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之国度][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3]

 第二十章 最终决战

「真的是一路努力到现在,终于撑不下去了吗……」
酒场里的某个观众以惋惜的口气这么说道。
在莲猛力冲刺逃走之前,几乎所有观众都是在帮她加油。
漂亮欺骗对手从悍马车底下钻过去,接着则是跳起来让对方受伤──
莲活跃的程度让观众群产生了热烈的喝采。
所以她被无情的子弹袭击,遭到水柱阻挡而倒下时,酒场里就传出了悲鸣。
接着最后的瞬间终于来临了。
画面当中,悍马车慢慢地靠近,女人在车顶确实地瞄准对手。这不是会失手的距离。
当莲突然用P90朝着空中开枪时,现场观众分为「应该是陷入恐慌当中」以及「是在表达最后的悔恨」等两种意见。
紧接着,那个女人再次瞄准,手指也放到扳机上……
「南无阿弥陀佛。」
甚至有观众已经先帮她念经了。
所以……
滋咚!
爆炸声与巨大水柱……
「呜咿!」「呀啊!」「噗哈!」
让酒场的各处都发出悲鸣。
瞬时掌握事态的就只有……
「哦。」「哎呀。」
依然站在那里瞪着画面的安娜与苏菲这两个人。
「原来如此……往天空的连续射击,是为了掩盖搭档发射枪榴弹的声音吗?」
苏菲这么说完……
「虽说是偶然,不过因为是用车子移动,所以也没听见对方的引擎声吧。」
安娜虽然做出这样的结论,但苏菲却咧嘴笑着说:
「真的是偶然吗?」

在复数的画面中,同时发生了不同的事情。
一个画面里,身体随着水柱形成的波浪摇晃的莲趁势站起来,对自己施打急救治疗套件,同时帮P90更换了新弹匣。
另一个画面里,Pitohui转向180度,把KTR-09的枪口朝向后方。
而最后的画面当中──
另一台悍马车在草原上奔驰着。距离池塘200公尺左右,而且依然接近当中。
因为光线增加而能看见的车内,在驾驶座上握着方向盘的是手脚重新长出来的少女。

「啧!玩过头了!」
Pitohui苦涩地这么叫完,就以KTR-09的全自动模式疯狂射击。
子弹虽然被吸进不可次郎驾驶的悍马车,但当然全被弹开。开了10枪左右……
「啊啊气死了!」
Pitohui就放弃了。
敌人的悍马车笔直地往这边突击。
「她是想撞我们!我要开车了,抓好喽!」
M踩下车子的油门。后座的Pito一屁股坐到位子上。

「喔啦喔啦喔啦喔啦!」
不可次郎娇小的身躯把油门踩到底部,像是趴在巨大方向盘上一样驾驶着悍马车。
挡风玻璃前方看见的是……
「让开让开让开──!」
另一台同型的车子。

转播画面当中,新出现的悍马车朝着M他们搭乘的车子突击而去。
新出现的这一台车顶还装设有防弹板,所以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面对不断迫近的防弹板悍马车……
「喔喔!直接冲撞吗!」
「嗯,要破坏车辆的话,这是最确实的方法了。」
「但是……坐在上面的小不点也不会毫发无伤哟。」
「有什么关系。这边是一个人,对方有两个人。就撞上去吧!」
因为莲快要死亡而陷入丧礼状态的观众们,再次开始热烈讨论了起来。
M以悍马车的正面来面对冲过来的另一台车子。
知道对方要冲撞的话,绝对不能侧面朝向对方来逃亡。因为对方只要简单地修正角度,就能从侧面把自己撞飞到天空。
如此一来就一定会翻车。身体在车内到处碰撞后,会受到很大的伤害。被系统判断颈骨折断的话,甚至可能立刻死亡。
最佳的方法当然是车尾朝着对方逃亡。因为追撞受到的伤害最轻微。
但没时间这么做的话,从正面冲过去就是最容易闪躲的方法。在快要撞上的时间点,把方向盘整个往右或者左打来闪过对方。
现在,两台即将正面对撞的汽车就在草原上奔驰──
其中一台忽然改变方向。
「啊啊!」「啥啊?」
观众发出惊呼声。
也难怪他们会这样。因为改变方向的是着装着防弹板那一台。
在草原上以猛烈速度擦身而过的两台车,其中一台笔直地朝着池子冲去。
在水面啪嚓啪嚓行驶了一阵子,瞬间就来到奔跑的小不点身边,像是要帮忙挡子弹般以右侧面朝着她停下来。

透过防弹玻璃看着莲……
「嘿嘿小姐!怎么全身都湿透了!要不要搭上我这台酷炫的超跑呢?」
不可次郎开始搭讪了起来。
「我要我要!带我走吧!」
全身被泥水弄湿的莲这么回答,不可次郎则是咧嘴露出笑容。
「我最喜欢老实的女孩了!今天我可不让妳回去喽!」
莲随即打开后座的车门。
「好重!」
好不容易打开因为设置了装甲板而跟金库门一样重的车门,跳上去后就把它关上。
接着来到车子中央,站起来从车顶探头看向后方……
「呜哇!」
M驾驶的另一台悍马车当然已经逼近了。目前车头正从草地冲进水洼当中。距离大概是40公尺。
「不可!别管什么方向了先开车吧!」
「瞭解!这个世界不知道有没有汽车旅馆喔?」
不可次郎以娇小的脚踩下油门。
紧接着,SJ2最初──
绝对也是最后的飞车追逐开始了。
上空的摄影机捕捉到一台逃走以及一台追上去的车子。
两台车通过水洼后再次来到草原上。

