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角录入][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5]

「怎么回事?」
不知道发生爆炸与浸水的MMTM众成员……
「从刚才就开始慢慢倾斜……应该不是回头吧?」
走在前方的健太与萨门停下脚步。
当然跟在后面的杰克与负责殿后的波鲁特也同样停了下来。
四个人所在之处是甲板10的左侧通路。也就是设置了中庭的楼层。目前虽然走在客房旁的走廊,遇见突发状况时可以立刻冲进中庭这边的房间,从窗户直接到达中庭。
他们的目标当然是舰桥,要打倒的对手则是背叛者小队。
四个人虽然强烈渴望战斗……
「在那之前船就沉了的话,一切就都没意义了……」
不过健太的发言也相当有道理。
这数十秒当中,MMTM众成员就停下脚步观望情势发展,最后……
「哦,恢复了。」
正如健太所说,船身缓缓往右倾斜,最后恢复水平状态。
这时波鲁特开口表示:
「吓死人了……好不容易才搭上的船要是沉了谁还受得了啊。」
「难道说,只要愿意就能把这艘船弄沉吗?我还以为一旦浮起来,在大会结束前都会保持稳定状态呢,难道不是这样?」
以苦涩声音回答勒克斯问题的是目前的队长杰克。
「确实有这种可能……GGO里能够破坏的东西太多了……里面只要能动的交通工具就都可以弄坏。这艘船应该也不例外吧。而且那个疯女人还待在舰桥。不论她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或许是又浮现出上一届遭到贯穿头部的记忆了吧,只见杰克的身体抖了一下。然后……
「船内走廊和宽敞的地点,哪一边比较容易对应倾斜……?」
又以不安的口吻这么表示。
「谁知道呢。虽然不讨厌室内战斗,但是立足点会摇晃就让人不敢领教了。」
「虽然狭窄的地方还有能靠在墙壁上这个优点……不过,整体来说还是不太好。」
「还是宽敞的地点才能发挥火力吧。」
健太、萨门以及波鲁特依序说出自己的想法。
现任队长杰克则是……
「…………」
思考了五秒钟左右。他接着又看向自己的手表。上面的时间正好是十三点二十四分。距离下一次扫描还有一分钟。不对,六十秒、五十九秒、五十八秒、五十七秒……
「到中庭去吧!然后在那里等待下一次扫描。」
这对一路闯到这里的MMTM来说是有点软弱的作战。如果还是大卫担任队长的话,应该不会采取这样的作战吧。
但是……
「知道了。」
「了解。」
「嗯,还是不能太莽撞。」
剩下来的三个人没有提出异议,答应之后就改变了前进的方向。

