺牲去突击的大卫和MMTM的成员,纷纷惊愕不已。

在眼前,

啾嘭啊啊啊啊──

一边喷着火,筒状物以猛烈的速度穿过去。

虽然真的是仅只一瞬的光景,但已烙在大卫眼里:「RPG!」

大卫一边喊道一边头向左转,那火箭本体的尾部还喷着火,也就是继续加速远去。而喷射音则因为多普勒效应而听起来变得低沉。

火箭喷出的火慢慢旋转,而本体后端一边发亮弹头边继续飞,然后在距离五百公尺左右的空中突然爆炸。

那时候,在爆炸的二十公尺旁跑着的安娜与冬马,

「呠哇!」「呀!」

从横吃上了爆压和碎片,豪快地仆倒了。吃了被拿走四成左右HP的伤害认定。

仆倒在地看着天的安娜,大惊失色低声道:「甚、甚么……?」

「是RPG!下一发要来了!」大卫高呼道,翻身开始从城门逃开。而在后的勒克斯、和对面的萨门与杰克,也专心一志逃走。

老大看到城内惨状、听见大卫呼叫,亦迅即开始逃了。罗莎和苏菲,也几乎同一时间行动了。

「甚么?怎么了?」

「RPG是甚么了?」

「不,这游戏就是这样吧。」

「对哩。事到如今还怎了。」

虽然对爆炸惊讶但不怯懦的ZEMAL四人,本来打算继MMTM一齐突击而雀跃地聚在城门边──

下一瞬间,瓦砾从城门里喷出来。

因为没有武器能喷走瓦砾,那一定是爆发的所为。在堆积如山的瓦砾的另一侧引起甚么样的爆炸,利用那冲击将瓦砾喷到外侧。

「诶?」

因为爆炸声和瓦砾大喷一跳而止住脚步的ZEMAL,他们的眼前射来两发细筒状的弹头。

因为速度太快大概看不见吧,那东西爆炸了,细小颗粒射向四方八面。

「诶?」

ZEMAL四人全部战死了。

在距离城墙约五十公尺处、躲在M身后的Pitohui,「好可怕:那是《RPG-7》呢!」看似非常愉快。

RPG-7。虽然跟角色扮演游戏的缩写一样,但却是完全不同的物体。是由前苏联开发,「可携式反坦克火箭推进榴弹」之意。

简单来说,就是反坦克武器。

在筒状炮身的前端插上火箭弹,首先是像大炮一样以火药射出,然后火箭弹在空中点火,一边加速前进,如果撞上甚么,弹头就会爆炸。

而那发射筒并非用完即弃,只要换个弹头就能不断使用。

以单兵武器而言,恐怕是能发挥最大级威力的东西了吧。

价格便宜、使用简单、威力强大,视乎打中的部位还可以一击就让任何坦克不能行动,实在是很棘手的对手。

当然它也有弱点。首先,火箭弹易受风的影响,难以在远距离命中。还有,发射的时候后方的喷流很强烈,易被敌人发现。

攻击的对象不一定是战车。就算是普通的装甲车、直升机,又或者现在那样对人员。

而火箭弹也有很多种类,有着可按用途而发射不同弹头的特征。

把T-S的其中一人肚子开洞的,是高爆反坦克弹,是藉着爆炸的喷流贯穿厚重的装甲的类型。

之后发射的是普通榴弹,特别强调爆炸威力。

而最后发射的,是以对人员杀伤为主的破片榴弹。这个不是火箭弹,而是单纯当之作炮弹射出再爆炸。

RPG-7,又或类似的可携式火箭发射器──

由于在对人战时过于强力,而未在GGO内实装,还以为今后也不会有了,但终于在此现出身影。

「呜嗯,想要那个!想用它射一下!」

