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角录入][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5]

「你到底想做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可次郎以灵魂放声大叫。
也难怪她会这样。
到刚才为止都让人觉得「莲的目标是Pitohui」,等到Pitohui消失了,却又期望与自己决斗……
「你这家伙是在跟老娘开玩笑吗!」
不可次郎当然忍不住爆出粗口。
她手上拿着盾牌,大步走在中庭里面。
虽然就算射击也可以挡下来──但是莲没有开枪。只是像门神一样,光明正大地站在150公尺前方的坡道上。
即使不可次郎靠近她也没有逃走。虽然只有缓缓几步,但是莲甚至主动走下坡道朝着不可次郎靠近。
「咕唔唔……」
不可次郎的步伐自然变快,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只剩下70公尺。

「这是怎么回事?Pitohui要是现在回来,不就能轻松地击中小莲了?」
当莲与不可次郎互相接近时,其中一名观众说出相当有道理的疑虑……
「是这样没错,但是对那个女人来说,即使从那里击倒小莲也不会觉得开心吧。」
从后面传来相当清楚内情般的骄傲声音。
「什么?你这家伙──为什么会知道?」
以明显要找人吵架的口气回过头去的男人……
「因为我刚才还在跟她互砍。」
看见擦掉脸上迷彩涂装的大卫笑着这么说,也只能点头表示同意了。
「说得也是!」

怎么办Pito小姐?这下该怎么办?
不可次郎到现在才后悔自己接受对方的挑衅。
眼前50公尺处的莲,以船尾与灰色天空作为背景伫立在那里。她放下右手,P90的枪口当然也是朝下。沉着冷静而且光明正大的气氛,让人联想到画在壁画上的古代英雄。
Pitohui现在很简单就能用狙击来杀了莲。
因为Pitohui也是期待能够产生这样的空隙,才会「假装以伊娃为目标」而暂时消失在中庭里面。
只不过,实在不认为现在的Pitohui能够接受不是「趁对方产生空隙」,而是「从旁击杀希望单挑而主动出现的对手」所获得的胜利。
当然莲也是很清楚这一点才会这么做……
「可恶!这个恶女!」
不可次郎忍不住要这么大叫。
现在自己无法对莲开火。在Pitohui回来之前,必须以比这片海洋更开阔的心胸忍耐下去才行。
然后说句「好了,交换选手喽。」,让Pitohui表演与莲之间的单挑。这才是对自己伙伴应有的道义。
面对这样的不可次郎……
「怎么了,不可!你的右太在睡午觉吗?话说回来,它的确是一直在柜子里睡觉啦!是一把贪睡枪!胖胖枪确实很适合睡午觉!」
莲毫不留情地做出谩骂攻击。
虽然不能射击但总能回嘴吧。于是不可次郎开口了。
「吵死了!没有审美观的臭女人!你这家伙自己上课中偷睡觉,被狗屁老师调侃『爱睡觉的孩子才长得大』,根本没有资格说这种话啦!」
她竟然违反礼仪,提出现实世界发生的事情来做出炽烈的反击。但是莲毫不胆怯。
「老是跷掉那堂课,等到真的快被当掉了,才哭着抱住老师大腿的又是谁!」
「因为要约会,我有什么办法嘛!受欢迎的女性就是这么可怜!你自己还不是──」
「把外带的『Indian咖喱』整个打翻的女人!你这个迟钝女!」
「臭家伙!我话还没说完耶!」
「那个时候还像个难民儿童一样,含着眼泪吃掉我一半的咖喱!」
「你──」
「校外教学时把土气的胸罩忘在脱衣处,结果学校接到旅馆的联络,还广播要你去认领的老土胸罩女!」
「臭家──」
「被甩掉后在安慰大会上明明说着『今后我的生命里只有女性。百合也很美吧』,结果下个月又被另一个男人甩掉的失恋专家!」
「嘎!呜!可恶!啊啊啊──不干了!Pito小姐!抱歉,我要痛宰这个家伙!」
不可次郎丢掉左手的盾牌……
「那就试试看啊!」
莲也同时举起手上的P90。
弹道预测线照射在两具娇小身躯上──
同时开枪射击。
P90秒速700公尺以上的5.7×28毫米弹与秒速80公尺的40毫米枪榴弹。
不用计算机也能知道,同时发射出去的两种子弹哪一种会先命中目标。
「嘎嘎!」
弹雨袭击不可次郎的左半身,让该处发出鲜红色亮光。
另一方面,莲只是稍微侧身就躲开笔直飞过来的枪榴弹。弹头命中10公尺左右后方的地板后爆炸了。这段期间里,莲依然持续开火。
不可次郎的身体上不停闪烁着炫目的着弹特效。
感觉子弹似乎特别集中在左手──
啊啊!她的目标是左子吗!
不可次郎瞬间理解了。
左子里面还残留了2发电浆弹头枪榴弹,而莲的目的就是它了。之所以隔着这样的距离,是为了就算爆炸也不会遭到波及。
强壮的不可次郎就算中弹也不会轻易死亡,但诱爆的话就是一击必杀了。
作战方法太狠了吧!
不可次郎扭转身体,将自己的右侧暴露在莲面前。弹雨随即垄罩不可次郎,下一个瞬间,一发子弹命中头部……
「咕哇──」
娇小的身体往后倒去──
喀咚。
头盔撞上地板发出清脆的声响。

