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角录入][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5]

就像Pitohui一开始进入时一样,大卫也一脚踹开通往舰桥的门。这是完全不考虑到对方可能设置了诡雷的开门方式。实际上也确实没有陷阱。
「我来了!」
大卫光明正大地报上姓名。
当然,他还是毫不松懈地架着STM─556。打算只要一有任何风吹草动就毫不留情地往该处开枪。
然后舰桥里……
「…………」
没有任何会动的东西。
大卫可以一眼望尽这个跟教室一样大的空间。但里面没有任何人。
3公尺左右前方的右侧,有一名全身护具加上头盔的科幻士兵趴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他的XM8突击步枪掉落在身旁。
舰桥中央虽然有操纵台,但是其后方没有足够躲藏一个人的空间。
大卫迅速移动视线,然后就看见了那个。
刚才完好无缺的玻璃窗已经破了一块。
舰桥最左侧的角落。厚厚的玻璃窗已经破了一个足以让人钻过的大洞。从该处吹进来的风发出了细微的低吼声。
大卫冲入舰桥到现在不过短短两秒钟。
「可恶!」
被Pitohui逃走而咒骂了一声的大卫,随即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原本应该有的东西消失了。

大卫把枪朝向「那个」,和「那个」起身来抓住枪械几乎是同一时间发生的事。
起身的「艾尔宾」以双手抓住STM─556的枪身,然后以体重硬把它拉过去。当然还为了不被击中而把身体从枪口移开。
与其强行抵抗而被拉倒,大卫很干脆地选择了放弃。
双手放开枪之后,空下来的右手就伸向腰部的枪套,握住该处的M9─A1手枪并且拔出……
「去死吧!Pitohui!」
当全身护具的家伙把自己的突击步枪往后抛时,大卫也毫不留情地扣下扳机。
舰桥响起一连串枪声,14发空弹壳飞舞在空中──
不过全身护具的家伙没有倒下去。
从至近距离发射出去的9毫米口径手枪子弹,全部被护胸与头盔弹开了。
「可恶!」
往前靠近一大步的护具人对着滑套完全后退的M9─A1挥出手掌,将其打飞到舰桥的边缘。

往三步后方跳去的大卫就这样和护具人互瞪。
「杀人后竟然还抢夺装备!你终于沦落成『强盗』了吗!」
大卫露出轻视的表情这么大叫,护具人就轻轻挥动左手,下一刻护具就开始脱落了。
穿在身上的铠甲纷纷从手脚、胸口以及背部掉落。全罩式头盔脸庞的部分往后打开,然后整个往后方掉落。
护具在舰桥地板上发出沉重的落地声,最后里面的人终于现出身影。
出现的是身上穿着紧身深蓝色连身服,身上没有任何装备品,脸庞上有几何图形刺青的女人。
女人脸上挂着笑容。
「你说得没错。抢夺死人的装备确实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在这里战斗的家伙,全是受到这种对待也没有怨言的家伙吧?我想艾尔宾应该也不会介意才对。」
面对以开心口气这么说道的Pitohui,大卫也咧嘴笑了起来。
「那么,我把你干掉之后,你也别恨我啊。我不这么做的话,就没脸去见我的同伴了。」
「喂喂,这时候应该要接『饿死』的台词吧?唉……你这家伙真是令人困扰。得按照剧本来演才行啊。」
「你……打算持续这些到什么时候?」
「小卫卫真不合群。接下来要我把的衣服全部剥光,然后发出『呀哈!』的笑声逃走才对吧?」
「谁要这么做啊!观众会以为我是变态!」

酒场里的观众──
从大卫冲进舰桥之前就看着情况发展,所以先一步发现没有「Dead」标签的「艾尔宾」尸体,以及那具尸体的真实身份。
大卫杀气腾腾往舰桥冲的模样出现在萤幕当中……
「为什么那个男人想要杀掉Pitohui?」
「当然是因为那个女人杀掉同伴护具小弟的缘故吧?」
「也不知道Pitohui干掉他的理由……撞死T─S那群家伙就还能理解……」
接着他们便屏息注视着大卫冲入舰桥,伪装成艾尔宾的Pitohui抢走突击步枪并且挡下手枪子弹,然后双方进入对峙状态的过程。
观众们看着对话的两个人……
「互瞪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哟……」
「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这种时候,麦克风至少该收个音吧。」
「一定是在说些很酷的对话……」
完全无法猜中他们在说什么。
其实谁又能知道,两个人正拿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当成对话的梗呢。

「好了,就让我干掉你吧,女强盗。」
舰桥里的大卫缓缓动着右手。
从腰包里取出刚才切断大量逃生小艇钢索的武器──并非武士刀,而是一把光剑。
有着漆黑剑柄,在店内以「之定N2」这个名字贩卖的光子剑。
光剑的命名自有其规则,开头是采用日本刀的名字来表示设计与机能的差异。接着的英文字母是剑身的长度,从A(短)细分到Z(长)。最后的数字则是光刃的颜色。
「咦?你不问我杀了艾尔宾的理由吗?」
Pitohui一边这么回答,一边将右手伸进唯一残留在身上的装备,也就是背后的大包包里面。取出来的也是光剑。剑名是「村正F9」。
「反正不会是什么正常的理由吧?听你说些『因为太阳太刺眼』的废话也没有用。」
「才不是那么文青的理由哩。啊啊,真是拿你没办法。我就特别告诉你,当成下地狱的礼物吧。」
接着Pitohui就用拇指转动轮盘,把蓝白色光刃延伸到空中,并且说着:
「我呢──」

酒场内的观众看见大卫一瞬间露出吃惊的表情,下一个瞬间就又像个孩子般高兴地笑了起来,然后从手上延伸出红色光刃。
「那个女的到底说了什么?」

「最后听见最棒的消息了!这样就能毫无顾忌地干掉你!」
大卫抢先行动。他缩短两人间的距离,从右侧横扫出光剑。面对这红色光刃看起来像扭曲了一般的高速斩击……
「呀!」
Pitohui将右臂伸向身体左侧,再放上自己的左手,以光刃作为盾牌挡住攻击。
传出「啪叽!」的爆破声,两把光剑之间飞出光粒。
原本这种光剑──游戏内的正式名称为「光子剑」,是GGO其中一名开发者带着玩心所采用的武器。
那名开发者是这么想的。既然是科幻世界,那就会很想要某知名星战电影的「那个」。枪的世界里出现剑很奇怪?谁管那么多啊。
所以虽然名字和设计不同──应该说为了怕被告而故意做出差异,但使用起来几乎没有两样。
结果就是像实际的剑那样,也像是电影里面那样,光剑之间可以互撞、互砍、互抵。
Pitohui挡下大卫的剑之后,用上双手所有的筋力来防止直接被压下去,同时也善加利用对方的压力来往后退。
她迅速退向舰桥宽广的空间,把举起来的光剑摆在正眼的位置……
「咻!真的很快呢。剑招也相当凌厉。看来你练习了很久吧?」
然后直率地称赞起敌人。
光剑只有剑柄的重量,是感觉不到剑刃足有1公尺的武器。
因此要是胡乱挥剑的话,可能会发生砍中周围物体甚至是自身的危险。
要随心所欲操纵轻巧的物体,让其快速且笔直地刺出,需要比使用枪械更严格的锻炼。而且和以剑为主要武器的游戏不同,这里没有任何的系统辅助。
自然垂下右手,以剑尖将绒毯地板照成红色的大卫笑了起来。
「是啊……说起来你猜的一点都没错。上次被你串成鱼干,这次一定要让你尝尝那种滋味才算报仇……」
Pitohui以凶恶的笑容来回报对方狰狞的笑容。
「好吧。那这次就换成把你大卸『三块』吧。」
「少说大话了!」
大卫再次展开行动。他冲了过去,从右侧使出同样的斩击──结果只是虚晃一招,在差一步的位置急遽将身体往右旋转……
「嘿啊!」
往Pitohui的右肩使出一记回旋袈裟斩。
啪叽!
Pitohui没有上假动作的当,以双手举起光剑,挡下身体分成两半的危机。
这次是Pitohui的筋力获胜了。看见大卫朝上方高高弹起的剑,Pitohui立刻摆出突刺的姿势……
「哎呀。」
但是没有踏出脚步。
大卫将右手在高处的剑柄旋转180度,反手将剑往下刺落。
如果Pitohui往前踏出一步的话──
剑刃就会笔直地从她的头上落下。
这样就会正如大卫的宣言被做成串鱼干。