跟像孩子一样双眼发光的Pitohui成对照,M尽量冷静地说:「可能只限今次啊?」

「那就把它抢过来!」

「干你娘的!」逃出爆炸范围的大卫,回头咒骂道。

数十秒前发生了甚么事,已明白不过了。

T-S的众人发起敢死突击,然后谁人先走一步打算承受地雷的被害而死掉,正以为好了这是机会的瞬间,敌方NPC连续轰来RPG-7。

对手完全预测到枪弹无效的T-S能突破城门,也预算过即使发动地雷也解决不了的场合。

恐怕是把随时能射击的RPG-7在眼前排开吧。真的是班聪明的NPC。

现在已变成单是靠近城门就会有火箭弹飞过来。简直是地狱的入口。

状况比刚才更糟,而且能进攻的人员一下减了不少。

现在,在南面城门前活着的,有到达城墙蹲下的M和Pitohui。

逃过大难的大卫四人,以及

「赶上了!」

「太好了!」

几乎同时回来的健太和波鲁特、MMTM六人。

「怎么啦!大家也太惨不忍睹了吧!」同样以为终于回到来,但同伴都毁灭了、ZEMAL的彼得。

还有除还在三百公尺外远处跑着的安娜和冬马以外,SHINC的三人。

时间是,21时56分。

「Pitohui,这你预想到吗?」大卫一半怨怼、一半讽刺地说。

「怎可能!谁会想到会有RPG啊?」

「干!怎么办?」

「我呢,是有想过……」

「怎么了。别装模作样快说。」

「这个测试赛,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们这班玩家赢吧?」

「也许吧!这吃屎的平衡性!」大卫的声线,明显地带着怒意。然后明知故问道:「那要投降吗?」

「怎可能!不过很棘手呢。应该赶不上T-S和机关枪君的复活了吧。」

虽然他们应该能在21时59分回来,但毕竟没法指望他们作为战力了吧。

「是吧。那立即分头冲进东西门?」

「我也有想过,可是如果也是用地雷和RPG防守的话,也只能举高双手了吧。本来就不够人了。」

此时,一直接着通讯道具的老大插话说:「要不要谁人找队中一两个人,抱着特攻的觉悟冲上去?」

Pitohui和大卫,也立时明白那意图。

换言之,是被RPG炸死和枪弹射死的人员。可是,大卫摇摇头:「不成……。子弹就算了,面对火箭弹盾又好甚么也好都没屁用。再者,就算成功了……」

最初冲进去的一波捱下RPG-7,之后的吃下子弹,再其后的杀进城内。

就算成功了,也得将没水的水池当作战壕用,缩窄一百公尺距离。

「不行!棋子完全不够。」

即使愤怒,大卫的头脑还是很冷静。就像将棋或象棋一样,将我方的死亡计算在内去构思作战。

然后,「金发的榴弹手怎么样?」

「不可酱?虽然打到城,但没法打到里头的人吧。」

「烟雾弹啊、电浆榴弹甚么的呢?」

「没有。那很贵喔?像我这种穷人能准备那么多吗?」

「我应该要笑吗?」

当所有人都以为无计可施时,

「Pitohui。该拿出来了。」M的声音,在如今寂静无声的战场上响起。

Pitohui转头向下望着M说:「诶!不要!不要!」像小孩子一样地反驳──反对了。

M表情不变继续道:「这么下去,会输的啊?」

「小莲马上就会在重生线复活,从北门杀过来啊!」