其中一台的车内……
「M!把所有的手榴弹拿出来!」
Pitohui一这么大叫,M就立刻遵照她的指示。
只用右手开车的他,操纵着仓库栏把电浆以及除此之外,只要有手榴弹名字的道具全都实体化。
光粒成形之后,随即有各式各样的爆裂物在副驾驶座的椅子上滚来滚去。

另一台车子内部……
「不可的枪榴弹,用丢的也会爆炸吗?」
莲开口这么问道。不可次郎的MGL-140以及背包都放在副驾驶座的椅子上。
而主人的回答是……
「不发射就不会爆炸。」
「可恶!」
「那要不要换妳开车?」
「我没办法!──倒是不可,妳哪时候考到驾照的?」
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中,莲还是输给好奇心如此询问对方。
「不久之前就开始上驾训班了。没有车还是很不方便。说起来,应该不要准备什么学测,早点把驾照考到手才对!──咦?我没跟妳说过吗?」
「还没听说呢!不过真的很厉害耶!已经这么会开车了!」
「没有啦,我才刚报完名而已。应该说,为了准备这个大会忙得要命。」
「啥啊?那妳怎么会开车?」
草原上有小河流,横跨时轮胎稍微受到影响导致车身不稳定,但不可次郎每次都能不停修正方向盘,让车子几乎是笔直地在草原上奔驰。开车的技术确实是一流。
「这哪有什么。我用别的帐号玩了一下赛车游戏。」
「平常都在GGO待这么久了!妳是多喜欢玩游戏啊!」
「但现在派上用场了吧?」
「咦?嗯。」
莲这么回答的同时,车体后部就整个往右倾斜。接着传出爆炸声。
「呜喔!」
不可次郎把方向盘往右修正,然后又打向左边,最后再右转来控制车体。结果漂亮地让悍马车恢复平衡。
莲从被防弹板包围的车顶探出头。透过装设的防弹玻璃所看见的是,M他们在左后方20公尺处与自己并排奔驰的车子。
Pitohui只把手从圆形车顶伸出来并投掷某种东西。呈抛物线飞过来的是电浆手榴弹……
「咿!」
手榴弹「喀」一声掉到车体后部,莲立刻把头缩回去。
但是手榴弹没有立刻爆炸。从往下倾斜的车体后方滚落并掉在草原上,最后在距离5公尺左右的地方爆炸了。
看来引爆时间设定得比较长一点,就是这样自己才能得救。
但车体还是因为爆炸的旋风而剧烈摇晃,速度立刻急速变慢。
「可恶!」
莲再次从车顶探出头,以P90瞄准左后方的悍马车。由于车子不停晃动,所以即使这么近也没办法好好瞄准。但是莲不在乎,全力射击了10发左右的子弹。
虽然车顶与引擎盖爆出火花,但没有击中车内的Pitohui。证据就是再度有投掷攻击袭来。
这次的瞄准相当完美。
丢过来的电浆手榴弹漂亮地笔直朝自己这边飞来──
啊,这会掉到车内。
然后会在里面爆炸,我和不可都会死亡。
在变成慢动作的景色当中,莲相当清楚自己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命运。
莲内心有两个方案。
第一个是只有自己立刻跳下车。莲的话应该可以在空中改变方向,利用腿部来滑行的话就能毫发无伤地着地吧。
但莲选择了另一个方法。
她用双手举起P90,使用它的侧面……
「嘿呀!」
咚!
把快要飞进车内的电浆手榴弹打了回去。圆球滚落到车体外侧的地面,在距离两台车很远的后方爆炸了。
呼!
松了一口气的莲……
「太过分了,小莲!把我当成球棒!」
虽然听见小P的抱怨,但是直接把它当成耳边风。
然后就准备面对接下来的投掷,但M的车子立刻就降低速度,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放弃了吗?
当莲产生这种疑问的瞬间……
「莲啊,前面!」
听见不可次郎近乎悲鸣的声音,莲便重新转往前方,然后看见难以置信的一幕。
前方30公尺左右的地方有一个小水洼,从该处喷起高达10公尺的水柱。
那不是子弹所造成的水柱。是像喷水池一样,从大地喷出的水源。刚才看着前方时,绝对没有这种东西。
「那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谁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
载着大叫的不可次郎与莲的车辆,直接就冲进水柱当中。不可次郎好不容易稍微把路线往右边修正,总算避开从正面撞上去的命运。巨大喷泉从车体左侧数十公分的地方经过。
喷泉的水像骤雨般降到车内……
「噗──好痛!」
莲对这些水送来拟似疼痛这件事感到惊讶。
一看之下,皮肤上已经闪烁着认定为伤害的特效。虽然不像被击中时那么严重,但HP明显减少了。现在大概剩下一半左右。
「是热水!」
「啥?」
「这里是温泉地带!所有水洼全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喷水的间歇泉!我们跑到不得了的地方来了!」
莲瞭解一切了。这里是不能随便踏入的,由大自然所设下的陷阱区域。
「妳说什么!」
不可次郎惊讶的声音传进莲耳朵里。
「也就是说有用不完的热水喽!这样要泡速食干面的话是再方便也不过了!」
「咦?重点是这里吗?」

