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角录入][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5]

SHINC是在三分钟前,从岛屿东南方边缘的海岸开始本届大赛。
根据SJ2以后「强队分散在四个角落」的不成文规定,这是距离上届优胜的「强队」T─S、MMTM还有莲等人都相当遥远的位置。
周围是有许多巨大岩石塔并列的岩砾荒野。
高度15公尺到20公尺,直径5公尺左右的岩塔在数十公尺的间隔下凌乱地竖立,呈现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景观。
宛如竹笋怪物的岩塔,正如M所预测的是因为雨水侵蚀而形成的大自然艺术品。雨降落到容易被水侵蚀的大地,只有上方覆盖着其他种类岩石的地方变成塔状残留下来。
下方则因为是别的地层是坚硬的岩层而几乎是平坦地形。因此这里除了塔的后面之外就没有其他藏身处了。
但可以知道大赛开始后1公里内不会有敌人,而且也因为塔的关系而看不见远方。SHINC的六个人就警戒着海洋之外的周围,并且选择了观看十二点十分首次扫描的固定程序。
但是短短一分钟后──
「咦!各位,海往这边迫近了哟!」
娇小敏捷的前锋──塔妮亚最早注意到这种现象。
也就是这个战场具备了岛屿下沉,或者是海面上升这种随着时间经过逐渐变窄的特性。
了解主办者意图的老大放声大笑,同时立刻决定变更作战计划。

「哦?」
酒场里的观众也从转播影像里注意到,SHINC开始采取过去未曾有过的作战。
观众们都清楚「Squad Jam当中,最初的十分钟不需要发动攻击」这个铁则。所以都认为十二点十分的首次扫描过后战斗才会开始。
所以他们也都还很悠闲。不是在酒场里吃吃喝喝,就是和伙伴预测这次的优胜者是哪支队伍。
发现吊在天花板的大萤幕里,SHINC开始全速前进时,他们全都吓了一大跳。
「咦?那些家伙开始冲刺了耶?」
「咦?比赛不是才刚开始吗!」
画面当中,以塔妮亚这个手拿野牛冲锋枪附加消音器的小个子为先锋,小队的六个人突然就开始全力奔驰。
「怎么了怎么了?那些家伙在想什么?」
「因为海洋逐渐迫近而自暴自弃吗?」
「优胜的热门队伍会这么脆弱?」
在观众带着不可思议以及不安的心情注视下──
SHINC的六个人,就把各自的武器摆在腰间,然后看着左手边水位慢慢上升的海洋,同时以在岩塔间移动的方式来前进。看得出是毫无犹豫与停滞的疾驰。
领头的塔妮亚速度实在太快,所以经常会停下脚步来警戒着周围并且等待同伴追上来,至于其他成员则完全没有休息。
经过两分多钟,当画面旁的时钟宣告时间来到十二点五分时──
她们突然停下脚步。以距离来看,大概跑了数百公尺吧。塔妮亚似乎简短地说了些什么,但是转播听不见她说话的内容。
所有人立刻躲到岩塔后面,只有跑在最后面的安娜开始爬上眼前的岩塔。
没有携带任何绳索的她只能直接空手攀爬,但还是很轻松就爬上施力点不算多的岩塔。灵巧的动作令人叹为观止。
「太厉害了,她一定具备某种攀登技能。」
其中一名观众以充满自信的表情这么说着,不过实际上并非如此。那是身为「安娜里头的人」,也就是安中萌的玩家能力。由于双亲的兴趣是抱石〈bouldering〉,所以她从小就被迫参与这项活动。
其实不只是萌,SHINC的所有成员都是运动少女。
由于平常就每天都运动身体,所以和只在游戏里存在的勇者与战士,现实中则是缺乏运动的玩家们从基础就不同了。
安娜迅速地爬上岩塔,背后的德拉古诺夫狙击枪与金发也随着她的身躯微微晃动。
轻轻松松就爬上高15公尺,相当于五层楼高岩塔的安娜,直接趴在顶端的岩石上。她从背后取下德拉古诺夫狙击枪放在右侧腹,接着从腰包拿出双筒望远镜开始搜索周围的敌人。
短短五秒之后──
安娜嘴里呢喃着什么,并放下望远镜改拿起德拉古诺夫狙击枪。
趴在岩石上的她仔细地瞄准,然后发射SJ3的第1发子弹。

「为什么啊~?」
SJ3第一名战死者就呢喃着这句话并一命归西了。
在猛烈的风势当中,还是由安娜强大的运气获胜了。
狙击的第1发命中胸口,接下来的第2发直接命中额头,算是遇上了倒楣的即死路线。
男人浑身肌肉的身躯直接扑倒在满是岩石的大地后,只扬起些许土尘。留着庞克头发型的头部也跟着横躺在大地上。
小队成员当然吓得跳了起来,在间隔5公尺的距离下警戒着周围的他们……
「咦?等等?啥?为什么?」
「喂,开玩笑吧?」
「快趴下!」
搞不清楚状况的众人只能当场蹲低身子。
他们显示出来的队名是「BKA」。
平常是一群开开心心玩着Gun Gale Online的中队,可以说是他们特征、概念或者题目的正是──「世纪末」。
某部电影是以「文明因为核战毁灭之后,该如何在暴力支配的世界下生存下去呢,哇哈!」而闻名,另外也有漫画是被其启发而绘制出来,这群玩家正是在游戏内重现这样的世界观。
所以打扮都符合那样的气氛。
像是破破烂烂且附加了许多护具的皮夹克,上半身裸体并且在皮肤上涂满不可思议的颜色,跟刚才死亡的男人一样留着夸张的庞克头,或者在脸上绘制恐怖的图案。
枪械也尽量选择一九七○年代以前制造,又旧又坚固的类型。
而且还故意沾上泥土等脏污、自行改造成零件损毁的模样,或者将两把枪械组合起来制作成合成兽般的武器。刚才死亡的庞克头男,手上AK47的枪托就是使用圆锹的握柄。
这彻头彻尾的疯狂模样,应该可以说是在SJ3参赛队伍拍摄小队团体照时,外表给人最强烈印象的小队了吧?
虽然是这种小孩子看见后会吓到嚎啕大哭的模样──
但在现实世界里,他们不是超喜欢小孩子的保育员,就是从恶火底下保护城市的消防队员,以及深受国中女生欢迎的补习班老师。

