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之国度][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3]

第十八章 疯狂的莲

关于十四点二十分的卫星扫瞄……
「这大概是最后的扫瞄了吧。」
酒场里的所有观众都是带着这样心情注视着萤幕。上一届共花了一小时二十八分钟的时间来分出胜负,而且现在只剩下四支小队而已。
从西边开始的扫瞄,出现了以高速扫瞄地图左半部,缓慢的速度扫瞄右半部这样的结果。
虽然不可能有如此灵活的人造卫星,但倒是没有任何人吐嘈这一点。
画面上显示出几乎是南北向排成一列的残存光点──也就是莲等人、PM4以及娘子军集团的位置。距离全在1000公尺内的他们,彼此之间接近到必须扩大地图才能分辨出各自的光点。
最后一支小队是在城墙上骑着脚踏车逃窜的铠甲六人组,小队T-S──
他们是在东边城墙上几乎正中央的位置。
上一次十四点十分扫瞄的时候位于东北角,所以应该是藉着脚踏车继续南下了。
「看来是打算从山谷那里靠近,袭击经过炽烈战斗的三支小队存活者。」
「哼!太下流了吧!是男人的话就光明正大的战斗!除了M之外其他的是女人耶!」
在众男人的意见当中……
「大家加油啊啊啊啊啊啊!」
从战死者待机区回到酒场里的金发墨镜美女,安娜这么放声大叫。
她的装备与迷彩服都还穿戴在身上,胸口的装备背心被50口径击中的地方则还留着一个大洞。这是因为破损的装备还是会在损毁的状态下回归。
而且不只有背心,该部分的迷彩服也破了一个大洞。至于可以看出胸部相当丰满的T恤──就已经复原了。
由于SJ里的污垢不会被带出来,所以服装相当干净,但长长的金发已经显得蓬乱。身上背着修长德拉古诺夫狙击枪的那种「残兵」模样具有相当的魄力。
酒场里原本因为安娜灌注了灵魂的吼叫而一瞬间恢复安静……
「说得没错,嗯,我瞭解妳的心情。要不要到这里来一起看?我可以教妳许多狙击的技术哟。」
「下次要不要一起去解任务?我知道一个风景非常罗曼蒂克的地方──」
充满色心的男人们,看准这个其他娘子军不在的机会,以色眯眯的表情靠近安娜……
「吵死了!喂喂,看见真实世界的我之后你们还能这么说吗?给我闭嘴看萤幕吧!」
遭到美女大声斥责后,便唯唯诺诺地退了下去。
「喔喔,真恐怖……我才想收回刚才的话呢。」
「一点都不可爱。操纵者一定是个贱婊子吧……」
只敢偷偷呢喃着狠话的他们,如果见到现实世界乖巧内向的女高中生安中萌的话,应该会惊吓而死吧。

