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之国度][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4]

第五章 克拉伦斯与夏莉

十二点三十分。
SJ3开始后很快地已经过了三十分钟,第三次扫描开始了。

「呜哇!完全忘记海的事情了!」
不可次郎……
「我也是……」
莲……
「不过,这辆货车不会浮起来吗?到处都开了孔,可能没办法了吧?」
Pitohui……
「不可继续警戒枪榴弹。其他三个人可以看接收器。」
以及M等四个人,就在货车里迎接了扫描的时间。
莲是在快到十二点二十分时冲进这里,所以这十分钟里他们都待在这辆货车里头战斗。
这段期间完全没有受伤固然令人高兴,但差不多想要移动到别处了。至于目标当然是SHINC了。
第三次,同时也是莲首次观看的扫瞄,是从地图右侧,也就是东侧开始。
接收器画面的地图上,分别以明亮的白点与暗沉的灰点来表示残存小队与全灭小队。只要触碰光点就会出现小队名称。
莲无视死亡小队的存在。虽然没有根据,但她相信SHINC不可能在短短三十分钟内就全灭。
而她的预测果然正确。右侧似乎是岩山地形的区域,显示SHINC名字的点正散发出神圣的光芒。而它的周围还散布着许多灰点。
不愧是她们!
莲在心中如此称赞那群女生。
SHINC的女孩们,把像对付自己这几个人一样组成联合部队的敌方小队全部击败了。
顺带一提,触碰了一下地图右上方,也就是森林区域接近东侧海岸边缘的点后,就显示出MMTM的名字。
他们周围也散布着大量的灰点。看来他们也同样毫不容情地歼灭了联合部队。这支具备稳定实力的小队也同样令人佩服。
悠闲地称赞着对手的莲,因为只是看着地图而没有注意到。
「啊哈哈!」
由于Pitohui突然很高兴般笑了起来,于是便浮现「发生什么事」的想法。
这个人虽然是没有特别理由就会大笑的人,但目前怎么说都是在扫描中,所以便认为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意思,不对,应该说期待是有什么重要的意思。
「Pito小姐,怎么了吗?」
莲一这么询问……
「马上就会知道喽。等扫描来到这里的时候。」
就得到这种吊胃口的回答。
咦?到底是什么呢?
脑袋里这么想着的莲,同时等待着扫描朝更西边,也就是自己这几个人的方向过来。不过扫描也只有短短几秒钟就来到现场,地图当中的编组站,其几乎是中央的部分映照出点来。
一碰之下,白点果然是自己这几个人。
莲这时终于认识到自己所在的地点。同时注意到非常恐怖的事情。
「咦?」
SJ3刚开始不久看见地图时,编组站几乎占据岛屿所有东南部,可以说以宽敞的面积为傲。横向扩散出去的大量铁轨,距离海岸还有相当远的距离。
但是现在面积已经减少了许多。又粗又宽广的铁路群,已经有一部分连结着海岸线。
也就是说,岛屿已经变小了这么多。
莲他们从起始地点开始走了一阵子的陆路,不过现在那边已经完全沉在海底了。
一往地图的北侧看去,就发现城市已经有一半以上没入海里。代表死亡的灰点,也已经完全浸入海中。
不可思议的是,还有代表生存的白点待在海上,这无疑是被遗留在大楼之类的屋顶上了吧。
「海洋……」
「是啊,大概推进了1.5到2公里左右吧。」
「海过来了!」
莲急忙扩大自己的所在地。
然后就知道了,目前藏身的货车到南侧的海岸线为止,大概就只有数百公尺。而且现在这个瞬间也依然不停往这里逼近。
「糟糕糟糕!没有游泳圈啊!」
从小就和兄弟姊妹一起上游泳教室的香莲虽然会游泳,但是却没有以莲的身分游过泳,何况手拿枪械且穿着装备根本就不可能游泳。
「好了好了,小莲先冷静下来。」[轻之国度][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4]Pitohui很高兴般看着慌了手脚的莲并这么说,接着M……
「这里地势都很平坦,海水应该会先浅浅地往外扩散出去才对。只到脚踝左右的话,应该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不过前面若是有洼地之类的就会比较棘手了。」
则是以冷静的口气这么表示。
看着天空的不可次郎,这时以感触良多的口吻………
「原来如此,那就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明明是间日照充足的好房子……看来只能搬到高地去……」
望着看不见的太阳这么说道。
敌人不知道是也在注视着扫描,还是因为海洋逼近而慌了手脚,又或者是已经没有人配备枪榴弹发射器了,总之不知道是什么理由,不过目前没有任何攻击。
扫描逐渐进入尾声。
莲最后以扩大的地图来搜寻周围的敌人。
由于实在太过靠近,光点几乎都黏在一起,不过还是能知道方位。刚才因为不可次郎的枪榴弹攻击而受伤的敌人队伍,目前正待在东北方。
稍微退后一点的位置上,还有一、二、三、四──总共有六支小队存活着。
虽然可以预测毫发无伤的小队并不多,但也不能就此松懈。因为无法准确地得知敌人的数量是六个人还是三十六个人。
当看见有一支新的小队,朝着该集团聚集的北侧移动时,扫描就结束了。这时的时间是十二点三十一分。
「好了,M。作战就拜托你了。」
Pitohui对队长下达命令。
她本身完全不会订定作战计划。
莲不清楚Pitohui是尊重队长还是在测试他,或者两者都是,还是单纯因为懒得思考。
把接收器收进手臂上口袋的M,轻松地背起地上装有盾牌的背包同时回答:
「所有人,准备移动。」
「OK。要朝哪边走?」
Pitohui也用肩带把爱枪KTR-09背在身体上。因为要离开这里一定得用到双手。
「往东北方。要横越目前敌人所在的区域附近。」
「什么?」
莲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是自己的耳朵没坏,坏的其实是M。
但是M还是平常的M。
「往东方或北方逃的话,被海洋挡住去路一切就完蛋了。跟那两个方向比起来,我宁愿选择生存率较高的方向。阻挠的敌人就用实力加以排除。」
「唔~」
确实是这样没错,M说的道理莲也懂,但实在不太想,或许应该说完全不想这么做。所以莲忍不住发出沉吟声。
「嗯,这是最好的办法。那就这么做吧。」
不可次郎立刻赞同M的作战,双手拿起MGL-140后结束准备工作。
「知道了……」
莲也藉由放弃挣扎这个方法来下定决心。因为也没其他方法了。然后……
「那快一点吧!」
像要表示好事不宜迟般对着伙伴这么搭话……
「不──」
M却又说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发言。
「再等一下。具体来说,要等到这个地方被波浪覆盖为止。」

