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之国度][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3]

 第二十一章 拍手

二〇二六年四月十九日。星期日。
根据天气预报,东京的最高气温将会超过摄氏25度,这气温已经不是温暖而是炎热了。
十三点七分,都内某处高层公寓前面的道路旁停了一台车子。那是一台擦得闪闪发亮的德国制高级SUV。
「呜喔,看起来好贵!超级想开这种车到处逛逛!」
「但妳还没有驾照吧,美优!」
「那后座也可以啦。」
在宽广的步道上,把脱下来的夹克挂在手臂上等待着的美优与香莲,因为这台车而稍微兴奋了起来。
或许是很中意吧,美优依然是春假遇见她时那样的发型与眼镜。香莲则是自从剪头发之后就没有变过了。
虽然两个人都是简单的长裤加上衬衫这种似乎要去散步的休闲装扮,但香莲胸口还可以看到一个娇小可爱的项炼正在闪闪发亮。
「不过,M先生还没来吗?」
美优……
「是豪志先生啦。阿僧只豪志先生。」
以及香莲左顾右盼地看着周围……
「真的很抱歉,因为塞车而迟到了。」
这道声音让她们再次看向停在眼前的车辆。
驾驶座的门打开后,就有一名穿着整齐的深蓝色西装,发型也整理得相当端正的帅哥站在那里。
「呜哟!」
听着美优发出大吃一惊的尖叫声……
啊啊……活着真是太好了。
香莲内心有了这样的想法。

***

十五天前,也就是四月四日。SJ2大会当天──
三两下就被从远方飞来的子弹干掉的不可次郎与莲回到待机区域。
由于两人死亡的瞬间SJ2就已经结束,所以不需要等待十分钟。
黑暗空间里,「是否要登出?或者要回到酒场?」这种跟莲之前看见的几乎一样的选择文字飘浮在空中。旁边还有「准优胜者」几个文字。
放下长发的不可次郎面前放着两把MGL-140,而莲的面前就只有小刀与机关枪而已。
没有空哀悼第二代小P的死亡,莲立刻选择回到酒场。
当出现在酒场小小舞台上的瞬间,莲与不可次郎就置身于盛大的喝采当中。无数人称赞她们善战的欢呼声回响整个空间。除了SHINC的众人之外,MMTM的成员也在现场。
这时莲只问了一件事:
第三名的Pitohui和M不在吗?
酒场的观众不是询问自己的同伴,就是主动帮忙寻找──但是都没看见他们。
莲说了声「抱歉,我马上回来后」就立刻登出了。

回到自己房间的香莲,在戴着AmuSphere的情况下传了电子邮件到豪志的信箱里──
「拜托了!」
当香莲紧握手机的瞬间,它就震动了起来。
出现在上面的文字相当简短。
「现在正和她谈论今后关于我们两人的未来。」

***

「豪志先生,这位是美优。筱原美优。她是我的好友,也是VR游戏的师傅,不可次郎。」
被介绍给站在眼前的豪志认识后……
「嗨!受到你很多照顾!我不会忘记嘴巴被你贴了胶布的事哟。」
美优竖直大拇指来这样跟对方打招呼。紧接着……
「不过你真的很帅耶。怎么有这种像漫画人物般的帅哥。可不可以跟我结婚啊,等一下有没有空?」
这毫不客气的发言,简直像在还待在GGO里头一样。
豪志不笑也毫不畏惧地笔直回望美优的眼睛……
「谢谢妳的称赞。但这件事请恕我难以从命。因为我已经有衷心爱上的对象了。」
「哎呀!」
美优夸张地皱起整张脸后……
「那个人是现实世界的Pitohui小姐吗?」
才提出这早知道答案的问题。
「是的。」
「那就没办法了。」
豪志迅速低下头。然后……
「我对两位充满了感谢。真的给妳们添了许多麻烦。所以今天至少要让我补偿两位一下。现实中的Pito也是这么想,而且她也由衷期待与两位相见。」
香莲笑着回答:
「我也是啊!」

