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之国度][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3]

 第十五章 只不过是游戏

虽然完全没有出现在转播画面上──
但是从SHINC与PM4开始壮烈战斗的十四点五分左右开始,一直到九分二十秒的四分多钟里,有两名角色持续着匍匐前进。
一个人是莲。
粉红色战斗服上套着以茶色为基调的迷彩披风外套进行拟装,然后用尽全力在几乎是同样颜色的大地上匍匐前进。
敏捷性相当高的莲,如果用上全身的力气来匍匐前进的话会怎么样呢?
就会变成快转画面一般的超高速匍匐前进。
她就以宛如普通人小跑步的速度在大地上往前爬。看起来简直就跟扁平的虫子一样。
另一个人是不可次郎。
她身上的迷彩服在这种地点效果相当高,所以就没有穿上披风外套。她拖着两把MGL-140……
「嘿咻、嘿咻、嘿咻咯咻。」
就像普通人那样缓慢地匍匐前进。这边看起来则如同毛毛虫一样。
没有尝试过的人应该不会知道一直匍匐前进有多么辛苦吧。也不会瞭解持续使用手肘与脚,像是舔着大地一样往前进,究竟会剥夺多少的体力与精神。
GGO的话并不会消耗体力。不过精神就另当别论了。精神方面的疲劳感应该会袭击玩家才对。
但莲只是专心一志地往前迈进。
打倒Pitoi小姐、打倒Pito小姐、打倒Pito小姐。
以脑内咏唱着的这句话作为节奏,「打倒」时左肘与左膝往前,「Pito小姐」时则是右肘与右膝往前。
还不时抬头看着前方,把远方能看见的景色作为指标来确认前进的方向。
在较低位置上有着茶色地平线,而在它之上的是带有一些绿色的广大土地。
她的目标是──
刚才十四点整的扫瞄所显示的Pitohui所在地。
也就是SHINC现在帮忙拚命战斗着的地点。

***

时间往回拉一点──
巨蛋当中,十三点五十分时的事情。
看过扫瞄之后,老大希望和莲来场光明正大的战斗,但是莲却无法回应她的要求。
当她因为无法透漏的理由而支吾其词时,不可次郎随口就爆料了。
然后又简洁地说明了情况。
她说这次莲是为了拯救现实世界里的Pitohui才会参加SJ2。可以说毫不留情地把一切全爆出来了。
「嗯~……」
老大发出沉吟。
原本出现苦涩的表情,但冥想几秒钟后就开口这么问道:
「那么……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地方吗,香莲小姐?」

莲和老大真的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订立了作战计划。
那是由两支小队进行夹击的作战。
老大她们从南方,莲她们从东方离开这座巨蛋,等待十四点整的扫瞄。确认PM4的位置大概在巨蛋东南方后,就朝着那个地方进行夹击。
这个时候,一开始将由SHINC由南方攻击。然后莲她们则趁着PM4的注意力被这场战斗吸引过去时袭击。
莲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打倒Pitohui,而SHINC为了辅助她,将会尽可能削弱PM4的战力。
「没问题!因为我们这次已经准备好策略对付M的盾牌了!如果是这点时间的话,应该可以牵制住PM4!哎呀,就算这样而全灭也没关系啦!」
比任何人都知道老大她们是打从内心想获得优胜的莲……
「…………」
原本想说些什么,但是又放弃了。
她只是老实地深深垂下娇小的头部。
「下次一定请妳们吃零食吃到饱!我保证!」