这时酒场内的观众──
「啊~这真是太可怜了……」
全都以怜悯的视线看着这样的BKA小队。
因为接下来播出的全是他们不断死去的画面。
被安娜发现后,其中一人因为突然的狙击而丧命,而半自动狙击枪的追加射击,让他们只能当场趴下或者躲藏在附近的岩塔后面。
毫不留情的女性们就往他们逼近。

SHINC的成员,已经借由安娜从高位搜敌后传出的报告得知敌人身在何处。同时也知道周围没有其他敌人小队。
这样的话,当然只有让其全灭的选项了。
银发的塔妮亚像疾风般奔驰,绕到敌方队伍的右侧。躲藏在岩塔后方那个上半身全裸的肌肉男便进入她武器的射程当中。这时两者之间的距离只有短短30公尺。他因为害怕受到狙击而整个低下头,所以根本没看见塔妮亚。
但塔妮亚没有立刻射击。迅速瞄准目标的她当场停下来待机,同时利用通讯道具对伙伴说了些什么。
十秒后,PKM机枪开始发出咆哮。低沉的重低音在干燥的世界引起了回响。
无情的子弹雨像是穿越塔与塔之间的空隙般,落到世纪末小队藏身处的周围。
虽然有好几个人被子弹击中,但总算是没有因此而丧命,于是五个人站起来开始逃亡。
发现行踪完全被敌人掌握,继续停留在这里只是等死后,立刻全力逃走已是众所皆知的铁则。
在GGO当中,夹着尾巴逃走绝对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只要HP没有归零,就能够复活并再次战斗。

他们此时绝对是带着这样的想法……
「啊,不能往那边逃啊。」
但很可惜的是,他们听不见根据影像而清楚掌握状况的观众所发出的声音。
五个人就在着弹特效如花朵般闪烁,也就是身体被打成蜂窝的情况下不断被击倒。
子弹是来自塔妮亚刚才已经瞄准好的野牛冲锋枪,以及追上来的老大所持的VSS。
两个人宛如进行射击练习一般,不断开枪将逃到眼前的五个人放倒。
成为SJ3首支出局小队的他们应该是在事后重看转播画面时,才知道刚才PKM的攻击是为了引诱自己这几个人踏入陷阱。
十二点九分──
面对在最初的扫描前就干掉一支小队的SHINC……
「好恐怖的一群女人。」
「一点都不可爱……」
酒场里的观众做出了掺杂着难以置信与赞赏的感想。

「现在观看扫描!警戒四周!」
老大凛然的声音飞至,众女性随即围成圆圈。
不过围成圆圈时脸不是朝内而是面向外侧,同时枪口也跟着朝外的阵形。
五个人就在岩塔林立的世界里,警戒着三六○度的周围。即使扫描尚未开始,敌人还是可能因为巨大的战斗声察觉她们的位置。
为了不被人用一发手榴弹一网打尽,她们在最少间隔5公尺的情况下紧趴在岩石大地上。除了负责搬运的苏菲之外,所有人都架起自己的枪械。
只有老大一个人盯着卫星扫描接收器。
十二点十分。
SJ3最初的卫星扫描开始了。
紧接着在短短十秒钟后。
「全员往北北东移动!距离900!」
众女性根据把仪器收进口袋的老大所做出的指示开始移动。她们像弹跳起来般站直身子后,再次开始全力奔驰。
没有任何一个人偷懒。全都展现精神抖擞,一丝不乱的动作。
而且明明目前仍在扫描当中──
这也就意味着所有队伍都能看见她们的移动,但老大还是毫不犹豫地下达命令。
伙伴们也因为完全的信赖而遵从她的指示。
六个女人以怒涛般速度前进的方向,突然有一颗黄色信号弹升上天空。
「什……么……?」
老大虽然一瞬间瞪大了眼睛,但立刻以野兽般的笑容吼着:
「噢!原来如此,是这种作战吗──那真是刚好!接下来的猎物就是那些家伙了!去把他们全都干掉吧!」

「那是为了屠杀强队而集合起来的讯号哟!」
酒场里,某个集团正看着莲他们的转播时,一名戴着贝雷帽的男人便一脸骄傲地在旁边,诉说着合作打倒强敌的共同作战……
「喂喂,她们已经开始下一波攻击了!」
看着SHINC转播的观众们,暂时觉得黄色信号弹的意义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下一场战斗已经开始。

「已经冲过来了吗!」
「真是不敢相信!」
男人们发出悲鸣般的感想,同时丢下扫描器并架起自己的爱枪。他们枪口对准的方向是南南西。
男人们的枪械是──
两把全长1公尺20公分的粗犷大型机枪「MG2504」。
一把巨大高倍率瞄准器极为显眼,细长外型的枪械本体反而像是附属品的狙击枪「SorpresaA2」。
三把全长80公分的小巧突击步枪「G991K」。
这些都是没什么听过的名字,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因为它们全都是光学枪。
「射击!全力射击!」
这时开始传出的不是来自火药的枪声,而是小鸟连续啼叫般发射能源的清脆声响。