实况转播的影像也让酒场里的观众大吃一惊。
因为从稍早前的影像里就知道有间歇泉,所以他们惊讶的不是这件事。
「为什么M的车能够事前躲开?」
在喷出之前,M的悍马车简直就像早就知道会这样一般修正了路线,观众们就是对此感到疑问。
现场没有人知道答案。

圆木屋客房的墙壁上,贴着山谷的地图、(喷出间歇泉的)水洼的位置以及喷出的时间。
把这些资讯全部记下来的Pitohui,在悍马车的后座一边看着手表一边呢喃着。
「时间分毫不差。真不愧是虚拟世界。」

「不可!这里对我们不利!换个地方吧!」
莲从左侧看着M他们的车辆,对不可次郎做出指示……
「嗯,确实是这样比较好,但已经办不到了。」
但却得到这样的回应。
「咦?为什么?」
「这台车马上就要停下来了。」
「为什么?」
「没油了。出现夸张的灯光。液晶面板还很亲切地告诉妳『还能跑多少公尺』。」
「那……那是多少公尺?」
「写着300公尺。」
「什么!」
这根本一转眼就到了。
这台车应该一开始就没什么燃料了吧。话说回来,现在才想起上次的气垫船好像也是马上就没有燃料了。
「莲,怎么办?」
被迫必须立刻做出决定的莲……
「那就没办法了。」
她瞪着由M驾驶,Pitohui坐在上面的车子并这么回答。
「朝那个撞去吧!」

另一台车子里……
「Pito,没有燃料了。剩下500公尺。」
「哎呀,这可伤脑筋了。」
Pitohui一边把30连发的弹匣装到KTR-09上,一边以极为困扰的模样回答:
「那就朝那个撞去吧。」

从上空拍摄的影像当中,两台悍马车并肩跑在到处是水洼与小河的草原上──
现在两台车急遽接近。
右侧的一台里,满身污泥的粉红色小不点露出脸来。
左侧的一台里,身穿深蓝连身衣裤的女人探出头来。

莲看着Pitohui往自己迫近的脸庞。
Pitohui看着莲往自己迫近的脸庞。

两台车就在草原上从前端猛烈撞在一起──
在那之前,两个人就从车顶跳下车子了。
在草原上着地的两个人,不随便抵抗往下掉的速度,缩起身体后在地上滚动着。
莲像是抱紧P90一般蜷曲成一小团。
Pitohui虽然也摆出同样的姿势,但因为拿着的枪太长而碍事。KTR-09绊到草原上的草,从Pitohui手中被扯走。
「啧!」

两个人还在滚动时……
「呜呀啊啊啊啊!」
「咕哇啊!」
两台悍马车因为冲撞的速度而翻车,然后直接往左右两边滚去。
巨大车体不停地翻滚……
「噗呀啊啊。」
「咕呜呜!」
驾驶座上的不可次郎与M,陷入宛如游乐园的游乐器材那样的高速旋转当中。
两个人拚命抓住方向盘,腿部与手臂上的肌肉发挥到最大极限,把身体压在椅背上忍耐着旋转。
如果被抛出驾驶座,身体不是在车内到处碰撞,就是被从车顶的大洞被抛到车体外面。
两台车同样转了五圈,然后同样处于车底朝天的状态下,在距离50公尺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
「咕咿咿……」
「呼……」
不可次郎与M都不愧是锻炼出强健肌肉的勇者。两人总算都没有被抛出不具备安全带的游乐器材。
因为头盔下腭的带子陷进脖子内而感到痛苦的不可次郎……
「现实世界的话应该挂掉了啊啊……拿到驾照之后,还是要系好安全带并且小心开车才行……」

从车上跳下来,即使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还是迅速站起身的莲……
在哪里!
把P90架在腰间,旋转着身体来寻找Pitohui。
自己看见她跳下来了。应该就在附近才对。
接着就在短短10公尺前方发现了对方的身影。
对着尚未完全站起,同时手上也没有枪的Pitohui……
「呜哇啊啊!」
莲以P90发射大量子弹。就像用水管水平洒水一样,形成高1公尺左右横向扩散出去的弹幕。就算想横向跳跃来逃走,也一定会被子弹击中才对。
Pitohui没有站起来。
直接重重往后倒下之后,双手就从两腿的枪套里拔出XDM手枪来同时开枪。
右手射击的子弹擦过莲的左肩,左手射击的子弹则是擦过右肩,造成了擦伤般的着弹特效。莲的手指离开P90的扳机。
这样的话!
莲把右肩朝向Pitohui。只用右手拿着P90,把它像手枪一样往前伸出,自己则是只露出半身。
Pitohui接下来的枪击,通过了莲的腹部与背部前方。在莲敏捷的动作之下,看起来就像主动避开了子弹一样。
没问题!就这样边接近边开枪就能干掉她!
莲的手指再次放到P90的扳机上──
最后的工作了!小P!
「好哟!」
莲开始全力射击。
全自动模式的连射声响彻整座草原……
「呀啊!」
同时也能听见Pitohui的娇声。
莲右手上的P90整个朝向上方,对着天空开枪。当然,发射出去的数发子弹全都朝天上飞走了。
这是因为Pitohui第三次的两手同时开枪,其2发子弹同时命中P90枪口正下方处,强行把它往上抬的缘故。
莲这时看见了。
仰躺着只有抬起脸,把双手上手枪对准这边的Pitohui,脸上露出了壮烈的笑容。
从XDM枪口延伸过来的两条弹道预测线稍微分开,刺向莲的右眼与左眼。
在视界变得一片鲜红的情况下,莲这么想着。
小P,对不起了。
而小P则这么回答她。
「哎呀,这没什么啦。」