「就算成功,顶多也杀得一两个人而已。要全灭五人太难了。那终究还是会输。」

「可是可是、你看,大家都在看着──」

「你是为了甚么而出那么多钱买下啊?反正在买的时候就已经被看到,马上就穿帮了。搞不好,整个格洛肯都已经知道了。」

「呜……」

从这段对话来看,谁都知道Pitohui「带着了甚么」。

而她这次前所未有的轻装,也是项证据。

幸存的全员都静静的注视着Pitohui。

「啊真是的,明白了明白了!」Pitohui喊道,然后总之先一脚踹飞眼前的M的脸再说。

「呀!」

在M倒下时,Pitohui左手一挥,「没办法了!干就干好了!」,命令将放进仓库的武器实体化。

21时57分。

「回来了!好是森林里!」在莲回到森林时,「哟。莲 The third。」不可次郎就在眼前。

在森林终结处,把榴弹发射器放在左右两边,伸出双脚坐下。看起来很闲。

「怎么第三人看起来缩水了?」

「可能吧。战况呢?」

「不怎好哩。南门那边好像有甚么厉害的火力,进都进不去。」

「那我从北门上!」

在莲正要奔出的时候,传来Pitohui的声音:「那是很好,但先等一下。我会在南门大闹,你配合那个。」

「Pito小姐没事就好。明白了。不过,『大闹』是指?」莲歪头问道。

Pitohui就说:「说明就跳过了。不过听声音就知道了。」

在Pitohui回答莲的时候,那个的实体化已完成了。

光的粒子成形,在Pitohui眼前,显现了之前隐藏在仓库的一把武器。

「你这家伙……。」大卫猛然瞪着说。

「我的天啊!」「唔啊!」老大和苏菲都发出欢喜的声音。

「怎么了,原来不是机关枪啊。」彼得没趣地轻声说。

在Pitohui手上,收纳了一根金属制的筒子。

而且是根长筒子。全长1.6公尺,直径差不多有七公分。那筒子上,装了手把、扳机,以及用来放上肩头的简单零件。

而在脚下出现的箱子里,则放了直径六公分、长数十公分的筒子。前端胀起来,后面纤细,屁股上的金属制羽毛像散开了一样的物体。跟刚才飞过眼前的东西非常像。

「《M9A1》巴祖卡火箭筒……。」大卫失声道。瞪得更狠了。

Pitohui所实体化、以及刚才买的,是初次亮相的武器──正是这个,巴祖卡火箭筒。

直径六公分的火箭式反坦克兵器。筒子并非大炮,而是单纯作为发射管,只要扣下扳机就能发射火箭弹。

而M9A1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军开发使用的,是被称作M1的最初期型巴祖卡火箭筒的改良型。

在此之后,反坦克兵器发展出的单次即弃的小型发射器、又或者像刚才的RRG-7,再也没有被唤作「巴祖卡」的东西。

然而,名字还留着而广为人知。所有肩扛式大型发射器,都统统被当成巴祖卡火箭筒。

这个巴祖卡火箭筒,作为武器是颇为古老了。可是其威力却不能跟枪枝同日而语,由敌人所用时更是棘手。又不是说越旧的就越弱,单是看同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反坦克步枪有多活跃就知道了。