如果是观看过SJ2的人,或许会记得画面中开始拼命射击的这支小队。他们是在地图西北部的城市里以铁路车站为据点的六个人。
他们显示出来的队名是「RGB」。
看起来虽然像三原色的字首但并非如此。那其实是「Raygun Boys」的简称。
男人们不是穿着牛仔裤就是全身迷彩服,或者是科幻设定的连身服,虽然服装完全不一样,但武器倒是贯彻了自己的原则。
正如中队名称中的Raygun所显示,他们所有人都使用现实世界里不存在的光学枪。
在GGO的世界里,光学枪属于回归地球的太空船当中所使用的未来武器,而实弹枪则是留在地球的现物或者是设计图。
光学枪的光弹是由能源包所供给,姑且不论其详细构造,它确实是相当优秀的武器。总共有以下几个优点。
首先,枪枝本身相当轻,很难产生重量或者移动限制。
这个特征在刚才的MG2504上尤其明显,它的大小虽然和实弹机枪差不多,但重量只有其一半,也就是5公斤左右。至于其他枪械,重量也比同种类的实弹枪轻了三分之二左右。
第二个优点是一个能源包就能发射许多光弹。
虽然光弹数量将因为能源包的容量与每1发子弹的威力,也就是能源消费设定而有所改变,但就算是小型手枪用的能源包也能发射100发。机关枪用的能源包则可以持续射击将近1000发光弹。
另外和容易受风与重力影响的实弹枪相比,它对于远距离目标的命中准确度也比较高,而且因为子弹全都会发光,也比较容易进行弹道修正。
当然,它同时也具备许多缺点。
遭遇下雨或者雾气这种恶劣天候时,其威力就会大幅减低。
如果是会玩GGO这种游戏的枪械迷,也无法由衷地对虚构的枪械设计感到满意。
开火时的后座力小虽然有助于提升命中率,但也因此而欠缺了开枪的感触。甚至有人表示就像在开软气枪一样。
而最大的缺点就是──
威力会因为「对光弹防护罩」这种人人在对人战斗里必备的道具而大大减弱。
由于光学枪对战场上的怪物有效,所以优秀的GGO玩家都懂得把它和实弹枪交替使用。
在SJ这种「对人战祭典」里使用光学枪当然不符合常识,但RGB小队却刻意这么做。
「让我们告诉那些家伙光学枪的魅力吧!你们这些人不久后就会模仿我们了!」
「光学枪会涨价吧。还是趁现在先买光学枪制造商的股票比较好吧?」
「什么叫不利!克服不利的条件才能让我们发光发热!没错!就像这些子弹一样!」
嗯,他们就是带着这样的气概。
应该还有人记得吧,他们在参赛的SJ2里遭受不可次郎的枪榴弹炮击,没有任何表现就退场了。
不过他们这次也顺利地打进SJ3。
接着在酒场里听见贝雷帽男告诉他们的「作战」,于是趁着这个机会在最初的扫描之后发射黄色信号弹……
「为什么那些家伙立刻就冲过来啊!」
结果这个举动反而把SHINC那群渴望杀戮的女人给吸引过来了。

「已经开始下一场战斗了吗!节奏太快了吧!」
「有什么关系嘛,这样我们也不会无聊啊!」
乐趣增加的观众,视线前方的画面里可以看见RGB的六个人开始射击。
由于他们带来大量能源包,不必担心子弹用罄,于是便卯起来连续射击。
六个人的光学枪枪口发出炫目亮光。简直就像水管在洒水一样不断吐出光粒。
颜色是黄色、淡绿色以及橘色。颜色可以依照自己的喜好来变更。这支小队是把机关枪设定成黄色,突击步枪是淡绿色,至于橘色则是狙击枪。
光弹的初速──也就是从枪口飞出来时的速度和同类型的实弹枪几乎没有差别,但是具备「不会因为空阻而减速」的特征。相对的,造成的伤害量也会因为距离而减少。
闪亮的光弹穿越岩塔之间,笔直地飞过大约700公尺的距离,降落到位于该处的SHINC成员周围──
有几发子弹确实地命中了目标。
画面当中,数发黄色光弹陷入笔直奔跑的老大巨大身躯里面。
啪嚓!啪嚓!
光粒就随着水花溅开般的声音,在她身体前方碎成更小的颗粒并消失。
「啊,完全没有受伤。」
「也难怪啦,毕竟距离这么远。」
酒场内的观众发出了叹息声。
那是GGO玩家每个人都一定会拥有的宝石般道具──「对光弹防护罩」的力量。
实际上虽然看不见,但是装备着的人就像包裹在透明的茧里一样。不论从哪个角度射击,光弹的力量都会被削弱。
其防御力虽然会根据被击中的距离而有所变化,但像现在的SHINC这样距离700公尺的话,就只会减少一丁点HP。

即使如此……
「有用了!击中对方了!继续射击!」
RGB的男人们……
「哦!」
「太好了!」
「了解!」
开始猛烈地射击。
三色光弹朝远方飞去的模样看起来非常美丽。如果是实弹枪,不把所有子弹换成曳光弹(后部发光而能看清楚弹道的子弹)的话,就没办法看见这种烟火大会般的光景吧。
「信号弹已经发射了!在这里拖住她们的话同志就会赶到!」
他们也不是只会狂扣扳机的笨蛋。脑袋里面已经完成胜利方程式。
虽然因为SHINC突然的突击而吓了一跳,但依然深信情势是己方有利。
借由刚才的扫描得知SHINC位置的其他小队,看见我方所发射的信号弹,一定会赶到这里加入自己的阵营。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这么做对大家都有好处。
而自己这几个人只要在这里撑过这几分钟就可以了。
幸好使用的是不太需要担心子弹数量的光学枪。就算在这种距离下无法打倒对手,只要不让她们继续接近就可以了。
虽说具备对光弹防护罩,但更靠近的话伤害当然也会增加,所以SHINC也不会硬着头皮冲过来才对。就算有逃走的可能性,也只要跟其他小队会合然后再追赶她们就可以了。
也就是说,现在是故意制造出对己方有利的胶着状态……
「没问题了────!继续疯狂开火就对啦!」
「了解了────────!」
RGB的众人,笑容就跟发射出去的光弹一样灿烂。

面对划过红色弹道预测线后,宛如下雨般飞过来的光弹……
啪嚓啪嚓。
老大毫不在意地承受下来。虽然HP确实会减少,但就现状来说那根本不成问题。
接着老大便缓步往旁边走并且看着双筒望远镜。其视界当中……
「一、二、三──四、五、六!」
发现六个比子弹以及弹道线更鲜艳且巨大的光点。那当然就是开枪所发出的光芒。也就是说,这里是可以从岩塔之间完全看见敌方小队的地点。
放下双筒望远镜后,老大脸上就浮现出不能让小孩子看见的笑容。她对伙伴们下达命令。
「好了!把『獠牙』拿到这里来吧!」