残活下来的玩家们也看见扫瞄的结果。
心里全都想着「这或许是最后一次受到这个机器的帮助了」。
莲与不可次郎,以及SHINC的残存成员──老大、塔妮亚、冬马、罗莎都趴在跟MMTM突入之前同样的地方。
距离圆木屋大概500公尺。露出身体的话不知何时会遭到M狙击的距离。
确认到PM4依然在建筑物里面,还有T-S这支小队在东侧最边缘的位置上了。
老大她……
「这支小队在城墙上面移动。大概是靠某种交通工具。而且还毫发无伤。」
这么对自己的同伴与莲说道。由于想不出其他可能性,所以众人都能够同意她的看法。
看见Pitohui展示压倒性力量的莲……
「剩下一支小队……说不定我什么都不用做,Pito小姐也能直接获得优胜……」
吐露出今天不知道是第几次的示弱与期待的发言。
「…………」
不论是老大……
「…………」
还是不可次郎,都没有对她这段话有所回应。
莲趴着握紧双手……
「不对,这样不行!我一定得想办法!但是该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
像是念经般不停地重复这样的话。脑袋里头则拚命想著作战方法。
直接这样突击的话能获胜吗?因为对自己的脚程有自信,所以或许可以到达那栋建筑物。但是,在那之后的战斗中能获胜吗?连MMTM那群人都没办法赢了耶。
「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
室内战的话,要让不可次郎如何辅助自己才好?和SHINC的合作呢?不会打到自己人吧?要是谁不小心干掉Pito小姐的话一切努力就变成泡影了,该怎么阻止这种情形发生呢?
「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
不能光是大家随便冲进去一定得想出什么作战不然就会像MMTM一样输掉被杀掉输掉输掉输掉。
「怎么办才好有什么作战作战作战作战作战作战作战作战作战作战──」
面对脑袋过热而不停念经的莲……
「所有人,准备一起突击!」
老大一句话就让她停了下来。
「咦?」
「没办法再等莲的指示。我们自己来吧!开始支援射击!」
「咦?」
然后就听见PKM机枪的声音。
一定是从圆木屋另一侧对准Pitohui他们可能会在的窗户所进行的援护射击。
「喂喂,等一下!还没──」
莲急忙抬起头来……
「怎么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到自己身边的不可次郎把脸靠过来这么提问。莲虽然因为这至近距离而吓了一跳,但还是……
「老……老大她们擅自开始突击了!」
「哦……」
不可次郎咧嘴笑了起来。那是小恶魔般的微笑。
「大家等一下!我们还没准备好!」
莲对老大这么说……
「太慢了!我们要自己上了!」
但却被这样的回答反驳了。老大她……
「全员突击!」
不是对莲而是对SHINC的同伴们下达命令。
「啊,等──怎么这样!等一下啊!」
老大没有回答莲的呼唤。
「哦,也就是说老大她们不在乎合作或者是确定能获胜的机会就擅自展开突击了。」
不可次郎这么询问……
「好像是这样……这根本是自杀行为!为什么!不合作的话不可能打倒Pito小姐啊!要有作战!没有作战不行!作战!作战!作战啊!」
不停叫着同样的话,同时用双手捶打地面的莲……
「哼哼……」
没有注意到不可次郎正用鼻子哼歌,似乎在自己身后进行着某种作业。
五秒钟之后……
「那我也要走了!」
面对随着这种发言站起身的不可次郎……
「作战──啥?」
趴着的莲抬起眼泪快流下来的脸庞。
不可次郎露出跟之前没两样的笑容,只举起右手的MGL-140……
「笨人想不出好主意,只是在浪费时间!只会嚷着『作战作战』根本没用!这样的莲就在那里哭哭吧!不理妳了,这个一个人就什么都办不到的小孬孬!」
随着小学生般的叫骂声朝着圆木屋跑去。
「啥──?」
「看着吧!我们会活抓Pito小姐,五花大绑之后带来妳面前!」
不可次郎说着不可能实现的计划并跑走了。
看见只拿着一把MGL-140且越来越小的背影,莲的脑袋根本完全无法运转。
嗯?
也就是说?
那个?
思考了两秒之后,才注意到唯一的真相。
总而言之……
夥伴们把我自己丢在这里了。

「等一下,不行啊啊啊!」
莲放声大叫并准备站起来……
「──呼哇!噗呸。」
但却办不到。只能重新趴回草地上。
明明想跟平常一样敏捷地站起来,但左脚却无法跟平常一样运作。于是从胸部跌回草地上……
「为什……么……?」
扭转身体往下方看去……
「──咦?咦咦咦咦咦?」
视界就看见造成这种情形的原因。
由于太过惊讶,所以一瞬间无法理解,但总不能不相信亲眼所见的事实。
莲看见自己的左脚,以及缠在靴子上的尼龙制宽大布条。还有布条前端绑着的枪榴弹发射器MGL-140。
虽然不知道它是「右太」还是「左子」,但绝对是不可次郎的武器。这极为沉重的武器,变成了莲的脚镣。只不过是铁球变成了枪械,就让莲看起来简直像过去的囚犯一样。
不用说也知道是谁干的好事。就是莲在忸忸怩怩地烦恼时,不可次郎所干下的好事。
那个臭家伙────────────────────!
莲内心的呐喊响彻整个脑海。
她立刻伸出手想把它解开。
「可恶!真气人!可恶!」
莲的手数度滑开,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脱下两手的手套再次挑战,但是重重缠绕并且打了结的背带……
「啊啊啊啊真是的!」
完全无法解开。
背带异常地强韧,而且又被不可次郎用一身蛮力死命把粗大的尼龙结成一颗小圆球。
莲为了不被发现,也为了不被射中而低着头,同时拚命拉着不可次郎打的结,然后手再次滑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受够了!」
发出悲鸣的莲,耳朵里听见……
「冷静下来!不要急,慢慢解开就可以了!」
看透莲正在做什么的不可次郎,那简直像是嘲弄人般的声音,透过通讯道具传到耳朵里。
「不可──!妳在想什么啊啊啊!别一个人先跑走啊啊!」
莲停下手来放声大叫,瞪着在草原上奔驰而越来越小的背影。
而不可次郎……
「『能够解开那个结的人,就能够成为这个世界的王!』,啊哈哈哈哈!」
则是这么回答。
「大──大笨蛋──────────────!」