「居然带了这种东西……。」大卫藏不住他那张苦涩的脸。

「不啦,在SJ中可用不上喔。算上火箭弹,实在太重了呢。只是听说今次是攻略据点,才打算当作练习射击砵砵砵砵地射一番的说……。」

「有你早拿出来啊!你……是打算跟大家隐瞒对吧?」

「是喔。」

「……反正又是灌了大钱对吧?」

「是在另一世界流下血汗,自己赚回来的钱喔?」

「啧,你这资产阶级!」

这时,「两人也冷静点。」老大插进来了:「Pitohui。总之先轰过去吧。那么一来总有办法的。」充满期待地说。

「OK。不过,绝对需要掩护啊。我说的意思你懂吧?.」Pitohui将现实中重达七公斤的长筒,一下托在肩上说。

当然所有人都懂得。

在Pitohui抬出巴祖卡火箭筒瞄准的几秒间,挡下敌方精密射击的诱饵──有人需要当这毫无疑问必死的角色。

在大概三秒的沉寂后,「搞甚么啊。那我来吧。」ZEMAL的幸存者彼得说道。

时为21时58分。

莲在森林外缘的大树后,等候突击的时机。

只要M传来指示,就全速突破北面城门。

不可次郎也在附近,等待Pitohui的号令。

只要M一发指示,就会为支援莲而在城的北侧撒下漫天榴弹。

而这两人,都不知道南门会发生甚么事。

21时58分30秒。

游戏时间剩下1分30秒,亦即是90秒。

在那时,把所有武器都收到仓库,高举双手的彼得,一边大喊:「别开枪!」,一边往城门跑。由于RPG-7的攻击,把瓦砾几乎都吹走了。从城里马上看得一清二楚。

可是,那瞬间并没开枪。就算跑近城内也没。

「原来如此。」老大佩服道。

包括他在内的ZEMAL,在一小时左右前才拿着「我不是敌人」的标志牌靠近城。只要留下这种印象,对方多少也会犹豫而不开枪的作战,漂亮地命中了。

「明明是NPC,可也太聪明了。」大卫也溜出混杂了惊讶和佩服的说话。

彼得从城门左边一直走到中庭也没被开枪──

「之后交给你们了!」这么说着,突然跑起来。不是往城跑,而是沿着城墙左侧跑。然后,伸手拿出刚问大卫要、藏在背后的手榴弹,打算拔出安全插销而合起双掌时──

在下一瞬间就变成蜂巢了。看来毕竟被认定为可疑吧。

子弹在他身体开了洞,全身因中枪效果而变成红色。毫无疑问即死了。

与此同时,

「好!」

Pitohui出乎意料地从墙边伸出脸,肩上托着火箭筒,

啾!

彼得所制造的一刹空隙,已足以发射火箭弹了。Pitohui发射完后立即缩回去,子弹随即穿过那空间。

一边吐出火焰,弹头加速一边移动了一百公尺的距离,撞向城堡的侧壁爆炸了。

反坦克榴弹的爆炸形成喷射带出贯穿力,这次传递到城里,整座建筑物摇晃,并击碎那儿的石头。

碎片化成残骸,在城的入口泻下。

在Pitohui对面的右侧,用镜子观察着的大卫说:「可行的。洞在再下一点!」

「因为是第一次射所以没那么顺利啦。不过,下次会打中的。」

在对话时,M在Pitohui背后装上下一发火箭弹,从发射筒后面插进去。完成后就敲一下Pitohui的头为讯号。

而大卫为了当诱饵,伸出枪跟左半身:「吃我这个!」手指扳动榴弹发射器的扳机。由于每次只能射一发,所以尽可能保存他所拥的最大攻击力。

那瞬间,飞来的子弹贯穿了他的手臂,「呜!」

啵。

尽管如此仍发射出去的榴弹,很可惜大大的射失,飞到城的上部去。

「Nice!」

只是,对Pitohui射出下一发的空隙而言已充分了。

啾!

第二发的火箭弹,如她所说,并没打失。

几乎与地面成水平飞翔的火箭弹,被吸进城的入口消失了,然后在一个节奏后爆炸。

城堡晃得更厉害,从洞里喷出爆焰和碎片──

还有哈珊支离破碎的身体、手脚和头颅。

怀着被打中的觉悟看着的大卫清楚看见那光景,大喊道:「全员冲上去!」

遥遥听到第一发爆炸声,

「是信号了。」

「那我去走一趟了。」

用像是去便利商店买东西的口吻,向不可次郎丢下这句后,莲就跑出去了。

走出森林向着城墙,使用一模一样的路线,今天第二次突击。没有来自城里的攻击。

残余一分钟的战斗,开始了。

莲在再次跳过城门残骸的半空中,听见第二次炸裂声。

「别落后了!」

「噢!」

不输冲往城门突击的MMTM,老大她们也不甘后人。由于苏菲担当反坦克步枪的搬运手而没武器,就跟老大借来雨燕拿在手中。

「啊,好过份,我们的首级没了。」把漂亮完成任务的巴祖卡火箭筒搁在地上,Pitohui笑着发牢骚道。

这时,安娜和冬马两人,虽已跑近到城外一百多公尺,

「啊,好过份。」

「赶不上了。」

两人都垂头丧气道。

率先突击的大卫见到的是,打开城的外壁伸出枪、健格很好的黑人。

是吗!原来躲在这种地方吗!