MMTM的成员一边等待十三点二十五分到来,一边来到通往中庭的走廊前端。杰克蹲在画有「i」符号的墙壁旁,另外三个人各自隔开数公尺的距离围着他。
「好宽敞……几乎快忘记这里是船里面了……」
只从转角露出眼睛的健太,对眼前的光景感到难以置信。
中庭是夹在两栋巨大建筑物之间,长330公尺,宽50公尺的空间。
该处的设计概念是「巨大的购物街」。
左右两边就像一般的商店街那样并排着许多店家。除了能够购物的商店之外,也有餐厅和咖啡厅。
当然现在已经全成了废墟,不过保存状态跟其他地方比起来已经算比较完善,一眼望去还能够看出过去的模样。看来是「难民在这里生活过」这样的设定,店内以及门口都能看到床垫、毛毯以及脱下来乱丢的衣服。
中庭的中央与左右两侧有车子应该也能通过的宽敞通道,上面还铺设着石板。不过不是真正的石头,而是制作成更为轻量的地砖。
为了让散步的人欣赏风景,中央通道的两旁还像公园一样设置了树篱和树木。目前花草已经全部枯死,另外也能看出树篱被挖起来改变成田地的模样,应该是拿来种植薯类了吧。四处可见的长椅也都已经生锈了。
中庭的中央附近,也就是船的中央附近是一座游乐园。可以看见旋转木马、咖啡杯、旋转式秋千等几种游具。明明已经在船里面,游具当中竟然还有直向摇晃的海盗船。
从中庭往上看就能看得见天空,雨当然会直接降下来。不论是商店还是游乐园,设备都因为生锈而破烂不堪。
中庭里面没有任何灯光。不知道是完全失去电力,还是总开关被关上了。但从红灰色天空照下来的亮光,让这里没有因为昏暗而看不见的角落。
接下来的敌人,也就是背叛者小队所在的舰桥,就在往船首方向穿越中庭后的上方。
MMTM将下来的行动,将因为这支敌方小队的位置而产生很大的变化。
如果BTRY的所有成员都还躲在舰桥里面的话──
那对自己的小队来说就相当侥幸。一口气通过不用害怕被枪击的中庭,然后从船首这边的楼梯冲上去,就能在舰桥周边展开擅长的室内战了吧。当然还是得注意伏击与陷阱就是了。
如果BTRY的四个人各自散开,躲藏在船内各处迎击我方的话,也同样是再欢迎也不过的发展。
迅速冲入该处进行攻击,在保持火力优势的情况下一个一个把他们干掉就可以了。就像对付SJ1时躲在太空船里的小队那样。
当然,前队长大卫所隶属的背叛者小队不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些事情。
为了封锁我方「擅长室内战斗与小队合作」的强项,他绝对会和那个不知道会有什么举动的疯女人Pitohui一起订立某种有用,而且超乎我方想象的作战。
「那么,对方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呢……」
当杰克以八成不安,两成期待的心情这么呢喃时,扫描就开始了。

上次明明是从上面的楼层,这次却是从最下方开始扫描。看来扫描的起点每次都会改变。
杰克让伙伴们警戒走廊的前后方,由自己代表小队观看扫描。
甲板1到甲板2没有任何人影。
而待在甲板3船首附近的是LPFM的三个人。
除了楼层不同之外,他们和上一次的扫描几乎是待在同样的地方。看来只是爬上阶梯而已。之所以没有积极展开行动,很可能是为了争取恢复HP的时间。
「粉红色小不点他们还在三楼的船首,可能是在回复当中吧。不过那个粉红色小不点的速度根本不是人类,所以要特别警戒。同甲板看不见那些女人的身影。很可能已经全灭了。」
杰克迅速报告着重点,同时等待扫描往上升。
明明一秒就会扫描一个楼层,却感觉速度相当慢。在期待扫描快点来到甲板10的情况下等了数秒──
在客船中庭接近船尾的左侧,绝对是我方目前所在的地点就正确地显示在接收器上。
由于到这里都没看见SHINC,所以已经可以确定她们全军覆没了。
而且可以知道BTRY没有任何成员在同一个楼层。同时我方的所在位置也已经被他们发现。
虽然做出大卫的枪榴弹立刻从高楼层飞至的觉悟,但是没有受到任何攻击。
这么说来,是不在附近喽?
「娘子军确定全灭了。背叛者小队不在同楼层。等待楼上的扫描。」
杰克的发言传达给紧绷着神经等待结果的同伴们。各自把突击步枪架在肩膀上的三个人,摆出了食指随时可以扣下扳机的态势。
扫描逐渐往上方的楼层前进。甲板11、12、13、14都没有任何显示就直接通过──
「到14都没看到人……」
直接上升到甲板15、16……
「16。还是没看到……」
不会还悠闲地待在舰桥里吧?大卫和Pitohui隶属的队伍会如此温吞?
杰克头上浮现好几个问号。
然后到了甲板17。
「什么!所有人都还在舰桥!」
杰克惊讶地这么报告。
接收器画面上,映照出BTRY的四个人全聚集在舰桥的模样。也就是没有任何能立刻攻击我方的人。
「好!中庭安全了!全员跑起来!」
「了解!」「太好啦!」「OK!」
处于紧张状态的三个人传回高兴的声音,接着MMTM的四名成员就往中庭冲去。