收到来自豪志的电子邮件──
是在SJ2结束后又过了一个多星期的四月十三日,也就是上周一时的事情。
香莲就读的大学已经开始新学期。每天都努力用功的她,SJ2之后就连一次都没有登入过GGO
美优则在北海道的大学与驾训班里上课,同时尽情地享受着回归的ALO。
不可次郎的GGO用全身装备,目前沉睡在莲租借的柜子当中。两把MGL-140再次从巨大枪口喷出火花的日子是否会到来──现在还不清楚。
豪志的电子邮件里只有简单的内文:
「Pitohui说想跟妳见面,请问下周日的中午过后到晚上这段期间可以空下来给我们吗?」
香莲当然答应对方的邀约,然后询问在什么地方以及到该处的方式。
结果豪志……
「十三点时会开车到公寓前面迎接两位。考虑到可能会塞车,请先用完餐、上完厕所并且静候我到达。」
只写了这些内容。他表示Pitohui交代不能透漏其他事情。
有些担心的莲打电话与美优商量……
「嗯,一定会被杀掉。为了游戏里的死亡报仇。」
结果她先说了这种恐怖的话……
「所以我就跟妳去吧。妳对M说──『一起战斗的可爱枪榴弹使用者也想跟你们见面』。再追加一条,『也很欢迎赞助她到东京的交通费哟』。」
然后说出让人感到安心的提案。
觉得先不要提交通费的莲以电子邮件询问豪志这件事后,对方很干脆地答应下来。还以电子邮件把来回的电子机票寄过来。
就这样,前天周五时,美优便搭晚上的班机来到羽田机场。住宿的地点是香莲的房间。
昨天十八日,咲等附属高中新体操部的六个人来到香莲的房间,举行了约定好的茶会。
老大等人明明那么热切地期望对战,却选择帮忙抹杀Pitohui作战,当然得好好地慰劳她们一番才行。香莲和美优一起出门购物,买来了量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零食。
四月二十日刚好是香莲的二十岁生日。咲她们都还记得之前提过的这个日期。
「虽然还有点早,不过还是先祝妳生日快乐!香莲小姐!」
她们准备了送给香莲的生日礼物。把零用钱凑起来后购买的是……
「一定很适合妳哟!」
细小炼子上带着小饰品的项炼。
是那种自己不会买,但一直想着「真希望能戴这种可爱样式」的单品。
「啊啊!谢谢……」
眼眶湿润的香莲,失败了好几次后才成功把它戴上。新体操社的六个人立刻发出欢呼声。
「真是不错!那这是我送的礼物!」
从美优那里得到了大量只有北海道才能买得到的速食炒面。