透过通讯道具听着莲吼叫声的老大则露出奸笑。
手拿VSS,全力在草地上呈锯齿状奔驰的她,先把与莲之间的通讯道具关上之后……
「为了让莲能够像之前那样战斗!所有人抬头挺胸地前进!」
就对夥伴们下达严格的命令。
其他人立刻就理解「作战」,塔妮亚首先表示:
「为了让莲能可爱地活跃,也只能这么做了!」
冬马接着说道:
「在这边卖她一个大人情,下次让她请我们吃零食吧!」
然后罗莎则是……
「做好康的事,吃好吃的零食对吧!」
继续用押韵的说法来回答。
「…………」
老大沉默了一阵子,最后……
「可恶!为什么想不出好的答案!」
真心感到懊悔不已。

「四名娘子军开始突击。依然接近当中。」
M趴着架起自己的爱枪M14‧EBR。
这里是建筑物南侧,附属于房间的露台上。由于原本就不宽,所以M的巨大身躯几乎都在室内。
以两脚架架起的M14‧EBR,只稍微从露台的栏杆之间突出一些枪身。
圆形木制的栏杆上,也设置了刚才Pitohui使用过的「板子」。
两片板子之所以能空着露出枪身的缝隙并且连结起来,完全是因为使用了「横杆」与牛皮胶布的缘故──
而被拿来当作横杆的,竟然是刚才MMTM成员所使用的突击步枪──G36K以及ARX160。把两把步枪用牛皮胶布重重捆起来,然后再黏到盾牌上。
变成尸体的角色必须在待机区域里等十分钟,为了打发这段时间,他们能够看见战斗的实况转播。这时候两把枪的主人,应该会感到很难过吧。
罗莎的PKM机枪,发出的弹道预测线在房间周围闪烁着,然后零散飞过来的子弹除了在窗户上打洞之外,也能听见陷入圆木中的声音。
虽然用德拉古诺夫狙击枪瞄准了的子弹也会飞过来,但从低处的射击最多只能击中露台的圆木或者屋顶。
M像是要表示射不中的子弹根本不用理会般,一脸轻松地无视这些子弹……
「请求队长的指示。」
然后对接下主导权的Pitohui这么问道。

「这个嘛……」
Pitohui正在建筑物北侧,也就是走廊那边。
趴着的她架着夥伴留下来的手动枪机式狙击枪──Savage110BA。
并没有使用着装在上面的两脚架。这时支撑着枪枝的是──
MMTM的其中一个人,也就是尸体。把健太被炸死后只有恢复外形的躯体面部朝下,然后把枪靠在腰部的凹陷处。
除了不会动之外也能弹开子弹,高度也很刚好,可以说跟刚才SHINC的作战完全相同,不过她们用的是夥伴,这边用的是敌人。
这在伦理上没有问题吗?虽然会产生这样的质疑,但Pitohui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而她的这种模样,现在应该正在尸体待机处看着实况转播的健太本人又会怎么想呢?
虽然走廊的低处没有能够当成枪眼的窗户,但没有就自己做一个就可以了。以光子剑在圆木上刨开一个直径40公分左右的洞后,Pitohui就把枪身与瞄准镜朝向该处。
透过镜头后出现在圆形视界里的是,从草原上往这边奔驰的敌人。而且只有一个人。手上拿着6连发枪榴弹发射器。距离还相当远,大概有450公尺以上。
「这边小莲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出现……拿6连榴发的女孩子独自愉快且光明正大地往这里靠近。前队长,你有什么看法?」
Pitohui保持随时可以射击的姿势并这么反问。
「就算问我我也……实在看不出对方只是拚命往这边横冲直撞的作战意图。这样就像是自己朝子弹凑过来一样。」
「就是啊……让人有点害怕。会不会有什么诡计……?」
Pitohui也以感到狐疑的口气这么说着。如果不是用枪托抵着脸颊并且看着瞄准镜,这时候应该歪起脖子了吧。
「不过,能够减少敌人人数的时候就不应该客气。」
「也只能这样了。那么,命令是随意射击击溃敌人。被侵入200公尺时再另作对策。」
「瞭解。」
一秒钟后──
M的M14‧EBR以及Pitohui的Savage110BA就几乎在同时喷出火花。