然后到了十四点整的扫瞄之前。
从巨蛋里冲出来的莲,故意朝着远离PM4的位置,亦即几乎是正北方全力奔跑。
这是为了让人觉得「这家伙逃走了。接下来的十分钟应该不会和她接触」。
然后到了十四点,使尽吃奶力气跑着的莲来到雪山山麓的位置。在该处接受扫瞄,同时确认PM4的位置与预测当中相同。
在扫瞄结束之后……
「哒啊啊啊啊!」
她就像鬼一样,往距离大约3公里之外的地点全力冲刺。
同一时间,和莲分别之后躲在巨蛋里的不可次郎也开始缓缓朝着同样的地点进攻。
以超乎人类速度奔跑的莲,以及打从一开始就在附近的不可次郎,一口气缩短了与PM4之间的距离。
但是,继续这样跑下去的话,到了那个视野辽阔的地点一定会被发现。M的小队PM4,不论在什么时候都不会松懈对周围的警戒吧。
所以莲和不可次郎前进到一定的距离后就直接趴下,然后从该处匍匐前进。
莲不到三分钟就跑了2公里左右,然后套上了迷彩披风外套,为了尽可能缩短最后1公里而开始在地面上爬了起来。当然不可次郎也是一样。
莲的耳朵听见了SHINC和PM4战斗的声音,也就是从远方传过来的枪声。
同时……
「好!目标PM4!开始『零食作战』!」
还有老大的声音。
之所以能办到这一点,靠得是老大从SJ2刚开始时打倒的队伍身上夺取来的通讯道具。
从其他角色身上夺来的武器和装备,在大会结束前都可以使用。老大至今为止都向自己的同伴「加上一名外来者」传送指示。
所以匍匐前进中的莲都很清楚。
不论是安娜被M用超长距离狙击枪狙击而死,还是苏菲按照计划死亡成为台座。
以及……
「M的盾牌被破坏了!时机已经成熟!──突击!」
老大等四个人顺利地击破那面盾牌,并且帮忙发动佯攻。
听见的枪声是来自SHINC的机枪以及M的M14‧EBR。毫不容情的互击应该会持续下去吧。
由于一直匍匐前进所以看不见──但距离PM4应该剩下不到500公尺了才对。
艰险的行动,立刻就要获得回报。

***

莲的手表开始震动,宣告时间来到十四点九分三十秒。
「时间到了!」
面对老大冲进耳朵里的发言……
「瞭解!」
莲便这么回答。
在十四点十分的扫瞄之前尽可能接近,在被PM4看见之前发动攻击──这就是作战的最后阶段。
「不可!拜托妳了!」
到了九分四十秒时,莲就这么大叫。
「好喔!」
不可次郎立刻这么回答,接着在保持卧姿的情况下架起MGL-140。
「看招看招!」
在四十五秒到五十秒之间连射出6发枪榴弹。
目标是PM4应该会在的地点以及莲所在的地点。不可次郎的任务是让那片空间染上粉红色,好隐藏起莲的高速移动。
为此而保留下来的6发烟雾枪榴弹漂亮地飞到瞄准的位置,接着开始冒出烟雾。莲看见眼前的空气逐渐变成跟自己同样的颜色。
「好!我要突击了!」
「祝妳幸运!」「加油!」
莲听着不可次郎与老大的声音,接着扯下披风外套站了起来。
她已经下定决心,刚才把自己的身体推起来的这双脚一往大地踢去,在咬断Pitohui的喉咙之前绝对不停下来。
上吧!
站起身子,隔了一阵子才又把视线抬高的莲所看见的是……
视界左端的小小黑色块状物。

一开始还以为只是像蚁丘般隆起的黑色潮湿土壤。
下一个瞬间,看见的是横向延伸的黑色短线。
同时她也理解那是枪身。
理解有枪存在之后,立刻就有架着它的人影浮现。
黑色块状物是把脚往前伸后坐在那里的人。对方架着细长的步枪把眼睛靠在瞄准镜上。与自己之间大概有200公尺的距离。
其枪口所对准的,正是自己刚才想要发动突击的方向。
在那里的是PM4。
以机率来说,还只有五分之一。
但莲的背肌却窜过不祥的预感。
她停下准备奔跑的脚步……
「不行!」
放声大叫的同时也把P90移了过去。
然后扣下扳机。