然后到了十九日。
让香莲与美优坐在后座的SUV,在豪志的驾驶下缓缓地往前行驶。小心且安全驾驶的汽车,就这样跑在周日的都内。
「呜哇,里面也很棒耶!静到几乎听不见外面的声音。皮椅也不会太软或太硬!如果驾训班也用这种车就好了!」
目光被车内豪华设备所吸引的美优兴奋地这么说着,香莲则对驾驶座提出问题:
「豪志先生。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美优也立刻……
「对啊!这很重要!别想绑架我们两个清纯少女啊!你是想把我们载到港口然后送上船再卖到国外去吧!我已经安排好了,如果晚上不打电话回老家,警察立刻就会冲过来哟!」
以不知是在生气还是享受,又或者同时带着两种心情的口气这么表示。香莲还是第一次听到老家的事情,不过美优的话确实可能这么做。为了避免她压根忘了有这件事,香莲决定把它牢记在心底。
这时豪志如此回答她们:
「不会的!请不用担心。今天没有搭船的预定。」
「光说不用担心我们怎么可能会懂!我们两个都未成年喔!虽然小比明天就二十岁了!」
「哎呀……我不知道这件事。那真是恭喜了。」
「对吧?没有什么礼物要送给她吗?」
美优这么说时,车子正好因为红灯而停下来,于是豪志便转头说:
「我没有准备什么东西,但社长应该会有所表示。」
「哦……你说的『社长』,就是现实世界的Pito小姐?」
美优这么问,豪志便回答了一声「是的」。
「谜题全部解开了!那么,她是什么样的人?」
「关于这部分,她表示想亲自跟妳们说,所以我没什么可以透露的。」
变成绿灯之后,车子再次开始行驶。
在十分小心谨慎的驾驶下,车子从大路上来到首都高速公路的入口。
爬上斜坡准备进入高速公路时就遇上了大塞车。汽车虽然加入车阵之中,但被迫只能以行走般的速度来行驶。
豪志切换成自动跟车系统后,就把手脚从方向盘以及油门上移开。接下来车子将会自动地行驶。
「东京就是会塞车!豪志先生,时间没问题吗?」
美优从后座这么发问……
「时间已经抓得比较宽松了,所以应该没问题。」
「这样啊!──那么,我们就随便聊聊喽!还是说,豪志先生有没有什么要跟我们说的?」
美优把话题抛过去后……
「这个嘛──」
豪志就这么回答。
「那么,就说说我和现实世界的Pito在一起的经过吧。」
「呜喔!这内容我超想听的!」
美优一听见眼睛便闪闪发亮……
「咦……」
香莲则是瞪大了双眼。
「真的可以吗……?」
当香莲无法理解对方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种话题时……
「其实……是现实世界的Pito跟我表示『最好能说给她们听』。她认为这样比事后说明要轻松,而且开车时也没事可做──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可能会一辈子放在心里吧。」
就由豪志说出了答案。
「原来如此。」「这样啊……」
对着异口同声的两个人……
「只不过……因为是相当现实的内容,说不定妳们听完后会觉得不舒服。」
豪志先提出这样的警告事项。
「以这个年纪就已经尝尽人生酸甜苦辣的我来说是完全没关系,小比妳怎么样?」
「我要听。」
香莲立刻这么回答。
「真的可以吗?说不定今天晚上会睡不着哟?」
「反正也骑虎难下了。而且……」
「而且?」
「我想Pito小姐就是希望我们听才会这么说。」
「唔……」
美优难得露出认真的表情……
「那就拜托你了,豪志先生。」
然后砰一声拍了驾驶座真皮座椅的肩部。
「我知道了。那么,首先请看这个。」
豪志边说边把手往后伸,递过来的是他的智慧型手机。
香莲接过去后,看见显示在画面上的是……
「嗯嗯?」「……?」
一名肥胖青年的照片。
像是从团体照切割下来的一样,左右两侧有其他人的半身。后面的背影似乎是校园,所以应该是大学的团体照吧。
该名青年是满身肥肉,脸庞与肚子都是肥滋滋的模样。呆滞的脸孔虽然稚嫩,却又因为体型而显得老气。
无谓的长发、有点脏的运动服再加上宽松牛仔裤的打扮实在很老土,简单说起来……
「嗯,一看就知道不受女生欢迎。」
就如同美优直截了当所表示的这样。
「那这个人是谁?难道是相亲照片。很可惜,我没办法跟这个人结婚。小比妳呢?」
美优做出这种吓死人的猜测。
香莲虽然认为不会是「相亲照片」,但还是思考起这个人究竟是谁,豪志先生又为什么要给我们看这张这片……
「不会吧……」
她又再次仔细地端详着智慧型手机的画面。然后用手指扩大了男性的脸部。
由于是从团体照上撷取下来,放大之后画质也就变差了。虽然看不清楚眼睛的轮廓,但香莲还是……
「这难道是豪志先生……?」
提出内心所想的问题。
「咦,怎么可能!」
美优从右边发出的声音……
「嗯,就是我。」
被豪志从前面发出的声音盖了过去。
「噗唏!」
「是我没错。这是刚认识Pito的时候。」
「不会吧~?」
以不可思议的声音连续惊叫的美优,把智慧型手机从香莲手上抢过来,拚命盯着看了一阵子……
「仔细再看一次之后,发现长得真不错耶。这家伙瘦下来后很有前途!这样的话,我也愿意跟他结婚啦!」
之所以能厚着脸皮说出这种话,完全是因为美优的个性使然。香莲露出苦笑,豪志则像很高兴般笑了起来。
香莲再次看着美优还回来的智慧型手机,然后把它还回前面的驾驶座。
接过去的豪志,自己也瞄了一眼后,才关上画面把手机放回怀里。车子虽然持续着自动驾驶,但驾驶人注视手机画面是违法的行为。
「我从懂事开始就一直很胖,想都没想过自己能瘦成普通人的体格。同时也很讨厌拍照,这应该是当时唯一的照片。」
豪志开始以平淡的口气叙述事情经过。
香莲原本打算静静地听讲就好──但又觉得这样豪志很难说下去。因为怎么说也是在驾驶当中,脸必须朝向前面才行。
但是,当她不知道该做出哪种反应的时候……
「人都有过去嘛。然后呢然后呢?」
美优就帮了她一把。
有她在真是太好了……
这么想的香莲,默默听着豪志说话。
「我一直对自己没有自信。持续过着灰色人生的我,某一天遇见了一名女性。」
「呀~!」
可以听见美优的尖叫声。故事一口气充满了浪漫的气氛。
「然后我就变成那名女性的跟踪狂了。」
「哟?」
可以听见美优感到不可思议的声音。故事一口气充满了犯罪的气息。
虽然是这样──
不过,反正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香莲对于丝毫没有动摇的自己感到惊讶。感觉在GGO里,以及和他们两个人有交情后,自己的内心就受到不少锻炼。
「虽然很丢脸,但请当成笑话听我说下去吧──当时是大学生的我,求职也不顺利,过着心灵每天都遭到砂纸磨损般的生活。」
「但还是没变瘦?」
「因为压力大而吃了很多东西……」
「那你是怎么变瘦──算了,继续说下去吧。」
「好的。那是在某一天的傍晚,回家途中的我因为肚子太饿──但又没有其他店,所以就进入平常绝对不会去的时髦咖啡厅。结果看见一名送水给我的女服务生后,就有种被用45口径枪械轰中脑袋的感觉。」