酒场里的实况画面──
映照出趴在地上射击PKM机枪的女人,从头上闪烁着着弹特效的模样。
「啊啊!」
「被干掉了!」
在男人们的悲鸣当中……
「…………」
以门神般站姿,并且双手环抱在胸前的安娜,静静地看着夥伴们的战斗。

「虽然被射中了──但还没死!我会继续援护!」
坚强大妈罗莎在头部右边角落闪烁着红光的状态下,一边对往前跑的夥伴这么报告,一边抱着PKM站起身子。HP条迅速减少到只剩下两成,在变成红色的情况下停了下来。
不施打急救治疗套件了。像要表示哪有那种时间一般,把沉重的机枪扛在肩膀上后,就对着300公尺左右前方的圆木屋二楼,刚才击中自己的枪口火光……
「嘿啊啊啊啊啊啊!」
用尽全身的力气开始射击。
以筋力抑制往上弹的枪,并持续把曳光弹的光线送进那个房间里。
PKM宛如将主人的斗志实体化了一样,毫无滞碍地持续发出怒吼。
从枪口喷出的火焰与热风,让周围的草呈放射状摇晃着。空弹壳以猛烈的速度往左飞,最后变成多边形碎片鲜明地消失。
五秒钟之后──
从枪械下方弹药箱供给过来的100连发弹链全部射光,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
「呼……」
1发子弹朝着放下PKM的罗莎额头飞来──
贯穿后直接飞到后方。

听着建筑物南侧传来激烈开火声并往前奔驰的不可次郎……
恰喀哩!
听见自己头上传出过去从未听过的金属声。同时彷佛被某个透明人推了一下般,脖子稍微往右倾斜。
「呜咿,子弹擦过头盔了好恐怖啊啊啊。不过我真幸运!」
即使如此,她还是继续跑着。

射击的Pitohui……
「身材娇小真的很作弊耶……」
操纵Savage110BA的枪机把空弹壳排出,然后把下一发子弹送进弹仓里。接着……
「那边如何了?」
对在建筑物另一侧开火的M这么问……
「现在解决第二个人。应该可以干掉全队。」
然后得到这样的答案。

酒场里的观众们……
「看来是不行了。」
「要被干掉了……」
也完全放弃她们了。
画面当中,可以说进行有勇无谋突击的SHINC成员,使用德拉古诺夫狙击枪的冬马被击中后倒地。
她虽然不断重复着跑动、停止然后射击几发子弹的行动,但在以机枪援护射击的罗莎被打倒而停止射击的状况下,她接着被选中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把德拉古诺夫弹匣内的10发子弹射完之后,剧烈来回的枪机就在完全退后的状态下停止,当她准备从腰包里拿出新的弹匣时──
头部中了1发。
接着胸口较高的位置也中了1发。
遭到无情连射的冬马从膝盖跪了下去,然后整个人趴到地面。最后浮现「Dead」标签。
「算是帮『盾牌』报了仇吧……」
「SHINC也只剩下两个人。分别使用野牛冲锋枪与VSS。」
「两个人的动作都很不错,但都还无法攻击到M吧。」
「不过都努力到这种地步了,只得到这种结局还真让人有点难过……」
进行对话的其中一名观众,偷偷瞄了一眼站在左后方的女性。
安娜依然保持着门神般站姿紧盯着画面。
由于她在室内也戴着太阳眼镜,所以看不见她的眼睛。她是以什么样的眼神看着夥伴被击中,以及即将被击中的模样呢?
这个时候,娘子军的小队成员之一,五短身材的女人出现了。就是故意死亡,成为PTRD1941台座的女人。现在刚从待机区域回到这里。
「安娜,情况如何?」
面对女矮人的问题……
「老大她们正在实行作战。」
金发美女头都不回一下,只是简短地这么回答。