即使该楼层的扫描结束,还是会显示玩家的位置六十秒。
在Pitohui所看的接收器当中,显示杰克、波鲁特、健太以及萨门等名字的光点正朝着中庭猛冲。
不知道是在显示自信,还是在表示现在就过去,他们似乎完全不打算向我方隐藏自己的行动。
四个人就这样快速朝船首移动──
「启动。」
Pitohui做出了命令。

「行动了!」
「很好!干掉他们!」
看见MMTM展开突击的酒场观众……
「哦?」
比任何人都快注意到那种现象。
「下雨吗?」
画面中出现斜向的水滴。
一开始只有仅仅数滴,但数量立刻就增加,最后变成猛烈的降水。

面对宛如豪雨般的水滴……
「啥啊?开始下雨了?」
跑在前头的健太注意到这一点,于是抬头看向天空。这时从夹在两栋大楼之间的空间降下水来,健太的脸不久后就湿透了。
大雨打到奔跑的他脸上,自然地溅入口中……
「呜哇!好咸!」
健太绷起脸来。
「搞什么?还以为是下雨,原来是海水啊?」
跑在后面的萨门也说出同样的话。虽然GGO里所下的都是里面不知道含有什么成分的雨,但是也不至于咸到如此夸张的地步。这无论怎么看,不对,应该说无论怎么尝都是海水。
他们持续着突击行动……
「为什么海水会从天而降……?」
杰克瞪大了眼睛……
「难道海平面几乎和左右这两栋建筑物同样高度?」
波鲁特做出疯狂的回答。如果是这样的话,船尾的部分应该早就沉没了。
「啊,这不是雨。是洒水器的水。」
健太边跑边指着天花板的一点。
从客房的露台下面凸出一条小水管,然后有大量的水从该处喷出,不对,应该说被喷出来。
从这里无法得知总共有几个喷出口。由于各个楼层似乎都有,所以绝对不只十几二十个。
从大量的洒水栓降下大量的海水。中庭的石头地板一瞬间就因为「人工豪雨」而湿透,甚至开始出现水洼。
视界因为水滴与水雾而恶化,刚才还能看见的终点,也就是中庭船首侧的尽头已经看不见了。
应该剩下150公尺左右吧。大概是刚跑过一半的距离时。
「状况太恶劣了吧……」
在海水豪雨中奔跑的健太如此抱怨……
「但是也没有伤害认定,而且这样对方也不容易看见我们,应该没关系吧?」
跟在后面的萨门做出乐观的发言。
确实在这种情况下,就算BTRY的众人前来迎击,也不必太担心会被从远方狙击吧。
MMTM在宛如打翻了水桶的豪雨当中轻快地奔驰,朝着游乐园区域靠近。距离作为目标的终点大概剩下100公尺左右。
开始降水才短短数十秒,中庭就已经浸在水中。不知道是中庭的排水力原本就比较低,还是抽水马达完全没有作用。降下来的雨完全没有流掉,反而不停地累积。
四个人就在连靴子上方都浸在水里的情况下,啪嚓啪嚓踢着积水持续奔跑着。
早已经全身湿透的他们,根本不在乎这种事情了。
虽然枪械也全部濡湿,但军用枪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故障。
弹壳里的火药就算浸在水里一阵子也能够点燃,愿意的话也能在水里射击。只不过子弹几乎不会往前进就是了。
真要说有什么影响的话,就是光学枪在雨和水雾当中威力会减弱许多。不过他们四个人当然没有这种武器,所以就算下雨也无所谓。
「没问题了!室内战斗的话我们就有机会获胜!」
现任队长杰克边笑边露出狡狯的笑容,结果海水也灌入他的嘴里。
「好咸!」