大卫在心中大喊。

因为城门前只看到一个入口,一直都觉得不可思议,谜底终于解开了。

原来在数公尺旁有道涂上跟石头一样颜色的暗门,然后从那处不停射击。

「这胆小鬼!」

停下步来用STM-556对着他,而罗伊的M4A1也对着自己。

大卫避不开了。

相距一百公尺同时射出的子弹,同时命中两人头部,同时穿到对面去。

敌人,剩下三人。

在大卫倒下的一旁,MMTM剩下的五人,大伙儿一起冲上突击。已不再管死掉的队长了。只靠剩下的队员,以城内为目标。

杰克边跑着,边用HK21机关枪对着城侧不断开火。既没瞄准自然也没指望会打中,单纯是为了牵制而射击。

洛克俯视着他们。

在城的西南边的侧墙、大概十五公尺高的地方上,刚打开了个大洞。

同样地伪装得跟外壁一模一样的木门,被轻轻拉往前,露出一个可供一个人伸出的洞。

而在那伸出头的,是作为狙击手折腾大家的洛克。

肩上托着的,不是GM6 Lynx,而是RPG-7。

瞄准的,是还没注意到自己的MMTM集团,手指正挂在扳机上。

飒。

一发子弹飞来,打中了洛克的右肩。

并在命中后爆炸。是炸裂弹。

洛克的右臂伴随着混浊的爆炸声粉碎,右手连着RPG-7一同掉下去。

而在那完全掉落石地板前,第二发子弹打中濒死的洛克,把他上半身炸开,彻底杀了他。

从枪排出的空弹壳,掉在城墙上,马上发出沉哑的碰击声。然后依次化成多边形的碎片,消失不见。

在西侧的城头上,夏莉伏下架着栓动式狙击步枪《R93 Tactical 2》,低声说:「啧!那家伙不是最后一人啊……。」

在一旁同样伏着,用小型但高性能的望远镜观看的克拉伦斯,「嗯,可惜。」以端正的脸庞说道。

看着从南门散乱地陆续突入的其他玩家,亦即是MMTM、SHINC、Pitohui和M,说道:「这正好,要不要射射他们?都是满满的『鸭子[16]』喔?」

【自译】[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6]

 