M交换完弹匣,就把瞄准镜朝向下一个目标。
手拿野牛冲锋枪,脚程最快的银发女性。距离大概是250公尺左右。虽然每三秒钟会变换一次奔跑的方向,但是模式过于单调。
「右……左……右……」
M很容易就猜想到接下来的行动,由于对方身材娇小,所以瞄准的不是头而是身体。
子弹像是要把自己与目标的腹部缝在一起般往前延伸,之后对方的身体便往前扑,滚了一圈后仰躺在地上。虽然受了重伤但应该不至于死亡,所以女性就在躺着的状态下摸索着掉落的野牛冲锋枪,然后只用右手朝着这边射击。
但那只不过是无谓的抵抗。
使用手枪子弹的冲锋枪不论再怎么射击,子弹也不可能攻击到这里。
事实上,弹道预测线不要说命中M了,甚至没有延伸到他的周围──
M悠然把瞄准镜对准变成静止目标的女性头部,然后扣下扳机。
从开枪到着弹为止的短暂时间里,M看见了。
那个女人脸上露出很高兴的笑容。
「…………」
M凶狠的脸庞上,两个眼睛瞪大到前所未见的程度──
但因为角度的关系没有被转播出来。

「唉……最后只剩下我吗?」
以不符合巨大身躯的速度急速奔跑着的老大,从左上角的HP条确认夥伴已经全部阵亡。
把视线移回来后继续拚命奔驰,剩下的距离还有200多公尺。
眼前是已经变得相当大的圆木屋,同时也能看见在二楼摆出枪械的男人。
「那么,该怎么办呢……?」
当她这么呢喃时,就被从男人枪上延伸出来的鲜红弹道预测线照射到……
「哦!」
老大微笑了起来。
M平常总是使用无线射击,这无疑是第一次受到他的预测线照射……
「哈!有一套!不愧是M!已经瞭解这边的想法了吗!」
老大大大称赞着想要杀了自己的男人。
同时停下脚步,为了躲避预测线而往旁边跳去。巨大身躯轻轻在空中飞舞,接着子弹便通过一瞬之前所待的空间。老大以单手撑住身体,然后展现漂亮的前受身。
完美闪过攻击的老大……
「机会来了!」
在半蹲的状态下迅速架起VSS,以瞄准镜对准男人并扣下扳机。
必杀的消音狙击枪发出确实十分细微的运作声后子弹便冲出,最后陷进露台的栏杆里造成木屑飞溅。

「不行!没射中!」
在观众的悲鸣声中,画面里的M扣下扳机。
这一边则跟刚才一样没有错过瞄准的目标,子弹被吸进架着VSS的辫子大猩猩左眼当中。当巨大身躯摇晃了一下时,第2发子弹就命中几乎相同的位置。
在似乎可以听见「咚滋」的剧烈撞击声下,猩猩女仰躺到地面──
「Dead」标签传达出上一届准优胜SHINC小队全灭的消息。
观众群当中,为她们的失败感到惋惜的声音还大过了称赞M射击技术的声音。
在这样的情形下……
「呵!」
安娜轻轻一笑……
「唉……老大,妳也太过火了吧。」
旁边的苏菲则是这么呢喃着。
安娜拿下墨镜,把脸朝向待在左侧且身高比自己矮的苏菲。鲜艳翠绿色的眼睛,让她身上妖艳的美感更加增添魅力,在场偷偷瞄着她的男人都发出了叹息。
安娜毫不理会这群男人,直接对苏菲问道:
「妳对刚才的老大打几分?」