突然变得安静的中庭里……
「呼……」
莲退下P90射光的弹匣,准备从腰包里取出新的──
「密技,假死!」
这个瞬间,不可次郎像是弹簧人偶一样弹起来,只靠应该还感到疼痛的左手伸出MGL─140。
莲看见粗大的枪口笔直延伸出粗大的预测线,最后刺中自己的腹部。
可以清楚看见沿着预测线飞过来的弹头颜色。那是与红色预测线形成对比的蓝色弹头。
发射的是电浆弹头。
即使避开,也会因为击中身后地板而爆炸的角度。同时也是会被爆炸波及的距离。
避无可避。
但又不能承受这种伤害。
那该怎么办呢?
只能这么做了。
只能这么做的话,那去做就对了。

地点很简单,就是在粗大的预测线上。
再来只要掌握好时机就可以了。
就像Pitohui在编组站以散弹所完成的那样,只要时机配合得好,应该就能办得到。
莲将身体往后倒──
然后右脚用力往上踢。

靴子前端捕捉到没有引信的侧面,飞翔的方向与往上踢的方向重叠在一起,于是弹头便往斜上方弹去。
最后弹头失去力量而摇摇晃晃地飞行,掉落在船尾的野外剧场舞台旁边,在该处产生蓝色球体爆炸了。本来就伤痕累累的舞台周边,随即变得比之前更加破烂。
「不会吧!」
确信莲绝对会蒸发的不可次郎惊讶到合不拢嘴……
「很有一套啊啊啊!这才是莲!不可──!那家伙果然是属于我的猎物!只有我能挑战并且杀了她!吃掉她!」
冲进耳朵里的是Pitohui很高兴般的叫声。看来她似乎看见整件事情的经过了。
「啊~嗯。交给你吧。Yes,然后……」
不可次郎当场趴下来,随着减少一半以上的HP爬着逃走了。
「我可不想跟那种家伙打了。」

看着影像的酒场观众……
「竟然踢上去了……」
「竟然踢上去了……」
「竟然踢上去了……」
「竟然踢上去了……」
「竟然踢上去了……」
嘴里全说出同样的发言。
然后双手抱胸看着转播的大卫也丢出一句:
「竟然踢上去了……」

不可次郎逃出中庭后,像是与她交棒一样……
「莲────────────!」
Pitohui就从商店后面冲了出来。
手上已经没有碍事的盾牌。双手稳住架在右肩的KTR─09,一边射击一边展开突击。
「呜哇!」
这次莲就无法踢子弹了。只见她拼命低下头来往后退,从野外剧场的阶梯状座位往下爬。
以马赫的速度发出低吼飞过来不断击中四周围的7.62毫米弹,似乎是体现了Pitohui的愤怒与喜悦。
「不妙!不妙!不妙!」
莲顺着阶梯状座位往下滑,同时从腰包里拔出弹匣,拍进P90后拉下上膛杆。
虽然做好反击的准备──
但就算想探头,也因为上方有大量一击中头部就会立刻死亡的子弹飞舞而无法如愿。75连发弹鼓实在太恐怖了。