Pitohui第四次的双手同时开枪。
2发40口径手枪子弹在完全相同的时间下从枪口飞出,朝着莲的脸飞过来。
接着撞上莲用来保护颜面的P90胴体部分,把强化塑胶打裂了。
「哒啊啊!」
莲直接朝Pitohui跑了过去。同时把长50公分,宽20公分的盾牌举在眼前。
「喝!」
Pitohui第五次的射击。2发子弹再次命中P90,中弹的机匣与枪身爆出火花。
第六次射击。
P90的弹仓弹飞,原本用弹簧的力量压住的残弹飞舞在空中。
第七次的射击──
没办法完成了。莲已经神速迫近到Pitohui眼前……
「哒啊!」
「咕噗!」
娇小的右脚踏了一下Pitohui的颜面后跳了起来。在空中转圈并且着地,接着就把P90的背带从身上拉下来。
从鼻子上闪烁着鼻血般伤害特效的Pitohui,趁着这个时后扭着身躯站起来,把双手还有许多残弹的XDM对准莲。
但在开火之前,它们就被从Pitohui双手上弹开了。
「什么!」
莲仗着自己的敏捷度靠近对方,拿着P90的背带把它横扫出去。
即使是被子弹击中而满是弹痕的塑胶制枪身,而且处于弹匣被轰飞的状态,长50公分的物体还是能确实发挥出武器的功效。
「有一套!」
接着莲便听见Pitohui以高兴口吻称赞自己的声音。

在3公尺的距离下对峙的两个人,动作一瞬间停止了。
莲的右手放开背带,让双手恢复自由。虽然P90应该还能射击,但没有时间更换弹匣。
两把手枪被弹飞的Pitohui,双手也恢复自由了。
「小莲。」
就像过去一起享受游戏任务时一样,Pitohui笑着向莲搭话……
「什么事,Pito小姐?」
莲也像过去一样笑着回答对方。嘴里回答着的她,手同时也慢慢往腰部后方移动。
「真的很谢谢妳参加SJ2。托小莲的福,我才能被逼到这种地步!能够打一场热血沸腾的比赛,我真的很开心。」
「别客气。但是我却因为这样而有许多想到就会胃痛的回忆哟!」
莲的右手一点一点地往小刀刀柄前进。
「哎呀?但是,等一下妳就能得到第三名了,这不是很好吗?上届优胜,本届第三名。这很了不起了!不过,如果上次我有参赛的话,冠军也会是我啦!」
「不用了不用了,第三名就让给Pito小姐吧。」
莲边说边寻找着Pitohui剩余下来的武器。在可以看见的范围内,没有枪械类的武器。
现在能看见的就只有着装在靴子外侧的细长小刀。虽然位于可以迅速拔出的地方,但攻击力不会太高,只要不被刺中要害,比如说双眼等地方的话,以莲现在的HP来说应该可以避开立即死亡吧。
最重要的是那把恐怖的光子剑。面对那足以把小刀刀刃斩断的1公尺长剑身,莲可以说没有任何胜算。
那把剑目前在哪里呢?
现在既然看不见,那可能是着装在身体后方吧,她能以多快的速度拔出光剑?还是放在像居合道达人那样能够瞬间拔出的地方呢?
不对,不是这样。
莲如此判断。Pitohui的主武器怎么说都是枪械。装备上应该是以这些武器为优先,让自己能够率先使用它们才对。就像刚才那两把手枪一样。
「嗯~我也不要。我只需要优胜的宝座。或者应该说,优胜也不重要。我想要的就只有『在这场大混战里活下去』而已。优胜只是副产品。反正要给我的话,我就不客气地收下。」
距离是3公尺。以自身的速度来看,这是可以边拔刀边一瞬间靠近的距离。
只不过,Pitohui进入完全防御态势的话,攻击几乎都发挥不了作用。比如说她脚不会打开,并且会保护脖子与脸孔等部位。
真要说有什么获胜的微小机会,那就是Pitohui对自己发动强烈攻击的时候。如果那个机会还是她难以取出的光子剑就更好了。
莲一边探索,一边持续着对话。
「反正只是游戏,就算死了也没关系吧。又不是真的会死掉。」
「对小莲来说或许是这样。但是……对我来说有另外一种意义。」
Pitohui的口气变得沉闷了一些。所以莲尽量以开朗的口气问道:
「哦……那是什么意义?如果可以的话,趁现在告诉我吧。因为杀掉妳之后就没办法说话了。」[轻之国度][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3]需要的是朝自己发动攻击时一瞬间的空隙。而且得是相当大的空隙。
为了获得这个机会,能做的就只有一件事。
「嗯~就算说了我想妳也不会瞭解。嗯,真要比喻的话,就像是──『对游戏赌上真正的性命』吧?」
Pitohui以开玩笑的口气这么说着,但莲却从她的眼里看见了前所未见的认真。笑的就只有嘴巴而已。
那么,差不多──
该试着激怒恶鬼了。虽然很恐怖就是了。
莲缓缓地吸气,然后在内心祈求一件事。
拜托了,AmuSphere。这次请千万不要强制登出。
「把生命赌在游戏上?妳是说像那个变成重大新闻的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那样吗?那不是──」
「不是怎样?」
如此反问的Pitohui,眼睛看起来就像枪口一样,莲心脏跳动的速度加快了。
但是已经没有退路了。莲露出有史以来最棒的笑容,直截了当地表示:
「不是很蠢吗!没有玩到那种传说级的狗屎游戏真是太好了!」
莲完全没有猜想到。
Pitohui竟然──
会露出如此悲伤、泫然欲泣而且难过的表情。
同时开始把右手绕到腰部后面,而这就是莲期盼已久的大空隙。
我不客气了。
莲随即往大地踢去。
踏出第一步前,右手握住了小刀。
第二步时,入侵高挑的Pitohui怀里,反手拔出了小刀。
第三步时,豪爽地撕裂她左腿内侧并钻过胯下。
第四步时,整个往右侧飞跃,一边转过手一边回转身体……
小刀的刀刃切开Pitohui左边脖子,在她的刺青上加了一道新的痕迹。