这个时候──
跑在前面的健太通过旋转木马旁边。
跟在后面的萨门正好在旋转木马旁。杰克则是在咖啡杯旁边。最后面的波鲁特来到海盗船旁边。

「没关系。打开吧。」
Pitohui在舰桥做出命令的下一个瞬间──
MMTM的四个人就死亡了。

跑动着的四个人,身体全部一起僵住。
原本运动着的手脚,全都像被绑起来一样无法动弹。手离开自己的枪械,只以肩带挂在身体上。
男人们变得像木棒一样的身体,因为伤害认定而全身发出鲜艳的红光。
接着在奔跑的姿势下从脸部直接插进水里,整个人趴在地上,让水掩盖过头顶。
依然没有一个成员能够行动──
几秒钟后,他们身体上就冒出「Dead」的标签。

萤幕中的四个人突然发出红光,然后倒下来被判定立刻死亡,看见旁边出现4这个死亡人数之后……
「发……发生什么事了?」
「WTF?」
「啥啊……?」
没有任何观众能够了解状况。
虽然视界受到降雨的影响,但转播画面中还是可以很清楚地看见男人们奔跑的模样。所以知道他们没有被击中,也没有被卷进枪榴弹的爆炸当中。
说起来,应该是发动攻击者的Pitohui等背叛者小队,从刚才就一直待在舰桥里面。
另一个萤幕里的影像,映照出Pitohui站在舰桥的操纵台前,而艾尔宾、伊娃与大卫则是为了防止敌人入侵,把手上的枪械对准入口。当然从这里到中庭还隔着许多道墙壁。
那么是莲他们这另一支存活的小队干的好事吗?这也不可能。他们三个人还躲在甲板3的走廊上,等待受重伤的M恢复HP。
那到底是谁,又是用什么方法杀了MMTM的四个人呢──

「我想应该很顺利。『克拉拉』,可以停止了。」
知道四个人死因为何,应该说就是杀人凶手的Pitohui先开口这么说……
「不过,还是不能百分百肯定,可不可以帮忙确认一下?为了慎重起见,你们三个一起去吧。下次扫描就你们三个人一起看。虽然应该还不会上来,不过还是得小心莲的突袭。」
接着又对入口处的伙伴们如此宣告。
脸上出现复杂表情的大卫、表情跟平常一样冷酷且严肃的伊娃,以及看不见脸孔的艾尔宾……
「知道了。」
「好。」
「那么……」
就并肩离开了舰桥。这个时候是十三点二十七分。
伙伴们和摄影机标志离开后,自己一个人待在舰桥里的Pitohui……
「呼……」
就当场瘫软到地板上。
这时候「克拉拉」……
「怎么了吗?身体不舒服?」
对着仰躺在豪华船长席旁边的Pitohui这么问道。Pitohui暂时把左耳上的通讯道具拿下来……
「啊,嗯……全身发软。」
「这样不行。是生病了吗?」
「不,只是脑部觉得很累。所以精神传达不是很顺畅。如果是AmuSphere应该就会被强制登出了……NERvGear万岁……幸好我有把你留下来……」
「为什么会如此疲惫呢?有没有我能帮忙的地方?要不要叫船医过来呢?」
「理由很简单。昨天工作太累了。平常在演唱会隔天,这副身体都会累到派不上用场。所以『克拉拉』没办法帮什么忙。不过我还有事情想要你做,你就帮我处理这边的事情吧。」
「我知道了。请尽量吩咐吧。」

十三点二十九分。
「唔……所有人都死了……」
伊娃在能往下看见甲板15中庭的位置,以VSS的瞄准镜窥探情况并这么说道。
距离她数公尺的旁边,大卫也同样透过STM─556的瞄准镜来看着过去那几名同伴的背部,然后可以看到浮在上面的四个「Dead」标签。
洒水器已经停止。尸体就趴倒在累积于中庭的薄薄一层海水上面。
「真的从舰桥打倒他们……太厉害了……──Pitohui小姐,成功了!」
打从内心感到佩服并做出报告的是看不见脸孔的艾尔宾。
他用自己的耳目,看见也听见了Pitohui的所做所为。