耳朵相当好的香莲,没有错过在他平淡诉说着的口气当中还带着一丝喜悦。
这时美优提问了:
「那就是──现实世界的Pito小姐?」
「是的。她是看起来宛如女神般的女性。我长这么大以来,从未见过那么美丽的女性。」
「你回头看一下如何?」
「两位虽然都很优秀,但还是比不过现实世界的Pito。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我要告你侮辱!──那继续说下去吧。」
「从她和店长的对话里得知,她一边每天在这家店里打工,一边努力朝着自己的梦想迈进。在企业管理相关的夜校里拚命学习。」
「这样啊。那跟踪狂又是怎么回事?经常到店里去消费的话,不过就是一般的『好客人』而已吧?」
「是的。我因为成为她美貌的俘虏──」
「告白了吗?」
「没有,跟踪她了。」
「警察先生,就是这个人。」
「当时的我真的失去理智了……即使被逮捕也一点都不奇怪。几乎每天都跟在离开咖啡厅的她后面,在保持适当的距离之下跟着她到学校或者公寓。」
「不会被发现吗?东京干这种事都不会被发现?」
「为了不被发现,我真的非常小心谨慎。知道要是一直跟着的话实在太显眼,所以就记住她走的路线,彻底研究要在哪个适当的时间点进入其他巷弄,或者从哪边出来才能自然地跟在后面。不知不觉之间,脑袋里就能完美地记住地图了。」
「呜哇,真恶心!」
「我真的做了很恶心的事情。」
听着他们的对话……
原来如此,就是这样才有那么优秀的地理感觉吗……
香莲就解开了关于M的一个谜团。
「但是,这种日子结束的一天终于到来……」
豪志很难过地这么说道,美优就以担心的口气询问:
「接下来的内容……未成年也可以听吗?小比还只有十九岁哟?」
「美优的生日比我还后面吧!」
这时就连香莲也忍不住这么吐嘈。
「哎呀,别在意啦。那么,豪志先生,请继续吧。」
「好的。这是某天傍晚发生的事情。当我跟在她身后,打从心底享受着她美丽的背影,以及自己站在她身边的妄想时──」
「恶心!然后呢?」
「就注意到有一个男人跟在她后面。」
「啥?你是看到镜子吗?」
「没有。很明显是其他男人,那家伙是好几次以客人身份到店里来的男人。是一个穿西装的帅哥上班族。」
「然后呢?」
「我跟至今为止一样,变换过好几次路线,结果每次他也都在后面,所以绝对不会错。他就是,不对,应该说『他也是』跟踪狂。」
「然后呢?」
美优也只做最小限度的回应了。带着同样心情的香莲,等待着豪志继续说下去。
「然后,当她快走到回家路上人烟最稀少的自然公园旁边时──那个上班族就从背后架住她并塞住她的嘴,把她拖到公园里去了。我虽然一瞬间愣住,但接下来的瞬间就涌起猛烈的杀意,然后只记得自己朝着她消失的方向猛冲。」
「最……最后怎么样了?」
「当我醒过来时,已经躺在公园的地上,而她正在照顾我。」
「喔喔!」
「美丽的脸庞就在近处,以温柔的声音对我说『你不要紧吧?』……我还以为自己死掉来到天堂了。但不是这样。据她所说,我突然发出怪声飞扑过去,然后和上班族格斗──其实根本称不上格斗,而是变成小孩打架般的状态,上班族最后对自己倒下来的我补上一脚后就逃走了。我虽然全身发疼,幸好没受什么大伤,总算是平安获救了。」
「太棒了!不对,一点都不好!──那后来呢?」
「她当时是这么说的。『你是经常来我们店里的客人吧?我的房间就在附近,请跟我一起来吧。让我帮你治疗一下伤势』。」
「哇!然后呢?」
「我因为没有正常的思考能力,只觉得『这是在作梦』,然后就跟着她走了。进到她整理得井然有序的房间,闻到里面的香味时,真的觉得死了也没关系。」
「真是浪漫耶。因为这样而认识的两个人……」
美优以陶醉的口气这么说着……
「之后就像是恶梦一样了。」
豪志就用跟刚才没有两样的平淡口气这么表示。
「回过神来才发现我的手脚都被绑住。由于记忆相当暧昧,所以不清楚究竟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记忆已经像在看老电影那样了。」
「…………」「…………」
「接着我便不断被她责备、辱骂并殴打。像是『这个死跟踪狂』、『我早就知道了啦!』、『怎么不和那个上班族一起去死!』之类的。」
「…………」「…………」
「我才知道她不是贤淑的天使,其实是内心隐藏着猛烈暴力、破坏冲动的恐怖魔王。我完全无法抵抗,到天亮为止只能不停流眼泪。最后终于被释放时,她威胁我说『敢把今天晚上的事情告诉警察,我就爆料你跟踪我的事』,然后还被拍下丢脸的照片。」
「…………」「…………」
「之后我就被当成她所谓的『男朋友』了。不论再怎么忙,只要她找就一定得到场。我因此而无法找工作,连大学都没办法好好地去上课。然后我开始觉得这种日子真是太棒了。能够待在美丽的女性身边并帮上她的忙,可以说是身为男人最大的幸福了。」
「等一下,这故事还没拍成电影吗?那就由我来当导演吧。」
即使对美优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耍宝的坚强个性觉得感动……
啊啊,Pito小姐和M先生就是这样诞生的吗?原来如此,M不是代表「Map」的M吗?
香莲还是露出解开所有谜题的名侦探一般的表情。
「不过,这是真爱耶!」
美优很高兴地这么说道。
「的确是爱。至少可以知道的是,我和她之间确实有爱。到了现在也是一样。」
「呜哇~那豪志先生变这么瘦也是为了她喽?」
「不,我没有特别做什么……在以『魔王手下』的身份努力工作之中就变瘦了。被找去的话一定会用跑的,也在没有吃饭的情况下一直陪她到早上。等瘦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为了和她走在一起时不让她丢脸而开始注意自己的体态与打扮。」
「出本『成为仆役就能减肥』的书吧!一定大卖!」
「这将来再说吧──就这样,我和她过着虽然扭曲但是幸福的生活。她确实地实现自己的梦想,而我则是一直支持她。在三年前的某一天之前,日子一直过得很顺利。」
香莲隔了许久才再次开口说:
「二〇二二年十一月六日──」
「是的。」
美优把脸凑到香莲旁边。
「嗯……那是什么日子?」
香莲这么回答她:
「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正式开始营运的日子。」
「没错!」
为了说明整件事的经过,所以美优已经知道Pitohui曾是SAO的封测玩家以及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原来如此……这样我全部瞭解了……哎呀,真的是很有趣的过程呢……」
在边这么说边不停点头的美优旁边,香莲对着豪志问道:
「Pito小姐连这个部分也想让我们知道吗?不是豪志先生个人的判断?」
「这是她的希望。她告诉我『对小莲要一切开诚布公!』。」
「这样啊……」
经过一处大交流道后,首都高速公路的拥塞也得到纾解,车子开始顺畅地前进。豪志再次握住方向盘后,高级SUV就平稳地奔驰了起来。高楼大厦不停在窗外往后流动。