***

夏莉采取的作战几乎和莲一模一样。
以狙击来杀掉Pitohui。
做出这个决定的她,先是强行按耐下滚烫的复仇心,接着冷静思考完成这个目的的作战。
狩猎当中最重要的并非枪法神准。
而是如何主动让自己进入一击必中的状况当中。
那和能够多靠近猎物是同样的意思。越是优秀的猎人就能在越靠近猎物的地方开枪解决猎物。
十三点五十九分时,夏莉开始攀登雪山。这是为了尽量让即将开始的扫瞄无法识破自己的意图。
她为了办到这一点,从仓库栏里实体化了另一个道具。
那是在现实世界的狩猎时也会使用,而在GGO里也为了在雪原里行动而获得的道具──滑雪板。
而且不是用来滑雪玩乐的普通滑雪板。是为了在雪山活动的猎人等人所制作的特殊滑雪板。「高山滑雪板」是它一般的名称,但日本的猎人们都称呼它为「短滑雪板」。
长度大约是1.5公尺左右。鞋套的脚踝部分没有固定,而是像乡村滑雪板那样,可以前后移动腿部来前进。
同时最大的特征是滑雪板底部贴有名为「摩擦条」的防滑用皮毛。
它是用海豹或者海狮的毛皮,毛一定会朝着一个方向长。因此「往前的话能够滑行,朝后就会卡住雪面而无法滑行」。滑雪者只要前后动着腿部就能够轻松地爬上斜面。
舞能够熟练地使用这种短滑雪板。因为它是能在雪山里自由自在移动的最强道具。当然夏莉也具备这样的能力。
夏莉背着R93战术2型狙击步枪,两手拿着滑雪杖,流畅地爬上雪山斜坡的模样,就像是山地步兵一样。
到了十四点时,缓慢的扫瞄开始了。
夏莉单手拿着接收器并看着萤幕,同时继续攀登雪山。看见PM4的位置后,就把它牢牢记在脑袋里。
在扫瞄结束之前,夏莉只是一直专心爬着雪山。这是为了让其他玩家产生「这家伙逃走了」的想法。
最后一分钟的扫瞄结束……
「…………」
脸上涂着污泥的女人就停下脚步回过头去。
她已经爬了很长的距离。从平缓的雪山斜面往下看,能够看见右侧是庞大的巨蛋。左侧有山谷与长长的桥,其后方则是岩山。
而正面可以看见一整片雄壮辽阔的绿色空间。以及一间小圆木屋。
「呼!」
随着笑容短短地呼出一口气后──
她就迅速改变脚的方向,开始笔直地朝着自己要打倒的目标滑去。