两度的剑击无法分出胜负,再次拉开距离的大卫与Pitohui……
「呼……」
「咻……」
几乎是同时呼出一口气。
大卫缓缓抬起右手,再次回转剑柄变成正手握剑。这个时候也趁机望了一下手中的银色筒子。
「啊哈哈!注意到了吗?」
Pitohui咧嘴笑了起来。
「你这家伙也一样吧。」
大卫露出雪白的牙齿,Pitohui则像是要展示给对方看一样摊开自己的右手。让对方看见手中银色筒子旁的小小显示面板。
上面以条状图所表示的是光剑的能源残量。
虽然玩家视界的右下角也有同样的显示,但是直接看手边比较快,而且也不会让视线离开敌人。
两人手中光剑的能源残量同样都所剩无几。显示都已经变红,只剩余几%的能源。
「反正你也没有预备的能源包吧?就算有好了,要交换也很麻烦。」
「哼!」
「光子剑的能源是依伸出光刃的时间减少。然后光剑之间互砍的话,就会以猛烈的速度减少。这你知道吗?」
「你这家伙……就是知道这些,才会让我去砍逃生小艇的钢索吧?」
「或许吧。」
「但是,你也跟我一样──吧!」
大卫第三次跨步比之前更加快速。
以上段的姿势踩出步伐……
「嘿呀!」
并随着震天的喊叫声出剑。这是想以这一击决定胜负,带着全身杀意的攻击。红色剑刃为了把Pitohui的头砍成两半而袭去……
「呼!」
Pitohui把双手握住的光剑打横来挡住这一击。
「哒啦啊!」
大卫的斩击并非一击就结束。他迅速且连续击打同样的位置两次、三次……
「呜!」
每次攻击都会传出破裂声,而Pitohui的身体也被往后推,挡招的光剑角度逐渐倾斜……
「哒啊!」
第四次的砍击终于击败了Pitohui的光剑,让她的剑尖指向舰桥的地板。
「纳命来啊啊啊!」
大卫第五次的砍击往无剑可挡的Pitohui颜面袭去──
啪叽!
再次传出破裂声后,就有两把光剑抵在一起。
「什么!」
「看吧!太过脑充血,忘记上一次的事情了。」
Pitohui手中光剑的剑柄,从刚才伸出剑刃的相反方向延伸出蓝白色光芒。
她的爱剑「村正F9」,特征就是能借由操纵转盘来朝上下某一边伸展剑刃。上次就是因为这样脑袋才会被烧焦的大卫……
「可恶!」
露出虎牙并如此咒骂着。
正手从上方往下压的大卫,以及反手从下方支撑的Pitohui再次纠缠在一起。
这一幕令人想起SJ2里两人的最后决战,不过当时只有一把光剑。
两人的力量互相抗衡,演变成持剑互抵的状态。
交叉的剑刃持续发出滋滋的声音。同时能源残量也不停地减少。
光刃终于开始变短。两人的光剑几乎以同样的时间与速度变短。最多也只能再撑十几秒。
「最后得用互殴来分出胜负吗!那也不错!」
「你有揍女人的兴趣吗?最讨厌暴力男了。」
两个人就这样以逐渐变短的光剑互抵,同时还进行着对话。
「你……你有资格说这种话吗!」
「不过呢,互殴我就敬谢不敏了。」
「不会给你投降的时间!」
双方的剑刃只剩下20公分。已经变成短刀了。原本在眼前发光的部分已经消失,彼此可以清楚看见对方的脸。
接着大卫就看见了Pitohui的笑容。
那是爽朗又阴险的笑容。
「光剑最大的缺点就是价格贵到不像话,最大的优点除了可以砍断任何东西之外,还有一个是──」
双方的剑刃消失之前,两个人各自往后方跳去。
这个时候,两个人的手都放开剑柄。变成圆筒的两把光剑,掉落到地上后发出清脆的声响。
「哒啊啊啊!」
两手轻轻握拳,准备以掌底殴击对方而往前冲去的大卫──
「就是『很轻』哟!」
Pitohui张开伸向背后的双臂这么大叫。
她的右手上拿着光剑。
左手上拿着光子剑。
也就是二刀流。放在背后包包的两把预备光剑就是她隐藏的王牌。
「呜!」
即使注意到这一点,大卫也已经止不住去势。
Pitohui一边往后退,一边对朝自己冲来的大卫身体挥动双臂。右手往左,左手朝右,然后立刻折返再折返,总共往返三次。
头、脸、脖子、胸部、腹部、腰部、腿部──
虚拟角色的躯体被切成好几个部位……
「这个资产阶级者──」
大卫就留下怨叹的叫声从SJ3里退场了。

插图p291[台角录入][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5]

圆形尸块的切断面闪烁着红色特效光,像是失败的「达摩塔」玩具那样散落一地,而面对这样的大卫……
「啊!糟糕!」
Pitohui在双手拿着光剑的情况下露出极为懊悔的表情。
「应该要砍成『三块』才对!早知道直向砍下来就好了啊啊啊啊啊啊!我这个笨蛋笨蛋笨蛋!」

SJ的特征是不会留下血淋淋的尸体,所以大卫分散各处的尸体就一边发出光辉一边无声地聚集,变成仰躺且露出安稳表情的「遗体」。当然上面还浮现了「Dead」标签。
独自在舰桥的Pitohui在空中动着左手,选择一并装备收纳在仓库栏里的武装,让自己恢复成完全装备状态。
头上戴着运动防具般的头盔,身体上穿着加装防弹板的背心,两腿上配置了XDM手枪,左腰上挂着M870.Breacher,最后KTR─09也回到她手上。
这些装备都穿戴整齐后。
「哎呀呀……」
Pitohui就一个踉跄,屁股直接坐到地上。
「呜咿,好累……有种恶心的感觉……好想吐啊。」
当Pitohui呼出一大口气……
「我想您需要休息。请不要太勉强自己了。」
「克拉拉」就对她说出慰劳的发言。
「哎呀,别担心啦……」
Pitohui以KTR─09代替拐杖站起身后,就用肩带把它背起来。接着移动脚步,捡起大卫掉在途中的STM─556来到操纵台前面。
「目前没有设定目的地。我们要朝哪里前进呢?」
Pitohui这么回答:
「『克拉拉』,我们要渡过三途川,往地狱三町目前进哟。」
「资料库中没有登录这样的港口名称。」
「就是这里哟。」
Pitohui把STM─556架到肩膀上。然后以半自动模式对操纵台发射了5发左右的子弹。
「请住手。这样我将丧失机能。」
「克拉拉」用跟至今为止没有两样的口气这么说……
「我知道。」
Pitohui继续射击。发光的萤幕被子弹击中后不断变成黑色。
「请住手。这样我将丧失机能。请住手。这样我将丧失机能。请住手。这样我将丧失机能……」
「够了──乖乖睡吧。」
当弹匣里30发子弹全部射光时……
「遵命。晚安了。」
「克拉拉」就留下最后一句话,陷入永远的沉默当中。
这是十三点三十九分发生的事情。