克拉伦斯,还有夏莉。

这两位女性玩家,都被叫到这次测试赛,然后组成同一队参赛。没跟以前的同伴说半句。

在壮烈的厮杀中双双互杀的SJ3后,在酒吧交换了联络方法,关系要好到不时一起打怪的两人,没有拒绝参加的道理。

夏莉的服装还是至今采用真树迷彩图案的外套。

而克拉伦斯则跟SJ2和SJ3一样,穿上全身黑色的战斗服和装备背心。

不过,在游戏开始后,一看眼前地图和城堡,就早早得出结论了。

就算有三条命,单单只靠两人攻略是绝对不可能的。

于是迅速躲回森林,全身施加迷彩,潜藏气息隐藏起来。

就算MMTM在附近匍匐前进也好、就算莲为准备突击在眼前经过也好、就算不可次郎呆呆地等待出动也好。

「呀,好想开枪好想杀人。」想要举起跟莲用同一款子弹的《AR-57》的克拉伦斯说道。

「住手啊不然杀了你喔。」夏莉瞪眼制止她。

「我之前就在想了,妳好会忍呢。是不是都只点了忍耐力的数值了?小夏莉?」

「因为我就是干着这种工作。」

「哦?现实的工作是甚么?你答应早晚会告诉我吧?」

「嗯,早晚。」

然后一直等,等了一个半小时以上。终于到来的最初与最后的机会,两人不会错失掉。

在城的南侧,由Pitohui率领的突击引起哄动。

趁此空隙,两人从森林跑出草原匍匐前进,贴近东北城墙。当然,他们没穿过设了地雷的城门。因为她们也看到MMTM的全灭。

反之,夏莉用准备好的绳子和钩爪,钩上二十公尺高的城墙。

全靠反方向的大骚乱,两人沿绳子攀上城头,再从那儿匍匐前进。躲在栏杆状的胸墙,枯燥至极的行动。

这样一边徐徐前进,

「好无聊。」

「闷死人啦。」

「手肘好痛。」

「吵死了推你下去喔。」

「好想华丽大闹。」

「好想闪耀。」

「好想杀掉大家。」

「吵死了推你下去喔。」

克拉伦斯比夏莉多话了三倍。

然后逆时计地绕了半圈,抵达可以看得见南侧城门的位置。静悄地俯瞰火箭弹你来我往互射的现场,克拉伦斯满脸微笑说:「这是三小啊,简直是战争啊。」

「那正好。」

夏莉继续伏着,再次架好R93 Tactical 2。

对着城里。

「好了,露脸吧。好歹也要开一枪。」

「那我来当观测手吧。『谢谢』呢?」

「谢谢。如果搞砸了就杀了你。」

然后,在炸飞洛克时──

「这正好,要不要射射他们?都是满满的『鸭子』喔?」

听到克拉伦斯这么说,夏莉关上R93 Tactical 2的保险。

然后,向旁边的女人,「我是猎鹿人,我不打『鸭子』的。」不怒不笑地说道。

在莲今天第二次,像要踩扁磨菇似的大跳后入侵城门之际──

从南边听到夸张的连射声。

城就在眼前,而对面则看到战斗的烟雾。

而约一百公尺的正面,就在刚才屠宰凯因的地方,竟然有两人正要从那走出来。

一个是眼镜男,博士。

另一个是刚才不肯杀掉自己的男人。雅各。

两人手上都没拿枪。突击步枪都各用吊带挂在肩上。

两人手上同时拿着的,是个长约一半,纵横约五十公分的木箱。

各用双手抓住两端把手,看来是要把这个重得要命的东西运出城外。

莲就算再笨再白痴,也知道那是甚么。是这次的目标「毒瓦斯弹头」。那两人,为了远离攻进南侧的对手,而搬到这里来。

莲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会让你得逞吗!」

莲一边大喊一边跑过去,向看到向自己冲过来那一身粉红色的小不点而惊惶的两人,伸出名为P90的獠牙。

虽然一瞬间犹豫要先打博士还是雅各,但感觉眼镜好像在发亮,只因如此,便指向右边的博士。

一边跑着一边把枪架在腰间,当视界中出现的弹道预测圆跟他重叠时,毫不容情扣下扳机。

嘭──地咆啸的P90,在博士身上开了差不多二十个洞。

身体亮起一片中枪效果的博士、跟打算拿起背上的M4A1的雅各同时放开手,箱子跌在石板上破掉,看到里面有枚像炮弹的东西滚出来。

这时候,雅各的手抓住M4A1,架在腰际向着莲──

两人同时开火。

莲所射的五发,打中了雅各的枪和吊带,从他手中拧下来,抛到约三公尺外。

而雅各所射的子弹,打中莲的P90上面的弹匣。塑胶制的弹匣开了个洞,本应还能继续发射的子弹,全都飞往空中。

「咕!」

莲没停下来。解下吊带丢开P90,向着雅各,突击剩余的三十多公尺。

那时候不肯杀死自己的男人,今次就看见他杀气满满,从右腰拔出手枪。

要赶上!