下山的速度比上山快了一倍以上。
藉由像子弹一般的直线滑降,夏莉瞬间就滑下了雪山。虽然没有滑雪技能,但这是现实世界里是滑雪高手的她才能办得到的事。
距离目标剩下1.5公里左右。
接着夏莉就用了和莲完全相同的方法,也就是匍匐前进。这是唯一一个绝对不会让想解决的对手,以及周围敌人发现同时还能够接近的方法。
和莲不同的是,她匍匐前进的时间更长,另外那个地点被雪融化之后的水弄得泥泞不堪。
夏莉为了不让泥土跑进枪口,把自己的两个手套都套在R93战术2型狙击步枪的枪身前端。然后把枪打横用双肘抱住,开始在泥泞里游起泳来。
当然,她全身上下立刻就全是泥土。不论是上半身还是下半身,甚至是漂亮的绿色头发几乎都染成了黑色。
在匍匐前进当中,可以从听见的枪声里得知PM4开始了和其他小队的战斗。应该是从南方过来的队伍吧。特别巨大的枪声,宛如远雷一般响起。感觉就像是用大炮轰炸一样。
他们发生战斗可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夏莉脸上露出了奸笑。满是污泥的脸颊上浮现雪白的牙齿。
就这样专心地前进再前进──
左腕上的手表宣告已经过了十四点九分,于是夏莉就停了下来。
再过五十秒,自己的位置就会因为扫瞄而被轻易地得知。虽然不知道目前多接近那个女人,但也只能在这里架起爱枪了。
夏莉为了不被敌人察觉而缓慢地动着。首先从趴着的状态滚成仰躺。接着180度转向,把脚朝向对手。
把枪口的手套拿下来并架起R93战术2型狙击步枪,然后只用腹肌的力量撑起上半身。竖起膝盖并微微张开,把手肘外侧靠在大腿内侧之后,就形成了稳定的射击姿势。
打开瞄准镜前后的盖子,以稍微变高一些的视点贴着镜头……
立刻就知道PM4的所在位置了。
他们在距离这里500公尺左右的草地上。由于更往前数百公尺处还有敌人不断用机关枪射击,发射出来的曳光弹就告诉了自己他们的所在位置。
找了一下杀死同伴的那个女人,很幸运地立刻就发现她的身影。她正趴在草地的凹陷处。
但完全没有松懈的她确实地紧趴在地上,只能稍微看见她的马尾。这样就算狙击也只能切断一点头发。
瞄准较低处的杂草,子弹就能命中她的脸部──虽然有了这种想法,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她觉得如果是那个女人的话,应该会把枪放在那个地方来保护脸部才对。
「可恶!」
好不容易偷偷溜进有效射程内,而且还像这样单方面用瞄准镜捕捉到她的身影了──
无法瞄准要害甚至无法射击的焦躁感让夏莉咒骂了起来。看了一下手表,时间来到十四点九分四十五秒了。
再过十五秒,扫瞄就要开始。
自己的所在位置马上就会被发现,到时候PM4绝对会有所对应。
只是不知道会是机关枪无情的扫射、敌人狙击手的攻击,还是那个女人的枪击就是了──
孤身一人,而且只有一把手动枪机式狙击枪的夏莉,可以说绝对没有胜算。
是判断这次的接近失败,趁现在全力逃走呢?
还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展开突击?
在做出究极决定的夏莉耳里,听见了某种射击的声音。
那声音与刚才就一直听见的机枪连射声不同。
是「啵啵啵啵啵」这种有点可爱的声音。
由于右耳听见的声音比较大,所以应该是从右边发出的声音。
在理解那是来自何种枪械的声音之前……
「咦?」
贴在瞄准镜上的右眼视界里,从右前方浮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光景。总共从一、二、三──六个地方持续冒起粉红色的烟雾。无风的战场上,烟雾往正上方窜升并扩散开来。
为什么……有烟雾?
不对……为什么是粉红色?
夏莉完全无法理解眼前的情况。
由于她完全没看过上届SJ的影像,所以不知道是由全身粉红色的小不点获得优胜。所以也无法瞭解粉红色烟雾的意图,甚至突然有祭典要开始了吗的想法。
到了下一个瞬间,产生混乱的她,脑袋就接到从右眼传来的全新视觉情报。
在被镜头扩大的世界当中,那个女人,也就是以欺骗手法杀死所有同伴的可恨女人抬起了头来。
头上虽然戴着刚才没有的头套般护具,但那张大剌剌的刺青面容自己绝对不会认错。
而女人脸上出现相当高兴的笑容,甚至露出雪白的牙齿。
为何、为什么、何以会如此──
实在搞不懂保持高度警戒,没有一刻松懈下来的女人,为什么光是看见粉红色烟雾就会抬起脸来。
但是她没有错过这个从天而降的机会。
即使不使用着弹预测圆,在这种距离下,而且还是几乎静止的目标,自己不可能失手。
夏莉瞬时把瞄准镜的十字线中央下面一点的地方对准女人的右眼。瞄准镜是对准400公尺处,所以已经计算出距离增加时子弹的落下。
由于女人稍微向左,只要击中右眼,子弹应该就会一口气陷入脑袋中央。
确定可以干掉对方,内心产生前所未见的雀跃感时──
啊哈哈哈。
夏莉就在心里笑了起来。
实在太滑稽了。
原本坚决认为「即使在游戏里也绝对不能把枪对着人」的自己──
先在气到发抖的情况下爬上雪山,下山后又在泥泞里专心爬了好几分钟,然后像这样架着爱枪等待机会到来就立刻想射击。
过去的自己看见这一幕,脸上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表情?
不过那也不重要了。
这不过是游戏,只是一种休闲罢了。
夏莉一瞬间恢复冷静的脑袋做出了这样的结论。
就算有在现实世界里使用枪械,但在游戏当中因为「竟然朝着人开枪!」而生气根本没有意义。
正如夥伴们过去露出轻佻笑容所说的一样,没有必要把现实世界与游戏混为一谈。
那个女人用欺骗手段杀害同伴也是游戏。
是在百无禁忌的大混战当中,因为上当而轻易将背部朝向对方的人自己不好。
而自己目前在这里准备狙击那个女人也是游戏。
是自己大剌剌把脸露出来的她不好。
这全是游戏。
就算虚拟角色死亡了,自己也不会真的丧命。
同时就算虚拟角色死亡了,别人也不会真的丧命。
夏莉终于有能够打从内心享受Squad Jam的感觉。
接下来,虽然会以狙击杀掉那个女人──
但那不过是在SJ2里发生的事情。大会结束之后,同为女性玩家的两个人,或许可以在酒场里喝一杯,快乐地进行「干掉妳了」「被妳打败了」之类的对话。
这么想着的夏莉,在不带怨恨与憎恶──
只是为了享受游戏的心情中扣下R93战术2型狙击步枪的扳机。
爱枪像是要发泄等待一个多小时的郁闷一般,发出了尖锐的吼叫声。