知道海洋不断逼近之后,躲在火车头与货车后面的十四个人也同样感到焦急。
尤其是从战场内部来到这里的玩家,因为不知道这座岛会沉入海中,所以可以说是大吃了一惊。
「什么!真令人不敢相信!现在立刻撤退吧!」
「是啊……幸好只要从他们手底下逃走就是岛屿的中央部了。」
「我可不想被水淹死啊。」
除了有立刻想逃之夭夭的玩家之外,也有伙伴被杀而燃烧着复仇之火的玩家。
「但是!这时候逃走的话,聚集起来攻击强队的作战就失去意义了。怎么说都要以打倒LPM──啊啊真是拗口!总之就是要以打倒Pitohui小队为最优先。就在这里拖住他们,让他们被水淹死吧。」
「把那些家伙当成共同的敌人是无所谓。但同归于尽就没意义了吧?只是会让存活下来的其他小队渔翁得利。」
「等一下。就算要战斗,我们也还在恢复途中喔。」
正如这个人所说的,也有因为不可次郎的炮击而负伤,HP所剩不多的人存在。当然已经施打了急救治疗套件而正在回复当中,但还需要两分钟左右才能完全恢复。重伤者当然需要更多时间。
「现在没办法立刻全力战斗。如果对方为了逃离进逼的海洋而冲过来的话怎么办?」
「那时只要迎击就可以了!伏击的一方较占优势吧!」
「但对方有灵活的粉红小不点、枪榴弹发射器、高超的狙击手以及──」
「开打前就先怯战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现在连数量也是我们占上风!」
「你是笨蛋吗?靠人数能获胜的话,刚才早就赢了……稍微思考一下吧。」
「那你这家伙有什么作战吗!」
「不就在说要思考作战吗!你没脑袋啊?」
「喂,你说什么!」
现场的气氛渐渐变得险恶,男人们的发言也越来越是尖锐,结果这时有人从远方对这群男人搭话。
「那个!我可以加入你们吗!我是看到红色信号弹才来这里!」
「哦?──听见了没有?」
「嗯!」
「太好了!又有援军啦!」
「是刚才的扫描时,待在附近的家伙吧!」
十四个人暂时停止难看的争执,诚实地表达出兴奋之意。伙伴万岁。
「在这边!小心不要被从西南方射击,沿着货车后面靠过来!」
「了解!千万别开枪啊!」
男人们深信这下子又可增加六名同伴,于是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他们等待了三十秒左右。
从货车后面传来跑过砂地的脚步声,最后增援从一辆车底下钻过来,抵达众人身边。
「大家好!我们也要参加!」
以开朗口气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不论把他丢进哪个偶像团体都不成问题的帅哥。
穿着一身黑的战斗服,上半身还加了装备背心。腹部前方横向排列着又长又大的弹匣包。
武器是混合了M16与P90的罕见枪械AR-57。右腰的枪套插了一把「FN‧Five-seveN」手枪。这两者使用的子弹一样。左腰上的腰包内装有4颗手榴弹。
此外……
「大家好……」
还有一名拥有褐色肌肤,身穿迷彩服,手上拿着「FAMAS」突击步枪的男人。
FAMAS是法国制枪械,横向表记写作「FA-MAS」。是弹匣位于握柄后方的犊牛式枪械。
因此全长较短,连射控制也比较容易,在GGO里算是相当有人气的一把枪。口径与M16同样是5.56毫米。由于外表类似,所以它也有小号这个浑名。
两个人来到十四个人身边并缩起身子。
帅哥露出满脸笑容来自我介绍。
「我叫克拉伦斯。这位是我的同伴山姆。虽然也参加过SJ2,不过这应该是首次和大家见面。请多多指教。」
「来得好!──你们只有两个人吗?」
当然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而克拉伦斯则这么回答。
「抱歉,我们确实只有两个人!不过,我们会努力工作!」
「是被谁干掉了?位于远方的强队吗?还是和其他小队起了冲突?」
「没有啦。正式比赛时本来就只有两个人。因为其他人都没时间。」
「这样啊……」
「请不要那么沮丧嘛!我们真的会努力完成任务!请告诉我目前的状况吧!」
当克拉伦斯带着满脸笑容来应对时……
「…………」
山姆一直保持着沉默。

酒场里的转播画面,也映照出克拉伦斯他们和躲于货车后面的十四个人会合,应该正接受着状况说明的模样。
「哦!那是上一届在巨蛋里被小莲痛扁一顿,最后把弹匣给她的家伙嘛。」
「噢,是那个帅哥吗?他的弹匣真的帮了小莲很大的忙。」
除了有记得克拉伦斯的观众之外……
「现在才到达的话,应该是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的吧。是希望这次能跟小莲好好打一场吗?」
「看来是想复仇!真令人热血沸腾!」
也有不少帮他加油的人。众人完全不知道克拉伦斯其实是「女性」。