Pitohui就这样不停开枪并朝莲靠近,当不可次郎看着她脸上露出在车站发现恋人般的爽朗笑容时……
「唔!」
就注意到一具绑着辫子的巨大身躯从上方甲板探出身子。
宛若猩猩般的女子出现在左舷客房大楼的最上层甲板,同时手上还拿着外型奇异的狙击枪。原本应该是诱饵的她,或许是因为莲陷入危机而改变作战了吧,只见她迅速摆好姿势瞄准Pitohui。
「Pito小姐,注意上面!」

扭身躲开弹道预测线,也就是躲开老大狙击的Pitohui……
「喝啊啊!」
随即把KTR─09的枪口朝向预测线的源头,短短一瞬间就发射了3发子弹。反应速度实在太惊人了。
子弹就像被吸进去般陷入老大的手臂与脚。而且VSS的消音器也爆出火花,从她手上弹飞出去。
VSS往船首侧掉落,撞上途中的露台发出钝重的金属声。
「哇!名不虚传!」
不可次郎的喝采……
「这个怪物!」
与老大的叫声同时响起。
「不可小妞,可以干掉伊娃了。」
听见再次转向莲的Pitohui出声之后……
「太好啦!我就不客气喽!」
不可次郎便用左子瞄准刚才老大所待的地方。
发射的是电浆弹头。直线距离是35公尺左右,引信应该会启动才对。这样只要击中客房大楼,就可以把老大连同立足点一起轰飞了吧。
不可次郎为了不发生一个不小心朝天空发射的情形,稍微下修了瞄准点。

从腰部拔出Strizh,只有脸从甲板露出来的老大……
「呜!」
看见照耀自己脚下的粗大弹道预测线,以及源头是来自于不可次郎左手之后,就知道无法避免对方发射电浆弹头了。
就这样束手待毙的话,弹头将会命中脚下甲板的下方,自己也会被直径20公尺的蓝色奔流吞没。
就算翻身逃走,结果还是不会改变。因为剩下两三秒的情况下,不可能拉开10公尺以上的距离。
「不对……办得到!」
老大把粗大的脚踩到扶手的最上方。

「嘿呀!」
不可次郎发射最后的电浆弹头。

「喝啊!」
老大在天空中飞舞。
粗大的脚踩到甲板的扶手上后,就使出全力来纵身一跳。
当然,她跳跃的方向没有任何东西,直接就变成自由落体掉下30公尺底下的中庭,无论她再怎么拼命奔跑,都不可能快过重力加上速度的掉落。
「真的假的!」
不可次郎的视界当中,老大巨大的身躯就从必中的枪榴弹旁边跌落。
即使命中甲板并且爆炸也无法杀死老大。但是──
嗯,她会摔死吧。
没错,会摔成肉饼。
不可次郎摆出放松的姿势。
就算老大朝空中跳跃,从几乎是中庭中央的客房大楼到达自己的位置大概有25公尺,这是再怎么样也无法到达的距离。不可能出现什么从天而降的拳头。
再来就只要默默看着老大的巨大身躯猛烈撞上中庭的石板然后变成肉饼就可以了。
永别了,强敌。
不可次郎在心中向对方道别,用眼睛追着敌人的英姿。
整个世界看起来就像慢动作重播一样。
蓝白色的爆炸火焰摇晃着,相反方向的客房大楼稍微反射出爆炸的光芒,映照着往下掉落的敌人。
以倒栽葱姿势从空中掉落的女人──
头上那两根辫子摇晃着。
两颗眼睛则瞪着这边。
还以两只手握住手枪来瞄准这里。
在落下状态中的手枪射击。
喂喂,那怎么可能射得中呢!
你给我坐下。正在往下掉没办法坐的话就在那里给我听着。听好了,手枪射击可是非常困难的。如果这么简单就能命中的话,我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懂了吗?我想应该还是不懂吧!
当不可次郎忍不住在心中谆谆教诲起对方时,9毫米弹就朝她的额头飞来并且陷入她的脑袋里。
「呼呸?」
头盔因为3公分的差距而无法发挥作用。
只在空中开了一枪的老大……
「嘿!」
最后在带着笑容的情况下猛烈撞上中庭,让那里的地砖凹陷了好几公分。