莲从腰后拔出黑色的格斗军刀,迫近雅各抬高了的枪口──

嘭。

在他射出一发的时候,跳往空中了。子弹射到莲刚才所在的石板上。

是个完美的着地点。莲双脚往雅各胸口一撑,以这势头,要推倒这巨汉已经足够了。

「呜!」

跨越背部着地的雅各,莲再滚了三圈,手扶着城墙站起来。

然后转身冲回去,用小刀往倒地的对手的脖子用力一插──

滚动。

掠过以与巨体不相称的动作滚开的雅各,刀刃在石板上发生了沉哑的声音。

莲抬起脸,只见已站起来的雅各的巨大身躯、以及他右手握着的45口径手枪的枪口──

「咕!」

由于太近了,莲压根儿没想过躲避,即席刺了过去。

用右手反握、左手扶着的小刀,其刀尖牢牢地刺进了约十一公分长的洞里。

「!」

雅各与莲的身体,透过对方的武器,连在一起。

虽然莲只是急中生智,

呃,这下,会怎么样……?

手枪在枪口被小刀刺着的状态下射不射得出,这倒不知道。没人教过这种事。

搞不好,子弹的压力能轻易将小刀喷走也说不定。甚至会折断莲的手指也不定。

但总比就此脑袋开花来得强。

而雅各也没开枪。被胡须和包带夹着的脸,低看着莲。那张脸浮现出的,要老实说的话,是恐怖。

「为甚么……?」突然开口道。又是英文翻译做日文带着时滞的发声。

「你们、为甚么……要战斗?」

突然这么问道,莲的脑袋一瞬间好像要停止了。

为甚么要在游戏途中问这个啊。新型NPC想的东西还真猜不透。

不过,被问到就会老实想回答的,那才是人类。难道就是看准了这个吗?如果是的话,新型NPC还真是可怕。

莲的脑袋高速运转──

「因为游戏就是这样」、「因为你是最后一个敌人」、「因为没时间」,这些太理所当然的答案一一在脑海浮现。

可是,不管哪一个都与能一言之蔽之的答案不符,莲得出这结论了。然后,大脑用力制止想要回答出口的嘴巴动作。

然后──

自己为甚么要玩GGO呢?

在这里追求的到底为何?

继续虚拟的生死战的理由是甚么呢。

找到唯一一个简单的答案。

最相应的答案。

莲将之化为言语:「因为开心啰!」

小不点的女孩,满脸笑容地说出的这话,不知道NPC听着是怎么样了。

莲把身体往左旋转,把小刀从枪口抽出。

还以为会被射中。也做好觉悟了。互相打中就最好不过。

莲的视野再次捕捉到雅各的脸孔,他的嘴松弛垂下,眼睛无力地睁开。

手枪的枪口没追踪莲,向着甚么都没的空间,喷出火焰。

刀子的边缘,高速划过像是断了线的男人的脖子。

「呃呜!」听到雅各的惨叫。

「太浅了!」莲疏忽大意了。

对手还喊得出声,表示他还活着。没一击造成致命伤。

【自译】[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6]

雅各巨大的身軀跪了下來,左手按住被砍的脖子。
为要再多一击、再来多次致命一击,而用左手扶着右手。
眼睛的高度变得相同的他,最后,「这个、不对……。不想、再继续下去……。」轻声说出这极不像NPC的说话。
怎由得你!
「No!」
莲用英文回答,并将小刀深深地刺进了、他流出眼泪的左眼里。
这次,刀刃完全刺进去了。
 
weinxin
网站微博@ALfheimOL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博,第一时间获取资讯,与同好互动!
诗林
刀剑神域 磁铁夹/冰箱贴
刀剑神域 x Movic 概念主题第六弹 婚礼主题立牌-亚丝娜
刀剑神域 序列之争 桐人AnimeJapan2018立牌
Chara-ani 再版 刀剑神域盒蛋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avatar 天运 3

      來看熱鬧

      • avatar 冰镇拿铁 0

        请问有没有可以下载的小说啊,有时候没网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