几分钟前,得知MMTM开始突击中庭的Pitohui,随即对「克拉拉」下达命令。
而且仅仅只有两道命令。
首先是让船内所有洒水器开启最大洒水量。
明明没有任何火灾,「克拉拉」还是鲁直地遵从命令,让船内不知道几万个洒水栓开始全力洒水。
通常船内的洒水器是使用储蓄在水塔内的普通淡水,但是水塔的储水量并不大。或许本来就没有什么存量了吧,水塔内的水立刻被洒光,于是便开始使用周围用之不尽的水源。这里指的当然就是海水了。
然后Pitohui又对「克拉拉」做出下一个命令。
她要「克拉拉」打开中庭内所有电源开关。
中庭里设置了游乐园。该处有好几种由电动马达驱动的游具。因为是要快速移动沉重的物体,所以使用的电压与电流都相当惊人。
「真的可以吗?待在那里的人类可能会触电而死。」
「克拉拉」为了慎重起见而做出这样的确认,Pitohui则简短地回答:
「没关系。打开吧。」

*    *    *

十三点三十分的扫描是从上面开始。
看着扫描的伊娃……
「只剩下莲他们吗……」
就以险峻的表情这么呢喃着。
十秒之后,全身湿透的莲看见扫描降到我方所在的甲板3……
「只剩下我们吗……」
就以险峻的表情这么呢喃着。

「LPFM仍在下面,所以这阵子应该还没问题吧?我去外面看看!」
艾尔宾说完就转过身子。
他背负着XM8跑了起来。不断地奔跑着,穿越没有任何人的船内。
一名科幻士兵奔跑过的走廊,墙壁上面──
用英文写着「不要舍弃希望!」「我们要活下去!」「成为新世界的亚当夏娃吧!」「地球真是美丽」「我们不会重蹈覆辙」等句子。
艾尔宾跑上两层楼的阶梯,来到跟舰桥同一层的甲板17。用力推开右舷沉重的门,来到剑桥右侧宽敞的瞭望甲板。
扶手前方可以看见一整片汪洋……
「…………」
艾尔宾以似乎要将其捏弯般的力道握着扶手并眺望着周围。
海洋的模样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原本平稳的海面早就烟消云散,到处可见惊天的大浪。因为这是一艘巨船,所以船内几乎感觉不到摇晃。
虽说朝着大楼前进,但是根本不知道它在哪个方向。艾尔宾从水平线的右端看到左端……
「啊……」
发现了。四角形大楼的最上面三层,稍微从灰色沙漠般的海洋里探出头来。而那正是船前进的方向,所以才会从船首后面往右边显现出来。
目前还剩下800公尺左右的距离。艾尔宾使用头盔的望远机能……
「啊啊!」
看见了。是同伴们。五名同伴还在屋顶上,他们看见靠近的大船了。里面还有人挥着手。
「Pitohui小姐!我看到大家了!他们全都平安无事!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你了!」
艾尔宾以兴奋的声音向伙伴们的救命恩人表达谢意。
接下来得想出让他们顺利移动到船上的方法,而且就算顺利来到船上,也不知道该以什么条件来重新开始战斗才好。
但就算是这样,现在还是单纯想为原本以为没救的伙伴能够存活下来并且回归SJ3感到高兴……
「太棒了!太棒了!实在太棒了!」
艾尔宾在甲板上不停地跳跃。
当他这么做的期间,船也不断往大楼靠近。虽然不清楚正确的数字,总之是相当快的速度。可以说是全力往该处冲刺。
短短几十秒之间,大楼就离客船相当近了。
艾尔宾虽然对于船只完全不了解,但是不踩煞车减速的话,似乎就要超越大楼了。
「Pitohui小姐,请把船停下来。」
艾尔宾这么说道,但是没有得到回答。
「Pitohui小姐?」
他等待了几秒钟。但还是没有回答……
「怎么了?」
大卫感到担心的声音透过通讯道具传到艾尔宾耳朵里。
「没有啦,Pitohui小姐一直没有回──」
艾尔宾的声音倏然中断。
因为船稍微往左倾斜了。也就是说,开始往右回头……
「咦………?」
等船首准确地朝向不断迫近的大楼,就算完成了改变航线的工作。