爆炸声消失的同时,两道「Dead」标签也在同一个时间点亮起。
太漂亮了!
M看见了一连串的经过。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对方的搭档已经死亡……
「哦啦啊啊啊啊!」
「呜!」
Pitohui和莲依然在战斗当中。
不过情况依然对莲不利。
因为毫不间断袭来的子弹而无法抬头,只能够缩在野外剧场的椅子旁边。
可恶,还没吗?还没吗?真的还没吗?
莲正在祈祷。
祈祷自己的作战能够顺利成功。
虽然看不见Pitohui,但是可以从枪声知道她大概的位置。已经在附近了。应该不到30公尺吧。她正不断往自己这边迫近。
还有20公尺。
还没吗……?
10公尺。
真的还没吗……我要死在这里了吗……?
莲紧抱着P90。
到这个瞬间为止──
小P都没有对她说任何话。

不论有没有待在船上,都得迎接那个瞬间。
酒场里的观众看见了。
船整个直立起来。
被削成350公尺依然往前航行的船,折断处完全插进水里,一口气开始往前倾。
这已经不是倾斜而是直立了。终于开始可以从不断往上抬起的船尾看见船底。
在该处旋转的是巨大的螺旋桨。
直径8公尺的超巨大螺旋桨,各自安装在三个悬吊型荚式推进器后端,到刚才为止是搅动海水,现在则是不停地搅动该处的空气。
船虽然因为失去推力而减低速度,但角度没有因此变小。反而一边往前方100公尺左右的海洋沉没,越来越是倾斜。
观众们茫然地凝视着……
「啊啊……幸好没有待在那条船上……」
仿佛巨大怪兽抬起背部般的光景。

乘船的三个人当中唯一一名男性──
「哦哇啊啊!」
快要从甲板滑落而朝眼前的扶手伸出手来,但差了几公分而没能构到……
「可恶!」
最后的手段是把用肩带挂在身体前方的爱枪往前扔来延伸距离。
M14.EBR的枪托卡住扶手,一瞬间稍微减缓掉落速度的M,立刻伸出左手,好不容易才抓住几乎变成「横向」的直向扶手。
「呼……」
呼出一口气的一秒钟后,铁制扶手就开始扭曲,然后从生锈的地方折断。
「哦哇啊啊啊啊啊!」
M的巨大身躯开始往下掉。肩带在空中脱离身体,让他的爱枪从身边离开。
以倒栽葱的模样往下掉了10公尺左右,M的背部就撞上固定在甲板上的大型长椅……
「嘎咿噗!」
然后承受到足以被认定为伤害的冲击。
如果在现实世界,背骨与肋骨应该已经折断了。M的HP迅速减少,最后剩下五成左右。不过总算是止住了掉落。
M只转动脖子,看向现在变成「下面」的「船身前方」……
「…………」
200公尺底下,灰色海洋正张开吐出白沫的嘴慢慢把船直向吞没。一边旋转一边掉落海底的垃圾般小小棒状物就是自己的爱枪。
突然从靠近水面的船只侧面喷发出空气。
不断有海水灌进船内,让遭到压缩的空气无处可逃,所以从内侧弹飞左右客房的玻璃窗冲出来。
目前变成海上浮塔的「尚有时间」还剩下190公尺。
还有几分钟就要完全从SJ3的战场里消失了。
不对,应该是数十秒。

「来了啊啊啊啊!」
莲边叫边抓住趴在旁边的椅脚。
「咕!」
Pitohui停止射击,把KTR─09挂在肩上,从倾斜度急增的中庭全力往上跑。
「哒!」
最后跳了起来,伸长双手──
双手手指成功构住中庭最终端的剧场观众席边缘。
挂在天空中的Pitohui晃动双脚,在流下喜悦泪水的情况下大叫着:
「啊哈哈哈哈!有一套呢!小莲!真有一套!」

把这艘船弄沉。
这就是Pitohui的心愿与作战。
因此而没有封闭防水隔墙,让它全速航行,同时也为了完成其他的事情而让它与大楼猛烈撞击。
但是这艘大到难以置信的客船却比Pitohui所想、所希望的还要坚固。就像在说我不会轻易沉没一样一直撑了下来。仿佛过去死在这里的地球人,以及「克拉拉」的怨念还残留着一样。
原本Pitohui几乎已经放弃在SJ3结束前让船沉没,但是莲做了很了不起的事情。没错,开了一场电浆手榴弹烟火大会。
Pitohui的努力与莲的最后一击,让这艘船就要葬身海底。
「能够有同样的想法真是令人高兴!小莲,你果然是值得我Pitohui赏识的女人!」
Pitohui缩起抓住边缘的手,缓缓露出脸来……
「…………」
结果就看见站在朝天的椅背上,默默把P90对准自己的莲。
Pitohui看向她的眼睛。
「啊啊,你果然是我的死神──小莲。」
等待Pitohui把话说完,莲的食指就放到扳机上。
一条弹道预测线准确地停在Pitohui的额头。
接着莲就开火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