「喀噗!」
脖子上闪烁着鲜红特效的Pitohui,身体往右边倒去──
其右手着地的同时就像一个大弹簧般弹了回来。
「咦?」
动作就跟无视物理法则的地板霹雳舞舞者一模一样。Pitohui以一只右臂支撑全身并且爬了起来──
而且右臂还以猛烈的速度朝着莲的脸袭来。
莲的世界被银色筒子覆盖住了。
喀滋!
从脸上发出奇怪的声音。
莲的身体被往后打飞了3公尺左右,然后在草原上继续滑了5公尺,最后掉落在该处一个大水洼,溅起水花后才停了下来。
虽然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但莲极为清楚地看见所有状况。
Pitohui以抽出的光子剑狠狠揍了自己。她没有空按下按键,也就是叫出光刃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HP迅速减少,剩下四成左右。右手依然握着小刀只能说宛如奇迹一般了。
紧接着,莲就看向Pitohui。
自己已经砍断她左大腿的动脉,最重要的是左边脖子的颈动脉应该也被用力切断了才对。
如果是普通的游戏角色,那样就应该已经丧生了。
啊,忘记了。Pito小姐不是普通角色。
现在才注意到已经太迟了。

「呼~被妳打败了~」
Pitohui很难过般往上看着天空。
「HP只剩下两成左右~」
这样竟然还有两成吗!怪物!不死身!
莲虽然这么想,但是当然没有说出口。只是在直径10公尺的水洼边缘,拚命想着自己能做什么。
和Pitohui之间还有7到8公尺的距离。
以小刀袭击过去的话,当然不是被躲开就是被用光子剑砍成两半。
那该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以莲的投掷能力,就算把小刀丢出去也丢不中吧。
不行了。走投无路。
自己马上就会被杀掉。
话说回来,不可次郎没事吧?
她目前还剩下许多HP。真不愧是强壮的不可次郎。
但是这也没有意义。就算不可次郎杀死Pitohui也一点意义都没有。
结果还是不行吗?
已经想不出任何办法的莲放弃思考了。
视线前方,Pitohui做出了难以置信的行动。
她轻轻拿起莲用来挡手枪子弹的P90。虽然弹匣被子弹轰飞了,但是弹仓里应该还剩下1发。她就要用这唯一的1发来射击。
Pitohui仔细地把上膛杆拉到一半,确认弹仓里唯一1发子弹。接着将P90抵在肩上确实瞄准……
「这是小P第二代?」
然后这么问道。
听她这么一说,莲虽然觉得有点像什么电器名称,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那至少让妳死在爱枪之下吧。不要动啊。」
Pitohui的手指放到扳机上。
几乎用遍所有枪械开过火的Pitohui,当然也有使用过P90的经验吧。而在这样的距离下,应该不可能会失手才对。
莲脑袋里只浮现将被爱枪小P杀害这样的事实。什么SJ2的优胜、抹杀Pitohui之类的都已经在脑袋之外。
搞什么嘛,小P。太过分了吧。
才在内心这么对它搭话,就立刻有了回应。
「不要放弃!看仔细一点!」
啥?
「看仔细一点!」
什么?
「看仔细一点啊!」
由于对方不厌其烦地这么命令,莲也就遵照指示这么做了。Pitohui架在肩上的P90。放在扳机上的手指。以及准确朝着自己的枪口。
没有!
看不见!
没看到弹道预测线!
看不到本来应该从枪口笔直往额头延伸的红线!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唯一只有一种可能。