「呜哟?」
为了观看四十分的扫描而偷偷摸摸躲藏在甲板6走廊上的莲,因为船体突然的摇晃而发出吃惊的怪声。
除了「为了远离进水,必须像逃亡般爬上甲板」之外,到刚才为止都持续着很舒适的客船之旅,但脚底下突然开始摇晃起来了。
就像被迫站到放在平衡球上的板子一样,四周围全都开始缓缓倾斜、扭动,可以说是让人很不安的摇晃方式。
「怎么了怎么了?」
因为一直没有战斗,蹲坐在地上发呆的不可次郎也抬起脸来……
「简直就像坐在船上一样耶!」
等等,本来就是船啊。
莲只在心中这么吐槽了她。这时候M则表示:
「不太妙。看来是失去维持稳定的力量了。」
「什么意思……真的要沉船了?」
莲开口提问……
「有这种可能了。」
M回答的瞬间,船内就「喀咚」一声出现极为剧烈的倾斜。
这次是从前面。整艘船往前倒,简直像紧急煞车一样倾斜……
「呜哟!」
刚才为止还在楼梯下面的海水,「啪嚓」一声进入了走廊。
早就因为洒水器而全身湿透的莲等人,虽然不觉得弄湿有什么大不了,但溺水就不能接受了。水位开始不停往上升。
「快跑!往上爬!」
听见M的命令后……
「但是扫描──」
莲话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她的靴子已经完全浸在水里,甚至开始出现伤害认定了。待在这里的话不是溺死就是受伤害而死。
开始爬楼梯的三个人身后,数秒前所待的楼层已经被浊流的漩涡吞没。涌入的水所挤出的空气,让身体湿濡的他们感到有风吹动。
「M先生,要爬到多上面啊!」
「尽量往上就对了!」
「现在看着扫描的Pito小姐,会等我们自投罗网吧?」
「应该吧。」
「那么──」
「你想和她说话吧?」
「是啊,那不是刚好吗!」
听见M与不可次郎的声音……
「是没错──哼,可恶!」
莲随着咒骂下定决心后,就以像是要丢下身后两个人般的速度,实际上也真的抛下两个人持续跑上摇晃的楼梯。

时间是十三点四十分。
Pitohui在舰桥里,一边在摇晃的地板上保持平衡,一边看着接收器画面中莲等人爬上楼梯的模样。
然后……
「得去迎接才行。哪边比较好呢?」

由于没有战斗画面,隔了许久后酒场的转播画面才又映照出豪华客船在灰色海洋上疾驰的模样……
「喂!船怎么好像往前倾?」
这时候连观众都注意到异变了。
「真的耶……猛烈撞击时进水的关系吗?」
「不是吧,在那之前就不断有水灌进去了吧?」
正如某个人所说的,吃水线从之前就不断下降了,但是因为「克拉拉」一直保持着平衡,所以不太容易注意到不对劲的地方。
船只前后的平衡称为「吃水差」,目前的情况叫作首吃水。
船首整个凹陷的豪华客船,目前依然全速乘风破浪当中,但前倾的程度已经可以用肉眼看出来。那明显不是正常的状态。
「最终决战前沉没,所有人死亡而同时获得优胜,我可不想看这种结果啊……」
「对啊!我们想看互相残杀!」
「剩下两支队伍,Pitohui与伊娃,对上莲、不可次郎和M。」
「二对三吗……」
另一个萤幕里,映照出莲等人冲上楼梯的影像。
目前莲已经冲上十层楼以上的楼梯,到达甲板17了。那里是具备宽敞空间以及舰桥的楼层。

待在里面的莲比任何人都要快注意到那种状态。
客船现在依然往前倾,同时还持续不规则的摇晃着。而且更恐怖的是,从刚才开始就维持全速前进的状态。
侧面上的洞穴、不可次郎炸出来的洞,以及与大楼猛烈撞击后应该受损严重的船首──不知道有多少水依然从这些地方涌入。
即使如此,现在还是只能前进。
丢下不可次郎与M之后,终于把楼梯爬完了。甲板17。楼梯就到这层楼为止。
当莲快速冲进宽敞空间时……
「嗨!好久不见!」
Pitohui就以笑容来迎接她。
「咿!」
莲反射性把P90摆到腰部……
「…………」
但是没有开火。
该处是极为宽敞的大厅。
面积有数十公尺的开阔平地。到处可以看见构造上用来支撑的柱子。
原本在该处的东西应该是被难民搬出去了吧。现在已经是空无一物。
紧贴在宽阔地板上的红色绒毯,随处可看见面积达数十公分的深黑色污垢。是某个人弄脏的,或者──是「曾经活着的某个人」呢。
整个空间相当幽暗。首先位于船体内部的此处没有任何一扇窗户。
天花板上原本有许多电灯,但是只有三成左右发出亮光。剩下来的全被拔下来了。应该是拿去用在别的地方了吧。
Pitohui就在那里靠在一根柱子上。KTR─09仍背在她的背上,手中没有拿任何武器。与莲之间的距离大概是30公尺左右。
架起P90的莲与双手无力下垂的Pitohui。
沉默的对峙持续了五秒钟左右……
「哎呀?不射击吗?小莲真是温柔。」
就由Pitohui毫无紧张感的声音终结了沉默。
「Pito小姐!」
当露出险峻表情的莲以响彻大厅的声音如此吼叫时……
「哎呀!有了有了。呀呼!好久不见!」
从后面传来爬上阶梯的响亮脚步声,然后是感觉不到一丝紧张的声音……
「不可小妞好久不见!」
Pitohui也挥着手来回答对方。
最后听见M来到现场的脚步声,不过他倒是没有开口说什么……
「嗨。亏你能活下来。干得好干得好。」
Pitohui则是开口慰劳了他。
然后身体缓缓离开柱子,在依然不断倾斜的地板上走了几步,大大地张开双臂。
「那么,这下子LPFM对背叛者小队的战力比就是三比一了,真的要打吗,小莲?」