「原来如此……战场的设定确实相当严苛。我也不想溺死。」
听完状况说明的克拉伦斯首先这么表示。
「只不过,我们还是占优势吧。依然有很大的机会获胜哟!」
接着又以爽朗的笑容加了这么一句。男人们当然就对她提出了问题。
「该怎么做?」
「这个地点,货车与货车之间相当平坦而且遮蔽物很少对吧?这样射击的机会应该很多喔。而且对方只有四个人而已。」
「这我们也知道,但那四个绝非常人耶。」
「是没错,但让我说句比较难听的话,就是各位根本没有活用数量的优势。刚才是在火车头旁边吧?所有人聚集在同一个地点要做什么呢?如果是我的话,就会把部队细分成两人一组的小队,然后在几乎快看不见货车的地点布下天罗地网。接着就再也不动。敌人小队为了逃离逼近的海洋,一定会从货车里面出来,然后就看准那个时候开火。情势看来不妙时就乖乖撤退,然后其他小队趁隙从侧面发动袭击。」
克拉伦斯以充满自信的态度叙述自己的论点,听着的十四名男人……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
「或许能成功吧。」
内心也朝着赞成她论调的方向发展。由于到刚才为止都还在说什么未战先怯,完全没有具体的作战计划,现在又看见胜利的可能性,对他们来说简直就像是希望之光照耀下来一样。
「很好,现在放弃还太早了!」
「就用这个作战吧!」
「嗯!而且等待期间HP也能够复原!」
不断出现赞同的发言后,现场的空气就一口气热络了起来。群众心理就像是水一样,能够载舟亦能覆舟。
「克拉伦斯!你的作战我们就接收了!」
「请吧请吧!我也很高兴!请让我尽一份力吧!」
就这样,十六个男人──
更正,是十五个男人与一个女人,就为了打倒强敌而再次团结在一起。
至少目前看起来是这样。

这个时候……
「…………」
唯一只有一名玩家,以双筒望远镜的圆形视界看着这一切。

十二点三十五分。
转播画面一直停留在没有战斗也听不见枪声的编组站……
「嗯……究竟会如何呢……?」
观众们毫不在意其他正在进行的战斗,只是吞着大口口水注视不变的萤幕。
另一个画面则映照出莲等人LPFM待在货车里的影像。
四个人自从扫描之后就一直在里面待机。而海洋已经往这辆货车逼近。
到刚才为止,如果不是从上空相当高的地方拍摄,就无法同时让海洋与货车入镜。但现在已经相当靠近。剩下来的距离大概就只有100公尺左右吧。
海水宛如洪水侵蚀一般慢慢地靠近。没有海浪虽然让人觉得不对劲,不过这是因为浸水而变成了浅滩的海岸,所以海浪在很前面就先破碎了的缘故。
当然LPFM的四个人也知道海洋逐渐迫近的事实。因为到目前为止,M已经数次起身,从货车侧壁的孔洞确认过海洋的模样了。
另一个画面则播放着伏击的一方。
与克拉伦斯等人会合后变成十六人的联合部队,各自分成两~三人的小队并移动到黑色货车的东北侧。到刚才为止,萤幕都转播着他们悄悄行动的模样。
现在他们各自躲藏在数辆货车后面,静静地等待LPFM出现。由于到处都散布着货车,所以他们在间隔30公尺到50公尺的距离下完成了扇形包围网。在战国时代,这样的阵形看起来像鹤张开翅膀一般,所以又被称为「鹤翼之阵」。
他们与LPFM躲藏的货车之间大概有450公尺左右的距离。当中隔了几辆货车,直接空出超乎不可次郎枪榴弹发射器最大射程之外的距离。
两边阵营就这样陷入胶着当中。
对于LPFM来说,似乎陷入海水不断从南方与东方逼近,而西北方唯一的脱逃路线上又潜伏着许多敌人的不利状况当中……
「虽然很严苛……但那些家伙确实很强……应该可以强行突破这种程度的包围网吧?判断出伏击的位置时,狙击与枪榴弹就会来到该处了吧?」
某个人认为以玩家实力来看的话还是这四个人占上风,所以就做出这样的预测。
「但是,我认为这个作战应该会比刚才还有效果才对。因为数量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而且战场是平坦又开阔。正面突破时遭到左右夹击的话,脚程较慢的M应该会率先被干掉吧?一个人被干掉的话,战力就会大幅下降,之后胜机就会消失了。」
某个人却认为还是人数与枪械数量较多的一方占优势。
不论是支持哪一边,酒场里的观众都有同样的想法。
就是这场比试怎么还不开始呢。
想快点看到优胜候补的四人VS以数量决胜负的小队进行战斗。
所以他们才没有一丝松懈,专心等待着战火勃发。

然后到了十二点三十六分。
终于有些动静了。
四个人从海水已经来到近处的黑色货车侧面出来了。粉红色小不点、金发小不点、一身黑的女人以及迷彩服巨汉来到外面。
「出来了!」
趴在火车头屋顶上以单筒望远镜监视的一个人,立刻朝天空发射红色信号弹来通知周围的同伴。
红色光芒飞上浅灰色天空的下一刻──
尖锐的枪声就响起,编组站里最后的战斗开始了。