「交换能源包!」
趴着射击的其中一名RGB成员,为了寻求伙伴的援护而开口说道。因为狂扣扳机,就连光学枪也「子弹用罄」了。
「了解!」
伙伴如此回答。不论是实弹枪还是光学枪,在子弹用完期间小队的火力都会减弱,所以向伙伴报告才是所谓的小队合作。
如果是实弹枪的话就会喊出「装填!」或者用英文表示「Loading!」,但因为是光学枪,所以这里使用的是交换。
坐镇在男人眼前的机枪枪身中央有一颗按键,男人随即按下该处。结果就有一个跟厚重漫画书差不多大小的四角形箱子迅速往下掉。
这个深灰色且由不知道是金属还是塑胶的谜样材质所制成的箱子,正是光学枪的能源包。
用光的能源包能够在店里面补充能源,所以平常不会把它丢在战场上,不过SJ里的话就算丢着不管也无所谓。
大会结束之后,掉落的道具除了损坏的之外都会自动回到自己的仓库栏当中。当然实弹枪的弹匣也是一样。
男人把从左腰取出的新能源包从机关枪上方插进去。
顺畅地滑入之后,能源包再次锁上。
同时还发出「咻嗯」这种令人感到愉快的声音,枪上面的指示器出现小小的数字,告知持枪者能够发射900发子弹。
只有光学枪才能如此轻松地「再次装填」……
「接下来就是光学枪的时代喽!」
他就像是坂本龙马一样这么说着,同时再次把枪口对准SHINC的方向。
「嘿呀啊啊啊!」
当他随着热血的叫声,以全自动模式开始毫不留情的卧射,下一个瞬间脖子上方的部分就消失,而他也失去了性命。
立即死亡的瞬间,虚拟角色的尸体也会僵住,因此男人的机枪就持续发射着光弹。两秒钟后,当无头尸体瘫倒后,机枪的枪口就移往上方,开始在空中散发光芒。
发现旁边的伙伴开始莫名其妙的射击后……
「喂喂,你是想把鸟射下来吗?」
总是会忍不住调侃他一句。趴着以突击步枪开火的男人,随即停止射击把头转向旁边。
「呼嘎啊啊呀啊!」
看见伙伴依然在该处拼命开枪的「无头尸体」,男人随即发出悲鸣。
下一个瞬间,飞过来的巨大子弹就把他的突击步枪打成两半,同时陷入他的胸口,直接穿透身躯往后方飞去。

「干掉两个。很好,继续加油。」
老大完全不在乎光弹在身体前方爆开,让HP以百分之零点多的速度逐渐减少,只是以门神般的站姿持续盯着双筒望远镜看。
苏菲就坐在距离她数公尺的旁边。这名五短身材的女矮人一旦盘腿而坐,看起来就像是一颗岩石一样。
而岩石的左肩上还放着一根巨大的铁管。
全长1公尺以上的铁管上附加了握柄与枪托,而黑发的冬马就把它架在右肩上。

「已经拿出来用了吗!」
「『捷格加廖夫』来啦!」
酒场里的枪械迷们──应该说这个游戏里几乎都是枪械迷,这时全都发出欢喜的喝采。
SHINC从上一届开始使用的必杀凶恶枪──「『PTRD1941反坦克步枪』附属女校新体操部特别版」登场了。
PTRD1941是SHINC为了在SJ2里击破M的盾牌,前去完成困难任务后所获得的最强之矛。这次当然也把它带过来了。
口径是14.5毫米。全长2公尺左右,重量约16公斤,可以说是一把长度与重量让人难以置信的枪械。直接拿着它移动实在太碍事了。
因此就跟上一届一样,苏菲没有携带PKM机枪与子弹,而是把它收纳在仓库栏里,采取只有使用时才会实体化的运用方法。
但这同时也有苏菲战死的话就无法使用的缺点,所以小队成员对她的保护比老大更加严密。
开枪射击的是小队里射击能力顶尖的黑发女性──冬马。
她就是在SJ1当中,以狙击枪中命中准度不算特别高的德拉古诺夫狙击枪,第一发子弹就命中600公尺前方莲那个小不点的女性。
冬马依然以苏菲的肩膀作为枪座,迅速地把下一发巨大的子弹塞进枪里。接着用力把因为射击的后座力而退后的粗长枪机往前推,再拉下拉柄锁定。完成了装填程序。
冬马摆出右膝跪地的跪射姿势,右眼透过瞄准镜来微调瞄准的目标。
这段期间里,RGB发射的光弹虽然也朝两人飞来并且命中,但她们不但没有害怕,脸上甚至还露出了笑容。
酒场里的观众注意到这一点。
「等等,这样……反而对娘子军有利!因为只要瞄准发出炫目光芒的光学枪就可以了。」
「啊,原来如此!」
正如这名观众所指出的,老大就是采取这种战法。
光学枪因为施放光弹的特性,从枪口发出的光芒──也就是所谓的「炮口火焰」会显得特别明亮。
老大所发现的正是能将六道发射光尽收眼底的地点。接下来只要架起PTRD1941,就可以尽情地狙击了。
发射第3发子弹的冬马,让酒场里也响彻她的枪声。
60公克的金属块以音速三倍的速度飞行。撕裂以光弹作为装饰的空间后,被吸进连续发亮的光点当中。

「别害怕,继续射击──」
这就是他最后一句话,接着RGB就出现第三名死者。
虽然来自冬马的弹道预测线延伸到他身上,但是因为他自己也死命用机枪开火,所以似乎没有注意到。于是又一名参赛者退场了。
不对……
「骗人的吧……?」
其实是两个人。
把其中一人由左胸到左肩全部轰成碎片的子弹,命中蹲在后面经过的另一个人右侧脖子。
在闪烁的着弹特效之下,男人的HP不断减少。因为脖子里有颈动脉,所以就算只有1发小小的子弹,命中该处也可能会造成致命伤。
「咦?等……等等──」
他虽然用双手掩住脖子,但还是无法连接虚拟角色断裂的颈动脉,判断角色大量出血的系统就将他变成尸体。
男人像棒子一样啪哒一声往后倒,接着传出哔咚的声音并且亮起「Dead」标签。