真的是极短暂的松懈。
「啊哈!那是小莲!」
看见粉红色烟雾,Pitohui就瞭解一切了。
莲将混在那些烟雾里往这边突击。
所以才会笑着抬起头来。
这时1发不带怨恨与憎恶的子弹飞过来──
陷入Pitohui的右眼当中。

「成功了!」
在瞄准镜当中看见那个女人的眼睛产生着弹特效后,夏莉就发出不输给枪声的大叫声。
简直就像在预赛以及田野战斗时,屠杀敌人队伍的同伴们一样。
满是污泥的脸上,雪白的牙齿发出光芒。
这时有大量的5.7毫米子弹飞到她的周围,在四周杂乱地溅起许多水柱,不对,应该说是泥柱──
哔叽。
其中有一发命中她的右边太阳穴。
「咦?」
这对着要害的一击,让夏莉的HP急速减少。
夏莉看着视界左上角的这种情况……
「啊~被打中了。可恶。附近有敌人吗?太大意了。」
同时很高兴般这么说着,然后整个人仰倒了下去。
立刻死亡的判定,让她的HP归零──
「Dead」的标签在满是污泥的女人身体上亮起来。
往上望着天空的夏莉,就带着极为满足的笑容在SJ2里阵亡了。

「呼……呼……」
对200公尺前方以全自动射击把弹匣里50发子弹全部射光的莲……
「干掉了!」
经过三秒钟左右就看见红色的小标签出现。
虽然不知道那是谁,但总算是把那个人打倒了。
对方几乎在P90的射程之外,而且那也是以莲的技术无法准确击中的距离,所以算是大量发射子弹之后的幸运一击,只是偶然击中对方的要害。
「怎……怎么了?」
不可次郎惊讶的声音传进耳里。
也难怪她会这样。难得把最后的烟雾枪榴弹发射出去形成烟幕了,莲却没有突击,只是突然朝着左边全力射击。对方也会因为这次的射击而发觉莲的所在位置吧。
莲蹲了下来,然后一边交换弹匣一边对着不可次郎这么回答:
「附近有其他小队的狙击手在!对方瞄准Pito小姐他们那边了!所以我就先射击那个家伙,总算把对方打倒了!」
不可次郎则传来这样的回音。
「真的吗!太厉害了!──不过那家伙击中什么人了吗?」
「不……不清楚!因为声音混杂在一起!」
莲老实地这么回答。那名狙击手究竟发射了1发子弹还是没有,对于以P90全力射击当中的莲来说根本无从判断。
如果开枪了……目标又是Pitohui……然后也命中了的话……
莲脸色铁青的这个时候,手表的指针刚通过十四点十分零秒。
虽然是开始扫瞄的时刻,但不论是老大还是莲她们都完全没有空拿出接收器来看扫瞄的结果。
而M他们也是一样。

1击命中塔妮亚后,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的M,耳朵里……
「后面!烟雾枪榴弹!有新敌人!」
听见矮小的散弹枪使用者这么报告。
由于没有报告烟雾的颜色,M就先解开射击姿势,身体稍微往后退并回过头去。
然后就看见了粉红色那种一般不可能出现的烟雾。
M一瞬间理解所有的事情。
SHINC之所以会像那样强硬地攻过来,完全是因为已经和莲合作,她们只是为了削弱我方的战力并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虽然不知道她们是在何时何地谈好合作就是了。
而那阵粉红色烟雾是为了隐藏莲的突击。
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要击中能高速移动,同时又娇小的莲就已经很困难,再被她躲在同色的烟雾里就更加棘手了。
原来如此,确实是很棒的作战。在那阵烟雾里的莲,应该会在扫瞄的时候开始突击吧。
「莲要来了!警戒后方!」
M呼吁夥伴们提高警觉,并且看着待在右前方10公尺左右的Pitohui。
「啊哈!那是小莲!」
Pitohui也做出跟M一样的结论,很高兴般这么说着并稍微抬起脸来──
三秒钟后……
就喷洒出夸张的红色着弹特效,整个人趴到草地上。