「啥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了啊啊啊?」
「什么──?」
酒场里的观众全站起来并放声大叫。
人类在遇见极为震惊的事情时,通常会有两种反应。不是大叫就是保持沉默。
「…………」
也有停下手中喝到一半的杯子,陷入沉默完全僵在那里的观众。
不论是哪一种反应,他们对于眼前画面中发生的事都同样感到难以置信。
转播画面当中,包围LPFM的男人们不断被击中。
而且是从背后。

「哇哈哈哈!真有趣!」
克拉伦斯架在右肩的AR-57,发出顺畅且轻快的枪声。
和莲的P90一样,是由快速发射所造成的,类似超高速连续敲打小太鼓般的枪声。
空弹壳迅速从如果是M16就是着装弹匣的洞穴往下抛出,撞击铁轨与枕木后弹跳起来并且消失。
克拉伦斯不停地射击眼前的敌人。
他们就在短短10公尺前方……
「喂,笨蛋,你这家伙,快住──」
一个男人挥着手想说些什么。
但克拉伦斯毫不留情,对男人的脸把所有子弹射光,让他变成尸体之后,才终于停下了射击。
货车车轮旁边滚落着两具尸体。
「首先解决一组了!虽然有两个人,不过算是一组!」
克拉伦斯保持站姿,开始交换起刚好发射了40发子弹的弹匣。虽然里面还剩10发子弹,但她很干脆地把弹匣换掉。
她的身后,压低腰部且手中FAMAS枪身微微冒烟的山姆……
「很抱歉……」
露出了很悲伤的表情。

酒场里的观众目击了一切。
以红色信号弹被发射出去为讯号──
克拉伦斯以及山姆就离开自己位于扇形最右翼的岗位。
接着全力接近趴在邻近货车旁边的男人们,没有任何警告也没有手下留情,就从后面对着他们开枪。
击杀两个人之后,克拉伦斯与山姆就各自交换起弹匣。
换完弹匣的克拉伦斯,随即以轻巧的脚步蹦蹦跳跳地逼近隔壁的货车。而山姆也跟在她后面。
待在那里的两个人,也从信号弹得知LPFM已经现身,正互相看着对方的脸来加油打气,准备当他们一出现时就开火攻击。
「啊,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正如某个观众所说的,男人们没有注意到已经有纯真的杀意从旁边的货车后面靠近了。
克拉伦斯与山姆从货车旁边冲出来,接着AR-57与FAMAS同时喷火,朝两人周围送出子弹暴风。
在20公尺的近距离之下,又是两把枪械同时以全自动模式射击,再加上是突然从斜后方发动攻击,当然不可能有虚拟角色能够活命。
毫无反抗之力的男人们,就在脸庞与身体布满鲜艳着弹特效的情况下依序成为尸体,然后从SJ3里退场,他们甚至连是被谁击中的都不知道吧。
「为什么!为什么那两个家伙要射击同伴!」
在酒场里喷着口水这么大叫的,是一名戴着贝雷帽的男人。
没错,就是悄悄联络许多小队,对他们提出共同打倒强敌作战的那个男人。
当然他也把信件与信号弹交给克拉伦斯与山姆的小队了。所以克拉伦斯才能与众人会合,但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才突然对同伴开火呢?
「不,根本没有什么同伴吧?」
某个冷静的人,对着气得脸红脖子粗的贝雷帽男这么表示。
「啥?」
「这可是大混战。要联手或者背叛都是个人的自由。明明是连小队成员都能击杀的游戏,有什么道理不能射击原本是敌人的小队呢?」
「…………」
完全无法反驳的贝雷帽男,脸庞产生了扭曲。
酒场里的某个人又补上成为致命一击的一句话。
「这下不是变得很有趣了吗!」

「真令人热血沸腾啊!山姆!」
「我可不管了喔!」
兴高彩烈的克拉伦斯与眼眶含泪的山姆又继续朝下一个目标奔驰。
当他们从货车后面冲出来时,就看见短短20公尺之外,有两名改变身体方向来看着这边的男人。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似乎也对从后方传来的枪声有所警戒了。M4A1与AK47这两把美俄代表性枪械的枪口,以及四只带着险恶目光的眼睛都对着他们。
「呜咿!」
山姆发出悲鸣的同时……
「侧面出现敌人!竟然有伏兵!」
克拉伦斯也开口这么大叫。
「有四个人被干掉了!对方马上要追上来了!快点援护我们!」
克拉伦斯以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般的表情继续说着谎……
「…………」
听见她谎言的山姆则什么都没说。
「什么──可恶!」
「啥啊?是从哪来的啊!」
两名男人因为无法判定状况,所以就相信了克拉伦斯的谎言。
M4A1与AK47的枪口就从克拉伦斯与山姆身上移开,朝向两个人冲出来的货车……
「从这里来的啦!」
确认停留在自己身上的弹道预测线移开之后,克拉伦斯的AR-57就从至近距离喷出火来。
「咕哇!」
手拿AK47的男人,身体上虽然全是子弹,但是到最后都不放弃挣扎。他把身体移向左边来当后方同伴的盾牌。接着就全身中弹而亡了。
使用M4A1的男人,虽然托同伴的福没有被击中脸部与身体,但是右臂却被射穿──
「嘎!」
手臂传上来的麻痹般痛楚,让他手上的武器掉落。
想以左手拾起掉落在铁轨而发出金属撞击声的M4A1时……
「嘿咻!」
就看见克拉伦斯踩住自己武器的脚。
男人抬起脸来,看着克拉伦斯俊俏的脸庞以及上面的笑容。[轻之国度][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4]「为什么要背叛……?」
磅。
克拉伦斯一发子弹就贯穿了男人的头颅……
「哎呀,就觉得很有意思啊!」
然后以满脸笑容这么回答男人。