Pitohui的身体无声地往下掉。
从脚静静地落下几乎变成垂直壁面的中庭地砖旁边──
「嘎啊!」
刚才在被击中前所放开的双手,抓住挂在肩膀上的KTR─09后,就把枪口贴到眼前流动的地砖上,不对,应该已经是「墙壁」了。
滋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以全自动模式开枪。
枪口的火花照亮地砖墙面,在上面刨出洞穴。紧接着……
喀哩!
不知道第几发子弹发射出去时,枪口同时插进开火轰出的洞穴里。
Pitohui以插进洞穴的KTR─09为轴心,将双脚压到地砖上。地砖被靴底踩得碎裂,Pitohui也得以停止垂直移动。
掉落的距离大概是7公尺左右。抬头往上看后,能见到的是地砖悬崖上方的浅灰色天空。
「喝啊啊啊!」
Pitohui开始爬起那道墙。

开枪后过了几秒……
「结束了……」
莲踩着沉静且慎重的脚步,经由变成直向的椅子上方来到绝壁边缘。
缓缓往Pitohui落下的地方看去……
「嗨~!」
结果和5公尺前方的对手四目相对……
「呜咿!」
脸部就因为惊吓而开始抽搐。

M把甲板20上右舷客房大楼的扶手当成梯子来往上爬。
他的视界前方可以看见贴在垂直崖面往上攀登的Pitohui。
她的双手上握着从靴子抽出来的细长匕首。用力将匕首尖端插进地砖的缝隙后,几乎只靠手臂的力量来往上爬。简直就像是攀岩者一样。KTR─09则依然刺在3公尺左右的下方。
M回头往下方看去。
塔的高度剩下150公尺。

「臭家伙────」
莲依然毫不犹豫地出手。
只用右手将P90的枪口对准从正下方往上爬的Pitohui──
但在开枪前就被击中了。
只靠一条右臂与匕首攀在墙壁上的Pitohui以XDM手枪射击了。
发射出去的40毫米子弹……
「咕呜!」
命中莲的右手腕,让该处闪烁着鲜红的着弹特效。
因为是手枪的子弹,所以没有把纤细的手腕轰断──但已经完全无法使力,P90就这样滑落……
啪叽。
由于肩带挂在莲的背部,所以P90也不再继续掉落。
但Pitohui也同时发射第2发子弹。
在短短5公尺的距离下,Pitohui的射击不可能失手。
子弹朝莲的左眼笔直飞来,然后击中因为肩带而晃动的P90枪口附近。
防止莲立即死亡的P90同时往下掉。因为子弹打坏了肩带上面的扣环……
「呜!」
莲原本试图以左手抓住掉落的P90,但最后还是放弃迅速缩回身体。
子弹像要削落她小小的鼻子一样,快速飞过她眼前2公分的地方。

M的视线前方──
看见粉红色枪械掉落。不过那是明智的判断。莲如果硬是想把它拿回来的话,颜面应该已经被子弹贯穿了。
P90从变成直向的中庭旁边掉落,没有撞上商店的看板或者游乐园的游具,最后直接被海洋吞没。
塔的高度剩下120公尺。

看不见莲之后,Pitohui就丢掉XDM手枪。然后挥动空下来的左手叫出指令视窗,迅速选择「一并解除装备.其之2」。
下一个瞬间,空着的枪套与仍然插着枪的枪套都从Pitohui腿上消失。
接着对于攀爬造成物理上阻碍的装备背心从身体上消失,露出底下纤细身体上的深蓝色紧身连身服。头上的护具消失后,马尾就稍微晃动了一下。
剩下来的就只有背上收纳光剑的包包。
Pitohui的左手再次抓住匕首,然后跟刚才一样刺着地砖的缝隙往上爬。
「喝!喝!喝啊!」
每刺一刀都会发出喊叫声的Pitohui终于来到断崖边缘。把匕首插在缝隙里的她一口气撑起身子。
这是莲如果使出踢击的话,就准备以匕首为立足点,用手抓住她后直接往后丢的姿势,只不过……
「果然被看出来了吗……」
莲已经不在那里了。
她退到相当远的地方去。变成垂直状的野外剧场阶梯状观众席。她就站在最下层,高约5公尺左右的地方。
「…………」
圆滚滚的眼睛静静地往下瞪,然后右手往背后伸去。当她将右手移回身体前方时……
「来吧!Pito小姐!」
就可以看见一把发出乌光的战斗小刀。
Pitohui双手插进背后的包包里,接着紧握住光剑并将其抽出……
「那我就上喽!」
两把光刃往前延伸。
塔的高度剩下80公尺。