当T─S小队存活下来的五个人看见巨大豪华客船往自己的方向而来时,真的是兴奋到手舞足蹈。
「太棒啦──!」
「往这边来了!」
「得救了!」
「在岛屿中央的就是那个吗!」
「艾尔宾来救我们了!」
除了002之外,身上穿戴着001到006编号的护具男们,果然是高兴地又叫又跳。
刚才那没有任何人开口的丧礼般气氛顿时一扫而空。
静静往上升的海水,是比任何怪物都要恐怖的存在。当它逼近到只差四层楼的距离时,真的觉得已经没救了。甚至觉得与其这么溺死,还是干脆投降从SJ3退场算了。
而海平面上升到剩下三层楼的距离时就停下,总之是免于溺死的命运了。
五个人虽然茫然抬头看着天空,羡慕着在某处进行当中的战斗,但还是意气消沉地谈论着,说不定剩下来的两支队伍一起同归于尽,自己的小队「再次」获得优胜这种可能性相当低的话题。
船看起来已经像山一样高了。
巨大的船以不符合巨躯的速度往这边过来了。
往这边过来了。
往这边过来了。
「奇怪?」
「哦哦?」
「咦?」
往这边冲过来了。
往这边冲过来了。
「奇……奇怪了?」
「大家快逃!」
「咦?逃到哪?」
往这边冲过来了。

艾尔宾从船上──
酒场的观众从空中──
实际在现场的五名T─S成员都看见了。

巨大豪华客船全力朝着大楼冲撞。
首先是附着在船首下方的球形船首开始陷入水里的大楼侧面。
紧接着,破浪的船首就直接撞上大楼的侧壁。
细长的大楼不可能抵挡得了巨船所带着的动能,即使船首稍微损毁,还是不停地打破水泥并且前进。
「呜呀啊!」
「咚咿!」
「为什么!」
「噗呀!」
当T─S众成员到处逃窜时,脚下大楼的屋顶就纷纷崩塌,被船首分断成左右两半。
存活到现在的五个人这时终于随着钢筋水泥的瓦砾掉落灰色海洋,然后就此沉没。

对于看着萤幕画面的酒场观众来说,看起来就像是小小垃圾从崩毁的大楼掉到海里面,但他们都很清楚那是人类……
「呜咿……」
「太惨了……」
「还有这种杀人方法吗……」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都是Pitohui害的。」
可以听到有人说出这样的感想。

当时艾尔宾他……
「Pitohui小姐!请把船停下来!请把船停下来!」
即使这么大叫,还是一直看着情况。
看着自己刚才也在那里,然后现在伙伴依然在上面的大楼──简直就像被踏扁的煎饼一样粉碎。
巨船的速度完全没有减缓,无情地把该大楼海面上连同海底下的构造物全部破坏掉。造成的些微振动也传达到他的手脚上。
「啊──!啊──!啊──!啊──!啊──!啊──!」
艾尔宾这个时候就只能放声大叫。
一切都是在短短几秒内发生的事情。
刚刚还是大楼的地方已经来到自己脚下,但那里已经不存在任何东西。也没有任何物品漂浮在海面上。只能看见灰色海洋与波浪。
「…………」
艾尔宾跑了起来。
目标是就在附近的舰桥。