「可恶啊啊啊!」
「同伴还没来吗?」
RGB残存下来的两个人躲在岩塔后方并持续射击,之后又硬是撑了数十秒……
「呀哼!」
其中一个人因为PTRD1941无情的威力,连同躲藏的岩石被轰飞而受到重伤,而且所持的突击步枪也遭到破坏。
但是他仍未放弃希望。男人果敢地拿起阵亡的伙伴留在地上的枪械并冲了出去……
「哇呀!」
结果被等待已久的安娜以德拉古诺夫狙击枪击中脚部,接着是腹部与头部,然后就从SJ3退场了。
即使如此,最后一个人还是奋战不懈。
「嘿呀嘿呀嘿呀!女人们!敢过来的话就快点来啊!」
为了不受到狙击而不停活动,同时死命开着架在腰间的机枪,旋即交换能源包并再次狂扣扳机──
「来喽。」
一旦让塔妮亚跑过塔与塔之间缝隙来到附近……
「咦?怎么会──这么近?噗咿!」
背部就挨了20发以上的9毫米子弹,变成一具尸体。
时间刚过十二点十三分。
结束之后才发现,战斗时间不过短短的三分钟。
紧接着……
「周围没有敌踪!那么抱歉了,开始搜尸体。」
塔妮亚转了一圈警戒完四周之后,立刻把手往男人的身体伸去。

从萤幕上看见银发女在刚变成尸体的男人身上摸索……
「喂,那个女的在做什么?」
观众们都吓了一跳。
「是想夺取光学枪当成自己的武器?嗯,在这场大会结束之前确实可以这么做啦。」
「SJ2的时候,那些家伙打倒对手后好像就夺取对方的通讯道具。然后利用它和小莲通话之类的。这次应该也一样吧?」
「应该是预测也有家伙会想从尸体上夺取道具,所以用手榴弹设置了诡雷吧?一拿起来就会爆炸!」
「不会是尽情触摸男性身体的色狼行为吧……就算现实世界里再没行情也……」
虽然出现数种预测,但是转播影像立刻就证明他们全部猜错了。
塔妮亚的手离开男人的身体,接着立刻往头上发射一发黄色信号弹。
「啊!」
刚才在酒场的其他地方听见红色贝雷帽男发表演说的一名观众,因为发现她的意图而泼出手中酒杯的酒并且放声大叫。
「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
「应该说,那个信号弹到底是什么啊?」
其他观众当然都对他丢出这样的疑问。
男人听见提问后,就简短地说明自己刚才得知的信号弹作用。他表示那是弱小队伍联合起来对抗强队的集合讯号。而黄色就是SHINC的颜色。
「啊!是这么回事吗!」
「原来如此!真是聪明……」
这些观众真不愧是花了大量时间在GGO上的玩家。
他们立刻就能理解塔妮亚从尸体身上夺取信号弹并且发射的原因。

「太棒了!还剩下很多呢!」
透过通讯道具听见塔妮亚高兴的声音,躲在岩塔背后的老大也露出了奸笑。脸庞充满肃杀之气的老大,笑容也相当恐怖。
老大身后,扛着PTRD1941的苏菲等四名伙伴一直以锐利的目光警戒着周围。眼神看起来就像想赶快解决接下来的猎物。
「好,三十秒后在东边500公尺左右的位置发射另一发信号弹。」
「三十秒后!东边500公尺!了解!」
老大的声音是对塔妮亚下达命令,但光是这样,其他四名伙伴就了解她的作战了。
明明没有命令,她们却各自拿起武器开始往东边前进。

之后──
SHINC就不断把迫近的敌人小队全数歼灭。
因为她们发射夺取的信号弹后,就伏击「很好,和在那边的小队会合一起攻击SHINC!」而跑过来的小队。
不知道信号弹被夺,认为能跟同志会合而来到现场的小队……
「咦?为什么?」
发现那里只有身为敌人的塔妮亚而大吃一惊……
「快追!干掉她!」
接着从后面追赶立刻逃走的女性……
「呜呀!」
然后就被伏击的其他四个人以可以说是瞬杀的速度轻松打成蜂窝。
之后十二点二十分与三十分的扫描,SHINC都只有把老大一个人配置在数百公尺外的位置。
剩下的五个人果然还是发射信号弹然后布下天罗地网,对傻呼呼来到现场的小队发动奇袭,然后获得压倒性的胜利。
这些被SHINC屠杀的敌人队伍,根本没有任何一支小队能够和同志会合。
而在全灭小队的当中,有一名同样参加了SJ2,而且还享受着实况游戏转播的玩家存在。
伙伴们全部战死,最后存活下来的他虽然全身中弹……
「右手先被击中!现在又换左手!哎呀,Now是脚部!我立刻跌倒!麻痹令人Shock!子弹是那么Big!」
其中有一幕是由于他像这样以古怪的饶舌口气放声大吼,SHINC的众人便因为受到吸引而停止射击。
爱枪89式5.58毫米步枪从手上被夺走,HP也仅剩下一点点。只剩下死亡这种结局的他仰躺在地上……
「噢,是之前那个实况转播的玩家吗?我们拿上届的影像来研究,已经一起看过了。」
「现在也在录影吗?希望之后收看时,我们已经获得优胜了。」
在冬马与安娜两名美女狙击手低头注视之下……
「谢谢收看!这次也请多多指教!」
男人爽朗地向她们道谢。
这时确认其他成员是否已经死亡的塔妮亚靠了过来,以Strizh手枪对准男人的脸……
「很遗憾,你勇敢的战斗只能到此为止。同样身为战士,就由我来送你最后一程吧,那么最后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有的!」
于是他便向三名女性,以及观看实况转播的所有人发出来自内心的嘶吼。
「只要一次就好!在死之前,哪个人请让我摸一下胸部吧!」
滋咚磅咚喀咚磅砰。
结果这些强大的女人们露出害羞表情,红着脸死命开枪的影像,之后赚到了相当多的点击数,不过那也是SJ3结束之后的事情了。