「那个女的被击中了!」
一台摄影机捕捉到女性右眼喷出鲜红色特效光的特写……
「喂喂!」
「呜哇!真的假的!」
「哇呀!」
酒场的气氛一口气热络了起来。
有一半观众都认为绝对会获得优胜的最强、最狂女性玩家,竟然遭到狙击了。而且是被击中颜面。
「攻击从哪里来的?是谁?」
像是要回答这个人的提问一般,其中一个画面切换成架着R93战术2型狙击步枪的女性…
「是那个家伙吗!了不起!」
下一个瞬间就出现她被子弹风暴袭击而死亡的画面。
「啊~!」
「被干掉了!」
急速进行切换的画面,变成莲拚命用P90射击的模样。
「小莲!真有妳的!」
时间来到十四点十分。
由于开始扫瞄了,所以其中一个画面变成地图,但根本没有人注意。

「Pito!」
M一边放声大叫一边朝Pitohui跑过去,抓住趴着的身体后将其翻过来,同时像要用自己的身体当盾牌来挡住狙击手般抱住了她。
Pitohui被击中的右眼出现鲜红的着弹特效,同时有闪烁着的多边形碎片来代替血液……
「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左眼瞪到像是要爆炸的她,眼泪宛如瀑布一样不停落下,同时从张开的嘴里……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
发出了壮烈的笑声。
M一从自己的腰包里取出急救治疗套件,就毫不留情地打进Pitohui的脖子里。接着看向视线左上角的同伴HP条。
「…………」
Pitohui的HP条一口气减少,通过黄色阶段──
「啊哈哈哈哈!就是这个啊啊啊啊啊!这就是我的『死亡』啊啊啊啊啊!」
变成红色──
「要死了~!终于要死了哟~!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随着这样的叫声──
停住了。
剩下来的HP,已经少到几乎快看不见。

「呼……」
抱着Pitohui的M重重呼出一口气。
这时出现在他凶狠脸上的表情,是之前曾经在SJ展露过的嚎啕大哭。
「哇啊啊啊啊!你在哭什么啊,豪志!」
没有右眼的女人像蛇一样从自己的怀抱里溜走,然后把脸转过来。
「我还没死!呜嘻嘻嘻嘻嘻!我还不会死呢!」
Pitohui仰躺在草原上持续放声大叫。
「真高兴啊啊啊啊!对吧!真是令人高兴啊啊啊啊啊!」
她纤细的身体彷佛将死的蝉一样不停地动着……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呜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真的非常非常高兴般持续大叫。
「社长!够了吧!妳应该也知道了才对!妳其实很害怕死亡!所以别再继续下去了!」
M飞洒泪水并这么大叫着……
「你在说什么啊,豪志。要我放弃这么恐怖又这么快乐的事情?」
Pitohui以这样的发言,加上下一刻的右拳来回答他。
「咳噗!」
M被粗壮脖子支撑着的脸庞,很简单就被改变了方向。
「我呢我呢我呢我呢我呢,还能打哟──」
Pitohui的吼叫忽然停止,接着上半身就啪嚓一声往后倒下。
「Dead」的标签──
没有浮现。