「Pitohui小姐!」
边叫边冲进舰桥的艾尔宾所见到的是跟刚才没有两样的舰桥内部,以及……
「咦?」
整个人趴倒在船长席旁边的Pitohui。
她的爱枪KTR─09就滚落在身体旁边。右手虽然朝它伸去却还是构不到,左手则是压在腹部底下。
「咦?」
一瞬间脑袋停止运转的艾尔宾缓缓靠近,在Pitohui旁边蹲下来后……
「咦?那个……醒醒啊?」
畏畏缩缩地摇晃穿着蓝色连身服的肩膀。
对方没有反应。虽然加强了摇晃的力道,但她还是一点知觉都没有。
只不过,因为没有浮现「Dead」标签,所以绝对还活着。往视线左上角的HP条看去,也能看见Pitohui毫发无伤的生命值。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刚才的奇怪振动是什么?」
伊娃的声音传到艾尔宾耳里……
「船……撞上了大楼……大家都死了……Pitohui小姐倒在舰桥……没有任何反应……但是又没死……」
「啥啊?」
可以听见伊娃发出莫名其妙的怪声。
「这到底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当艾尔宾稍微陷入恐慌状态时,大卫尖锐的声音就冲进他耳里。
「艾尔宾!现在立刻离开那个臭女人!」

艾尔宾没办法回答大卫了。
因为有蓝白色光棒从他头盔的下颚处贯穿到后脑勺。
蓝白色光棒连结着一根银色筒状物。
银色筒状物就握在深蓝色袖子底下的左手上。
是趴着的Pitohui以光剑使出的突刺。
「…………」
看不见表情就僵在该处的艾尔宾,不久后双肩就无力地下垂,静静地战死了。

「嘿咻!」
Pitohui收起光剑的剑刃,同时靠着往后弹跳来起身。
艾尔宾穿着护具的身体从胸口重重地倒下。「Dead」标签随着哔咚的声音亮了起来。
Pitohui用手碰了一下左耳关上通讯道具后……
「哎呀,小卫卫这个家伙第六感真的很敏锐。本来还想再玩一下。」
她这么自言自语完之后才转身来到操纵台前面。
「『克拉拉』,很帅气的冲撞哟!干得好!」
「您的褒奖让我备感光荣。我只不过是实行您的命令而已。」
「克拉拉」这么回答时,手表的时针就指着十三点三十五分。

在甲板15看着接收器的大卫……
「Pitohui……你这家伙……把艾尔宾杀掉了吗……」
将自己的预测转变成确信。
从视界左上的同伴HP条,可以判明艾尔宾死亡的事实。
虽然不知道他在哪里以及如何死亡──
但光是从最上层开始的扫描显示出舰桥只有Pitohui一个人,就能舍弃莲悄悄去到该处,无声地让Pitohui无法动弹,然后杀掉回到舰桥的艾尔宾这种些微的可能性。
莲他们三个人依然在距离遥远的甲板7。目前存活的包含自己、Pitohui以及伊娃在内共有六个人。
接着Pitohui就以通讯道具做出了回应。
「这哪有什么,我只是送他去和沉入海底的同伴团聚而已。」
用的是简直就像说「要感谢我啊」一般的口气。大卫毫不隐藏自己的厌恶感……
「哼!让客船冲撞大楼也是你下的命令吧!」
「没有证据就把人当成犯人,实在让人太痛心了。嗯,不过确实是我啦。我可是打倒了敌人耶。没有必要遭受非难吧。艾尔宾小弟呢,我已经让他作了场『或许能解救同伴!』的美梦了。他应该感谢我才对。我怎么这么好心呢!」
「Pitohui……我很清楚你这家伙是无可救药的臭女人,但原本认为你对于这个游戏还算是认真。打倒敌人是没关系,但虽说是硬被凑起来,艾尔宾依然是同一小队的伙伴,想不到你竟然会谋杀他。我真是看错你了。」
「哎呀,讨厌啦。这样夸奖我也没有奖品哟。应该说,你没看上一届的影像吗?」
「最后要跟你说一句话。」
「什么话?爱的告白?」
「现在你是我们的敌人了。」
大卫说完的同时就把手贴在左耳上,像要表示跟你无话可说般关上了通讯道具的开关。
涂了绿色迷彩的脸上燃烧着愤怒与斗志。他把脸转向伊娃……
「你也跟我来。我们先干掉Pitohui。」
伊娃也摸了一下左耳。然后……
「我了解你的心情,但我无法奉陪。」
「什么?」
「我想战斗的对象是莲。我想拿出全力与她战斗。」
「…………」
「不过,我不会从背后袭击试图杀害伙伴的你。那么,尽情地去战斗吧。」
「…………这下子还真不知道该不该感谢你了……」
留下这句话后,大卫便转过身子,背对着伊娃跑了起来。
把STM─556架在身体前方的他就从甲板消失在船内。他的目标是舰桥。
伊娃则是默默目送他离开。