小队「memento mori」──简称MMTM是从战场东北方森林开始SJ3。
岛屿东侧与东北侧是被平坦的森林覆盖。
树木大多是枝叶茂盛的阔叶树,同时长了许多到人类腰部左右的杂草,算是视界不佳的地点。
糟糕的地方仅仅只能看到3公尺,最多也只能看见30公尺左右的前方。这让人联想到上届的丛林地形。
虽然基本上算是平坦,但还是有许多凹凸不平的地面。再加上倾倒的树木与杂草茂盛处,可以说是非常难以行走的战场。
天空几乎被茂盛的枝叶遮住,四周围是一片阴暗。这里应该是展现「苍郁」这个形容词的最佳地点了。
北侧与东侧虽然明亮,但森林中断处立刻就是海洋。而且海洋的水位还不断上升。
MMTM的队长在确认过状况之后……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随即眺望着逐渐靠近的海,露出了奸笑。
「真有趣!伙计们,要上喽,让我们好好地利用这一点吧!」

十二点十分。
由于没有战斗,所以转播画面上完全没有出现MMTM的行动。酒场里的观众压根不清楚他们在最初的十分钟里做了些什么。
接着开始第一次卫星扫描,其结果也显示在酒场的众人眼前。
「MMTM在右上吗?」
再次确认强队散布在四个角落的观众……
「那么,他们会采取什么行动呢?」
开始期待并且等待着他们的战斗。
表示在地图上的是岛屿东北方边缘的MMTM,其周围间隔1到2公里处则有复数的其他小队。
现在转播画面切换成某一支小队了。由于是在黑暗的森林当中,所以绝对是靠近MMTM的小队。
森林中,六名男人隐身在茂盛的草丛里,一边蹲低身子一边警戒着周围。
六个人全都穿着黑色与深灰色组合而成的迷彩服。头上戴着黑色毛帽。脸上则戴有看不见眼睛的护目镜,同时还以灰色颜料将脸部画成骷髅头。
耳朵上戴着附有麦克风臂的军用耳机。这在现实世界里是利用无线电来通讯的装置,在GGO这个具备助听器般小型通讯道具的游戏里,应该只是拿来营造气氛的道具吧。
他们连使用的枪械都统一成「HK416D」5.56毫米突击步枪。
HK416系列也可以说是黑克勒&科赫公司制的M16,在这种类型的枪械当中基本性能算相当高,即使在GGO内也是极为昂贵的突击步枪之一。枪身长度有许多种版本,不过他们选择的是为了容易操控而改短的10寸版本。
六个人全身上下的装备全都相同,而且很凑巧的是虚拟角色也都是不胖不瘦的普通体格,所以根本分辨不出谁是谁。
而且也不像T─S的众人那样标上编号,看起来就跟六胞胎没两样。如果有哪个地方能各自用上不同的颜色,分辨起来就简单多了。
当然,他们是刻意如此打扮。
目的是借由相同的外表在战斗中欺骗敌人的眼睛。只不过相像到这种地步的话,总是会让人忍不住担心他们自己是不是能够分辨出彼此。
现在确认过扫描器并将其收进口袋的男人,从装备背心的口袋取出信号弹,仔细确认过颜色后就往正上方发射。
蓝色光芒准备飞上天空──
结果失败了。
咦?
蓝色信号弹掉落到虽然因为骸骨面具而看不清楚表情,但应该是感到疑惑的男人身边,然后持续在六个男人旁边发出蓝光。
「喂,那些家伙在做什么啊?」
「我怎么知道。」
酒场里的观众传出这样的声音。

虽然谈好以信号弹作为合作的讯号,但是在这座森林里根本没办法顺利发射。
就算有办法发射出去,从底下也几乎看不见亮光。
必须经过一段时间,观众们才能知道这件事……
「可恶!根本不能用!」
但是对于战场中这几名骷髅面具男来说,这是当下面临的问题。而且是很严重的问题。
他们的队伍(中队)名是──「微笑不间断」。
虽然不清楚到底是谁取了这种民谣团体般的名字,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画上像是在打脸小队名的恐怖骷髅面具──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很享受GGO这款游戏。
在SJ内的简称是「HTS」。本届是首次参赛。

他们是生存游戏的玩家。
使用不受枪炮弹药刀械管理条例规范的低压气体、软气枪,中弹采自行申告制的枪战游戏就是Survival Game。也就是所谓的生存游戏。
这种从美国发源的游戏是由以漆弹互相射击开始,日本人再将其变化为使用软气枪,最后更扩展到全世界。英文还有另一个名称是「Airsoft War」。
在二○二六年的现在,日本以及全世界各地已经制造出相当多的软气枪。
真实的枪械公司一发表新型枪械,就会贩卖其官方版软气枪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
由于学习枪械的操作时比实弹枪更安全,而且也能作为近距离的战斗训练,所以自卫队以及世界各国的军队都将其列为正式的训练用品。
至于生存游戏的地位,是不是会被GGO这种完全潜行的虚拟实境游戏所取代──结论是并没有发生这种现象。
首先,现在依然有许多惧怕完全潜行VR游戏的人。
不用说也知道,造成将近四千人死亡的「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事件」就是最大的原因。
另外,就算不排斥完全潜行VR游戏,还是有许多人喜欢以自己活生生的肉体,使用虽然是软气枪但还是真实存在的枪械来实际进行游戏。
当然,这不是什么好坏的问题。也有许多两边都喜欢而且乐在其中的枪械迷。有人因为生存游戏而开始玩GGO,也有人因为玩了GGO而迷上生存游戏。
HTS的众人正是现实与虚拟都能乐在其中的玩家。
他们的原点是生存游戏,已经玩了十年以上了。
六个人是在五个月前开始一起玩GGO。
虽然游戏资历尚浅,但靠着多年玩生存游戏所培养出的小队能力疯狂地狩猎怪物,同时也经常挑战对人战,一路让角色快速地成长上来。