啪嚓。
站起身子的莲溅起水花。
紧握住右手的小刀……
「哒啊啊啊啊!」
开始跑了起来。
「那么,去死吧,小莲。」
目标是满脸笑容的Pitohui。
而Pitohui的手指则是扣下了扳机。

「小莲就由我来守护!」

低沉的破裂声……
「嘎!」
以及Pitohui短短的悲鸣响起。
小P在她的手中完成了最后的抵抗。
就是所谓的膛炸。发射的子弹以及火药的压力无法从枪口发泄,以致枪管从内侧破裂,枪身也跟着损毁。
原本就被Pitohui击中而破烂不堪的P90,在这个瞬间完全变成了废铁。
莲已经预测到这一切了。
手指已经放到扳机上,却没有看见弹道预测线的理由唯一只有一个。也就是──
这把枪无法发射子弹。
忘记装填子弹、子弹已经射光的枪都不会出现弹道预测线。另外故障的枪械也是一样。
所以莲才会注意到这件事。
但是Pitohui却没有注意到。因为着弹预测圆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会确实地出现。
莲就赌上这一点,果敢地实行最后的突击。
原本以为只是无法发射子弹,但情况比这个还严重。小P在最后的一刻还是守护了自己。
谢谢你,小P!
莲在心中这么大叫──
并对着双眼被零件袭击,现在这个瞬间什么都看不见的Pitohui发动突击。
左手靠在反手持刀的右手上,将其移到胸前。姿势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向神明祈祷一样。
莲冲出去的瞬间,原本跌进去的水洼刚好也喷出水来。原来是间歇泉的喷发。如果还待在那里的话,被热水淋到的莲应该会立刻死亡吧。
以喷出数公尺的水柱为背景,同时以粗豪的喷出声作为BGM──
莲一瞬间缩短与Pitohui之间的距离。
最后跳起来把小刀的尖端对准高挑Pitohui的颜面,然后直接袭击过去。
黑色刀刃朝着Pitohui依然覆盖在伤害特效之下的眼睛伸去。