屠杀了十四个人里面的六个人之后,克拉伦斯与山姆也就不再进行突击了。
「事到如今,对方应该已经发觉了吧?因为那些家伙也不是笨蛋。」
克拉伦斯躲在货车西侧后方,再次交换着弹匣。
「接下来要怎么办?有办法解决这种情况吗?」
山姆从后面传过来的软弱发言……
「嗯。谁知道呢~」
克拉伦斯头也不回就很高兴般这么回答。紧接着……
「我早就想来一次惊天的背叛了。」
「这样妳应该满足了吧?我们从这里逃走吧!继续拖拖拉拉的话,LPFM就要来了!」
「嗯,确实是打不过那些家伙,这可能是最好的点子……但这么做有点无趣啊~」
「哇啊!我没办法陪你胡搞下去了!够了!我要逃走了!」
「哎呀,别这么说嘛,再陪我一下吧。一个人会很累的啊。」
「谁理你──」
磅磅。
山姆的发言在中途就停止,取而代之的是低沉的爆炸声。
「嗯?」
克拉伦斯一回过头,就看见眼前的山姆胸口闪过着弹特效。
「啊……?」
因为没有看见,所以山姆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但克拉伦斯看见了。山姆的整片胸部都闪烁着鲜红的着弹特效。
一般来说,子弹的伤害区域都比较小,再怎么大也不会超过一颗拳头才对,但是──
现在山姆胸口所受到的伤害,宽广的程度简直就像是被圆木给击中一样。
山姆的身体缓缓往后倒下……
「糟糕!」
克拉伦斯在浮现「Dead」标签的山姆旁边趴了下来。
咻。
子弹发出低吼,通过一瞬之前克拉伦斯胸部所在的位置,击中数公尺旁边的砂石地。
磅!
该处的石头随着爆炸被弹飞了出去。那是由北往南的狙击。
「哇呀,好恐怖!」
克拉伦斯发出乐在其中般的悲鸣。

「咦?发生什么事了……?咦?」
酒场里的观众看得很清楚。
看见背叛的两个人其中之一中弹,胸前变成一片鲜红。也看见活下来的黑色战斗服帅哥急忙趴下的模样。
虽然看见了,却不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咦?狙击?」
「从什么地方?」
「是M吗?」
「不,是从完全相反的方向飞过来的吧?」
酒场里的观众与现场的克拉伦斯同样,不对,甚至比她更加慌张。
紧接着,管理转播影像的某个人,随即很贴心地告诉众人答案。
画面切换,映照出刚才发射两发子弹的狙击手又大又清晰的英姿。
那是一名身上罩着将灰色渐层组合起来的迷彩斗篷,站在倾倒管制塔侧面最高处的玩家。
架着的是细长且有不少隆起的枪体上涂了绿色与茶色迷彩,同时安装了巨大瞄准镜的手动枪机式狙击枪。
斗篷兜帽底下的两颗眼睛正在闪闪发光。[轻之国度][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4]同时还能看见围住眼睛四周的鲜艳绿发。
「就……就是──上次让Pitohui中了一枪的那个女人!」

夏莉用右手操作着枪机。她以猛烈的速度将枪机后拉来排出空弹壳,然后迅速推入来装填下一发子弹。
站着摆出射击姿势的她,为了呼出肺部的空气而露出雪白牙齿并静静呢喃着:
「野兽……应该排除……」
其极为投入游戏的模样,就这样出现在画面上。

「夏莉那个家伙,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成为一整片废墟的城市当中,穿着树木迷彩夹克的年轻人这么呢喃……
「谁知道呢。只知道她应该还没死。而且那家伙已经不是我们能处理的了。」
穿着相同夹克,发线已经退到很后面的男人,在森林里自暴自弃地这么回答。

编组站倾倒的管制塔上,夏莉的R93战术2型狙击步枪枪口迅速横向移动。接着又倏然停了下来。
虽然是最不稳定的立射,也就是保持站姿,枪械没有倚靠在任何地方的射击,但是其前端却没有任何晃动。只有稍微上下动了一下。
夏莉的右手戴着只有食指部分被切掉的手套,这时从手套里伸出的雪白手指正扣动扳机。
枪口左右两侧为了抑制后座力而打开的孔喷出火光。
发射出去的子弹,带着摩擦大气所产生的热量,瞬间横跨300公尺的距离──
被蹲在那里的男人背部吸了进去。

「咕嘎!」
站在火车头旁边的男人,在发出悲鸣之前就倒了下去。
在该处待机的总共有三个人。
虽然一直听着在自己右侧的「伙伴们」发出大量的射击声,只是没想到是自己人在互相攻击,还以为他们正与LPFM进行盛大的战斗。
正当他们烦恼起是要到那边去援护,还是考虑到LPFM可能会逃到眼前而继续在此待机的时候。
忽然就从背后飞来一发子弹,让正在烦恼的一个人立刻死亡。
男人的胸口与背部明明都加装了防弹板,而子弹也确实命中了防弹板,却还是没能得救。
防弹板连同战斗服的背部一起破了个大洞。宽广的着弹特效几乎覆盖他两边的腋下。
「咦?」
下一发子弹飞向转头的男人胸口并命中目标。
他为了参加SJ3而新购买了「SCAR-H」这种高性能的突击步枪,同时也负起狙击的任务,但是却连一发子弹都没发射就退场了。
「…………」
第三个人因为思考赶不及眼前的惨状而只能呆呆站在现场,变成了单纯的枪靶。
下一发子弹就朝着他身体中央飞去。