安静了一阵子后……
「抱歉,我要睡了。」
美优就立刻睡着了,所以香莲便静静地看着窗外。
车子下了首都高,在车辆稀少的一般道路上行驶着。
看着这种景色的香莲,似乎一直在想些什么──
「…………」
豪志则不时透过后视镜看着莲沉思的侧脸。

「马上就要到了。请把美优小姐叫起来吧。」
豪志的声音让香莲戳了戳美优。
时间是十三点五十七分。虽然遇上了塞车,还是有将近一小时的车程……
「唔……这是哪里?大阪?京都?」
「不,还是在二十三区内。」
正如豪志回覆美优的答案,此处依然是高楼大厦围绕的大都会中心。
「东京就是这样!北海道的话,一分钟就能跑一公里喽!」
车子混在行人众多的繁华街道当中前进……
「马上就到了。就是右前方现在可以看见的那栋建筑物。」
豪志的声音让两个人把脸凑在一起,这时透过挡风玻璃能看见的是,有学校体育馆那么大,黑色且呈四角形,而且还几乎没有什么窗户的不可思议建筑物。
美优她……
「像那样的建筑物,通常只有两种可能性。不是神祕组织的基地就是LiveHouse。」
「正确答案。美优小姐,妳真是有眼光。」
「对吧!──所以是基地?」
「不,是LiveHouse。」
「哒~说起来今天原本是想去神崎艾莎的迷你演唱会的啊!」
美优在车子里暴动了起来。
神崎艾莎的迷你演唱会就是今天在都内的某处举行,而且这次也因为没有被抽中而无法购买数量极少的入场券。
这次是会确实检查姓名的电子票券,所以就算再有钱也没办法在拍卖上买到。
「那真是太好了。」
豪志一边把车停到LiveHouse后面的停车场一边这么说。
「这里就是神崎艾莎的演唱会会场。」
「啥啊?」
美优惊讶的声音……
「豪志先生,难道说……」
与香莲的提问重叠在一起──
豪志选择回答香莲的问题。
「是的,没错。Pito就是这间LiveHouse的老板。她很早就发掘出神崎艾莎并让她在这里唱歌。算是帮助她成名的功臣。」