莲有非得先跟Pitohui问个清楚的事情。
就是这样才努力活下来并且前进到这个地方。
然后现在已经没有提问的必要了。

「三对一……果然!果然!──果然是这样吗!」
莲抬头看着天花板然后这么大叫。
「果然?」
「果然?」
不可次郎与M对眼前同伴的发言露出狐疑的表情……
「啊,对喔!小莲你一直是这么想的吧。」
Pitohui咧嘴笑着,同时一边缓缓靠近一边这么说道。
「你一定是想『我们的队伍里,其实出现了两名背叛者小队的成员吧?』。」
「…………」
Pitohui的靴子踩过红色绒毯,就这样横越保持缄默的莲面前。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啊,小莲。确实不是完全没有这种可能。」
「…………」
Pitohui通过莲身边,靠近后面的不可次郎与M……
「但是,这种可能性机率应该比较大吧。也就是──『我是个大骗子』。」
「…………」
听到这里的不可次郎,随即把手离开MGL─140,然后以肩带把它们挂在双肩上。
接着「砰」一声以拳头敲打手掌。看来不可次郎是为了这么做而特别放下武器。
「原来如此!所以是『三对一』吗!也就是说,我和Pito小姐以及M先生是LPFM,而莲是背叛者小队!」
「这么说来,Pito你其实没有被选上喽?」
M这么问道……
「你们看到证据了吗?」
「唔?」
「哪个人确实看见我的接收器上显示了『你就是背叛者』几个字呢?」
M缓缓摇了摇头,不可次郎则开口说:
「话说回来,确实没看见呢。嗯。」
Pitohui终于站到不可次郎与M身边。
「一开始我有一半以上是在开玩笑。本来就是这样吧?因为没被系统选上的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搭上那台奇怪的机械。没办法搭乘的时候,本来是准备说『哎呀搞错了啦,抱歉!耶嘿!』然后吐出舌头!」
「结果成功搭上去了。」
「就是说啊,不可小妞。这支『背叛者小队』,还是有让『背叛者〈Betrayer〉』光明正大加入的空间哟。不知道是系统的漏洞?还是连伙伴都能杀害的GGO──故意这么设计的呢?总之我顺利和其他背叛者会合,然后在那里组成小队。接着一路战斗到现在。」
「有BTRY的成员在船内死亡,是你干的吗,Pito?」
莲就看着现在也相当冷静的M……
「是啊,M。刚才也把一个家伙切成圆片了!」
以及今天看起来也很愉快的Pitohui……
「太厉害了!Pito小姐!竟然立下这种汗马功劳!」
还有总是一脸悠闲的不可次郎并且这么想着。
我到底在做什么呢……
至今为止的战斗,就像是跑马灯一样闪过脑袋。
原本不太想参加的SJ3──为了实现与老大之间女人的约定,就只是为了这个理由而参赛,但是却完全无法实现。
为了不用和Pitohui战斗而以同一小队的身份参赛,结果不知不觉就变成敌人了。
就因为人格扭曲的赞助者所想的「背叛者小队」这样的特别规则,自己在参赛过程中得一直劳心劳力。
这──到底是谁不好?
是自己吗?
不,绝对不是。
如果是过去的莲,一定会轻易做出「没错就是自己不好」的结论,然后闹别扭地想着「反正我就是天生不幸啦」──
但是经过多场战役,不论是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都变得坚强的莲已经不这么想了。
虽然很想把身为赞助者的作家打个半死,但这次事件的元凶是名字以P作为开头,i作为结尾的……
「哎呀,我是不是超活跃?尽量夸奖我吧!」
眼前这名扭曲着脸颊上刺青露出乐天笑容的家伙。
这个混账东西。
「这……这个……混账东西……」
终于说出内心的想法了。
「啥?小莲,你说话了吗?」
「嗯,是说了。」
「说了什么?」
「Pito小姐这个混账东西──!为什么做出这种事!」
「哎呀,这个嘛──」
Pitohui以夸张的动作耸了耸肩,然后用灿烂的笑容爽快地回答:
「是轻易被骗的小莲你自己不好吧?」

噗叽。

莲的脑袋里有某种东西断掉了。
原来是控制忍耐限度的神经断裂了。
莲小小的身躯不停地震动。
由于是敏捷度高的角色,所以连震动都相当迅速,甚至看得见残像,让她的轮廓显得有些模糊。
大概震动了二.五八秒的莲用力吸了口气……
「Pito小姐──我要宰了你!真是太刚好了!既然是敌人,我可以毫不留情地全力打倒你!」

插图p307[台角录入][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5]

「哦哦,好恐怖!超恐怖的!那就放马过来吧──!没错!我就是希望这样才会欺骗小莲!」
「真的要打倒你!一定要打倒你!现在就打倒你!就算哭也要打倒你!」
「办得到的话就尽量试吧!Welcome Anytime!」
两个女人在燃烧斗志的情况下互相放声大叫。拿着枪的两个人却是用嘴巴吵架。
接着Pitohui的语调瞬间降了八度,像是感到很困扰般表示:
「但是呢,三对一的话根本是在霸凌耶,怎么办?」
「呜……」
当不知如何是好的莲咬紧牙关时……
「不,是三对二吧。」
响起了某个人的声音。

微暗空间里产生炫目黄色光芒并通过莲与三个人之间。
四个人的眼睛一瞬间丧失视力……
「往正后方跑!」
莲按照声音的指示转身跑了起来。双眼虽然看不见,但是她毫不犹豫。一起步就是全力冲刺。
「什!糟糕──」
当Pitohui将肩膀上的KTR─09取下的同时,第2发信号弹也横越她的眼前。
在乌云密布的天空都能那么显眼的信号弹,要是在眼前3公尺处出现的话会怎么样?
视界就只能看见它的残像而已。
「可恶!」
Pitohui这么大叫,然后放弃架起KTR─09。
「呜呜呜呜……眼睛!眼睛啊!」
不可次郎当场慌张地左逃右窜……
「莲逃走了吗?可以射击吗?嗳,可以射击吧?」
「不行!你是想杀了大家吗?」
即使同样看不见依然相当冷静的M以严厉的言词制止了她。
这时候绝对得阻止她做出鲁莽的行动。一个搞不好的话,不可次郎可能又会发射电浆弹头枪榴弹了。
「可恶!太专注在莲身上,忘了还有伊娃了啊啊啊啊啊啊!」
看来是真的完全忘记其存在的Pitohui,当场趴了下来咒骂着:
「果然拿不出真正的实力……我这个笨蛋笨蛋笨蛋!」
当她这么叫唤时,第3以及第4发信号弹就通过她的头顶。

在眼睛完全看不见的情况下全力跑过大厅的莲──
毫无保留地发挥了实力,以没有人可以模仿的神速穿越楼层,撞上在那里的一根柱子。
「噗咿呀!」
幸运的她因为不是正面冲突而被弹往左侧。
「嘎!」
直接滚了几圈……
「咕呸!」
来到楼层的边缘,撞上该处的墙壁后停了下来。
「过来!抓住我!」
接着从身边听到熟悉的某道声音。
「OK……」
虽然头昏眼花且全身发疼,但莲还是遵照对方的指示,握住以开始能朦胧视物的视界所发现的大手。

「看得见吗?」
「比较好一点了。Pito小姐呢?」
「没问题了。好吧,那么接下来就由我们LPFM的两个人去干掉她们吧!」
「了解!」
在倾斜度逐渐增加的大厅里,恢复视力的两名女性以险峻却又乐在其中的表情进行着对话……
「那我呢?」
这时一个男人从旁边这么问道。
而Pitohui则是立刻回答:
「插手的话就干掉你!」

「看得很清楚喽。我不要紧了。谢谢你,老大……」
「很好。」
莲和外号老大的伊娃,正从甲板17的走廊往船尾跑去。
老大原本一直牵着莲的手,现在终于放开了。
该处是两栋客房的左舷侧,贯穿其中央的笔直长廊。由于没有窗户所以很难看出来,不过是缓缓往上倾斜的坡道。
「尽量拉开距离,等待接下来的扫描。现在是十三点──四十四分了。或许没办法看这一次的扫瞄了。」
老大的脚程绝对不算慢,但当然没有莲那么快。莲跟在老大后面……
「总觉得很对不起你。」
以泫然欲泣的表情道歉。
她的手上拿着卫星扫描接收器。卷动画面后……
「你就是背叛者。」
上面清楚地显现写着这几个字的画面。
收到背叛者通知时,对Pitohui的玩笑信以为真,所以自己没有清楚地表达出来,才会造成Pitohui如此飞扬跋扈。也因此而无法光明正大地与SHINC决斗。
这无论如何都得向她道歉才行。
「真的……很抱歉……」
老大没有回头就直接回答再次道歉的莲。
「哎呀,这有什么关系嘛。」
「但是!」
这次换成老大边跑边转过头来,露出不适合她那种严肃容貌的可爱笑容。
「我们是同小队的伙伴吧?」