甲板5的船右侧直向走廊上,浑身湿透的莲就在楼梯旁边看着十三点三十五分的扫描……
「为什么会这样?上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背叛者小队有一个人消失了!」
打从心底无法理解的莲以相当大的声音喊叫。
同样浑身湿透且双手拿着MGL─140的不可次郎……
「被Pito小姐杀掉了吧?」
「怎么可能。」
莲忍不住这么吐槽,但在不可次郎身边回复完HP的M……
「不,那家伙确实可能这么做。」
也立刻同意这个看法。因为SJ2快要结束时,M也因为偷偷帮助莲而被愤怒的Pitohui击杀。
「就这样放着不管的话,背叛者小队甚至可能会被Pito一个人毁灭。」
「那真是太好了,M先生。我们就继续悠闲地待在这里吧?」
不可次郎以有些开玩笑也有些认真的口气这么说……
「虽然是不错的主意,但已经没办法这么做了。水又升上来了。」
M望着楼梯下面这么回答。
「这么快?」
莲一看之下,发现海水已经一点一点升上我方小队才刚爬过的楼梯。这是船内进水越来越严重的证据。沉没后依然发着光的照明,在略显污浊的水中森然摇晃着。
莲他们至今为止都是采取「尽可能拖延到上一层去的时间。如果敌方小队迫近的话就避开战斗专心逃窜躲藏」的作战。
这么做的理由有二。
第一是为了等待M的HP回复。
要让在和塔妮亚的战斗中几乎全损的HP完全恢复,必须用光三根急救治疗套件,总共需要九分钟的时间。SJ里的九分钟可以说相当漫长,这段期间完全不战斗更是难上加难。
第二个理由是为了让强敌MMTM与背叛者小队互相残杀。
如果MMTM往这边过来的话──将会造成重大危机。
老实说,他们已经订立好计划。当判断无法所有人都逃走的时候,就会把打开盾牌的M留在通路上让他独自牺牲。如果情况许可,不可次郎就发射电浆弹头枪榴弹,把M和对方一起杀掉。
幸好MMTM选择了与背叛者小队对决。然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四个人突然在五分钟前消失了。
话说回来,这艘满目疮痍的船还是不停地进水。不过其中一个,而且是最大的洞就是我方炸出来的就是了。
待在甲板3时海水也慢慢上升,于是急忙爬到甲板4。等那里也浸水后,没办法的三个人就爬到甲板5。
在前头架着P90的莲爬上楼梯……
「进了这么多水,这艘船真的没问题吗……?不会沉没吗?」
莲畏畏缩缩地这么问……
「不知道。」
M则即刻做出回答。

「那个臭女人!」
由于通讯道具已经关上,所以大卫便放声大骂并跑上阶梯。
还是豪华客船的时候,应该有许多客人带着笑容从这条宽敞的折返式楼梯上擦身而过吧。现在却已经变得老旧且肮脏,扶手上面还挂着无数破布──说不定它们全是某人的衣服。
爬完楼梯后就看见甲板17宽敞的空间,前方则是通往舰桥的门。
大卫把加装枪榴弹发射器的STM─556架在肩膀上,在立刻能射击的状况下急奔。他打算只要看见什么会动的东西,就认定是敌人而直接扣下扳机。
但是,很不可思议的是,大卫内心有着某种确信。
他相信Pitohui不会在途中发动攻击。
那个女人,一定会在她名为舰桥的城堡里等待自己。
「等着吧!魔王!」

weinxin
网站微博@ALfheimOL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博,第一时间获取资讯,与同好互动!
诗林
刀剑神域 磁铁夹/冰箱贴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