距离Pitohui最近的,手拿UTS-15散弹枪的矮小男人……
「…………」
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从Pitohui被击中后就一直在旁边看着事情发展。
Pitohui的右眼确实被狙击枪击中了,不过或许是远距离的缘故吧,真的是在惊险万分的情况下免于被判定立刻死亡。
GGO终究是一款游戏,所以被击中的话就会进行「角色的数值」减去「攻击的数值」这种极为单纯的计算。
锻炼到Pitohui这种程度,同时被子弹击中的部位是右眼到脑部右侧的话,发生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好感到不可思议。
Pitohui的强烈武运实在令人不得不佩服。
男人也看见了两个人之后的种种反应。
同时也对Pitohui与M在游戏当中为了「是生是死」产生如此热烈的反应感到有些羡慕。
就算有再怎么现实的体感,虚拟终究是虚拟。就算死了,也不会真正死亡。
在这样的情况中,两人还能激动到流下兴奋的眼泪。
虽说他们两个都对这款游戏的世界观太过着迷,但也认为他们看起来真的很快乐。
即使在高兴到手舞足蹈的情况中似乎不小心说出了现实世界的姓名,能够装成没听见才能算是一名优秀的游戏玩家。无视也算是重要的技能。
最后男人──
内心只出现一个疑问。
Pitohui因为过于兴奋而昏过去了。
但是AmuSphere为什么没有强制断线呢?
男人过去看过好几次VR游戏的新人因为过于写实的战斗而感到恐惧,因此产生「自己真的会被杀死!」的错觉,结果陷入恐慌状态。
身体被切断、击中、焚烧、轰飞──虽然是虚拟体验,也不像现实世界里那么痛,但完全潜行型的体验确实很恐怖。
但他们也不需要继续害怕下去。
因为在恐惧感到达颠峰之前,就会被弹出VR世界了。
异常心理状态大部分都是肉体的异常所引起。比如说心跳与呼吸次数明显增加、急遽出汗以及血压不规则浮动等等。
察觉到这些现象的AmuSphere就会发动极为温柔的安全装置,强行把陷入恐慌的这些人从「梦世界」里拉回现实。
像是作了一场梦般瞬间睁开眼睛……
「什么嘛,是梦吗……啊啊,太好了……」
这一连串的流程大多十分相似。
所以从刚才Pitohui与M那种异常兴奋的状态来看,就算AmuSphere进入鸡婆模式也一点都不奇怪。
不会吧,难道说……
男人脑袋里浮现唯一的可能性──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说那也,不对,应该说「只有那个」绝对不可能。
机率太低的可能性,光是想就算浪费时间。
Pitohui使用的,不可能是可以任意取消活体感知的安全装置「生理监测仪」的初代家庭用VR机器,也就是NERvGear。
男人立刻打消这种念头,而昏过去的Pitohui出现在男人视界左上角的HP条,这时的确缓慢地,以蜗蝓爬行般的速度开始增加。
现在自己应该烦恼的是──
可以说与M并称为队伍主力的Pitohui受了重伤,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警戒态势的高挑男性,依然摆着跪立看着双筒望远镜的姿势……
「射击的狙击手在北北西,大约500公尺处。是那支猎人队伍残活下来的女性。现已死亡。附近很可能有射击她的其他小队。大概是在那片粉红色烟雾后面。」
然后以平淡的口气这么报告。
M这名已经不再哭泣的队长……
「那就是莲了。原本是想混在烟雾里冲过来,但先发现狙击手就把她干掉了。LF的另外一个人,武器是强大的6连发式枪榴弹发射器。千万别大意。」
立刻就做出确切的指示。
接着是MG3机关枪经过抑制的枪声,以全自动模式疯狂发射20多发子弹的射手……
「这边还不要紧!娘子军现在全趴在地上。」
做出这种充满自信的报告。紧接着……
「但是!抱着必死决心横向散开一起冲过来的话,就不知道能不能撑下去了!」
又发出这极为软弱的牢骚。
M立刻做出决定……
「现在先撤退。」
对三个男人下达命令。
「我来搬运Pito。巴雷特就不要了。相对地M14和Savage就拜托你们了。」
把M107A1放进仓库栏里来搬运的高挑男简短回答了一声「瞭解了」。
「撤退目的地为圆木屋。在Pito回覆前都固守在高处。所有人要全力奔跑。准备好!」