十三点四十五分。
Pitohui与不可次郎这对搭档,以接收器观看目前仍持续移动当中的莲与伊娃。
「那些家伙逃走了!搞什么,快点攻过来啊!」
不可次郎相当火大。
「哎呀,也难怪她们会这样啦。」
Pitohui则相当冷静。

全长500公尺的船,再怎么逃也很难一下子就到达尽头。
左右两边是设置客房房门的走廊──持续在这种坡道上奔驰的两个人里,脚程较慢且身体巨大的那一个开口表示:
「虽然速度缓慢,但坡道确实变陡了。这家伙正在往前倾,到时候船尾会抬上来,最后强度无法支撑而折断,然后像被往前拖一样沉没。」
确实是相当冷静的分析。现实世界是女高中生的她,对船只竟然如此熟悉……
「最近才在怀旧电影网站里看了狄卡皮欧的『铁达尼号』,所以才会知道。」
谜题立刻就解开了。
「怎么办呢,莲?直接这样专心逃向船尾然后隐藏起来──或者守住船尾不让对方接近的话,对方就会自己溺死喽。」
娇小的那一个回答:
「嗯。要干掉他们来赢得胜利哟。」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然后两个人──
「我们要活着,存活下来创造一个真正没有战争的世界!」
就跑过写着这些字的墙壁前面。

「──她们好像是这样子说的。」
尚未关上通讯道具开关的M先把道具从耳朵上移开,然后传达出莲她们所说的话。
「看来是唤醒沉睡的孩子了?」
「Pito小姐,事到如今还说这种话。那里是笑点吗?何况,让她在这艘船上永眠就可以了吧。」
坐在大厅地板上的Pitohui与不可次郎开心地这么回答。
两个人已经完成准备工作。
Pitohui把能够上身的弹匣全部都装备上去。KTR─09上则安装了可以狂射75发子弹的弹鼓。两把光剑插在包包上容易抽出的地方。不过左腰上的M870.Breacher则是连同枪套一起放在地板上。
不可次郎的两把MGL─140已经装满从背包里拿出来的枪榴弹。其中左子最初的2发是能够连同客船一起破坏的电浆弹头。
这时候她已经不再背着沉重的背包。她的身上穿着加装了防弹板的装备背心,此时已把数发预备用的子弹塞进上面的枪榴弹腰包里。虽然开枪也打不中,M&P手枪还是着装在右腿上。
「完全听不见莲的声音了。对方也注意到被窃听,两个人重新组队了吧。」
M这么报告,然后开口询问:
「我真的不用参加吗?」
「M,你很啰唆耶。三对二获胜有什么好高兴的?还是说你想死在这里?」
Pitohui做出把KTR─09枪口对准M的假动作。如果不是「假动作」,她应该真的开枪了吧。Pitohui不会把枪口朝向不准备开枪的对象。
「对莲出手的话我会杀了你哟,这一点必须先严正警告你。」
然后……
「留给M的是最后举起『真正胜利者』的任务喔──那么,把那个借给我吧。」

船内的某一间客房内──
结束「Betrayers」小队的登录,通讯道具重新和老大连上线的莲……
「我只有这个和小刀。这次没有手榴弹。老大呢?」
向对方展示P90并这么询问。老大则回答:
「VSS和Strizh。还有模仿莲带了一把战斗小刀。没有时间锻炼技术就是了。然后还有几颗手榴弹。」
「哦……」
莲的眼睛发出诡异的光芒。
「其中有电浆手榴弹吗?」
「有。我带了整支小队的份,总共有12发。因为害怕被击中而爆炸,所以一直收藏在仓库栏里。」
「那巨榴弹呢?」
「一样。总共6颗。」
巨榴弹是玩家所取的昵称,是威力和不可次郎的枪榴弹一样凶恶的大型电浆手榴弹。它能将半径20公尺内的所有东西毁灭殆尽。
只不过……
「在船里面实在无法使用。」
老大说得没错。
巨榴弹是GGO里「威力高但难用」的代表性武器。
如果是不可次郎的枪榴弹形式,就可以在不伤及自身的情况下射击,所以相当有效。她变成敌人的现在,剩余的2发电浆弹头枪榴弹将成为很大的威胁。为了做出信号以及阻挡海洋而让她使用了3发或许对我方是一大利多。
莲思考了起来。
「以这样的火力……确实赢过那两个人的方法……又没什么时间……该怎么办才能获胜该怎么办才能获胜该怎么办才能──」
面对念咒文般呢喃着的莲,老大没有插嘴而是静静地等待。
「想在这里获胜的话──该怎么做──」
莲游移的眼睛倏然停止。接着朝老大看去。
然后……
「把巨榴弹──不对,把所有的电浆手榴弹都交给我吧。」

包含死亡后回归的参赛者在内,众多酒场内的观众──
都注视着即将要开始的SJ3最后决战。
萤幕当中,失去控制的船现在也像是发狂般奔驰着。
船首有一半以上已经插入海面下,在该处扬起巨浪。
500公尺的巨船整个前倾,船尾部分已经被抬到相当高的地方。持续失控的螺旋桨所造成的泡泡,看起来比之前都要夸张。
只不过,从倾斜的模样看起来,再过五分钟或十分钟船就会沉没了吧。
转播画面切换了。
「哦呵!」
「来了!」
那艘船的甲板10里,两名女性玩家正走在其中极为宽敞的中庭里。
这个空间的周围尽是商店的废墟或者生锈的游乐园游具。她们各自拿着自己的枪械,光明正大地走在正中央最为宽敞的地方。
Pitohui的右手拿着KTR─09。
不可次郎右手上拿着取名为右太的MGL─140。另外一把取名为左子的发射器则是挂在肩膀上。
此外两人左手上都举着盾牌,而且把它保持在身体前方。
那是M的盾牌。
一片高50公分,宽30公分──把本来是将八片组合成扇形来使用的那个,改变成4片组合来作为「个人防盾」的护具。背面应该设置了把手。
如果是高120公分,宽50公分的盾牌,娇小的不可次郎就不用说了,连Pitohui的身体都有很大的部分在盾牌后面。
这样的话,就算光明正大地曝光在敌人面前,也不会突然被击中容易形成致命伤的地方吧。
「莲的P90就不用说了,连伊娃的VSS狙击似乎都能挡下来。」
「这我知道!是盾兵嘛!这会流行喔!」
「两个人的体力值都很高才能这么做!其他人根本没办法随便模仿!」
画面中,Pitohui和不可次郎两个人很高兴般进行着对话,爬上坡道朝着船上的战场前进。
「简直像在约会。哎呀,笑了耶。」
「不知道在说什么喔?」
「一定是在说如何痛宰莲她们的作战啦。」