「呜哇……又来了……」
转播画面当中,第三个人的肚子上爆散大大的着弹特效,然后仰躺着倒了下去。
当然他也是遭到一击毙命。经过三秒钟左右HP完全归零的时间,身体上就点亮了「Dead」标签。
另一个画面里,发射5发子弹干掉四个人的夏莉,开始交换R93战术2型狙击步枪的弹匣。接着推上手动枪机,装填下一发子弹。
这段期间,她依然一直站在倾倒的管制塔上。
她的动作极为光明正大且悠闲。随风摆荡的斗篷,看起来就像勇者身上的披风一样。身形完全与故事的主角没有两样。
「喂,太帅了吧!」
「应该是知道目前周围没有敌人,而且站在高处的狙击比较有利的缘故吧。」
「希望来点热血的背景音乐。」
「太棒了,再多杀一点!」
观众们感到非常开心。接着……
「那把是什么枪……应该不是反器材步枪吧?」
没有看过SJ2的某个人开口这么询问。
光是一发就能在胸部与腹部造成广大范围的伤害认定,而且还能贯穿防弹板让人一击毙命,以普通的步枪来说威力实在太过强大。
因为他认为,如果是大口径的反器材步枪,或许具备如此凶恶的攻击力,所以才会提出这个疑问,但其外表看起来却是小型枪械。
「是一般的布拉赛尔R93战术2型狙击步枪喔。如果和SJ2时一样,就是7.62毫米口径。」
上届也仔细地观战的其中一名观众以平淡的口气这么回答。之所以故意回答口径,是因为R93战术2型狙击步枪是可以交换枪身与弹匣来射击各种子弹的枪械。
「果然是这样。以反器材步枪来说实在太小只了。不过,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还会有那么惊人的威力呢?」
这个问题让酒场里陷入暂时的沉默当中。
最后是由即使在GGO这个喜欢枪械者众多的游戏里,依然算是数一数二,已经到达病态程度的枪械狂来回答这个问题。
「这是我个人的预测──」
「然后呢?」
「那女的应该是用了开花弹。」

***

应该没有比夏莉更加对参加SJ3感到热血沸腾的玩家了吧。
简单把她的内心翻译出来的话,就是上一届之前……
「咦~我完全不想射击人类。只有爱与和平才是我想要的。」
这么想的女人已经不在了。她在SJ2里就死了。
现在的夏莉,是内心充满杀戮冲动的恐怖狙击手。当然,这仅限于游戏当中。
之后的两个多月,夏莉重新锻炼了自己。
既然已经把GGO归类为「游戏」,那么射击人类就完全不会迟疑了。
为了变强来享受更多游戏的乐趣,她便把工作之外的自由时间全部拿来潜行到GGO的世界里。把兴趣变成工作的她,也不会因为其他事情而占用了时间,目前也没有交往的男朋友,所以可以随心所欲地玩游戏。
夏莉在GGO里狩猎怪物,一有机会就积极地进行PK,藉此来提升经验值以及虚拟角色的能力。
这时她理所当然般有了提升攻击力的想法。
她没有忘记,也不想要忘记SJ2里的懊悔心情。
瞄准后发射出去的子弹明明命中Pitohui的头部,那一发子弹却没能让她的HP归零,也就是没能杀掉她。
但就算是这样,她依然完全没有放弃爱枪──R93战术2型狙击步枪的想法。
因为这把枪和现实世界的她──亦即雾岛舞(二十四岁,居住于北海道,职业是猎人与自然生态导览员)拥有执照所持有的狩猎用步枪,一般的R93之间只有枪托不同而已。
这把枪正是和夏莉一起越过SJ2死线的搭档,如果参加SJ3的话,就只有带着它一起战斗这个选项。
因为是以能够交换枪身为特征的枪械,所以也有了加大口径这样的点子。比如说从现在的308Winchester(7.62×51毫米NATO弹),转换成更具威力的300Winchester Magnum或者338Lapua Magnum。
但是,这么一来就会和现实世界使用的R93产生差异,导致至今为止培养出来的,「这个口径的话,在这个距离子弹会掉落多少」的感觉整个错乱。
想着这样的话该怎么办才好的夏莉,调查之后──
找到的答案是「自制弹头」这个技能。
GGO玩家能够以经验值交换各式各样的技能,也就是特殊能力,其中自制弹头这个技能,是只有相当灵巧的人才能办得到。
夏莉拚命地提升「灵巧」数值,最后终于获得了这个技能。
接着她便开始制造威力更强大的子弹。
现实世界以狩猎为职业的夏莉,当然具备弹药的知识。而且是比一般枪械迷更加详细的知识。
在军队以及GGO里,主要使用的是「全金属包覆(Full Metal Jacket)弹头」。
这是把主要由铅制成的子弹完全包覆在黄铜底下。可以说是名符其实的,全(Full)金属(metal)包覆(jacket)的子弹。简称FMJ。
从外表来看也可以立刻辨认出来。
弹头完全闪烁着金色光芒,而且前端为尖形的就是这种子弹。由于具备高贯穿力的优点,所以最适合拿来进行穿透遮蔽物的攻击。
只不过,击中某种物体时「整个穿透」,也就代表着「无法将所有威力转变成伤害」的意思。
另外有一种和FMJ相反,只有弹头前端不用黄铜包覆的子弹存在。它一般的名称是「软头型弹头」,又或者是「半金属包覆(Jacketed Soft Point)弹头」。
这种子弹因为前端柔软的铅整个外露,所以就算目标相当柔软,一旦命中也会从弹头被压扁然后变形。它会变成蘑菇状,一边扩散开来一边在生物组织内前进,最后紧急煞车并破坏内部。
过去在英属印度「达姆达姆」这个地方的工厂(军工厂)里,曾经以同样的理论制造出提升杀伤力的弹头并且在战争中使用。
这也是它通称为「达姆达姆弹」的原因。
之后因为「使得伤口扩大所以不人道」的提议,时至今日这种弹头都不得在战争当中使用。经常听人说「战争时不能使用达姆达姆弹」就是这个原因。
只不过,FMJ也能够进行增加人体伤害的改造,而且杀人用的武器还讲究什么人道根本是狗屁不通的道理。
不用说也知道,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狩猎时使用的都是软头型弹头。
在狩猎时,必须尽可能一发就击杀猎物或者让其无法行动。命中之后就贯穿过去的话,将会让对疼痛特别有忍耐力的野生动物逃走。
另外警察也可以使用软头型子弹,以确保子弹能给予犯人伤害,并且不会在穿透嫌犯的身体之后再射中别人。