「杀啊啊啊啊!」
Pitohui率先跑了起来。
往上跑的Pitohui毫不在意变成直向的阶梯状座位那相当累人的段差,朝着5公尺上方展开二刀流突击──
「好恐怖!」
莲逃走了。
迅速一个转身之后,以超越Pitohui的速度跑上剩下来的阶梯状座位,使用舞台前面椅子的椅背遁逃到左侧。
「喂!咦?什么?啥啊啊啊啊啊?这时候还逃走?」
感到哑然的Pitohui放声大叫……
「那还用说吗!竟然拿两把光剑!太狡猾了!」
结果得到这样的回答。
「混……混蛋!这是作战!」
追上去的Pitohui或许是为了泄愤吧,只见她不停挥动手臂,结果附近的椅子就被切成两半,跌落到70公尺下方的海洋当中。
这段期间莲已经逃到舞台的左侧,一溜烟抵达客船最后部,就以猴子般的身手在扶手间飞越,继续往目前朝着天空的船尾逃亡。
「不是要一决胜负吗!莲────────!」
由于速度绝对比不上对方,知道追不上还是从后面追赶的Pitohui……
「只要待在高处就能获胜!」
这时听见了难以置信的回答。
「什么!你想让我溺死来获胜啊啊啊!这样就满足了啊啊啊!这算什么女人的战斗啊啊啊!」
依然摆出二刀流的Pitohui,大步跑在椅背上这么扯开喉咙大叫。
这跟刚才从M那里听来的内容不一样。实在差太多了。
「Yes!我改变心意了──!」
「开什么玩笑,看我宰了你!」
「你从刚才就想这么做了吧!」
像猴子般逃往船尾的莲,以及相当慢才追上来的Pitohui,两个人就玩了一阵子这样的官兵抓强盗。

过了三十秒之后。
垂直竖立的50公尺高塔顶端站着两个人。
该处是呈平缓圆形,原本不应该有人站在那里的船只最后部。
白色外墙上写着「尚有时间」的地方。
两个人其中之一是莲。
「…………」
右膝着地的她稍微曲身,把右手绕到背后反手拿着黑色小刀,以宛如小刀刀刃般锐利的眼神瞪着Pitohui。
已经无处可逃了。
另一个人是Pitohui。
「…………」
站在10公尺外的地方,拿着光剑的双手笔直地伸向两侧。
发出蓝白色光芒的剑,看起来就像是张开的翅膀。

插图p377[台角录入][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5]

酒场里也转播出这种模样……
「加油啊小莲!最后决战了!」
「小莲速度很快,绝对没问题的!」
「砍死她!Pitohui!」
「不用留情!大姐头!」
替两人加油的声音以差不了多少的声量在各处响起。
在这样的情况中,大卫以特别用力的声音喊着:
「战胜她吧!莲!」

「抱歉了,小莲。是我误会你了……你是为了在唯一平坦的这里战斗,才会把我引过来的吧。一点都没错,在那种站不稳的地方战斗根本一点都不好玩。」
依然瞪着Pitohui的莲笑了起来。
「老实说……我打从心底希望Pito小姐在途中因为过于气愤而失足滑落喔。」
「我在途中就注意到了。所以才恢复冷静。」
两个人的20公尺下方左右,现在依然有三具巨大螺旋桨不停地发出破风声。
不用想也知道从这里滑落会有什么下场。
当然,就算避开螺旋桨而跌落也是溺死。即使因为装备较轻而没有溺水,HP也会因为海水而慢慢减少最后死亡。
「我们的武器只剩下手中这些了。而且立足地马上就要沉没。我看,接下来的一击就决定胜负吧,背叛者小姐。这是LPFM与Betrayers的决斗哟。」
Pitohui缓缓朝着莲迈开脚步。
「…………」
「最后有什么话想说吗?」
「…………」
「那我们开始吧。」