酒场里头……
「那个女人……死了吗……?」
「但是没有浮现『Dead'标签……」
话题全集中在啪一声往后倒后就一动不动的Pitohui身上。
女人在倒下之前,很高兴般叫了些什么,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摄影机不是靠得非常近的话就收不到声音。
如果因为感情过于激昂而强制断线的话,角色就会因为SJ特别的规则而消失,但看起来也不是这样。
那到底是什么情形?
结果M他们就在所有人都一头雾水的情况下开始行动了。
高挑男在草原上爬行,拿起M的M14‧EBR以及肥胖狙击手尸体旁边的Savage110BA。立刻就为了收纳进仓库栏而开始左手的操作。
Savage虽然持有者已经死亡,但这支小队似乎仍要使用它。高挑男同时也从尸体的腰包里掏出备用弹匣。
至于M果然藉着迅速爬行来移动,把分崩离析的盾牌当中没有被击中的两片捡起来。
「喔!想做什么呢?」
M以行动来回答观众的问题。
M把昏倒的Pitohui,还有她身上所有装备,以所谓「公主抱」的方式举起来,然后把刚才那两片盾牌放在她肚子上作为防御。
「原来如此……还真是保护那个女的耶……」
「那是当然啦,怎么说也是队上第一的攻击手。」
「不对,我看见了『爱』。那两个人之间有爱啊!」
「『爱』吗……那我的份要去哪里才买得到呢?」
「嗯。别问我啊。」
使用机枪的高大男人,把装了新弹药箱的MG3架在肩膀上站了起来。开始对着娘子军集团潜伏的地点附近进行每次几发子弹的牵制射击。
以这个行动作为信号,M他们开始跑了起来。
不论谁看了都知道他们想做的就是从这个地方撤退。
「果然要逃走了吗……」
「也难怪啦。」
酒场里的所有人都很能理解他们的行动。
然后……
「PM4也有一人死亡,一人重伤吗……这下完全不知道会由哪支队伍获得优胜了……」

透过瞄准镜看着M等人逃走的是冬马。
在MG3机枪所发出的弹道预测线仍散布在周围的情况中──
像是要表示「预测线上身之后再避开就可以了」般光明正大地站起来,把眼睛移向高处并看着巨大的双筒望远镜。
「M他们开始朝圆木屋移动。现在距离900公尺。这里距离圆木屋有1100公尺。」
冬马这么对老大报告。老大则对莲重复了一遍同样的话。然后再由莲传达给不可次郎。
「M抱着女人。脸上有着弹特效。似乎被狙击了。因为看不见标签,所以应该没有死亡,但是一动也不动。」
传言游戏来到莲这边……
「呜呀啊啊啊啊!刚才果然是Pito小姐啊啊啊啊啊!被击中了啊啊啊啊!」
「冷静下来。她没有死。大概中弹后HP就几乎归零。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搬走就是了。」
老大以冷静的口吻这么表示。
然后又对莲问道:
「怎么办?要立刻展开追击吗?当然不可能在逃进圆木屋前追上他们,但可以在M他们以该处为阵地重整好态势之前加以夹击。莲能顺利混进屋子里去的话,就能在Pitohui的HP回覆之前袭击她了吧。」
「…………」
手拿P90蹲在地上的莲无法立刻回答。
草原上刚才的烟雾几乎都已经散去。结果保留下来作为最后必杀技的6发枪榴弹,就在没有派上用场的情况下浪费掉了。
莲很清楚老大想说的事情。
现在M他们正在撤退当中。自己这群人应该立刻包围圆木屋,而自己在老大等人帮忙牵制对方时冲进建筑物里战斗的话,作战应该就能跟刚才一样了吧。
但现在Pitohui才刚受到相当大的伤害。最少也要六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HP才能完全回覆。
袭击完全回覆前的她──
「趁她受伤时补上最后一刀,这样能算是我打倒Pito小姐吗……?」
莲这么呢喃着……
「这没人知道。」「谁知道啊。」
不可次郎与老大的回答就同时传进莲的右耳与左耳当中。
接着……
「能够决定的……」「能做出决定的……」
两个人的声音再次完美地重叠在一起。
「就是莲喔。」

莲暂时闭上眼睛。
感觉着右手上小P的重量,冥想了四秒钟左右──
然后迅速抬起头来。
她的眼睛里……
「现在立刻开始夹击!把PM4全都干掉!只有Pito由我来打倒!受重伤?谁叫她自己在这样的大会中掉以轻心!这就是GGO!无论如何都要打倒Pito小姐!我就是为此而待在这里!」
已经闪烁着杀意。

weinxin
网站微博@ALfheimOL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博,第一时间获取资讯,与同好互动!
诗林
刀剑神域 序列之争 桐人AnimeJapan2018立牌
Chara-ani 再版 刀剑神域盒蛋
刀剑神域 x Movic 概念主题第六弹 婚礼主题立牌-亚丝娜
刀剑神域 磁铁夹/冰箱贴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