夏莉为了将一发子弹的威力提升到极限而开始自制起弹头。
一开始作为目标的软头型子弹,算是还满简单就完成了。夏莉随即试着把子弹拿来射击怪物,结果立刻能得知造成的伤害提升了。
但是……
「这样……还是不行……」
夏莉并不觉得满足。
虽然对生体组织的伤害提升了,但是对硬物的贯穿力却减弱了。
这样只要对手装备了防弹背心或防弹板,头上再戴钢盔的话,威力就反而会减弱。
虽然也考虑过依照不同状况来使用FMJ与软头型子弹,但这样还得费功夫来更换弹匣。
最重要的是,会产生「每次更换子弹,枪的着弹点就会出现误差」这个致命的缺点。弹头不同的话重量也会不同,弹道也会跟著有细微的改变。
对于夏莉这种以一击必杀为目标的狙击手来说,「每次使用同样的子弹,让其命中同样的部位」是相当重要的事。
如果不是夏莉,也就是说如果是一般的GGO玩家,那么混用子弹应该就不成问题吧。
理由当然是因为着弹预测圆。
它就像是能告诉射手着弹位置的自动计算机。能够根据状况,计算并且显示出「会击中这里喔」的结果。
但是夏莉(她的伙伴们也一样)并不使用着弹预测圆。他们是以自己的经验,计算距离造成的落差以及风阻后来瞄准,在触碰到扳机的同时就开枪射击。
如果把着弹预测圆比喻成计算机,那么夏莉他们就是经常处于心算状态。同时也藉此获得了「不让对手看见弹道预测线」的优势。
「有没有……那种……适用任何情况……且更强大的子弹呢……」
找不到答案的夏莉……
「去杀几个人吧……」
为了转换心情而出发去PK。因为杀掉几个人之后,或许就会浮现什么好点子。当然指的是在游戏里面。
假日悠闲的午后,夏莉藏身于废墟战场的大楼顶楼,然后静静等待着某个「猎物」经过。
什么事都不做,只是独自等待超过两个小时以上确实是很无聊的一件事。但是,对于在现实世界里藉由狩猎锻炼出忍耐力的她来说,这根本就像茶余饭后的小事。
最后她发现狩猎完怪物,志得意满地踏上归途的五人组,等待幸运的他们来到正下方,就以瞄准镜捕捉到他们的身影。
瞄准的方向是垂直。位置是在大楼旁边。这样的话距离相当近,风也不会给弹道太大的影响。同时也不受重力的影响。因为怎么说都是在正下方。
当夏莉想赏给他们的头部一人一发子弹时,提升倍率的瞄准镜视界当中就看见了,在其中一个人背上晃动的蓝色电浆手榴弹。
毫不犹豫就发射出去的子弹命中枪榴弹,理所当然地造成了诱爆。
光靠一发子弹,就让这群人包裹在爆炸的蓝光里一起上西天。在欢乐狩猎的归途中,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就被杀掉,应该会让这群人有一段很不愉快的回忆吧。
而对夏莉来说,蓝色爆炸火焰就宛如天启一般。
她就在大楼废墟的窗边大叫着:
「对了!只要让子弹具备爆炸力就可以了!」

***

「你说开花弹……还能用那种东西啊!」
酒场里的男性观众用难以置信的口气这么说道。
「当然可以了!因为没有禁止吧?我不认为海牙公约能够在GGO内发挥效力。」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是说那有在卖吗?」
「当然没有──也不认为是刚好被她挖掘出来,所以应该是她利用自制弹头技能,在不断尝试下制作出来的吧。」
「能办到这种事啊!」
「正因为能办到,才会有那种威力吧。」
「嗯,当然是这样没错啦……」
萤幕当中的夏莉开始移动了。
倾倒的管制塔后方是陡峭的斜坡,夏莉直接滑到半途,最后剩下3公尺左右的高度时便跳了起来。
双脚着地的同时,就抱着枪械软趴趴地往旁边倒下并转了一圈。那的确是相当漂亮的受身动作。没有这么做的话,或许会受到从高处落下的伤害。
可以从动作看出玩家本人,亦即现实世界的她身体能力也相当高。
「太厉害了,那个女的是何方神圣?」
「我哪知道。」
「下次搭讪看看吧?」
「喂,一看到是女的马上就想到这个吗……现实世界的她,不一定像虚拟角色一样是个美女喔。」
「你就是这样才没有异性缘。」
「你说什么?」
听不见男人们无聊对话的夏莉立刻撑起身子,把R93战术2型狙击步枪摆在腰部然后全速开始移动。
非常适合砂石与水泥地形的灰色斗篷,因为全力奔驰而随风飘扬。