击倒老大,完全排除这一侧威胁的M……
「消灭SHINC了。」
首先简短地向Pitohui报告……
「妳那边呢?」
然后提问。
M开枪射击期间,Pitohui也发射了2发子弹。
威力比M射击的7.62×51毫米子弹多出一倍的338拉普麦格农子弹,其粗豪的发射声在Savage110BA的炮口制动器引导下往侧面扩散,在走廊上传出了轰然巨响。里面回响的枪声应该比室外还要巨大。
面对这「当然干掉对方了」,但为了慎重起见还是确认一下的提问……
「只不过──就是没出现啊。」
由于没有主词,所以M听不懂这个答案。
「我过去那边。」
「请哟~」
M举起爱枪站了起来,由于直径只有1.5公尺的圆洞太过狭窄,所以就钻过自己轰出许多弹痕的门来到走廊上。
首先把仍在计时的巨榴弹停下来。
然后站到把尸体当成台座来支撑Savage110BA的Pitohui身旁,架起M14‧EBR,透过瞄准镜看向窗户玻璃外面。
「十一点钟方向。370公尺。」
按照Pitohui的指示移动视界……
「…………」
结果在那里的不是莲,而是应该是她搭档的女性角色。
少女用背带把MGL-140背在肩膀上,戴着巨大头盔,身负大背包拚命在草地上爬着。她正笔直地朝这边过来。
而她双脚的底部已经消失了。
从以瞄准镜扩大的视界可以看得很清楚。和手臂一起动着的脚,其纤细脚踝以下的部分已经消失,目前只闪烁着红光。
「一开始的第1发只是偶然哟。」
Pitohui在狙击姿势下这么说明。
「射中可爱女孩的左脚,把它轰断了。然后她就滚倒在地。等了一阵子还是没有人出来,所以我就射击另一只脚。但就算这样还是没有出来。小莲她人在哪里呢……?还是说,她完全没有拯救夥伴的意思?」
Pitohui以寻找捉迷藏对象的口气这么说着。
让一个人受到不足以致命的伤害,然后因为疼痛与死亡的恐惧而发出痛苦呻吟,再把无法坐视不管跑来救援的士兵全部击杀──
实际战斗时,狙击兵经常会使用这种残酷且具有效果的技巧。
不过GGO怎么说也是游戏,所以大概都是……
「抱歉,只能说你运气不好,放弃吧。」
「这个无情的家伙。」
「不然我让你轻松吧?」
「臭家伙,别开玩笑了。」
会演变成这样的对话。
「够了,1发子弹给她一个痛快。应该很容易办到吧。还是说,真的没子弹了?」
M一这么说……
「这是什么意思?温柔?慈爱?慈悲?」
Pitohui噘起了嘴。M则是……
「慈爱和慈悲是一样的。然后全部都不对。这不是现实世界的战斗。莲不会鲁莽地冲出来解救同伴。她是上一届和我搭档,战斗到那种地步的勇者。应该具备这种冷静的判断力。」
M以平淡的口气这么回答。
「跟这个比起来,我比较担心莲是不是偷偷绕到死角了,还有另一支残存的小队会不会找到交通工具朝我们迫近。南侧已经收拾干净了。只剩下北侧和东侧。希望能快点干掉那个家伙,开始警戒四周围。没时间让妳玩了。」
当M缓缓说了这一长串话的期间,敌人少女相当有骨气地继续匍匐往这边迫近。
距离剩下340公尺左右。这已经在枪榴弹发射器的射程之内,虽然相当困难,但幸运地射进窗户里的话将会相当危险。
只不过对方还没有朝着这边架起武器,所以Pitohui依然悠闲地说:
「可以再等一下吗?」
「不行。那让我来吧。」
M单手打开眼前的玻璃窗。从下方往上抬,将其固定之后,再次架起M14‧EBR……
「唉……」
Pitohui开枪射击了。
子弹随着巨响往前飞,击中匍匐前进中的少女左手腕。
戴着手套的小手随着红色着弹特效飞上空中。
被击中的少女因为惊吓与拟似痛楚而扭曲身体──
接着侧躺,以右手按住左手手腕。看起来简直就像实际失去手腕,为了止住溢出的血所做的动作。
「啊,抱歉。我瞄准头部,但是射偏了。因为不习惯这把枪~」
装填着下一发子弹的Pitohui忝不知耻地这么说完,接着发射下一发子弹。
第2发子弹也因为「射偏」而击中少女右手手腕。当然该处也就跟左手一样被轰飞。
「Pito……」
M虽然以苦涩的口吻这么说,但是没有开枪。
Pitohui没有装填下一发子弹。
「受到这种程度的伤害,大概马上就会死了吧──咦咦?」
出乎意料的是,躺着不动,或者应该说无法动弹的少女身体上并没有浮现「Dead」标签。
也就是说,即使受到四肢全被轰飞的伤害,她的HP也没有归零。由于SJ里没有办法看见对方的HP,所以不知道对方还剩下多少数值……
「真是强壮!不愧是莲的搭档!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GGO里有那么娇小又实力坚强的女孩子吗……」
感到佩服又疑惑的Pitohui,最后轻松地丢出一句话。
「不过这样接下来就有两分钟以上她什么都不能做吧?没有手也没办法射击!」

酒场里头──
不可次郎陷入重大危机的模样被摄影机转播出来。
「喂喂!太过分了吧!」
「这未满十八岁禁止收看吧……」
「虽说是虚拟角色,但是欺负那么小的女孩子有什么好玩的!」
除了有这么说的人之外……
「她从刚才就轰飞别人的头或者是斩首了,现在这只是小儿科吧!」
「那个女孩子,刚才在车站不也毫不留情地把好几个人轰成肉酱?」
「虐待人的也是女生啊……」
也有人说出这种极为正确的言论。
到了最后……
「嗯,不论看起来多残忍,终究只是游戏。还是得跟现实世界做出区别哟。」
则是以这种煞风景的话做出结论。