「呜啦啊!」
应该看不见的Pitohui,双手抓住了莲两手手腕。
这时候小刀尖端已经在眼前几公分。当然她的眼睛还是看不见,但还是确实抓住了。不知道是感觉到杀意,还是单纯的第六感。
Pitohui直接往后倒,途中把右脚脚底踢向莲的腹部──
完成了柔道里名为「巴投」的技巧。
莲眼里的世界遭到翻转,从背部被人抛到草地上。
「咕噗!」
发出了青蛙被人压扁般的声音。由于底下是草地,所以没有被判定为伤害。
「来吧。」
下一个瞬间,就被站起来抬起手臂的Pitohui拖走,陷入被吊在半空中的状态。
Pitohui光是用右手就紧抓住莲握住小刀的双手手腕,并且把她高举起来。莲的脚距离地面相当遥远。
「呼──────────」
魔王用力呼出一口气,同时瞬间瞪大双眼。
「有一套啊啊啊啊啊啊啊。连爱枪都想要保护妳吗!」
可恶,放开我。
莲虽然不停挣扎,但脚在半空中的她根本无计可施,即使尝试用膝盖或是脚来踢Pitohui的腹部──
但是对筋力值远超过自己的Pitohui根本发挥不了效果。
不论挑战多少次都没用。莲的肉搏战能力终究是无法给人造成伤害。
背后喷出的间歇泉停止喷发了。当它停下来的时候,莲也就不再进行无谓的攻击。
那就用小刀吧。
直接让依然握在双手上的小刀掉下来,应该就能击中Pitohui的脸吧。
虽然一瞬间犹豫是不是该放开这货真价实的最后武器,但也没有其他方法了。
相信奇迹的莲打开双手,对Pitohui的脸丢下小刀……
「哈。」
Pitohui随着笑声──
喀哩。
用嘴把它接了下来。
「咦?」
刀刃有20公分左右的小刀,现在被牙齿紧紧夹住带有刀刃的那一边。结果对Pitohui完全没有任何伤害……
「嘿。」
还造成了送给Pitohui一把武器的最糟结果。
左手握住小刀的Pitohui……
「不错的小刀嘛。要给我吗?或者是要我用它杀掉妳?」
轻松地对莲这么问道。
「都不是啦!」
气到脑充血的莲像个小孩子一样回答完……
「那就丢掉吧。」
Pitohui宛如安抚小孩子的幼稚园老师般,左手一挥就把小刀丢在草地上。
接着对终于进退维谷的莲……
「真的很了不起呢,小莲。我也得学习妳到最后都不放弃的态度才行。」
说出不知道是认真还是开玩笑的发言。
然后……
「M!到这边来。」
又这么表示。
到了这个时候,莲才有「话说回来,M也在喔」的想法。他已经完全在自己的思绪之外了。如果M瞄准自己的话,一定就会被他杀掉了吧。
「嗯,现在就过去。」
声音是来自莲的右后方。
莲在被吊在半空中的情况下往该处瞄,结果就看见M扛着M14‧EBR的巨大身躯。以及……
「不可!」
自己的搭档‧不可次郎也被他带过来。
不可次郎头上已经没有头盔,没有绑起来的金发整个露在外面。双手手腕被牛皮胶布重重捆绑起来,连嘴上也被贴了一片。
虽然从HP条得知不可次郎依然生存,但才正因为都没听见声音而感到不可思议,结果想不到是陷入这样的状态当中了。
由于自己也被抓住,所以目前是LF小队成为PM4的俘虏了。
M和不可次郎来到身后5公尺左右的地方……
「坐下吧。」
当场要不可次郎坐下来。不可次郎的脚虽然可以自由行动,但双手在那种状态下,就算逃走也没有用。所以只能静静地盘腿坐到地上。
Pitohui对M下达命令。
「只有一把也没关系,去把XDM找过来。应该就掉在那边附近。」
M立刻在草地里寻找,当他按照指示找到一把时,就把它送到Pitohui身边。
「谢谢。」
Pitohui用左手接过来后,就要M退下。于是M走回不可次郎旁边。
莲不停用脚乱踢,尝试要把Pitohui的手枪踢落……
「好了好了,到这边来。」
Pitohui把右臂朝旁边打开,所以莲根本踢不到手枪。自己虽然很轻,但一直只用一只右手吊着自己,而且还面不改色的Pitohui确实很恐怖。
Pitohui把左手朝着不可次郎他们的方向伸,用XDM的枪口对准该处。
磅。
开枪了。
磅。
又开了1枪。
莲虽然在SJ2里看过各式各样令人难以置信的光景──
但这一幕让她最为惊讶。
「呜……」
被击中而发出呻吟的是M,庞大的双颊上闪烁着着弹特效……
滋磅。
然后从膝盖跪了下去。由于没有出现「Dead」标签,所以应该还活着才对,但脸孔中了2枪,这怎么看也是相当大的伤害。
他旁边的不可次郎也是惊讶到极点。眼睛已经瞪大到相当有趣的地步。
「Pito小姐!妳……妳在做什么啊!」
莲在被吊着的情况下这么大叫。
「这样不对啦,不行哟那是同伴,拜托OK吗?」
由于太过惊讶,莲甚至开始语焉不详了。
Pitohui朝她瞄了一眼……
「俳句吗?」
「不……不是啦!为什么要射击M先生真是不敢相信他不是同伴吗!」
「这是有理由的。小莲上一届时不也被M射击了?」
「呜──那是,嗯,那个……那个……」
「我告诉妳理由吧──那边那个被虐待狂背叛我了。」
「啥……啥啊?」
由于心里有鬼,所以莲的声音变得沙哑。
但看来Pitohui想说的并非这件事……
「刚才妳的搭档驾驶的悍马车往这边逼近时,在那之前,这家伙就稍微移动了我搭的悍马车。说是什么『为了比较容易瞄准』,但那是骗人的。」
她突然就开口这么表示。
「…………」
莲因为摸不清楚头绪,所以只能安静地听着。
M这时依然在脸颊冒出光芒的情况下跪在地上。
「这家伙呢,从车子的后照镜发现到另一台车接近了。为了不让我发现,故意让引擎发动声音,做出了不必要的移动。那他是为了而什么这么做?是为了不让我在那里杀掉小莲,并且让妳的搭档到达。嗯,在那之前呢,就不知道是不是为让了小莲剩下自己一个人,故意做出把那些跟妳合作的娘子军全灭掉的事情,不过这件事我饶过他了。」
真是想不到。
M先生明明强调过不会把私情带进游戏,会完全为了Pitohui而行动了。
内心的某处还是出现私心了吗……
莲想起豪志那个时候的表情。
那张嘴里说着「我是真的爱她」,以敲墙咚的形式朝自己迫近的帅脸。
对着保持安静的M……
「被告有什么要反驳的吗?」
Pitohui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没有。」
M立刻这么回答。Pitohui把XDM的枪口对准M的脸后……
「那么,最后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我是爱妳的。」
「我知道。但不准把爱带到游戏里。」
磅。
这是最后的1发。
眉间遭子弹击中的M,跪着的巨大身躯缓缓往前倒──
「啊啊!」
倒到草地上之后,身上终于浮现「Dead」标签。
「喂……喂!妳在做什么啊,Pito小姐!真不敢相信,这个恶鬼!恶魔!魔王!」
「哎呀,魔王这个称呼倒是不错。」
Pitohui像是真的很高兴般这么说道,吸了一大口气后,竟然就在右臂举着莲,左手握着XDM的情况下唱起歌来了。
「Mein Vater, mein Vater, jetzt faßt er mich an! Erlkönig hat mir ein Leids getan!」
莲曾经听过这首由「My father!My father!(父亲!父亲!)」开始的歌曲。
这是由舒伯特作曲的歌曲《魔王》。
而她清澈、漂亮到令人难以置信完美的歌声,根本感觉不到任何魔王的气息。
「喂,Pito小姐!我想要拍手,快放开我!」
「哈哈~我不会上妳的当哟。」

Pitohui看向莲的脸,当她的视线离开的瞬间,不可次郎就把被牛皮胶布绑住的双手移到头部后面。
然后手在那里一滑,坚固的牛皮胶布就轻易地断掉,不可次郎的双手随即恢复自由。
然后右臂在头上转了一圈后,就抓住在那里的握柄迅速抽了出来。
不可次郎长长的金发散开落到了大地上。在它们碰到草地之前,不可次郎就冲了出去。一边用左手啪一声撕下嘴巴上的牛皮胶布。
「好痛啊!」
然后右手上拿着的是刚才把头发盘起来的「发簪」。把小刀刀刃削细后制作而成的最后武器。