同一时刻──
「应该可以了吧?」
克拉伦斯趴在躺着四具尸体的货车旁边并这么呢喃着,然后只抬起脸部来四处张望警戒着周围。接着开始滚动,逃进目前最为安全且最靠近的地点,也就是货车车轮中间。
然后看向倒地的尸体当中,唯一不是死于自己之手的角色,亦即同伴山姆。
到刚才为止都闪烁着巨大的着弹特效,现在则已经是露出「安详表情的漂亮尸体」,亮起了「Dead」标签躺在地上。
「那子弹是怎么回事?威力太惊人了吧?」
克拉伦斯也注意到子弹的威力了。
因为它怎么说都是穿透了一般子弹很难贯穿的防弹板,给予虚拟角色极大的伤害。
克拉伦斯当然也在装备背心的胸口与背后安装了科幻世界的薄型防弹板。这样就可以保护肺部与心脏等重要脏器,让它们不会受到一击毙命的重伤害。
但是,刚才那强烈的一击,让防弹板完全无法发挥效用。
「嗯,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认为怎么想都不知道答案的克拉伦斯随即停止烦恼……
「只要记住,被击中一发子弹就会丧命即可。」
并且做出合理的结论。
「哇呀,真是太危险了。战争果然是地狱啊,呀呼。不过这可是游戏哟呵呵呵。」
幸好摄影机并没有捕捉到车轮之间的克拉伦斯一边这么说着,一边露出灿烂笑容的模样。

正如酒场里的某个人所预料的──
夏莉所制作的正是开花弹。
也就是在子弹当中塞火药,将其加工为命中的同时就会爆炸的子弹。
现实世界要制作这样的子弹就需要精密的金属加工技术与设施,但GGO是游戏。只要搜集材料,然后给予「制造新弹头」的指令,再来就只要靠虚拟角色的灵巧程度就能完成。
夏莉准备了能入手的火药当中破坏力最为强大的一种,然后试着制造弹头。在历经数次失败后,比她想像中还要简单就完成了想要的弹头。
「完成了!」
夏莉捏起亲手制作的弹头,露出像小孩子一样的笑容。

开花弹的构造其实不会太复杂。甚至可以说有点原始。
只要在尖头的圆筒型FMJ中央空洞部分,从前面依序──
「炸药」(让其在炮弹中爆炸的,高感度与高破坏力的高性能火药)
「小型雷管」(通常安装于弹壳尾端,遭撞击后会点火的盖状零件)
「小撞针」(为了击打雷管而安装上去的针,是枪械最重要的零件之一)
将这几样零件直向排成一列就可以了。
子弹被发射出去后,会正常地边高速回转边往前飞,然后前端部分命中目标。
如果目标是柔软的物体,子弹就会直接陷进去,如果是防弹板的话,弹头部分就会破碎并且开始飞散开来。
然后不论是哪一种情况,子弹都会开始紧急煞车。
如此一来,当中的撞针就会因为惯性法则而往前进。就像紧急刹车的电车里,乘客会整个往前倾倒一样。
当撞针猛烈撞击雷管,雷管就会产生细微的爆炸并且诱爆炸药──
砰磅。
整颗子弹就会炸开来。
由于炸药量不多,所以其爆发力当然有限,但既然使用的是科幻世界GGO里破坏力最强大的火药,因此破坏力还是相当可观。
夏莉进行测试射击时,一发就轻松让树干直径15公分的树木倒下。
即使是去狩猎怪物时射击,也证明它相当有威力。
命中活体时,因为会陷入体内深处才爆炸,所以效果是无可挑剔。就算是巨大怪物,命中脑部也绝对是一击毙命。
为了测试是否能对付防弹板而找了表面装甲坚硬的怪物来做实验,结果可以得知造成的伤害比预料中还要多。由此可以推论出,表面爆炸产生的压力会直接传导出去,对生物的内脏造成伤害。
同时可以知道命中准度也毫不逊色,能够与之前一样进行高准确度的狙击。
开花弹在以人类作为对手时,不论命中什么地方都会造成巨大的伤害。这也就表示,不必瞄准脑部或者脊髓等「即死部位」也没关系。只要瞄准对手最大的目标,也就是身体中心即可。就算稍微有些误差,也能让对方受到致命伤。
而像这样似乎只有优点的开花弹──
其实还是有一个无法克服的缺点。
没错。就是它的价格。
在必须自己购买子弹的GGO里,绝对无法轻忽每天必须付出的子弹费用。
枪械如果是使用5.56毫米或者7.62毫米等NATO军采用的制式知名弹药,在GGO里就会比较受欢迎,这是因为每1发子弹的单价比较便宜的缘故。
夏莉制作的开花弹,把雷管与炸药等原材料费、把弹药加工至完成的弹头上所需的材料‧加工费,以及制作过程中会以某种频度出现的失败全加算进去之后──
每一颗的费用是一般子弹的五十倍以上。
单纯说五十倍的话或许没什么真实感……
「就算是美味,你有可能每天喝一瓶六千五百日币的罐装果汁吗?」
如果这么问的话,应该就会对其昂贵的价格感到惊讶了吧。
但夏莉还是没有丝毫犹豫。
除了拚命玩游戏获得的点数之外,她也投入些许现实世界的金钱,最后终于在SJ3之前准备了200发开花弹。
就算所有小队都是达到上限的六个人参赛,敌人也只有一百七十四人。计算起来每个人1发的话还有找。
当然实际参赛时不可能那么顺利,而且刚才就已经有1发子弹没有击中目标了……
「哈哈哈哈!」
跑过编组站的夏莉,看起来相当快乐。

weinxin
网站微博@ALfheimOL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博,第一时间获取资讯,与同好互动!
诗林
刀剑神域 磁铁夹/冰箱贴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