目前在深邃的黑暗森林当中……
「怎么办?MMTM就在附近哟。」
「还能怎么办……这下子信号弹根本不能用。」
HTS的众人蠕动着骷髅面具来进行交谈。
就刚才所看的首次扫描,MMTM是在距离这里900公尺的东边,也就是海洋与森林的交界处。
而距离那里最近的无疑就是自己的小队了。周围3公里以内共有4支小队。
如果能顺利使用信号弹,只要一边警戒MMTM的进击一边在此等待,就会有许多同志聚集过来了……
「啊啊真是的,估算错误!放弃信号弹作战吧!」
「知道了。这也没办法。」
「那接下来该怎么做?」
「那还用说吗!」
目前五个人视线确实是集中在小队长身上,不过一旦有所行动的话又会分辨不出身份了吧。而队长这个时候……
「我原本就不喜欢这种软弱的作战了!我们就抢在其他人之前去跟他们对战吧!」
做出了听起来相当自暴自弃的作战。至于伙伴们……
「好耶!我们上吧!」
「够资格当我们的对手!」
「就算输了,只要能给强队一点伤害,我们也就出名了吧!」
「好吧!轰轰烈烈地打一架!」
「没有异议!」
也很干脆地做出决定。
就这样,六名生存游戏玩家──不对,是GGO玩家开始在森林里跑了起来。
这里是视界恶劣、杂草茂密,脚下土地极为凹凸不平的森林当中。
虽然HTS的众人拼命把脚力发挥到极限,但还是花了五分钟左右才移动800公尺,途中还跌倒了好几次。
因为是很可能发生突发战斗的移动,所以酒场内的萤幕一直转播着他们的模样。
他们互相间隔5公尺的距离,保持HK416D架在腰间的姿势往前进。他们摆出了宛如箭尖一般的倒V字阵形。
采取先锋在最前面,左右两边各两个人,中央后方一个人的配置。

由于信号弹的消息已经传开,观众们便对他们的行动做出这样的评价。
「原来如此,是打算跟MMTM单挑吗?」
「一口气冲进去展开混战吗?我不讨厌这种有全灭觉悟的冲锋。」
「嗯。如果刚好幸运地干掉一名MMTM的成员,那也算是了不起了。」
观众也是GGO的玩家,所以能够理解他们的作战。
也就是对MMTM发动总攻击。由于是在视界不佳的森林里,顺利的话说不定能进行近距离战斗。能变成混战的话就更好了。
那么,强队MMTM要如何应付这样的作战呢?
在观众们吞着大口口水──不对,是边喝酒边注视战况之下……
磅咚。
一声爆破声让战斗就此开始。

HTS前头的一名成员遭到一击毙命。
全力奔驰中的他眼前发生爆炸,把他的身体炸成无数多边形碎片,成了名符其实的尸骨无存状态。他在爆炸前一刻注意到发生什么事,虽然把HK416D的枪口移过去,但看来还是来不及。
「30公尺前方!枪榴弹!」
箭尖阵形右侧的男人停下脚步,一边大叫一边开始扣扳机。虽然是每扣一下扳机才会射出一发子弹的半自动射击,但却是间隔相当短的连射。
他已经看见射击伙伴的敌人了。森林的前方,一名身穿瑞典军迷彩服的男人正躲藏在粗大的树木后面。
因为看过上一届的影像,所以知道MMTM的服装以及武装。
MMTM的成员里,角色相当英俊潇洒的队长,他的武器就是澳洲斯泰尔公司制的突击步枪「STM─556」。枪身下方附加了单发式枪榴弹发射器。
伙伴虽然倒楣地被他发射的枪榴弹直接命中而战死,但也因此而得知他的所在位置。距离相当近。因为是在视界不良的森林当中,所以到这种距离都没有开火。
还不知道MMTM的其他成员身在何处。虽然不知道──
「只有一个也没关系!干掉他!」
「喔!」
HTS的五个人持续着突击行动。以半自动模式疯狂开火往前猛冲。
开着枪的突击是为了尽量给对方压力。
在闪烁的弹道预测线当中,很少有人能够冷静地装填枪榴弹或者是以步枪射击。
他们在生存游戏里充分学习到,不论是拳击还是枪战,都是由「攻击次数较多」的一方来支配战局。
「压制他!」

五名男人朝着刚才MMTM的队长所在之处迫进……
「哦!不会就这样成功了吧?」
其中一名观众这么说完的下一个瞬间。
画面当中就有「绿色块状物」隆起,然后直接从众骷髅面具男的背后撞了上去。

看起来仿佛是森林袭击了这群男人。
就像苍郁森林的杂草跳起来咬向人类一样。
实际上当然不是这样。
这些绿色块状物是人类。人类穿上了吉利服──也就是在身体上缠着绿色细布与绳子来作为伪装的衣服。
而且男人们还砍下大量生长在附近的草,以看起来像自然生长的角度插在自己身体上。
最后就变成即使在近距离之下看起来也像是森林一部分的几名绿色壮男。
由于看不见前面的话也很困扰,所以脸前方没有插上杂草,不过连皮肤都涂上了绿色的颜料。

「哇噗!」
遭到身体冲撞的男人们,因为意料之外的攻击而大吃一惊,直接往前或者是往侧面翻倒。
绿色块状物往因为跌倒而停止射击的男人们扑去……
唰。
双手所持的黑刃一闪而过,毫不容情地用力往喉咙以及胸口等地方刺下。
「咳呜!」
「咕咿!」
「呀啊!」
他们一个接一个被刺中,接着失去HP而变成尸体。
「咦?咦?」
幸运没有遭到袭击的男人,这时因为突然变安静的森林而感到慌张不已,在HK416D的枪口不停左右移动之下──
啪滋!
额头遭到瞄准的子弹击中而搭上了通往地狱的特快车。
在距离20公尺外的位置处,以STM─556开火的MMTM队长……
「直接干掉吧。」
对着同伴们做出了指示。