Pitohui在莲之前先注意到她的行动──
磅磅磅。
XDM开火了。子弹击中不可次郎的双肩还有腿,但光是这样还无法阻止她的突击。
「呵!」
Pitohui对不可次郎的强壮发出感叹声后,迅速把左脚往后拉,把右手的莲吊在眼前。
「呜!」
由于实在无法刺向搭档,不可次郎的突击也就紧急煞车了。
知道发生什么事的莲,对着不可次郎大叫:
「砍!踢!」
光听声音的话,就只有「砍踢」两个字──
「好哟!」
但不可次郎还是瞭解搭档的命令。
对以莲的身体做盾牌的Pitohui跳去后……
「喝啊啊啊!」
刀刃就横向一闪而过。
过去每天都在ALO里挥剑的不可次郎,字典里没有「失手」这两个字。
即使是短刀,也完美地砍对了地方。
她的目标是手臂。
莲纤细的手臂。
而且是两条一起。
漂亮地把被Pitohui握住之处稍微往下一点的地方一刀两断。
而且左脚着地的同时,就用右脚使出强烈踢击。
这一踢就像是要把掉下来的背部踢飞一样。

莲虽然失去了剩下来的大部分HP与双臂,但是得到了行动的自由。
然后又让搭档「推了自己一把」。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狂吼着的莲,张大嘴巴袭击过去的是……
「什么!」
Pitohui的脖子右侧。

喀咕啾!
传出从未听过但很刺耳的声音,接着莲的牙齿便陷入Pitohui的脖子里。红色光芒飞出。
「喀啊!」
Pitohui丢下莲的双手并扭动身体……
呼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莲为了不被甩落而在下腭上灌注更强的力量。
杀掉Pitohui。
脑袋里只有这样的想法。

喉头被咬住,而且无法甩开对方的纠缠──
Pitohui看着自己的HP一点一滴地减少。
「小……莲……」
这自言自语的声音……
呼──!
让莲从口鼻呼出强烈的气息来回答她。
「小、莲……妳果然……是我的……『死亡』吗……」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不清楚这道气息是肯定还是否定的情况下……
「这样啊……我要死在……这里了……」
Pitohui最后这么呢喃完,就缓缓往后倒下。
Pitohui倒下,依然咬着她脖子的莲也跟着倒下……
「噗呼啊!」
莲终于松口了。
然后对着以将死之人的眼神看着自己的Pitohui……
「Pito小姐不会死的!不对,是不会让妳死的!啊,又不对,现在马上会杀掉妳,我指的是现实世界的事情!」
「什……么……?」
「我从M先生那里听说了!如果在SJ2死亡,现实世界的Pito小姐也打算死掉!」
「什……可恶……那个……笨蛋……」
莲对倒在地上露出微笑的Pitohui……
「Pito小姐和我在那一天已经约好了吧!『我们有一天一定要认真地一决胜负,Pito小姐输掉的话,就在现实世界和我见面。这是女性的誓约。』!」
失去双手手掌的莲,用手臂的最前端碰了一下Pitohui。
「金打!」
「…………」
茫然的Pitohui……
「噗!」
将死的脸噗哧一笑的同时……
「要遵守约定喔!」
莲也笑着张大了嘴巴。
接着莲就狠狠咬住Pitohui的喉头,用下巴的力量把它整个咬碎──
Pitohui原本只剩下一丁点的HP也就因此而归零了。

莲「咬死」Pitohui的瞬间──
酒场里安静到就像没有任何人待在里面一样。
实际上,除了一直观看转播的观众之外,包含SHINC在内等先回到这里的参赛角色已经几乎把酒场挤满了。
现在真的很安静。
结果枪声打破了这样的寂静……
「咦!」「啊啊!」「啥啊!」
画面中的两个女孩子被打成了蜂窝。
两人身体上全闪烁着着弹特效,当场重重倒下,身上立刻就浮现「Dead」标签。可以说很轻松就被干掉了。
画面一个切换,就看到距离400公尺左右的草地上,全身护具的未来士兵们,各自举着冒烟的枪械。
其背景的天空中……
「CONGRATULATIONS!WINNER T-S!」
出现这样的文字。
「啊……」
也就是说,不停逃窜的T-S,在最后的最后坐收最大的渔翁之利了。
接着酒场里就卷起了由怒吼与谩骂形成的暴风,虽说战场上应该听不见才对──
但T-S的六个人很聪明地没有回到酒场里。

比赛时间:一小时三十五分钟。
第二届Squad Jam结束。
优胜队伍:「T-S」。
大会总开枪数:79,408发。

weinxin
网站微博@ALfheimOL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博,第一时间获取资讯,与同好互动!
诗林
Chara-ani 再版 刀剑神域盒蛋
刀剑神域 序列之争 桐人AnimeJapan2018立牌
刀剑神域 磁铁夹/冰箱贴
刀剑神域 x Movic 概念主题第六弹 婚礼主题立牌-亚丝娜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