「演唱会十四点就要开始了。我会请工作人员带妳们,请直接在招待席上欣赏演唱会。已经没什么时间了,等演唱会之后再跟社长见面吧。」
豪志这么说完,就命令靠近车子的西装男带领两个女孩。
男人肃静地让两人从相关人员入口入场,为了证明两人是受邀的客人,还递给她们贴在衣服上的贴纸。
按照指示坐下的地方,是LiveHouse二楼的中央最前排。只要坐着就能完整看见整个舞台的位子。可以说是无可挑剔的特等席。
往下看着将近一千名的观众,并且在明显是业界绅士淑女包围下坐着,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露出茫然表情的美优……
「啊啊……欠我的都还清了哟……」
就对着香莲这么呢喃。
当香莲静静地露出微笑时,会场的照明也暗了下来。

宛如作梦一般的演唱会──
真的让两人度过了梦一般的时间。
娇小、清纯的黑发美女神崎艾莎,比从照片或影像看见时还要美丽许多,同时也更加地虚幻──
现场的歌声也比从音乐播放器里听见的更加令人舒服。

***

当演唱会结束观众开始离场时,豪志就来到两人的位子前……
「请在这里稍待片刻。等客人少一点,我就带两位到休息室。社长表示想在那里和妳们见面。也说要介绍神崎艾莎给妳们认识。」
然后在耳边这么对她们说道。
整个人瘫在椅子上的美优……
「小比啊……我死而无憾了……」
红着眼眶这么表示。
香莲则是用险峻的表情回答:
「我也是──虽然很想这么说,但还有相当重要的任务未完成,所以不能在此死去。」
「哦,说得也是……在见到神崎艾莎并且把我的爱传达给她知道前,确实还不能死……」
「妳的重点是这个?」
「不然还有什么?」
「啊哈哈。」
露出微笑的香莲──
却用锐利的目光看向舞台。
开始收拾乐器的舞台上,还留有到刚才都还在那里唱歌的女性残像。

客人走光后,坐在相关人员位子上的人们也到大厅去了。
豪志只对两个人说:
「他们要在大厅『庆功』──也就是参加庆功宴,但我们要让他们等一下,直接到休息室去。」
然后就要两个人跟自己走。
「要……要走了吗……别紧张……哟……?」
美优露出香莲至今为止从未见过的表情这么说。
两个人跟在豪志身后,从一楼旁边进到「相关人员外禁止进入!」区域。该处有眼神锐利的人站岗,看见豪志之后就让他们通过了。
「不愧是社长的……」
美优这么呢喃着。虽然不清楚之后是要接「男朋友」还是「仆役」,但豪志确实是个重量级人物。
在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通道上走了十秒钟左右……
「就是这里了。」
三人站在贴有「神崎艾莎小姐」名牌的休息室前面。
还来不及做好心理准备,豪志便大剌剌地敲起门来。
「请进!」
从里面传出来的是相当爽朗而且浑厚的女性声音。
豪志打开门,请香莲她们入内──
「打扰了。」
香莲轻轻低下头后就走到房间里。
然后就看见了。
八张榻榻米大小的休息室里面只有两位女性。
穿着安可曲时的裙子加上T恤这种轻松打扮的神崎艾莎,就坐在眼前4公尺左右的位置。
她身边还站着另外一名女性。
年龄是三十五六岁快到四十岁左右。大概一七〇多公分的她,拥有不输给香莲的身高,另外还是具有饱满双峰与玲珑曲线的丰满体型。
染成茶色的头发在身后绑起来,脸上画着完美的妆,服装则是眩目的鲜红西装裙。
这名显眼且坚强的女性,可以说不用介绍也能够瞬间知道她是「女社长」。
确实把门关上的豪志,把这名女性介绍给两个人认识。
「这位就是本LiveHouse的营运公司社长,佐藤丽。」
似乎可以把名字的「丽」字拿来当形容词的女性,以有些紧张的神情转过头来……
「初次见面!」
以相当清晰且具有活力的声音打招呼。
「那么,哪一位是小莲,哪一位是枪榴弹女孩呢?等一下!先不要说,让我来猜猜看!」
丽说完后就把手放在下巴上烦恼了起来……
「…………」「…………」
香莲和美优则是默默地面面相觑……
「嗯……」
美优看着发出沉吟声的丽……
「…………」
香莲把脸朝向从刚才就被丢着不管的神崎艾莎,然后往前走两步来到她所坐的椅子前面。
然后……
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
香莲开始对这名抬头看着自己的娇小女性拍起手来。
「…………」
她笔直地往下看着露出疑惑表情,甚至感觉到恐惧的神崎艾莎……
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
重复着狂热的拍手。
在美优、豪志以及丽都以打从心底感到不安的表情注视着自己的情况下……
「歌声实在是太完美了!我一直很想要拍手!」
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
持续拍着手的香莲几乎是用叫的来说出这段话。
「那……那个……」
在身高一八三公分高大女性的气势压迫下,神崎艾莎娇小的身体虽然往后缩,但立刻就被桌子挡住了。
虽然香莲还是继续拍手,但拍手声里这时还混杂了美优的声音。
「那……那个……很抱歉,我的搭档因为太过紧张,所以不知道该以什么为优先……」
接着来到不停拍手的香莲旁边……
「喂喂,小比,这之后再做!搞错顺序了!先要向女社长(Pito小姐)打招呼啦!」
然后想要拉她的手臂。
响彻房间的拍手声倏然停止,休息室突然回归安静……
「了不起,真的太了不起了──」
香莲的声音打破了这道寂静。
「实在是相当了不起的『魔王』!」