不论是如何漂亮的影像,还是有转播无法传递的事实。
比如说,步行者持盾的拳头正在不停发抖。
待在左邻的不可次郎注意到这一点,思考了一下后就做出唯一一个结论。
「Pito小姐。」
「什么事,不可小妞?」
「我知道了哟。」
「知道什么?」
「Pito小姐很害怕莲吧。」
Pitohu把露出灿笑的脸庞移向正旁边,但为了警戒而面向前方的不可次郎无法看见对方的表情。
两个步行者不是用视线,而是以言语来沟通。
「我在至今为止的VR游戏里,只浮现过两次──『这家伙不论是技术还是意志都比我强』的想法。」
「这么少?我有二十次以上耶。抱歉,应该是两百次。那么,Pito小姐的第一次是在什么时候?」
「刚开始玩游戏后不久。玩的是封测时期的『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因为是同时开始玩世界上首款VR游戏,所以每个人的条件都一样。但是,那里面有不少技术比我好的人。我曾经为了挑战会掉稀宝的猎物,而和其中一个人进行过一对一单挑。那是个很爱耍帅而且很温柔的俊男。」
「然后你就被杀爆了。」
「不,我的HP还剩下一点点时,对方就说『等级明明比我低2级,还能跟我打到这个地步,确实是很了不起。这里的魔王就让给你,等哪天等级相同了再来打过吧(灿笑)』,然后把剑收起来。」
「天啊。」
「不是我臭屁,那家伙也受到不少伤害哟。但是却能在互相残杀中冷静地说出这种话。当时脑袋里只拼命想着要变强的我,就觉得自己竟是如此弱小的存在,也为自己感到丢脸。反省自己实在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嗯,懂得反省的人都会变强。」
「所以说,我就想等游戏正式营运后再和对方交手,可能的话要在PK当中杀爆他……」
「结果Pito小姐在最后一刻无法参加正式的游戏对吧。那家伙──捡回一条命了。」
「或者……我才是捡回一命的人。」
两个人持续走着,现在通过让MMTM四个人触电而死的地点。贴着仿石头地砖的中庭依然是湿濡一片。距离船尾还有250公尺左右。倾斜度目前依然缓缓增加当中。
时间是十三点四十八分。敌人小队没有动作。
「另一个人──当然就是莲了。打从首次见到她时就相当稳固的体干动作,以及令人惊异的平衡感真是让我吓了一大跳。」
「原来如此。Pito小姐,这种时候我才会告诉你──小比在长成电线杆之前是运动神经超好的孩子哟。我从她的姐姐那里听来的。她喜欢模仿兄弟姐妹从事的所有运动,然后立刻就能上手。」
「我懂。如果高挑的身材没有让她自卑,又在优秀的指导者底下认真从事某种运动的话……她现在可能已经成为日本代表了。」
「我听说小比在玩VR游戏时,也一直对她会成长成什么样的角色感到很期待呢──结果连在这边的世界,好像也有点『过度成长』了。」
「啊哈哈。然后我一直想有一天要认真地和莲好好打一场,上一届能够实现这个愿望我真的很开心。」
「然后就输掉了。」
「因为某个人提供了确实的援助啊。」
「哎呀?是哪个家伙啊?」
「喉咙被咬住时,我觉得自己死定了。然后觉得这样一切都结束了。同时也认为是个可以接受的结局。谁知道──我竟然没有死。」
「好像下定决心后冲到铁轨上,结果火车却从头上通过之类的?」
「就是那样。之后虽然发生许多事情,不过呢,既然得以存活,我就决定好好珍惜这条性命──」
Pitohui左手的抖动倏然停止。
「即使是现在,一看见那个粉红色小不点还是觉得很恐怖。」

中庭中央,一座大花坛旁边设置了导览环境用的面板,那个地方也有「i」符号。
接近十三点四十九分时,两个人就在那里停下脚步。在枯萎的花坛旁边迅速蹲下后,躲藏在盾牌后面,接着只有不可次郎拿出接收器。
「原来如此。对于Pito小姐来说,她是必须打倒与超越的心理障碍吗?」
「不是那么了不起的理由啦。单纯是一股恨意,也就是私怨。她是我想要痛扁一顿的对象,就这么简单。」
「呜喔~让我陪着您吧。Pito大人艾莎大人。」
「谢啦。不过真的没关系吗?她是你重要的朋友吧?之后在现实世界里吵架的话,大姐姐会很难过哟。」
「因为这种小事就交恶的话,我们早就在北方大地杀得你死我活了。其实我和莲之间有相当深厚的友谊,让我真的很不想拿枪对着她。你觉得我们在女校时期吵过几次架?」
「这个话题好像很有趣。下次告诉我吧。」
「听完后你大概可以创作出一首歌吧。」
「那真是令人期待。」
「当然,作为歌曲的灵感提供者,要记得招待我参加演唱会,当然也包含了机票钱哟。」
「如果可以带现实世界的小莲过来,那么Anytime Welcome喔。」
「那家伙是个老古板耶……」
「哎呀讨厌,是以我会把她吃掉作为前提?」

十三点四十九分四十秒。
有两个人正透过通讯道具对话。
「要上喽!老大!」
「知道了!莲!」

十三点四十九分四十九秒。
「那么,那两个人会在哪里呢──」
不可次郎边这么呢喃边把卫星扫描接收器拿到「i」符号上面。原本就警戒着四周的Pitohui,尤其把船尾视为重点区域。
接着从上面楼层开始的扫描就每隔一秒扫过一层楼……
「什么?」
上面映照着两名敌人的位置。
「伊娃在甲板10。这个楼层的200公尺前方靠近船尾的左舷。莲在同一个甲板的200公尺后方。中庭的前端!」
听见不可次郎的报告……
「两个人分开了……?」
Pitohui也说出内心的疑虑。
从各方面来看,这都是不合理的作战。
首先,为什么现在才分散贵重的战力呢?往哪一个人发动攻击的话,就会变成二对一的战斗。那将是压倒性不利的状况。
另外莲在船首方向,也就是后方,这同样是意义不明的行动。大概是通过客房的走廊绕到那边去,但既然已经逃走,为什么又要跑回来?
更何况在这途中,应该有许多机会可以攻击走在中庭的我们,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当然,因为莲的狙击能力很低,所以两个人同时被她杀掉的可能性也很低,但还是有机会干掉Pitohui一个人。
如此一来,如果莲不是因为太恐惧而发疯了,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性。
「不可小妞,小心点。敌人可能要发动什么大招了。」
「好喔。还有Pito小姐看起来很高兴呢。」
「啊,看得出来吗?」

M透过通讯道具听着Pitohui与不可次郎的对话,同时看见了某件事。
M目前在甲板19,右舷侧的客房大楼屋顶,整艘客船的中央附近。目前背包已经不在他的背上。
从甲板往下看的他,从刚才就看见粉红色小不点在中庭的前端部分迅速地动着。
即使加入高低差,与她的距离也只有200公尺。手上的M14.EBR应该可以轻松地进行狙击。随时都可以杀掉她。
「…………」
当他什么都不说也不做,只是确实看着莲所做的事情时──
这下糟了。
只见他用尽全身的力量朝着船尾跑去。