HTS的其中一个人,这时候才终于意识到扑到自己身上的绿色块状物是敌人,也就是「人类」所扮成。
「咦?暂……暂停一下──」
虽然说出了这种话……
「…………」
但是脸上涂着鲜艳颜料的男人,还是把举起的战斗小刀刀尖朝着他的护目镜刺下。
轻松撕裂护目镜镜片的小刀,立刻贯穿虚拟角色的眼睛到达其脑部。
生存游戏里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对肉体的直接攻击。
「哎呀,这真的没办……」
自己实在无法应付这样的攻击。
男人就这样带着深切的体认从SJ3里退场。

二十秒后,MMTM的队长……
「报告。」
架起STM─556来警戒着周围,同时对伙伴们做出指示。
依序得到五个人解决敌人的报告之后……
「很好。开始接下来的作战。」
队长就以平淡的口气这么回答。

由队长自己一个人当诱饵,让其他队伍在扫描时看见他的位置。
这时故意让迫近的海洋在自己身后附近,确保不会从背后遭到攻击。
然后用吉利服以及杂草做出完美伪装的五个人再伏击来到现场的敌方队伍。他们就像融入森林里一样躲藏起来,静静等待敌人小队通过眼前。
接着依照各自的判断袭击附近的敌人。为了不发出声响而尽可能不使用枪械,以身体冲撞或者格斗制伏对方,再以战斗小刀给予最后一击。
MMTM就持续以这种宛如蜘蛛般的伏击作战屠杀大量敌方小队。
和同一时间里张扬地发射信号弹把敌人吸引过来再打成蜂窝的SHINC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宁静杀戮。
十二点二十分以及三十分的扫描之后,森林里的尸体依然不断地增加。
各小队就在无法会合的情况下进入森林当中──
然后再也没有走出来。
简直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经常会出现的「受到诅咒的森林」。
MMTM就在除了队长之外没人开过枪的情况下静静地累积战果,而画面也平静地转播出这种情况……
「这些家伙果然很恐怖……」
观众嘴里便说出这样的感想。

*    *    *

时间稍微往回拉到十二点十八分──
地图北部的都市区正中央,出现了一支发出惊人噪音来战斗的队伍。
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毫不留情的连射,以及不输给枪声的热血吼叫。
光是这样就能知道他们是谁了。没错,正是简称ZEMAL的「全日本机关枪爱好者」。
这支小队在SJ1里对莲发射无情的子弹雨,让她陷入苦战,在SJ2当中虽然英勇善战,还是因为受到城墙上的攻击而失败。
五个男人。所有人的武装都是机关枪,可以说是一群充满男子气概的家伙。
ZEMAL的众人,今天也是死命地开火。
而且还是在路中间。

「那是什么东西啊!」
也难怪酒场里的观众会这么大叫。
转播影像里映照出完全无法想象的东西。
用一句话来形容那个东西的话──
应该就是「购物推车制成的机枪座」吧。
那是在美国经常能看见的,似乎可以放进沙发,或者连大人都可以坐进去的巨大购物推车。
银色的推车颜色已经变得暗沉而且到处都生锈了。
而把手附近,一般来说是让小孩子坐在上面的位置则设置了「M240B」7.62毫米机关枪。
全长120公分,重量12公斤的大型机枪就用粗大的钢丝牢牢地绑在上面。
垂在机枪左侧的弹药链直接连接到推车里面的背包。也就是不用更换弹链就能不断发射背包中数百发子弹的构造。
更诡异的是竖立在推车边缘的一大串金属管。
那应该是水管吧?总之十支直径3公分左右的金属管被束成一根粗大的筒子,然后又有好几根这样的筒子围住推车的篮子。简直就像管风琴一样。
就这样,以推车为地基,以金属筒为盾牌的移动式机枪座完成了。

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
目前ZEMAL的男人是在美国风的街道上豪爽地开火。双线道的马路对面可以看见隐藏身影的敌人小队。
面对在路中央疯狂开火的ZEMAL,敌方小队根本无法探出头来。不论是不是偶然,只要被毫不间断的子弹打中头部就会立刻死亡。
由于每次射击推车都会因会后座力而晃动,所以子弹飞过来的角度相当凌乱,但这样反而容易造成一发子弹偶然夺命的情况,所以也更加令人害怕。
即使如此,还是有一个男人勇敢地从大楼后面较低的位置,在左侧靠着墙壁的情况下探出枪械与脸庞。那是一名穿着牛仔裤、T恤以及皮夹克,看起来像民兵的男人。
他以AK74突击步枪的半自动射击,对短短100公尺外的推车连续发射3发子弹。
锵锵锵。
子弹击中铁管绑成的圆筒并且被弹开。
接着推车的头部与机枪口就对准射击袭来的方向。
「糟糕!」
子弹形成的台风狂暴地削掉一瞬间前他所待之处的水泥。由于枪击完全没有止歇,所以男人也无法再次探头。
「不行了!只能先撤退,然后绕到他们后面。」
皮衣男对同伴们这么宣告。
目前小队的六个人是待在小型四层楼高的住商大楼后面。
可以爬上这栋大楼的话就可以从上面发动攻击,但很遗憾的是这边周围的建筑物全都是天花板崩塌的半毁状态,所以根本无法进到里面去。
「好!全力冲回上一个街区,然后绕到后面。就算是推车也不可能追上来吧。」
「OK!」
男人们开始跑动。离开机枪推车疯狂射击的大路,朝向隔壁一条平行的街道前进。
跑了50公尺左右后通过大楼旁边,快要接近转角。不过还是没有鲁莽地冲出去。当他们小心翼翼的想窥探前方而放慢脚步的瞬间……
「发现了啊啊啊啊啊啊!」
「找到了──!」
正好从那个转角冲出两台推车。然后推车上也各自载着机关枪。
双方距离只有不到10公尺这种不幸的遭遇……
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
结果是由火力占优势的一方获胜。

[台角录入][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5]

weinxin
网站微博@ALfheimOL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博,第一时间获取资讯,与同好互动!
诗林
Chara-ani 再版 刀剑神域盒蛋
刀剑神域 序列之争 桐人AnimeJapan2018立牌
刀剑神域 x Movic 概念主题第六弹 婚礼主题立牌-亚丝娜
刀剑神域 磁铁夹/冰箱贴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