再次回归寂静的休息室……
「噗!」
先是传出女性的噗哧一笑,接着……
「噗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放声大笑打破了现场的寂静。
「噗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神崎艾莎以让人怀疑娇小的身体哪来这种力量的巨大声音持续笑着。在椅子上捧腹大笑的她扭动身体,眼眶里也浮现泪水。
「咦?」
无法理解而僵在现场的美优,把脸转向豪志与丽……
「耶嘿?」
就看见伸出舌头耸了耸肩的丽……
「…………」
以及默默看着天花板的豪志。
然后她就瞭解了。
「咦~!」
这个疯狂大笑的神崎艾莎就是Pitohui本人。

「噗哈哈哈哈哈哈!嘻~!啊哈哈啊哈哈!」
艾莎双脚乱踢,像是吃到不可食用的菇类一般持续笑着。如果有其他人看见那种模样,很可能就会叫救护车了。
笑声持续了整整二十秒……
「啊哈哈哈哈哈哈!呼……」
才终于平静下来……
「理由!」
依然坐着的神崎艾莎严厉地这么问道。
询问的对象是站在眼前那个比自己高出30公分的女孩子。也就是香莲。
「从很久之前开始,还有来这里的途中,都有事情让我感到不可思议。」
香莲开口回答。
「哦?什么事情?」
「首先是今天觉得不对劲的地方──」
「嗯。」
「就是为什么豪志先生要绕这么多远路呢。」
「嗯?」
艾莎歪起脖子……
「什么意思?」
「从我住的公寓来到这里,花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虽然遇见了塞车,但带我们到位子上时,几乎已经是演唱会开场的时间了。」
「能赶上真是太好了!」
「嗯。但我认为那是故意的。」
「为什么?」
「豪志先生在下公速公路后就经过各式各样的道路。虽然没有经过同样的路,但一直看着窗外的我很清楚,他转了好几次弯,故意多花时间来前往目的地。这是在GGO里学会看地图后才拥有的能力。」
香莲的话让美优迅速看向豪志……
「…………」
豪志默默地把眼睛移开。
「真的假的~」
美优这么呢喃完,艾莎就对香莲问道:
「这样啊……那为什么要拖到快开场才让妳们抵达呢?」
「因为太早到的话,很可能会露出马脚。如果距离开演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可能会向旁边同样被招待到此的客人搭话。虽然只是有这种可能性,但为了不让这种事情发生,才会让我们准时到达。然后在演唱会之后像这样带我们到休息室,把丽小姐这个幌子介绍给我们认识。这都是为了让Pito小姐──艾莎小姐欣赏这一切。」
「哦……只有这样?」
「还有另一个理由。这是存在我内心已久的重大怀疑。」
「说来听听看?」
「豪志先生知道我的地址、姓名还有外表。明明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啊。」
「好像是这样喔。听说还偷偷去找妳商量参加SJ2的事情。」
「我一直在想,他为什么能够办到这种事……我没有对Pito小姐还是GGO里的任何人说过自己的本名、现居地以及身高等事情。所以豪志先生也不可能有办法知道,这让我感到很不可思议。就算问豪志先生,他也不告诉我。」
「嗯嗯。但那为什么会变成理由?」
「因为我终于想到唯一的可能性了。因为我曾经写信告诉一个人我是小比类卷香莲,也提到自己住在哪里,然后对身高有自卑感,为了减轻这种自卑而以小不点角色在GGO里闯荡等事情。」
「哦?」
「那个人就是妳──神崎艾莎小姐。我只对妳寄过歌迷信。然后就算妳没有看,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豪志先生,也能够因为事先检查而看过内容。妳就是『神崎艾莎所属事务所』的社长!如果不说丽小姐是LiveHouse的老板而是所属事务所社长的话,我或许就相信了。」
「哎呀!太掉以轻心了吗……」
艾莎啪叽一声拍了一下额头,这时丽则从后面说了一句:
「我也很努力扮演妳了!真是可惜!」
「抱歉。之后会在精神上还妳这个人情。」
「嗯,只要之后也在这里唱歌,我就没什么意见了哟──那么,接下来就交给你们年轻人吧!」
丽这么说完就轻轻挥手准备离开休息室……
「啊,大家还在等妳参加庆功宴。尽量快一点喔。」
最后就一边关门一边这么表示。
门「磅」一声关上之后,艾莎就站了起来。
「嗯,本来就像是最后的抵抗了,既然轻易就被识破也没办法喽。」
当她笔直看着凝视着自己的香莲……
「我遵守约定喽,香莲。」
下一个瞬间,香莲就对娇小的身体冲了过去。
「呜!」
被巨大身体靠近并且被紧抱住,艾莎一瞬间没办法呼吸……[轻之国度][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3]「太好了啊啊啊啊啊啊!妳没有死真的太好了──!」
接着就听见香莲含泪的声音。
「都是因为妳把我干掉了啊!嘿,我不能呼吸了,快点放手。要窒息了要窒息了。」
「啊啊,对不起!」
艾莎对急忙后退的香莲说了一句:
「蹲下来蹲下来,我看不到妳的脸。」
「咦?好的……」
香莲单膝跪地,把被眼泪弄湿的脸移到较低的位置。
艾莎把双手靠到她的脸上……
「嗯,现实的妳也很可爱哟!我很喜欢!」
然后把嘴唇凑过来。
「唔咕?」
被吻的香莲眨了好几次眼睛,然后对着过了两秒左右才把脸移开的艾莎……
「唔嘎啊啊?」
以红得像煮熟章鱼般的脸表达抗议之意……
「有什么关系嘛,又不会少块肉。而且我看过SJ2的转播影像了。给妳弹匣的那个男人,妳很简单就亲了他的脸颊一下吧?跟那比起来,这个吻要健全多了!」
呵呵大笑的艾莎这么说着。
「那……那个人是女的!只……只只只是谢谢她提供为了打倒某人所需要的弹匣!」
「哎呀,果然是这样吗?她腰部的动作很有女人味啊。为什么周围的众人都没有注意到呢?那对象是女性的话一切就不算数,所以这样应该也不算什么吧?」
话才刚说完,就又在香莲的嘴上亲了一下。
「什──」
豪志从后面对说不出话来的香莲表示:
「我忘了说了,这家伙是男女通吃的花心萝卜。不要随便靠近她比较好喔。」
「豪志先生,你太慢了。慢到夸张。我的好友已经嫁不出去啦~」
香莲则是……
「呜咿……」
另一边的膝盖也重重落下,像是发烧一样,红着脸露出头昏脑涨的模样。
面对这样的香莲,艾莎把清纯的脸靠了过去,以清澈的声音在她耳边像唱歌一样呢喃道:
「香莲啊──下次可不可以去妳房间玩?在那里过夜也没关系哟。」
「不行!」
香莲立刻红着脸这么大叫。
接着又说:
「不会在GGO之外的地方跟妳见面了!」