背后发生爆炸,造成的声音与振动摇晃着头部与身体。
「唔?」「喔呀?」
Pitohui与不可次郎首先缩起身子趴了下来。
不论在哪里发生什么样的爆炸,都要先蹲低身子以防被飞过来的碎片击中。习惯战斗的人都会做出这样的对应。
接着两个人就看见了。
经过平缓斜坡的中庭前方──莲到刚才都待在那里的地方,出现蓝白色火焰在蠢动着。
那看起来简直就像要从正下方把船吞没的巨大生物一样。蓝白色生物先是膨胀,快要消失时才又膨胀,然后扭曲着改变形状。
「那是……不会吧!」
不可次郎注意到了。自己曾经见过那种蓝白色奔流。
「没错,就是你所想的那个……那个可恶的家伙,竟然干出这种事!」
粉碎金属的声音与震动空气的声音,在左右的客房大楼间形成好几重回音,最后整个穿越中庭。
爆炸声与振动持续了十五秒以上,撼动整个大地──不对,应该说整艘巨船。

*    *    *

观众们从刚才就一直看着莲究竟做了什么事情。
不对,应该说干了什么好事。
几分钟前──
莲躲在最靠近船尾的客房当中,而且竟然把自己的武器,也就是身上唯一的枪械──P90交给伊娃保管。另外也把从腰包和仓库栏里拿出来的所有弹匣交了出去。
相对的,莲也从老大那里得到了东西。
足有小颗西瓜那么大的物体,亦即6颗巨榴弹、通常的圆形手榴弹,以及12颗电浆手榴弹。
把这些全收纳到仓库栏后,莲就毫不犹豫地全速跑了起来。
她以时速将近40公里的速度冲过左舷客房大楼的走廊。从背后追上去的实况摄影机,映照出宛如科幻电影的一幕。
莲一口气移动到中庭结束的地点。
船首这边已经灌入许多海水。甲板10虽然尚未被海水洗净,但是从船的角度来看,下方的甲板7与8应该已经流入大量海水。
莲在那里做出让客船拥有者看见的话绝对会昏倒的行为。
她启动了再次从仓库栏里取出的巨榴弹。调整引爆设定器,让它们从十三点五十分三十秒起每隔三秒钟就会爆炸。
莲把巨榴弹滚向中庭。
为了让爆炸范围能涵盖整个中庭,她也漂亮地以等间隔仍出炸弹。同时还把会引起诱爆的普通电浆手榴弹散布到四周围。
准备工作顺利完成。接下来只剩下逃走。
宛如脱兔般奔跑的莲,准备回到刚才经过的走廊。
「咦?这是怎么回事?」
一名观众的声音……
「马上要爆炸了。」
让另一名观众做出回答。
「我看到了!我想问的是,现在在这里引起那种程度的大爆炸,这艘船将会有什么下场呢?」
「看就知道了。」

蓝色爆炸仿佛巨大生物般暴动着。
应该算是坚固的船身铁板,却像是卫生纸一样被撕裂并轻松地轰飞到天空中。
每次爆发巨船都会摇晃,振动波一路传到客船的外侧。
当所有爆炸终于止歇时,该处就出现一个巨大的洞穴。中庭的地板被刨开一大块,可以清楚地看见船内构造。
这时有大量海水从侧面与下方涌入,看起来就跟瀑布没两样。
原本就前倾的船从该处产生扭曲。
金属发出的巨大摩擦声听起来宛如悲鸣。船的侧壁出现一道巨大的龟裂,当龟裂在船身上绕完一圈──
啪叽。
500公尺的巨船现在折成了两半。
前方部分长大约是150公尺,现在已经跟大约有350公尺的后部永远分离了。
前部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开始沉没。
直升机起降场被波浪冲洗过后直接沉没。舰桥立刻插进海里,随着再也不能动的「克拉拉」一起到再也看不见阳光的地方去了。
后部反而因为折断而暂时取回平衡。
但是从折断处毫不容情的进水,以及流入中庭这个平坦部分的海水,都让这样的平稳不会维持太久。
这次换成350公尺的后部开始不停前倾了。

「莲那个大笨蛋!想把我们溺死吗!刚才帅气的表明决心都是骗人的吗!」
掌握事态的不可次郎真的生气了。
「哇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小莲!」
Pitohui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开心,只见她发出真心的笑声。
坡道下面有大量的海水朝着两个人的所在地袭来。
「没办法了。往前进吧。」
「可恶。」
两个人一站起来,就把盾牌摆在身体前方然后开始小跑步。前进的方向当然是船尾……
下一刻──
喀当!
传来猛烈撞击金属的声音……
「咕呜!」
不可次郎便停下脚步。
她手上的盾牌不断爆散出火花。她立刻蹲下,把盾牌举向斜上方,同时为了不被击中而拼命把左臂靠在身体旁边。
每次听见撞击盾牌的声音之后,不可次郎的身体就会被声音与火花往后推。完全听不见什么枪声。
「是伊娃吗!」
Pitohui把身体往右侧移动,然后以左手的盾牌保护自己,只用一只右手开始KTR─09的全自动射击。
因为是单手,当然没有办法瞄准,只是对稍微可见的弹道预测线周围做出牵制射击。
不知道是不是退回去了,老大的无声狙击就此结束。
根据预测线,她大概是在180公尺前方,设置在船尾的扇形野外剧场附近进行射击。
「我来给她一点颜色瞧瞧!」
反击时间开始了。蹲着的不可次郎,把MGL─140的前端放到左手盾牌的上方。
接连不断的三连射!
啵啵啵!
直径40毫米的枪榴弹就随着听起来很可爱的声音发射出去。以秒速80公尺这种像是软气枪的BB弹般的速度飞出,画出了抛物线的弹道。
可以看到瞄准的地方冒出爆炸的黑烟,爆炸声也几乎同时传了过来。
「怎么样?干掉了吗?」
Pitohui以险峻的表情回答不可次郎的问题。
「嗯,应该不可能吧。伊娃只是要稍微拖住我们的脚步。」
「为了和莲会合吧。可恶,要进到客房里头吗?」
「周围都是墙壁的话,被水追上来时就无计可施了。也没办法发挥不可小妞的攻击力吧。别担心,直接这样前进。小莲一定会再次现身喔。」

这个时候莲她……
「老大,你没事吧?」
「只是脚稍微被碎片击中,还能动。我也没办法命中她们两个人就是了。」
「太好了!」
莲这时正通过Pitohui和不可次郎旁边,为了回到船尾,她和来到此地时一样,全力奔驰过左舷侧的走廊。
一口气跳到中庭来发动奇袭的话,或许可以打倒Pitohui一个人,但现在手上没有P90。莲的最大容许重量实在太小,没办法带着它和大量电浆手榴弹一起全力奔驰。
为了再次取得爱枪小P,莲持续跑在以前所未见的速度倾斜的走廊上。
途中,船身出现至今为止最大的摇晃……
「啊!」
莲配合着晃动,脚在客房走廊左右两侧的墙壁踢了几下,然后继续往前跑。

在甲板19疾驱的M,稍微停下脚步往船首方向看去──
然后就看见令人难以置信的豪迈画面。
360度的灰色大海里有一艘折断的船。
脚下往前延伸的斜面底下,150公尺部分的船首已经折断。折断且粉碎的部分几乎已经沉没,只有一小部分因为前倾而隆起。
通常从这个位置绝对看不见的船内模样,却可以从折断的部分看得很清楚。和Pitohui会合的大厅也在那个里面。
而自己所在的350公尺部分,就像要往折断的部分倾倒,也像是开始下潜的潜水艇一样,随着时间不停增加倾斜度。
即使在这种状态下,船的螺旋桨还是全力转动着,所以船就在折断的情况下强行破浪前进。而这也造成大量的海水流入其中。
完全不清楚──折断的这艘船,剩下五分钟、十分钟或者是更快的时间就会完全沉没。
即使在这样的状况下,眼睛下方的中庭里,还是能看见Pitohui与不可次郎手拿着盾牌,肩并着肩持续往前进。
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古代的重装步兵。