看着张开双翼缓缓靠近的Pitohui──
抱歉。真的很抱歉。
莲在心中道歉了。
她缓缓把右手摆到身体前方,然后对着该处涂成黑色的战斗小刀传达自己的想法。
抱歉了,小刀。
为了守护我而死吧。
面对莲的心声……
「那有什么问题,莲小姐能够活下来的话,小的很愿意牺牲自己。」
小刀有了回应。可以听见沉稳的声音。
「只不过,最后可不可以也帮小的取个名字呢?」
莲这么回答:
「谢谢,然后再见了……『小刀刀』。」

敌我的距离剩下5公尺,莲像跳跃般起身之后,直接就挥动右手。
动作虽然类似由下往上的斩击──但是她的手却是张开,于是小刀便朝着Pitohui的颜面飞去。
「杀啊!」
Pitohui的左手一挥,在空中对小刀横扫过去──
把它熔成金属块。从SJ2就一直收在莲腰间,而且活跃过好几次的小刀现在阵亡了。
Pitohui走过剩下来几步的距离,高高地举起右手……
「再见了,小莲。」
以至今为止最快的速度往莲的左肩砍下。
Pitohui修长的手臂靠近莲娇小的身躯──
对于只有敏捷度胜过对方的莲来说,这段时间足够她把右手触碰腰部侧面,然后再次移回身前了。她接着又扭动身体,往下避开Pitohui的袈裟斩后,下一个瞬间──
「咦?」
Pitohui的右手掌整个消失了。
戴着手套握住光剑的手连同光剑往左侧飞去,然后直接从船的后部斜面滑落……
「咦?」
最后掉入大海当中。
为什么右手会被砍断?
即使心中浮现问号,Pitohui的左手还是动了起来。对着逃向自己右侧的莲做出横扫追击。
但光剑尚未通过自己前面时,莲娇小的粉红身体就往自己扑过来……
「咕哇!」
左肩闪过沉重的疼痛,左手的感觉一瞬间中断。
遭到飞扑而往后倒下的Pitohui,在背部承受撞击之前,看见了深深刺入自己左肩的那个。
刀面有锯齿状凸出,略显短小的战斗小刀。
莲不应该拥有的武器。
「为……什么?」
听见她自然脱口而出的疑念后,坐在Pitohui身体上,手中依然握着小刀的莲就回答:
「是刚才老大送给我这个同队的伙伴!我一直把它藏在空着的弹匣包里!」
在一个人骑在另一个人身上的状态下……
「这样啊!那也算很了不起啊啊啊啊!」
Pitohui的左臂此时因为麻痹而无法动弹,她好不容易才转动手腕,连同握着的光剑往脚底下挥落。
长长的光刃像是切奶油一样,把莲双脚脚胫以下的部分,以及被压在底下的Pitohui双脚膝盖以下的部分砍断。四只脚离开身体后开始滚动……
「嘎!」「嘎啊!」
莲与Pitohui同时发出悲鸣。
两人的HP一口气减少。
莲最后还剩下两成半左右。
Pitohui包含失去右手掌以及肩伤在内大概剩下四成。
「再来一击──」
Pitohui准备再次挥动左手……
喀哩。
莲用尽吃奶的力气转动插在左肩上的小刀。
「嘎啊!」
Pitohui身上再次出现伤害认定,而且左臂窜过一道痛觉,使得光剑只是无力地轻抚过刚才砍断的部分。
失去双脚的莲趴在失去右手与双脚的Pitohui身上……
「这次要刺头部!然后赢得胜利!」
右手想要拔出小刀而开始用力,结果在那之前纤细的手腕就被牢牢抓住了。
Pitohui的左手放开唯一的武器光剑移了回来,像是老虎钳一样紧抓住莲的手腕。
接着Pitohui更用失去手掌的右手手肘夹住莲的左臂。
「什么?」
「看,抓住了、吧……」
「这臭家伙!」
「由小莲主动过来我这边……真是积极耶……太棒了!」
「哒啊啊啊啊!」
不论莲怎么挣扎,还是无法抵抗力量远胜过自己的Pitohui。不但双手无法动弹,右手腕甚至因为对方的紧箍而开始受伤。
莲脸部的位置就在Pitohui的面前。就算想咬断对方的喉咙,在上半身无法动的情况下也只是痴人说梦。
现在也能听见空气从船内被挤出来的声音混杂在螺旋桨空转的声音之中,由此可知这艘船漂浮在水面上的部分已经不多了。
「小莲……你太厉害了……这才是我所害怕的小莲……能和你战斗是我的光荣。想不到最后还能像这样互拥,所以就让我们两个人一起在这里好好地溺死吧?」