某月某日。
红色天空下,红褐色沙土与岩石的大地无尽往前延伸的GGO练功场里。
两个角色背靠在大岩石上并肩坐着。
其中一个人全身包裹在粉红色服装底下,而且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小不点。膝盖上放着一把涂成粉红色的P90。
另一个是身穿深蓝色连身衣裤,有着人造人般体型的美女。右边则放着着装了弹鼓的KTR-09突击步枪。
「别想亲我!敢这么做的话绝对会发出性骚扰警告,也会开枪射击喔!」
「不会啦不会啦。在GGO里面接吻有什么用?对了对了,还是在现实世界里见面如何?」
「不用了!豪志先生很生气喔,他说明明为了准备接下来的演唱会忙得不可开交,妳还一直在玩。」
「怎么,你们之间还有互传讯息啊?不然我把那家伙送给妳好了!」
「我不要!珍惜自己的搭档好吗!」
「我当然很珍惜他哟。不过呢,这个嘛,以文学来表现的话,就是『这个和那个是两码子事』。」
「好了,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
「啧!唉,算了!光是隔了这么久还能和小莲待在GGO里就够了。玩游戏真的很快乐喔。」
「对啊,游戏是要用来享乐的!不是用来赌命的!」
「都说过对不起了。我跟妳约定,不会再干那种蠢事了。只要还活着,就会用别的事情来享乐。」
「那就好!只不过──」
「嗯~?」
「Pito小姐战斗的时候真是一点都不留情耶。从头到尾贯彻为了求胜不择手段的态度。」
「是啊。只是没想到有人比我还要夸张。」
「哇……竟然能让Pito小姐这么说……那个人是谁?」
「咦?」
面对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Pitohui……
「咦?」
莲提出这样的问题。
「…………」[轻之国度][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3]当Pitohui在烦恼应该要怎么回答时……
滋滋!
岩石后面传来模糊的爆炸声──
「上钩了!」「上钩了!」
两个人各自抓起自己的枪,同时往外面冲去。

weinxin
网站微博@ALfheimOL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博,第一时间获取资讯,与同好互动!
诗林
刀剑神域 磁铁夹/冰箱贴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