「成功了耶!莲。」
「成功喽!老大。」
莲一到达船尾,就到野外剧场最下方,从中庭绝对看不见的位置与老大会合。
「这还给你。那个不用还我没关系。你拿着吧。」
「谢谢!」
莲从老大那里收下P90,然后把弹匣收回仓库栏与腰包里。
那个时候,她凝视着粉红色爱枪三秒左右……
「怎么了?别担心,我没把它吃掉喔。」
「啊,没有啦……只是在想这次小P没有跟我说话呢。」
莲以感触良多的口气这么表示。
至今为止,在SJ尾声整个人火大或者燃烧着斗志时,都会向自己搭话的小P,这次则仍然一句话都没说。
当然枪械不可能会说话──莲也知道那是自己内心所产生的奇异感情。不对,应该说希望是这样才对。
「噢,集中精神后,就能和这家伙说话的那个吗?」
「不是这家伙!它是小P!」
「啊哈哈,这就表示今天的莲一直都能冷静地战斗吧?不然就是──」
「不然就是?」
当两个人高兴地对话着时,忽然有一条粗大的弹道预测线降落到两人之间……
「第三个家伙的个性比较沉默寡言。」
「嗯。如果是那样就好。」
两人迅速往左右两边避开,结果刚才所待的地方就爆炸了。

「可恶。似乎没有功效!」
射击的不可次郎以懊悔的口气这么说道。
至今为止都是一边与受到狙击的恐惧战斗一边前进,一路来到剩下150公尺处。
以GGO来说这已经是相当近的交战距离,前方的中庭是一片宽敞的空间,没有任何遮蔽物或掩蔽物。
而且莲她们所在的船尾还有对着舞台凹陷的野外剧场,所以呈阶梯状下降。从控制了斜坡上方这一点来看,对方在藏身地点上也占有压倒性的优势。
能够做抛物线攻击的不可次郎已经算好了,Pitohui的直线型枪击根本很难攻击到对方。
这时地板再次迅速倾斜。
「哎呀。」
不可次郎把脚伸得更直来踏稳脚步时,大量的弹道预测线就出现在她周围。

不必有所保留了!
莲尽情地开火。用的是手完全没有离开过扳机的全自动射击。
该处是野外剧场阶梯状座位的最上方。也就是与中庭的境界上。
为了不让从下方迅速排出的空弹壳卡住而把P90横摆,尽可能不露出身体来趴在地上。
小P发出顺畅的低吼,以每分钟900发的速度吐出细长的子弹。
中庭前方可以清楚看见不可次郎与Pitohui的盾牌。好几发子弹击中盾牌然后被弹开。
子弹绝对不可能贯穿盾牌,也无法给两名强壮的盾牌主人任何伤害。
但莲还是持续射击。
趴在地上的莲面前,放着大量从仓库栏拿出来的弹匣。
快要没子弹时,莲就在剩下2发到3发残弹的情况下以宛若变魔术般的速度更换弹匣,然后继续尽情射击。

「可恶,那个臭家伙!」
不可次郎这么咒骂着。周围的弹道预测线与弹雨命中自己的盾牌后发出尖锐的声音。
弹匣容量为50发的P90,以及敏捷性超群的莲,这时毫无保留地发挥出自身的能力。攻击完全没有中断过。
不可次郎根本没有机会把MGL─140的枪口伸到盾牌旁边来做出反击。对于从上方进行抛物线攻击的她来说,距离实在太近了。
不可次郎看向待在右边侧面的Pitohui。
旁边数公尺外,Pitohui也同样坐在以左手支撑的盾牌后面,同时脸上还挂着笑容。
在子弹乱飞的情况中,不可次郎对着她搭话。
「Pito小姐,你看起来很开心耶。」
「嗯,真的很开心。我单纯只是在考虑该如何杀掉现在对我射击的家伙。与在舞台上只想着歌唱时的那种感觉十分相像。」
「哎呀,那真是──」
从斜上方出现的弹道预测线照射到不可次郎头上……
「太棒了!」
不可次郎以左手支撑盾牌,同时扭动脖子来避开狙击。
子弹稍微擦过大头盔往后方飞去,在贴着地砖的地板上刨开一个洞。
「哦啦啊!」
不可次郎同一时间也举起右手,把MGL─140的粗大枪管朝向左舷侧的客房。船尾附近某间船室的露台,正是刚才那条弹道预测线的源头。老大就藏身在那里。
发射出去的2发枪榴弹炸裂,把玻璃轰得粉碎,像雪花一样降落在中庭。但是没有看见人体的碎片降落。
「啧。又没打中吗?再次装填!」
不可次郎再次装填子弹到右太里。

「果然是这样吗……」
听见Pitohui的呻吟声后……
「什么果然是这样?」
不可次郎以左肩支撑着盾牌,将右手插进MGL─140粗大的弹筒里喀锵喀锵地转动着并这么问道。
这段期间里,莲也不停地开火射击。本届在这之前都没有什么机会开枪,所以应该还剩下许多子弹吧。只见她毫不留情地连续射击。
有时候会用盾牌把子弹弹开的Pitohui,眼睛注视着四周围以阴险的笑脸说着:
「现在的伊娃,以角度来说虽然很难击中我,但是并非不可能。」
Pitohui比较靠近左舷侧的客房大楼,所以狙击的角度会变得比较困难。也因此比较常探出身子,当然也比较容易遭受反击。
这么说来,应该不是不可能……
「唔嗯。你的意思是?」
不可次郎回应着对方,同时在发出「喀砰喀砰」声响的情况下,持续把枪榴弹装进大弹筒里。
「应该是她们两人说好『由小莲来把我干掉』了吧。不知道算是小莲个人的道义还是私怨。」
「天啊!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挑选猎物!真不愧是强敌!完全是轻松写意的态度!」
「所以说,我们就充分利用她的这份气魄吧。我进入客房。然后──装出追逐伊娃的样子。」
「啊哈哈!了解!」
完成再装填的不可次郎当场站了起来。当然已经把盾牌举到眼前,不过为的是让莲把子弹集中到这里。
子弹果然正如不可次郎的期望一口气飞过来,其中有数颗子弹击中盾牌,但是倒楣的是,有一颗因为地砖而弹跳的子弹击中不可次郎的脚……
「很痛耶!」
不可次郎虽然倏然蹲下,但已经充分完成了诱饵的任务。
这段期间,Pitohui已经猛然冲进左舷客房大楼当中,从不可次郎的视界当中消失了。

Pitohui从莲的视界消失之后……
「老大。Pito小姐『上钩』了。跑到里面去喽。」
「了解!」
莲把新的弹匣拍进P90里面。
然后──
站了起来。

「啥啊!她到底在做什么?」
酒场里某个人这么大叫的同时……

「…………」
待在甲板18的M也屏住了呼吸。

莲光明正大地站起来,让粉红色身影出现在中庭里。
接着就以不知从娇小身体何处发出的巨大声音大叫:
「不可────!一决胜负吧────────!」

weinxin
网站微博@ALfheimOL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博,第一时间获取资讯,与同好互动!
诗林
刀剑神域 序列之争 桐人AnimeJapan2018立牌
刀剑神域 x Movic 概念主题第六弹 婚礼主题立牌-亚丝娜
刀剑神域 磁铁夹/冰箱贴
Chara-ani 再版 刀剑神域盒蛋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