Pitohui近在眼前的脸因为高兴而扭曲……
「不!我对殉情没有兴趣!现在就要干掉Pito小姐来获胜了!」
「哦,你要怎么做?」
武器与动作全部被封住的莲听见对方的问题……
「之前Pito小姐也说过吧!用头脑的一方才能赢得战斗!」
莲将唯一可动的部位从胸部整个往后拉。
然后……
「哒啊!」
往下击落。
像榔头一样挥动自己的头部。而且是以超乎常人的速度。
喀滋!
莲的额头朝着Pitohui的额头落下,发出不像是生物之间撞击的声音。
「呀!」
Pitohui的悲鸣覆盖过这道声音。
莲的额头虽然也闪烁着因为打击所造成的伤害认定特效光,但Pitohui则是额头与后脑勺都可以看见红光。遭到击打时,她的后脑勺还撞上船只的铁板,也就是受到了双重伤害。
「再来!再来!再来!」
喀滋!喀滋!喀滋!喀滋喀滋喀滋喀滋喀滋喀喀喀喀喀喀喀!
莲一开始像榔头般的头槌变成超乎常人的速度,终于变化成啄木鸟般的连打。
由于被Pitohui强大的力量按住,所以不论用多么快的速度击打,轻量的身体都不必担心会被力量带走。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Pitohui的悲鸣配合连续击鼓声产生变化,覆盖住头部的光芒也越来越鲜艳。
Pitohui视界的左端,HP正一点一滴地减少。但是打击所造成的伤害还不至于能杀了她。HP就算减少也还有三成以上。
但是头部的伤害具有超越数值的恐怖之处。
那不论是在现实世界还是VR游戏里都一样──也就是脑震荡。
被用力摇晃的脑,发生暂时或者长期的异常。结果就是……
「喝啊!」
当莲不知道第几次完成头槌并把头往后拉时,Pitohui的拘束就很轻松地解开了。左右手同时恢复自由的莲向后一个翻身就离开了Pitohui。
但是小刀依然插在她的左肩上。
莲迅速地打算站起身子,但因为脚胫以下的部分早就消失而跌倒。
所以莲她……
「咕哇啊啊!」
使用双臂往前爬行。她拖着身体在铁板上爬着,再次来到Pitohui脚边,抓住切断面发着光的那个……
「莲……你果然……想让我……溺死吗……?这个……卑鄙小人……」
脑袋被用力摇晃而无法顺利说话的Pitohui断断续续地这么回答。
「不是喔,Pito小姐,这样对Pito小姐以及一路作战到此的战士都很失礼。」
「我想也是……啊啊,脑袋、终于比较、清醒了……马上就能站起来……杀掉小莲。就算只有一只左手,也能战斗……」
「Pito小姐啊。」
「什么事呢?小莲……」
「在那之前先去死吧。」
然后莲就用尽全身的力量把Pitohui的身体推了出去。

只有酒场里的观众能看见Pitohui的下场。
Pitohui被莲推出去后,就从客船最后部的「溜滑梯」掉下去了。
不久后就被抛到空中──在撞击水面之前,于接近水面处搅动空气的螺旋桨就把她弹起来,然后变成无数的多边形碎片了。
红色血雾四散。

下一刻,船就沉到比螺旋桨更低的位置。
回到水中的螺旋桨恢复推进力后,船就开始前进。不过是往海底的方向。
影像就像快转一般,播放着剩余30公尺的豪华客船快速沉进海里。巨船最后的下场实在太凄惨了。
大量的水泡包围着客船消失处的四周──
其中有一颗粉红色小点漂浮在上面。

weinxin
网站微博@ALfheimOL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博,第一时间获取资讯,与同好互动!
诗林
Chara-ani 再版 刀剑神域盒蛋
刀剑神域 序列之争 桐人AnimeJapan2018立牌
刀剑神域 磁铁夹/冰箱贴
刀剑神域 x Movic 概念主题第六弹 婚礼主题立牌-亚丝娜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