时间稍微回溯一些──
「可恶!可恶!」
当莲不知道是第几次解结失败时,耳里就听见枪声。很明显是从建筑物那边往这边射击。
然后……
「呜咿,子弹擦过头盔了好恐怖啊啊啊。不过我真幸运!」
是不可次郎的声音。
「被射中了吗?快趴下!」
「才不要哩!」
除了这样的回答之外,也能听见建筑物另一边正在进行剧烈枪战的模糊声音。正在连射的狙击枪,自己很熟悉它的枪声。那是M的M14‧EBR。
SHINC正在突击,而M则是在应战──过去曾经接受M锻炼的莲能够听得出来。
这样的话,攻击不可次郎的就绝对是Pitohui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呢?
总之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脚镣拿下来。
莲再次努力地想解开背带,但还是因为太过坚固而无法成功……
「可恶啊啊啊!」
她发出彷佛要诅咒整个世界般的吼叫声。
「喂喂,还在搞吗,亚历山大大帝先生?」
听见了不可次郎的声音……
「啥?」
莲茫然打开嘴巴,然后注意到了。不可次郎临去之前曾经说过奇怪的话。
「『能够解开那个结的人,就能够成为这个世界的王!』。」
然后现在再次……
「亚历山大大帝先生。」
说了这样的话。
这两个提示在脑袋里结合,时间过了〇‧五秒之后……
「可恶!」
莲便停止试图解开结的手,将其绕到腰部后面──
「早知道一开始就这么做了!」
就像拿剑把没有人能解开的「戈耳狄俄斯之结」一刀两断的亚历山大大帝那样,以军用格斗小刀把绑在自己脚踝旁边的结砍成两半。

终于恢复行动自由,把小刀收回去并重新戴上手套的莲,耳朵里再次听见枪声。
接着……
「呜咿!被~打~中~了~!」
传来不可次郎毫无紧张感的声音。
「喂!没事吧!」
莲一边这么问,一边想起只要看就知道了,于是把视线瞪着左上角。
不可次郎的HP迅速减少,最后少了大概10%左右。幸好不是太大的伤害。应该是头部与胸部以外的地方吧。
「不可!已经够了,快躲起来!我现在开始援护突击!」
「不,没办法了。」
「为什么?」
「被打中后就没有左脚板了。又断掉了。最近的年轻人真的动不动就东断西断的。」
「啥啊啊啊?」
莲以单筒望远镜搜寻不可次郎。最后在距离129公尺处,发现左脚底端闪着红光在草原上爬行的身影。
下一个瞬间,再度传出轰然巨响。
接着这次就看见不可次郎的右脚被轰飞的模样。
「噗咿!呜哇──还有你吗,右脚啊!啊,真想吃凯萨沙拉。」
不可次郎的声音听不出是仍然相当轻松还是已经混乱了。她的HP继续不断减少。现在剩下七成左右。
莲开始搜寻射手。
由于知道大概的地点,所以立刻就发现了。
建筑物中央附近,二楼走廊的墙壁上,开了一个到刚才都没有的小洞。以望远镜最大倍率,好不容易才看见枪口。目前依然断断续续可以听见M14‧EBR的枪声,所以这一边的绝对是Pitohui。
原本打算找到的话就开枪射击,于是准备把放在眼前的小P拖过来……
「…………」
但左臂随即停止动作。
P90不可能瞄准将近500公尺处的敌人。如果只是要把子弹射过去应该没问题,但当然不可能击中目标,而且弹道预测线还会泄漏自己的所在地。
如果自己有狙击枪的话,先不管能不能射中,至少可以把那个洞穴当成瞄准的目标。
啊啊,一开始的讲习,如果听狙击枪课程时有认真听讲就好了……
现在才想这种事情也于事无补。说起来如果不是一开始就使用冲锋枪型的武器,莲也不可能成长到这种地步。
「唔……莲啊……我的搭档啊……用心听我说吧……」
不可次郎传来这样的发言。
「现在,终于知道了。因为我已经无法自由行动,所以大概是不成了。」
「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啦!谁教妳要做这种鲁莽的突击!」
「但是,我不会后悔也没有在反省哟~」
「拜托妳后悔一下啦!谁教妳没有考虑就展开行动!」
「总比莲刚才那样犹豫不决要好多了!妳不知道『兵贵神速』这句名言吗?小学上数理课时有教过吧?」
「才没有哩!」
莲的视界当中,失去双脚的不可次郎依然进击着。
「嘿咻、嘿咻。我爬、我爬。」
她使用手肘与膝盖来匍匐前进。
「已经够了,从那里发射枪榴弹!射程不足也没关系!打不中也无所谓!我会趁爆炸的时候冲出去!知道了吗?」
「原来如此,这或许是不错的──」
轰天巨响。
「呜哟?」
传出了可能是──不可次郎悲鸣的声音。
接着是在视界中散开的着弹特效。莲看见搭档的左手飞了出去。HP又减少了两成。
「咕哇!左手断了!这样就没办法戴结婚戒指了啊!」
没有结婚计划的不可次郎这么大叫。
「…………」
莲这时候只能默默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
随着继续传出的枪声,连按住左手腕伤口的右手腕也像是被一刀砍断般飞上空中。
「啊啊……不行了吗……没有预测线就飞过来果然很狡猾啊……」
不可次郎无力地呢喃着,然后躺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
HP进入剩下三成左右的黄色区域……
「可、可、可──」
莲她……
「可恶!」
用力捶着大地并放声吼叫。

曾几何时,已经听不见M14‧EBR的枪声。
GGO的世界里,就像刚的喧嚣全都是在作梦一样回归安静……
「可恶……」
套着迷彩披风外套的莲,独自一人趴在草原当中。
「可恶……」
到目前为止的日子与时间宛如走马灯般闪过脑海。
SJ2从头到尾都是那么地不顺利。
明明只要快速找到Pitohui,然后想尽办法把她打倒就可以了──
结果打从一开始就被配置在最远的地方,至今为止的漫长移动,以及被强迫跟无数阻碍者战斗……
「可恶……」
被迫使用大量子弹,虽然用魔法之吻增加了自己使用的弹数,但不可次郎的粉红色烟雾弹则是浪费了一大堆……
「可恶……」
但就算是这样还是努力订定作战计划,结果在「紧要关头」使用烟雾弹时却又遭到巨大的阻碍……
「可恶……」
即使如此还是拚死重整态势想要完成作战,结果又换成强队搭车子闯入……
「可恶……」
虽然那些家伙最后被打倒了,但也因此而看见了接下来即将对战的对手展现媲美鬼神或者怪物般的强大实力……
「可恶……」
接下来当想构思有没有什么新作战或者完美的计划时,夥伴们又全部擅自强行突击,然后正如自己所担心的一样被打得落花流水……
「可恶……」
然后现在束手无策的自己只能趴在这里发抖。
「啊啊啊啊!我受够了!」
莲对着阴沉的天空大叫。
「我不管Pito小姐的死活了!想要优胜就自己快点去优胜吧!像怪物一样强的人怎么可能会死呢!」

哦哦……
依然倒在地上的不可次郎,在咧嘴微笑的情况下听着莲灌注灵魂的狂吼。

「我才不理什么必须抹杀Pito小姐呢!我不干了啦!这样的话,我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就算死了也没关系!」
「这样的话,应该怎么办哩?」
不可次郎的声音,听起来简直就像来自神明的提问一般。
「干掉她!」
莲这么回答。
「干掉谁?」
「Pito小姐!」
「用什么方法?」
「谁知道!」
啪沙!
莲一跳着站起来,就把身上的迷彩披风外套扯下来。
「不论用什么方法都没关系,总之就是要宰掉她!看是要用小刀!还是其他手段都可以!」
在草原上出现的粉红色当然相当显眼。该处现在站着一名眼神诡异的少女。
「宰了Pito小姐!」
说完双脚就往大地踢去。
「不错喔!那我也来帮忙吧!小莲!」
莲清楚地听见拿在手上的爱枪「小P」,兴致勃勃地从下方对自己搭话。
「好!那我们走吧!小P!」
这么回答的莲,开始全力往前奔跑。[轻之国度][时雨泽惠一][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3] 听着这样的叫声……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可次郎在心中哈哈大笑,然后这么想着。
原来如此,那就是疯狂的莲吗?

weinxin
网站微博@ALfheimOL
扫一扫关注网站微博,第一时间获取资讯,与同好互动!
诗林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